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仙剑奇侠传四之完美的命运-第3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秦岚立刻搀住了老婆婆,一步一停地向我走了过来:“娘,这位是我刚不久认识的朋友楚霄天,他此行的目的是到苗疆求医,中原之人难免会对南诏生疏,于是儿子将这位兄弟带来。娘,您在苗疆也是见多识广,您可知一位叫紫萱的医师?”
“伯母好。”我致以真诚的一礼。
老婆婆在秦岚的搀扶下被带到我的跟前,面色慈祥温暖:“这位小兄弟,你身边的这位小姑娘是中了妖族中烈性最强,并且能嗜人气血的焱蛊,照此看来,是刚中蛊不久才表现出来的这般性质,若是不及早救治,恐怕会精气耗尽而死。”
脸上一阵煞白,忽然话语有点激动,我立刻打探道:“伯母可有办法救救她?”
本以为遇到精蛊之人,开始时带有欣喜若狂的表情,看听到老婆婆后来的一句话,立刻从天堂坠入地狱:“我没有这个能力救她。”
“没有能力?伯母不是见多识广吗?难道连苗疆精通蛊术之人都无法救治?”不能抑制心中激动的情绪,勃然说话有点大声大气,当说出去之后就有点后悔了,低头道歉,“对不起,晚辈救人心急,言不由衷,失礼了。”
“无妨,老妪能明白你的心情。我虽无能就这位姑娘,不过有那位叫紫萱的人却又能力救助她。今天天色已晚,不妨在寒舍休息一夜,明日我叫侄子一同前往拜访。”老婆婆温声和气道。
坠入地狱的心情立刻又飞升起来,面露欣喜之色,连忙感谢:“多谢伯母关照,晚辈感激不尽,大恩大德,没齿难忘。”
“娘,我明天陪楚兄去不行吗?为什么要选择表哥?……”说到这里,秦岚脸色一变,似乎对自己娘亲大为不满。
老婆婆连忙摇头,神情很平静,可话中充满了斥责:“不行!你整日游手好闲,不务正业,二十多年以后仍是碌碌无为,你叫娘怎么放心?”
“那表哥他不一样没有半分官职,为什么总是责备我?”秦岚的话充满了委屈。
“他为什么比你好你自己心知肚明,真是恨铁不成钢。”老婆婆一手甩过,背对秦岚,朝一间屋内走去,留下秦岚在原地长声叹息。
场景尴尬之极,我好不容易挤出一句话:“呃……那个,秦兄,你的表哥是谁?”话刚落音,我突然发觉自己说错了话,本来秦岚对自己娘亲看重自己表哥的事耿耿于怀,却又提到了秦岚的伤心事,突觉一阵懊悔。
在我眼中,秦岚却不像自己娘亲那般平庸无能,而是看出了一番洒脱的气质。秦岚立刻转换了申请,面露微笑:“在下有一个表哥,乃是一代书生,十年寒窗,不久后便要去京城赴考。表哥是个孤儿,在年幼时父母便双双离世,故被娘亲抚养长大。表哥心怀大志,想要有自己的一番成就,总是为理想奋斗,恐怕这就是我娘说我不及他之处了。”
若有所悟,我微微点了点头,心中暗想:“听秦兄这么说的话,那他的这位表哥一定是一个气质非凡的人了。”
“敢问秦兄的表哥尊姓大名?”我开口问道。
秦岚相视一笑,坦然道:“顾留芳……”  
第七十三章 血统
        “顾留芳……哎!”这个熟悉至极的名字在我的脑中辗转悱恻,久久不能散去,心生感叹,“恐怕紫萱的三世情缘就要因为我的到来而开始了。”
女娲族的宿命,对爱情的执着,即使千百年的等待,也是那样不弃不离,缠绵永恒,亘古不变。紫萱对于三世恋人的执着与追求,也是心中的那颗浓郁的芳心牵动着她寻求幸福的方向,可是结果却是悲剧横生,不得不让触目伤怀之人感慨油然而生。这世间,还有几人肯为自己所爱之人做到如此地步?正所谓“女之耽兮,不可说也”,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可惜,可惜!”心中所想居然挂到了嘴边,引得秦岚疑窦丛生。
“呃……楚兄,你说可惜什么?”秦岚在我眼前挥了挥手,顿时将我从沉思中唤醒。
一时解释不出个所以然来,拐弯抹角绕开了话题:“秦兄,想必顾兄也是个至情至性,能登高而呼,放眼看向天下的罕见人才,我想明日有他的相伴,我会省不少功夫……呃……秦兄,若没有事的话你先去休息吧,我要为梦璃调节内息了。”
秦岚拱手一礼,那洒脱的气质让人入木三分:“那么楚兄好好休息,在下还有事要做,恕不奉陪。”
我莞尔一笑,抱手成拳:“今日之事还多些秦兄相助,在下感激不尽。”
“哪里哪里,在下告辞。”秦岚双手背腰,迈着洒脱的步伐朝门而出,留我一人站在原地,心中的澎湃久久不能平息。
来到一客间,将昏迷的梦璃平坐在床上,引发自己体内之真气稳住那紊乱横窜的气脉筋血,越来越明显感觉到,这股流动的气血越来越不受我真气所控制,稳住一时,却稳不了一世,现在的情况犹如火到眉间,生或死,只是时间的问题。
“主人,你可以停下了,否则你会精尽人亡,让小莹来帮你吧,呼~~~”小莹看着我疲惫不堪的神情,于心不忍,扇动着盈盈翅膀落到了我肩上。
实在太过于疲惫,我迫于停下了手,刚一断掉真气的输送便口喘粗气,心脏滥窜横飞,沉闷至极,随时可能有吐血的征兆。
顿觉痛彻心扉,小莹的仙气循循植入我的体内,痛闷减轻了不少,微弱地抬起了头,对着眼前的小仙女莞尔一笑:“小莹,谢谢你。”
“主人,你别太强过于断送自己的真气,若是真气大量外泄,你身上的另一份血统便会暴戾恣睢,一发不可收拾,呼~~~”小莹面露担忧之色,接着又是一股清凉的仙气遁入体内。
小莹的话让我惑然不已,一种疑问产自心中:“另一份血统?暴戾恣睢?”
此时小莹正在为梦璃运气治疗,梦璃的气色也好转起来,那月下秋水的面容如同出水芙蓉,美艳绝伦,倾国倾城,这般面貌居然隐藏着数不清的忧郁和惆怅,让我叹息万分。
“对了,小莹,你说的我另一份血统,那是什么意思?”其实自己也有了怀疑,就如在炙炎洞里眼睛突然红芒大盛,一种痛不欲生的杀人欲望在我的心中抑扬顿挫,自然而然地就联想到了造成自己如此局面的应该就与小莹说的“另一份血统”有关,于是开口询问。
小莹停止了对梦璃的仙气治疗,悠然飞到我的肩上,而我一把抱住了摇摇欲坠的梦璃,轻轻扶躺在床上,走到桌前坐下:“现在可以说了吧。”
小莹点了点头,身体左右摇晃了一会,金色星点徐徐坠落,洒满了我的全身:“主人,你是不是在最近感觉有一种心魔缠身,不能约束自己的一举一动,但是头脑的意识清晰无比,却觉得整个身体不是自己在控制的感觉?呼呼~~~”
果不其然,与我猜想的完全符合,立刻点了点头:“嗯,这种感觉很奇妙,一般的情况不会发生,但是在愤怒的时候就会,上次在炎帝神农洞你应该也略有所见吧,那时候本来低微的修为由于愤怒所致如同刚挖掘的泉水一般涌涌直上,身体的爆发力在瞬间达到了极致,就连拥有盘古之力时候的我也是望尘莫及。可是感觉自己的意识却是清晰无比,一股外力在我的身体内流窜,一时间身体完全不听自己的指挥,同时涌上一股杀人的欲望。”
“这就对了,”小莹微微点头,继续道,“这种感觉是有针对性和突发性的。针对性是指一个敌人的言语或者动作的刺激导致自身怒气的爆发,从而催动那一份血统,并注入了愤怒的力量,以致血液燃烧,出现被心魔所控的感觉,虽然已是清醒,但是自己完全不受控制,由于愤怒的力量而导致杀人的欲望……呼呼~~~”
“太可怕了,”我惊声感叹,眉头紧锁,肌肤皱紧出现了一道道沟壑,“那突发性又是什么?”
小莹顿了顿声,语重心长:“这就是我让主人你不要太过于消耗真气的原因了。过于消耗真气导致自身体力的虚弱,那股血统会在没有愤怒的情况下突然压过理性,控制主人的身体,同时也会有大开杀戒的欲望……呼~~~”说道这里小莹的声音越来越弱,直到消失殆尽。
“小莹,你别这样,我听你的,以后再也不会过度匮乏真气了,”看到小莹担忧之色在脸上毫无掩饰地表现出来,我答应道,“谢谢你,这么关心我。”
“不过,主人,这也有可能对你有好处的,呼呼~~~”小莹的脸色突然转变,让我大为惊讶。
“好处?”我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难道杀人的欲望会对自己有好处?
小莹不慌不乱地解释道:“对的,缠绕在主人体内的心魔是可以控制的,若是能够控制,便能够随意使用那股力量而不会产生杀人的欲望……可是……呼~~~”
“可是什么?”在眉间一种希望勃然燃起,我连忙反问道。
“可是那股力量对于主人你来说,想要控制它,犹如镜花水月,触手而不可及……更何况连……呼~~~”小莹的声音再次低沉下来,同时那种希望在我眉间灰飞烟灭。
“不能控制?虚无缥缈?”突然有种联想自然而然地产生了,猛然转头,与小莹四目相对,“既然这样的话,那金尊神是不是也是受这份血统的控制,而导致邪体的出现?”
“我……我要说的,就是这个,呼~~~”小莹被我突然紧凑而来的连吓了一跳,说话心惊怯然。
这份血统是如此的神秘?竟然会夺人之身形,行自身所欲,没想到金尊神的邪体的产生会是如此难以置信。
“这份血统到底是什么?还有,我会不会与金尊神有同样的结果?”不知为何,我突然声色俱厉,好像是愤怒在我胸中微微点燃了火焰。
脸色不对,变得极度煞白,话语之间明显感觉到那股血统正在蔓延侵蚀自己的理性,小莹见况,翅膀随然扇动,暂时将我从火海边拉了回来。
意识是清楚的没错,刚才的愤怒我完全能感觉到,碰头猛锤,连忙道歉:“小莹,对不起,我刚才太过于激动了。”
“主人,别自责了,其实这血统金尊神都无法克制,当日金尊神将盘古之力交与你,一是为了提升主人的修为,二来则是压制主人那份血统的穷杀欲望。可惜金尊神,那份血统已经到达了后天极致,即使拥有盘古之力也无法控制,越往后来,那份血统渐渐侵占了金尊神的身体,取而代之金尊神的金体,并完全由邪体所控制……”小莹的话中略带惋惜之意,那点点的忧愁也正是我的烦恼,“这种血统非比寻常,乃是盘古开天劈地后,世间大量多余的浊气形成。大量的浊气多余地堆积,便可幻化为继盘古大神后又一统治强者,其心志暴虐成性,自私冷漠,就连伏羲、神农、女娲联合也无法将之摧毁。所以,金尊神为了六界之安,将世间大量浊气延入自己的体内,久而久之,也就在体内形成了这一份血统。如今金尊神的邪体已经侵占了金体,已经在六界中任意妄为,如今只有主人你利用盘古之力加上这把金佛流光剑,才能对付他,还六界一个太平,呼呼~~~”
“想不到,竟然有一段如此匪夷所思的历史,实在让人难以置信,父亲之所以要烛龙召唤到我来这个世界,原来就是这个原因。”不知不觉中,三千烦恼丝已变成了三千万烦恼丝,更重的担子压了下来,心脏微微颤动。
“好了,小莹,我累了,我要休息下,你也睡吧,明日还有重要的事要做。”不知是坦然还是逃避,开始时对这件事实惊讶万分,可是当知道事实的所有真相时,我却无动于衷。
“主人……呼~~~”小莹疑惑地看着我,久而不语。  
第七十四章 巫竹山
       见我这般落寞无助,小莹喃喃私语,声音很小,但是我却能听见:“主人,不管怎么样,我会一直站在你的肩上帮助你的,即使哪一天不得已我死了,只要能达成主人的目标,小莹觉得这些都是值得的……呼~~~”
小莹的话惆怅满怀,那一点幽幽之声,带着不可揣摩的伤情。
把头深埋于双手之下的我,不免也啜泣万分,心中充满着无奈何不满:“一个邪体,连三皇都无法摧毁,光是我的力量,真的行吗?这个担子太重了,我到底该怎么办?”
万般无奈也不过是转瞬怅然之事,没有多想,不久我也便沉睡入梦。
————一夜后——“主人,天亮了,快醒来,我们还有重要的事要做呢,主人……呼呼~~~”小莹温柔动人的声音在我的耳边朦朦胧胧响起,不停地拉着我的衣肩。
“呃……头好昏。”刚一睁眼,一种隐隐作痛的感觉麻痹了我的大脑,顿时觉得千军万马在我的脑中急速奔腾,轰然欲裂。
“主人?”小莹疑惑地看着我痛彻心扉的表情,立刻挥洒出一道仙气盘桓着我的脑海,那一种疼痛也便烟消云散。
“谢谢你呃,小莹。”我左右摇了摇脑袋,身体焕然一新,源源不断的力量滚滚而来,顿觉一阵轻松。
张目对仍然昏睡在床上的梦璃看去,似乎气血又开始出现了紊乱,清爽的清晨梦璃的脸颊居然如红霞一般,交相辉映,浮现一道道血丝。
“小莹,梦璃又开始气血紊乱了,我先帮她稳定一下。”站起身,双手凝聚出一波真气之球,缓缓飘到梦璃的身边,只见金光一散,勃然耀眼,穿透了整个房间,等恢复过来,真气之球已经灌入了梦璃的体内,梦璃的气血也便开始恢复过来。
气沉丹田,我微微缓了口气,调息好自己的真气在体内的运转路径,一种说不出的悠然清气瞬间蔓延在体内各个部位。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响起,屋外传来了一位年轻男子的声音:“楚兄,在下顾留芳,听姑姑说楚兄有要事需要在下帮忙,在下愿献绵薄之力。”
“顾留芳……”一听到这个名字又让我想起了紫萱,回过神来,我便前去把门打开。
在眼前的这位男子可谓一表人才,洒脱之气在他的面前展露无余,光彩绚丽夺目,应接不暇。特别是那双炯炯有神的双眼,让人看了第一感觉就觉得此人非同一般,超然物外。那清秀英俊的面目,连我都难比三分,更何况是如此彬彬有礼。
“楚兄,在下顾留芳,初次见面,多多指教。”顾留芳拱手一礼,头微微下垂,面露坦然的微笑,光从这一点就让人能感觉到此人的非常人所能及之处。
我也面露微笑,还之一礼:“在下楚霄天,今日见顾兄如此非凡气质,落落大方,在下愧形于色,还请多多指教。”
顾留芳也未放过对我进行一大堆的客套话,继续坦然道:“楚兄才是令人佩服的赫赫大侠,见楚兄超然物外的仙人气质,在下难当,难当啊!”
见到此人,我心里有说不出的畅快,那种清逸的沁人心脾之感在内心深处徐徐升起,不可言喻。
顾留芳见我沉思不语,便开口道:“楚兄,我已听姑姑说过,楚兄一位朋友乃是中了蛊毒,便赶到苗疆寻找一位叫‘紫萱’的医师,姑姑已经把紫萱住处告诉我了,在下愿意陪同楚兄一同前往。”
“感激不尽,顾兄以及伯母之恩义,在下铭记于心,日后必有所报。”我回过了神思,看着顾留芳连忙微笑道。
“楚兄,听姑姑说蛊毒之事万分紧急,请现在就与在下一同前往。”顾留芳走上前去,做了个请的姿势,我欣然同意。
回到床沿,一手抱在梦璃的勃肩,另一只手托起了梦璃的膝弯,小莹悠悠然地紧随其后,我便跟着顾留芳一起出了门。
“顾兄,不知紫萱身在何处?”跟着顾留芳的身后,走得久了还未到头,于是我充满疑惑地问。
顾留芳微一侧身,露出坦然的笑容:“姑姑说紫萱医师来去行踪不定,昨日姑姑找过紫萱医师,也是为了楚兄的事,叫在下带楚兄去巫竹城城北三里开外的巫竹山上,在下也不知为何,姑姑的行动总是神秘莫测。”
我微微一笑,也就释然了,然而心里的疑惑却强迫着自己的思想不要轻易放松警惕:“这个老婆婆到底要干什么?紫萱并不是一个爱卖弄关子的人,相比之下,紫萱却是一个好善乐施的人,莫非其中有什么变故?”
跟着顾留芳前行,一路走来,已经做好了防范的心里准备,现在身负梦璃,要是真会有什么不测之事,我看逃之夭夭还是可行的方法吧。
巫竹山,位于巫竹城城北三里之外,山势宏伟磅礴,气吞方圆数百里,兀地高耸,直入云端。巫竹山山内,鸟语花香,绿树郁郁丛生,珊珊可爱,飘散着清新的空气,如沐春风,沁人心脾。巫竹山看似势不可侵,在山内却是另一番和谐动人景象,时而蝴蝶环绕,为山林之间增添了栩栩如生的风华美景。隐居于此,那可是真正的逍遥自在,无忧无虑。
巫竹山山顶,建搭了一座木屋,木屋不大,周围有小动物栖息于此,好像根本不怕生人。
“楚兄,据姑姑所说,这里就是紫萱医师的所在之处,请。”顾留芳停下了脚步,打量了下四周,确定了自己记忆中自己姑姑所描述的位置,便向我邀请入内。
“顾兄辛苦了。”我自是体力深厚,攀爬一座巫竹山根本不在话下,可是顾留芳不一样了,一代书生,走了这么久,自然很辛苦,于是我关切道。
背着梦璃,我走到木屋屋檐下,便要伸手敲门。
“吱~~~”,门开了,开门的是一位身着紫色衣裙,手腕网状护腕,那清幽的眼神之下,透发出醉人心脾的魅力,完美秀气,凡人看了便是如痴如醉。
紫衣姑娘,这里除了紫萱还会有谁呢?
虽然不是第一次见紫萱,可是在开门的那一瞬间,我顿时傻眼了,被这清秀的外表所迷惑自然是正常的。
“公子……里边请。”紫萱秀腰弯曲,对我此时的表情不以为然。
听到紫萱说话,我顿时恍悟,努力让自己的脑袋清醒,连忙微笑:“在下楚霄天,姑娘你我也不是第一次相见了,在下救人心切,就在这里说明原因吧……”
“外边的小兄弟,你进来吧……”正要开头阐述,木屋内又传出了一道苍老的声音,我自然明了,里边的人就是顾留芳的姑姑。
“高人行事就是这般神秘莫测,第一次就见这位伯母不是普通人,意料之中,果然和神族的紫萱有些关系。”心里暗自揣摩,之前的警惕也便烟消云散。
“还有这位公子,里边请。”我走进了屋内,倒是紫萱正在招呼顾留芳,我转目望去,那小子竟然愣在那里出了神,莫非这就是一见钟情?
顾留芳和我之前的表情大同小异,不过心中所思就差之千里了,一个是为美貌所吸引,而另一个则是蓦然间产生了爱慕之心。
紫萱婉转动人的清音立刻唤醒了沉溺之中的顾留芳,一个措手不及,顾留芳竟然站足不稳,再一个趔趄差点摔倒,惹得紫萱也是捂嘴一笑。
“小兄弟,请把这位姑娘放到这里来吧。”按照老婆婆的招呼,我将梦璃放到了老婆婆事先准备的床铺上。
“小兄弟,在救她之前,我必须先告诉你一件事。”老婆婆淡淡道,而眼神却是很坚决。
“莫非还要我拿出什么好处不成?”心中充满了鄙视,并没有回答。
“放心吧,我不会要取你任何好处的。”一猜即中,正中我的心眼,心肝羞愧,我的脸颊也瞬时红了起来。
“尽管说吧,晚辈洗耳恭听。”我拱手说道。
老婆婆微微点了点头,接着全然严肃,语气也明显有所加重:“这件事关系到你的得失,以及你所在乎之人、所关心之人的命运。老妪先要告诉你,逆天行事,必定付出代价……”  
第七十五章 惑生
       “逆天行事,必定付出代价?……”嘴里喃喃道,此时的我完全茫然了,我是来救人的,怎么又成了逆天行事?
老婆婆不慌不慌道:“小兄弟,虽然你天赋异禀,但是人力有限,你所做的一切亦遵循天道法则,若是环节出错,那付出的代价可不是常人所能想象,你能明白老妪的话吗?”
“虽然明白伯母所说之意,但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完全不能理解这老婆婆到底要怎么样,现在应该是人命比较重要的吧?
老婆婆摇了摇头,似乎这件事必定和我脱不了干系,郑重道:“小兄弟,老妪所说也不无道理,虽然现在你没有做过什么,但是以后,你能保证以后什么事都不会发生吗?老妪在此只能劝你,若是你执迷不悟,受伤的不只是你一个人,包括你的同伴,请三思而行。”
我茫然了,彻底地茫然了,一时间闭口不语,想了许久,感到疑惑不解:“伯母,你说我以后会逆天行事,你能说明我为何逆天行事吗?”
“天道恒在,往复循环,方才维持六界之秩序稳定,若是任意篡改其环节,六界的秩序必定会发生动摇,你可知,六界动摇会造成多大的灾难?”老婆婆放低了声音。
“我不知道六界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我只知道人生在世,如不得偿所愿,必会遗憾终生。所以,即使是天遭五雷轰顶,我也会尽人生之欢。若人生在世,没有任何梦想,与死尸何异?”我很肯定自己的想法,凛然说道,“即使是神界好像也没有权利管到人界吧?我遵循天道循环,但若是过程中造成了无法想象的后果,天打雷劈我也愿意,我楚霄天绝不说一个‘不’字。”
“若是这位姑娘因为你而死了呢?”老婆婆的目光竟然变得凌厉起来,嘴角露出了不为人知的微笑,“亦或者是你所爱之人、所看重之人都因为你而一一死去,你能保证现在大义凛然的样貌吗?”
“死去……死去……”听到同伴死,可是比自己死还要难受,心中倒吸了一口凉气,仍然坚定地说道:“生亦何欢,死亦何苦……既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9 2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