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仙剑奇侠传四之完美的命运-第1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哼,这把剑居然具有灵性,我先杀了你,这把剑我要了!”噬灵魔君再次操纵者五灵珠,五种强大的光线朝我射来,我闭上了眼睛……
“我真的要死了,大家,再见……”脑海中混想着,已经放弃了生存的希望。
想着想着,过了许久,许久没有动静,四周似乎变成了平静,刚刚五灵珠的攻击完全没有反应。
再看看我自己,捏了捏脸,没死!
躺在地上的我,看到一个高大的影子倒映在我身上,在抬头一看,红色的头发,红色的衣裳,加上红色角,以及额头上红色的火焰痣,这个身影再度出现在我的面前——魔尊重楼!
我微微抬起疲惫的头,“魔尊,谢谢相救,接着再次无力地睡在地上,眼前一片空白。”
重楼看了看我,转过了身,对着噬灵魔君道,“魔君,你不想活了?”
噬灵魔君看到突来的魔尊,呵斥道,“魔尊大人,请让开,这个人与我之间的渊源,希望您不要插手。”
重楼瞪着噬灵魔君,明显可以看到噬灵魔君脸上的汗珠,“魔君,这个人今天我要定了,你又能拿我怎样?”
噬灵魔君咬紧牙关,狠狠地说,“那就别怪我了,我手上的五灵珠,足以让他魂飞魄散。”
“哼,噬灵魔君!你是不想活了?连你的族人都不顾了是不是?那好,我让你们永远不能修炼成魔,呆在这个狭小的地方永远不见天日!”重楼怒道,像是自己的命令被违抗一般。
噬灵魔君越看越紧张,说道,“对不起魔尊大人。”
五灵珠不断地汇集成一体,力量似乎达到了五灵珠的极致,一个巨大的能量光球,似乎可以摧毁整个人界,朝重楼正直地飞了过来。
重楼也提高了防范,毕竟五灵珠的力量实在强大,重楼抽出了腕刃,挡在胸前。
一阵耀眼的光亮,我紧紧闭上双眼,却不知眼前发生的一切。
光亮渐渐散去,五灵珠重新分开成五个圆珠,在看看重楼,受到了五灵珠的影响,由于挡了一下,在微微地喘着气。
“魔尊,五灵珠的威力实在强大,这样耗下去恐怕不是办法。”我对重楼提醒道。
“哼,你闭嘴。”重楼看了我一眼,转向了噬灵魔君,“看来你真的想死,那我就成全你!”
说着,重楼的腕刃亮起了红光,朝噬灵魔君刺去。
说时迟那时快,重楼的速度堪比惊人,腕刃正要活生生刺在噬灵魔君的身体,五灵珠却聚在了一起,把重楼的攻击挡了下来,接着五灵珠四散开来,灵珠的光芒消失,变成了五颗普通的珠子。
“哼,噬灵魔君,本座念你是一族之君,也是我魔界的下层阶级,本座就绕你一命,你最好给我小心点!”重楼收回了腕刃,朝着面无表情的噬灵魔君斥道。
经过一场激烈的战斗,重楼轻而易举地制服了噬灵魔君,而我,在这一时刻,昏了过去,隐约中,看到重楼向我走来……  
第三十六章——魔界之闻
        “我这是在哪里?”脑袋昏昏沉沉,从朦胧中那个醒来。
“凡人,这里乃是我魔界。”声音从远处传来,但未看见人。
刹那间,一个高大的身影如同鬼魅般出现在我的眼前,不错,此人就是魔尊重楼。
“我怎么会在魔界?”我拍着脑袋,仍然带有点疼痛。
“哼,你少自作多情了,本作并非要救你,不过,本座看到你身上有比凡人完全不同的仙气,觉得你并非凡人,你老实告诉本座!”重楼背对着我,冷酷地说道。
“魔尊,我不知道您什么意思,可是,我就是凡人,难道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我疑惑问道。
“哼,也罢,不过本座觉得你与当初飞蓬的实力相差无几,只是你还没有完全发挥出来而已。”
“嗯?飞蓬?”
重楼解释道,“不错,飞蓬乃上可入天,下可憾地的神界强者,拥有一方神力,独霸一方。”
我从重楼的话中似乎领会到了一些事情,“难道,魔尊和飞蓬是不分上下的对手,或者朋友?”
“朋友?到底是什么?”
我也并未感到奇怪,因为第一次与重楼见面时他也不了解朋友这个词语,笑着说道,“朋友,就是手足,在危难的时候有依靠、有帮助,在喜悦的时候能一起分享,朋友,就是快乐的象征……”
重楼左手一挥,拦截住我的话,“别说了,说了本座也不会懂。”
我吃力地站了起来,说道,“魔尊,或许对于你们魔来说,朋友根本算不上什么,但是在我们人界,朋友就是一个美丽的名词,魔尊需要经历之后来能明白。”
重楼露出一番不屑的表情,“人界乃六界最底层,那些东西,本座才不稀罕!”
我也没有了话说,转移话题道,“敢问魔尊与飞蓬是什么关系?”
重楼没有立刻说话,仰着天空,长叹一口气,“飞蓬乃是唯一能与本座抗衡的对手,六界之中,再也找不出第二个像他一样强大的人。”
“魔尊,看你的表情,是否有一段难忘的往事?”
“不错,飞蓬乃是神界第一将军,实力也是相当的强大,六界中本座苦寻对手,最后来到神界南天门,本来开始并没有把飞蓬看在眼里,不料经过几个回合的战斗,本座差点败下阵来,才注意到此人不可低估。十几天前,本座与飞蓬决战于新仙界,我们的战斗在新仙界整整打了三天,没想到天帝突然派人前来捉拿飞蓬,无意间,本座将飞蓬的佩剑打入了凡间,而飞蓬,遭到处罚,被贬下凡,受轮回之苦……”
“那魔尊是否想过去寻找昔日的对手?”
“神界七日,人间千年,从飞蓬被贬下凡到现在,快足以千年了……”说着,重楼叹了口气,接着眼神变得犀利,“小子,本座看得出来,如果你的战斗能力完全被激发,你将是六界中第二个与本座抗衡的对手。”
我拱了拱手,笑着说道,“魔尊开玩笑了,六界中神魔乃是最强的两界,况且您又是魔界至尊,在下实在无能抗衡。”
“那你是不相信本座的话了?”重楼的眼神变得充满了杀气。
我随机应变了下,笑着说道,“不是的魔尊,我的战斗能力也是靠着盘古之力来维持,即使强大,也不是我自身的实力吧。”
“错,盘古之力只是你的辅助工具,即使没有盘古之力,你一样也能激发出强大的斗志。”
说到这里,我捏了一把汗,“那魔尊是否找到了飞蓬的转世?”
“还没有……”说着魔尊又一次转换了眼神,“本座还有许多事要忙,这里是魔界,要回到人界需通过神魔之井,想要回去的话,自行解决。”
话一落音,重楼的身影立刻消失在我的面前,重楼的强大,光从气息中就能感觉到。
正想着重楼所说的事情,天上掉下五颗珠子,天空中传来了重楼的声音,“小子,这五颗破珠子拿去,本座留着也只能当垃圾,别忘了,你要强大起来,像飞蓬一样……那个时候本座会来找你一决高下的,本座再强调一次,你可别死了!”声音渐渐远去,直到完全消失。
“原来这就是魔界。”我不觉看着魔界的天空,惊叹道。
这里的天空是灰蒙蒙的一片,完全不见任何光线,时不时地天空一道黑影闪过,大概那就是魔族的族民吧。
看到这个景色,实在是有许多惆怅压抑在我的心底,比起人界,魔界可以说是非常黑暗的世界。
看着魔界的天空,不由得回忆起人界的太阳,在太阳的照射下,天空一片蔚蓝,躺在一片草地上,看看天上漂浮的白云,也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
痴痴地想着,想起了心婉……
“心婉,你还好吗?我不会离开你,因为在我心中,你已经占据了不可分割的重要位置。”心里默默地念道,魔界的天空越来越暗……
“不行,我得快点赶回人界,师父的下落还没搞清楚,我必须得快。”想着,迅速御剑朝神魔之井飞去,重楼说过,神魔之井就在魔界的最北边。
魔界很大,大得让人喘不过起来,这里太闷,普通人在这里根本无法生存。
飞在无边无际的天空,越来越感到疲倦,不知过了多久,在远处出现了一道出口。
出口很大,似乎是个很大的建筑,想必,这就是神魔之井。
看到这个出口,我一下来了精神,立刻加快速度向其飞去……
“等等,那是什么?”我迅速减速,唯有看见天空出现了一大堆黑色的东西,每一个都身带巨刃,似乎来者不善。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这堆黑色的怪物朝我攻击过来,瞬间之间,成了一大群彪形大汉,面上带着狰狞的笑容,横着巨刃向我砍来……
“这是什么?”由于踩着流光剑飞行,根本无法使用武器与这群怪物搏斗,只能赤手空拳解决。
这一个还没解决完,另一只又朝我砍来。
“不行,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恩赐解脱’。”我提高了移动速度,手上的动作变得极快,来一个打飞一个。
怪物实在太多,一个人根本无法应付过来,何况是没有拿武器,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爆发出强大的力量,将流光剑的飞行速度达到极致,这样怪物不但不能靠近,而且还能迅速穿越神魔之井到达人界,可是现在的我即使再努力也无法将力量爆发出来。
我咬牙切齿,面对着这些怪物,不得不迅速闪躲,可是,再怎么闪躲,寡不敌众。刚将一直打飞,另一支出现在我的面前,将我的脸划出一道伤口,瞬时,鲜血流了出来,滴在流光剑上……
“可恶,这到底是什么?难道是些魔将?”我顾不了伤口,努力地闪躲着这些发疯似的怪物的攻击,让我陷入了麻烦之中。
“???”我感觉到一道光从脚底射入我的眼里,再往下一看,流光剑微微地发着金光,剑上滴下的血液浸入到流光剑内,慢慢地溶解,光线越来越强。
正在我观察着流光剑的同时,一道黑影闪过我的眼帘,再仔细感觉,脸上又是一道伤口。
“我靠,这是什么怪东西?难道是毁容师?就知道割伤我的脸,看我帅也不必这样吧。”我心里抱怨道,血液又是一滴一滴地滴在流光剑上。
滴在流光剑上的血正在渐渐地溶解到流光剑内,直到金光刺眼……
我迅速遮住眼睛,只见周围全部一片金黄,完全看不到前面的视线。
一声声惨叫在我的周围响起,我顿时感到头有一点眩晕,使劲拍着脑袋,别让自己晕过去。
金光越来越强烈,我被金光包围在其中,此刻,金光达到了最亮。
“啊!”光线将我的眼睛刺得隐隐作痛,接着,眼睛感觉像爆炸一样,完全睁不开。
持续了片刻,金光也渐渐微弱了下来,而我的眼睛也在此刻睁不开。
明显感觉到光线的散去,我尝试睁开双眼,虽然能够睁开,但是疼痛的感觉仍然还存在。
再看看脚底下,这一堆黑色的怪物全部往下坠落。看着流光剑,感觉出流光剑的特殊功效,这才明白,或许流光剑的奥秘还有许多,自己尚未了解。
流光剑的速度变得很快,不一会来到了神魔之井,这是一个通道,分别通往人界和神界,当然我要去的事人界,以后再有机会,可以到神界逛逛。
穿过神魔之井,我看到阳光越来越靠近我,感觉到,人界就要到了。
果然,不一会,人界的太阳印入了我的眼帘,还是人界好,天空美得让人心醉,我的美梦成真,一回到神界,我来到了一片空旷的大地,这里长满了绿草,远远望去,还有一片翠绿的森林。 
第三十七章——神秘人的袭击(上
        前方的大地与天连成了一线,一片绿色的接壤,显得额外突出。
此时正是傍晚,太阳将天空染成了红色,一切的一切,只有静谧、柔和、陶醉。
这是属于人界的美丽,六界之中,除了神界、仙界,或许只有人界才是最令人心醉的。
静静地躺在这片草地上,仰观苍穹,阳光不刺眼,微风轻轻地抚摸着我的脸庞,树叶我的眼中缓缓飘落,一直落到草地上……
躺着,忘记了自己的存在,闭上眼睛,陷入了无限的遐思。
“这个世界有太多太多的悲伤,是人就要遭受轮回之苦,不能和自己深爱的人在一起。有的人想摆脱自己的命运,追求爱人几生几世业不把手,执着、信念,到底这个生老病死的定理将来会被谁打破呢?”心里想到这些,不由得触景生悲。
我的双眼紧闭在一起,不知不觉,已经睡着,大概是由于这是太美丽,让人赏心悦目,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如此陶醉。
……可是在沉睡中,忘记危险的存在,这一次,一股强烈的杀气,让我可以感觉到这个强大的内力和重楼都不分伯仲。
同时,杀气之中带有腐臭的味道,我不觉一下惊醒……
偷偷看看天空,已经是星空璀璨,可是,璀璨的星空下面,一个身穿黑色长袍,面目极度狰狞的人……不对,这不是人,身上具有的灵力,不是一般人所拥有的。再看看这个神秘人,手心冒着黑气,眼睛也冒着黑烟,这简直就是个怪物。
他所经过的地方,树木都被腐烂成枯枝,这股腐臭一直跟着他的身体延绵,形成一道黑色的直线,空气也随着冒着黑烟。
“你是什么人?”我朝着天空怒吼道。
神秘人看了看我,话也不说,立刻朝天空中冲了下来,速度之快,能量之大,连我都难以反应过来,待我察觉时,神秘人已经到了我的面前,一个侧身反转,才化险为夷。
闪在一旁的我抽出了流光剑,指着神秘人,“你到底是谁?”
神秘人还是未有说话,捏出拳头,直冒黑色,腐臭逼人,只见神秘人拳头一松,一股势不可挡的力量直奔我而来。
本来以为这个神秘人物不在话下,我轻轻地将流光剑横于胸前,做出了防御的动作,哪知这股力量在奔来的途中愈来愈强大,到我跟前时已经是一个巨大的黑色球体。
神秘人的力量完全不亚于重楼,力量的强大将我震飞,黑色球体在流光剑的抵挡下也不能丝毫减弱这种力量,我一直倒退,直到数百丈才停下来。
可是受到这种力量的攻击怎么可能会没有任何伤势出现,就在我高兴挡了下来的瞬间,胸口大闷,接着吐出了黑血。
又不知何时,神秘人闪到了我的面前,五根手指的指甲瞬间伸长数尺长,指甲上沾有黑色的液体,朝我的胸口插了过来。
我跪在地上,眼睁睁看着死神的脚步离我越来越近,自己根本没有任何力量去闪躲这般强大的攻击力。
心里所想的完全凝结在这一刻,下一刻,就是生离死别。
流光剑躺在一边,也没有了任何灵力,而我身上的力量,完全使不上来,难道一切都会消失吗?
神秘人的力量实在强大,换做重楼,也或许很难挡下这个神秘人的攻击吧,难道这个时间会有比神界魔界都强大的人?所有的问题充满了我的脑海。
死亡的时刻到了……死神正在悄悄靠近我……
“???”少顷,我没有任何疼痛的感觉,“我没死,这是怎么回事?”
我抬起头,看着神秘人,却产生了另一种感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神秘人正抱着头大声痛哭地叫着,这个神秘人的眼眸,好像在哪里见过,以及这个神秘人的力量,都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神秘人抱着头不停地在地上翻滚,看得出来,他很痛苦,黑色的浓烟在神秘人的全身散发着,眼中的黑气瞬时迸发地更加激烈。
“我要杀了你,我要主宰这个世界,我要更强大的力量。”神秘人不停地吼叫着,像是走火入魔一般。
“你?你到底是谁?”神秘人的话让我疑惑不解。
神秘人未作回答,立刻站起身来,准备去抢地上的流光剑。
还是我的身手比这个神秘人快上一步,迅速拿上流光剑,指着神秘人。
“你到底是什么人,什么目的?”我怒道。
神秘人仍然没有说话,一手挥开我,哪知这股力量仍旧强大,一下将我挥开去,倒在地上。
神秘人抱着头,痛苦挣扎,朝远处飞去。
我望着神秘人飞去的方向,天空中掉下一块闪闪发光的东西。
我对眼前所发生的事情完全不知情,硬是呆了起来。
……回过神来,才恍然大悟。我跑向了神秘人掉下东西的地方,仔细一看,让我大吃一惊,完全不能理解。
这是一块玉,和我在师父草屋里发现的玉一模一样。
我将身上的另一块玉拿了出来,发现这两块玉是一对,两块玉各有一个镶嵌的孔,恰好能拼凑在一起。
“那个神秘人难道与我的师父有关系?”我思考着,越来越疑惑。
我将两块玉拼凑在一起,一道金黄色的光线从两块玉中射了出来,照印在四周,一股莫名的气息在两块玉的周围呈现。
两块玉渐渐地漂浮在空中,在两块玉的前方,两个金黄色的打字印入眼帘。
“蜀山”。
“蜀山?我不由得心中一片疑惑。难道师父和蜀山有什么关系?”我看着这两个大字,心中的疑惑越来越重。
突然记起来,“上次被关进锁妖塔,那个不分是非的掌门说我是妖,这到底又是怎么回事?”
这些突如其来的事情,使我不得不作出一个决定——再去一趟蜀山,或许能知道些什么!
上次被几个老头暗算,却实是大意,这次去必须做好充分的准备,以免再次被关进锁妖塔。
原本这一带美丽的景色经过一次战斗的洗礼变得不堪入目,如此一番人界绝境被如此破坏,心里不得不为之叹息。
御好流光剑,踏之而去,天快要渐渐变亮,远处朝阳微微探出了头。
所谓‘蜀道难,难于上青天’,这句话还是比较灵验,上次去蜀山吃了不少苦头,我的心里早有了准备,若是蜀山那些老头再动手,我也决不手软。
御剑飞行的速度不是一般的快,我感觉到流光剑自从上次在魔界被我的血液浸入后,速度也是变得快了许多。
蜀山。
弟子甲,“你?”
“我?我什么我?别拦我,我要好好找你们那个不讲理的掌门算账!”
弟子乙的脸色变得发青,声音有些颤抖,“你……你不是……被……被关进锁妖塔……”
我笑道,“哈哈,那个破塔,能关住我?”
弟子甲已经抽出了剑,在我的身后准备攻击我的死穴。
很显然,我这次再也不会像上次那样白痴,转身一击,将弟子甲打晕过去。
弟子乙则是坐在地上,脸上的表情写满了恐惧,我没有理会,直接朝里面闯了进去……
蜀山习剑场。
“蜀山的几个老头,你们全部给我出来!”我吼道。
话一落音,之间五个老头瞬间出现在我的前方不远处,接着不一会儿,蜀山的几乎所有弟子聚在了一起。
掌门发话,“你这妖孽,怎么出来的?”话中带有几分惊讶。
“我这次不是来找你们打的,首先我先申明的是,我是一个人,不是什么你口中说的妖孽,你给我仔细看好。”
“哼,妖言惑众!”
“既然你不相信,那我只有证明给你们看。”说着,我将自己的手划出一道伤口,红色的血液洒在地上,“看好了,这可是人血。”
只见掌门单手一挥,手指在盘算着什么,之后说道没有说话,看了看另外几个老头,露出疑惑不解的神情。
“怎么样?看清楚我是人是妖?”
掌门突然笑道,“这位小兄弟,世间有一种东西和妖气十分类似,第一本身就是妖,才具有妖气。而第二,除非携有‘盘古之力’,难道你……”
我听后,一阵狂笑,“哈哈,不错,盘古之力就在我身上!”
掌门和几个老头对望了几下,接着改变了态度,“大胆,竟敢冒充师祖!”
“师祖?”我疑惑道。
“不错,师祖就是携有盘古之力,蜀山派创立者的师父。”
看几个老头的眼神,似乎非常不相信我的话,于是我掏出了两块玉,“那你可认识这个?”
我将两块玉丢了过去。几个老头看了看这块玉,也不知怎么的,突然改变脸色,这次是变得服从的样子,立刻跪了下来,喊道,“弟子有眼无珠,得罪师祖!”
接着,周围的蜀山所有弟子见掌门和几个老头跪了下来,全部都跟着跪在地拜道,“弟子参见师祖。”  
第三十八章——神秘人的袭击(中
        “蜀山弟子参见师祖!”这一片宏伟的景象,几百名弟子同时跪倒在地,异口同声地向我跪拜,就连五个老头也是如此。
看到这个场景,不由得我震惊了起来,心里一时还不能接受,“我会是蜀山的师祖?”
许久,我没有说话,直到掌门到了我的跟前说道,“师祖?你怎么了?”
我突然反应了过来,看着掌门已经到我的跟前,我急忙悄悄地在掌门耳边问道,“我是师祖?怎么会这样?”
掌门着实笑了笑,说道,“师祖,当年您收了一个徒弟,你还记得?”
“徒弟?”
“是的,您的这位徒弟就是我蜀山派的创始者。”
“创始者?”
“是啊,不错!当年您云游四海,就是为了能在人界为苍生解困。就在几千年前,一位身负重伤的年轻人,他的名字叫煜风,您看见他躺在雨中,浑身是血,将它带回家精心治疗,十几天后得以痊愈。您见他资质不错,就收其为徒。可是经过两三年的教导,您却失踪。后来煜风并没有放弃精心苦练,而是一天比一天强大。有朝一日,煜风师祖在您去过的地方发现了一对玉,这对玉就是您手上的一对。”
“这玉和我有什么关系?”
“呵呵呵,师祖毕竟是仙人,这些事情都抛之脑后了。这对玉就是您的配物!”
“我的配物?怎……怎么会?”
“请听徒儿慢慢道来。当年师祖您离开煜风师祖的时候,便留下了一封信,心中所说就是建立蜀山派之事,煜风师祖将您的两块玉合二为一,两个金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7 2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