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仙剑奇侠传四之完美的命运-第4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我收敛了苦笑,面对众人说道:“既然大家都已知晓,那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对,我是要现在去阻止玄霄飞升,如若不阻止,菱纱甚至会丢掉性命,更重要的是危及到苍生。由于此行太过于危险,所以我不得不出此下策。”
璇玑和怀朔携手走到我的面前,怀朔突然双膝跪地:“恩公重新赐予怀朔一条生命,怀朔之前还没来得及感激,如此恩德,如同再造父母,怀朔感激之至。”
说完,怀朔便叩首感激,我一脸尴尬,连忙扶起怀朔,略微一笑:“这只是小事,要谢的话就谢谢璇玑吧,若不是她的诚意,我也不打算救你。”
话虽如此,但我还是为了增进他们之间的好感。
怀朔看了看璇玑,璇玑微微一笑,怀朔这才感动得说出了一句话:“璇玑,谢谢你!”
璇玑的面容笑开了花,随即撒娇道:“师兄,不要那么愁眉苦脸的好不好,笑一个嘛!”
众人见到这一幕,也不禁捂嘴笑了笑,生死离别之后的重逢,两人之间的情感比之从前坚定了许多。璇玑的性格也发生了一次翻天覆地的变化,自从怀朔活过来,璇玑不再是每天对怀朔提出一些“无理要求”的调皮小女孩,重要的是璇玑懂得了关心他人、保护他人。
“我现在要离开幻瞑界去阻止玄霄,你们愿意留下来吗?”我转移到重点话题上。
天河一脸肃然,走到我身前,郑重道:“玄霄飞升,不只是关系到菱纱,还有天下苍生,我们所有人都有责任要承担,所以,不管如何,我们都要一起共进退!”
天河一说,在场的众人都齐声应和:“我们共进退!”
声音响彻了幻瞑宫,如此坚决、如此镇定。
明知再说也没有什么意义,大家坚定的事,即使我反对,众人也不可能听从,我只能无奈一笑说道:“既然大家都这么看得起我,那紫英、天河、菱纱、芒羽、小莹,事不宜迟,我们赶紧行动起来吧!”
“霄天,我……”梦璃欲言,但又停了下来。
我微微一笑,走到梦璃的跟前,紧握梦璃的双手说道:“梦璃,好好呆在幻瞑界,你不是答应我了吗?等我回来,你要布置满天的星辰让我看?说了的话,就不能食言哦!”
“嗯,好……”梦璃吞吞吐吐,知道拗不过我,也只好作罢。
“婵幽前辈,梦璃就交给你了,回来的时候,我可是要风风光光地迎娶梦璃,做娘的可别把女儿给饿瘦了啊!”我淡然一笑,婵幽了然,连忙点头。
“怀朔,好好照顾璇玑。说实话,你们太弱,要是跟去的话只会碍事,现在好好呆在幻瞑界,我们大家会尽快回来的。”我目视怀朔,郑重叮嘱道。
怀朔点头,璇玑只能也跟着点头。
“那好,如今距离玄霄的飞升还有两天多的时间,事不宜迟,大家先到幻瞑界外围,芒羽施展空间法术送我们回到人界。”我充满气势地说道,众人皆面目亢奋地点头应和。
――――幻瞑界外围――
留下来的人都目送着即将离开的人,周围还围上了许多化为人形的梦貘,都以看待英雄的目光看着众人的离去。
一个梦貘小女孩迈着小孩子的步伐向我缓缓走来,大眼睛泛着五彩斑斓的色彩,看着我眨着双眼,微笑地说道:“大哥哥,爹娘都说你们是人类中的大英雄,这些东西送给你们。”
“哦?什么东西?”我接过小女孩手中的礼物,心中恍然大悟,“依照梦璃所说,这应该就是由紫晶石所制成的‘祈愿星’了吧。”
一共六个祈愿星,每一个祈愿星皆由一根细绳所攒连,做成了项链的模样。
“大哥哥大姐姐,让小灵为你们戴上吧。”小女孩眨巴了两眼,接过我手中的祈愿星,我低下了头,小女孩为我细心地套了上去,我甜蜜一笑,“谢谢你,小灵!”
“原来你叫小灵呀,好可爱的孩子!”菱纱一脸微笑,走到小灵身边,爱不释手地抱住了小灵,眼中尽是欢喜,“这些星星好漂亮,小灵亲手做的吗?”
“是爹娘教小灵做的,很好看吧?小灵为大姐姐戴上。”小灵取出了一条祈愿星为菱纱挂在了脖子上,菱纱喜不自胜。
……
经过一番唠叨,大家都被小灵“强迫”着戴上了祈愿星,一脸冷漠的句芒也不得不接受了这对于自己来说“幼稚的玩具”,而小莹实在身形微小,戴上了祈愿星就像拖着一个重物,但依旧喜笑颜开地围着我飞来飞去,兴奋无比。
在众人依依不舍的目光下,句芒的空间法术包围了众人,只觉得一阵天昏地暗,眨眼之间,我们便离开了幻瞑界回到了人界。
第一百零三章 昆仑巅之战
        ――――播仙镇――
“这……这里竟然是播仙镇?”菱纱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片狼藉。
“没想到富丽堂皇的琼华派,如今会让我坐到这个地步!本以为以自己的力量便可以解救琼华派,以至于不会非要我亲手毁灭,看来今日,我不得不这样做了!”我皱紧了眉头,看着远处微微隆起的昆仑山,不觉一阵叹息。
“霄天,我们快去琼华派吧,现在阻止或许还来得及!”紫英严肃地出声说道。
“呜……”话一落音,菱纱颓然倒地,面色苍白。
“菱纱,你怎么了?”天河面色一变,连忙蹲下身询问菱纱的伤势。
“没……就是感到一阵寒冷,和之前没什么两样……不必担心我的。”菱纱颤颤抖抖,嘴唇已经冻结出了一层薄冰。
“你这个样子还叫没事?”我眉头皱紧,望着菱纱的情势,暗自揣摩,“玄霄这个家伙,居然不信守承诺,距离飞升应该还有两天,看来这玄霄已经等不及而蠢蠢欲动了。”
“你们看那边!”紫英指向远处的昆仑山,一脸震惊。
整个昆仑山隆隆作响,烟尘四起,昆仑山之巅,黑云弥漫,压抑非常。此时的昆仑琼华派,正徐徐上升,虽然很缓慢,但此时大家的心中都有了一丝想法――玄霄提前飞升了!
“不好!”我感到情势非常不妙,若琼华派飞升,必定要消耗九牛二虎之力才能将上升中的琼华派毁灭,当即号令道,“天河,你照顾好菱纱,情况危急,大家准备御剑!”
天河咬紧牙关看着徐徐上升的琼华派,满脸尽是愤怒:“可恶,玄霄这么可以这样?他答应过我的,居然这么快就要飞升……”
――――琼华派卷云台――
众人御剑,很快便来到了琼华派卷云台。卷云台之上,原本已经化为焦土的花草树木,如今已被寒霜所覆盖,只觉得寒幽之气弥漫其间,让人不停地哆嗦。原本已经寒冷至极的菱纱已是满脸苍白,依偎在天河的怀中,颤抖不已。
“不行,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必须尽快解决。”见菱纱痛苦的面容,我也感到一阵恼怒,恨不得将玄霄千刀万剐的冲动,还有那自以为是的夙瑶。
卷云台中央,玄霄、夙瑶背对众人,夙瑶颇有警觉,当即回头,见到了天河、紫英、菱纱,怒喝道:“大胆!竟敢擅自闯入卷云台,看你们来势汹汹的样子,找死吗?”
我跟在天河的身后,夙瑶自然没有注意到我,我也没有多管夙瑶,而是看向了令人发指的玄霄。此时的玄霄,幽幽黑气充斥着全身,走火入魔的程度愈加深陷。由于复得盘古之力,加上融合于另一份血统,我的灵魂可谓来了一次巨大的蜕变,而玄霄,不得不消耗九成的功力支撑整个琼华派,玄霄与我的差别,可谓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落差。
玄霄缓缓转身,第一眼便放在了天河身上,当即大喜:“天河,你能来,大哥很高兴,是不是想通了?想要跟着我一起飞升?”
“玄霄!”夙瑶立马变脸反驳,正欲出口,玄霄凭空一耳光扇来,利用空气的波荡给了夙瑶狠狠一击,夙瑶趴在地上不再说话。
“我说话,轮不到你插嘴!你要知道,我随时可以灭了你!现在你只是我的一个傀儡,即使没有你,我照样可以飞升!”玄霄满脸不屑,根本没有正视夙瑶的存在。
“玄霄,你为什么到这个时候还要骗我?”天河满脸愤恨,但语气依旧平静。
玄霄一怔,天河不再叫自己“大哥”,心中一阵涌动,但依旧保持着微笑:“天河,大哥违背承诺,的确对不起你,但多一两天少一两天又有什么必要?天河你能来,大哥就很高兴了!是不是要跟着大哥一起飞升?”
天河不语,咬牙切齿,面对微笑的玄霄,天河还是心软了。
“玄霄,飞升这等大事,为什么不叫上我呢?”见天河为难,我从天河身后站了出来,微笑以对。
玄霄面色一变,微笑瞬间打破,玄霄也明白了自身处境十分不妙,消耗九成功力维持琼华派飞升,已经是玄霄实力大减,而如今面对实力大增的我,已然激动,但平静说道:“原来是天河的兄弟,你的伤痊愈了?真是恭喜,如此短暂的时间之内便能全数恢复,真是修仙的难得奇才,莫非你想要跟着我一起飞升仙界?”
“少自作多情了,上一次,你毫无情面地杀死一个女孩子,这个仇,你说我该怎么报?”我目光凌然,怒视玄霄,一想到心婉身陨的场面,我就来了火气,杀意腾腾。
玄霄顿感不妙,但气势上丝毫不妥协:“哼!据我所料,你们想必是来阻止我飞升的吧?若不担心那位姑娘的死活,尽管可以群而攻之,我玄霄拭目以待,来吧!”
玄霄骤然战意上升,幽幽暗黑之气急剧膨胀,即使只剩下一成的功力,但对付天河和紫英,还是绰绰有余,但是面对此时的我,却是遥不可及。若如今唯一能让我忌惮的人,就只有那神秘莫测的邪体了。
“玄霄,若你现在回头,还有希望,否则我是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我淡淡地说道。
“哼!我的手下败将,莫非我还惧怕了你?”玄霄不屑地一笑,“在我玄霄看来,一个男人竟然还需要一个女人还保护,已然与废人无异,当初手软没有杀了你,只是不屑杀你而已!那么今天你却仗着捡回来的一条命对我咄咄相逼,我也就让你死得痛快一点!”
“天河、紫英、菱纱、芒羽,小莹,你们退后。”感觉到玄霄气势的上升,我连忙招呼道。
夙瑶费力地站起了身,乖乖地走到了一边不言一语。
……
剑气纵横,卷云台各处爆炸连连。能控制另一份血统的我也不会隐藏实力,在我的计划中,对付玄霄,只是一招必杀之事,而此时的玄霄,比我盘算的实力还要强大一丝。
我冷然一笑:“玄霄,这点力量你以为就能杀了我?”
流光剑祭出,剑影过处,空气嘶嘶作响,而我的冷笑愈加明显。流光剑以时而快、时而慢的速度刺向玄霄,刺出的轨迹很是怪异,玄霄也面色一变,感到情势不好。
玄霄陡然侧身,流光剑的终极目标,就这么被躲了过去,但流光剑引起的空气爆炸,不得不让玄霄做好防御,即使空气爆炸,也能伤到玄霄一丝。玄霄的脸上有了一丝笑容:“三脚猫的剑法,也能伤到我?”
“是吗?”我摇头一笑,流光剑的剑身以诡异的幅度朝玄霄侧身攻击,一左一右,连空气的流动都发生了偏差,玄霄面色大变,任玄霄如何抵挡,都碰不到流光剑分毫。
“剑法不但要准、要狠,挥剑的最终目的是刺到对手,但挥剑的过程一定不可忽略。挥剑要做到诡异,让别人放松警惕,便可给人以出其不意!”我反而对玄霄侃侃而谈,“我这一招不过结合了对空间流动的运用,看似没有刺到对手,反而结果会让对手感到意外的惊喜!”
“不可能!”玄霄一脸苍白,但等玄霄反应过来时,流光剑已经刺进了玄霄的腹部。
我收回了流光剑,回到了出剑的位置,淡然道:“玄霄,我并没有置你于死地,刚才一剑,不过是给了你一道重创而已,我现在给你一次机会,你愿不愿意……”
话未说完,一道庄重肃穆的声音响起,我已明白,来者便是九天玄女:“本座乃天帝驾下九天玄女,奉命相传神界旨意。”
第一百零四章 九天玄女的身份
        “……九天玄女娘娘……”夙瑶呆若木鸡,看着九天玄女的到来,口中喃喃自语,“终于……终于……琼华派已升至昆仑天光处,琼华派多年夙愿,终于我手中达成!”
九天玄女,神界之天神,具体是什么职位,咳咳……我也不知道!?!
无论从哪一个角度,九天玄女的每一处都散发着不可抗拒的庄重与肃穆,全身金光四溢,更拥有一张倾国倾城的面容。白衣金边的罗衫将九天玄女的身材衬托得娇柔突显,但依然不会让人觉得有丝毫妩媚风情。一双迥然有神的双眸,更给予人一种不可抗拒的威严。
我静静地听着九天玄女的发话,同时也招呼身旁的伙伴都静下心来。
“无知!凡心入魔,妄想升仙。”九天玄女面对夙瑶,略显霸气。
夙瑶不语,心中颤抖不已,九天玄女继续发话:“天帝有命,琼华派逆天行事,犯下滔天罪孽,令其受天火焚烧,陨落大地,派中弟子打入东海漩涡之中,囚禁千年!但上天有好生之德,慕容紫英、云天河、韩菱纱虽为琼华弟子,心中却存清明善念,故可免去此劫。”
“岂有此理!什么天帝之命!”玄霄状若癫狂,心魔控制极深,面对九天玄女的旨意,勃然大怒,“我琼华派已至昆仑天光,飞升近在眼前!毋须别人来代天授命!”
九天玄女未有丝毫怒意,面对心魔极深的玄霄,仍平静地解释道:“玄霄,一切因果,皆由自生。神界确也只是‘代天授命’,维系天道不坠。盘古有训,纵横六界,诸事皆有缘法!凡人仰观苍天,无明日月潜息、四时更替,幽冥之间,万物已循因缘,恒大者则为‘天道’。”
“一派空谈!世间天灾人祸,神界不恤苍生!却要碍我琼华升仙,莫非也是遵循天道?”玄霄咬牙切齿,极为不服九天玄女的话。
“不错。南斗掌生,北斗注死,所有生灵往复六界之间,寻常病苦如是,天灾人祸亦如是,此谓“天之道”,而非‘逆天救世之道’!”九天玄女一脸淡然侃侃而谈,“不错。南斗掌生,北斗注死,所有生灵往复六界之间,寻常病苦如是,天灾人祸亦如是,此谓‘天之道’,而非‘逆天救世之道’。”
玄霄暗黑之气陡然大盛,双眼突冒黑气滚滚而出,已然疯狂:“什么‘天道’!不过是神界一面之辞!为何凡人命运要由你们一句话而定!给我滚回天庭!”
暗黑之气急剧凝聚在一团,周围的空间都压抑在暗黑之气下,一时间令人呼吸困难。
九天玄女脸色一变,不禁皱起了眉头:“‘暗黑之气’?玄霄,你不但心魔极深,还与金尊神邪体狼狈为奸,此乃天理不容,今日我便替天行道!”
一道金光从九天玄女的手中陡然射出,刹那之间,金光穿透了玄霄的身体,玄霄紧捂胸口,面色苍白跪倒在地。仅仅一击,玄霄毫无还手之力,就这么颓然跪地,口吐鲜血。
“蝼蚁之力,敢与天争!”九天玄女满脸不屑地直视玄霄,单手成掌,金光包围其中,只听得九天玄女一声大喝,“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玄霄你行事已然不轨,天理难容,受死!”
金光骤然鲜亮,刺眼无比,朝玄霄射出……待众人睁开了双眼,却发生了震惊的一幕……
我手持流光剑,搭在肩上,面对九天玄女,冷笑道:“难道蝼蚁之力,就不能够与天争胜?九天玄女,玄霄我保了,你哪来的回哪去!当然,你若禀报天帝,我也无所谓,反正改天我还要到神界去逛一逛。”
此话一出,众人皆是一惊,紫英见况不妙,连忙伸手向阻止我,但被我拦住道:“你们安静地在旁边看戏就行了,这里交给我来处理。”
“楚霄天,逆天行事,必将付出代价,难道这个道理你不懂?”九天玄女平静地看着我,收敛了攻击。
“逆天行事?”我不屑地一笑,目光更加凌厉地看向九天玄女,“神界自许为天、自比为地,如此天地,令人不齿!既然有心管到凡人飞升仙界,那为什么不去管一管苍生的死活?”
“天道恒在,无人能打破,生生死死,亦是天道所定,岂能随随意意?”九天玄女淡然说道。
“既然如此,那凡人升仙,神界有何资格管东管西?”我反驳道。
“神界只是‘代天授命’,维系天道不坠。”九天玄女面色微微一变,但依旧平静说道。
“‘代天授命’?”我冷然摇头一笑,“怕只是‘多管闲事’吧?”
九天玄女欲言,朱唇轻启,只觉一股冰凉的剑气横于脖颈之下,转头而视,我的流光剑已经来到了九天玄女的颈部,危及着自己的生命。但事情的发展并非我所料,九天玄女竟然仰天长笑,让众人都感到一悚。
“你笑什么?”我茫然地看向九天玄女。
“楚霄天,的确是金尊神所信赖之人,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九天玄女微笑地看着我,“还记得在苗疆巫竹城的那位老太婆吗?告诉你吧,那个老太婆,就是我九天玄女!”
如同晴天霹雳,劈在了我脑海里的每一处角落,我目瞪口呆,不可置信:“你……你就是秦岚的母亲、顾留芳的姑姑?”
九天玄女微笑点头:“不错,十多年前,我接到金尊神的秘密信函,擅自下凡,偶然来到苗疆的巫竹城。那个时候还是夜晚,我碰巧来到了一座被大火燃尽的废墟处,正有两个婴儿躺在废墟中,这两个婴儿正是现在的秦岚和顾留芳!”
“所以你就收养了他们?”我疑惑地问道。
“不错!”九天玄女继续说道,“当时我用神识查探,知晓了这两个孩子的父母已经悄然病故,而且还清楚地查探了这两个婴儿的家境,也自然知道了这两个婴儿的名字……那时候的我顿生怜悯之心,化为秦岚母亲的模样,亲手将这两个婴儿一手带大。反正神界七日,人界千年,十几年的时间,神界也不会发觉。按照金尊神的意思,后来我见到了你,也算完成了委托,回到了神界。”
“原来神界之人也并非那么无情。”我低头喃喃,收回了置于九天玄女脖颈间的流光剑。
“霄天,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啊?”菱纱一脸茫然地看着我,不明所以。
“呃……没什么,以后我会对你们解释。”我微笑地说道。
九天玄女看向句芒,郑重地说道:“句芒,你擅离职守,已经被天帝所知,我劝你还是早日回到封神陵看守,否则天帝怪罪下来,后果可不堪设想!”
句芒迟疑地看着我,十分担忧天帝的惩罚,毕竟天帝所制定的那些狗屁天规,已经对众神起到了一定的震慑作用。
我坚定地看着句芒说道:“你放心,有我在,十个天帝也不可能奈你如何!”
九天玄女微微叹气,一副伊人憔悴的模样看着我:“楚霄天,这玄霄和夙瑶怎么办?毕竟我是奉天帝之命行事,如今又遭到你的阻拦,恐怕这件事非常棘手。”
九天玄女左右为难,我走到跪倒在地的玄霄身边:“玄霄,我对你并没有多大的仇恨,你毕竟是大河的大哥。如果你愿意回头,我可以清除掉你的心魔以及暗黑之气,如果你不愿意,那我也没有办法了。”
“难道我回头就不必囚于东海了吗?什么神界!简直以凡人的命当做蝼蚁一般对待。”玄霄仍是一脸愤恨地看着九天玄女,九天玄女只是不语。
“当然不会囚于东海,如若你回头,我可以保你安然立于人界,神界之人绝不会找你麻烦!”我淡然说道。
“如果是这样……”玄霄一咬牙坚定道,“我愿意回头……”
天河顿觉一阵欣喜:“大哥,只要你愿意回头,你还是我的大哥!”
我欣慰地点了点头,看向玄霄说道:“你盘膝坐下,我为你清除体内的邪力!”
一道金光汇聚于我的手心,眨眼功夫,金光变成了一滴滴水珠,挥洒在玄霄的身体的每一处。这正是当时与恢复婵幽功力时一模一样的水珠,水珠五彩斑斓,金光四射,笼罩之下,暗黑之气渐渐消退,随着时间的推移,暗黑之气完全清除。剩余的气息便是包围在玄霄全身的寒气与炎气,这两道气息相比于暗黑之气脆弱许多,不一会工夫,也便烟消云散。
第一百零五章 横扫众神将
         “可以了。”话一落音,盘膝而坐的玄霄晕倒了过去。
“放心,他只是暂时晕倒,不会有什么大碍。天河,你照顾好玄霄,我还有事要找九天玄女谈一谈。”我微笑看着天河,天河当即应命,连忙扶起晕倒的玄霄,脸上还保留着欣喜之色。
“夙瑶,你好自为之!”我冷漠地看向夙瑶,夙瑶不觉一阵颤抖,连忙点头。
“九天玄女,这两人我保了,即使要动手,你也不是我的对手,至于你回去对天地应命,恐怕要难为你了。”我无可奈何地说道,现在也只能这样做了,否则哪一条路都不是办法。
九天玄女一迟疑,还是点头答应道:“那好吧,既然这样,我也会想办法去面对天帝,只是你们还是少点露面较好,如若被神界所知,可是犯了滔天大罪,我也难辞其咎。”
“我理解你的苦衷,”我感激地点头,“那多谢九天玄女成全!”
……
忽然!天地变色,天空笼罩了一层黑色的薄膜,雷电在天地间翻滚,来势汹汹,不一会儿,一幅壮观的景象出现在众人眼前,众人皆脸色大变,看着这一切,一脸震惊。
天兵天将布满琼华派上空各处,气势昂然,为首的便是一位金色长袍的老者,光从穿着上看,我就能判定这个人就是天帝。那压抑的气势,天地都为之失色,九天玄女与句芒见此,都一脸肃穆地单膝下跪。
“九天玄女,你好大的胆子!你以为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9 2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