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仙剑奇侠传四之完美的命运-第2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亲钪匾模词鼓且惶焖懒耍灰颐窃湎Чす鞘焙蛞簿退蓝藓丁!
心婉听了我的话,露出了微微的笑意,然后又变得郁郁寡欢,继续问道,“那要是哪天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给你带来了伤害,你还会舍不得我吗?”
我现在满脑子都是问号,根本不了解心婉此时的想法,只好继续说道,“傻瓜,你不会这么做的,等完成了一些重要的事后我答应你,和天河、梦璃、菱纱他们一起隐居山林。”
心婉听后,重回了笑容,说道,“那好,我们五个人,不,还加上紫英,我们一起去青鸾峰,到那里一起活完我们的一辈子。”
我坚决地到应道,“嗯,记住,这是我们的约定。”
“嗯,拉钩……”心婉伸出了小拇指。
我也伸了出来,接上了心婉的小拇指,“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月光洒在我们的手上和脸上,透露出无限的情意,伴着夏虫的奏鸣,我们的誓言就在月光之下罩上一层薄膜。
“喂喂喂,我还以为你们在哪呢,原来到这里谈情说爱来了。”这是菱纱的声音,我转头一看,天河、梦璃、紫英也来了。
我立刻松下勾住的小拇指,汗颜道,“你们怎么来了?刚才你们都听见了?”
菱纱立刻摇了摇手,“没啊,我们刚才去找你了,想要听听你这些天发生的故事,结果没找到,哪知道在这里看见你们那个了……”
心婉立刻脸红低下头,我辩解道,“哪有,我才没你那么俗气呢。”虽然这么说,我的心里却是很尴尬。
“好了好了,不论怎么都一样,我要听你讲讲这些天你的故事。”菱纱扯开了话题,跑来坐在了我的身边。
天河也是很不客气,“那个霄天,我也很想听,你这些天吃没吃到什么好吃的野猪?我给你说,我前不久发现了一头猪,好像很好吃的样子,可菱纱打死也不让我吃。”
说到这个“猪”,一定就是在仙剑四里出现过的蓝色的五毒兽,云天河一直想吃五毒兽,说起来还有点搞笑。
菱纱立刻叫住,“什么猪啊,那不是猪,你有没有常识!”
紫英走了过来说道,“据记载,那应该是被称为五毒兽的仙兽。”
“对对对,他好像很喜欢天河的样子,可每一次都被天河吓走了。”菱纱立刻叫道。
梦璃走过来,坐在了菱纱的身边,“我曾经也有所闻,那是唯一能孕育出五毒珠的仙兽,五毒珠可是世间珍宝,能解世间所有千奇百怪的毒。”
我看了看梦璃,梦璃对我只是微微一笑。
六人之中,只有紫英一个人站着,我毫不客气地拉住紫英说道,“紫英你就坐下吧,我们慢慢聊,反正大晚上的大家也没事做。”
依照现在的这个剧情,紫英也把我们所有人当成朋友了,既然是朋友也没有什么礼仪之内的顾忌了。但愿永远能这样,我一定要想办法改变这个悲剧。
菱纱摇了摇我的手臂,说道,“霄天啊,我们大家都是来听你讲故事的,你可别扫我们的兴。”
我只是一笑,敷衍道,“我真的没发生什么事,哪有什么故事可以讲啊。”
这么一说,五个人的眼睛齐刷刷地盯着我,让我很是尴尬,似乎不说就下不了台的气势。
“好好好,我说,你们别这样看着我,大晚上已经很冷了,看得我鸡皮疙瘩都出来了。”我不客气地说道。
梦璃捂嘴笑着说道,“既然不想冷就说给大家听听吧,我也很好奇。”
“对啊霄天,你说吧,我明天请你吃那只猪,我要把它烤了。”天河冒声道。
菱纱又是一番怒气,“都说了那是仙兽不是猪,你敢吃!”
天河又是一句让人生气的话回应道,“他本来就像猪啊。”
“你你你……气死我了。”菱纱双手成拳。
看着这一幕,大家都不禁笑了起来,唯独紫英面容常态,但是心里却是已经大笑。
“既然你们想听我的故事,那我就讲给你们听吧。”我说道。
“好啊好啊,快讲快讲!”菱纱已经迫不及待。
“大家做好,围成一个圈。”我不慌不忙。
接着六个人围成了一个六角形,菱纱是最憋不住气的,“都坐好了,你倒是快讲啊。”
我清了清嗓子,“那天是这样的,……”
我把我发生的故事都说了一遍,唯独只有蜀山派和神秘人以及我和烛龙的对话没有透露。
“噬灵魔族?那是什么结界啊,好像六界中不存在这一界吧?”菱纱问我道。
“怪不得那个什么魔君要杀你,原来那天我们在淮南王陵杀了他们的将领。万一这噬灵魔族进攻人界就不好了,我们要想办法应付啊。”天河也故装深沉分析道。
大家都对这一问题产生了兴趣,发表着自己的高谈阔论,唯独心婉没有说话。
我看出了心婉似乎在想什么,问道,“怎么了?没兴趣吗?”
心婉似乎在想问题,被我突然的一问,突然惊道,“没、没什么。”
我也没有多问,再次把情趣放在大家讨论的问题上。
就这样,六个人在浪漫的月光下谈得格外开心,有说有笑,彼此之间的隔膜都灰飞烟灭。
月光印证了这一份友谊,照的更加鲜亮。月光洒落在剑舞坪上,倒映出六人的笑脸,这一刻是多么的美好。 
  (另:我鄙视此书作者)
第四十九章 夜探玄霄
       月光下,六人聊得甚是开心。随着夜越来越深,大家的睡意也就来了。
“我看我们还是休息了吧。”我提出意见道,毕竟我看到天河也在时不时地打着瞌睡。
说到睡觉,天河突然表示赞成,“好啊,我好累,忍不住了,我先去睡了。”还没等大家说话,天河就一走一拐地消失在黑暗中。
紫英也站了起来,“时候不早了,明天还有事要办,我也先回房了。”
菱纱拍了拍我的头,说道,“霄天,明天有事要办,我给你解释下……”
菱纱正准备把去找三寒器的事说出来,我抢先一步道,“我知道,不就是寻找三寒器吧,我和你们一起。”
“???”大家头上都闪现出了问号,梦璃、心婉、菱纱都疑惑地看着我。
“别那么看我,我可是有预知未来的能力。”我故意装道。
菱纱看着梦璃,问道,“是你给他说的?”
梦璃傻了眼,“我没有啊。”然后又对着心婉,“你说的吗?”
心婉自然不觉得好奇,回答道,“我没有说,可能霄天真的有预知未来的能力吧,刚才在你们没来之前他就对我说过。”
听心婉这么一说,菱纱的眼神立刻对准了我,然后靠近我,一点一点,我越来越感到不对劲。
当靠近我不到三十厘米的瞬间突然叫道,“好啊!你离开这段日子竟然学到了这个奇特的法术,怎么刚才不说?”
被突然这么一叫,我也是吓住了一条,然后缓了缓神,“我刚才不是忘了吗,这不,现在告诉你们了。”
我知道菱纱的个性,她肯定会来缠着我让我教她。
“噗~~~”梦璃轻声一笑,说道,“我看楚公子也很累了,刚回来不久就被我们缠着讲故事,还是先休息一晚吧,明天再说。”
“嗯……嗯。”菱纱很不甘心答应道。
“那好,你们三个早点休息,据我所知,明天还有场硬仗要打。”我又装出什么都懂的样子。
“知道了,楚大侠。”心婉笑着说道,随着梦璃和菱纱一起回屋去。
我也紧随其后朝自己的房间逐步而去,心里想着一个问题,是否现在应该去见见玄霄,然后开导他一些事,为我以后改变悲剧做些铺垫?
我走得很慢,直到走到门前才做了决定,“现在就去见见玄霄!”
正准备转身去后山禁地,菱纱如同鬼影一般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被吓了一跳,“菱纱,这么晚了不回房,干嘛来吓我?还没有脚步声,人吓人可是要吓死人的。”
菱纱反驳道,“什么没有脚步声,我在大老远就叫你你都没吭声,我才跑过来的。”
“哦……哦,可能是我刚才在想事情没有注意吧。”我解释道。
菱纱加重的眼神的怀疑,坏笑着说道,“你是不是在想心婉的事?告诉我,是不是你们两个那个……?”
我躲过菱纱邪恶的眼神,咳了两声,郑重说道,“你可别乱想,本大侠做事一向光明磊落,你不用质疑我……”
菱纱抖了抖眼皮,仍然摆出很坏的笑容,“是吗?”
我被这眼神攻击得有点妥协,回答道,“当然是啊。”
“哦……”菱纱半信半疑,然后拉住我的手左右摇晃,“好霄天,你教教我那个什么预测未来的那个法术吧。”
果然不出我所料,这么快就叫我教了,我又摆出无事不知的样子,“菱纱,你不用担心,你的命运不会那么不好的,我会替你解决所有事。”
菱纱突然很疑惑我,问道,“什么命运?你知道些什么?”
我笑了笑,“天机不可泄露……”
菱纱似乎看出我知道了些什么,继续问道,“你是不是知道我的事?”
我看到菱纱的眼神,非常渴望得到什么,很坚决留下了三个字,“相信我!”
“哼哼,不教就不教,还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好啦,我回去睡了。”菱纱很失望的样子,更多的是带有一种逃避,怕我把她的事说出来。
我回到房里,把流光剑配在了腰间,打探着四周的情况,随时奔跑到禁地。
“好机会,没人了,看本大侠的。”我关上了房门,拔腿就朝后山禁地跑去,其速度可带动地下的几片落叶飘悠起来。
后山有魁召把守着,我必须尽快解决这些魁召。
其实现在魁召在我眼里只不过是小菜一碟,几招乱七八招的仙术就把他们解决得干干净净,无声无息,似乎没有留下过痕迹。
越往里面走就感觉到越冷,不难想象,玄霄被封印在冰里面十多年也是何等的痛苦。
“谁?”一个男子的声音传来,也就是玄霄,这个声音颇具威仪。
我镇定地走了过去,看见冰封的玄霄。在游戏里面看到的全是些动漫,真正地接触到这个世界,才感觉一切都那么真实,眼前冰封的玄霄让我都大为惊叹。一个人真能在冰里存活十多年吗?
“是我,你的一位故人。”我走到玄霄面前说道。
玄霄看着我,说道,“故人?我不记得……我也没有一个十八九岁朋友吧?况且我在冰里面都十多年了……”
我故意很深沉说道,“我是谁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我是来帮你的。”
“帮我的?你有三寒器?”
“三寒器我没有,不过我知道你的一些事,我要帮助你的是开导你。”
“哈哈哈,你知道我的事?我以前的事难道值得一提吗?”
“不,我先问你,你当年有没有所爱之人?”
“所爱之人?当年我一心向道,不料被羲和寄宿,使我走火入魔,才得冰封于此。这十几年来我也想了许多……”
“你可曾知道夙玉曾经很爱你?”
“嗯?你和夙玉是什么关系?”
“先不要管我和夙玉是什么关系,我问你,你有没有喜欢过她?”
根据我的猜测,玄霄从冰里出来之后再次走火入魔,天河当面对玄霄说过自己的母亲喜欢玄霄,但玄霄却毫不在意,我想玄霄还是喜欢夙玉。
“夙玉……我又何尝不是……”玄霄长叹一声。
果然被我料中,玄霄喜欢夙玉,“那我帮你从冰里出来以后你有什么打算?”
玄霄反问我道,“你是天河的朋友?”
我也知道瞒不住,说实话道,“不错,我是天河的朋友。”
“你问我这些做什么?”
“那你是否还记得你的师弟云天青?”
“当然,不过都是些陈年往事,我也不想再提……”
这样问下去也问不出个究竟,我来到这里的目的是开导他,可是也无法从正题入手,因为一切都还没有发生,我继续做假设性的问题问道,“如果你从冰里出来以后再次被羲和引致走火入魔,你还是否愿意从冰里出来?”
“哼,琼华派被夙瑶搞得一团糟,现在简直是迂腐不堪。若我能出来,必然是带领弟子们专心修炼,以成仙身……”
听到玄霄的话,我也不得不放弃追问,一切都还没发生,我也不敢乱下断言玄霄以后会怎样发展,走火入魔还是回归正道?虽然我明白仙剑四的剧情发展路线,但是由于我的到来仙剑四的剧情发展也有了些改变,玄霄以后会变成怎样谁也说不清,所以我不得不放弃劝说玄霄这个方法。
“既然这样我也没有什么多于过问了,我会帮你寻找三寒器。”我说道。
玄霄客气说道,“既然你是天河的朋友我也随时欢迎你,但是你小小年纪,所知道的事为什么会那么多?”
我照样用对菱纱的口气对玄霄说道,“天机不可泄露。”接着背身离去。
想了想,我今天和玄霄的对话关系到剧情的发展,不得不转身回去对玄霄提醒道,“希望你我的谈话不要让别人知道,在下告辞。”
在我离开的瞬间我注意到了玄霄的表情,几分疑惑又有几分敬畏。
仔细想一想,刚才似乎忘了问什么问题……
“糟了,玄霄是欺骗天河,其实玄霄是为了夺取望舒剑,其实这是玄霄和夙瑶的阴谋。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刚才进入后山禁地岂不是被监视着?”我突然想起,知道自己已不可能再回去问玄霄这些问题,接下来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
回到房中已经是深夜,夏虫都停止了鸣叫,唯有那一轮明月高高挂在天空中,显得额外透亮、美丽。
我也没想到竟然玄霄那么不好对付,算了,以后的事以后说,况且我手里还有师父临走前送我的“六界令牌”(见第二章末),六界之内满足一个愿望,我就不信改变不了这个命运。大家等着,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们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鄙视
第五十章 踏步即墨,为民除害(
       “喂,大懒虫,起床了。”菱纱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朦朦胧胧。
我揉了揉疲惫的双眼,菱纱的面容依稀浮现在我的眼前,同时带有责备声,“没想到你这个毛病还没改,还是这么懒,我看以后心婉是不会嫁给你了。”
一提到心婉我就中了邪似的,连忙起身站立,还有些心虚,“我懒是一回事,关、关……心婉什么事?”
“嘻嘻,不管心婉的事,你快点起来,我们都在外面等你一个人呢。”菱纱偷笑道。
我看出了菱纱来者不善,她是想故意逗我,我也不吃这一套,说道,“好了,我知道了,等我吃了早饭来找你们。”
菱纱刚要转身出去却又回过头道,“还吃什么早饭,现在已经快要到中午了,我们都晨练完准备办事了,就你一个人还没起床。”
“中午了?”我汗颜,“好了,我马上出来,我准备些东西。”
“那你快点啊。”说完,菱纱走了出去。
我看着自己包袱里的东西,虽然不多,但是用处可大,什么止血草、还神丹,还有一些地图,都是派的上用场的。(地图是我御剑飞行描绘出来的)
我收拾好东西走了出去,远处,天河正向我招手,“喂,霄天,我们在这里,你快过来。”
果然,大家都已到齐,全部都望着我,我也不得不加快了脚步跑到大家身边。
“都叫你快点了还那么慢!”菱纱抱怨道。
我脸红道歉道,“对不起,我拿了点东西,耽误大家了。”
梦璃站出来,温声说道,“不碍事的,楚公子,我们也刚到这里不久。”
菱纱继续附声,“什么不久啊,我们都晨练几个时辰了,就他一个人还在睡。”接着把脸对着我,撅了撅嘴,“睡睡睡,懒死你。”
我不好意思低下头,心婉关心道,“吃过早饭了没有?”
仍是菱纱插嘴道,“还吃,我们还有正事呢,等到了即墨再吃。”接着又变得高兴起来,“听说那里的特产很好吃呢。”
紫英终于发话了,“好了,多说无益,还是帮玄霄师叔找到三寒器再说吧。”
天河完全没有理会紫英的话,听到菱纱说好吃的连忙附和上去,“真的吗?那那里的猪和青鸾峰的猪哪个好吃些?”
“你……”菱纱指着天河,说不出话。
紫英厉声道,“云天河,你吃吃吃,就知道吃,给我准备好,马上御剑去即墨,不得耽误。”
说着,紫英独自一个人御剑而去。
菱纱看着紫英离去,咕噜道,“什么嘛,又摆出一副冰块脸,哼哼哼。”
梦璃扑哧一笑,“菱纱,我们还是赶上去吧。”
我也赞同道,“好吧,天河和菱纱一组,我和心婉、梦璃一组,大家御剑去追紫英吧。”
菱纱连忙反驳,“不不不,我才不和他一组,上次差点摔下来,把我吓死了。”
天河挠着后脑,很委屈道,“菱纱,上次我没吃饱,这次有的是力气,不会摔下去了。”
“谁知道你是没吃饱还是故意的。”菱纱继续吵着。
看着这一对欢喜冤家,我也不觉笑了笑,“好了,别闹了,紫英可能都要到了,我们快点吧。”
按照我的指示,大家御上剑。
再一次和心婉翱翔在无边无际的蓝天,心里感到一阵舒适。心婉的玉手捧在我的腰间,我感觉到这一刻的温度是多么的温暖。我飞得越快,心婉抱得越紧,似乎是将要失去一般死死地抓紧,我更感觉到心婉对我深厚的情意,我便微微一笑,继续向前飞行。
不久后,我们便来到了即墨。
紫英已经站在即墨的海边,看到我们的到来变得严肃,“怎么这么慢?”
天河解释道,“是菱纱怕摔下去,我们就飞得慢点。”
菱纱硬是来了气,“什么什么?是我叫你飞慢点了吗?”
天河哦了一声,笑了笑,“好像不是。”
“你!气死我了。”菱纱做出要打人的样子。
“好了,休得胡闹,还有事要做,别耽误了。”紫英厉声阻止。
走在即墨的木桥上,海水的凉爽浸入心脾,古时候就是好,没有污染,空气清新,怪不得人人如此长寿。
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们,印入眼中的是淳朴的民风,大家都带着笑脸,时不时地打声招呼。这也是古时候人们之间的相处,没有猜疑,没有怀恨,只有热情。
“几位是外地的吧?”一位村民走到了我的面前。
我很礼貌道,“是的,我们都从外地而来,老伯您好。”
村民很是热情介绍道,“这里是即墨,受仙保佑,人们民风淳朴,各位敬请放心玩耍。对了,明晚还有我们村里特有的灯会,各位务必来看看。”
“一定一定。”我笑着回答道。
想着也不对,来到这里应该是夏元辰急着找自己女儿的剧情发生,为什么到现在都没看到夏元辰呢,真是奇怪,莫非我们来早了?
正想着,天河就开始询问路人,“你,听过有个叫光纪寒图的东西吗?”
路人只是笑了笑,“这位小哥,我不知道这个东西,你们去问问其他人吧。”
据我所知,夏元辰马上出场了。可是不料,天河问了许多人夏元辰都没有出现。就这样一直到了晚上。
我开始疑惑,然后想起了村民老伯说的话,明晚才有灯会。仙剑四里的剧情是打跑狐仙后当天晚上就可以看到灯会,果然是我们来早了一天。
从现在开始,剧情的时间差距也开始拉开了。
“找了这么久都无人知晓,我们还是找个客栈休息一晚吧,我想明天就有答案了。”我故装深沉道。
众人的眼光直射我,梦璃问我道,“莫非楚公子知道三寒器的下落?”
我又显现出什么都知道的样子,“不错,本大侠有预测未来的能力,你们都知道的吧。明天,就明天,我们一定能找到。”
紫英听后,说道,“既然霄天这么肯定,那么我们先住宿一晚吧,明天我们再行动。”
听到住宿,天河又兴奋起来,肯定是想到了吃的,“好啊,这里的空气好舒服,我们先吃饱饭再说吧。”
众人无语,这家伙脑子里装的全是食物,根本没多想过其他的事。
夜渐渐深沉下去,大家都在客栈里呼噜大睡,唯独只有我坐在即墨的木桥上,看着大海,虽然很黑,但大海的温度我却能完全感受到。
我以后做的事还很多,不免会有些烦恼,这叫我也是孤枕难眠。
“怎么了?在想什么心事?”身后传来了一个女子的声音,这女子便是心婉。
我往后看了看,接着继续注视前方,说道,“是啊,人生多变,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我们都无从可知……”
心婉坐在了我的旁边,这次的距离却是出奇的近,近得能听见彼此的心跳。
心婉会意地笑了笑,“傻瓜,你不是常说要活在当下,珍惜眼前吗?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毕竟谁也不知道,只要生尽欢也就死无憾。”
我也笑了笑,对准心婉的眼睛,刮了刮心婉的鼻梁,“没想到你也会学以致用了。”
心婉停止了笑容,变得很严肃,“你闭上眼睛。”
“闭上眼睛干嘛?”我仍然笑着问道。
“闭——上——眼——睛——”心婉拖长了语音。
我没有办法,怪怪地闭上了眼睛,“你是不是要……”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感觉到一股温暖的气息在我的嘴角边流淌,接着渐渐地蔓延到嘴唇,越来越火热,同时又感到柔软而且甜美。
触碰到这种感觉,我不得不睁开了双眼,果然在我的预料之中,心婉的香唇贴在了我的唇上,摩擦着,点燃了我爱的火焰。
我再次紧闭双眼,抱着眼前的心婉,这个情窦初开的少女。
我将心婉侧身在怀中,心婉躺在我的双腿上,我吻着、吻着,醉人的芳香渐渐弥漫在我的周围。月亮好像羞于看到这一幕,悄悄地躲在了云朵的后面,微风轻轻地吹拂着海面。在这空无一人的木桥上,唯有两个娇纵的身影。
夜很静,静得能听见两人急促的呼吸声。 
  十二万分的鄙视
第五十一章 踏步即墨,为民除害
       不知不觉已经是第二天早上,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7 2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