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仙剑奇侠传四之完美的命运-第2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夜很静,静得能听见两人急促的呼吸声。 
  十二万分的鄙视
第五十一章 踏步即墨,为民除害
       不知不觉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嘿嘿,这次我起来得比较早,不会被菱纱骂了。
我收拾好包裹,踏步走出客栈的房间,脑中还回忆着昨晚和心婉深吻的那一幕,让我久久不能释怀,如果时间能倒流就好了。
刚走出客栈的房门就看见菱纱和大家都已站在了街道上,这里的人都起来的特别早,街上的摊位大多数都已经开业。
没想到自己感觉起来得这么早却又遭到了菱纱的责备,“喂喂喂,又是你一个人最慢,我们都在这里等你很久了。”
我汗,我感觉这是我起床最早的一次了,他们怎么可能这么早就起床了。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我问道。
菱纱歇了口气,说道,“算了,今天你还算起来得比较早,就不追究你了,现在才过卯时。”
我双手抱拳,客气地开玩笑道,“多谢韩大侠的大恩大德,小生没齿难忘。”
菱纱笑道,“还大恩大德呢,你死的时候别拉我下水就行了。”
我故装生气,“你咒我死?”
“不不不,我是和你开玩笑的。”菱纱连忙摇手。
“我也是和你开玩笑的。”我偷笑着。
“你!”菱纱脸气得绯红,想冲上来揍我,却被紫英拦下。
“办正事要紧,休得胡闹。”紫英很是严肃,菱纱看了也不得不住手。
“是是是,冰块脸。”菱纱妥协道。
我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空空的,问大家道,“大家还没吃早餐吧?”
说到吃,天河自己反应最快,“是啊,我们都没吃,干脆我们吃完早餐再去办事吧,这样也有效率些,我肚子也饿了。”
菱纱拍了拍天河的头,“你的肚子不论什么时候都是空的。”
我再看了看心婉,心婉看见我的眼神立刻躲避了过去,可能是昨天晚上的事现在还在害羞吧。
“心婉,快过来。”我坐在客桌上,把店小二叫来点了几道菜。
心婉见大家都已坐下,自己还站在门边,这才反应过来,坐在了离我稍微有些远的地方。
菱纱见这一情形,硬是要踏上一脚,坏笑着对我说道,“你是不是欺负心婉了?”
我的脸马上红了起来,“什么欺负,我哪有欺负她?”
菱纱又把头转向了心婉,“霄天欺负你了?”
心婉的脸也立刻变红,桌前我俩的脸红中印红。
“没有,我很好。”心婉害羞道。
菱纱拉住心婉,自己站了起来,“心婉,你坐我这里吧。”这丫头竟然这么了解我,把心婉换到我的旁边。
心婉也拗不过菱纱,坐在了我的旁边。我偷偷地看心婉的表情,没想到心婉也在偷偷地看我,两人的眼神在瞬间发生触碰,彼此都尴尬起来。
天河边吃边看着我,嘴里的东西还没有吞下里,不时有菜叶往下掉,“霄天,你干嘛脸红?不舒服吗?”
我恨不得把天河狂扁一顿,编理由解释道,“没有,我觉得有点闷。”
天河还不放过我,继续道,“闷?这里是海边,空气这么好,怎么会闷?”
我也不想说了,迅速地夹菜往嘴里塞,以此躲过天河的追问。
“云天河,你给我记住!”心想道,真相痛扁天河一顿。
梦璃和紫英从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一句话,自顾自地吃饭,或许他们真的看懂了一些,不想让我更尴尬而已。
经过饱饭一顿后,大家的精神都好了许多,天河也是得到了一份满足。
“我们已经出来一天了,事不宜迟,还是办正事要紧。”紫英提醒道。
“光纪寒图其质阴寒,我想应藏在比较冷的地方保存,或者有耐寒之人携带,我们不妨问问村长。”梦璃分析道,终于开口说话了。
我立刻否决了梦璃的话,“村长那里是打探不出任何情况的,我们出门寻访一会便知。”
众人的眼神又一次直射我,异口同声道,“你怎么知道?”
我立刻汗颜,“你们别那么看着我,相信我,一定没错。”
心婉站了出来,用坚信的眼神看着我,“我相信你。”
梦璃也应道,“嗯,我也是,那我们现在出去寻探一下吧。”
“非常好!”我得意道。
“哼,万一你说错了,看我不咒你!”菱纱调皮地对我说。
应该没错,在我的记忆中,剧情马上就要开始了。
果然,远处一个身着朴素的男子正焦急地打探着什么东西,从游戏里看夏元辰还是比较年轻的感觉,可是亲眼所见,夏元辰却带有几分苍老。
“那里有人出了什么事,我们过去看看。”我指着夏元辰对大家说道。
我首先跑了过去,听到了夏元辰与村民焦急的对话。
大家也随即跟了上来,看来夏元辰是失望而归,正巧遇到了我们。
我走了上去,双手抱拳道,“请问有什么事需要在下帮忙的吗?”虽然我知道夏元辰的事,但必要的过问还是需要的,不然我在众人的眼里就显得更加神秘。
“你们是……?”夏元辰看着我们气势高昂的六人问道。
仍然是紫英答上话,“我等乃是昆仑琼华派的弟子,略通剑术,有什么事请尽管开口。”
夏元辰高兴起来,“竟是修道之人就太好了。”接着说清了事情的原委,“我女儿莲宝十有八九是被隐香山的狐仙带走了,诸位若是愿意,请随我去救救她,隐香山就在狐仙庙的东北。”
菱纱思考了片刻,“可是,那个狐仙为什么要抓走你女儿呢?狐仙不是应该佑护一方的吗?”
“这个说来话长……先救救我女儿吧,以后我再给你们解释。”夏元辰的焦急全写在了脸上。
我站出来说道,“既然事情如此紧急,我们还是先帮这位兄台找到自己的女儿再说吧。”
我不想再听下去,因为后面的对话内容我全知道,多说也是浪费时间。
一行人决定定来到隐香山,接下来的剧情是夏元辰突然消失。
菱纱一路走来都在嬉闹,“想不到这狐仙还蛮会享受的嘛。”
夏元辰突然激动起来,“我听到莲宝的声音了。”
接着也不理我们周围的人,直接朝远处跑去,突然消失在这山中。
“山里没雾,怎么那人会一下不见了?”天河疑惑道。
紫英看了看周围,“那位夏公子怕也不简单,不然又怎会一听‘昆仑琼华派’,便知是修仙的……”
我看见紫英疑惑的眼神,立刻帮他开解,“紫英你就别担心了,夏书生是这里的山神。”
接着紫英更加疑惑,“你怎么知道?”
我故装神气,“因为我能与神发生感应。”
紫英眼中的疑惑似乎没有退去,我继续解释,“我们不管了,等会便知是真是假,往这条路,马上就能到狐仙居。”
大家也没有说话,顺着我指的路朝狐仙居走去。
一路上大大小小的怪物也是不少,不过对于我来说这些妖怪就简直是小菜一碟,三两下就能让他们全躺在地。
远远望去,一直狐狸旁站着一个小孩,倒在地下的就是夏元辰了。
“那里,夏书生好像出事了。”菱纱指着前方说道,接着跑了过去。
我担心菱纱有危险,接着跟了上去,其余人也随步其后。 
    鄙视
第五十二章 踏步即墨,为民除害
       狐三太爷见我和菱纱急冲冲地跑来,硬是哈哈大笑,“夏书生不久是昏倒了而已……”
紫英赶来,首先是很客气道,“你既是仙兽,自当庇护凡人,为何反要伤人?”
“既然做了仙,还不能随心所欲捉弄凡人那还有什么意思?”狐三太爷很是得意道。
紫英开始变得愤怒,“兽类修仙不易,动辄便要上千年,你如此行事,难道不怕遭天谴吗?”
狐三太爷仍然不知悔改,猖狂道,“天谴?哈哈,可笑!我已是仙,难道还能将我打回兽形?”
我已经很看不下去,自然是毫不客气拔出了流光剑,流光剑也蠢蠢欲动,准备干上一架,“废话别那么多,赶紧放人,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狐三太爷藐视了我一眼,“你又是谁?竟敢对仙这么说话?”
菱纱也是气道,“可恶的臭狐狸!干脆把他打倒,省得我们白费力气。”
我点了点头,准备拔出流光剑冲上去大干一架,可惜不料的是被梦璃的手所牵住。
梦璃摇了摇头,低声对我说道,“楚公子,他再怎么说也是一方散仙,我们先看他怎么行动再采取措施。”
我不得不收回要出手的流光剑,梦璃对我莞尔一笑。
狐三太爷继续道,“可别说本大爷欺负人,要是你们能从这五个里面认出真的那一个,我就二话不说,放了夏元辰和他女儿!”接着将莲宝变成了由幻想和真身组成的无人,混合在一起。
“幻术?”梦璃吃惊起来。
我知道梦璃一定能认出哪个是莲宝,所以私底下配合梦璃。
“夏家公子到底和你有什么深仇大恨,你却这般对待人家?”梦璃开始试探。
我也附和着梦璃,“你毕竟是个仙,却为何不尽一位仙应有的责任?”
果然,狐三太爷有了反应,“此话差矣,我哪里害过他,不过是捉弄几下,谁让他把我们散仙的脸都丢光了!”
我自然不惊讶,紫英开始有了兴趣,“丢尽你们散仙的脸?莫非夏书生不是凡人?”
狐三太爷继续冒泡,“夏元辰明明是个山神,偏要装成凡人,和其他蠢老百姓混在一起,还收养了一个女儿,竟是白痴,岂不成了所有散仙的笑柄?今天我大寿,更是要教训教训他,才觉得说不出的舒心。”
菱纱更是气上加气,“那是别人的事,和你这只臭狐狸有什么关系?”
紫英终于了解了事情的原委,看了我一眼,露出了敬佩的眼神,因为我刚才说的话果然印证了这个事实。接着不好气地对着狐三太爷,“山神身为地仙,庇护凡人,本事常理,你怎可如此?”
狐三太爷只是哼了一声,紫英变得更加愤怒,“若你坚持,我必将你教训一番。”
“哼,就凭你们?”狐三太爷不屑道。
此时,梦璃已经将莲宝认了出来。我也高兴地赞佩梦璃,“梦璃果然厉害,利用夏书生和莲宝的父女之情将莲宝认了出来,佩服佩服。”
狐三太爷有点不相信,“怎么可能?你一定是乱猜的。”
梦璃将莲宝带到一边,说道,“难道你还不明白吗?你刚才辱骂夏公子时莲宝眼里充满了愤怒,我就是利用了这一点将莲宝认出。”
狐三太爷有点气愤,作出了打斗的攻势,透露出逼人的杀气。
一直站在身后的天河冲了出来,大吼道,“你们救人,我来对付他。”
既然天河要逞英雄,我也没有理由阻止,就让我看看这一场架吧。
狐三太爷伸出狐狸的利爪,爪子上带有一丝寒气,径直朝天河的额头扑去。
天河见势,灵机一闪,腾空而起,抽出望舒剑,从天而落,刺向狐三太爷的心口。
狐三太爷也不是什么等闲之辈,身体只是微微一闪便躲过了天河的致命一击,落在一边,开始凝聚“狐仙之气”。
“狐仙之气”也是一种仙术,是将仙气凝聚在一起增大其能量,达到攻击性的目的。
天河见势并不那么简单,抽出了弓,使出了“望剑穿月”,两种能量相互碰在一起,交织成一片绚烂的星光,接着便是一声大爆炸。
天河和狐三太爷各后退几步,狐三太爷也明白了情况对自己不利。
天河得意道,“嘿嘿,你也不怎么厉害。”
狐三太爷被激怒,眼睛开始冒着红光,接着眼珠变成了红色,身体开始膨胀,出人意料的一幕是狐狸居然也有肌肉,而且还是很宽大的那一种,不久后,狐三太爷变成一只强大的“肌肉狐”,同时随着瘴气弥漫,散去后狐三太爷已经变成了六个分身。
没想到变身后的狐三太爷如此之强,杀气更是逼人心脾。
天河欲再度使用“望剑穿月”击溃狐三太爷,可是不料,天河正在搭弓的同时,狐三太爷的一个分身便出现在天河跟前,一下将望舒剑击落在地。
菱纱也开始有了感觉,身体突然变得寒冷,跪倒在地,众人也是立即扶住。
我见情况如此,连忙叫天河道,“不要使用望舒剑!”
天河望了望打在地上的望舒剑,就在这一瞬间,另一个狐三太爷的分身击在的脸部,顿时天河向远处横飞数十米远,失去了战斗力。
“天河!”菱纱焦急地喊了起来。
天河揉了揉脸上的伤,站了起来,欲再和狐三太爷干一场。
菱纱迅速跑往天河的身边扶住天河,我也忍不下去,立刻阻止天河的行动,“还是交给我吧。”
紫英道,“霄天,我看这狐仙不好对付,还是大家一起上吧。”
我完全不屑狐三太爷,神气道,“放心,交给我就够了。”
狐三太爷见我,立刻驱动了所有的分身迅速向我扑来。
这点速度在我的眼里不过是蚂蚁爬行一般,我隐约中看见狐三太爷的真身,正露出狰狞的笑容,我断剑而起,“流光斩”狠劈在飞本而来的真身上,金光消散了所有分身,唯留真身抵挡着。
狐三太爷被狠狠劈中,立刻化为原形,跪倒在地上。
“哼,你这点速度和我比简直就是蝼蚁对大象。”我剑指狐三太爷。
我无意中发现紫英的眼中露出了敬畏的眼神,似乎在想,“这家伙居然这么强。”
“你输了,该放人了吧。”我厉声道。
狐三太爷站起了身,似乎还想拖延,“凭、凭什么?”
菱纱笑道,“那要不要再和这家伙过上几招?”
我故意装作准备动手,狐三太爷心虚立刻道,“放就放,君子动口不动手。”
接着狐三太爷被迫施了法,夏元辰醒了过来。
我严肃地警告狐三太爷,“念你乃是仙兽,千年修行不易,今日便放你一马,日后若再为恶,我定会散去你的功力,将你打回原形!”本来是紫英的台词,现在却属于我,心中洋洋得意。
见到父亲醒来,莲宝自是高兴地拥入夏元辰的怀抱里。
接下来便是菱纱、梦璃、紫英与夏元辰的剧情对话,我没有开口。
我悠闲在一边,大家都知道了光纪寒图在夏元辰手里,自然是一番高兴。
“楚大侠,感谢救命之恩!”夏元辰立刻跪在我的面前。
我立刻扶住了夏元辰,“公子不必多礼,这也是我们应该做的,我们更要感激你,赠与我们光纪寒图。”
夏元辰站起了身,对着大家恭敬地敬了一礼。
我拉过夏元辰到另一边,夏元辰有些疑惑,“楚大侠不知何事?”
我轻声对夏元辰说道,“你可要好好对待莲宝,因为莲宝是你深爱的妻子静兰的转世,他为了继续跟你长相厮守,不惜轮回多次,可惜多次变成花、草,这一世终于到了你的身边,不想到却是个痴儿。”
夏元辰自然是被雷到了,“真的?”接着变得镇静,“楚大侠是怎么知道的?”
“我可是个先知,世间万物我知道的多了,你不用怀疑我,这一切是事实。”我解释道。
夏元辰看着我金光满面,问道,“莫非你也不是凡人?”
我没有多说,“不管我是不是,总之,你一定要好好对待莲宝,他为了你,可是受了很多苦。”
夏元辰顿时泪流满面,“静兰回来了,真的回来了,我会好好待她的。”
我微微一笑,菱纱已经在远处叫道,“你们两个大男人在哪里说什么呢?”
夏元辰擦拭掉脸上的泪水,走到大家面前,“寒舍在即墨狐仙庙西南,诸位可走海边栈桥到达,我恭候各位到访。”再一次道了谢牵着莲宝往回走去。
我趁着心婉的不注意,跳到了心婉身旁,和心婉并排一起,跟着大伙的身后朝夏元辰家走去。 
   鄙视
第五十三章 即墨灯会,月下誓言
        从隐香山回来,一切都变得风平浪静。
走在心婉的旁边,我时不时地“调戏”她,心婉一脸严肃,总把我推开。
“霄天……”心婉悄声叫我。
我和心婉的距离很近,听得一清二楚,也悄声问道,“什么事啊?”
接着心婉把脸贴近我的脸边,轻声道,“你刚才好帅。”
“帅?”我变得有点迟钝,不过马上又反应了过来,拍胸道,“那是当然的,本大侠行遍江湖,还没有我对付不了的。”
我正高谈阔论,心婉却已经走在了前面,好像是害羞了,我刚才说的话等于空气。
我独自一个走在大伙的最后面,望着前方,却在一个余光中,看见了梦璃回头的脸颊。
这种表情虽然短暂,却包含了一个少女不可预知的情感,娇柔、爱慕、任性全都展现了出来。
从现在开始,我不得不注重梦璃的感受,要弄明白梦璃是怎么想的……
游戏里是梦璃喜欢天河,可因为自己是妖,却又不得不离开,成全菱纱。可现在的梦璃,都很少注意到天河,甚至可以是忽略,我不得不弄清这里面的原因,或许是我的到来,变了……
一会儿便回到了即墨,村里的大部分人都已在此恭候。
我也并不为奇,大家都因为我们赶走了那个作恶多端的狐仙而来答谢我们。
菱纱却是很疑惑,“怎么了,他们用那种眼神,不会又像上回在太平村一样吧?”
“呃……我们什么也没做。”天河看着也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一位村民走上前来,“你们真的把狐仙打跑了?”
天河吞吞吐吐,生怕惹了这里的百姓,“是、是啊……”
刚话一说出口,百余村民齐地跪倒,“恩公!”
这一气势如同给皇上行礼一般,菱纱、梦璃、心婉、紫英连忙扶着各位站起来,只有天河傻笑道,“哪里哪里,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被扶起来几个人后,所有的人都随着站了起来,接着是村民对狐仙的抱怨声。
我大声开口道,“那个狐仙作恶多端,已经被我们打跑了,大家尚可放心,他不会再回来了。”
百余人中,传出了一个男子的声音,“亲耳听到这话,我们大伙就放心了。”
说着,所有人都拥向了我们六人,拉着就往天上抛。
只有心婉好像很害怕的样子,不停叫道,“快放我下来,好高啊。”
我笑了笑,释然过去。
经过百余村民的“折磨”,我们总算是到了夏元辰家。
“你们来了?”夏元辰招呼道,“里边请。”
众人随着夏元辰来到了这一间简陋而又温馨的房子里,大家心里都不由感叹。
菱纱张口问道,“夏书生,你是山神,是不是就可以长生不老?凡人到底要怎样才能活得更久一点呢?”
夏元辰一口书生口气,“仙的寿命虽然动辄千年,却依然会有走到尽头的一天,凡人由生到死不过百年,自然会羡慕仙人,但是比起蜉蝣蝼蚁,人又何尝不是寿命长久?阳寿天定,强弱自分,这原本就是所谓的“天道”啊,为何要去打破它?”
菱纱还不能释怀,“可是……我……”
我看了看菱纱失落的眼神,安慰道,“菱纱,别忘了还有我,我能帮助你。”
菱纱似乎已经知道我了解了她的事,“你能怎样?刚才夏书生都说了,‘天道’恒在,为何要去打破。”
我坚定了眼神,“菱纱,请相信我,我一定能做到,你放心!”
众人看着我和菱纱的对话,满脸写满了疑惑,终于天河忍不住开口道,“菱纱,你们在说什么事?是不是和你寻找长寿之法有关?”
梦璃也安慰道,“菱纱,别心急,你村里的人……你担心的那件事,一定有办法的。”
紫英也忍不住开口问道,“村里人?到底何事?”
菱纱回了回神,“其实连天河、梦璃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总有一天我会全告诉你们的,但不是现在……”
我对着菱纱点了点头,菱纱也勉强露出了微笑。
紫英则是很关心道,“若是有能帮上忙的,你一定要说出来。”
菱纱笑了笑,“一定的,小紫英。”
大家被这么一说也就释然了,唯独菱纱对我,却是满脑子的问号,似乎在想,“难道霄天知道我的事了?他是怎么知道的?自从回来之后就好像变了一个人,变得更加神秘了。”
夏元辰见我们的说话已结束,招呼道,“请诸位随我上楼吧。”
“嗯……你们先上去吧。”我说道,“我去看看外面,今天晚上有灯会,我去看看这里的村民准备得怎么样了。”
“我们一会回客栈,别太晚了。”梦璃说道。
“嗯,一定。”说着,我朝外走去。
看了看即墨村民们为灯会正精心准备着,我也无处可去,夜幕将临,我便来到了木桥边,再次坐在了木桥上看着海风。
不久后,一阵脚步声从远处传来,我以为是心婉,高兴道,“你来了……”
转身一看,竟然是梦璃站在了我的身后,我由兴奋的笑突然变得平淡。
梦璃笑着说道,“不是心婉,很失望吗?”
我又挤出了笑容,这笑容绝对是真心的笑容,梦璃在我心中,谈不上爱,只能说有一点点喜欢,于是编谎道,“不是,我以为是紫英。”
梦璃看着我的眼神,久久不离去,“是吗?”
我汗,觉得梦璃怪怪的,连忙找理由,“是啊,我和紫英约好一起谈论剑术的……”
梦璃勉强相信了,突然变得严肃起来,这表情,和心婉严肃时相差无几,“楚公子,我可以问你个问题吗?”
“你问吧!”我欣然带应。
“你……”梦璃刚要发问,却听见远处心婉的声音,“霄天,原来你在这,我找你好久了。”
心婉从远处走来,看着梦璃,笑着道,“梦璃也是来看海的吗?”
梦璃躲过心婉的询问,立刻答道,“是啊,觉得很舒服,那我先回客栈了。”问题没有继续问下去,梦璃便走开了。
“梦璃……”我正想叫住,心婉生气道,“你是不是欺负梦璃了?”
“我没有啊……是她……”我欲把梦璃问我问题的事情说出来,但突然觉得不合理,可能涉及到隐私,我也就没有提起。
“什么她啊,莫非她欺负你不成?”心婉继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7 19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