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仙剑奇侠传四之完美的命运-第2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我没有啊……是她……”我欲把梦璃问我问题的事情说出来,但突然觉得不合理,可能涉及到隐私,我也就没有提起。
“什么她啊,莫非她欺负你不成?”心婉继续驳斥我。
我也没有话说,哑口无言。
“去跟梦璃道歉。”心婉拉住我。
我没有办法,连声答应,“是是是,老婆大人。”
“老婆”二字脱口而出,心婉马上脸红起来,“什么老婆大人?我还没答应嫁给你呢。”
我也继续“调戏”着,“反正你是我的,先叫一声也没有什么问题吧。”
“你……”心婉脸红,向远处跑开。
我站在原地,微微一笑,“傻丫头……”
看着无边无际的大海,心里微微一颤,像是不良的预兆,心想道,“胸口颤抖,莫非最近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我也没想那么多,“管他的,可能是我多心了……”接着扔下一块小石子,小石子形成的水波在平静的海水中荡漾开来,形成一道道涟漪,最后消散开去。
(其实不假,灾难在不久后的将来便会到来,而且这次的灾难却不是那么的简单……) 
第五十四章 即墨灯会,月下誓言
       黑夜渐渐地笼罩整片大地,即墨的人们各自都拿着莲灯踏步而出,看着这片璀璨的星空,人们的欢叫声顿时油然而起。
觉得该是时候回客栈了,心婉他们一定在等我吧。
徒步回到客栈,一路走来都是人们的欢笑声,更是多的是对我崇敬的目光。
“喂,楚霄天,你到哪里去了?不是在海边吗?怎么刚才我来找你没找到?”菱纱指着我看上去很生气。
我表面上不敢说,心里却反驳道,“我一直在海边怎么可能找不到,肯定是你根本没来,找理由骂我罢了。”
梦璃对着我露出了微笑,同时带有一种伤感之情,“既然霄天回来了,我们就准备准备,灯会要开始了,我还是第一次看呢,可不要错过了。”
菱纱张了张手,“算了,不追究他了。”
我心里又是一阵郁闷,“我这几天到底哪里惹你了,你总是来针对我的过错。”
我强忍着笑道,“既然梦璃还没有见过万家同庆的场面,那我们就事不宜迟,现在就出发吧。”
紫英开口道,“我也没有见过,长年修行,真想见识见识。”
不知何时,天河的手里拿着一只鸡腿正狼吞虎咽地撕咬着。这家伙,刚才回来的时候手里还是空的,什么时候多了只鸡腿啊?
“喂,你慢点吃……”菱纱看着天河的馋样,关心道。
看着天河吃鸡腿的幸福感觉,我也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吞了口唾沫,问菱纱道,“还有没有吃的?我……有点饿了。”
菱纱撇了我一眼,提高嗓音道,“天河和狐仙打架受了伤,这是给他的补品,你又没受伤”
“你……”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恨意。
“你什么你,要吃自己去买啊。”菱纱毫不客气地说。
我终于忍不住了,突然开口大笑,众人皆把目光投向我,露出吃惊的表情,我淫笑着说道,“菱纱,你不就是喜欢天河吗?我想吃个鸡腿都不给,还是朋友呢,看来爱情永远大于友情。”接着又是一声委婉的叹息。
菱纱被我这么一说,脸通红,重复着我刚才的那个字,“你……”
我也很不客气,“你什么你啊,怎么样?你不说就是承认了……”
天河也挺配合我的,插嘴道,“原来菱纱你喜欢我啊,那干嘛每次都喜欢对我说‘讨厌’呢?”
菱纱低下头,憋了几秒钟的气,然后突然看着我,手往桌上一拍,“楚霄天,看我不打死你,你居然戏弄本姑娘!”说罢,马上站起了身朝我使出连环手,拍在我背上。
没想到这丫头打起人来还真这么痛,第一次被菱纱痛扁,开始有了同情天河的感觉。
“好了,菱纱别闹了,都已经很晚了……”心婉从一边走了过来,手里端了些饭菜,“霄天,你也饿了,我们都吃过了,这些是留给你的。”
“我的?”我看着心婉,连忙拍手叫好,“还是心婉好,我爱死你了。”
我突然觉得自己说错了话,果然,菱纱开始戏弄我,“哎呀,不知道是哪位大大大侠喜欢我们的心婉姐姐,刚才还当着众伙的面说爱死你了,真不怕肉麻。”
我汗颜,“随便你怎么说好了,我吃饭,懒得理你。”
我偷偷看了看心婉的表情,和刚才菱纱的脸一样通红,不由得我也红了起来……
“哇,好繁盛的灯会,我从来未见过万家同庆的情景,今天真的是大饱眼福……”梦璃在我的身后发出了感叹。
我和梦璃同感,连忙附和道,“真的很繁盛,我也是第一次看见……”
确实如此,光看游戏里的动画都有一种说不出的繁盛欢悦之感。人们手持自己的莲灯,点上火,挂在门上,摆在路边。在星光的照耀下,火光变成了一朵朵小小的火花。
“大哥哥,大姐姐,这些东西送给你们。”几个小孩手递来几个莲灯。
“咦?你们是谁家的小孩?干嘛要送东西给我们啊?”菱纱看着站在最前面的少年问道。
少年很是感激地说道,“我听祝爷爷说了,你们是打跑狐仙的大英雄!这些东西本来都是给狐仙的供品,现在通通送给你们。”
梦璃弯下腰,摸了摸小孩的头,很是温柔道,“小朋友~狐仙跑了,是因为他自己做坏事遭报应,不用特地来谢我们。”
少年很是坚决,这也是古代人教育孩子的结果,淳朴善良,“不、不行,祝爷爷说一定要知恩图报,不然不算男子汉!”接着把几个莲灯递给了我们,手拉着手朝远处跑去。
我微微一笑,心里却是无比的甜美。
“你们看那里!”菱纱指着海边叫道。
我们很自然地朝那里看去,海边围了很多人,人们把莲灯点亮,抛在海面,莲灯自然而然地浮在海面上。同时,人们双手合十,闭上眼睛,静静地许下了心中的愿望。
莲灯在海面上漂浮着,映衬着这一点点火焰组成的火光,显得如此美丽。
“我们也去……”菱纱兴奋着朝海边跑去。
我们互相对望了几下,拿着几支蜡烛,点燃了手上的莲灯。
“心婉,你许的什么愿望?”我看着心婉双手合十,闭上眼睛,静静地念着。
心婉笑了笑,“不告诉你!”
“好啊,你居然……”我正要回击心婉的话,梦璃开口问我道,“楚公子,不知你许下了什么愿望呢?”
梦璃这么一问,我也觉得很尴尬,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还是心婉开口帮我解围,“梦璃,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小隐私,也有自己的一点点快乐,我们还是为霄天保留吧,看他那呆样,也没有什么值得好奇的。”
我连忙应声,“对对对……”同时,梦璃露出失望的表情。
突然一声响亮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我看到了正在腾空而起,接着一炸即开的烟花,迸发出五彩斑斓的颜色,“你们快看,烟花开始了,我们去看看。”
我以为我最忍不住,菱纱比我还快,早早地冲在了我的前面,天河则跟在后面跑着。
我和心婉跟在了菱纱和天河的身后,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们,即墨的欢呼从此刻开始沸腾。
烟花一声声地笑着,在黑夜中展现出美丽的画卷。
而我……第一次牵上了心婉的手……
触碰的一瞬间,心婉是在逃避,不过一会就把手伸了回来,我死死地牵住,不让心婉脱离。
再看看被烟花照耀的心婉的脸庞,闪烁出无边的魅力,使我深深地沉入了谷底。
天河和菱纱也是别有一番情意,看着天空的烟花,两人对望良久,似乎许下了亘古不变的誓言。
此刻我完全没有注意到,梦璃走在我的身后,也不管天上的烟花,看着我和心婉的牵手,露出了哀伤落寞的表情。
烟花等会过后,我们六人便来到了离海边稍微较远的空旷高地上,俯瞰即墨的夜景,却是那般如痴如醉。即使是点点的蜡烛之焰,却照亮了我们六人的心间。
就连天河也体会到了,“我的心里,头一次有这样暖暖的感觉,像是什么东西在跳动一样。原来让别人开心自己也这么开心。”
紫英接道,“为侠者一生所求,除魔卫道,可不正是为了此情此景、为了这些人脸上的笑容?”
天河点了点了,“嗯,你说的对,紫英!”
紫英看着天河,露出了一种新的目光,“你不叫我‘师叔’了?”
天河摸了摸头,“哈哈……忘了。”
“无妨,云天河,我以前或许错看了你,只当你是个任性妄为之人,如今看来,你和菱纱、还有梦璃,却当真有副侠义心肠,抛却辈份之别,让我说不出的敬重!”紫英对天河,完全是另外一种眼神。
菱纱笑道,“看来即墨的灯会真不得了,连冰块脸都被融化了。”
这么一说,我们也便笑了起来。
我坐了下来,坐到心婉的旁边,牵着心婉的手说道,“既然大家如此开心,那我们就立下誓言,决定永永远远在一起,永永远远都不分开,好吗?”
天河看着即墨的灯光,说道,“嗯,我们要永远在一起……这样好快乐,有菱纱、梦璃、心婉、紫英、霄天,我觉得自己从山上下来果然是对的。”
菱纱笑了笑天河,”你啊,要不是我叫你下山,没准你还在山上当野人呢!”
梦璃用坚定的话语道,“我们大家就来个君子之约……永远在一起,快快乐乐地过每一天。”
“嗯……”大家都陆续点了点头。
“对了,我还有一事要告诉你们……”我突然想起。
“你什么事?”菱纱看着我牵着心婉的手,露出吃惊而又嬉笑的表情,“莫非……”
我点了点头,说道,“我和心婉……已结同心。”
心婉立刻脸红,反驳道,“什么跟什么,我还没答应嫁给你……”
我看着心婉羞红的脸,笑了笑,“是么?”
心婉不语,低下头。
菱纱直拍手叫好,“好啊好啊,那我就祝福你们两个咯……”
看天河的样子,明显是不明白我说的话,也没问,跟着菱纱叫好。
紫英也祝福道,“既然这样……我也没有多说的了,幸福快乐就好……”
梦璃低声,吞吞吐吐,“那……我、我也祝福你们白、头、偕、老……”看梦璃的明显的表情,我必须开始注意梦璃的变化了。
菱纱看着梦璃,关心道,“好梦璃,你不舒服吗?怎么脸上没有血色的样子?”
梦璃马上转变了回来,“没有……这里有点凉而已。”
“不舒服的话我们还是早点回客栈好了,已经出来两天了……”紫英说道。
我也看了看心婉的脸色,透露出一丝落寞,我担心问道,“你也不舒服吗?”
心婉被惊吓一般,回过神道,“没……只是想到人生或许有太多别离,我们的誓言能实现吗?”
我坚定道,“放心,有我在,一切都没问题……” 
第五十五章 叛逆(上)
        时间匆匆过,才回到大家身边不久就找到了第一个寒气——光纪寒图,此时已经是深夜,接下来是回客栈睡觉,第二天再交给玄霄。
回到房里,心里总有些不安,而且说不出口是什么样的感觉。
更让我注意的是玄霄,若是真的从冰封里出来,在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攻入妖界,那后果不堪设想。更何况我并不了解玄霄的力量有多强大,自己是不是玄霄的对手也不知道。
在这深沉的夜里,我想到了心婉,我和她真的能一帆风顺走下去吗?而且最近我看心婉和梦璃一样,老是怪怪的,是不是有事发生?一系列的问题萦绕在我的脑海里,百思不得其解。
“谁?”一个黑影突然从窗前闪过,留下一道妖气,我疑惑着,“莫非即墨有妖出现?”
顺着窗户,朝黑影掠过的方向追去,自我感觉轻功又进步了一层,身体在空中可以任意飘荡,而且轻盈快捷。
即墨在海边,夜晚还是冷飕飕的。跳过一座座房顶,果然不出我所料,一只黑中透着白色的狸猫精正空气中划出一道道逼人的妖气。
更没想到的是,这只狸猫的轻功完全不亚于我,在掠过的痕迹中,随处可见其留下的黑影,这让我的追赶吃起苦头来。
在死去活来的追赶之后,狸猫终于化作人形,速度减慢了许多,似乎是故意等着我过去抓他。
这个人形是穿着白色长袍的年轻人,头发许长,但都是白色,直直地垂在腰间。
狸猫精看着我的追赶,嘴上露出了尖端的笑意,在往身后转过脸的一瞬间,我惊住了。
狸猫精的脸上透露出邪恶的杀气,脸上几道黑色的猫纹让我看了更是不知道是否该继续追下去。
若依照实力对比,我也不一定胜得过他,如此强大妖,到底是出自哪里?
就在我疑虑时,狸猫精突然停止了脚步站在屋檐上,面对着我,我也随着停止脚步,站在和他对立的另一个屋顶上。
“你到底是谁?”我拔出流光剑,时刻准备战斗,狸猫精随时可能发动攻击。
狸猫精脸上露出了狰狞的笑容,冷冷一声,“你就是羽落的男人?”
“‘羽落’的男人?你在说什么?”我惊奇地看着眼前的狸猫精,同时我也感到一阵恐惧。
狸猫精突然张嘴一笑,“哈哈,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听这么一说,我更是大为疑惑,“你到底在说什么?什么‘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说,你到底有什么阴谋?”
狸猫精停止了笑声,用凶狠的眼神看着我,露出雪白的牙齿,“没想到是真的,人类果然拥有‘盘古之力’,看来我是找对人了。”
“你想要干什么?”我看着这只妖怪不怀好意,似乎想对‘盘古之力’打主意。
狸猫精再次笑道,“哈哈哈,你可知道你身边的那位姑娘是谁?”
我眼睛一颤,“你……你什么意思?”
狸猫精仍是笑着说道,“你自己看看……”接着随手一挥,身边多出了这一个人,这一个人完全没有让我想到,我看着这个人,陷入了痴呆状态。
“怎么样?是不是觉得很吃惊?”狸猫精向我挑衅着。
“不……不可能。”我定了定神,流光剑指着狸猫精,“虽然我不知道我和你有什么恩恩怨怨,但是这件事跟外人没有关系,你快放了她……”
不错,这个人就是心婉,她站在这只妖怪的旁边,低着头,不说话。
狸猫精冷哼一声道,“你说‘外人’?我怎么不觉得她是外人。告诉你吧,她是我的妹妹,真名叫做‘羽落’,而我,叫‘羽清’。”
我完全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眼神鼓起来像锣一样大,“什么?你们……你们是妖……”
“不错……我们就是狸猫精……也是‘噬灵羽族’的君王。”羽清看着我吃惊的表情,很是高兴道。
我再次定了定神,告诉自己这不是真的,我看了看低着头的心婉,问道,“心婉,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为什么不说话?”
心婉继续低着头,完全不敢正对对我,而羽清却是很有兴趣给我解释,“她不敢面对你也是正常的,因为她靠近你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夺取‘盘古之力’。”
“什么?”这句话如雷贯耳,我的心正慢慢地破碎,不过还是有补救的希望,我不停地叫着心婉,“心婉,你告诉我啊,你不是妖……你是爱我的……”
接下来心婉的一句话让我的心完全破碎,心婉吞吞吐吐,低着头不敢正视我,“对……对不起,我……我、我是妖……我接近你,就是为了哥哥说的那个……”
泪水在我的心间不停地翻滚,我是在做梦吗?为什么会这么不真实?
“那你为什么骗我,你骗我……”我喃喃道,破碎的心已沉入谷底。
羽清见此,不慌不忙道,“既然如此,那我再告诉你一些,让你死心……‘噬灵羽族’和‘噬灵魔族’是对立的两族,两族经常发生战争,族民也是死伤大片。若要继续维持族民的生存,一是不断地吸收灵气,然而这些灵气却是如此稀少。二是依靠‘盘古之力’,传说中‘盘古之力’力量无边,只要拥有它就能拯救族民,所以我妹妹会一直在你的身边,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我突然想起了在淮南王陵焱炙说的话(见第十七章),“魔与羽虽有过节,但这些是都是在战场上解决,今天我不想让羽断绝元首,不然以后的战场将毫无意义……”原来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这个,心婉是‘噬灵羽族’的君王,‘魔与羽’原来指的就是‘噬灵魔族和噬灵羽族’。
我左手狠狠地抓在自己的脸上,仰天长笑,对着心婉道,“自从见到你的时候我就看出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你的外表很美,便以为你内心也是洁白无暇,可惜我太傻,完全没有对你有任何的怀疑,居然自己自作多情地爱上你,还说什么要相守到老……原来一切都是假的……”
心婉看着我抓狂的样子,眼角露出了泪水,“霄天,你不是自作多情,我是真的爱……”
“好了,不要说了……”心婉的话没有说完,我却厉声打断道,“不要说爱与不爱,因为我是一个傻子,根本不值得别人去爱……”
“霄天,我是真的爱你……”心婉的泪水沿着脸颊滑落,说着便想要向我走来,但是被一旁的羽清拦住。
羽清冷冷对心婉说道,“你别犯傻了,他是人,你是妖,人妖殊途,你们是不可能的……”
心婉的泪水更加汹涌,不知道如何反驳羽清的话,摇着头想走近我身边,却被羽清施法的力量震了回去。
我更是长笑一声,似乎失去了理智,“你们别演戏了……要来夺取‘盘古之力’,你们有那个能耐吗?”
羽清一边用自己的力量挡住心婉,一边指着我,露出诡异的笑容,“既然要夺取‘盘古之力’,靠自己的能力当然不行,你难道以为我没有准备?”
“哼,我管你有什么准备,来吧!”我作出了战斗的姿态。
羽清完全没有发动攻击的趋势,摇了摇头,指着我的手背在了身后,说道,“我只要数三声,你便会倒下……” 
  鄙视!!!!!
第五十六章 叛逆(下)
        羽清把手背在了身后,嘴角一笑,“我只要数三声,你便会倒下……”
不知道是不是受到的打击太过于沉重,本来处于激怒状态的我突然眼前一闪,变得痴呆起来,仔细听着羽清的倒计时。
“……三……”
我回过了状态,再次举起流光剑,流光剑顿时带出大量的金光。
“……二……”
此刻我激发出盘古之力,火焰包围住我的全身,流光剑的金光也被包围住,接着便是提剑朝羽清杀去。
“……一……”
听着羽清的声音,我也顾不上身体的限制,爆发出来的力量超出了我身体的极限,周围燃起一片熊熊烈焰,眼看就要燃烧到羽清的脸部。
可是身体却突然不听使唤,骨筋都像泡了几天的醋坛,完全软了,而且神智保持着不半昏半清醒状态,看眼前的一片都好不真实。
“这、这是什么……”我瘫软地趴在地上,身上的熊熊烈火都已化为了灰烬,流光剑也失去了金光的颜色。
昏昏沉沉中,我看到羽清放开了心婉,心婉被阻挡的力量也被解开。
刚被消退,心婉就朝我跑了过来,连忙扶起我坐在了起来,可惜我身体完全使不出力,只能垂着头看着扶我我心婉。
我仍然感觉很受伤,冷冷道,“你走开,别碰我,你的目的达到了,你也该心满意足了……”
心婉哭泣着,我感觉到她对我……可是我已经深受打击,不可能回头。
心婉不说话,一直看着我,想依偎过来,可我却身体一拧,倒在地上,心婉也扑了个空。
看着倒在地上的我,心婉再次把我扶了起来,抽泣着说道,“对、对不起,我的族民在受苦,这也是逼不得已的……”
“可你为什么要骗我……我最爱的人居然骗我、居然骗我……”看着心婉的脸,我也忍不住哭了起来。
羽清走了过来,一把抓住心婉的手臂,拉到了自己的身边,“你以后可以不用见这个人了,他没有利用价值了。”
心婉对着羽清,拼命地摇头,嘴里还念道,“不……不要……”
我冷笑一声,“哼,温心婉!不,应该叫羽落吧,我不想再见到你,今天随便你对我怎么样,我我的生命力不再容许有你的出现……”
“不,霄天,我……”心婉抽泣着。
我愤怒地打断了心婉的话,“不要这样叫我,从现在起,我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羽清站在一边,听了我的心婉的对话,冷冷道,“你们不要说了,楚霄天我告诉你,你刚才追赶我的时候我故意拖住你,这个‘迷魂阵’就是羽落布置的,阵中混有削骨软筋散,看来她的确很‘爱’你啊!忍心把自己最爱的人陷入迷魂阵中……”接着便是哈哈大笑。
心婉捂住耳朵,不停地叫着,“哥,你不要说了,不要说了……”
我看着眼前的心婉,自然觉得她是在演戏,“羽落,你别假惺惺的,想害我我认了,我最讨厌就是害了人还装作很清白的样子……”
心婉已不再听我的话,背对着我,蹲在屋檐上。
羽清不想再耽搁下去,拉起蹲在身边的妹妹,“你在干什么,我族危在旦夕,你为何还不动手,上次他已经跑了一次了,难道你还想让他跑走?你不管我族的死活了吗?你可是我族的君王,要时刻为族民着想啊。”
心婉微微站起身,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居然发疯似的笑了起来,也露出了寒心的笑容,“是啊,我会为族民着想的。”
接着便靠近我,手中开始凝聚出红色的吸盘状气波,顺势朝我的胸口一掌击来。
我也不想多说,但是心里却是无比的疼痛。
不久后,一个火红色的热球从我的身体吸了出来,若没有错,这就是‘盘古之力’。
拿到‘盘古之力’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7 2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