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仙剑奇侠传四之完美的命运-第2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岩浆滚滚,热气腾空,一种莫名的阴邪之气充斥在四面八方,煞是诡异。若是原来拥有盘古之力的我对炎气无所畏惧,但是现在一点点温热就有灼伤肌肤的疼痛。
“前面是月幽之境,那里会比较寒冷,大家注意施展‘炎宿’以暖身……”再仔细想起来,好像这里会使用火系法术的只有我,而且夙瑶那心胸狭窄之人已经阻止紫英教天河他们一些高等仙术,顿觉羞愧,补充道,“我是说我等会为大家施法,注意别走丢了。”
菱纱瞅了我几眼,望向一边,却是在生紫英的气,“冰块脸从来没有交过我们一些高等的五灵之术,修行这么久,也才这点破烂伎俩。”
紫英望向菱纱,心带愧疚,在他心中掌门的命令就是圣旨,不可违背,找理由道,“菱纱,你们现在的修为尚且学习高等的五灵之术不说,就连低微的操控之法都很难掌握,修行不在一时,需刻苦钻研,以后便会学到精深的法术。”
我有些不耐烦了,不知道怎么的,最近就喜欢躁动,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别废话了,快点走吧,这里妖气冲天,不可久留。”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一团问号在心中打结,突感背负的流光剑再次微微颤动,少顷便又恢复平静,“为什么这种感觉……”
“妖孽,休得放肆!”紫英大叫出口,而我却恍若未闻。
“霄天,你在想什么啊?”梦璃的手在我的臂膀上摇曳,“紫英那里……”
顿时醒悟,眼前突显一片混乱,没想到月幽之境竟然聚集着不同修为程度的妖,竟然这些妖能来到月幽之境并做为休憩场所,其中必有蹊跷。
此时,天河、菱纱、紫英正挥舞着手中的利刃,在群妖之间奋力搏斗,情况看来对我方大为不利,需尽快救援。
没有回答梦璃的话,我只手抽出了流光剑,伴随着一点一滴流散的金光,剑气横飞与众妖之间,配合其余三人的努力,转眼之间,群妖全被击得四散逃逸。
“你们……谢谢……”胜利之间,一个轻柔的女声从周围传来,不久,身影渐渐兀现,不错,这就是姐姐楚寒镜,跟在身后的就是妹妹楚碧痕。
见两人仍存于炎帝神农洞,我心中的那块石头总算放了下来,迎前道,“两位可是这梭罗树的树仙?”
一语即中,姐妹俩相视一觑,楚碧痕激动地走上前来,“你……是仙?”
我默口不谈,紫英走到我跟前,“冒昧打扰,实不得已。姑娘若是知道这里存在一寒器,请不吝赐教!”
楚碧痕走到楚寒镜身边,嘟哝道,“姐姐,这可是个好机会……”
楚寒镜随手一甩,厉声断然,“不可以……”
我觉情势不对,而且这炎帝神农洞对于剧情有了巨大的变化,放开寒器一事不说,问道,“两位可知道这炎帝神农洞到底发生了什么?在我看来,这月幽之境不应存在妖怪,为何却是另一个反差,以致群妖乱舞?”
楚寒镜摇了摇头,微声叹息,“哎……前不久出现了一个法力高深,非人非妖的怪物,那怪物全身笼罩于黑袍之下,眼冒黑烟,手中能汇聚强大的暗黑气息,一来到炎帝神农洞中便大开杀虐,所有由兽类修炼之后所成的妖皆命丧于他手。那怪物一来到月幽之境便打开了洞外与这里连接的通道,导致众妖纷纷栖于月幽之境下。这梭罗树对修炼有着巨大的促进作用,纵然群妖不愿离去,我们也就回到了梭罗树里以自保……”
“黑色怪物?遭了……”心中一惊,突然想起,“师父……他曾经来过!那邪体上次被我用五灵珠打成重伤,不可能这么快就恢复了吧?”
“什么?那到底是什么人啊?”菱纱惊叫起来。
梦璃见我豆大的汗珠顺脸簌簌而下,走到我身前替我擦汗,“你在想什么?这么脸色这么难看?莫非……”
莫非什么我很清楚,看来梦璃已经猜到我和这个黑色怪物有一些渊源,没有理会梦璃的话,我激动走到楚寒镜面前,“那黑色怪物曾几时到此?”
楚寒镜被我靠得很近,连退两步,惊然道,“我不清楚……这里与外界相隔,我们早已没有时间观念,自从主人走了以后,我们再也没有出过这个洞穴……”
“敢问你们的主人是哪位高人?”紫英思考片刻,问道。
畏缩在楚寒镜身后的楚碧痕站上前来,“主人是与伏羲、女娲并称‘三皇’的神农。”
“竟然是神农……”菱纱大惊,紫英也面带惑色。
我自然不觉稀奇,梦璃开口说道,“神农……已经不再这个世上很久了……那你们在这里呆的时间也算有千万年了吧。”
“若不是落败身死,主人是不会丢下这里不管的,他的心那么善良,这儿的一草一木,他都十分爱惜……”楚寒镜的眼角挣脱出一滴晶莹的泪光。
“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没有听懂……”自然是云天河那呆头呆脑的疑问了,自小从未了解世事,大家也不以为异。
众人没有理会天河,我再一次对楚寒镜问道,“你们可知名曰‘金尊神’这一大神?”
楚碧痕露出激动的眼神,盯住我,险些语无伦次,“知道知道……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他来过这洞中,还为我们指点修仙之术,他诲人不倦,面容慈祥,我和姐姐对他的帮助真是不胜感激。”
这么一说,我总算找到了一些线索,也算对父亲来到这个世界之所为有了一点了解,心中感慨油然而生,似乎每一个角落都留有他英雄的影子。
“他当时传于你们修仙之术,你们可有收获,为何现在还未成仙?”我看着这两姐妹,别说成仙,体内的灵气都未俱全,不禁疑惑。
“其实,我们不需要过多的修炼,只要在洞中寻得‘炙炎石’与自身融合便可取得真正的仙身。”楚碧痕说道,对着我充满期待的目光。
楚寒镜脸色一沉,厉声再出,“我说了不可以,难道你忘了金尊神临走前所说的话了吗?”
楚碧痕的脸色也跟着沉了起来,“我知道,欲成仙身,需日夜兼程专心修炼,拥有一颗至净之心,便可化为真正的仙身。”
“既然知道,你为什么还如此顽固?”楚寒镜脸色缓和,平静道。
“可是,当初你和主人所说的话我都听得清清楚楚……”楚碧痕心中涌上了一股激流。
楚寒镜面带悲伤之色,缓缓道,“原来你早就……”
“哼,姐姐,你太自私了。本来一树化出两个树仙都已经是不可思议,梭罗树一生只结一个果实,所以我们二人中只能一人,另一人便要死去……你不告诉我,你就是因为不想让我成仙是不是?”楚碧痕的恨意也随着脸色的改变暴露了出来。
“金尊神也曾说过,必须拥有一颗至净之心才能化作仙身,若是怀着私念,只能让梭罗树结果,你却一样要魂飞魄散……”楚寒镜见妹妹如此,心中的愧疚和悲痛在脸上全数写满。
两姐妹争执不休,我连忙插嘴,为两姐妹带上了一个惊喜,“若是这样,我想我有办法助你们双数成仙。” 
第六十五章 异遇
       “你……你有办法?真的吗?”楚碧痕不禁心慌,神色飞扬,蹦到我身边,“你有什么办法?求求你帮帮我们吧!”
“方法很简单,但是也有风险,若是不成功,还是得需要修行百年,你们还愿意试一试吗?”我紧锁眉头,对自己的方法把握并不大。
楚碧痕并没有因此沮丧,反而很兴奋,“只要能成仙,再大的风险我们也要试一试啊,我们在这里呆了千年万年,外面的世界到底是怎么样我们都没有机会看上一眼,所以……我求求你。”
我微微点了点头,楚寒镜却并不那么开朗,“碧痕,他可是凡人,你相信他有把握吗?况且成仙之事不是一说就成……”
楚碧痕打断了楚寒镜的话,冷声道,“哼,姐姐,你不要想成仙也就算了,我只是想看看外面的世界,好不容易有此机会,你却还要阻拦我?”
“你们别吵了……其实不瞒大家说,我就说是金尊神的……首席徒弟!”我慢慢道,“只要你们相信我,我会尽我全力助你们成仙。”
此言一出,除了梦璃,众人皆惊呼,目光异然地投向了我,菱纱更为惊奇,“你……你居然是……神?”
紫英也按奈不住自己的好奇,“你……为何之前你所说之话不符?你真的是神?”
我摇了摇头,平静下心,“大家不用太过于惊讶,我之所以瞒着自己的身份不告诉你们是由原因的……我纠正一下,我并不是神,我只是神的徒弟而已……”
“那你的方法是什么?”这次换楚寒镜激动了。
“方法很简单,仍然是用炙炎石!”我悉心解释道,“既然你们受过我师父的指点,那他一定传于了你们‘上清仙诀’这一高深的内息口诀吧?这口诀最主要的用途是对修仙有着巨大的促进作用,这千百年来你们也应该掌握了其蕴含的高深法力。再利用炙炎石,我将其一分为二,分别灌入你们的体内,灌输时只要专心念读‘上清仙诀’,成仙之事也不在话下。”
楚碧痕一脸光彩夺目,竟然拉住了我的手,“那你快点帮帮我们吧!”
楚寒镜反而迟疑,“炙炎石在月幽之境西北的炙炎洞里,那里炎热袭身,炙炎石能发出极大的热量,你们恐怕……”
“不用担心,我有大哥传授的‘凝冰决’,拿一块石头肯定没有问题。”天河鼓起胸膛,信心十足。
“那好吧,我们出发!”我说道,走到了梦璃的旁边。
梦璃终于忍不住好奇,拉了拉我的衣袖,问道,“那位金尊神真是你的师父?还有之前他们所说的黑色怪物是不是和你也有关系?”
月幽之境虽然很冷,听梦璃这么问,我不禁流下汗珠,“你……你怎么看出来的?”
梦璃摇了摇头,微笑道,“刚才我就开始注意你的表情,一听到他们说那个黑色怪物,你的表情就有点反常……”
没有办法瞒住梦璃的眼睛,我勉强一笑,“是……可能吧……”
“答应我……”梦璃用坚定的眼神看着我,“不要作出伤害自己的事……虽然我不知道那黑色怪物和你有什么渊源,但是我总觉得这件事很不简单,你不要背着我冒任何风险!”
我摸了摸后脑,竟然动作和云天河差不多,憋出一丝笑容,“放心吧,我不会的……”
这样一说,梦璃稍稍放下了心,我们朝着月幽之境西北的炙炎洞迈进。
“和那邪体一战是免不了的,我不敢保证我能活着回来,梦璃,就算我牺牲自己的性命也要挽回天下苍生,请你不要怪我。”带着一丝苦涩,心中很不是滋味。
“这里的岩浆比洞口的还要热还要多。”天河打望着四周,连自己都感觉到了热,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
“大家小心,这里恐有不妥之处……”我将剑紧握于腰间,随时准备着战斗。
“哎呀,霄天别那么紧张,我倒感觉这里挺舒服的。”菱纱拍了拍我的肩,作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
紫英和我一样也有所察觉,“大家还是小心的为妙,我也感到了一股不同于洞内妖兽的气息。”
“是吗?我都没感觉到杀气!”天河挠了挠头,笑嘻嘻道。
“不对!天河,后面,小心。”我大声提醒,在天河的身后,一个白衣白发的的男子从岩浆里冒了出来,那气势,包围着一股浓浓的杀气。
对杀气非常敏感的天河此时也感觉到不妙,连忙后退几步,闪出了杀气包裹的范围,抽出了望舒剑准备迎战。
这个白衣白发男子……除了羽清还会是谁?上次见他的模样一脸严峻,不久后的今天居然出现在炎帝神农洞,原本黝黑的双眼透露出了红宝石般的异芒。
“你干什么?”手持流光剑,我感觉到羽清此来不善,开始运作内息。
羽清淡然道,“楚霄天,你如今没有了盘古之力,想要在这个炎热的洞内和我打,那简直是天与地之间的差距……”
菱纱见此,心中的愤怒爆发了出来,“好啊,你倒是自己来送死了,本姑娘要报上次的一箭之仇。”说着,抽出了紫青双剑,盘旋于两手之间,逼出内力于其上,准备动手。
“菱纱,不可贸然行事!”紫英上前阻拦,“此妖的力量太过于强大,我能隐隐感觉到他体内澎湃的火焰,若是正面交锋,我们几人必然尸骨无存。”
紫英说的如此坚决,菱纱也放弃了动手的念头,倒是天河莽撞了起来,“原来就是你这个混蛋把菱纱打成重伤,我今天要你给菱纱道歉!”
羽清满脸凶煞,不理会天河,倒是把脸转向了梦璃,“你和楚霄天是什么关系?”
“关系?”梦璃的脸上露出一阵微红,不愿理会羽清,冷然道,“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梦璃的话刚一落音,天河就开始提起望舒剑朝羽清全力攻击。望舒剑散发出幽幽蓝光,一股阴寒之气笼罩于天河周围,身形如霹雳一般,力道足以瞬间令人粉碎碎骨,一剑下来,重重地朝羽清的脑门斩去。
羽清恍若未知,轻手一提,这道防御的力量简直和玄霄撇开天河的力道相差无几,猛一挥手,天河震飞到了远处。
“天河……”菱纱焦急起来,连忙扶住站立不稳的天河。
力量相差悬殊,不得不先口头协商,我走上前去,“你来这里是为了什么?我的盘古之力你也拿去了,为了她,我不会追究,我这里已经没有你想要的了!”
羽清哼然一声,“你这里的确没有我想要的东西,不过……倒是有我想要的人,那就是你!”
“我?”我感觉好哭又好笑,“你要我做什么?是我听错了吧?”
“我说要的人是你那就是你,哪那么多废话?”羽清拂袖,冷冷道。
“霄天,来者不善,我看口头商议行不通,配合我们俩的修为以及梦璃的箜篌之音,或许有机会打败他。”紫英在我身后提示道。
“你在想什么?你就不管羽落了吗?”羽清挑开了我的伤心回忆。
我毫不受其影响,冷然一笑,“羽落?哈哈,在我的记忆里,好像没有这个人吧?”
“少废话,今天我必将你擒住。”羽清肃然道,开始酝酿战斗的气息。
“梦璃,以箜篌之音迷幻对手,我和霄天合力将此妖击倒!”紫英见情况不妙,连忙对一旁的梦璃呼道,此时,我也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第六十六章 战欲(上)
         此时,就连热气滚滚的岩浆都停止了躁动,紧张的气氛瞬间提到了最高点,物极必反,在一时间整个炙炎洞都变得无比的静谧,只等着双方出手来打断这种沉静。
“噌~~~”,伴随着箜篌之音的想起,战斗拉开了帷幕……
箜篌之音的目的是迷幻对手,扰乱其心智,更利于我方的攻势。
流光剑的金光渐渐笼罩了我的身体,那一股炽热的能量,虽然没有盘古之力的衬托,却也相差无几,重楼说过,盘古之力只是我的辅助工具,真正强大的是我自己。
果然,身体内没有了盘古之力,明显却能感觉到另外一种类似盘古之力的能量在体内流窜扩散,漫布了每一滴血液。
“凌空闪”伴随着流光剑越来越浓的攻势,原本金色的流光映照上血红色的异芒,在此刻的速度加力道几乎提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就连拥有盘古之力时的我也从未有过如此强大的爆发力。
羽清面不改色,双手合十,一点点红宝石般的光球慢慢从两手中央凝聚,到最后十根手指的指尖也点缀出一点点红星,而两手之间汇聚而成的光球则形成了正方体的红色框架。
一道剑气从我持剑之手爆裂而出,我微微感觉到自己的手心发麻,其力量可想而知。
“三脚猫的功夫,我看你也不过如此。”羽清的嘴角微微上扬,“我就让你看看‘扭曲空间’的厉害!”
羽清的表情,让我不觉而悚,仿佛不战而败的感觉,可是,下一秒的力量对抗却让我真正尝到了这个滋味。
“凌空闪”划过的剑道痕迹被称为“扭曲空间”的正方体框架完全吸收,框架中间,流光剑所迸发出来的金光在其中微微闪烁。
“不错,你所释放的力量越多,反而越会被吸收,这招就是将对手的力量占为己有的一种妖界特有法术。”羽清的笑容越来越狰狞,“你永远是我的手下败将!”
“梦璃!用箜篌之音施展‘破体术’,打断他的力量来源!”我恍然一觉,连忙招呼正在竭力使用箜篌的梦璃。
一时间,箜篌之音混杂着强有力的破体强术,紫英的剑光已经跟着到了羽清的跟前。
“千方残光剑”气势汹汹,千万把剑影瞬间崩裂而开,化作流星剑雨刺向羽清,掠过的地方都流下了一条寒冰色的残影。
羽清仍然死死地伫立于原地,急挥红光四溢的左手,正方体框架笼罩于千方残光剑之前,顷刻之间,剑影化为乌有,凝目看去,那蕴满金光的正方体框架内又多了一丝寒冰色的气息。
这一时刻,双方都停止了攻势,梦璃的箜篌之音也停止了声息。
“哼,区区扰心幻术对我有何用?”羽清冷冷看向梦璃,红色眼眸中透过不屑之意,“先顾及你自身的安全吧,身处琼华,等于羊入虎口。”
“你说什么呢?”我喝声打断了羽清的话,隐隐之中,我感觉到羽清仿佛是一个神圣,当然这绝对不是妥协。
“妖孽,祸害众生,扰我人界,受死!”紫英不觉心中的气愤,看来方才的千方残光剑第一次对妖失手,此时又酝酿出更加强大的招式“上清破云剑”。
羽清不动声色,微声渺渺,“我此生最为憎恶的就是打着斩妖除魔的正道之名,行自己所欲的虚伪之人,琼华派个个如此,真是悲哀!”
此招聚集了“千万残光剑”其分散的力量,化众为一,之前的剑雨形成了一把富有威光的冰凝之气,云破天开之势。
集琼华派的剑术之大成,无穷的万灵之息凝结于其中,朝羽清的胸口直贯而入。
这次的攻击不容小觑,羽清转身反侧,由于“上清破云剑”强大的威势,羽清开始加大手中的红芒之气,意图将“上清破云剑”的能量化为其中,可是刚一出手的正方体框架承受不住这破云天开的剑道威慑,“扭曲空间”爆破开来,聚集的能量瞬间释放,炙炎洞隆隆作响,产生了微微震动。
炙炎洞周围的岩浆开始翻滚,尘埃四处飞散,空间处于朦胧状态。
“那是什么?”模糊的视线中我定睛望去,羽清的身旁出现了迅捷的身影。
“不好!那是菱纱。”紫英惊呼起来。
我暗暗心惊,紧张到了极点,“这丫头完全不了解羽清的实力,太莽撞了!怎么办怎么办?”
可是已经太晚了,菱纱的“无影连剑诀”已经使了出来,这一韩家村的顶级绝招真的会伤到羽清这个恐怖的人物吗?
意料之中,羽清的双眼突然红芒大盛,只一挥手,一道由手所发的剑气朝菱纱驰来的身影狠狠斩去。
“菱纱!”我和紫英都惊叫出声,默默地看着这爆破的烟尘再度飞扬。
尘埃四处蔓延,时间仿佛凝住了呼吸,一切又变得静谧起来。
烟尘散去,菱纱已经倒在了地上,在仔细一看,并没有受伤……难道?
是天河!是天河在危机时刻灌注了“落星式”的力量,将攻向菱纱的剑影以等同的力量抵消掉,有惊无险,心中的一块大石头终于放了下来。
“太可恶了,女孩子不是用来伤害的,可恶!”天河已经怒形于色,手中的弓和剑捏出了大汗,顺着掌心簌簌而下。
“天河?”我惊住了,从未见过天河这般的愤怒,可以断定,他的修为由于愤怒的笼罩,比之前提高了数十倍。
我看了看紫英,紫英也有所悟,两人互相点头示意。现在加上天河洋溢而出的强大威势,对付羽清应该不成问题。
再一次调整好内息,使其缓舒流淌,一阵箜篌之音再一次想起。
“哼!我已经说过箜篌对我来说几乎影响为零……”羽清不屑的脸色突然大变,红芒的眼色突然瞪圆,闪过一丝慌乱。
“魂梦魅曲”已经使了出来,此招为幻暝界终极幻术,看来,妖界对于梦璃的影响已经通过灵力的施法形式表现了出来。
众人之中,注意到梦璃的只有我和羽清,两人的目光同时转移到梦璃的身上。
乍看羽清,面部的慌乱之色越来越重,清秀的面貌出现了丝丝皱纹,没有理会云天河和紫英对自己而来的攻击,转身朝梦璃袭去。
“你……梦璃,快闪开。”情势不妙,我也变得慌乱起来,对羽清突然袭击梦璃的动作大为震惊,也朝梦璃驰去。
一个想要置梦璃于死地,一个想要竭力保护梦璃,两道不同的身影汇聚在了一个点上,谁先到达谁就赢。
轰然一声,两道身影相形见绌,同时汇聚在了一点,激烈碰撞,烟尘横飞。
渐渐散去的烟尘让众人都吸了口闷气……我输了……
“羽清,你要对梦璃做什么?你放开她!”反应过来,梦璃被羽清劫持在手,只手成剑,牢靠在梦璃的喉咙。
“你……不可饶恕!”紫英握紧了长见,手骨之间出现咧咧的响声。
“你简直就是个魔鬼……连女孩子都不放过……”此时的天河不但愤怒,而且愤怒之间紧张之色滥窜横飞。
“哈哈哈哈……”羽清捂脸狂笑,露出凶意之色盯住我,“你不是很想保护她吗?怎么变得这得这么懦弱,连自己的女人都保不住……”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句试试……”这次是我,眼眸红芒盛起,比羽清的红眼都更加深烁。
“霄天……你的眼睛……”紫英看着我,发现我的表情大变,一阵惊呼。
没有理会紫英,我咬牙切齿,愤怒、憎恨积聚于这对眼眸之中,“我再说一遍,放了她……”说话之间,红芒闪闪发亮。
“要我放了她?可以啊,自己来抢……”羽清缩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8 2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