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仙剑奇侠传四之完美的命运-第3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
“不!”我仰天长啸,眼中带着满腹的不甘,原本虚弱的身体此时带着无穷的霸气,气息浑然强烈,声音回荡在天地,周围的一切残羹败柳都漂浮在半空中,之后便化为了尘埃。
“羽落……”熟悉的声音从我背后响起,来者正是白发飘然的羽清,见心婉的躯体化为了星辰颗粒,满脸苍白。
“心婉她……为了救我……被玄霄杀死了……”我双手撑地,语气凝滞沉重。
“什么?”羽清恨意满面,一手拽住了我,“你这个败类,早知道,我就不让羽落来找你!你……你还我妹妹的命来!”
凭空一拳打在我的脸上,羽清充满了杀意,我被一拳砸飞,无力地斜躺在地上,本来已经重伤,这一拳让我鲜血直流。
“……对……不……起……”我不敢正视羽清,心婉为我而死,羽清岂有不恨之理?现在的羽清,有先杀我而后快的冲动。
……
“小莹,你怎么了?”此时,梦璃已经从幻瞑界出来,看见地上昏迷的小莹,立刻试出法术为小莹疗伤。
小莹沐浴在梦璃的仙术之下,许久,仍然处于昏迷状态,梦璃只能将小莹抱在怀中。
“你……你们?……”紫英望着眼前化为焦土的一切,疑惑满面。
“霄天……”天河见况,立刻向我冲了过来扶起我。
“霄天,你们……”梦璃也看着眼前的一切,实在是难以置信,特别是伤痕累累的我,等反应过来时,疾步向我跑来。
“大哥!”句芒也不由得震惊,一个闪烁便到了我的跟前。
璇玑跟在紫英身后,泪水哗哗流下,怀朔的死,让璇玑痛彻万分。
“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会这样?”天河不相信我会溃败如此,转脸对着羽清,怒喝道,“是不是你?”
我叫住天河,泪眼相视,摇头道:“不是他,是我无能,因为……心婉为了救我,已经死了……”
“死了?”刚来的所有人都一脸震惊。
“你还好意思说,羽落为你而死,你也该偿命来!”羽清忍不住激动,深邃的双眼也湿润起来,便再要对我攻击。
句芒一手抓住了羽清,冷声道:“小妖,若是再敢胡来,小心我把你杀了!”说完,句芒一掌正中羽清的腹部,羽清流血三尺,身退数米。
“好!好!好!”羽清放声大笑,“楚霄天,你只会龟缩在别人的羽翼之下,既然你如此无能,我也没指望你了。我已经听婵幽说过,刚才在卷云台与你大战的人名叫玄霄,我自己会去找玄霄报仇!”说完便拂袖而去。
“玄霄?”天河吃惊地看着我,“霄天,是玄霄杀了心婉吗?”
“先不要问了,把霄天扶回幻瞑界再说!”梦璃说道,对我的伤势万分担忧。
我直喘粗气,能量不支,倒在了梦璃的怀里昏睡过去……
第九十七章 哀思悠悠,情意柔柔
       自从回到已是三五天,幻瞑界已经解除了双剑的网缚,脱离了琼华派。由于句芒擅长空间法术,随时可以施法回到人界,所以大家就在幻瞑界暂时留了下来。倒是天河心急如焚,几天前我与玄霄大战之后,天河独自一人找到玄霄说事道理,玄霄只答应了天河飞升之事延迟到半月之后,所以目前距离玄霄的飞升时间只剩下十天左右了。
三五天来,我变得郁郁寡欢、忧心忡忡,整日呆在幻瞑宫内层,面对一片幽幽发光的紫晶石,流泪长叹,想着以往种种,不由得抱头哭泣,一伤心便是一整日。
……
是日,我坐在幻瞑宫内层的地板上,望着晶莹剔透的紫晶石,闪闪烁烁印入眼帘,那美丽的光线如同心婉一般动人,看着看着,我便出了神。
“‘考验’?父亲说的‘考验’难道就是心婉的死吗?这就是所谓的‘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我长叹一口气,对于心婉的死,我极度的不甘心,“我是有能力保护你的,你为什么那么傻?我那么对你,值得你如此为我牺牲吗?你死了,连尸骨都无存,我实在太没用了、太没用了!”
“什么‘拥有坚定的信念才能掌控事实’,都是一堆废话!父亲,你叫我怎么坚定?玄霄得到邪体的暗黑之气,强大得无可比拟,我拿什么向玄霄挑战?连玄霄我都战之不及,我还有什么资本面对邪体?父亲,你告诉我啊!”我抬头望天,尽是无奈。
“父亲,我不是你,我没有你那般强大,我太弱了,玄霄的一剑我都挡不了,面对邪体,我只有死亡!心婉死了,不是单纯的死了,而是魂飞魄散!父亲,这所谓的‘考验’,就是让心爱的人魂飞魄散,尝遍无数的辛酸之苦,享受无尽的思念之痛?这样的考验是何其残忍,为什么非要我经历这么一个难忘的过程?”想着想着,一滴泪水划过了我的眼角,滴落在地,消逝不见。
……
“霄天,你都几天没吃东西了,我给你带了点饭菜,我可以进来吗?”梦璃的声音在幻瞑宫内层之外响起,那温柔的声音,充满着怜惜。
“进来吧……”我淡然道,满脸沉郁。
背对着幻瞑宫内层的大门,梦璃的脚步声渐行渐近,一股幽浓的萦绕在我的鼻间,只觉得耳根一凉,梦璃的嘴唇已经贴近了我的面颊,如梦如烟,那轻柔动人的声音在我耳边轻盈地响起:“别这么折磨自己,璃儿看了好心痛……吃点东西吧……”
我渐渐地转过脸,梦璃的面容近在咫尺,近得可以听见彼此的呼吸,那沁人心脾的芬芳弥漫在我的全身,我目光泪盈,轻声道:“梦璃,我是不是很没用?连跟自己亲近的人都保护不了,我是不是不应该活在这个世界上?”
梦璃轻轻摇头,明眸如秋水,轻言淡定道:“不,你已经很努力了,在璃儿心中,你永远是最了不起的人,因为你无论什么时候都那么坚强、无所畏惧,你总能坚信自己的信念勇敢地走下去,所以璃儿喜欢你,喜欢你的一切!”
“是吗?”我自嘲一笑,“梦璃你认为我很坚强?”
梦璃坚定地点头。
我仍然自嘲一笑,摇头道:“你从那点看出我很坚强?自从上次和玄霄大战之后,我都在这里呆了不知道多少天了,一直都郁郁寡欢的样子,一点行动都没有,只知道伤心。心婉的死,我却束手无策,这样的我算很坚强吗?”
梦璃莞尔一笑,闭目摇头道:“你敢说,心婉的死你一点想法都没有吗?虽然每天璃儿看你都忧心忡忡的样子,但是在你的心里面,或许有很多打算了吧?你还有那么多朋友,一心向着你的小莹、忠心耿耿的芒羽,还有天河、菱纱、紫英,他们都希望你振作起来,让你回到从前的样子。”
“小莹?”我突然想到小莹在大战时候受了重伤,“梦璃,小莹现在好点了吗?”
梦璃点头:“已经好很多了,她这几天都没有来打搅你,让你静一静。昨天小莹还自信地对我们说过‘小天是最勇敢的最坚强的人,小莹相信小天会振作起来,有小莹陪着小天,一定会战胜重重困难的’。连最不爱说话的芒羽也坚定地点头,他说他也会相信你会振作起来,看到你容光焕发的一面。”
“小莹、芒羽……”我轻言低喃,“我对不起你们……”
“好了,不要想太多,先吃点东西吧……”梦璃递过了饭菜到我的手上,我准备接过,但梦璃却亲自喂我,说道,“不要动,让璃儿来喂你吃……”
我尴尬地点头,脸一红说道:“谢……谢你,梦璃……”
……
“对了,璇玑怎么样了?”怀朔死去五天多了,到现在一直没有去救怀朔,突然想到璇玑,于是就问道。
“璇玑啊……”梦璃朱唇轻启,若有所思,莞尔一笑,答非所问道,“不知道怎么的,怀朔从死到现在,虽然已无气息,但一直还保持着正常人的体温。娘觉得怪异,但是又找不出奇怪的地方,所以先把怀朔冰封起来,尸体还完好无损。”
“嗯,上次我去了鬼界,请求阎王不要勾取怀朔的魂魄,到现在怀朔的魂魄还未离体,我等会便可施法救醒他……不过之前,我必须得去见见璇玑……”说道这里,梦璃以奇异的目光看向我,充满了疑惑。
见梦璃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我解释道:“梦璃,不要觉得大惊小怪,阎王还和我有点交情。至于菱纱一村的寿命问题,我也解决了,但现在还请你不要告诉菱纱……”
梦璃发呆了片刻,满脸激动:“你说的是真的吗?菱纱她没事了?”
“别那么激动嘛……”我继续说道,“我们现在就出去,我得单独见见璇玑。”
“好!”梦璃点头,兴奋异常。一是菱纱不再受短命之苦,二是我也恢复了往常,梦璃自然就高兴了起来。
――――幻瞑宫――
婵幽见我与梦璃携手而来,微笑道:“楚公子,你好了?”
“什么好不好?”我一脸疑惑,“我又没生病!”
婵幽见自己说话不对,改口道:“不不不,婵幽的意思是楚公子又恢复了往日的生机,不再愁眉苦脸,婵幽感到非常高兴。还谢谢楚公子在琼花派打来的时候能鼎力相助,让楚公子受了重伤,婵幽心里实在过意不去……”
“没什么,小事一桩!”我微笑道,接着脸色严肃,“我有一件事要说!”
“婵幽也有一件事要说!”婵幽抢话道,从背后取出了一团火红色的热球,热球发出灼灼光芒,给人以无穷的能量,“羽落生前将这盘古之力放在我这,说等她走后还给你,可惜羽落这一走便是永别……现在物归原主了。”
“心婉……”我低头垂目,喃喃自语,“……对不起……”
梦璃见我伤怀至极,安慰道:“霄天,别难过了,你不是有话要说吗?”
我恍然大悟,严肃道:“婵幽前辈,我可以利用盘古之力将你十九年前损失的功力全数恢复,并且还能延年益寿,不过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说……”
婵幽一怔,接着满脸惊讶不可置信道:“你……你说,可以恢复我的功力?”
“嗯。”我微微点头。
“太好了,太好了!”婵幽兴奋之色难掩其面,继续道,“不知楚公子有什么重要的事?”
“很简单!”我轻描淡写道,“我要娶梦璃!”
此话一出,婵幽和梦里皆是一愣,对突如其来的求婚,梦璃更加显得惊慌失措,一时间无话可说,满脸飞红,目光呆滞,对眼前发生的事或真或假有了怀疑。
第九十八章 依恋
        “婵幽前辈,你没事吧?”看着婵幽目瞪口呆的模样,我不禁产生了疑惑,也有了最坏的打算。若是婵幽不同意,那就只能和梦里私奔了,前提是梦璃得愿意。
长时间处于手足无措的梦璃,此时却是瞠目结舌,羞怒道:“你怎么一开始不告诉我啊?非要当着娘的面说出来!你……不理你了!”
面红过耳的梦璃无话可说,转过身去,不言一语,显然是羞涩至极。
“那我现在对你说不行吗?”我无奈地挠了挠头,以庄重肃穆的姿势面对梦璃,以高昂雄浑的语气朗声道,“柳梦璃,我楚霄天在此对你求婚!我发誓,一生一世对你好,不弃不离,至死不渝,不管沧海桑田,永远陪护在你的身边!”
梦璃的面颊愈加羞红,微微低头,闪过一丝幸福的笑容,没有回答,独自朝一边跑去。我微笑着摇了摇头,心中暗喜:“这丫头,没想到会这么拘谨……”
“楚公子……”一直处于惊呆的婵幽终于清醒过来,面对着我,似乎有口难言,但终于还是挤出了一句话,“你说你要娶璃儿?婵幽没听错吧?”
我微微皱眉,心中却是多出了好几个想法,回答道:“对,我要娶梦璃,你答应吗?”
婵幽低头不语,若有所思,似乎在担心着什么。
“我明白你的担心,”婵幽并没有一口否决我的求婚,显然不是反对我和梦璃在一起,但我也猜出了婵幽的心思,“我知道你讨厌人,更不会接纳人和自己的女儿成婚,但是我却不相信什么‘人妖殊途’之类的话。我一路走下来,战神龙、挟阎王、斗句芒,皆是逆天行事,既然已经做到了这个份上,我对梦璃的决心是不会改变的!”
婵幽恍悟,抬头而对,盈盈微笑,点头说道:“那我把璃儿交给你还是可以放心的。由于我的身体实在难以支撑起整个梦貘族,本打算让璃儿继承这个幻瞑界妖界之主这个位置,既然楚公子答应帮婵幽恢复功力,那婵幽也便有能力再次让幻瞑界振兴!至于璃儿的婚事,我做母亲的也没有什么意见,只要璃儿愿意,我也便依从了她。”
听到婵幽的一席话,我笑容满面,欣喜万分:“那我就要改口叫婵幽前辈岳母大人了!”
婵幽微笑地点头,说道:“楚公子是幻瞑界的莫大恩人,拯救了幻瞑界一族,若不是当年的金尊神与现在的楚公子,我幻瞑界早已灭亡,如此恩德,婵幽感激不尽!楚公子能做婵幽的女婿,婵幽自感荣幸万分!”
“不必如此,你现在是我的长辈,应该是我以礼相待,区区小事,何足挂齿!”见婵幽躬身下跪,我连忙扶住了婵幽。
婵幽感动得点了点头。
“对了,不知璇玑现在在什么地方?”想到求婚的事,我差点将璇玑给忘记了。
“楚公子的所有朋友全住在旋梦的民居里,离幻瞑宫不远依次排列,出了幻瞑宫便能找到他们的住所。”婵幽回答道。
“那怀朔的尸体呢?”我继续问道。
“就是那个琼华派弟子的尸体?”婵幽反问道,想了想,这里唯有一具尸体,我所说的尸体自然是冰封的怀朔,婵幽恍悟道,“在里幻瞑宫内,婵幽已将其冰封。不过说来也怪,那具尸体没有了活人的气息,居然还保持着正常的体温。婵幽想楚公子或许了解其原因,于是为了不让尸体腐烂,婵幽遂将此冰封起来。”
“婵幽前辈,等会将怀朔的尸体转移到这里,我先去见见璇玑,我自有办法让尸体复活!”我请求道。
“让尸体复活?”婵幽微微一怔,“虽说尸体还保持着常人的体温,可是已没有了气息,还能将尸体死而复苏?”
“嗯。”我淡然点头。
婵幽再一愣,感到不可思议:“楚公子的神通真是让婵幽大开眼界,能让死人复活,婵幽还是第一次听说。”
我没有告诉婵幽关于在鬼界的事,并且婵幽知道了也没有什么影响,不如在婵幽心中留下我更高深莫测的一面,以后对我的态度或许会更加恭敬。
“那我先去找璇玑了……”说完之后,我便转身而去。
――――旋梦――
“这旋梦真是长,找个房子都这么麻烦。”一路走来,梦貘倒是找到了不少,为了寻找璇玑的房间,到现在我还在胡乱转悠。
“呜呜呜……怀朔师兄,璇玑再也不任性了,你回来啊……”一道悲凉的声音从一民居内传来,“璇玑对不起你,只能随你来了,师兄,咱们黄泉之下再见……”
听到这悲痛欲绝的啜泣,我顿时脸色一变:“不好,璇玑着丫头……”
我猛一加速,冲进了璇玑所在的房间,此时璇玑正手持一药瓶,傻子都能看出来,那是毒药!怀朔的死让璇玑感到撕心裂肺的痛,这傻丫头才作出了最不明智的选择。
势如闪电,只在刹那,我夺过了璇玑手中的毒药,心中暗自庆幸:“幸亏我来得及时,若是再晚来一步,我岂不是成为了罪人?”
璇玑的泪水还停滞在面颊,可爱动人的双颊不在是以往般调皮任性,而是更加多了几分沧桑,多了几分痛楚。璇玑对于我的突如其来,并没有感到惊讶失常,而是坐在地上,低头喃喃道:“你……为什么阻止我?让我去见怀朔师兄,难道不好吗?”
璇玑的语气带着无尽的酸楚,此时的璇玑比死还要难受,这种感觉我自然明白:“璇玑,你以为你死了,怀朔就能安心吗?你以为你死了,怀朔就能感到高兴吗?”
璇玑仍然啜泣,不言一语。
“璇玑,怀朔把你当做妹妹一样怜爱,生怕你受到委屈,他这么做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你能开心!在怀朔心目中,他把你放在了多重要的位置你知道吗?”我厉声喝斥,“怀朔死了,你应该更好好活着,不是吗?”
“可……可是,璇玑好想念师兄……璇玑舍不得让师兄独赴黄泉,璇玑想要陪着他……”璇玑充满悲痛的声音显得无比憔悴。
“璇玑,你先告诉我,怀朔在你心目中,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地位?”我转入了正题,正是因为这个问题,所以我一直没有救活怀朔。
“师兄他……”璇玑一咬牙坚定道,“在璇玑心中,师兄就是璇玑最亲的亲人,璇玑好怀念师兄跟在璇玑身后任由差遣的日子,师兄总是顾着璇玑,璇玑再怎么任性,师兄总是顺从璇玑……师兄在璇玑心目中的位置,任何人都无法取代,璇玑真的好想念师兄……可惜师兄的笑容,璇玑永远看不到了……看不到了……”
璇玑这么说,触动了我心灵深处的那一段旧事烟尘,我不觉眼眶红润,但依旧平静道:“璇玑,若是怀朔能活过来,你会这么做?”
“若是师兄能活过来,璇玑再也不调皮了,璇玑要保护好师兄,不要让师兄离开璇玑……”说到这里,璇玑猛然抬头,泪光盈盈地看着我,反而激动道,“你说能让师兄复活?这是真的吗?”
我正欲说话,璇玑猛然起身激动地抓着我的衣肩:“求求你让师兄复活,若师兄能复活,璇玑什么事都愿意做,求求你……”
我顿感一阵惊慌,劝慰道:“璇玑,你先冷静一下!”
璇玑停止了纠缠,低头喃喃道:“对不起……”
“璇玑,我是有办法救回怀朔……”说到这里,璇玑的目光又亮了起来,我连忙补充道,“你先不要激动!”
“我的确能救活怀朔,但你不要忘了你刚才说的话!”我淡定地说道。
虽然激动之色没有表现在表情上,但璇玑的心中却是澎湃不已,终于露出了淡淡的微笑,一个劲地点头。
“那好,你现在跟我去幻瞑宫,到了那里你很快就能见到怀朔了。”我轻言说道,转身朝外走去,璇玑跟在我身后,脚步声却比我还要急切,恨不得立刻见到自己心中那永远微笑着的师兄。
第九十九章 复苏
       ――――幻瞑宫――
婵幽笑盈盈地看着我和璇玑走来,婵幽的身边平躺着一具冰封的尸体。寒冰内,怀朔依旧保持着生前那最美好的笑容,这个笑容是怀朔对着璇玑才有的。
“楚公子,这位便是死去的那位琼华派弟子的尸体,由于冰封而没有受到任何损伤,”婵幽微笑着说道,“不知道楚公子是要用什么法术使其复活?”
我正欲说话,身后的璇玑却大叫了起来,泪流满面,直奔怀朔身旁:“师兄……师兄……璇玑来了,你醒醒看看璇玑……璇玑再也不任性了……”
我无奈地暗自摇头:“看来这丫头对她师兄的感情还是蛮深的,这些天真是苦了她了。”
“那么,婵幽前辈,就请你解封吧……”我走到璇玑身旁对婵幽说道。
“嗯!”婵幽点头,手指间出现了紫色星点,口中念念有词,“梦影雾花,尽是虚空,因心想念动,方万物有生,随之~化~印~成~空……”
伴随着一道灵力的注入,封印着怀朔的寒冰开始解封,不一会儿,寒冰便升华成蒸汽。
我蹲下身,将手置于怀朔的身体之上,一股暖流袭遍了全身,心中暗想:“这怀朔的尸体果然保持着常人的体温,而且体内的能量丝毫无损,这阎王看来还是挺守信用的,改天得去谢谢他了。”
……
“咦,小天,你终于出来了,呼呼~~~”幻瞑宫外,小莹的声音响起,带着强烈的热情,“我就说嘛,小天可是很坚强的,小莹终于看到小天振作起来了……”
我转头一视,还未反应过来,小莹一把拥入了我的怀里,兴奋无比。
“霄天出来了!”菱纱的声音又响起,“我天生短命都没有什么烦恼的,这只猪居然伤心了五天,害得我们大家担心死了……”
再向幻瞑宫门口一看,紫英、天河、句芒、菱纱都已经聚齐,以微笑面对着我,就连平时面无表情的句芒也露出了笑容,我顿时心生一股前所未有的温暖。
“大家……”我热泪盈眶,不知言语。
菱纱缓缓走了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你能振作起来我们大家都替你感到高兴……哎呀,干嘛要哭不哭的样子,我们都是很好很好的朋友,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大家都会在你身边陪伴着你的!”
紫英也缓缓走了过来,对我微微一笑,则是看向了璇玑:“璇玑,人死不能复生,怀朔是为我而死,我死有余辜,对不起你……你不要这个样子,即使怀朔在黄泉之下也不会瞑目的。”
璇玑摇头,立身面对紫英,激动道:“不,紫英师叔,他说可以救活师兄的,所以他就带我到这里来的,璇玑真的好想见见师兄……”
此话一出,所有人的目光皆看向了我,菱纱面露惊异:“你说……你可以救活怀朔?”
我微笑点头,菱纱一把抓住了我,看似比璇玑还要激动百倍:“那你还等什么?快救啊!快救啊!快救啊!”
突然被一把抓住,我上气不接下气,想要说话,可是菱纱根本不间断地发问,让我有口难言。天河在一旁制住了菱纱的激动:“菱纱,不要这么激动,你这么拽着霄天,别人怎么救啊?”
菱纱恍若未觉,这才停下了野蛮,满脸通红:“对……对不起……”
紫英仍是懵懵懂懂,看着我疑惑道:“霄天,天道往复循环,生生死死,难道可以以人力所能改变?若是真能让怀朔起死回生,简直太过于匪夷所思。”
“这些你就不用操心了,你等且看好就行!”我简单地说道,“你们暂且退后……璇玑,你也是!等会我会还你一个完好无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9 2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