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预谋的心动-第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着解释。
  “我才没有怀念你呢!你少往自己脸上贴金,我——”当瞧见他脸上出现的诡祟笑容时这才发现自己说错话。
  “哈……你承认了,原来以前你满脑子想着的都是我这个大帅哥,不过……当年的青涩男生长大了,如今只想当你的爱人。”他的大掌又揉上她雪白的胸脯。
  艾爱脸儿泛红,呼吸又在他的爱抚下凌乱了。
  “小爱,有一天你会发现我对你的爱绝对不是突然的。”掰开她双腿,邵寒的身躯用力一沉,再一次深深的挺进她体内——
  烈火焚扬、翻云覆雨,情浪席卷着两人,滚向高潮边际……
  艾爱累了,又熟睡了一大觉,醒来后天色漆暗,可邵寒已不在身边。
  顿时,方才的亲密缠绵掩上心间,那赤裸、毫不隐藏的身躯交缠引发的热又一次渲染了她双颊。
  老天,她到底怎么了?怎么一回来就与他玩起这种游戏?
  啊!糟了,现在的时间她应该已经“下班”了,怎么还能留在这儿?爸妈一定会急坏的。
  迅速起床穿衣,当她一冲出房间,却闻到了牛排香味!
  “你醒了?”邵寒笑望着她,“我想你也饿了,快来尝尝我的手艺。”
  “下,我下吃。”
  “怎么?怕我也随便加甜加辣?”他眉一挑。
  “不是的,而是我得回去,你忘了吗?我是来『上班』的耶!”艾爱急着看了下外头时钟,“哎呀!都九点了。”
  “别急,我已经打电话跟伯父、伯母说过了。”他为她拉开椅子,“请坐。”
  “说……你说什么?”她根本没心情坐下。
  “你陪我加班。”
  “太扯了吧?”她皱起眉,“我第一天上班,你就让我加班?喂!你看起来挺聪明的,为何不会掰个象样的理由呢?”
  “那么请教小爱小姐,什么样的理由比较象样?”他好笑地看着她。
  “呃——”她坐了下来,开始想……可怎么也想不出个好的借口,“真的,还真难想呢!那我父母相信吗?”
  “他们信呀!”他用下巴点一点她面前的牛排,“趁热快吃。”
  艾爱拿起刀叉,但是愈想愈不对,“他们没骂你虐待我?”
  “不会,因为他们相信我会照顾你。”邵寒非常有自信地说。
  “你还真会说话。”她噘起小嘴,但嘴角却在暗笑。切了一块牛排放进嘴里,那股香滑软的滋味还真是好吃。
  “怎么了?”他盯着她的反应。
  “嗯!很好吃,比西餐厅里大厨的手艺还棒呢!”艾爱非常意外。
  “过去我曾去美国念过两年书,这牛排是跟那儿的一个大厨学的。”他玻痦夹飨袷怯只氐降背酢
  艾爱点点头,“那时候你一定拐了不少洋妞啰?”
  “怎么会突然这么说?”
  “因为你风流花名远播,记得我曾经看过一本八卦杂志,上面写你专挑外国女明星成为你新恋人,是不是?”瞧她本来吃得好好的,现在居然拿着叉子有一下没-下的叉着青豆满天飞。
  “你……你又吃醋了?”他望着她的脸笑问。
  “吃醋?!”她愣了下,赶紧坐直身子,“谁说的,我才不会为一个花心大萝卜吃醋。”
  “不瞒你,过去我的确过得很堕落。”
  “意思是你真的有一拖拉库女朋友?”她抿紧唇,
  “那是过去式。”
  “才怪,现在式也不少呀!前阵子你每天换不同的女友回来欺负我,还把我赶到客房去住,难不成她们全是假人?”本来不怎么生气,哪知道她竟然愈说愈委而旧。
  “小爱!”唉!一个人还真不能走错一步,“那些人……都是我临时找来的,因为我气你不理我啊!”
  “临时找的就这么多,用心去找不就让你一辈子都睡不完。”艾爱居然哭了出来。
  “我没给她们睡。”见她掉泪,他的心可疼了。
  “没?你以为我是笨——呃!”她的话突然被他的唇堵住,接着听见他说:
  “真的没有,见你进入客房后我就赶走她们了。”
  “美女当前,你舍得?”吸了吸鼻子,她的泪又掉了。
  “你在乎我?”轻轻吮去她的泪。
  “我……”
  “不要再说谎骗我或骗你自己了。”勾起她的下颚,邵寒半玻ё彭淼耐住
  “我想回去了。”她敛下眼,又一次逃避他的问题。
  邵寒重重吐了口气,虽失望但还是坚持不勉强她,“好吧!我送你。”
  艾爱抬起眼,看着他走向玄关拿钥匙的背影……突然好想好想抱紧他,告诉她爱他……或许早在他十五岁的那一年就爱上他了,可是那不安的心仍让她不敢有进一步的动作。
  连续几天,邵寒都一早来接艾爱,下班时间送她回来,两人间的关系依旧是这么暧昧——她依然没接受他的爱,而他仍然锲而不舍。
  可今天早上艾爱等了好久,却等不到他的人,她的心也由原来的焦虑转为现在的气愤。
  难道……他又一次欺骗她?又一次不告而别?
  “艾爱,今天邵寒是怎么了?你要不要打通电话问问,或是让你爸载你过去?”幽兰看出她心神不宁着。
  “我不去了。”艾爱咬着唇,心口隐隐抽痛着。
  “为什么?”
  “妈……我突然觉得不舒服,刚刚叫他别来接我,您别担心。”她笑得牵强,才要步进房间,她的手机却适时响起。
  她迫不及待的拿起皮包里的手机,“喂……”
  “艾小姐吗?”电话里传来她不太熟悉的声音。
  “我是,请问你是?”
  “我是邵总裁的秘书江文远,我们见过几次面,不知你有印象吗?”江文远客气的自我介绍。
  “我想起来了,江先生你好,有什么事吗?”她眉心微蹙,胸臆间莫名产生一丝下安的情绪,“是不是邵寒他发生什么事了?”
  “呃——不、不是,邵总裁很好,他要我通知你今天他临时有公事得去处理,所以会晚点儿过来。”
  “是吗?”她直觉他没说实话。
  “是呀!那没事了,我挂——”
  “等等。江先生,我想知道邵寒现在在哪儿?还有他去处理什么事?”她提出她的疑问。
  “他……”每次说谎都结巴的江文远就快招架不住了,“哦!他和南部的客户谈合约,现在在南部。”
  “好,那我等会儿打通电话问问他,看他说的跟你一不一样。”她柔柔地说,然语气中却充满威胁。
  江文远倒抽口气,随即说:“不要吧!总裁他没开手机。”
  “谈生意不开手机?”她闭上眼,压着声音说:“江先生,请你不要再瞒我了,快告诉我他的真实去向。”
  “我……”
  “好,你不说,我现在就打电话去报社,告诉他们『世纪集团』的总裁失踪了。”要玩要胁她可是得了邵寒的真传。
  “喂!不要……”江文远还真怕她闹出大新闻,只好说:“好吧!我就跟你说,但是你可别告诉总裁是我——”
  “我不会告诉他的。”她索性先说了。
  “总裁他……他去找莱德。”
  “莱德?!”艾爱颦额,这名字好熟悉呀!对了,他不是爸嘴里说的“监守自盗”的家伙吗?“他去找他做什么?”
  “为了替『金色山庄』报仇。”
  江文远轻轻一叹,“或许你不知道,从你父亲的公司出了问题后,总裁便在第一时间展开调查,并联系法国警方极力找寻着莱德的下落,直到现在他才得到消息,莱德已潜进台湾,打算与正在逃的刘会计师和总经理徐志齐会合,所以他正想办法堵人。”
  “什么?他……他居然为我做那么多!”艾爱捂住嘴,眼眶都热了……
  蓦然她想起就在她刚搬去跟他同住的时候,他曾问她想不想报仇?还告诉她,总有天她会发现他不是突然爱上她的。
  难道,他早就爱上了她,只是不愿意说而已?
  “其实他一直都关心着你与你的家人,否则他不会答应贱卖那块地,更不会提供建造,这些算一算损失上亿呢!”江文远干脆直接说了。
  “那么多!”她心口又是一抽。
  “现在你该相信他这么做绝对不是为了赌气了吧!只是我担心他会有危险。”江文远一直忧心着。
  “你是指莱德会伤害他?”艾爱赶紧问。
  “听说莱德心狠手辣,身上一定有家伙,总裁就这么赤手空拳去堵他,这——”
  “他为什么不联系警方?”这个傻瓜!
  “莱德很聪明,他一定安排眼线盯着警方的一举一动,只要警方一有大动作他会立刻躲起来,所以他要我等消息,如果他打了电话来又挂断了,便是要我立刻通知警方,来个前后包夹。”
  “那你一定知道他在哪里,快告诉我!”艾爱激动地问着。
  “你是想……”
  “快告诉我,我不会害他的。”她好心急呀!为什么他还在蘑菇?
  “这……好吧!他是去——”突然他手机响了,不一会儿又停了,他连忙说:
  “我要通知警方,他是在第十一号码头,不多说了。”
  嘟,嘟……电话断了!艾爱急忙拿起皮包就冲了出去。
  “小爱,你跟谁说电话呀?怎么跑得那么急。”幽兰想拦下问问都来不及了。而小爱一出家门,就拦了出租车赶去十一号码头。
  可为何偏偏遇上塞车呢?她忧急如焚地对司机说:“麻烦请你快点好吗?”
  “不行呀!你也看见了,前面好象发生车祸。”他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她吁叹了口气,紧抱着自己,在内心不断祈祷,希望邵寒能平安无事……
  就这样过了好久,马路终于通畅了,司机赶紧加快速度往前奔驰,可是已经迟了半个多小时,这段时间不知道已经发生了多少事。
  一到目的地,她留下一张千元钞便冲出车外,远远的她听见了警笛声,原来警察已经赶来了!
  可为何这里除了一堆警察,却不见邵寒的人影?
  “请问邵寒在哪儿?”她问了其中一位警察,却得到“不知道”的答案。
  “你看见邵寒吗?”她冲进一群人中急急问着,但他们依旧摇摇头。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就这么她几乎问遍在场的所有人,却没一个人知道邵寒的下落!
  艾爱急得跪了下来,痛哭失声……
  “傻瓜,这里没人认识邵寒,只认识一个不要命的男人。”突如其来的声音震住她的心,艾爱猛回首在乍见邵寒时,那心酸的泪水更是止不住地喷洒而出。
  “寒——”她冲向他紧抱住他,“我以为……我以为再也见不着你了……你好笨,为什么要为我做这些?”
  他心一动,心底染上一丝温暖的热气,“对不起,没事先告诉你,但我只是真心想替你做点事。”
  “对不起……”她的泪又隐忍不住了。
  “别哭了,嗯?你的眼泪都快淹没了我。”邵寒轻轻推开她,以大拇指轻轻拂去她眼角的泪珠。
  艾爱低头一看,突然看见他手臂上的血渍,“啊!你受伤了?”
  “一点儿小伤而已,重要的是莱德已伏法,从你父亲那儿骗来的钱他还没机会脱手,所以有百分之六十的机会可以拿回来。”端起她的小下巴,他望着她水漾的瞳仁。
  “难怪我爸那么喜欢你。”她哭着笑了。
  “因为他相信我可以给他女儿幸福。”抱紧她,“走,我们去你家,我要告诉他那段日子发生的事,请他谅解,还要告诉他你腹中孩子的父亲是我。”
  “你可以说孩子是你的,但前面那个不要说。”她直摇头。
  “为什么?”
  “我不希望你在他们心里留下坏印象,也怕他们会骂我傻,不要啦!”艾爱摇着他的手,撒娇着。
  “嗯!不说也行,但这么一来,不就变成我们早已偷偷暗渡陈仓?”他扯了抹暧昧的笑容。
  “不管啦!反正船到桥头自然直。”她看他的手臂还渗着血,“我们回去,我帮你包扎好不好?”
  “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他拍拍她的小脸,指着躲在远处的车子,“车在那边,我们过去吧!”
  “好。”到了那儿,她主动说:“你受伤了,我开车。”
  他点点头,但唇畔的笑带着诡谲。
  而当艾爱坐进车中,竟猛然愣住,说不出是心中的悸动是什么?好象对这辆车有着一股莫名的熟悉感。
  奇怪的是,以前她也曾开过他的车呀!怎么不会有这样的感觉?
  这方向盘的触感、座椅的柔软度,还有门把上有道明显的刮痕……这……这分明是她的车!
  愕然的看向邵寒,她喜悦激动地问:“这是我的车,也是你替我做的另一件事?是吗?”
  “本想瞒你一阵子,没想到你这么厉害?”他笑了,“其实这辆车早在一个月前就已经到我手上,不过车子那时候的状况不佳,被后来的新主人撞得很惨,我花了一段时间请车厂修复。”
  “天!那个人怎么那么不懂得珍惜它,真差劲儿,”她不舍的直摸着车里每一样东西。
  “知道吗?我好羡慕这辆车,有你这么温柔的抚摸。”他突然贴向她耳畔,柔声说着。
  “你也真是,这有什么好羡慕的。”她脸儿一臊。
  “你脸红的样子真好看。”邵寒玻痦悦勺硌壑背蜃潘
  “讨厌,快回去啦!你的伤得赶紧处理。”艾爱抿唇一笑,右手放在排档上正要动作,却被他压住了手。
  “别急,这里不会有人来,我现在好想吻你……”说着,他的热唇已压住她的,一寸寸让他的爱蚕食着她的心。
  艾爱被他吻得意乱情迷,扬起双臂抱紧他,轻轻抚摸着他阳刚有力的身躯,“现在,你不用羡慕车子了。”
  “可是这样还不够。”他的太平撩起她的上衣,覆上她高耸的胸部,“小爱,我们结婚吧!”
  “嗯?”她害羞的别开脸,“你不后悔?”
  “怎么会后悔?”他挑眉。
  “你常说我傲,而你也很受不了我的傲气,嫁给你之后我还是会这么傲下去喔!”她故意这么说。
  “因为爱你,你任何缺点对我而言都是优点,就算傲慢也成为可爱的倔强。”他闻着她芳郁的发香。
  “寒……”她眼眶湿润了,“我也爱你,一直不承认是我害怕你的爱不够真实,可现在我相信你是真的爱我、包容我……我一定会做一个好妻子,但是你得答应我这辈子绝对不再不告而别。”
  “好,我发誓,如果我再让小爱伤心,再让她找不到我,那我定会惹得天怒神怨,遭天打——”
  “够了!”
  拉下他的手,她故意凶他,“谁要你学电视上的男主角发毒誓!不过,在嫁你之前,你还是跟我回去擦药吧!”
  对他眨眨眼,她推开他,拉拢好衣服,笑看邵寒一副不满足的呻吟样。
  思念多年的男人此刻就坐在她身边……爱她、疼她。这辈子她当真已无所求,只愿与他相守到老……
  编注:
  敬请期待“爱神不见了”系列之后续之作——《大亨的戏言》、《天使的骗局》、《暧昧的捉弄》。
  已别忘了看楼采凝在【红唇情】的新系列“乱点鸳鸯谱”之一《是否变心》。
  全书完 
  
  
返回目录 上一页 回到顶部 12 1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