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仙剑奇侠传四之完美的命运-第2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要我放了她?可以啊,自己来抢……”羽清缩手,把梦璃劫持得更加紧蹙。
“不要管我……你们快走……”梦璃挣扎着羽清紧持的左手,一滴泪珠随着脸颊流下。
“少废话,幻瞑界的幻术果然对我噬灵羽族影响极大,要不是我反应快,我恐怕不是你们的对手。”羽清对着梦璃的脸怒喝道,“放心吧,我不会杀你……瞧你细皮嫩肉的……”
“你……”羽清竟然伸出了舌头舔弄梦璃的玉颈,一上一下,肆意地滑动。
这一动作将我的愤怒全然泄外,我已经完全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勃然狂怒,眼中的红芒瞬时笼罩了整个炙炎洞,一股能操作心魔的力量流滚在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顿起一种战斗的欲望。  
第六十七章 战欲(下)
       “你干什么,放开我……”梦璃抽斥羽清紧绷的左手,意图挣脱羽清的折磨,可是越用力,身子骨越是僵软。
羽清的这一举动让所有人都瞠目结舌,孰不知,接下来这炙炎洞将会恐怖的修罗屠场。
光芒大盛,穿透了整个炙炎洞,原来红热滚滚的炙炎洞变得热烈异常,几乎完全陷入了十八层严刑拷打的地狱。
“为什么?我会涌起一股战斗的渴望……我想杀人……”心中的怒火瞬间漫布了全身,体温达到了数千度,红光灼灼,覆盖了我的肌肤。
在这气势的威慑之下,我的目光直接锁定了羽清,在我的眼里,一切都是红色,唯独羽清,成了我的狩猎对象。
慢慢地走向了羽清,淡淡地丢下了一句话,“再警告你一次,放了她……”
羽清扔摆出肃然之色,嘴角微微上扬,再次紧蹙梦璃的喉咙,“你要是不想她死的话,就给我滚远点,否则我要她成为我手下的冤鬼!”
梦璃的眼中微微溢出紧张的神色,又有些害怕,那种感觉,我第一次从梦璃的身上感觉到。
红芒闪闪作亮,时暗时明,如汇聚的一道红外线光点死死锁定了羽清,这种气势,足以使这个炙炎洞铲成平地。
走到距羽清一米之外,我停下了脚步,羽清也洋洋得意地松了口气,“算你明智!”
“啊~~~”一声狂吼脱口而出,伴随山摇地动的隆隆声,铺天盖地的气势浑然中开,整个炙炎洞开始剧烈颤动,岩浆翻滚,淌在了平地上,热岩冒发出腾腾蒸汽。岩石开始碎裂,以羽清为中心,裂痕四发而开。吼叫声越来越清脆响亮,炙炎洞之顶散落粒粒尘灰,不时地夹杂着碎小的石子直空而下,掉落进滚滚岩浆之中,溅起一朵朵血花。所有人都站立不稳,跪趴在地,紧扣岩石凹凸相交处,维持自己的平衡。
“霄天……”所有的伙伴都为我发出了担忧的惊叫。
这个力量,居然完全不受我自己的控制,肆虐地爆发出一道道红芒,凭空打在了四周的岩壁上,经不住这般气势的摧残,岩壁开始出现崩塌的裂痕,裂痕之间摩擦出声,若是真正崩塌,整个炙炎洞内的人必将化为灰烬。
混乱之中,顾不得手中挟持的梦璃,羽清竟然将梦璃丢向了翻滚的岩浆……
“这家伙太狠了!”心中的怒火几乎达到了我的极限,一手抄在胸口,我原地一蹬,朝正在空中坠落的梦璃奔驰而去,拦腰抱住了梦璃,立落在安全一角。
没有管梦璃,我红芒异常的双眼汇聚出两把利煞的血红色剑气,两道红光瞄准了羽清的心脏部位,疾驰而去,留下了闪烁的红色残影。
因果循环,胜败流转,或许以前我不是羽清的对手,可是现在的我只需要使用一成的力量,必将羽清碎尸万段。
从羽清闪开我两道利落的红色剑气可以看出,他的战斗经验极为丰富。红色的剑气擦过羽清的双肩,击在了另一方墙壁上汇聚成一点,从这个圆滑的小孔照进了一丝太阳光。
羽清看了看被攻击的地方,咬紧牙关,汗珠顺着双颊滑下,这不是炙炎洞里的热量使他出汗,而是紧张的心情导致的特有效果。
在这紧张的气氛中,我没有给羽清丝毫的反应时间,疾身而动,仅在眨眼之间,或许比眨眼还短的时间内,我出现在羽清的身前。回首一眸我飞驰而来的路迹,飘扬出浓烈的尘埃。
“好想杀了他,为什么我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战斗的饥渴压过了自己的理性,一手掐住了羽清紧绷的喉咙。
“你不是很喜欢掐喉咙吗?我也让你尝尝这种滋味!”我的手不听使唤地捏住羽清脖子,提到了半空中,越捏越紧,明显感觉到羽清的呼吸节奏越来越慢。
“你……你杀了我也没用,我……到……这里来,是……为了……羽……落,你可知……她……为了你积念成疾……而……无心暇顾政事,我是……要带……你到羽落的……身……边……”羽清的话断断续续,喉咙被我的手全然封住,余力还在拼命地挣扎。
突然之间,像是被什么力量催动,我眼中异常强烈的红光渐渐微弱,但是仍然像被什么缠住一样,心中的屠戮欲望仍然没有消去。
稍微松弛了一下紧扣喉咙的手,可以明显地看到,羽清脖子上的一圈绯红的掐痕和微微泛红的血迹。
“要不是为了妹妹羽落,我在那天早就把你毙命……”羽清冷然道。
听到这般欺凌的话,我心中的刚消散的怒火又一次被淋了汽油,浑然升起,又一次掐住了羽清的脖子,“你说什么?再说一遍试试……”
“自从她回到族里就心神不定,茶饭不思,日夜不寝,我自然知道她心中的牵挂,所以我来找你……你有想过她的感受吗?”羽清缓和了态度,颔首朝天,带有很不服的气色。
“羽落……心婉……”两个不同的名字,一个相同的人在我的心中萦绕,扑灭了腾然的怒火,我放下了羽清。
双眼的红光又一次微暗,直到消失于无形,我的眼睛恢复了原本的光彩。
“你刚才说什么?心婉现在怎么了?”缓了缓神,长舒一口气,我对着羽清没好气道。
很不甘心败于我这个失去盘古之力的凡人,羽清皱起眉骨,“不然我会找你做什么?献殷勤?”
闭目神思,暗室扪心,我心中的那一股热流窜流在大脑的每一个角落,处处都是心婉离去的背影,狠下心道,“我不杀你,你回去吧,以后别来烦我……”
“哈哈哈哈……哈哈……”羽清直立起身,右手挂住苍白的脸颊,挤出了眼皮下的红色血丝,“看来我今天也要让你尝尝自己所爱之人死在自己眼下的痛苦,那一定很有趣吧……”
紧蹙的双眼突然一瞪,眼神浑然惊奇地看着相貌大变的羽清,“你说什么?痛苦?你以为我就不痛苦吗?”
“哼……”羽清拂袖侧身,这次的举动不是离开,而是直勾勾地看向梦璃。
“这位小姑娘真是貌若天仙,心若琉璃,这样紧紧地被我抱着,我觉得即使身处这炽热的炙炎洞都感觉到那沁人心脾的浪漫,楚霄天,你说是不是呢?”羽清竟然再一次将梦璃扣劫在怀里,这举动,分明是赤裸裸的挑衅。
“你!”我绷紧了身体的每一个部位,只等着那一股力量再次袭身,“放开她,否则我将你碎尸万段!”
“我可不是那么随便的人,我对她也没有兴趣。我刚才对你说过,要让你尝尝自己的所爱之人死在自己眼下的痛苦,不过你现在求我呢……我还是能考虑放了她。”满面的邪恶之色暴露无遗,那血淋淋的残忍尽显在羽清狰狞的面容。
“我……这是怎么了?”菱纱微弱无力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看来已经醒来了,见到眼前的对峙的场景,不觉大惊,“你……你这个怪物,你抱着梦璃做什么?”
许久没有听见天河说话,菱纱刚一起身,天河的怒声就传入了耳帘,“女孩子不是用来伤害的,那个叫什么鱼什么筋的,你给我听着,今天你先把菱纱打伤,还差点把梦璃丢进岩浆里,我要你给她们道歉!”
“天河……稍安勿躁,静观其变!”紫英拦住了正欲前出手的天河。
羽清没有理会天河,然不知,天河的怒火已经激发了体内强大的战斗力,若是正面交锋,羽清也未必是天河的对手。
愤怒燃身,恍然感觉到无数的嗜血虫在我的体内肆意流窜,弥漫全身,疼痛袭来,大脑昏昏欲裂,此时,不再是眼睛里散发出咄咄逼人的红芒,就连耳朵、鼻子、嘴唇都笼罩上一股凛然的血腥残光,大脑感到膨胀的闷痛,像一颗不定时炸弹,随时可能爆炸。
在我的眼中,羽清只是我残杀的猎物,恨不得将其剁成肉片,以他的血液来冲醒我的意识。
羽清也感觉到情势大为不妙,双目猝然,掐住梦璃脖子的手迅速弯成一指,点在了梦璃的后颈,梦璃当场眩晕。
忍不住了,残杀、欲望、黑暗全然在我的脑海里一一闪现,身如流影飘然,一闪而现,一拳狠狠地打在了羽清下颔。羽清飘飘未觉,坠入了岩浆之中,溅起无数的血花洒满了一地。
而我,站在梦璃晕倒的位置,刚才的一击恍如澄红一练失去了意识,坠倒在梦璃的身旁。 
第六十八章 剑灵(上)
        “呃……”迷蒙的双眼再一次睁开,我的头就要爆炸一般,疼痛难耐,“我这是怎么了?”
仍然是那一芳浓郁的清香循循入鼻,全身一松,忽觉恍然,梦璃的青丝垂在了我的鼻尖,正对着梦璃,露出含苞绽放的微笑,“你醒了……”
我也微微一笑,全身飘然若仙,打望了下四周,经过记忆的确认,我已回到了月幽之境。
“喂喂,霄天,你还记得刚才发生的事情吗?”菱纱窜到我的身边问道。
“刚才的事?”我喃喃道,开始摸索逝去的记忆,头一阵昏痛,前不久发生的事情如放电影般在我的脑海重现,“我记得,不知道有什么力量控制着我的意识,那种感觉好像被心魔所操作,完全不能抑制住情绪,好想杀人……对了,那羽清呢?”
“羽清已被你击入炙炎洞中的岩浆里,没有见其起身,恐怕已经……”紫英静然道,带着疑惑看着我,“你感觉怎么样?”
“很好啊!”我站起身跳了两下以示自己的活力。
紫英默然不作声,看着我的眼神如看一只妖怪般犀利,但没多久就撤去了眼神攻击。
“霄天……其实……你刚才的样子好恐怖,从来没见过你那个样子,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菱纱仍是耐不住好奇,殷切地看着我。
“我……我不知道,不知道怎么的,身体里突然迸发出一股不可操控的力量,那股力量侵蚀着我的身体,不过我的大脑还是清醒的,只是身体不由自主地动了起来。”我拍了拍后脑勺,那一种疼痛再度袭来。
“霄天,别想了,我配制了一些香,能使你的身体处于放松状态,你试试吧。”梦璃递过来两袋香包替我垂挂于腰间,相隔这么远,那股清雅之气仍能飘入我的鼻子,顿觉一阵清新。
“天河,你们拿到炙炎石了吗?”清了清神,我转向天河问道。
天河立刻在腰间掏出一块散发红色光芒带着灼灼之气的石头执于手中,“你说这个,我已经拿到了,感觉有点热,你不怕烫吗?”
想了想,觉得少了什么事,我问道,“你们取炙炎石的时候遇到危险了吗?“天河摸了摸后脑,那笨拙的脑袋回忆着什么事,片刻,菱纱一拍即下,“笨蛋,需要想这么久吗?只不过取炙炎石的时候我差点烫到而已。”
“差点烫到?”觉得有点怪,我继续问道,“你们难道就没有遇到一个庞大的妖怪,全身带着火,很恐怖的样子?”
众人皆诧异,满头攒连出一连串的问号,紫英开口了,“霄天,此话怎讲?”
“太怪了,熔岩兽王没有出现,难道被师父的邪体干掉了?”苦苦摸索着,答案似乎就在心中,可是怎么找也找不到,回答道,“没什么,我们快拿炙炎石助那两姐妹成仙吧。”
没有多问,众人都已释然,说帮助两人成仙的话一落音,两人如鬼魅般出现在我们面前,众人皆心惊,“没必要这么激动吧!”
“你们找到炙炎石了?太好了……快帮帮我们吧。”楚碧痕显得额外激动,涨红了脸在我的面前东跳西窜。
不但楚碧痕,就连一向镇静默然的楚寒镜也激动地叫出了声,跟着自己的妹妹掩饰不住那一份激动的心情,“嗯……仙人,你帮帮我们吧……”
我微微点了点头,“天河,炙炎石给我……”
天河恍若心惊,适才似乎在想什么事,突然恍惚过来,“炙炎石很烫,你小心点……”
沉定下心境,紧缩起浮躁的心情,运起“上清仙诀”,顿时一股冰凉的仙气在我的手中流窜,冒着腾腾的寒气,与触握在手里炙炎石的灼气相互抵制,感觉如常温一般。
楚寒镜大惊,脸色带有点恐慌和躁动,“没想到这个‘上清仙诀’你能使用到如此地步……”
微微察觉楚寒镜脸色的变异,我不觉心中一疑,“有什么问题吗?”
站在一旁的楚碧痕连忙摇头,“没、没什么,快成仙了,姐姐有点激动而已。”
紧蹙眉骨,我微微点了点头,可是感觉不妙的是我顿然产生一种焕然若失的感觉,不久后也便怅然了,提醒两姐妹道,“等会我会将炙炎石一分为二,你们只要专念‘上清仙诀’,心无旁骛,运动仙诀之气灌注于丹田,再融合修为于其内,我在外协助,方可成功。”
“嗯……”楚碧痕连忙点头,心中的欢喜在脸上表露无遗。
然而,楚寒镜却犹豫不决的样子,看到如此激动的妹妹,也便迎上了一句,“仙人,开始吧。”
“嗯!记住,心无旁骛,汇聚所思,不可有一点杂念。”我再次提醒道,运起了“上清仙诀”开始驱动炙炎石。
炙炎石脱离出我的手心,缓缓飘于半空,随着能量的释放,红光愈发愈胜,热量也随之而出,即使使用“上清仙诀”护身的我也微微感觉到那一丝灼气如针眼般刺扎着全身的每个部位,不可否认,这对楚寒镜和楚碧痕来说是一个极大的肉身血搏的挑战。
两姐妹双目紧闭,身上由于“上清仙诀”的作用透发出清冷的寒气,然而这只是刚开始而已。
一手运气,另一只手抄起流光剑于掌心,“流光斩”伴随着一道金色的剑气朝炙炎石的中心部位直驱而入,恍然之间,炙炎石一分为二,由于划开的裂痕,释放出的热量如火焰般蔓延,整个月幽之境处于一片被火海包围的穷山恶水之地。
凝目望去,楚寒镜和楚碧痕开始躁动起来,身上的清气开始被烈炎所覆盖。
“凝神!”我朝着空中悬浮的两姐妹提醒道,然而我也感觉有情势越来越不利,依照他们的坚持力,恐怕凶多吉少。
炙炎石开始融注于两人的体内,那股热量,我感到情况越来越不妙,两姐妹面如朝霞,红晕过耳,显然是被烈焰之气所侵蚀。
“什么?怎么可能!”闭目凝神的我猛地睁开眼睛,“这两个丫头到底怎么回事?居然对‘上清仙诀’的领悟程度连一成都不到,为什么还要逞强?”
当我突然察觉到这一点时为时已晚,两姐妹的身体开始从脚到头渐渐消散,如飞逝的萤火虫,点点滴滴地开始脱离她们的身体。
“为什么?”我的双颊开始冒出了豆大的汗珠,若是真让他们魂飞魄散,那我不就成了千古罪人?我对得起神农那个老头吗?
我试着强逼“上清仙诀”,以我之余补他之缺,清气朝两姐妹循循植入,一时间暂时稳住了魂飞魄散的危情。
“霄天,他们到底怎么了?”菱纱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一扰,当即打断了我的思绪,灌注清气的路径随之打断,两姐妹的魂魄又开始消散。
“勿扰!”紫英拦住了正欲再度开口的菱纱,场面顿时一阵肃然。
疲惫的感觉袭遍了我的全身,颤然一抖,我颓然地跪倒在地,豆大的汗珠顺着双颊如雨水一般簌簌而下。
“为什么?我到底在做什么,两个人的命难道都将毁于我的手上吗?”我瞪圆了双眼,愣愣地看着地上,对面前的危情却无能为力。
“霄天……”所有人都围上了我,为我擦拭汗珠。
再看看两姐妹仍伫立在半空的随风飘散的身躯,一直到腰部、胸部、颈部,渐渐地化为了无形。
“完了吗?”紧握双拳,狠狠地打在坚硬的岩石上,鲜血爆破而出。
一切都完了……完了……不……没有完……真的没有完……
在我即将背负千古千古罪名的前一秒钟,从早上就感觉到颤动的流光剑这时突然金光大盛,笼罩了整个红炎之气。金光四射,就连闭上眼睛都能感觉到那刺眼的疼痛。
在我睁开双眼的一瞬间,眼前的场景焕然一新,一切都变了,也是因为这一变化,下一秒的即将背负的千古罪名也随之飘去…… 
第六十九章 剑灵(下)
        金光倒映着灼灼红光,若是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的人都会以为自己进入了九幽地狱。众人皆面无表情,呆呆地凝视着,那眼神,触目心惊。
流光剑徐徐升空,以剑身的中心部位为起点,四散而开的金光如同飘然的长带,照在了楚寒镜和楚碧痕的周围,那渐渐消散的魂魄重新汇聚成轮廓清晰的肉身。
危情一点点好转,众人的面上渐渐挂上一丝微笑,也正是这个微笑,月幽之境的阴森恐怖的坏境也随着好转起来。
仿佛刚才的事情过去很久了,悬浮于半空的两姐妹身形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再也不是身穿翠绿树裙的两个丫头,面目焕然一新,捆扎着飘飘然的仙裙,五颜六色随风飘荡的腕带垂挂于纤纤玉手上,发髻盘绕,留海下炯炯有神的双眼有着无穷的媚惑力,那一种清新的仙子之气萦绕在众人的周围,有着说不出的畅快之感。
“到头来,还是自己长置于身的佩剑救了自己。”我默默地看着飘坠在空中的流光剑,心中的大石头放了下来,顿觉一阵轻松。
“太好了,她们……成仙了……”菱纱欢快地叫道,喜悦之声唤醒了正在沉醉于仙女的所有人。
天河反应过来,第一个动作竟然是一把搂住菱纱在自己的怀里,“太好了,我们总算没有白费心思。”
菱纱第一次被天河主动地搂住,还搂得这么紧,面现红晕,又喜悦之色突变成带着害羞的愤怒之气,一把推开了抱着自己欢呼的天河,头转一边,“谁要你抱我的,流氓!”
看到这两个欢喜冤家我顿觉好哭又好笑,然而接下来两个人的对白终于让我捧腹开怀。
“哦……爹说过,女孩子不能抱,要是抱了别人叫自己负责就麻烦了,我自己每天的山猪都吃不够,还要给其他人吃,真的很麻烦。爹还说过,不要轻易碰女孩子,万一惹得生孩子就更麻烦了,这可不得,不但还要对女孩子负责,也要对孩子负责,我的食物就更吃不消了。”天河露出紧张的表情,像是真要大难临头的样子。
“你……你……你说什么?你……你和你爹简直就是一个混世流氓,道德败坏,居然……居然……”居然什么就不知道了,菱纱涨红了脸,尽量避开天河的那天真无邪的眼神,要是再看一下,就会有自杀的危险。
“哈哈哈哈……”我实在憋不住了,完全顾不了自己的形象,捧腹大笑,那笑声在整个月幽之境回荡,原本静谧的月幽之境,由于我夸张的笑声喧闹得不可开交。
“真……真有那么好笑吗?”梦璃看着几乎笑出眼泪的我,露出了微微的笑容,“不过还真的有点好笑……”说完也跟着我笑了起来,虽然不如我那般夸张,但是这气氛足以让菱纱羞愧欲绝。
“你们……好了,办正事要紧。”紫英淡然道,说实话我真佩服紫英的耐力,这般滑稽的场面居然默不作声,不愧为传说中的绅士形象。
好不容易停止前俯后仰的大笑,面色一正,看了看仍悬浮于半空的两姐妹,居然没有丝毫动静,莫非是死人不成?
“不会吧……这怎么可能……”想到这里,我的心又扛上了更重的担子,“这是为什么?明明成了仙……哪里出了问题吗?”
“霄天……”正在冥思苦想,梦璃打断了我的思路,我恍然一怔,梦璃指着飘坠在半空中的流光剑道,“那柄剑还在发光颤动,出了什么问题吗?”
“我不知道,先看看再说吧。”我站立起身,纵身一跃抓住了流光剑,更让人意料之外的是流光剑在我的手心颤动得更加厉害,那种麻麻的感觉瞬时袭遍了我的全身,连我的嘴唇也跟着颤动起来。
金光再一次盛起,这次的金光不是弥漫整个月幽之境,而是将我逐一包围,我的身形随着金光的缠绕,一阵沁人心脾的舒缓之感如泉水一般浸透了我的全身,原本沉重如山的身体顿感飘飘欲仙,轻松了好多。
流光剑脱离出了我的掌心,横置于我的面前,在剑身的中心部位,缓缓地探出一个金色的小球,渐渐地和剑身脱离开来……不对,仔细一看,这是一只身形如五毒兽般大小的小家伙,一对金黄色的翅膀盈盈飘动,不断地泻出金色的星点往下飘落,星点还未落到地面便消失殆尽。顺着飘动的翅膀看去,一张少女的面容印入眼中,若身体能够和人一般大小,那看上去绝对是一个仙女。
不知为什么,看到这个小家伙,心中有说不出的美感和舒心,出于好奇,我盯着眼前的小家伙,仔细打量了一番,问道,“你是谁?仙女下凡吗?”
小家伙微微一侧身,接着在我面前来了个大转圈,随着洒落的星点,缓缓飘到我的面前,一下拥进了我的怀里,“主人……小莹等你好久了,你终于把小莹唤醒了……呼呼~~~”
突然面对这一小家伙的热情相拥,我有点不知所措,“你说你是谁?小莹?”
小家伙离开了我的满怀,飘到我的肩膀上,金色的星点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9 2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