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仙剑奇侠传四之完美的命运-第3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韩家村?据小王所知,韩家村为盗墓世家,惊动死者,以致于……”阎王开始废话,说到一半我实在忍不住了,怒形于色,猛然打断。
“阎王,你再多说一句废话,小心我让你脑袋开花!”我愤恨的目光直盯阎王,阎王当即住了口,毕竟刚才的苦头阎王不想再尝试了。
阎王看着我,脸色一变,再看看金尊神,恭维道:“小王这就去办。”
“崔判官,给本王把韩家村所有人的寿命一律恢复正常,另外,韩家村所有人都不必再受苦役之罪。”阎王转向崔判官,厉声道。
本来已经痴呆的崔判官,在金尊神到来之后一直都没有说话,看到阎王都如此恭维的大人物,自然想到这是上司的上司,只能呆呆地看着。突然受到阎王的命令,当即从惊愕从苏醒过来,手忙家乱地跑到了办公桌前。
“等等!”我举手高声叫道,“我还有个要求!”
“要求?”阎王脸色变了,看了看金尊神,想明白金尊神的态度,金尊神只是微微一笑,也就是说明这个要求阎王必须得答应,阎王茫然看向我,“什么要求?”
“另外特殊的,韩家村韩菱纱的寿命改成与云天河同寿,而且青春永驻。若云天河的魂魄你们鬼卒无法勾取,韩菱纱也必须活在人界。”我自然考虑到这一点,烛龙将“神龙之息”给了天河,即使天河的寿命殆尽,鬼卒索魂时也勾不到天河的魂魄。我提这个要求意思很明白,即使天河的寿命已尽,魂魄无法勾取,菱纱也必须活在人界。
“这没问题,小王自当应允。”以为是什么滔天大事,听我一说也不过是小事一桩,阎王默然吁了口气。
“还有一件小事,阎王可否帮忙?”我又一次厚脸皮地提出了要求。
阎王的脸色骤然大变,已经提出了一个要求这次又是一个,一个接一个,阎王的恼怒之色在脸上也微微地表现了出来。
“阎王,你大可放心,只是相对于修改生死簿而微不足道的事情,不必用那种脸色看着我!”我看出了此时阎王内心的翻江倒海,为了平和阎王激动万分的心理状态,微笑地说道。
阎王的脸色渐渐好转:“不知何事?”
“关于琼华派弟子怀朔,你先叫崔判官查一下他的寿命期限。”我看向崔判官斜视阎王说道。
崔判官心急手快,生怕得罪了我,连忙翻查起来,不久便有了答案:“大人,琼华派弟子怀朔的大寿将至,微臣已经安排了鬼卒勾取怀朔的魂魄。”
“那好,你们的鬼卒可以不必去勾取他的魂魄了,只要怀朔的魂魄不离开肉体,我还是有能力让他起死回生,毕竟怀朔尚且年轻,我想阎王可不会让他这么早死去吧?”我对着阎王微笑着淡然说道。
“是是是,小兄弟说得有理……”阎王恭维地回答,随即把头调向了崔判官,“取消对琼华派弟子怀朔的索魂,任何鬼卒不得违抗!”
我满意地点了点头,喜笑颜开地看向金尊神:“师父,你这次来找我肯定有事吧?正好,徒儿找你也有事情。”
金尊神满面微笑,点了点头,随着袖口一挥,一道金光挥洒而来,包围了我和小莹,同时身体在原地闪闪消失,之后我们便来到了鬼界冥河河畔。
“天儿,想必你已经从烛龙那里听说了我的事情,为父要郑重地告诉你一些事……”父子在一起,也不必当着别人的面强调彼此是“师徒”关系,而是以“父子”关系亲切地相称。
说到这里,金尊神微笑的面容变得严肃起来,我也感到了事情的重要性。
第八十六章 嘱咐
       “天儿,听好!为父此时所说关系到六界之安危,不容小觑。为父之所以能够脱离邪体的控制出现在这里,并不是你所想象的那么简单,为父可是费了很大的力才脱离邪体的控制,然而这只是暂时性的,邪体随时可以侵占为父的身体,所以为父必须要尽快将事情一五一十地交代于你。”金尊神严肃地说道,我也认真了起来。
“父亲,你能告诉我在你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吗?虽然听小莹说了大概,但我还是很迷茫,那个邪体到底有多强?他有什么企图?”我揪住了内心的澎湃,明眸晶莹闪烁。
冥河广袤无垠,河面微风阵阵,天空显得阴霾暗沉,在这冥河的河畔,心中不禁产生了幽浓的伤怀,加上冥河河水激起的一道道波浪,让这分景色更加萧条。微风的吹拂,更让金尊神的面容之中平添了几分沧桑。
“天儿,三千年前的故事想必你也听说了吧?不论是在蜀山还是烛龙那里,你也了解了一个大概,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努力地修炼,加上盘古之力以及流光剑的灵力,战胜邪体!”金尊神眼中放光,说话铿锵坚定。
我不禁内心一悚,一个哆嗦,颤颤道:“父亲,既然邪体和金体拥有共同的一个身体,你让我杀了邪体那你也不就……”说到这里,我的话语有些哽咽了,不敢相信以后会发生什么,难道我要再一次失去父亲?
“天儿,为父能了解此事你的心情,为父身为金尊神,义务就是保护六界之安全,使六界处于平衡的运动状态之中。如今为父却无能为力,只能由邪体所控制……所以,为父想到了一个甚为完美的办法,能操控流光剑的人不但要心性坚定,而且需要一颗无所畏惧的心,这样流光剑才会认其为主,并且唯有这个人能控制流光剑。于是为父想到了你,这才叫烛龙将你带到这个世界……”金尊神充满爱怜地看着我,让自己的儿子背负如此艰巨重大的任务,毕竟有些不舍。
“父亲……”看着金尊神眼中微微闪动的泪光,我感到一阵暖流袭身,同时暖流之中夹杂着莫名其妙的寒意。
“天儿,为父能不能活着是一回事,此时最重要的是六界的安危,若为父坐视不管,六界必遭灭顶之灾!”金尊神目光坚定,有了以身作则的准备。
我的眼泪顺着脸颊缓缓滴落,泪痕在脸颊上无情地划过,声音有些萧瑟:“那……我该怎么做才能战胜邪体?孩儿实在不才,盘古之力已被人夺去……”
金尊神露出了久违的微笑:“天儿,为父已经知道了这件事,不必懊恼,盘古之力蕴含强大的灵力,取之不竭,用之不尽。那位叫‘羽落’的姑娘也是一位情深意重之人,你和她的事情为父也略知一二,她还会回来找你的……”
“父亲?”我不可置信地看着金尊神,“你怎么知道我的事?那你知道妖族梦貘这一族吗?”
“天儿,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你可要为自己想清楚了,梦貘族的那位柳姑娘和噬灵羽族的羽落姑娘是对你的考验,以你现在的能力虽然可以逆天而行,但是却不足以改变某些事实。你拥有坚定的信念,这个信念自然会为你开辟道路……”金尊神千叮万嘱地说道,似乎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父亲,到底是什么意思?什么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你告诉我啊!到底是什么考验?”此时的我已是激动万分,一想到梦璃和心婉,心中就有着一种莫名的冲动。
“天儿,事实并非残酷,你要知道,勇往直前是你现在唯一的选择,不管以后遭受多么沉重的打击,只要你拥有那份信念,事实就会在你的掌控之中!”金尊神语重心长,到底还是没有说出是怎样的考验,“你现在不必牵挂太多,你只要记住为父的话,一旦违背,必将万劫不复!”
充满泪盈的目光闪烁得更加汹涌,我抿着下唇,微微点了点头,随后坚定地说道:“父亲,现在你快告诉我我到底该怎么做?”
金尊神满意地点了点头:“为父的那两块玉可在你身上?”
“两块玉?……哦!”我从胸口处拿出了当时在凌乱不堪的小木屋里和邪体身上掉落的两块玉,问道,“就是这两块玉吧?”
此时的这对玉闪闪发光,幽幽的青色光芒愈来愈闪亮,两块玉就这么飘到了金尊神的面前,仿佛找到了自己的主人一般。
“天儿,为父当初知道邪体已将侵占身体,于是灌输自己的灵力于这两块玉上。据为父当时的估计,邪体必定会找到蜀山报当年的重伤之仇,所以准备将这两块玉送与蜀山以此抵抗邪体的侵犯。不料,正当为父即将赶往蜀山之时,邪体的力量骤然弥漫了为父的金体,结果意志的对抗不如邪体,导致两块玉并没有及时送往蜀山,一块玉掉落在当时的小木屋内,而另一块则是带在了邪体的身上,之后发生的事你都知道……”金尊神解释道,“为父之所以现在出现在这里,是因为借助了蜀山地脉入口处‘盘古之心’内的‘赤神残夕剑’的力量才暂时压制住邪体而恢复了金体的面貌,所以为父交代与你的事情就是进入‘盘古之心’,获得‘赤神残夕剑’,利用双剑的力量,赋予‘盘古之力’,足以击败邪体!”
“‘赤神残夕剑’?”我低头垂目,若有所思,“那是把什么剑?”
“‘赤神残夕剑’乃是与‘金佛流光剑’互为鸳鸯对剑的神剑,是当初盘古大神所遗留下来的至宝,其力量强大,足以毁灭六界……”金尊神加强了语气,“能够操控‘赤神残夕剑’的人必须拥有一颗赤子之心,不为世界所污染的一颗纯洁至极的心灵之人才配拥有。”
“纯洁至极的赤子之心?”恍惚之中,在我的脑海中出现了一个身影,“对了,若是天河的话,或许他能够驾驭这柄剑!”
兴奋总是一瞬间的事情,然而我又想到了许多不可能的外在因素:“天河和菱纱经历的事情太多太多了,本来打倒邪体是我的任务,我凭什么给予天河这么大的压力呢?自己爹娘和玄霄之间的前尘旧事就已经让天河很头疼,若是再加上这么大的压力,天河承受得住吗?况且我忍心让天河和菱纱再受苦吗?”
“天儿,‘赤神残夕剑’和‘金佛流光剑’乃是两把互为两极的双剑。‘金佛流光剑’能激发出大量的灵力,在这个世上可谓无坚不摧,但是‘赤神残夕剑’则是与‘金佛流光剑’有着相反作用的神剑,它可以吸纳世上所有强大的灵力,化为己用。若是两柄神剑相互对抗,最终两柄神剑则是以平等的力量化为乌有!”金尊神继续解释,“在你的心中或许已有人选,若那位小兄弟愿意承担此任务甚好,若他不愿意,也无须勉强。”
我没有说话,只是微微地点了点头,表示赞同父亲的话,但我自己的心中却没有底,到底该不该把天河拉扯进来?
“为父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金尊神郑重说道,“你体内的另一份血统,目前对于你来说还是有很多好处的……”
“好处?”我心中不觉一沉,当初激发了体内的另一份血统,那暴虐成性的模样我可是犹存于心,想一想就感到后怕。
“不错,你体内的浊气并不是很浓,这都是因为遗传的关系,越往后代浊气就会减小。现在的你并不会导致像为父这样一体二魂的地步,若是能好好利用盘古之力,再加上你坚强不羁的心性,这份血统或许能够为你所控制,到时候的修为就会成倍地提升。”金尊神看着我的眼神,语气如海浪一样澎湃,对我充满了信心。
深沉谷底的心悸仿佛受到上帝的恩赐,一把将我从绝望中拉了回来,若是真正能够控制这一份血统,那我岂不是在六界之中以无敌的形式存在?
“父亲,我明白了,从今以后我会按照你的意思一步一个脚印,我决不会辜负你的期望!”我虽然表面装作坚强镇定、成竹在胸,对着父亲也是作出不屈不挠的精神,可是在我的心里却始终是一片空白。一想到一旦杀死邪体,金体也会随之消散,那我又将会体验到失去亲人的痛苦,如此百感交集,我能安心吗?
“天儿,为父所言已尽然,你那几位朋友也快到这里来了,为父可能坚持不了多久,邪体已经蠢蠢欲动,记住为父交代于你的事情!拥有坚定的信念才能掌控事实!”金尊神特别强调了最后一句话,金光挥舞,盈盈而绕,闪烁万分,最终金尊神消失在我的眼前。
“主人……有小莹在呢,无论如何小莹也不会让主人受到伤害的,呼呼~~~”小莹看着我此时愁眉苦脸的表情,安慰道。
我点了点头,好不容易挤出了一丝笑容:“谢谢你,小莹!”
小莹扇动着金色琉璃的翅膀,金色星点愈来愈缤纷夺目,微微笑了起来,那稚嫩的貌若天仙的双颊微微浮现了一丝红晕,明澈的目光有着情窦初开少女的腼腆,不久后便一消而逝……
第八十七章 冥河重逢,最后心愿
       “那边!真的有船哎!”菱纱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咦?那不是霄天吗?怎么会在这里?”
“真的是他啊……”天河摸了摸头有点不可置信,“他不是办事去了吗?怎么比我们还先到这里?”
不知何时,韩北旷的船已经开到我身边的河畔,我竟然没有察觉,但也不怎么惊讶,毕竟鬼办事都是来无影去无踪,我催促道:“你们可算来了……不必用那种眼神看着我,现在我们还是上船回人界再说吧!”
我独自坐在船头,凝目于冥河,几多沧桑萦绕心间,这里更多的是一阴森、恐怖,甚至还有无可奈克的揪心之痛……很久没有看到如此萧条的景色,我不觉微微叹了一口气。
韩北旷,神秘的鬼界赎罪人,韩菱纱的伯父,生前受菱纱父母之托,照顾菱纱,如对自己亲生女儿一样,照顾得无微不至。
“紫英……”我看着紫英满面忧愁之伤,眉目间的凝重了一块,显得烦恼万千。
“想不到……我竟与一个妖相处了这么久,而且毫无所觉……”紫英摇了摇头,与云天青之间的对话已经让紫英于琼华派的观念改变了许多,如今心中的信念已经开始动摇。
“紫英,我之前已经对了说过了……”我加重了语气,严肃道,“人与妖皆是此界的生灵,亦有善恶之分。若是执着于‘妖必诛之’的观念,这个世界或许就是一片水深火热。妖亦有生存的权利,与人一样,皆是平等地存在,并不见得人比妖尊贵许多……若是再我们人的眼中妖都是穷凶极恶之辈,那么人在妖的眼中亦是自私无情之徒,何必还计较妖与人之间的区别而将妖和人分得清清楚楚?想必云天青前辈也对你说过这些吧?”
“云前辈……”紫英疑惑不解地看着我,“你为何知道?”
“别用那眼神看我,我才没那么无聊跟踪你们!”我连忙摇头反驳道,“我是去办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这件事对于你们来说会是一个莫大的惊喜,不过……现在不可说。”
我故意卖关子招来了菱纱的一阵好奇,好奇心极重的菱纱三五两下跑到了我的跟前:“你说什么惊喜?莫非跟我们有关?”
“嗯!”我微微点了点头。
菱纱似乎也不在意,并没有继续纠缠下去。在转轮镜台并没有见到自己的亲人,这对于菱纱来说的确是一阵彻心之痛,走到船头,静静地看着冥河远处……那淡淡的伤怀在菱纱的明眸里隐隐绰现,过去开朗活泼的菱纱在此时却变得惆怅万分,让人一阵心疼。
一阵沉默,此时很是静谧,我微笑着说道:“菱纱,不必难过,你一定会见到你的亲人的,不妨你去问问这个划船人,他往返于阴阳之间,应该了解一些。”
我这么说只是牵了线而已,见菱纱此时伤感的悲痛,我也实在不忍心。
菱纱的嘴角微微挤出了一丝笑容,走向了韩北旷,嘴角微微抽动,想要说话,可是却欲言又止,呆呆地看着韩北旷,眼里已经湿润了起来:“你……把头抬起来,让我看一看好吗?”
……
我静静地坐在船边,出神地望着这片冥河,纠结于心的烦恼和忧愁在脑海中闪闪而先,每想到父亲,就是心如刀绞般的疼痛。
还有一个问题对我来说相当的棘手:“到底该不该拉扯进来,让天河得到‘赤神残夕剑’与我共同对付金尊神邪体?”
“哎……”我暗自叹气,“还是不要想了,先把琼华派的事了了再说吧……”
……
“丫头,别总那样辛苦,多为自己想想吧……”韩北旷的声音把我从沉思中唤醒,“你出落得这么漂亮,记得找个好相公嫁了!我看你身后三个都不错啊!哈哈!”
“伯父!”眼角的泪痕还未拭去,菱纱羞怒起来。
“快到酆都了,我们准备去封神陵吧……”见河岸愈来愈近,我开口说道。
“封神陵?”菱纱看着我百思不得其解,似乎我能猜中自己的心意一般,“你……怎、怎么知道我……”
我举手叫停,一脸深沉,双眼凝重道:“停,别问我!你想要做什么事,我永远站在你这边,记住,无论如何,你都离不开我们!”
“你……”虽然菱纱不明白我话中的之意,但是看着我殷殷的眼眸,再想想我说的话,不觉内心一阵莫名的感动,微微点了点头。
随着菱纱、紫英、天河上岸后,我便多逗留了一会,转身对韩北旷说:“韩叔,你回去吧,从现在起,你们韩家村绝不会受短命之苦了……因为,我已经在阎王那里为你们韩家村修改了生死簿!”
陡然之间,韩北旷的草帽便一翻在地,我清楚地看到韩北旷的双眼那不可置信的眼神,身体微微颤动,一时间接受不了我的话,随后一笑道:“小兄弟,何出此言?”
我微微一笑,干脆道:“不必问我,须韩叔回到鬼界便一切明了……”
我转过身躯,朝岸上走去,迈出几步便听到韩北旷的声音:“小兄弟可否留下姓名?”
“楚霄天!”我回答道,离韩北旷渐渐远去……在韩北旷心中,或许我已经留下了一团神秘。
――――酆都――
“菱纱,你真的要去那里?我决不允许!”天河焦躁的声音传入耳帘。
紫英也一心阻止:“菱纱,攸关你的生死,再入陵墓,你的阳寿必会大减,此事我反对……”
菱纱怒气冲冲反驳道,根本不听两人的劝言:“哪有这么严重……就去一次!以前那么多年都这样过了,还在乎这一次吗?”
“菱纱,我陪你去!”如黑夜里的一缕阳光,我的话将菱纱阴沉的心照得透亮。
暖意流遍全身,菱纱一阵感动,终于有人站在自己这一边:“霄天,谢谢你这么支持我……不论如何,我都必须去,完成我最后一个心愿……”
我微微一笑,见天河与紫英欲再言,我迅速开口阻止道:“你们大可放心,既然我答应陪菱纱前去当然也不会使菱纱的阳寿折减。相信我,我有秘法保护菱纱!”
天河与紫英相视一眼,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紫英勉强点了点头:“如果此行有任何损阴德之事,我会立刻阻止你!”
“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天河无奈地低下头喃喃自语。
――――封神陵外围――
“菱纱,我还是得告诉你,不管怎样,你回去之后都必须告诉你们的族人叫他们不要再去惊扰死者了,知道了吗?”我郑重地说道。
菱纱盯着我,眉头一皱,释然道:“嗯,我会的……”
“此地气氛异常肃穆,又悬浮于空中,似乎不可能是寻常墓穴……”紫英凝望封神陵,眉头紧锁,显得很是不安。
天河也随声附和:“是啊,我有点紧张,这地方……很特别……”
“你们无须担心,这里一切的事都在我的掌控之间,我们绝不会有任何危险……”见二人忐忑不安的模样,我解忧道。
“嗯,但愿如此。”紫英点了点头,继续向封神陵内走去。
……
走了如此之久,只不过见识到封神陵的冰山一角而已。封神陵很大,里面到底有着何物我也并非清楚,此行的目的只是为了“后羿射日弓”,拿到它对于我来说简单得多。不就是一个句芒嘛,三下就能搞定,看他在我剑下还敢不敢嚣张自若。
“句芒嘛……开胃小菜!”我眼中闪过一丝凌厉,心里有了打算,“我要逆天行事,谁也无法阻拦我……区区句芒,看你能奈我何?”
第八十八章 心生感叹,句芒惊现
        封神陵蜿蜒曲折,绵延无垠,内部构造奇特,颇有神仙的气息。在原知的剧情里,这里的迷宫并不复杂,但是亲临于此,感同身受。一列一列充满精致图案的墙体,让人心感肃然。一路悠悠闲逛,终于来到了封神宫,也就是“后羿射日弓”的所在之地。
――――封神陵封神宫――
随着最后一道机关的开启,封神陵四周开始隆隆作响,地面晃动不定,幸得众人保持平衡的能力还不错,这才安然无恙。同时,封神宫正中处的石台之上,一把神弓徐徐上升,幽光夺目,暗红璀璨,给人以凌厉超脱的感觉。
紫英此时也看傻了眼,望着这把神器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感叹,但自己却是望尘莫及。
后羿射日弓,暗红色的材质,弓弦劲度极高,躬身结构复杂,但握在手中却是感觉凌厉充沛,摧毁力极大。当年后羿正是利用此弓创造了一段奇迹,如今能真正见到这把神器,已是大饱眼福。
“不知道这把神弓和我的‘金佛流光剑’一比会有什么样的差距?”我心中揣摩着看着这把弓,心生感叹之情。
“嘻嘻,果然找到了!”菱纱看着心想许久的神器,也是自己将要送给天河的最后礼物,眼中一亮,兴奋地欢呼起来。
“这是?……”紫英和天河同时看着这把弓出声道。
“后羿射日弓,神器!”我轻描淡写,简单的一句话,也足以让紫英震惊起来。
“后羿射日弓……难道是后羿神的配身武器?”紫英一脸的茫然,自己竟然也能见到如此神器,心中澎湃不已。
“怎么样?这把弓很漂亮吧?就算静静地在那里,都能感觉到一股好强的灵力!应该就是我曾祖父提过的神弓了!”菱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9 2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