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仙剑奇侠传四之完美的命运-第2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了梦璃的床边,心中的痛入潮水一般无情地拍打着。
梦璃的脸上带着一丝丝幸福的微笑,仿佛在梦中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就是她最大的满足,而作为真实的自己看着梦璃这般模样,心中的疼痛再一次被大浪所冲击。
我伸出了自己经受千难万苦的手,在梦璃的脸颊上轻轻地抚摸着,嘴中喃喃地说出了我自己的心声,“梦璃,我等你醒来……我要告诉你,你已经在我的心中占据了不可分割的重要位置,不论以后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我都会陪在你的身边,只要你不嫌弃我,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
温暖的一只手在洁白幽香的脸颊上轻轻地滑动,仿佛带有流星般的祈愿,这个愿望是一个誓言,对眼前女子的一个亘古不变的誓言。
梦璃的眼睛好像懂了一下,一点点微弱的颤抖直接导致我情绪的大变,由心痛变得欢喜,于是我在梦璃的脸前发出了微微的激动之声,“梦璃,你醒了吗?若是醒了就睁开眼睛看看我吧!”
话一落音,梦璃微微颤动的双眼又回到了最开始的暗淡无光,连脸上的笑容也随着双眼的变化而消失殆尽。
这一次的梦璃好像正在经历着生死离别之苦,脸部的表情由开始的幸福之色变得愁苦凄凉,仿佛正在陷入黑暗的无底洞,拼命地挣扎着,却没有一点效果。
我再也不忍看着梦璃受着这样的痛苦,眼角微微颤抖了一下,竟有一点泪珠随之滑下,一直滴到了梦璃的俏脸上,顺着俏脸滑到了耳边,留下一道泪痕。
“对不起……是我不好,让你受了这么多委屈……”伤心欲绝的我趴在了梦璃的身上,感受到了梦璃柔软曲美的身体,却是那般冰凉。
感受到我这貌似瘦弱却很高大魁梧的身体,梦璃似动未动的身体开始有了正常的体温,正感到伤心悲切的我突然意识到冰凉的身体开始有了渐渐的升温。
我抬起头看着梦璃的双颊,那双明眸晶莹的双眼正在缓缓地睁开,我的心仿佛被什么刺了一下,回过神来,梦璃炯炯有神的眼睛正充满期待地看着我,似乎在等我说第一句话。
“梦璃,你醒了!太好了!”一时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竟然把正躺着的梦璃抱进了怀里,那一瞬间,我感受到了梦璃那急速跳动的心。
梦璃就任我紧紧地抱在怀里,那颗炙热的心正向我蔓延过来,“你怎么了?哭了?”
我立刻擦拭掉眼角的眼泪,双手搭在梦璃的肩上,将梦璃的脸对着自己,“没事的,我是太高兴了……对不起,我现在想要对你说我犹豫了很久却没有说出口的话……”
梦璃的眼里似乎闪过一丝喜悦,接着恢复了平静,用纤纤手指按住我的嘴,“现在不要说,我想晚上和你看月亮……到时候你想说什么我都有心理准备……”
我缓了缓激动的神情,露出微笑,左手仍搭在梦璃的肩上,右手则抚着梦璃的左脸颊,坚决地答应道,“嗯……只要你不嫌弃我……”
梦璃平静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接着默不作声,看着我傻傻地微笑,那笑容却是如此的动人,犹如仙女下凡般的灿烂。
看着梦璃的笑容,我不觉出了神,等恢复到正常脱口而出一句话,“梦璃,你饿了吧?我去给你准备饭菜……”
梦璃微微点了点头,我跑出了房间,刚一出门便差点和端着饭菜而来的菱纱撞个正着,幸好我反应快,不然这些热乎乎的香菜就要为给地上的蚂蚁了。
“你……你这么这么急?梦璃醒了吗?”菱纱看着我激动的样子,诧异问道。
我立马接过了菱纱准备的饭菜,说道,“嗯……梦璃醒了,我会按照你所说的,给梦璃一个交代……她很饿了,我给她把饭菜送过去。”
我转身便要走,几步后便停下来,转身微笑着对菱纱感谢道,“谢谢你菱纱,要不是你,我或许仍然存在迷惘之中,说不定还会给梦璃带来更多的伤痛。”
菱纱挥了挥手,没有笑容,平静道,“别说那么多了,总之你明白是一件好事。但是心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还没有告诉我们吧?”
“嗯,晚上我会把事情全部说与你们听的……”说完便继续端着饭菜朝梦璃房间走去。
“梦璃,我回来了,这饭菜是菱纱……”说到这里,我顿了一下,看着坐在床上的梦璃正捂着自己的额头,像是隐隐作痛,“梦璃,你怎么了?”
我放下了饭菜,跑到梦璃身边,“你先不要想任何事情……静下心来……”
“我……我好像感觉到什么东西在我的脑袋你窜动,但是又想不起来……”梦璃有气无力说道。
“看来记忆已经蠢蠢欲动了……”心中恍然,立刻运气为梦璃疏松。
“好点了吗?”我扶住梦璃,关切问道。
梦璃放下了捂在额头上的手,微微点头,“好些了,但我总有一种很不安的感觉……”
“这是很正常的,你以后会明白一切……”一不小心,我透露出了什么,梦璃死死盯住我。
梦璃看着我,露出惊疑的样子,“霄天,你告诉我,你是不是知道很多事情,比如未来将要发生的事情你都能预测?”
还是瞒不过梦璃,我马马虎虎解释道,“我确实知道……因为我有自己的原因,所以不能将天机全数说出来。”虽然这样说,但只是为了掩埋自己的身份而已。
梦璃还是很体贴我,“既然你不想说我也不再问了……不过我总觉得最近有不好的事要发生……就如玄霄要进攻妖界,这让我总惴惴不安。”
我勉强一笑,“先不要想这么多,有我在你身边,任何事都会一帆风顺的……”
“嗯……或许吧……”梦璃迟疑道,心中开始有了担忧。
“看来离恢复记忆的日子不久了,这段时间我必须想出办法,阻止这场妖界与琼华的斗争……最主要的应该还是要对慕容紫英下手……”我思量着,“先要让慕容紫英对妖的看法转变,然后让他稳稳地站于妖的立场,以我和紫英实力的配合,打倒玄霄应该不成问题。”
想的这么简单,但是更多的问题却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怀朔和璇玑两人的悲剧……望舒剑寄宿于菱纱,对菱纱造成的伤害……梦貘一族被琼华弟子无情屠戮的惨剧……归邪将军为保妖界而壮烈牺牲……婵幽对梦璃婚事的主张……玄霄被九天玄女囚禁于东海的后果……菱纱以及韩家村最终的宿命……还有这么多的事情要等着我去做,真的很是头痛。”
就当我想得快要抛锚的时候,一道醒悟的亮光闪过我的脑海,“以后不是还要再去不周山吗!到时候可以让烛龙想办法出手帮助,那家伙不是和阎王的关系很好吗?或许可以让它去阎王那里求情,赦免韩家村的罪过。一定可以的,再怎么说,烛龙也是我师父的徒弟,也算我的师兄了吧。”
“霄天?你在想什么?”一只纤纤玉手在我的眼前晃动,我恍惚了过来。
“没、没什么,梦璃你先吃饭吧,不然饭菜可都凉了……”我转移了话题。
梦璃看着我,刮了下我的鼻子,“傻瓜,你看你脸色这么苍白,一定是照顾我才这样的吧,你和我一起吃……”
什么事后瞒不过梦璃的眼睛,自己确实肚子在咕咕直叫,然而强忍了下来说道,“梦璃,我不饿,你先吃吧,等会我自己去做。”
梦璃摇了摇头,拖长了两个字的字音,“不……行……”莞尔一笑,“难道你要我喂你呀?”
“我……嘿嘿……”我笑了笑,感觉有点害羞,“你、你真的要喂我啊?”
“噗~~~”梦璃也笑出声来,“好好好……我来喂你……”
苍白的面色突然变得红润,明显是自己心跳加速所引起的,被心仪女孩子喂食,一定是一种很幸福的感觉。 
第六十三章 承约释情(下)
        月光笼罩,仿佛回到了从前相欢相伴的幸福记忆,琼华派的景色在夜晚透露出无尽的凄凉,虽然很美,但是那种感觉始终牵绊在心间,久久不能散去。
昆仑山上,凉意四射,但是在情侣的眼中,不过是春风般的妩媚。
相伴相随,经过前不久梦璃的喂食,那种在心间萦绕的温暖抵消掉了所有的冷清,月光之下,一男一女的身影洋溢着甜蜜的味道,漫步于琼华派的玉石上。
“你在想什么?”我打破了这般沉静,望着梦璃娇柔忧虑的面孔。
梦璃微微起头,眉骨之间,一丝丝的忧心忡忡暴露无遗,“我感觉这个世界好陌生,根本这里不属于我生存的地方……”
看来这记忆的波动会是越来越大,我右手运气,悄悄地在梦璃的后脑运作,“别想那么多了,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梦璃俏脸生出一丝淡淡的微笑,“是不是要带我去剑舞坪?”
自己想的一下被梦璃命中,这也不怪,梦璃本来就是一个天资聪慧的女孩,我也没有露出惊讶的表情,只是在这一瞬间拉上到了梦璃的手,“我觉得,在那个地方看月亮,总有一种很温馨的感觉,就像现在我们这样……”
梦璃不语,显然是被触动了内心那种期待,即使在琼华派被我这样拉着手也没有感觉不好意思。
剑舞坪依旧如初,时间在流逝,这里的景色一点都没有变化,也对,即使自己死了,自然之景也不会为我发生任何改变。
“坐下吧,坐到我身边……这里。”我指了指身边的位置,不错,这个位置就是当初叫心婉坐下的位置。
梦璃和心婉的性格简直就是如出一辙,什么也没有说,坐了下来,和我的距离,竟是和当初心婉一样相差无几。
沉默的气氛再次来临,半晌没有一人做声,我既然下定了决心,就一定要对梦璃说出来。
我稍稍靠近了梦璃,把距离拉到几乎为零,但这种气氛仍然保持着一丝静谧。
“我……”一个不起眼的字,吞吞吐吐,这种气氛化为了乌有,我稍稍提高了声音,“梦璃,我要告诉你我会……”
还没等我说完,梦璃打断了我的话语,头抵在我的肩上,指着天上的月亮,“你说……这个月亮会不会消失?”
我顺着梦璃的玉指看了上去,天空中的月牙,如一张狰狞的笑容,看人看久了不觉寒意四起,心中的冰凉也涌了上来,仿佛在嘲笑这无知的情。
我的心被愣了一下,拉住梦璃的指向月亮的手轻轻放在了我心的位置,“日月消逝,那又何奈?只要这颗炙热的心还在跳动,就会看破红尘,不为世事所挂。”
梦璃微微应了一声,向我依偎了过来,蓝紫色的发丝随着夜晚的威风轻轻飘动,少女脸上的甜蜜也被吹得更加清逸。发香随着一晃而过的晚风飘进我的鼻间,顿觉清新之意而起,那颗悸动的心颤抖得更加厉害。
“你不是有话说吗?我听着……”梦璃在我的怀中喃喃道,期待、期待。
我的脸紧贴在梦璃的头上,悄声细语,“只要你不嫌弃我,我愿意陪在你身边,伴你左右,一生相随,至死不渝……”
梦璃微微颤动了一下娇柔的身躯,话中凄意道,“那心婉姐姐呢……”
“她……”半晌我默然无语,最终做出了一个坚决的回答,“她已离我而去,恐怕再也不会回来了……哎。”心中感慨油然而生,袭遍全身。
“你真的把我放在心上了吗?”梦璃仍然喃语,轻声问道。
我感到一丝绰约变幻的感觉,“为什么这么说?”
“心婉姐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们几人到现在都不知道……”梦璃从我怀里挣扎了出来。
“……”(我)
“霄天,你在原来在这里……”这一次,依旧是菱纱的声音打破了这僵硬的场面。
“……”(梦璃)
真是早不来晚不来偏偏现在来,菱纱果然只是做电灯泡的料。
微风渺渺,吹起了梦璃蓝紫色的发丝,那一丝悲凉和惆怅突然间变得醋意大发,无遗暴露在脸上。其实这不是吃醋,而是两人正暧昧的时候电灯泡的光线将两人的行为赤裸裸地展现了出来,显得很不满意。
“哇噻……”菱纱捂住了嘴巴,接着一丝笑意笼罩在脸上,“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
梦璃被菱纱这么一说,脸上掀起了两朵红瓣,脸转向了一边,“菱纱,你别乱想……”
“现在不早了,为什么你们会在此?”正是慕容紫英那严肃的语气。
我一时不能作出解释,倒是菱纱帮忙打圆场,“哎呀小紫英,别人的事你管这么多干什么……”
紫英也看出了一丝端倪,徒步走到我跟前,“我不追究此事……可是你们两个?”
菱纱见紫英凌然的表情,转移话题道,“紫英!别管那么多了,我们找霄天是为了心婉的事,你能告诉我们心婉在哪里吗?我们都是伙伴,大家都很担心,你别一个人承受嘛!”
菱纱一说完,众人的眼神都聚在了我一个人身上,很坚决,仿佛不说就下不了台的气势。
被这么多双眼睛盯着,好不自在,发毛颤然,寒意四射,仿佛下一秒就要融化一般。
瞒不住了,罢了,心软的我最怕这种凄厉的目光,“你们都坐下来吧,我会说与你们听的……”
已经答应了说出真相,众人的目光丝毫没有转变,仍是寒光刺骨,我咳嗽两声,缓和了气氛,开始告知实情。
“事情还要从我们相识开始说起……”我慢慢道,越是说下去,越是别有一番忧愁在心头。
“啊!”菱纱大叫起来,“原来在女罗岩的那阵琴声,是她故意引我们去的……”
梦璃似乎早已摸清了事实的真相,没有显得比菱纱惊奇,只是微微叹息,“我想心婉姐姐这么做必定有她自己的原因……为了自己的族人而显现出来的慷慨却是值得我们钦佩,我能感受到心婉姐姐对霄天的情谊,直到离去也是那么多的不舍与悲痛。”
紫英也被雷到了,可是满脸的严肃却看不出表情的变化,这种变完全能通过语气暴露出来,“没想到在我们身边呆了这么久的心婉居然是妖……我派以斩妖除魔为己任,所做之事自然是凛然洒脱,锄强扶弱,保佑苍生,正气于心,没想到居然被妖怪所骗!”
听了这话,我很不爽,甚至感觉到气愤,自然是没好气道,“紫英,你这样说话就是不对了。不管妖还是人,皆是此界的生灵,皆有生存的权利,人妖虽然殊途,但各自都有心中的信念,杀来杀去亦是害人害己……”
紫英完全没有听进我的话,仍是道貌岸然的样子,“你错!妖孽为祸苍生,若不诛杀,其后患无穷,对人界却是莫大的灾难,到时候若妖孽盛起,必将生灵涂炭。”
我抑制不了心中的愤怒,居然有些失常,“你难道就没有善恶之观念吗?”
“喂,你们不要吵了,大家都是伙伴,有必要吗?”菱纱看着两人不分你我的争执,出口化解。
“哼,妖惑于人,诛之灭之绰绰有余,苍天众生皆知妖必杀之,还我太平的道理,你今天这话到底说明意思?”紫英也开始忿忿反驳,对我的观点极为不满。
“哈哈,人类自以孝义仁道,忠诚正然,朗朗在口,却不知正犯下一个再也无法改变的错误,人妖不两立,孰是孰非,作为从小修行于琼华之上的你,隔绝于世,思想早已被禁锢,自然对妖有着极恶深仇,可却不知作为妖来说,人类所犯下的却是滔天的罪过。”说道这里,我张口大笑,“妖类固然不懂得什么叫礼仪孝德,但却是有恩报恩,有仇报仇,态度开明,但却终究被人类压在时空的缝隙中极力求存。”
“你们到底听没听我说话啊,不要吵了。”菱纱的脸色变得通红,对现在的情形颇为惊奇。
紫英纵身站立,拂袖转身,“哼……固执之争,必将引来众多祸患。蜀山乃第一修仙门派,孝悌忠义的道理时刻屹立于每个弟子心中,你曾为蜀山弟子数年,却无理执见,真是不可思议啊……”叹息一声,留下一道背影。
“紫英……”这次是天河想去拦下,虽然不明白我和紫英之间所说的意思,但是看到这个情形,再笨的人也了解了两人在顽固争执。
面色稍稍缓和,我压制了心中的不平,回想起来,方才的话说得有点失常。
“霄天……”梦璃温和的声音传入我的耳帘,“你先回去休息吧,紫英其实也没有什么恶意,他就是刀子嘴豆腐心,今晚一过明天就会心情好了。”
我的愤怒又被激了上来,满脸哼然,“‘刀子嘴豆腐心’?无数善良妖类的冤魂惨死于他剑之下,我没见过他斩妖除魔时动过什么仁慈之心。”
愤然的我满脸涨得通红,菱纱见如此尴尬的气氛,转移话题,“霄天……好久没有听你吹箫了,你能不能吹一曲让大家听一听呢?”
我缓和了深色,拿出了陪于腰间的玉箫,看着这支萧,再度沉默,“心婉送我的萧……她不是已经离开我了吗?我为什么还这么对她恋恋不忘?为什么我拿着这支萧,总有不安的感觉?”
“霄天……”梦璃悠悠的声音盘旋进我的脑中,“若是不想吹,那就算了吧。”
梦璃说这话一定知道我又想起了她,为了不让我心情再一次遭受破坏,遂出此言。
我怔了怔,立刻恢复了和色,“没有……既然大家想听,我也献丑了……”
悠然之间,萧声肃然,婉转哀伤,天涯之思,情仇羁绊,相随之喜全部溶于这如痴如醉的萧声之中。伴随啸声由低潮到高潮的潇洒清逸,心中大悟彻悟,渺茫的人间有多少值得留恋?人生变化无常,却是有滋有味,天道虽恒在,可那执拗的深情牵挂,几生几世的纠纠缠缠,任由天道那般无情无义,纵然亦是剪不断那薄弱的情线。
诉断情伤萧一曲,彻悟人生终别离。
执剑望涯心何处?
踏破红尘无归路。 
第六十四章 炎帝神农洞
        “不要……别离开我,我不会放开你……”这一片梦境,我在徘徊,“为什么大家都离我越来越远?为什么?”
……“霄天,你醒醒……”娇柔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帘。
猛一睁眼,被被子盖得大汗淋漓,“呼……原来是做梦!”
“你做噩梦了?”转眼一看,这次不是菱纱叫我起床,而是梦璃,那带着灿烂花开般的微笑让我的心变得暖暖的。
长吁一口气,缓过了紧张的情绪,在细细想来,刚才的梦真是恐怖。
“嗯,有点头晕而已。”我捂住自己的头轻轻揉着。
梦璃将我轻轻地推倒在床上,关心道,“你今天就不用和我们出去了,好好躺在这里休息。”
我挣脱梦璃的纤手,坐了起来,“不行,炎帝神农洞那可是非常之地,你们前去恐有不测,我还是跟上你们吧。”
“再说还有一件事等着我去做。”心里暗暗道,“楚寒镜和楚碧痕这两姐妹,真有够头痛的。”
梦璃见我坚决的眼神,也没有了阻止的心态,“那好吧,若身体有不适,要立刻通知我们。”
汗颜于心,“这句话应该是我说吧。”口中回答道,“好吧,我们出发吧,菱纱他们一定在外面等着的吧。”
我穿上了衣袍,提着流光剑朝外走去。不知道是不是眼花了,流光剑竟然自己在颤动,偶尔有一股不寻常的力道在我的手心挣扎,不一会儿恢复了平常。
“怪了?”流光剑置于眼前,“好奇怪的感觉。”
梦璃见我没有跟上,转过身,看着我沉默不语,“霄天?怎么了?”
轻轻放下流光剑,背负在身后,对梦璃微微一笑,“没有,我们出发吧。”
“看,他们来了!”菱纱的声音还是那般粗鲁,多远都能听见。
看着旁边的紫英,想起昨晚说的话却是太过于恼怒,该不该道歉呢?
“紫英……”终于下定了决心,毕竟相识相知一场,把关系搞得太杂乱对人对己都没有好处。
“霄天,对不起,昨晚是我说话太过于激动了……”正准备道歉的我愣了愣,居然没想到紫英比自己先开口,愧疚于心。
既然紫英先开口道了歉,自己也应是客气点,“没事没事,说起来,昨天我也有不对的地方。”
菱纱却在一旁讥笑道,“没想到冰块脸和大懒虫情投意合啊,感情这么好!”
“菱纱,别乱说话!”紫英厉声阻止,然后发现自己说错了话,连忙缓解,“既然大家都是伙伴,自然要和睦相处,鸡毛蒜皮之事,不足挂碍。”
“呵呵……既然都和好了,我们快点去那个炎帝神农洞吧。”天河傻笑道。
腾空御剑,这次比上次少了一人,我的剑上自然感觉空荡荡的,有着说不出的凄婉之感。
纤纤玉手抱于腰间,这双手多么熟悉,又多么的陌生,仿佛昨天,又仿佛永远不见。
腰间升高了温度,那种熟悉的深情之感再次盘旋。若梦璃明白了自己的身世,会不会像心婉一样离开我呢?这种担忧在此时开始雏形,同时又越来越近。
“到了,这里应该就是炎帝神农洞。”紫英停下了御剑,众人随之而入。
“哇,好舒服的感觉!”菱纱放口大叫,在这炎热而且凄静的洞中把众人吓了一跳。
“菱纱,别这么大声,你刚才吓死我了。”天河对走在身后的菱纱责备道。
不料那种气冲冲的表情又一次在菱纱的脸上覆盖,“本姑娘愿意,要你管!”
梦璃走在我旁边,从一进洞就开始打量,“青阳长老……真的没弄错吗?这样炎热的地方,又怎会有至阴至寒之物?”
我疾步走在了前面,谨慎道,“极不寻常,或许洞中发生了什么事,大家跟着,别走丢了。”
确实,本来剧情一到这里就会看见楚碧痕正被一妖所威胁,可是一路走了许久,四周却出其意料的平静。
岩浆滚滚,热气腾空,一种莫名的阴邪之气充斥在四面八方,煞是诡异。若是原来拥有盘古之力的我对炎气无所畏惧,但是现在一点点温热就有灼伤肌肤的疼痛。
“前面是月幽之境,那里会比较寒冷,大家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8 2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