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仙剑奇侠传四之完美的命运-第2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不久后,一个火红色的热球从我的身体吸了出来,若没有错,这就是‘盘古之力’。
拿到‘盘古之力’后,心婉没有正视我,朝羽清走去,始终没有回头。
其实,心婉的心里也是无比的疼痛,心在哭泣,却没有再次表现在脸上,想着我和她的往事,不觉泪水一点一滴流了出来,只不过心婉背对着我,我完全看不见。
“霄天,我如此对你,忘了我吧……”这是心婉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接着便消失在屋檐上。
其实我的心里更是的也是不舍,“心婉……真的走了……”
我没有表现出内心的感受,用大笑掩饰住,对着羽清,“你也拿到你想要的东西了,我也不会再追究回来,别再与我纠缠……”
羽清不再像刚才一样大笑,一脸严肃的表情,“你是真的喜欢我妹妹?”
我继续笑着,“哼,她现在与我没有任何关系,不要和我提她……”
这时,传来了两个女子的声音,“霄天,你怎么在那里!”
往屋顶下一看,居然是菱纱和梦璃。
接着梦璃便和菱纱便纵身跳到了屋顶,梦璃扶住我,菱纱看着眼前的白衣白发男子,问道,“你是谁?你为什么要伤他?”
羽清没有说话,仍然一脸严肃。
梦璃抱住我,让我躺在她的怀里,顿时一股香气弥漫在我的全身,我感觉是陷入了百花丛中,享受着这人间仙境。
“你们怎么来了?”我有气无力道。
菱纱把头转向我,“你还说,半夜三更你从窗户跳出去,要不是我看见了再通知梦璃,不然你早就死在这里了。”然后从背后掏出双剑,对着羽清作出了战斗姿态。
梦璃温柔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让我感觉到温暖,“你先躺在我怀里休息一下吧,你中了削骨软筋散,我等会帮你解……”
菱纱还是冲动的模样,见羽清不说话,便挥舞着双剑朝羽清攻去。
“菱纱,不要,你不是他的对手……”我拼尽了全力喊道。
可是喊叫的声音越大,却是感觉昏昏欲睡,幸有梦璃的香气伴于我左右,我才不至于昏睡过去。
菱纱激发起韩家的绝活,以速度将对手打败,可是刚一到羽清的身边,羽清便是轻松一侧身,菱纱便刺了个空。
羽清完全没有顾念道菱纱是女孩子,右手一挥,将扑空的菱纱打飞了出去。
菱纱悬在空中,辗转了身体,要稳不稳地落在了地上,可是仍然不罢休。
菱纱用尽全力再次刺向羽清,羽清没有手软,狠狠地用内力将菱纱震回到我的身边。
“菱纱!”我焦急地喊道,可是菱纱却昏倒了过去,身上完全可以看到伤痕。
“你、你为什么对一个女孩子这样?”我咬紧牙,对羽清不满。
羽清冷声一哼,“这是她自找的。”接着看了看抱住我的梦璃道,“婵幽的女儿?”
梦璃现在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世,露出疑惑的表情,“你说什么?”
羽清转过身,“没什么……”突然消失在屋檐上。
我自然是知道梦璃是妖界之主婵幽的女儿,对梦璃说道,“这些事你以后会知道的。”
梦璃微微点头,看了看昏迷中的菱纱不停地摇动着菱纱的身体,“菱纱,你醒醒……”
菱纱微微地睁开双眼,脸上没有了血色,“那家伙走了?你们没事,太好了!”
看着菱纱的样子,我心里一阵内疚。
菱纱被羽清的内力震倒,现在是站不起来了,我说道,“梦璃,菱纱受了重伤,你先别管我,把她带回去治疗吧。”
刚说完这一句话,我就晕倒在梦璃的怀里。
在一点点微弱的意识中,我感觉到嘴唇边不断有灵力输送进来,身体的酸痛逐渐消失,这种感觉若隐若现,但最后还是完全地晕倒了过去。 
第五十七章 忆前夕,感今伤
       昏昏沉沉中,心婉离我而去的画面在我的脑海中不停地闪现,画面中我痛哭不已,但是还是换来了心婉绝情的放手,随后消失在浓雾之中……
“不要、不要离开我。”我号啕着,想伸手想去拉住心婉离开的背影,却只能感受到冰凉的水蒸气。
果不其然,梦中我伸手去拉心婉,现实中我正躺在床上,也伸手抓住了一样东西,软绵绵的,一丝丝温暖侵入我的手心,同时带有细腻之感。
我睁开疲惫的双眼,身体的力量没有完全恢复,吃力地坐在床上,然而坐在我床边的正是梦璃。
我的手也被梦里拉住,梦璃闭着双眸,看上去很疲倦。我突然想起昨晚感觉到唇边的灵气,立刻幻想到是不是梦璃用嘴唇输灵气给我,随即脸红起来。
我回了回神,但被一下震住了,即刻松开了手,同时梦璃也睁开了双眼。
“梦璃,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敢正视梦璃。
梦璃微笑着说道,“没关系的,昨晚你中了那个白衣白发人的削骨软筋散,我已经帮你解了,感没感觉身体好些?”
我还是显得很激动,“梦、梦璃,谢谢你……昨晚我是怎么回来的,我感觉我昏昏沉沉中有人帮我扛回来的?”
梦璃捂嘴笑道,“其实是紫英把你送回来的,我就扶了带伤的菱纱……”
听到这么一说我长舒一口气,以为昨晚扛我的人是梦璃,一个女孩子扛着一个大男人,这不糗大了。
我想起了昨晚遍体鳞伤的菱纱,立刻站了起来焦急问道,“菱纱呢?她昨晚受伤了,现在怎么样了?”
梦璃把我重新扶回了床上,说道,“紫英昨晚在帮她疗伤,现在大概还在休息吧。你所中的削骨软筋散只有我能解,所以我就留下来照顾你了……”
“哦……”我放心了下来,“梦璃,你一定很累吧?要不你回去睡一觉。”
梦璃摇了摇头,开始问道,“怎么从昨晚开始就没有见到心婉姐姐,她去哪里了?”
说到心婉,我的眼神深深一沉,也不管梦璃的话,立刻拉着被子盖住了整个身体。
被子里的我狠心逼出了一句话,“梦璃,你不要提她,让我静一静……”
“可是……难道你和心婉姐姐闹矛盾了?”梦璃继续问道。
我突然显得很愤怒,“梦璃你不要提她了,你出去,让我静一静……”
梦璃听到我的语气,不再追问,“哦,你休息会吧,我出去看看菱纱……”
听到梦璃远去的脚步,门被拉上,我才把头露出了被子……
“你真的这样对我吗?我恨你……”嘴中喃喃,我已泪水长流,“曾经……你在淮南王陵见我重伤,用嘴唇传于我力量。曾经……你对我说出你浓浓的爱意,我都铭记在心。曾经……我为从罗昭手中救你不惜和官府作对。曾经……你我在琼华的月下拉钩,要永远在一起,我们还答应隐居山林,不问世事。曾经……你与我对吻于即墨的海边……原来你之前对我说的那些假设性问题居然都是真的,什么‘万一我哪天离开了你,你会怎么样?’而我却豁然答应你‘我们永远不会分开’。可惜我做不到,你背叛了我,我不知道如何面对你……”
我的心如冰块一样,正在慢慢凝固……
伤心许久,回了回神,毕竟以后等待我做的事情还很多,菱纱、天河、玄霄还等着我去解救,我会完成我的使命,也会让菱纱一族长寿,天河不用瞎眼,玄霄不用囚禁于东海……
起了床,擦拭掉眼泪,先去探望探望菱纱。
走到菱纱的房门前,就听见梦璃与紫英的呢喃。
梦璃神秘说道,“菱纱的体内阴气极重,好像被一种至阴至寒的东西所寄宿,而且与其血脉相连。若那神秘物品一旦毁灭,菱纱的的性命将不保……”
慕容紫英显得很着急,“有这等事?之前我为菱纱疗伤的时候也感受到一阵阴寒之气袭遍全身,不过幸好我是刚阳之躯,否则我也会被这阴寒之气所覆盖。”
“总之,以后我们还是多注意下菱纱的情况吧。”梦璃温声道。
“嗯,我会找出来那个神秘物品的,不过那应该是仙物吧?”紫英的语气中很沉重。
梦璃细语道,“我想应该是,不过这仙物绝非一般。一般的仙器只要有较高的修为就能随身驾驭,比如蜀山的‘五灵轮’,但是菱纱好像被反噬,自己完全不能控制住体内的寒气。”
紫英应道,“我知道了,那霄天的伤势怎么样了?”
梦璃的语气中带有一丝神伤的感觉,“他没有什么大碍……不过,他好像和心婉……我看见他很伤心的样子……”
听到这段对话,我冲进了房门,立刻阻止梦璃的话,转移话题道,“菱纱之所以全身被寒气所弥漫,是因为天河手中的剑……这剑名曰‘望舒’,和琼华派的‘羲和’是一对……‘望舒’乃至阴至寒的神器,而菱纱刚好是阴年阴月阴时出生,两者一符合,菱纱便成了望舒剑的宿主……”
看到我出来冲进门为紫英梦璃解惑,紫英大感不可思议,正准备想问其中的原因,却被我阻止道,“你不用问我,你们以后会知道的……”
紫英听这么一说也没有再问下去,我奇怪着天河为什么没有在这里,正欲问,梦璃就说道,“楚公子,你是在找云公子吧,他从昨晚就为菱纱跑腿买药,照顾了菱纱一个晚上,现在应该出门买东西了吧。”
天河居然也学会买东西了,真是神奇,我突然又想到了心婉,心里一阵疼痛,蔓延到脸上。
梦璃语重心长道,“楚公子,你是不是在担心心婉姐姐的事?我知道一些事我不该问,但是我们毕竟是出生入死的朋友,我真的想知道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
紫英也附和道,“自从昨晚我们就不见心婉在房里,叫了好久都没有回应,于是开门一看只留下一封信……还在她的房里,莫非你们……”
“好了,不要再说了。”我立刻打断了紫英的话,“有些事总是要面对的,我现在不舒服,想出去走走……至于那封信,暂时不想看……”
梦璃欲上前,我单手做了一个停住的姿势,“梦璃,你没有经历过,你还不能了解我的心情,等我能面对现实的时候,我一定把所有事情说给你听……”
“不……梦璃经历过,我……我能了解你……”梦璃激动起来。
“难道梦璃知道了?为什么知道了还问?还是梦璃已经了解自己的身世?”我心里惑道。
“对不起,我激动了……”梦璃静下心来。
我点了点头,勉强露出微笑,“我先出去走走……”
“楚……”梦璃又想说话,却被紫英拦截下来。
我转过身,出了客栈,朝昔日常坐的海边木桥上走去。
木桥上依然风平浪静,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过,海浪静静地拍打着即墨的海岸,发出哗哗的响声,像是一阵阵悲伤的哭泣。海风吹在无线愁意的脸上,却是那样的雪上加霜,而更多的是带有一丝怜悯之情。
“就在前天,她还和我在这里……”心中暗暗念道,悲伤却显露在脸前。
已经从琼华出来快三天了,夙瑶完全没有什么动静,莫非在进行着进攻妖界夺取灵力的阴谋?想着这些头痛的事情,我放松了下来,静静地吹拂着海风。
“她前天的眼神……好美……但是现在却……”心里仍然念道,但是想到昨夜无情地夺走‘盘古之力’,并告诉我她来到我身边的目的,“难道真的是我一厢情愿?”
“哎……”委婉叹息了一声,想到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菱纱,更多的是愤怒,“那个什么羽清,我一定要把你揪出来,当面给菱纱道歉……”
断情绝缘心伤透,桥头孤影冷涩抖。
物是人非事事休,诉尽心中无限愁。 
第五十八章 醉心迷乱(上)
        此时刚过辰时不久,按照现代人的时间计算,大概九点多钟。今日错过了海边的日出,现在的太阳正微微挂在离海平面不高处的天空中。
坐在桥头,心里感觉空空的,不觉又想到前不久的即墨灯会,“那天,你到底许下的是什么愿望呢?”想着想着,就走了神,不知什么时候,身后有个人却没有发现。
突然感觉这个人和她的感觉非常相似,便喜出望外地回头,接着脸上又变得平淡,“梦璃,你什么时候来的?”
梦璃坐在我的旁边,双手撑在桥上,微笑着问道,“楚公子,你是在想心婉姐姐的事?”
被这么一说,我先是一怔,然后立刻紧张地否决,“不不不,这里的空气很好,我是来这里吹风的,再说……”
梦璃露出晶莹透亮的眼神,看着我,“楚公子,那天晚上的那个白发男子是不是和心婉姐姐有关系?”
说到这里,我大为惊奇,心中念道,“梦璃不愧是梦璃,真是太聪明了,我都不能逃过你的眼睛。”我转头对着梦璃,勉强挤出意思微笑,“你想太多了……”
梦璃微笑着摇了摇头,“不对,是你太挂念她了,我们都能看出来。”
我扪心自问,“真的吗?”
梦璃见我不做声,靠近了我一点点,把我的手握起来,“若是有心事,大声叫出来,或许这样对会比较好过点。”
梦璃我这我的手,仿佛这一刻我的眼睛变花了,一种朦胧的感觉到眼前的梦里越来越像心婉,淡淡的清香蔓延到我的脑海,似乎将我的烦恼都洗化掉了,我脸上显出一丝红晕,就那样静静地看着梦璃。
不知过了多久,我回过神来,这下不是梦璃握住我的手,而是我把梦璃的手握在手心上,很紧很紧。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立刻把脸转到一边,接受梦璃的斥责。
可是梦璃却温声道,“没有关系的,菱纱她醒了,等会我们稍作准备就回琼华了,楚公子,你……”
我止住了梦璃的话,“我现在不想回去,想在即墨这里静一静,若是很急,你们先回去吧……”
“没关系,我不是很急。天河他很担心你的情况,你不回去说说吗?”梦璃委婉道。
我站起身来,“嗯,我现在回去看看菱纱的,毕竟她是为我而受伤的,我真的很对不起她……”
梦璃扔坐在桥头,说道,“若你想留下来,梦璃也愿意在这里陪你……”
“陪我?”我心里一阵火热,然后感到一阵澎湃。
“是啊!”梦璃低下头,“若是楚公子不愿意的话,我也不勉强……”
“我很高兴啊!”我立刻打断梦璃的话,然后伸出手。
梦璃一笑,抓住我的手站了起来。
回到客栈,菱纱已经坐在长凳上,看上去精神恢复了很多。
“菱纱,对不起,让你……”我走上前去。
菱纱一笑,“嘻嘻,你没事了?”
“菱纱……你、你不怪我?”我吞吞吐吐道。
菱纱的眼光变得闪亮起来,“我为什么要怪你……倒是心婉姐姐,她……”
我立刻打断菱纱的话,“先不要说这个了,你好好休息吧……”
天河从一边走了出来,手里端了一盘鸡,看到我说道,“霄天,你受伤了,这是你的,菱纱叫我给你准备的。”
顿时我心里一阵难受,记得上次为了鸡腿而和菱纱闹来闹去……
天河再次说道,“我们马上回琼华了,要快点把光纪寒图交给玄霄。”
紫英站出来说道,“我们已经在即墨耽误将近三天了,必须快点回去,否则掌门问起话来就麻烦了。”
我微微一笑,“菱纱,谢谢你……不过我现在不想回去,你们先离开吧,过几天我就会回来找你们了。”
“霄天,你和心婉到底怎么了?”天河又问起来。
紫英也附和,“是啊,昨天就没见她,到底有什么事情,何必瞒着我们呢?”
梦璃走到我身边,对大家说道,“既然楚公子不想说我们也不必难为他,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事,我想楚公子会解决好自己的事情的……”
天河感到失望,“哦,原来这样……”
紫英点了点头,对其他人说道,“事不宜迟,我们得快点御剑回琼华……”
“嗯……”菱纱点了点头,跟着天河和紫英走了出去。
天河走到门口迟疑了下,“梦璃,你不走吗?”
梦璃摇了摇头,“我在这里照顾霄天……”
“哦……”天河继续向门外走去,倒是菱纱跑回来。
菱纱跑到我的身边,悄悄在耳边说了一句话,“你可真有福气,我看其实梦璃也很喜欢你,艳福不浅嘛,你可要好好对人家。”接着笑嘻嘻地走了出去。
梦璃还在疑惑,我却感到心跳加速,连忙躲过梦璃的问话,抢先道,“梦璃,我头有点昏,我先回房继续睡一觉。”
也不等梦璃说话,迅速地回到房间,捂住胸口,心脏的跳动用肉眼就可以看见。
“原来梦璃……怪不得她看我的眼神还有对我所做的事都……”我心想道,没想到心跳却更加迅速。
“难道这是上天安排的?走了心婉,但把梦璃送到我的身边?”我想着,“可是我自己真的喜欢梦璃吗?即使是喜欢,但是是那种男女关系的喜欢吗?”一连串的问题萦绕在我的心头。
没有多想,躺在了床头,感觉头晕目眩,不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我醒了过来,再看看窗外,漆黑一片。我走到窗前,估计一下时间,似乎已经过了戌时。
再看看房桌上,摆上了几道简单的菜。我走到桌前,从心里发出了微笑,接着吃了起来,肚子真的有点饿了。
梦璃还真是细心,菜还是热的,我完全能感受到这份温暖。
这时,梦璃推开了门走了进来,看到我已经在吃饭,很高兴地说道,“你醒了,这些菜是我做的,不知道喜不喜欢?”
我边吃便答应道,“喜欢,原来梦璃你还会做菜啊,而且这么好吃,我怎么以前没有听说过?”
却是在游戏剧情里,梦璃并没有做过菜,便以为梦璃不会。竟然没想到梦璃不但能做菜,而且还这么好吃。
“嗯……楚公子,心婉姐姐的信在我这里,你……”梦璃掏出了信,看着我。
我立刻停止下狼吞虎咽的动作,说道,“先放你那里吧,我暂时不想看……”
“我很担心……”梦璃正想说话,被我拦住,“梦璃别担心她,说不定她现在过得还很快活呢,你别愁眉苦脸的,开心点。”
“哦……”梦璃把信收了回去。
吃完饭后,我想到了什么,立刻拉住梦璃的手抄客栈下奔去。
梦璃被我这样拉住手,开始时不知所措,我也没有注意,立刻走到掌柜身前,“来两坛酒……”
掌柜一听,吓了一跳,“两坛?公子您……”
“别看我瘦小,其实两坛酒说不定还不够我喝……”我顺手掏出了两锭银子。
掌柜见银,嬉笑开来,立刻叫道小二,“给客官来两坛酒!”
“好嘞!”小二连忙答应。
“楚公子,你喝酒?”梦璃被我拉住手,看着我说道。
“是啊,刚才突然想喝酒了,我们一起去海边喝吧……”我回答着梦璃的话。
梦璃点了点头,知道我心事重重,便也不阻止,“既然要喝,梦璃陪你一起。”
小二费力地抬来了两坛酒,“客官,这是您的……”
我见小二也不容易,拿了块碎银,小二甚是高兴,“不知道客官还需要点什么?”
“不必了。”我回答道,一手扛起两坛酒,拉着梦璃就走出了客栈。
站在客栈里的店小二却是满口惊讶,“不愧是打跑狐仙的英雄,力气可真大……” 
  鄙视  作者是自恋狂
第五十九章 醉心迷乱(中)
        伴着柔美皎洁的月光,一路上梦璃被我拉着便来到了海边的桥头上。
今晚有些冷,冷得能感觉到沁人的凉意渗透进肉缝里,叫人不时地打几下哆嗦。
“梦璃,你坐我这边吧。”我指着我右边的位置,把两坛酒放在我左边。
梦璃按照我的意思乖乖地坐了下来,然后对我露出无限闪光的眼神,“霄天,这里有些冷,我们还是不要喝酒了吧?”
我皱了皱眉头,面对这样的凉意,我却丝毫感觉不出什么,可能是内心的压抑阻止了凉风的来袭,顺手递了一坛酒给梦璃,“梦璃,要不要陪我喝?”
“我……”梦璃看着我手中的酒坛,迟疑不决。
我恍悟道,“哦,这酒坛很重,我这里有水壶,我给你打一壶吧……”
我正把水壶拿出来准备打酒,梦璃按住了我的手,“我还是不要了,你喝吧……”
我看着梦璃,心中有说不出来的伤心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说道,“那算了吧,我把衣服给你披上,别着凉了,若是不想留在这里,你先回客栈吧……”
我解下了衣服,给梦璃披上,梦璃应接着我体贴的动作,脸上显出一片红晕。
突然一丝凉意从我的心间闪过,于是我的第一个反应以为周围有人窥视,立刻大叫一声,“是谁?快出来!”
梦璃见我突变的脸色,四周望了望,转头看着我,“没有人吧,我都没感觉到。”
“可能是我多心了。”我缓和了神情,再一次看了看四周,总是感觉不安,因为这种偷窥的气息和昨晚羽清攻击菱纱时散发出来的灵力相差无几,难道羽清还没有离开,他还有什么目的?
“不管了,虽然我现在对他充满了怨恨,但是他对我却没有什么仇,也没有理由伤害我。”我暗暗想道,然后拿起身边的酒坛往嘴里直灌,同时感觉这种气息渐渐远去。
梦璃见我喝酒的动作,惊道,“别喝多了,慢点……”
其实我的酒量也不是很好,所谓“一醉解千愁”,这次是逼不得已的,看着梦璃着急的表情,我笑了笑,逞强道,“没事的,我酒量好得很!”
梦璃感觉到我心中的不畅快,拿起我打的一壶酒,往嘴里灌了进去。
“呵呵,梦璃酒量不错嘛。”我脸上出现了红晕,不一会儿,半坛酒下肚。
梦璃露出了微笑,“既然这样,我就舍命陪君子了,不过我喝不了多少的。”
“没关系,有人陪我喝我就很高兴了。”再一次举起坛子往嘴巴里灌。
夜色越来越浓,今晚却是显得无比的凄凉,天空中没有璀璨的星光,唯独一个月牙弯在一片笼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7 2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