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仙剑奇侠传四之完美的命运-第1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玲儿,你怎么来了!”罗昭问道。
“爹,女儿不想让爹操心我的婚事,比武招亲就取消了吧,我的终身大事,我想自己做主。”紫玲低声说道。
罗昭走到了紫玲的面前,再耳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神神秘秘的,然后,紫玲向我走了过来……、
“你?是来比武招亲的还是?”紫玲向我问道。
我连忙回答,“不是的,我是来比武的,招亲就免了吧!在下楚霄天,你就是罗紫玲姑娘了吧?”
“嗯,是的,敢问楚公子是否到府上做客?”紫玲向我邀请。
“不……不必了吧,我还有几个朋友呢!”我回答道。
“不妨,都来吧,我爹邀请你们,楚公子武功不错,我爹很欣赏你!”紫玲说。
云天河走上前来,“你爹,刚才还打女孩子,我们去了谁知道什么时候又被打!”
“嘿嘿,请我去这么不去呢,那客栈又小又脏,我们去住住大府吧!”菱纱活泼了起来,像完全没事似的。
“我,我……”我没话可说,“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多谢楚公子赏脸了,请随我们来……”紫玲和罗昭带着我们朝“传说中”的罗府走去。
“我去叫心婉和梦璃,你们等等我。”菱纱说着,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去找心婉和梦璃去了。
于是我与天河进入了罗府。罗府真是大,不愧是地主阶级的豪华气派,比寿阳柳世封知县的家大多了,这里还有许多花草树木,真是美景……
我与天河被紫玲领到一个豪华的后庭,这里的客房特别多,连房间都可以让我们自己挑。
“哇,好气派,我去房间里看看……”天河高兴地冲了进去。
紫玲与我再一起,对我说道,“楚公子,请随便请吧,这里小,委屈你了!”
这么大的罗府怎么会小,真是太谦虚了,我回道,“谢谢紫玲姑娘了,我的那就个朋友……”
“没事的,待会她们来了我会把她们领到这里来的,请楚公子放心……”紫玲没等我说话就知道我想的是什么,真是贤惠。
“哦,那就有劳了!今天打扰了,明天我们还赶路……”我说。
“没关系的,这时爹的招待,请大家不必客气,我先去接客了……”紫玲关上门走了出去。
客房都这么豪华,今晚一定可以睡得好好的,我心里一阵高兴躺在了床上,抱着绵绵的枕头,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
睡得很舒服,直到半夜有人来敲门……
我蒙眬地睁开了眼睛,听到门外的声音,“楚公子,再睡觉吗?我是紫玲,想和你谈谈……”
听到紫玲的话,我无精打采地下了床,揉着眼睛打开门,紫玲却没有睡觉,很有精神地站在我的面前。
“紫玲姑娘啊,有什么事?”我问道。
“我可以进屋谈吗?”
“好吧,请进来坐。”我恢复了下精神,撑了个懒腰,关上门坐在烛光前。
我开始问紫玲,“菱纱、梦璃、心婉来了吗?”
“嗯,当然来了,他们见你睡着了就没来打扰你……”
“紫玲姑娘深夜找我不知何事?”我带着疑问。
“我……我听说楚公子此行的目的是……修仙?”紫玲低声问我。
“嗯,当然,紫玲姑娘有什么问题吗?”我反问道。
“不瞒你说,从小我就被爹宠着,一直道现在的大家闺秀,有时也偶尔憧憬着自己的未来,自从看见休闲人士的潇洒豪迈就一心向往,修仙,也成了我心中的一个小小的梦想……”从这些话中可以看出紫玲的身境和梦璃差不多,都有着未来的梦想。
“不行的,你爹会反对的,你还是呆在家里吧,外面吃苦,你经受不起的……”我劝阻道。
“不会的,我偷学了一些武功,我有能力照顾我自己!”紫玲有些激动。
“这!不好吧……”我面对着这一难题不知道如何回答。
紫玲的表情有些失望,看见我的样子说道,“不好意思,为难楚公子了,楚公子身边的人已经很多了,带上我一定会碍手碍脚……”
“不是的紫玲,我……”我说不出话来。
“我先回房了……”紫玲好像陷入了绝望,转身走了出去。
我跟在她后面追到了门口,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心中也有一丝负罪感。
我想去劝她,可又感觉劝她对她可能会更不好,于是我没有追出去,光上门躺在床上,冥思苦想,一阵我又进入了梦乡…… 
第二十四章——琴姬的烦恼
        我还是喜欢睡懒觉,这床太舒服了,都不想起来,但是每次早上想睡懒觉的时候都会被人叫醒。
咚咚咚~~~大清早就有人来敲门,我疲惫地应道,“进来吧。”此时我还躺在床上。
进来的不是谁,就是罗府的家主罗昭,奇怪,他找我有什么事?我立刻起了身。
“罗大人找我不知有何事?”我问。
罗昭表情一脸严肃,“楚大侠,老夫有些重要的事要和你商量一下……”
“哦?那请讲。”我的动作很潇洒,完全不亚于罗昭。
“楚大侠,你对我家小女有没有什么想法?”罗昭立刻切入正题。
我并没有惊奇,“你说罗紫玲姑娘?我对她又怎么样?
“那我就明人说亮话吧,我想把我家小女许配给你,不知道你愿意否?以后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你觉得怎么样?”罗昭说。
我没有表现出很打的反应,回道,“那真是谢谢你的好意了,我对荣华富贵一点兴趣也没有!”
“哈哈哈,好!不愧是我罗昭看重的女婿。”罗昭笑着,让我感觉到了不详。
“可惜我不是你的女婿,我一会还要去找朋友,急着上路,告辞。”我准备着拿着剑走出门。
罗昭又问道,“难道你对我家小女一点感觉都没有?”
我笑了笑,“要说有感觉呢,我只能把她当朋友吧,还有谢谢你的招待,再见了!”我走出了门。
罗昭并没有上前继续追问,这种感觉,有点不利,还是早点走为妙!
走到门口忘了叫梦璃他们,我正准备跑回去,门口传来了声音,“喂,霄天,我们再外面了,你出来吧。”是菱纱在叫我。
“没想到你们比我还先出来,昨天睡得怎么样?”我走出门问道。
“霄天啊,那床太舒服了,早上我都不想起来了,还是菱纱过来叫我的。”天河应着。
“你啊!要是我不叫你你还准备一辈子躺在那里吗?”菱纱一脸严肃,对着天河呵斥道。
天河抓了抓头,笑着,“哦……哦!”
这场面我们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看看心婉和梦璃,眼睛都有一圈黑眼圈,我问道,“心婉,梦璃,你们怎么了?没睡好吗?”
心婉低下头,“不是的,昨天顾着看星星,睡得比较晚而已,没事的。”
“哦,那你要注意下身体。”我说,“梦璃,你怎么了?”
“他还不是担心你,没心肝。”菱纱插嘴对我说。
“担心我?我会有什么事?”我充满了疑惑。
“你和那个罗昭啊,笨蛋!”菱纱继续向我解释,“昨天你和他打了场架,还不是怕他晚上找机会向你报复……”
“菱纱,好了,我们快赶路吧!”梦璃打断了菱纱的话。
此时我看到的梦璃却是心事重重的梦璃,她变得善于掩饰自己的想法了……
梦璃和心婉转身向前走去,菱纱和天河跟在了后面,我最后,思考着……
“对了,我们忘了买点东西,得准备一下。”我突然想起。
“是啊,你不说我也差点忘了。”菱纱也跟着想起来。
“这样吧,心婉和梦璃去买点女孩子需要的东西,菱纱去买点药草兵器什么的,我去买点干粮。”我吩咐道。
“没有我啊,那我去客栈吃一顿,等你们……”天河再一旁说。
真是的,就知道吃,我回应道,“你去吧,别乱跑就行,一定要等我们。”
话刚落音,天河就冲走了……
“那我们就快点行动吧。”说完,我也忙去了……
陈州太热闹了,东西应有尽有,不一会功夫,手上全部都抱着东西。
路过一个茶馆,听见一些人再神秘地对话:
“听说昨天罗府的千金离家出走了,真是奇怪,比武招亲后就不见了,莫非和谁私奔了?”
“该不会是昨天那几个人所为吧,他们想捞他一笔,结果绑架了她……”
“别大声了,听到了会死的!”
听到这些话,让我一身惊奇,吓了一跳。
“紫玲离家出走了?该不会是我……”我想着,“怎么会呢,她也不会这样就离家出走吧?”
脑子里充满了疑问又有一些担心,到底该不该找下她,疑问弥漫了我的思绪。
边走边想,路过一座小桥,一阵优美的旋律传入了我的耳朵……
那不是心婉和梦璃吗?怎么会在这里?我赶忙冲到她们所在的亭子。
“你们在做什么?东西买好了吗?”我问道。
梦璃回过神来,“楚公子,安静一下。”
我顺着心婉的视线看过去,一个女人坐在亭子里正在弹着琴。
她看见我的到来停止了琴声,站起来说道,“小女子琴姬,请问各位有什么事吗?”
梦璃说,“适才听见你的琴声,曲意凄婉哀伤,好像有莫大的痛苦,我们能帮你什么吗?”
我看着这位哀伤婉转的女子,看出了她眼中的忧愁,问道,“姑娘是有什么事需要帮忙的吗?在下愿能及所力。”
琴姬忧愁地说道,“人生在世,难免有许多妄念,我有个心愿未了,怕是到死都看不破……”
“心愿?”心婉问。
琴姬慢说道,“这可得从头说起——我自幼喜爱音律,却更是仰慕世间的高人侠士,及笄之后便出门闯荡,仗着一身武艺惩奸除恶,倒也十分痛快……”
“很好啊,你是个女侠嘛!”我赞扬道。
“什么女侠,也不过是年少时的胡闹……后来我因音律结识了陈州秦家的独子,他虽不懂武功,也很文弱,却是我见过最好的人,没过多久他就将我迎娶入门。”琴姬的哀愁依然可见。
“那不是很好吗?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这是世上最美好的事了……”心婉的脸色低沉了下来。
“莫非他有负于你?”我疑惑地问。
“不,他对我很好,我们在一起钻研曲谱,他还教我读书写字……那真是、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一段日子……可惜……不管我怎么做,也做不来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让公公婆婆开心……”琴姬解释道。
“那你相公呢?他知道吗?”梦璃问。
“他?他那样孝顺的一个人,当初为了娶我,却不惜违逆家里的意思……只是这种事又怎能一而再、再而三地犯……渐渐地,就算有相公陪伴,日子也变得越来越难熬……我那时就有了重出江湖的念头……直到有一天,我又惹得婆婆不高兴……那一次连相公也责怪了我几句,我一怒之下留书出走……”
“那后来呢?你见到他了吗?”我焦急问道。
“听说相公在我离开后身子更是糟糕,婆婆为他定下一门亲事冲喜,但新妇过门没多久,他还是去了……”琴姬的眼中充斥着泪水,“我曾经想过千百遍和他重逢的情形,我宁可他骂我、不原谅我,也不要这个样子……”
“那我们怎样才能帮你?”我说。
“……如今后悔也没用了,我根本不知道秦家把相公葬在哪里,我只想去千佛塔,在他的牌位前上柱香,请他原谅我以前的不懂事……”琴姬轻擦着自己的眼角。
“点香有什么难的?直接去呀。”我对琴姬说。
“陈州的千佛塔中供有佛门圣物,塔顶有圣光投下,所以不单是本城,许多有钱人都千里迢迢把亲眷的牌位送来此地,想要他们的魂灵受佛祖保佑。”琴姬解释着,“秦家当然也是一样,他们还曾经捐钱修塔,和方丈也颇有交情,或许是秦家知会过什么,那些僧人根本不让我进塔,我也想过在夜里进去,可是为了守护圣物,那儿夜里更是有武僧把守……我看得出诸位身手不凡,只想请你们帮我,让我进入塔内,祭拜亡夫。”
我奇怪问,“……说来也是阴差阳错,当初听到相公过世,我伤心欲绝,想到他生前不喜我舞刀弄剑,便立下重誓再也不使用一身武艺,谁又料到后来有这许多波折…………那以后我一直在陈州街头弹琴,想要找到心地善良又身怀武艺的人帮帮我。”
“那秦家人也太过份了,人都入土了,祭拜一下又不会怎样。这个忙我是帮定了!”我坚定地说道,“什么时候去?”
“有劳各位,你们的大恩大德我一生一世都铭记在心。”琴姬像是找到了希望,“这样,今日戌时我便在湖心岛的千佛塔下等你们!”
“好,一言为定。”我笑着说道,“我可要听你弹琴呢。”
“好的,谢谢你们……”说着琴姬提着琴离开了。
梦璃哀愁地说道,“好好姻缘变成这样,真是苦了天下有情人!”
我没有说话,心婉也低下了头。
“喂,你们怎么在这里啊?”远处菱纱招手喊道。
天河跟在菱纱后面,看来他们是等得太急了就来找我们。
“楚霄天,你整天带着梦璃和心婉乱跑,还叫我们去买东西,哼哼哼!”菱纱走在我面前露出了“凶煞”的表情。
“不是的菱纱,是这样的……”我把从头到尾讲了一遍。
天河一下像来了兴,“好喂,这个忙我们可是帮定了,晚上我也去!”
菱纱对着天河,“你啊,真是好,没烦恼,羡慕……”
菱纱似乎话中有话,表现得不太明显,我也没有多想,我说道,“大家回客栈吧,晚上行动!” 
第二十五章——惜悔往日
        回客栈的一路上我们想了很多,琴姬的江湖梦最后变成了一个悲剧,是在是让人痛心不已,想到这些,菱纱却有些犹豫,“你们说,修仙到底是好是坏呢?”
我回答道,“可能好吧,但是也可能……”我也变得焦虑起来。
“我们快回客栈吧,晚上还要行动呢,别再想别的事了。”梦璃说道。
“好……”大家都吞吞吐吐地回答道。
正当我准备回房休息时,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幸好大家还没有散开,我说,“你们听说过罗府的千金失踪了的事吗?”
“失踪!”大家都异口同声惊奇地叫道。
“不会吧?她没必要报失踪吧?”菱纱奇怪着。
心婉听说后说,“我们应该去找找她吗?”
“不会吧,失踪了,昨天还不是好好的吗?怎么说失踪就失踪啊?”天河也被惊了一下。
梦璃低着头,半晌没说话,终于开了口,“大家不必担心,她会出现的……”
我们都把目光放在了梦璃身上,露出痴呆的表情,我说,“梦璃,你怎么知道她会出现,万一她遇到不测怎么办?我们应该去找找她吧!”
“是啊梦璃,毕竟她和我们也是相识一场,再怎么我们也应该去找找她呀!”菱纱关心道。
“大家真的不用担心,她会出现的。”说着梦璃又低下图朝房间走去。
我们都感觉到梦璃的不对劲,难道她有什么事瞒着我们?真是让人担心。
“大家回房吧,相信梦璃。”我说。
大家都朝自己的房间走去,又要开始一场轰轰烈烈的战斗了……
戌时,很快地到来了,我走下楼去,大家都早已经聚在一起。
“这么早啊?”我说。
“还早,都戌时过了,大家都在等你,你这个懒虫。”菱纱对我大吼。
我不好意思地低着头说道,“对不起,耽误大家了。”
心婉笑了笑,“走吧,去千佛塔下找琴姬。”
我们无人一同走在皎洁的月光下,月光可爱迷人,清晰透亮,谁也没有想到等会将有一场战斗已将开始……
……“你们来了……”琴姬好像早已站在千佛塔下等着我们。
“对不起啊,来晚了,刚才睡着了。”我羞愧说道。
“那我们行动吧,我们得找一个地方进去才行,这里四面八方都关着门,进去也有僧人把手,我想这很不容易……”琴姬看着四周。
少许,菱纱高兴地叫了起来,“你们看!那里!”
我盯了盯,看见了一扇打开的窗户,灵机一动,“对,就那里,我们从那里进去!”
“嘿嘿,还是我聪明!”菱纱得意起来。
“事不宜迟,赶快行动!”我说道,大家准备着翻进去。
当我正要跳进里面时,一个声音叫住了我……
“楚大哥!别从那里进去,这里来!”
大家都把头转向了声音传来的地方……
“罗紫玲姑娘?”我很惊讶,“你怎么会在这?”
菱纱走上前去,“你跑哪去了,你家人不担心吗?”
心婉也显得很关心,“紫玲姑娘,你还是回家吧,你爹会担心你的!”
梦璃没有表情,很自然说道,“紫玲,你回家吧,这里很危险。”
我没有话说,觉得很别扭。
“我是来帮你们的,这塔里已经没有僧人了,你们方可从大门进去!”紫玲说道。
真是太爽快了,可以不用像老鼠一样钻来钻去,但是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似乎有不详的事情即将发生,我答谢道,“多谢紫玲姑娘了!你怎么会知道我们要来这里?”
“这……”紫玲半晌没有说出话来。
梦璃站了出来,“我们还是早点进去好吧,以防夜长梦多……”梦璃像是解围一样。
我没有继续问下去,都朝里面走去……
千佛塔真是雄伟宏大,其内的建筑也别有色彩,真是一片清净之地。
“这楼也太高了吧,累死人了!”菱纱抱怨道。
“我们是帮人呢!你不觉得是一件非常爽快的事吗?累点又算什么呢?”天河兴高采烈地说。
“没趣!”菱纱再一边喃喃地说道,天河再前面活蹦乱跳,真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小子!
经过了一个时刻的艰苦“跋涉”,终于到达了千佛塔顶,一个很高很高的地方……
令我们吃惊的是,这里一直空无一人,但最高层却有一个女人……
“我终知道,你会来的的……”女人背对着我们不知道再说些什么。
“嗯???”全部惊奇地看着她,没有说话。
琴姬走上前去,眼神很疑惑,问道,“你是……?”
“想不出吗?……我却是一眼就认出你了!”女人话中带刺。
“你是秦逸他、他的……”琴姬话中有些哽咽。
女人一下打断琴姬的话,“他的妾!姜氏。”
“直到相公过世我都做不成他的妻子,你尽可安心,我的名分永远只是一个妾!”姜氏刁蛮说。
“我,我没有这样想过。”琴姬说着。
“不管你怎么想,公公婆婆的心里我却胜过你千倍万倍,相公对你太好,要不然哪能轮到你这个妻的位置。你却抛下他四年,不是四天、四个月!”姜氏欺凌地说着。
菱纱站了出来,“你不要欺人太甚,人都过世了,还有什么好争的!”
“争?我从来没争过,倒是你,再相公患病时不再他身边,他每天想的是你,你却这样对他!”姜氏涨红了脸。
琴姬沉默着,说不出话。
“倒也好,你不在我和相公短短数月如仙侣般度过,我们恩恩爱爱,幸福地过去了!”姜氏不谦让地说道。
琴姬眼角湿润起来,“不要说了!不要说了。”
“怎么?不爱听?你可知妇人妒忌、合当七出,也难怪公公婆婆不喜欢你——”
“我是来为相公上一支香的,上完我就走,我对不起他……”琴姬说着抽泣起来。
“你要上香?可以!但必须答应我一件事!”姜氏心理上占着伤风。
“好!只要我能做到。”琴姬的心情沉重,大家都很了解。
“放心,你当然能!这件事一点都不难!我要你上完香之后,即刻离开陈州,永远不许再回来!你根本不配待在这里!”姜氏不饶人说道。
菱纱发怒起来,“太过分了,你凭什么?”
“我……我答应你……”琴姬答应着。
“琴姬姐姐!”菱纱喊着,也没再说话。
“……心愿了却,我再也不踏进陈州半步!”
姜氏好像满足一样,“这样最好,我想相公也不愿意见到你。”
琴姬没有再说话,走向墓牌前,点了几只香。少许,琴姬滴着头走了过来对我们说,“大家……走吧!”
姜氏背对着我们,完全没有理睬。
菱纱走前大喝一声,“哼!”
千佛塔下,我们又开始了谈话,我问,“琴姬姑娘以后可有打算?”
“走一步算一步吧,四海为家也是我的逍遥所在。”琴姬仰面叹息。
沉默少许,紫玲说话了,“刚才来的时候里面我已经叫走了里面所有的人,怎么会有人在楼上!”
我一下想了起来,“紫玲姑娘,你该回家了!”
梦璃走道紫玲的身边说道,“是啊紫玲,你爹会担心你的,你回去吧。”
天河终于爆发了出来,“我好饿啊!”顿时大家低头郁闷。
紫玲一把抓住了心婉拉到另外一边,我可以看见,紫玲的眼角有些湿润。
一边的她们好像在说着什么,我们没有管,继续着谈话。
琴姬说道,“等会大家来湖畔吧,我答应过你们,为你们弹奏一曲,以表示我的谢意。”
菱纱大叫道,“太好了,可以听到美妙的琴声可是大快人心的事。”
天河也兴奋起来,“边吃东西边听也是一件爽快的事。”
菱纱一拍打向天河的头,“好吃鬼!”
天河笑了笑,梦璃也跟着笑了起来,琴姬的脸上也恢复了笑容……
说了许久,一旁的紫玲离开了,心婉走了回来,脸却是很红,说道,“紫玲回去了……她说她会乖乖的,还特地让我转告霄天一定要好好保重。”
我终于歇了口气,紫玲的事算解决了,可是总觉得以后有不好的事发生,还有心婉,变得怪怪的,让我很不安心,不但心婉这样,梦璃也是如此。
琴姬告辞说道,“一会我再湖畔等大家,我先走了。”
“嗯,一言为定。”我说道,琴姬离去了。
“我们先去吃点东西吧,饿了。”我说。
天河一下兴奋起来,“好啊!太棒了。”
大家看着天河,笑着叹了口气,“哎~~~~~~~~” 
第二十六章——表白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8 2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