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仙剑奇侠传四之完美的命运-第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别再多说了,去练。”搜的一下,又消失了。
……十天之后。
终于练完了,整个人都瘦了几百斤(夸张,我还没几百斤),再一次爬悬崖,奇怪,怎么这么轻松,整个人都是轻的,三下五除二地登了上去,“看来那老头不是骗人的。
“十天以来,可有收获?”
“有,师父教导有方,我发现我爬悬崖都轻松好多,而且,身体都可以在天上飘来飘去。”我知道了师父的能力,开始信任他。
“嗯,接下来是剑术口诀,需要你苦心修炼了,你记着。‘剑本凡铁,因执拿而通灵,因心而动,因血而活,因非念而死’记住没?”
“好熟悉啊师父”,接着头又开始痛了,似乎一些回忆触动了我。
“须由你好好掌握,不必多想,我要教你的是最基本的剑术——剑气回归。”
“剑气回归?好像挺深奥的,师父,我愿意专心练习。”我很自信地对着师父。
“须由你好好练习”,说着,将整个动作示范了一遍。
“我也来”,两人的剑舞瞬时飞遍了整个山峰。
太阳每天都按时升起,按时下落,日复一日……
三年过去了……
“徒儿,你的学习能力极强,仅仅三年,你就驾驭了我门大部分功夫,很是了得。”
“还是师父教导得好”,三年过去了,我变得很坚强很勇敢,不再是以前整天抱怨的楚霄天,而是一个让师父都佩服的男子汉。
“时间真快,我在这里教你已是三年”,师父背对着我,站在悬崖边上望着天空,“你走吧,该是你实现你的梦想的时候了,今后我不再是你的师父,你自由了。”
“什么?师父,你不要徒儿了,徒儿做错事了吗?师父你罚我吧。”
“并非如此,为师能看到你的成长是我的骄傲,你该是作大事的时候了”,说着拿出一块玉牌给我,“这是六界令牌,只能用一次,今后或许对你有所帮助,六界之内,它可以实现你的一个愿望,希望你善用此物。”
“师父……”
“什么都别说了,你走吧。”说着一挥袖将我扇了千里之外,我也晕倒过去……
第三章 ——初遇菱纱
       “哼唧~哼唧……”奇怪的声音把我从梦中吵醒。
“山猪,给我站住,看我不把你切成八块”,(晕,是大卸八块吧)一个十八九的岁的少年正在追赶着一头蠢猪,真够蠢的猪,在原地打转。那人也够蠢,围着蠢猪转,哎,真是没办法。
追着追着,山猪进了一个洞里。
“好熟悉的人,披着兽皮,帅气的发型……对,就是我记忆里的那个人,他是谁?为什么我不记得名字了。”正在纳闷呢,看见他一头窜进了洞里。
我跟了上去,想搞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又很想了解这个人是谁,师父说过,以后需要我自己慢慢发现,可能从现在就开始了我的传说,我笑着。
“刚才闯进来的那只,难不成就是爹说过的‘妖怪’?……‘猪妖’?”
“猪妖?”我大声地叫起来。
“什么人?好啊,猪妖,看我不剁了你,你还会说人话。”他带着恶狠狠的语气说道。
“幸好是个白痴,要不我被发现了就不好了。”我偷偷的欢喜。
我跟在他的后面,他走着走着突然拿出弓和剑,我被愣住了,迅速躲了起来。观察情形,他向洞里面射了进去(吓我一跳,我以为发现我了)。
“啊!!谁这么卑鄙,居然放冷箭!”这声音好听,明显是个女孩子的。
“死猪妖,看你往哪里逃!”他拿起弓和剑想再一次射出去。
就在这时,为了救人,我奋不顾身地站了出来,“手下留情!”
看着这一情景,那位少女已经消失在烟雾之中。
“好啊,你是那猪妖的同伙吧,肯定也是猪妖,看我也不剁了你,今天有两只烤猪,真幸运。”说着,他搭好剑准备射向我,但是被我疾风送命手挡了下来。
“没想到猪妖的修行居然这么高了,再一次”,他刚说完话我就冲到了他的面前。
“你有没有常识,我是人,好好的一个人,怎么是猪妖?”我大喝道。
“原来你不是猪妖”,他抓着脑袋白痴一样的对我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由于我的出现,此后的剧情会有变动,但路线仍然一致)
“在下楚霄天,公子如何称呼?”我很有礼貌地对这白痴说道,但是他的话让我大吃一惊。
“恭子?是什么东西?你的名字吗?”他露出一副傻瓜的表情问我。
我靠,天底下有这样的白痴?“我是问你叫什么名字。”
“哦!我叫云天河,不好,猪妖跑了,我得去追”,我的话还没说完他就去追猪妖了,向逃命一样的动作,好是白痴。
“那明明是一个少女,我还是跟着吧,万一是人,被他烤了多残忍,路道不平,应该拔刀相助”,我思考了一阵,追了上去。
看来云天河已经追到了,问我站在远处,又看见云天河那白痴在搭剑朝着红衣少女射去。
“咦?好熟悉的一个女孩子,越看越眼熟,而且这洞中,也好熟悉”,我突然愣住了。此时云天河的弓已经拉到最大限度,下一秒就是松手的时刻了。
还有希望,看我疾风送命手,剑在半空发出蓝色的光芒,它行走的路线在一半时被我截断,此刻,剑的变得越来越蓝,可以说是刺眼了。
“奇怪?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发光?”,云天河抓着头自言自语,“死猪妖,看我不把你烤了!”
“谢谢大侠舍身相救”,红衣少女从我后面走向前来对着云天河大喝到,“你你你——!!洗干净你的耳朵听好了,本姑娘“韩菱纱”,好歹也算一个如花似玉的少女,几时成了你嘴里的“猪腰”、“猪肝”!
“少、女?”云天河好像呆住了一样。
“而且还说我是你的晚饭,下流淫贼!你想对我做什么?!!”韩菱纱生气地对着云天河吼道。
“少女?你是女人?爹说的那种?”
韩菱纱似乎也傻眼了,“你不会连女人都不知道吧?”
“是女人?那你不是猪妖罗?”
我在菱纱后面看着她,她可算是一个绝世美女了,可爱的表情,让人感到很亲切,很温暖,我慢慢地走上前去。
“这个,韩姑娘,我想这位公子肯定没有见过世面,看他的穿着,一定是在山上长大的,不要怪他了。”
“你就是女人吧,爹说过,女人的胸部和男人的不同,软软的,不能随便乱摸”,这个白痴突然冒出一句话让我都很想打他,真是绝顶白痴,世界上肯定找不出和他一样白的人。
“你你你,下流淫贱啊,我还以为你爹是个文理之人,没想到教你这些”,菱纱脸涨得通红,“这位公子,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
“他叫楚霄天,刚才我们才认识,他一下就挡住了我的剑,很厉害的”,云天河打断我的话。
“从你这个野人的手中就出我肯定是个很厉害的人了,哪像你,粗鲁的山顶野人。”菱纱对着云天河不屑的说着,“楚公子,幸会,在下韩菱纱,叫我菱纱就行了”,菱纱拍了拍我的肩膀。
“喂,山顶野人,你从小住在这里吗?”菱纱又对着天河问道。
“我爹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我在这里一个人生活到现在,还有啊,我叫云天河,别叫我野人什么的,好别扭”,云天河抓着头笑嘻嘻地说道。
这时,一只猪在远处看着我们,它的眼神充满了仇恨,转身冲了出去。
我疑惑地说道,“菱纱,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呀,多危险,被天河杀了都不知道。”
“我……”
“嘘为云雨,嘻为雷霆。通天彻地,出幽入明,千变万化,何者非我!”一个神秘的声音突然在我们的对话中冒出。
第四章 ——奇怪的墓室
       一个像鬼魅一样的东西从天而降。
“这、这是鬼吗?”,菱纱大叫道,“我们快逃吧!”
“逃?我爹生气起来比他可怕多了,为什么要逃?”云天河一副男儿气势地对我们说道。
“吾乃魁召,奉主人之命镇守此地,凡擅自闯入者,令其立毙当场!”
“已经来不及了,我们还是打一场吧”,我的话刚落音,天河菱纱就冲了上去发动猛烈攻势。
菱纱的双剑在魁召面前迅速地攻击着,而天河那笨重的家伙看不清方向似的,不知道朝哪里发动攻势。不一会儿,以速度见长的菱纱迅速败下阵来,跪倒在地,魁召就在天河的面前了,那笨重的家伙一剑砍下去,不见了?此刻,魁召已经到了菱纱的面前,准备致命一致……
我见情形不对,看我的疾风送命手,挡下了魁召的致命一击,和他吃劲地比着力气,“菱纱,你退后一点”,我朝后面跪倒在地的菱纱急忙“下令”,接着,双方都被弹了几米远,魁召捂住了胸口……
好机会,“流光闪击”,金色的的光芒朝魁召的身体划去,洞中完全变成了金光色,等光慢慢地消失,魁召不见了。
“幸好,霄天的功夫不错,要不我就死这里了,多谢再就一命”,菱纱对我客气地道谢。
“有杀气”,云天河突然大声喊道,把我震惊住了。
“霄天,小心后面”,菱纱对我大声喊道。
好家伙,还有两把刷子,看我“仙灵破体术”,一道雷劈向了魁召,好像有效果,魁召再次捂住胸口,“雷切”,我手中的流光剑充满雷电迅速向魁召刺去,这怪物,一下又消失了,不过好像受伤严重,马上就现形了,他好像精力充沛至极,一下下抵挡住我的攻击,不过我看他的气息已经越来越弱。
“天河,既然物理攻击对他没用,我们就用仙术,听着我‘念水之润下,无孔不入;火之炎上,无物不焚;雷之肃敛,无坚不摧;风之肆拂,无阻不透;土之养化,无物不融!’”,菱纱果然聪明,一下就说中了他的弱点。
“等等啊,慢点,我记不住”,这个白痴,都什么时刻还不用心点。
……
“好了吗?”菱纱向云天河问道。
“好了,开始吧”。
三人同时又能够仙术对魁召发动猛烈的攻势,“一起用‘雷灵召’迅速打倒他”,我紧张地向他们两个指示着。
“雷灵召”,无数雷劈向了魁召,发出万道光芒,我们已经瘫倒在地,没有力气使用任何绝招。
“可恶,这家伙什么怪物啊?怎么这么变态,还不死?”,菱纱带着微弱的声音说道。
“厉害……我跟你拼了!看箭!”云天河搭上剑正准备射出去。
“望舒……原来是主人驾临,无怪乎感应到‘望舒之气’而觉醒,初时以为错认,故言行犯上,望主人恕罪,魁召告退”,魁召立刻消失在白光中。
我看着眼前的魁召被云天河“打”跑了,叹气道,“幸好天河知道他怕什么,不然我们早就送命了。”
“好险,差点呜呼了”,菱纱露出崇拜的眼神朝着天河,“你好厉害,原来你知道那个怪物怕弓和……剑”
“我也不知道他怕什么,反正拼不过了就用这武器吧”,云天河白痴地笑着。
我大吃一惊,说了一句,“我还以为你多行呢,原来是凑巧。”
“谢谢夸奖了”,云天河傻乎乎地笑着(我狂晕,谁夸奖他呀)。
“这地上的……,好像是道家的符咒!这么说来,刚才那个使用法力趋势的符灵,太好了,剑仙的传说是真的!”菱纱疯狂的叫了起来。
“剑仙?”我打量了下四周,“是密室?!”
菱纱看着密室,二话没说就冲了进去。
“等等我们啊”,天河在后面喊道。
进去了之后,清晰地看见菱纱站在两座棺材前,棺材被冰冻着。
“天河,你受手上的剑怎么老是发光?”菱纱发问到。
“不知道啊,以前都不这样。”看他肯定也不知道。
我仔细观察了下,“一般的剑的剑长不过三尺左右,而这剑超出许多,而且这剑的剑身和剑柄之间没有剑隔,怎么握在手上?恐怕这是高难度的,莫非你爹就是菱纱口中的仙剑?”
“剑仙?什么东西?”云天河又问了一个吐血的问题。
“剑仙就是会法术,能在天上飞来飞去的那种”,菱纱解释道。
“不知道啊,我爹把剑交给我的时候并没有说什么,他去世前老是咳嗽,咳出来的都是血,”云天河老实的回答。
说着云天河拿着这把剑放在眼前,蓝光越来越强烈,不知道怎么的,他好像中魔一样挥着手中的剑,隆隆的山崩声顿时而发,整个地带天摇地荡,我们被困在废墟中。
“天啊,怎么回事,我把我爹娘的墓室毁了,怎么办?”,云天河疯狂的抓着头。
我问道,“还有你娘?”
“怎么办?怎么办?”,他发疯似的完全不理人。于是我看菱纱,好像受了点伤,我立刻扶起她。
“你别激动,听我说。”菱纱对天河吼道。
我跑到天河后面敲了下他的头,“喂,问你呢,还有你娘?”
他突然反映过来,“是啊,我娘是世界上最好的人,我爹很爱她,但是我娘生下我不久就走了。”
“那你爹可有福气了,这里被毁我也有责任,这样吧,你愿意和我一起下山寻找你爹的往事吗?或许你会知道什么。”菱纱抱歉地说道。
“这……”
“你说你爹很可怕,要是被他知道你毁了墓室,他不是更生气,人生气,都很可怕了,更别说是鬼了。”
“这个……”
“你可想清楚,霄天,我们走把”,我被菱纱拽着慢吞吞地走着。
“菱纱!我跟你走”天河叫着。
到底还是怕他爹,这个时候了不得不这样做。
“你先把东西给我。”
“什么东西”,菱纱问着。
“一块玉啊,我看见是你拿了。”
“你哪只眼睛看见的?”
“再不拿出来,我可要自己搜了”,云天河愤愤说道。
“好好,给你,野人的眼睛也这么好,反正还有你不知道的”。
“你说什么?”云天河疑惑地看着菱纱。
“没,没什么。”我们走吧。
“霄天,你一起吗?”菱纱对我问道。
“不了,我还有要事,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们后会有期。”
“哦,那就算了,你忙吧,对了,谢谢你就我两次命,本姑娘记住了。”菱纱活泼地对我说道,脸上带着微笑,甚是可爱。
“告辞”,我做了个抱拳的动作,边走边想,“师父啊,我这是在哪?为什么你会把我带到这里,我所经历的好像在记忆中有一点回忆,好熟悉……”
第五章 ——寿阳异变
       我真的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切,实在是诡异让人不可所思,疑惑的我依然怀着沉重的心情从洞中走出来。
“这是什么?”眼前的一切让我惊讶起来,“这么多脚印?难道刚才在里面的时候有人来过?不对,这些脚印根本不是人的,莫非是……妖?”
眼前的情形显然不对劲,说不定将有什么事情发生,这些脚印刚留下不久,肯定没走多远,我以我生平最快的动作冲出了洞穴。脚印看着很沉重,像一支受伤的战士队伍慌忙逃跑时所留下的。
我顺着脚印追赶了过来,不料,脚印的延伸到山崖边就结束了。此刻四周充满了恐怖的怨气,让人心惊胆战,但是怨气立刻微弱了下来,想必走不了多远。
“流光御剑”,看来我不得不查个究竟,一声口诀喊出,流光剑立刻飞到了我脚下,我御剑翱翔在蓝天之中,“看来景色不错”,心中默念着,不对这时候不是观赏风景的时候,应该把脚印的事情搞清楚才行。
我矫健的身影在天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乘剑飞行了半个时辰却无一点收获,“等等,那道蓝光是什么?”突然眼前一亮,看来有些线索了,我加快了速度向那道蓝光飞去……
奇怪,这里不是寿阳城吗?难道刚才看到的是我的幻觉?不管是不时幻觉,先找个人问问再说。
我还没准备问,后面就冒出一句动人的女子声音,“公子?你是不是看见了一道蓝光?”
果然,我看到的不是幻觉,而且还有人和我一同看见,我转过身,露出一双痴呆的眼神。
出现在我面前的是大大大的美女,要怎么形容她?简直中国四大美女加起来都远远赶不上(我还没见过中国四大美女,只是打个比方下吧),她那炯炯发光的双眼死死地叮盯住我,等待着我说话。特别是它那楚楚动人的脸蛋让我只想永远地停住在这一秒,看着她,也不会觉得疲倦。
不知道多久过去了……
“公子?你没事吧?”她已经走到了我的面前,双目澄澈地望着我。
这一举动犹如雷贯全身,把我彻彻底底地吓了一跳,突然脑袋里又一片疼痛,又是那熟悉的感觉来了,我双手抱着头做出很痛苦的动作(其实也没那么痛苦,一是真的很熟悉,二是想换取美女的同情)。
“公子,你别动”,说着念道一些奇怪的口诀,“梦影雾花,尽是虚空,因心想杂乱,方化生苦痛……”
口诀刚念完,我的头痛立刻化解,连忙回答眼前的美女,“是的,在下楚霄天,刚才御剑时忽然一道蓝光闪出,让我觉得很是好奇,故追过来,但一切都很平静,敢问姑娘如何称呼?”(毕竟是个美女,也要问问名字吧)
“小女柳梦璃,我刚才感觉楚公子的记忆有些模糊,而且你的记忆好像被施过法,藏在你记忆里的一些事情无法令你回想起来,刚才我试场打开你的记忆,但是那股力量实在强大,被反弹了回来,不过今后你的疼痛会减轻一些,尽量不要冥思苦想,不然那股力量会越来越强大,到了一定程度,你的记忆会完全被封锁”,梦璃湘纹飘逸地对我说道,让我好是激动。
“谢谢柳姑娘”,我玉树临风地双手抱拳答谢,“刚才柳姑娘说一道蓝光在寿阳城附近闪烁,是否有些异常?”
实在是美女,连香气都芬芳四溢,幽韵撩人,此刻的我什么都不想做,好想时间立刻暂停在这一刻,和她在一起,如似仙境,却又胜似仙境。
“嗯,是的,我感觉到寿阳附近的女萝岩到淮南陵一带有些微弱的怨气,适才出门探实,恰巧遇见楚公子。”梦璃娇柔地看着我,让我好不自在。
“柳姑娘,应该是有妖怪出没,两个时辰前我在青鸾风看到过异常的脚印,故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异常,就追到了寿阳。此类妖怪怨气极重,我现在得去探个究竟。”说着我正准备御剑闪人……
“楚公子,等等”,梦璃丢来一包香草,“这是眠香,或许对你有些帮助,小女以有一些家事礼节,所以不方便陪公子通往,还请原谅。”
“放心吧,我会把事情做的很彻底,等我的好消息吧”,为了百姓的安全,立刻飞身冲向女萝岩附近,心里还是舍不得啊。
事情果然不出我所料,这些脚印又出现在女萝岩附近。
突然,四周怨气变得十分浓重,一把锋利的斧头从我背后迅速地砍来。
早就知道不对劲,我立刻仰面飞身,躲过了这一攻击,然而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只大如巨石的怪物。
“早就料到你会出现,看招,‘乱锐速斩’”,我吼着向妖怪发动进攻,奇怪的是,妖怪丝毫不对我的攻击闪躲,一剑下去,听见一声痛苦的哀叫,妖怪消失了。
用此招数耗去了一半的力量,我单腿跪倒在地,一只手用流光剑支撑着。
“妖怪除了,安心了”,我心里欢喜地想着。
“我还在这,哈哈哈”,一个得意的声音从无形中传来。
“什么?”我惊奇的一声。
妖怪显形在我的面前,“哈哈,来了个功力不错的猎物,看来我的功力可以在今天恢复了!”
“原来在石沉溪洞的脚印就是你?”
“不错,那时我被一个穿蓝白衣服,背着剑匣的小子大战了一场,弄得我身负重伤,恰巧路过那个什么溪洞,想在里面养伤,不料看见有三人在里面,我知道不是你们的对手,看见你出来,我带着我的部下慌忙地逃走,一直到了这里。”妖怪如百年未吃食物而突然得到一块肉一样笑着。
“好妖怪,看剑。”
“给我上!”
一群小妖向我疯狂地扑来,毕竟是些豆芽小妖,一剑一只,等清除了杂物我的灵力只剩下了三成。
“还有力气吗?站起来啊”,妖怪恶狠狠地朝我吼道。
“别得意得太早”,我纵身而起,“疾风雷电闪”,向妖怪狠狠地劈去。
可恶,居然挡住了,再来一朝,“疾风送命手”,我使出全力打去,不料仍然被弹了回来。
妖怪也开始向我发动猛烈的进攻,突然一爪朝我的背部划下,我瘫倒在地,别做梦了,我怎么可能这么容易认输,反身一剑向妖怪划去,剑影飞快地冲向妖怪,然而仍被它躲过,剑影击碎了一块石头。
妖怪再次消失在我的眼前,在我吃惊的时候背后又遭受一击,我完全趴到在地,支撑不起了身体。
“我说过,没有足够的灵力你是打不过我的,哈哈,你的灵力就是我的了”,说着双爪向我伸来准备吸取我的灵气。
“怎么办?怎么办?……对了,眠香,梦璃给我的眠香”,我恍然大悟,“接招!!!”
“什么东西?为什么我的灵力像被抽走一样?好难受。”妖怪痛苦地哀叫着。
“死妖怪,看你还嚣张?”我依靠着全身挤出来的力气站了起来,手持流光剑对着妖怪。
“你受死吧。”
“没想到我会败在你手里,我会报仇的……”妖怪凭着剩余的灵气说出了最后一句话。
“流光斩”,金色的光芒划出了一道美丽的弧线,“梦璃的眠香真管用”,想着,我倒了下去……
第六章 ——巢湖再遇
       “我这是在哪里?……师父?师父?”我微微中走进了一个陌生的幻境,这里好黑,什么都看不见,“师父?……是你吗师父?”黑暗中的我不停摸索着……
“……嗯,徒儿,这些天来,可有收获?”这明显是师父的声音,我和他共武三年之久,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7 2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