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仙剑奇侠传四之完美的命运-第3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答非所问,我只能点头。
婵幽继续说道:“噬灵羽族和幻瞑界只是邻近关系而已,在幻瞑界通往人界的另一端,正是通往噬灵羽族的地方,两族来往频繁,自然而然建立了非常友好的关系,羽落便是噬灵羽族的君王,而如今来到了幻瞑界便是为了见楚公子你。”
我微微一怔,婵幽继续谈起了噬灵羽族的历史:“噬灵羽族与噬灵魔族乃是两大对立的族群,由于两族族人的生存,必须依靠吞噬大量的灵力得以维持,于是两族便发生了长期性的战争,到如今,两族皆是两败俱伤。前几个月,我听说羽落好像已经为族人找到了灵力之源,而且灵力充沛,源源不断。但是后来,这所谓的‘灵力之源’一直没有出现过,噬灵羽族的族人都怀疑羽落根本没有找到灵力,直到现在,噬灵羽族仍处于生死垂危状态。作为噬灵羽族的联盟界,我们便为噬灵羽族输送紫晶石暂作补充,但紫晶石的大量排外,以及琼华派的夺取,我们也对噬灵羽族力不从心,停止了为其输送紫晶石……”
听到婵幽的一席话,我明白了许多事情:“心婉……原来自从在即墨夺走了盘古之力,一直都没有使用过,她对我的挂念的确很深很深,而我却对她如此绝情,她一定很伤心很伤心……”
……想着这些悲痛欲绝的事情,突然之间,幻瞑宫发生了震动……而玄霄的灵体随着震动出现在婵幽的面前……
第九十四章 灵魂变异
        “你,便是妖界之主?”玄霄的灵体出现在我和婵幽的面前,带着无尽的霸气。
“什么?”我盯着玄霄的灵体,满脸皆是震惊,瞪眼如豆大,“玄霄,才多久,怎么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灵力会如此强大?而且,这些灵力之中还夹杂着……”
婵幽立身,气势丝毫不让却:“婵幽不必理会登堂入室、屠戮我族的无耻之人!”
“妄动气息,便是寻死!以你自身为凭的结界遭破,灵力反噬,你必已身受巨创。”玄霄满脸的不屑,若是以玄霄现在的实力而言,当场杀死婵幽也不是不可能。
“玄霄!”我也散发出了血腥的气息,站了出来当面与玄霄对峙,“你已经走火入魔,而且还与金尊神邪体狼狈为奸,罪无可恕。本来我还打算救你一命,但是你现在这个地步,已经丧失心智,堕入深渊,已无挽回的余地!”
我之所以感到玄霄此时散发而出的强大灵力,因为此刻的玄霄,全身不断散发着除了寒气、炎气之外,还夹杂这另外一种力量,便是金尊神邪体的“暗黑之气”。当初我与邪体交手一次,这种气息我便能一眼认出。玄霄的灵魂已经变异,连我也无法看透玄霄的真正实力了。
“狼狈为奸?笑话!我怎么做是我自己的事,为了升仙,我可以不惜一切代价!金尊神邪体我不知道是谁,但确实有一位神秘黑衣人曾经许诺与我,若帮助我升仙成功,我便尽心为他效力!当日你在琼华派禁地羞辱与我,我忍到了现在!楚霄天,你现在敢不敢出来和我打一场?”走火入魔的玄霄双眼幽幽发黑,不但被羲和剑所吞噬,连暗黑之力也将玄霄给予重创,已无药可救。
“不行,现在的玄霄的实力根本不下于我,得到了邪体的帮助,玄霄的力量已毋庸置疑,在十招之内,或许我可能落败!我要冷静!”我安捺住此时的恐慌,压住心中的激动默默思忖。
“你现在速速退离幻瞑界,我必会与你一比高下!”我郑重说道,若果玄霄此时动起手来,就算是玄霄的灵体也能轻而易举地将婵幽杀死。
“我本以为妖界之主有多强大,连昔日的太清都不是其对手,现在看来,犹若蝼蚁,杀她只会脏了我的手!楚霄天,我等着你的到来!哈哈哈哈!”玄霄的灵体伴随着一阵狂笑消失在我的面前。
“楚公子……那‘金尊神邪体’到底是怎么回事?”婵幽疑惑满面,对我刚才与玄霄的对话茫然无解。
“看来你还不明白,‘金尊神邪体’是金尊神的另一面,被浊气所侵蚀而产生的强大生物,力量之强,六界之内几乎无敌……”我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玄霄已经被邪体所控制,我郑重道,“婵幽前辈,你只需在此耐心等待,我出去会会玄霄!切记,不可贸然行事!”
婵幽微微点头,我拔出了流光剑,提高速度达到极致,朝幻瞑界外的卷云台冲去。一路冲刺,幻瞑界外围已经有不少的琼华派弟子……这些人还是交给天河他们处理,我得必须赶去援助归邪。
――――卷云台――
“玄霄!”我吃惊地看着玄霄,此时的玄霄已今非昔比,一被羲和所反噬,二被暗黑之气所控制,眼中浓浓幽光,可谓是面目全非。
“哈哈!楚霄天,你终于出现了!”玄霄狂笑,以玄霄现在的力量,对我无所畏惧。
“琼华派的杂碎,我要你们今日死在我的脚下!”归邪愤怒地喝斥玄霄,已经有了单枪匹马独战玄霄的准备。
以玄霄现在的实力,归邪能保住命就算不错了,要杀玄霄,根本不可能,连我都没有把握。
玄霄冷目以对,不屑地看向归邪:“妖界的小喽?,既然你想要死,那我就成全你!我能死在我的剑下,也算你的荣幸!”
玄霄缓缓闭眼,我能感觉到,玄霄正在积聚暗黑之气到羲和剑上,若是归邪被击中,一招必杀!
骤然!玄霄睁开双眼,一股浓浓的暗黑之气弥漫了玄霄全身,连周围的不少琼华派弟子都被玄霄的力量震飞而去,夙瑶也是如此。以玄霄为中心,方圆十米的距离都弥漫着浓厚的血腥杀气,周围的空间都发生了震荡,空气以有形的波纹散向四面八方。
羲和一剑,暗黑之气包裹着炎气,划出了一道半月形剑气,朝归邪射去,周围的弟子都不由得趴倒在地,但是仍然从口中喷出了鲜血,这道无以抗拒的力量可想而知。
归邪脸色大变,横长枪与胸前,试图以蛮力抵挡玄霄的剑气。如此根本是杯水车薪,归邪再怎么使力都不可能挡下玄霄的一剑。
……
金光四起,另一道金色的剑气与玄霄的剑气激荡出猛烈的碰撞,爆炸声连连,四周的空气都爆裂出噼里啪啦的碎响,更有其甚,当场炸死在场的几个琼华派低级弟子。
金光消散,一矫健的人影缓缓呈现,我直立在玄霄不到五米的面前,玄霄见况,却没有任何惊讶的表情,一脸淡然。
“速度果然很快,适才一剑不过三成实力,稍作测试而已,看来我得发挥全力对付你了!”玄霄一脸阴森,那俊秀的外表隐藏着血淋淋的残忍。
我脸色大变,心中不得不将提防提高到最高点:“这玄霄得到邪体的力量,实在强大得可怕,三成的力量我还能勉强挡下来,但是下一招,我能挡住吗?真的没有想到,邪体的力量居然达到了如此骇人听闻的地步,区区一个玄霄都如此难以对付,那对战邪体,我有希望吗?”
见玄霄再欲攻击,我大声一喝,极速冲刺道璇玑的面前,说道:“紫英在妖界内部,这里太危险,你先到妖界去找紫英!”
璇玑满脸惊愕,想要说话,但被我一把搂住,安置在幻瞑界入口处。
“你说的真的吗?紫英师叔在妖界?”璇玑看着我,不可置信。
如此紧急的关头,我只能稍微点头,璇玑会意:“好,我马上去紫英师叔!”说完便激动地朝幻瞑界入口跑去。
“不知道璇玑亲眼见到怀朔的死,会是什么表情?”我心中无奈,“先让璇玑这丫头受点打击,让她明白怀朔在自己心中的定位,等这丫头真正懂得珍惜时,我再救活怀朔也不迟!”
“归邪,你速速赶回妖界,你根本不是玄霄的对手,这里交与我便可!”此时的我危险感极重,说不定玄霄一个念头就能杀了归邪。
“为了幻瞑界,即使死,我也要战斗到底!”归邪执拗道。
“难道你还不明白吗?幻瞑界如今的情况已经不堪一击,玄霄可能在一个念头的时间杀了你,你在这里只能碍于我,若让我分心,我们俩都会死在这里!”我恼怒异常,眼中泛起了血红色的光芒。
归邪看了看玄霄,咬牙切齿,心中恨不得将玄霄千刀万剐,但也见我如此愤怒,便也明白事情的严重性,微微点头,朝幻瞑界内冲去。
现在心无挂碍,我可以大杀一通了。
眼中的红芒前所未有的明亮,几乎连琼华派的上空都被染成了红色。现在从另一份血统内激发而出的力量,让我心志前所未有的迷乱,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杀人!
此时的一切都异常压抑,琼华派的弟子都不由得持剑防御。两大高手的对决,对于一些琼华派弟子,想要出手攻击那等于自寻死路,由此不得不戒心防御,能保住一条小命也算不错了。
夙瑶也感到了一阵压抑,微微退后,躲在玄霄的背后,脸色发白。
“玄霄,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癫狂的我完全不受控制,五官几乎皱在了一团,怒目对视玄霄。
而玄霄的眼中也充斥着暗黑之气,虽然不算强盛,但我也感觉到了这暗黑之气的恐怖,若不小心应战,估计连我也会化为飞灰而烟消云散。
第九十五章 生死之斗,决然之死
        “既然你如此,那今天我们就来一场公公正正的决斗,我要让你输得心服口服,让你真正尝试到暗黑之气的威力!”玄霄的身体开始幽幽发黑,包裹着玄霄的寒气与炎气渐渐淡化,取而代之的却是另一种令我无法捉摸透彻的暗黑之气。
站在玄霄身后的夙瑶脸色发白,与玄霄近身而站,只要有点修为的人都能感到一阵恐惧,夙瑶轻言道:“玄霄,我带领其余弟子先行退后……”
玄霄冷语道:“不想死的话就滚快点!”
夙瑶全身颤抖,转过身去令道:“琼华派所有弟子听令,立即御剑退后百米之外,死了可怨不得别人!”
所有琼华派弟子当即应令,面露恐惧无奈地朝远处御剑而去,夙瑶紧随其后。
……
全身的力量已经准备就绪,此时的我,全身热气腾腾,力量发挥到前所未有的极致,我努力控制着我的思想:“一定要小心,这股力量,实在太可怕了!”
“小莹,你速速回到幻瞑界,我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快点!”我怒喝身旁的小莹,身体的行动几乎不受自己的约束。
“不,小莹要陪着主人……”小莹执拗道,全身金光四溢,形成一道金色的护体,将自己罩在其中,“小莹自有办法,这样就不会伤到小莹了,呼~~~”
我无奈点头,随着血液里猛然一道力量的窜入,血液里的气息开始杂乱,而我自己手持流光剑以极致的速度朝玄霄冲杀过去。
“流光斩!”一声怒吼,流光剑伴随着一道恐怖的气息,此时的威力比之从前更加的大,更加的让人窒息,攻击的速度也达到了变异的状态。
“没有盘古之力,这种血统根本难以控制!”我青筋爆出,看着自己的行动已经无法用自己的大脑所控制,想要停下来根本不可能,除非玄霄能击溃我。
四周的空间都蔓延开灼灼的热炎,以我为中心点,热炎四散开来,范围达到了百米之外,甚至有几个站得较近的琼华派弟子当场燃烧化为尘粒。
反应得快的弟子都手足无措地朝更远处御剑飞去,夙瑶则是用自己的内息抵挡,但不免会受到重创。气势越来越惊人,夙瑶大汗淋漓,疲惫地一边防御,一边朝远处飞去。
一时间惨叫连连,尘埃四起,漂浮在空中稍微大一点的石子,也化为了尘埃。
“力量果然强大,若是以前的我,早已魂飞魄散,不过现在,你绝不是我的对手!”玄霄目光凌厉,黑气愈来愈浓,连散发着烈焰的羲和剑也被笼罩上了一层暗黑之气。
流光剑凌空而下,威力强盛,速度极限,朝玄霄当头劈下!
玄霄不动声色,侧身以对,横羲和剑于流光斩劈下的位置,仅仅一刹那,完全地挡住了我的攻击,顿时我脸色大变,红芒愈加深邃。
“什么?怎么可能?”我收回了攻击,翻转身躯退离玄霄一段距离,使出了另一招“瞬灭破”,瞬灭破乃是我的终极绝招,集金尊神心诀之大成,这一剑下去,足以毁灭整个琼华派。
但是更意想不到的事发生在我的眼前。玄霄将羲和剑换在另外一只手,玄霄并没有以剑作为防御,而是原先持剑的手凝聚出一道更为浓厚的暗黑之气,暗黑之气逐渐形成一个黑色的小球,黑色小球周围数十米的范围都受到了限制,连我的速度都大大降了下来,一时间手臂无力。
但是瞬灭破依旧朝玄霄劈了下去,由于限制,威力减小了十倍不止,当真正攻击到玄霄的时候,玄霄随意掷出黑球,与我的攻击来了一次硬碰硬。
黑色消散,我被黑球的反弹震飞而去,捂住胸口单跪在地上。
再看看此时的战斗环境,所有的花草树木都化为了一片狼藉,惨不忍睹,连琼华派的一片蔚蓝的天空,都染成了一片黑色……
……
“好了,该我出手了!”玄霄缓步朝我走来,面无表情,只是身上的那一道气息,让我越来越感到压抑。
我满脸的不可置信,原本的眼中的红芒被玄霄这么一击,消褪去了大半,体内的力量也被压制了回去。
玄霄渐行渐近,衣裳随风飘扬,黑发飘然,带着无穷的霸气,连死神都会畏惧三分。
我陡然起身,速退一段距离,嘴角的血丝肆意地流下,即使有一丝力量,我绝不会就这么认输,就算死,我也要竭尽全力而战死。
“无知!”玄霄淡然,羲和剑在玄霄的手中轻轻一划,剑气纵横百米宽的范围,空间都发生了极大的扭曲,剑气过处,呼啸声连连。
从头到尾,我都没有丝毫藏拙,现在的体力已经大减。如此强盛的剑气,似乎比对付归邪的那一招都强盛了不知多少倍,再加上重伤的我,只能竭力防御。
“小莹!”我声嘶力竭地叫道,剑气还未到达,小莹已经扛不住了这一道剑气,被震飞开去,躺在了幻瞑界入口处,当即昏迷。
一个分心,剑气已经出现在我的眼前,流光剑抵挡,但依旧是以卵击石的效果,流光剑震荡,脱手而出,击飞到另一边。但剑气依旧未因此削弱多少,剩余的剑气完完全全击在了我的身上,撕心裂肺的疼痛,鲜血洒满了整片天空,我无力的躺在了地上……
“太弱!”玄霄淡然道,“今天就取了你的命!”
我无力地睁开双眼盯着玄霄,玄霄一步一步朝我走了过来,那沉重的脚步声变成了死亡的宣判,我只能无能为力地等着宣判的结束。
突然!脚步声戛然而止,玄霄高举羲和剑,一道剑气又一次向我划了过来……
“梦璃、心婉,对不起……”我闭上了双眼,临死前想着梦璃与心婉的笑容,这似乎是死前最后的神思。
……
骤然!又一道红光照映了玄霄的剑气,红光与剑气相衬,在交接点,一个熟悉的身影印入了我的眼帘,我顿时吃惊万分。
……
“心婉!”我盯着心婉的背影,焦急至极,“你快走,你挡不住玄霄的!”
心婉似乎没有听到我的说话,不断地输出自己的灵力竭力抵挡玄霄的剑气……待剑气消散时,心婉猝然倒在了地上,一脸苍白。
“心婉,你……”我勉强地站立起身,身形摇摇晃晃,走到心婉飞跟前,轻扶心婉,激动不已,“你为什么这么傻?连我打不过此时的玄霄,你为什么还要来送死?”
还未等心婉说话,又一道剑气朝我凌空而来……
只感到手中一空,心婉的身体离开了我的手心,待我反应过来时,心婉的张开双手,娇弱的身躯挡在了我的前面,硬生生地承受住了这一道剑气,朦胧之中,我看到了心婉的脸上有着一丝甘心的满足……
剑气消散,心婉颓然倒下,我的脸色已是苍白至极,嘴唇发抖,双眼朦胧,茫然地接住倒下的心婉,那一刻,我感觉到了死神的气息,心婉的身体突然变得那么冰凉……
“不自量力,受我一剑,必定魂飞魄散!”玄霄收回了羲和剑,不再攻击,淡然道,“楚霄天,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幸运,还有人肯为你牺牲!这位姑娘硬生生挨了我两剑,死是毋庸置疑,而且还会遭受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今天就不杀你了,我玄霄懂得适可而止,她换回了你一条命,你好自为之!”
“……魂……飞……魄……散……”我全身发颤,低喃着玄霄的话,望着死前还带着一丝欣慰的心婉,或痛苦,或不可置信,只是呆呆地看着,无语而言。
第九十六章 情为何物?生死相许
       那一抹淡淡的微笑牵绕在心婉的嘴角,苍白的脸颊已是风尘仆仆,幽香的黑发随着阵阵微风,凌乱地飘荡在沉郁的空气之中。貌若天仙的面容变得万般无奈,冥冥之中,有过被岁月洗刷过的沧桑。微闭的双眼如月下秋水一般淡雅动人,依依不舍地注视着我,似乎这是心婉最大的满足。
“别这个样子,看起来好像个老头子……”心婉的语气微弱无力,强逼最后一口气与我说话。
我迷茫了,深深地看着这一幕,那动人的面容,在我的眼前是那般静谧:“不……不会这样,心婉,不要……不要离开我……”
“能……能为你……死,我……我已心满意足,即……即使你永远不能原谅我……”心婉的语气渐渐淡弱,身体开始渐渐消失,白色的星点从脚到头开始飘散。
“对不起,是我不对,在幻瞑界的时候我不该那么和你说话,对不起……对不起……”我一把搂住了心婉,然而这躯体变得愈来愈透明。
“自从我回到族里,每天只想做一件事,你知道吗?”心婉的素手抚摸着我的面容,那只手此时是那么的冰冷,那么的彻骨。
眼泪开始顺着脸颊流下,我控制住自己的抽泣,连连摇头。
心婉淡淡一笑:“我每天只想睡觉,因为每当我睡觉的时候总会梦见你和我在一起的场面,那温馨的场面是那么的近,可是我却触摸不到,只能远远地看着、看着,直到我醒来,直到一切都没有了……”
“不要这么说,我现在在你身边了,你可以摸到我了,你看……你看……”我紧紧握住了心婉的手,抑制不住心里的激动,将心婉抱得愈加紧蹙。
“嗯,我摸到了你,现在的你只属于我……那个永远潇洒的霄天现在只属于我……”心婉的脸上带着幸福的笑容,“千万不要折磨自己,对梦璃好一点……忘了我吧……”
“不!我忘不了你,我忘不了你!”我的心在抽搐,一滴一滴的泪水缓缓滴落,滴在心婉微笑的面容上……
“我好怀念我们大家一起行走江湖的日子,调皮可爱的菱纱、优雅娴熟的梦璃、超然洒脱的紫英,还有一点傻乎乎的天河,我真的好舍不得你们……”冰冷动人的眼里闪烁出一道泪光,心婉的笑容淡然下去,“我还记得在淮南王陵一起战斗,陈州的那一段不太完美的回忆,一起到即墨寻找三寒器,一起看花灯,一起许愿……”
“不要说了,我一定要救活你,一定要……”心婉的躯体变成了无数的星点,随着微风飘然而去,就像浩瀚无边的星辰,印染了整片天空。
“我注定……魂飞魄散……即使再怎么努力,也是无济于事……”心婉的语气愈加微弱,我紧紧靠在心婉的嘴边,倾听着心婉的低喃,“只要你能好好活着,我就很满足了,魂飞魄散也没有遗憾。答应我,一定要好好活下去,一定要展现出你最乐观的一面,泰然处事,不要去找玄霄打了,你打不过他的……”
我哀声抽泣,无语凝噎。
“遇上了你,我才明白……什么叫在意一个人、忧心一个人,还有……喜欢一个人……”心婉的双眼缓缓闭上,眯成一线的眼缝之中,充斥着苦涩的泪水,“我不敢奢望你会原谅,但我一定要对你说……对不起……”
“不……没有对不起,是我对不起你,是我的错,不要离开我……”眼泪如雨水般簌簌而下,一滴一滴洒在了心婉苍白无力的脸上,嘴唇发紫,微微触动,似乎有口难言。
勉强逼出了一丝笑容,心婉淡淡道:“一个大男人干嘛像个小孩子一样?不要哭了,多难看……有生必有死,这只是我的宿命而已……这‘情’字的魔力果然强大,我已经深陷其中无法自拔了,若是谈到舍不得,那就只有你了……”
我停止了抽泣声,将自己的脸紧紧贴在心婉的脸上,但冰凉的泪水还是浸透而来:“我们一定还有机会一起跋山涉水,一起看即墨的花灯,一起许下心中的愿望,一定还有这么一天……”
“即墨的花灯……霄天,你知道那天我许下的愿望是什么吗?”心婉依旧无力地说道。
我紧贴在心婉脸,连连摇头:“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我只要你好好在我的面前,好好地活下去……”
心婉不理会我的话,淡笑着继续说道:“我的愿望就是……希望你永远快乐……我最喜欢看你笑了,笑一个给我看看好吗?”
紧贴心婉的脸渐渐脱离,我悲痛地望着心婉,使劲全力微微一笑,但是这微笑之下,隐藏着无尽的苦涩,那种味道,多么的让人窒息、让人疼痛……
心婉一笑,双眼完全合拢,垂下了头,没有气息……这一刻,只有那静谧的微笑深深烙印在我的脑海,我始终无法相信,躺在我手里的心婉此时是那么的遥远……
微风愈来愈寒凉,夹杂这生死离别之痛,弥漫在这一片空间。心婉的身体化为了白色星点,飘洒满天,直到死前的那一抹淡然的笑容完全消失……
……
“不!”我仰天长啸,眼中带着满腹的不甘,原本虚弱的身体此时带着无穷的霸气,气息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9 2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