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仙剑奇侠传四之完美的命运-第4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那紫英呢?”我也开始激动起来,心中愈来愈感到一阵焦急。
“紫英除妖去了……就在青鸾峰不远处……”菱纱回答道。
“除妖?”我的脑海中一下出现了当初在噬灵魔族的那一幕,心中想到了许多事情,也不管菱纱将要说什么,默不作声御剑而去,就连小莹都赶不上我的速度,唯有句芒追了上来。
――――寿阳城――
御剑来到了寿阳城,此时的天空笼罩了一层暗红,寿阳城之中,妖类暴行,人类的尸体遍布满地。我一眼便能看得出来,这些妖类皆是噬灵魔族的妖类,见到此景,我倒吸一口凉气,随即满脸一阵愤怒。
“都给我死!”流光剑横剑飞出,所有的妖类见此,都感到一阵恐慌,但是能逃脱流光剑的追踪,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一时间,鲜血横飞,原本已经被鲜血染上一层的地面,如今又平添了几分血腥,寿阳城中的所有妖类,都被切成了肉块。
“楚霄天,我们好久不见!”一道妖媚女子的声音传来,传入了我的耳帘。
“噬灵魔君!”我脸色一变,手持流光剑,愤怒道,“你为什么这样做?”
“为什么?”噬灵魔君狠狠一笑,单手成指,指向我愤恨道,“当初我已经说过,人类自私自利,我要报复!所以我投靠了邪尊神大人,邪尊神大人赐予了我无穷无尽的力量,我要剥夺人界,让所有的人类皆臣服于我!”
“又是邪体!”想到邪体,我感到一阵头疼,看向噬灵魔君,“噬灵魔君,本以为你被重楼教训之后会知错悔改,没想到你竟然与邪体搞起了勾当!如今,就是你噬灵魔君的末日!”
“重楼?”噬灵魔君一脸不屑,冷笑道,“不就魔界的一个小魔尊而已,又能奈我何?如今我拥有了邪尊神大人无穷无尽的暗黑之气,就是十个重楼,也不是我的对手!楚霄天,如果你要杀我,就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
我没有继续废话,流光剑高举于手,句芒也随着我的节奏随着准备攻击。
“我奉邪尊神大人的命令,暂时不会杀你!不过你记住,你现在根本不是我的对手!”噬灵魔君冷声一笑,随即暗黑之气覆盖了整个寿阳城,天地之间,皆化为了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
由于流光剑的金光照耀,我勉强有了一丝视线,几乎同时,噬灵魔君与我出手,句芒作为我的辅助,两道力量的对峙,引起天地之间无数的轰鸣,爆炸声、哀鸣声连连不断,一切似乎陷入了无尽的深渊,恐怖至极。
两道力量的对峙,我与句芒皆处于了劣势,暗黑之力与流光剑交汇之后,我与句芒皆被反弹开来,等反应过来时,句芒已经重伤。这一次的攻击,我的实力毫无保留,但最后竟然对噬灵魔君毫发无伤。我与句芒不由自主地急速飞退,周围的空间皆是一阵朦胧,只觉得身形一震,我与句芒回到了青鸾峰。
――――青鸾峰――
“怎么可能?”一直让别人感到震惊的我,此时变得满脸的难以置信,“仅仅一击,就能让我回到青鸾峰?”
“大哥!”句芒口吐鲜血,已经伤痕累累。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手中仙术一挥,句芒的伤势正渐渐愈合,句芒盘膝坐下,以作调息。
“太可怕了,若是真正对战起来,我根本毫无胜算……”我想到就一阵后怕,忽然疑惑起来,“邪体不杀我,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呜……”一阵哀嚎从远处传来,只见紫英脚踏单剑,一身重伤飞了回来。
“紫英……”看到重伤的紫英,我已经明白了原因。紫英在外除妖,如今却是重伤而归,拼着最后一口气飞了回来,倒在了我的身边晕倒过去。
第一百零八章 坦白
       ――――夜晚,木屋内――
围成一圈,众人盘膝而坐。
“紫英,你的伤好点了没有?”微微颔首,菱纱关切地询问道。
似乎疼痛难耐,但紫英却强忍了下来,微笑满面地回答道:“没事的,不过一点小伤,过不了多久就会痊愈的。”
菱纱闻言,于心不忍,微微一怒,训斥道:“叫你不要去除妖你偏要去,除妖的事交给那个红毛大个子就行了。你看你,固执难劝,弄得遍体鳞伤,万一你出了什么事,我……我……”
似乎发着怒气的话带着一点啜泣,菱纱的确着急万分,心也凉了半截,紫英连忙道歉:“菱纱,对不起,下一次我不会让你们担心了!”
“下一次?你还下一次?”微微皱眉,菱纱恢复了常态。
“紫英,若是你非要去除妖,把我也叫上,也不至于弄得这个模样!”天河捏紧了拳头,自告奋勇道。
“不行!”很是斩钉截铁,菱纱连忙怒驳道,“你们谁也不准去了,真的太危险了!难道你们忍心让我一个女孩子孤苦伶仃地留在这山上?”
“呃……”天河垂首,不言一语,紫英也默然无言。
“霄天,你怎么了?怎么从一回来就闷闷不乐的样子?”菱纱见我犯愁,温声细语道,“我们大家都是朋友,你有什么事情都说出来吧,不要一个人压着,真的会不好受的……”
此刻的我正在思考“赤神残夕剑”的事情,在我心中,感到了无数的纠结,说与不说,成了我心中无法挪移的石头,难以决定。
听到菱纱的话,我顿时从沉思之中惊醒,连忙示以微笑:“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这件事非常棘手,恐怕我一个人很难处理……但是,我觉得我一个人还是有能力解决的……”
“霄天,你说吧,有什么事大家可以帮你。看到你愁眉苦脸,而我们却无能为力,我们会很难受的。”天河一拍我的肩膀,微微点头坚定道。
“对啊,天河说得没错!”菱纱随着点头,眼神无比坚定。
紫英也点头,虽然不语,但意思已然明确。
我紧闭双眼,一咬牙,说道:“菱纱,其实你们韩家村短命的问题我已经解决了,就在上次去鬼界的时候,我逼迫阎王修改生死簿,自然阎王也得到了我的好处。那个时候我一直没有明确告诉你,现在说出来,让你稍微安心一点。”
“你说什么?”闻言,菱纱喜不自胜,前一刻还盘膝而坐,后一刻已经窜到了我的身旁,四目以对,激动不已,“你说……我们韩家村再也不用受短命之苦了,这……这是真的吗?”
我深吞一口唾沫,望着欣喜难控的菱纱,那芬香动人的面容就近在咫尺,竟然手足无措:“菱……菱纱,这是真的,你……你先放开我好吗?”
眼中闪动着莹莹星光,菱纱这才缓缓远离了我,我顿觉一阵轻松。
“菱纱,你也不必太过于激动……”我又望向了天河与紫英,“你们也不必这么看着我……”
“霄天,这的很谢谢你……”缓舒了一口气,压制住心中的激动,菱纱这才缓缓说道。
“别这么说……”我微微闭眼,感到一阵烦恼,继续道,“只不过还有更为棘手的事还需要天河的帮忙,不知道天河愿不愿意帮我?此事很危险,我个人还是不想要天河跟着我冒险。”
“你的事就是我们大家的事,我愿意帮助你!”天河坚决一点头,看着我说道。
我则是看向了菱纱,要天河冒险,菱纱也必须得同意,否则天河再怎么心甘情愿,到底还是无济于事。
菱纱点头,微笑看向天河:“天河,你去吧,我相信你,相信霄天!”
“嗯!”天河点头。
我顿时轻松了好多,接着严肃道:“谢谢你们!现在,我给你们说一说事情的经过……”
……
经过两个时辰的问问答答,我将从我来到仙剑世界到目前所发生事讲了个遍。无论是金尊神,还是对于过去的历史,我都一字一句地交代了出来。对于两个时辰的谈话,众人皆皱紧了眉头。
“赤神残夕剑?”天河沉思,看向我问道,“这柄剑我能控制吗?”
“这个世上,除了你,或许很难找出第二人。”我回答道。
天河点头,看着我的眼神愈加信心十足:“好!我答应和你一起去盘古之心!”
“整个人界仍然陷于一片水深火热之中,所以我想尽量快一点行动!”我望了望屋外的星辰,“大家现在休息,明日一早,我与句芒、天河、小莹一同前往盘古之心。至于菱纱、紫英,你们好好呆在青鸾峰,凡事不可轻举妄动!”
菱纱秀眉紧蹙,想要说什么但最后还是憋在了心底。紫英只是勉强地点了点头,在紫英心中,或许比菱纱还要担心我们的安危,只是紫英的性格太过于沉着稳定,没有表露在嘴上而已。
……
“哈哈!”一道响亮的笑声在青鸾峰响彻天地,笑声带着无尽的霸气,更具有一定的杀伤力,整个木屋由于强烈的声波,产生了微微颤动。众人正沉思,顿时脸色大变,感到一阵不妙。
我咬紧了牙关,透过木窗看向外面,经过记忆的确认,来者便是自称为“邪尊神”的金尊神的邪体,我全身一震颤抖,手持流光剑,朝屋外冲杀而去,临走之前只对众人说了一句话:“呆在这里不要轻举妄动!”
邪体凌空而立,笑得无比灿烂,只是让人看了更觉得恶心,邪体发话道:“楚霄天,上一次本尊在不周山不幸落得一次溃败,而现在,本尊已今非昔比,你敢不敢在与本尊一比高下呢?”
“你算什么东西?”只是面对邪体的发话,我的身体就如同负上一座高山,喘息不已。
邪体丝毫不觉地愤怒,只是笑得更加灿烂,单手成指:“楚霄天,本尊邀请你与本尊决斗那是本尊给你面子,你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说实话,这座山峰还比较赏心悦目,真不知道变成了粉末会是什么样的一个效果?”
“你敢!”每说一个字,就感到背负的重量增加了几千斤,此时的我已经单膝跪地,若是真的动起手来,我都可能化为尘粒。
“少废话!那这样,本尊来定一个决战时日!”邪体作出思考状,片刻之后,说道,“明日夕阳落山时,在昔日那琼华派飞升之地如何?男子汉大丈夫,可不要失约哦……再见了,可怜的孩子们……”
话毕,邪体凌空而去,流下了一阵古怪的笑声,弥漫在青鸾峰的每一处角落。
顿时,鲜血从我口中横洒飞出,内息大伤,瘫软在地。还未交手就弄得如此田地,邪体的恐怖可想而知,我的心中也没了底。
“霄天……”众人见此,一阵惊呼,扶住了我。
“不碍事,小伤而已,大家还是早些歇息,明日还有要事要办!”简单地丢下了一句话,我朝树林深处走了过去。
第一百零九章 赤神残夕剑
         ――――清晨――
“太强了,光是说话就能压我一头,真不敢想象,若是交起手来,会是怎么样的一个结果?”一整夜我躺在树林的草地上,想到昨晚发生的事,感到一阵后怕。起身,我朝木屋走去。
“霄天,你来了……”此时的天河正立于木屋前,伸着懒腰,见到我的到来,微笑以对。
“呃……”想要说什么,我始终没有说出来。
“你昨天说今早我们就要去盘古之心取那‘赤神残夕剑’,既然这么急,我们就快点吧。”天河精神抖擞,对于昨晚的事,似乎根本没有放在心上,仍然这么鼓励我,不让我打退堂鼓。
“大哥,准备好了吗?”句芒一个闪烁,神出鬼没地站到我的眼前。
“小天,呼呼~~~”不知何时,小莹得意洋洋地站到了我的肩上。
“对了,菱纱正在照顾紫英,紫英的伤现在还没有痊愈,叫我们万事小心。”天河摸了摸脑勺说道。
“嗯,芒羽,盘古之心位于蜀山地脉入口处,我们准备好了,开始吧!”简单地告诉了句芒盘古之心的具体位置,众人皆闭上双眼,等待着句芒施展空间法术。
仍然是那一种熟悉的感觉,天昏地暗、浑浑噩噩、头晕目眩,待恢复了正常,眼前的场景焕然一新。
――――盘古之心――
盘古之心,无数的心脏血管阡陌交错,心脏的跳动声清晰在耳。一道道蜿蜒嶙峋的道路,通向了神秘的深处。盘古之心见首不见尾,众人见此,皆是紧张了起来,望着前方,时刻警惕。
“这里就是盘古之心?”天河略一踟蹰,“看起来好阴森,而且这里的味道好难闻!”
……众人不语,一道奇异的暗红光芒渐渐延伸了过来,将盘古之心照了个透亮。
“这是?”背负的流光剑颤抖了起来,似乎遇到了心上人一般,朝暗红的光源处飘飞而去。
“小天……我感到了一道熟悉的气息……呼呼~~~”小莹跟着流光剑飘飞,众人紧随其后,在流光剑的牵引之下,跑到了尽头。
光芒大盛,暗红的气息与流光剑发生了剧烈的感应,朦胧之间,一柄暗红色的神剑与流光剑互相缠绕,依依不尽,似乎久别之后的情人,再一次的相见却不依不舍。顿时流光剑金光大盛,暗红色的神剑也飘然升空,相依相衬。
“这就是‘赤神残夕剑’了吧?”看着升空的暗红色神剑,我喃喃自语。
“哇!”小莹一声大叫,“赤空大哥!赤空大哥!你听见了吗?快出来见我!呼呼~~~”
“赤空?”我顿感一阵疑惑,问道,“小莹,你说的赤空大哥,是谁?”
“赤空大哥嘛……和我一样是剑灵,我们分开了近乎万年的时间,没想到这里居然能见到昔日的赤空大哥,呼呼~~~”小莹兴高采烈,围着赤神残夕剑竭力喊道,“赤空大哥,出来见我,不然我可要生气咯!”
小莹这么一说,赤神残夕剑果然有所动静。渐渐地,一道红色的身影立于众人的身前,比人一般大小,出现了一个壮硕男子的身影,鞠躬弯腰对着天河:“赤空在此恭候多时,拜见主人!”
“我?”天河手指自己的鼻尖,一时间错愕万分,看着赤空,疑窦丛生,“我是你的主人?”
“对,你是我的主人!”赤空弯腰说道,显得十分恭敬。
赤空,赤神残夕剑剑灵,长眠于赤神残夕剑之中,等待心如明镜之人的唤醒。虽然壮硕,但不失雅观,更有一副英俊的面容,目光迥异,带有无穷的魅惑力。微微上翘的眉目,让人感到一阵舒心。身着黑色长袍,更有飘然若雪的长发,黑白相印,秀丽完美。
“哼!赤空大哥你偏心哦,小莹在这里都不理我!呼~~~”小莹嘟嘴咕噜,扭头转身,对赤空极为不满。
赤空这才反应过来,微微一笑,从容镇定道:“小莹,我早就看到你在这里了,不然我怎么会牵引你来找到我?”
小莹再转身,看着赤空憋着嘴:“是吗?我们好久没有见面了,赤空大哥你想小莹吗?呼呼~~~”
“当然想,小莹妹妹最乖了。”赤空一笑,连连点头。
“好耶!呼呼~~~”小莹眉飞色舞,围绕赤空转来转去。
“情况危急,我们不能耽误!”天河一脸肃穆看着赤空,“你叫赤空对吧?那我就直接称呼你的名字了!我们需要借用你的的赤神残夕剑一用,为的就是要拯救苍生,人界现在被一个黑色怪物掌控,我们必须得快一点!”
“主人,一切照你所言而行!”赤空一躬身,重新回到了赤神残夕剑之中。残夕剑微微一颤动,自行来到了天河的手中。
天河一脸惊愕,前一刻还好好站着的一个人,一下子就消失不见,接着赤神残夕剑便出现在自己的手里,此刻却是满脸疑惑,看着我问道:“难道我们就这么简单得到了赤神残夕剑?”
残夕剑在手,我一阵惊喜,点头回应道:“天河,赤空认你为主人,自然轻而易举。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快一点出去,找到邪体击败他!否则我们慢一刻,苍生就会多一刻苦难!”
“那就快一点吧,我们现在回青鸾峰!”猛一点头,天河比我还要焦急。
“芒羽!”我看向句芒,意思很明确。随着一阵天地模糊,身形一动,回到了青鸾峰。
――――青鸾峰――
“天河,你感觉到赤神残夕剑的威力有多大?”对于赤神残夕剑,我仍然感到疑惑,始终想要知道,这赤神残夕剑与金佛流光剑一比会有怎样的差距。
看了看两眼赤神残夕剑,天河略微皱眉,回答道:“差不多吧,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虽然感到势大力沉,但是有一种力量始终在催促我战斗,但是这种感觉比较微弱,对我不会有什么影响。”
“催促你战斗?”我皱紧了眉头,思绪万千,释然道,“既然没有什么影响,也不会有什么大碍。对了,你拿着它,有没有特殊的效果?”
“哦,对!”天河双眼一亮,似乎一阵惊喜,“我感到会有源源不断的力量供给与我,而且我还感到这柄剑似乎在不断地吸收着能量,即使让我打个十天半个月,我都不会觉得累!”
我点了点头,心中一片轻松:“果然,就如父亲所说,金佛流光剑能激发出强大的灵力,只不过体力消耗较快。而赤神残夕剑则是能够吸纳所有强大的灵力,化为己用,使剑之人也不会感到能量有所损失。”
……
回到青鸾峰的当天,离决战之时也还有两三个时辰,至于这两三个时辰,众人则是聚在了一起,说尽心中无限事。就连菱纱对着天河都说了“我喜欢你”,天河当时稀里糊涂,也不明白菱纱到底什么意思,当了这么久的野人,对于男女情爱依旧是一片懵懵懂懂,既然天河听不懂,菱纱也没有作过多的解释,只是呆呆地看着天河,跟着天河,就是菱纱最大的幸福。而我,独自一人坐于青鸾峰峰顶,看着云雾缭绕的山峰,仰天长叹。我非常担心这一次的决战,已经有了一系列的打算,只是告诉句芒,若我不能回来,请务必将菱纱、紫英送到幻瞑界与梦璃相聚,至于梦璃,我只能说一句对不起,我没有信守承诺。紫英一直保持沉默,虽然表面平静,可是在他的内心,却是杂乱无章。紫英自己也要求与我同行,但是我却作出了坚决的否定,紫英只能答应。
望着天边的夕阳,众人在青鸾峰依依惜别。此行一役,以我与天河为主,小莹与赤空为辅,御剑而去,两道身影划破了天际,夕阳醉人,如一张怅然若失的面颊,感慨不已。不管是福是祸,大家都在为我与天河诚心地祈祷;不管是生是死,在我与天河的心中,只要竭尽全力,已无遗憾。
第一百一十章 决战
         ――――昆仑琼华派旧址――
自从上一次阻止了玄霄的飞升而去神界,到现在,琼华派已化成了粉末,但还保留着毁灭前的一片狼藉。播仙镇已搬离了琼华派山脚,不知何去。原本一代繁华,到了今日却变得惨不忍睹,众人见此,不得不以此感慨不已。
“楚霄天,果然是男子汉,没有违约!”邪体的声音似乎能穿透人的心灵一般,未见其人,但闻其声,“本打算你若失约,我就毁掉那青鸾峰,看来那座山峰还是留着给你做坟墓用吧!”
“无耻之徒,快给我滚出来!”提高了警惕,我看向四周,观察着每一点动静。
“放心吧,我不会偷袭你的!”邪体现身,凌空而立,一副笑脸模样,似乎势在必得,“我要与你公公正正地决战!”
“少废话,放马过来吧!”手持流光剑,心意一动,体内的力量发挥到了极致。
“哟哟哟,怎么这么自信呢?”一道妖娆寒酸的声音响起,转头一视,噬灵魔君出现在邪体相反的位置。噬灵魔君与邪体,就这样将我与天河夹在了中间,每一个敌人,都不容小觑。
“天河,你小心那个女人!”我低声对天河说道,由于之前与噬灵魔君交过手,她的实力我非常清楚,只能让天河小心应对。
“楚霄天,你来定决战规则还是我来?”气势陡然上升,邪体问道。
“你有种不要让这个女人出手!”我直接应道。
“那你是不是准备两个对付我一个呢?”被邪体一眼看穿,说中了我的想法,邪体摇头道。
“邪尊神大人,这个兽皮帅小伙,就交给我来对付吧!”对天河抛了一个媚眼,噬灵魔君自告奋勇道,这种气势,似乎根本没有把已经拥有了赤神残夕剑的天河放在眼里。
“霄天,不要和他们废话了,这个红衣女人交给我就行了!”天河忽然说道,面对噬灵魔君,未显丝毫畏惧。
“看来小兄弟还挺自信的嘛!”噬灵魔君捂嘴一笑,“那好吧,今天就让你尝一尝我噬灵魔君得到暗黑之气之后的厉害!”
“既然如此,楚霄天,你怎么说呢?”邪体一脸淡笑,看着我询问道。
我看了看噬灵魔君,暗黑之气已经飙升到了一个极限,如此气势,似乎将对天河一招必杀。再看了看天河,一脸平静,赤神残夕剑也随着天河微微上升的气势红光四溢。当前的决战形势已在不知不觉中定了下来:我VS邪体;天河VS噬灵魔君。
“很好,我非常满意!”我不发话,邪体张口大笑道,“楚霄天,既然你也没有反对,那就表示默认了,开始吧!我让你先出手!”
“天河,一切小心,不要太过于勉强!”再一次提醒,我集中了全身精力投入到决战之中。
“你也小心!”天河应道,看着噬灵魔君,不再多说。
……
“轰!”流光剑一指,随着一阵爆炸,决战拉开了帷幕。
爆炸处,正是邪体凌空而立的位置,烟尘四起,空气也发生了微微震荡。待烟尘渐渐清晰,爆炸处已空无一物,只听得“咻”的一阵空气滑动之声,邪体已经出现在我的身后:“雕虫小技!”
我自然有所准备,早已离开了早先所站位置,只是留下了一道残影。邪体魔爪升空,五根手指凌空抓下,形成了五道暗黑色弧线,气势凌然,残影渐渐消失,而五道暗黑色的弧线射向了地面,顿时爆炸声连连。
邪体的攻击着实强大,面对让人感到压抑的敌人,只能靠速度配合手中的神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9 2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