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预谋的心动-第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什么都别说,要工作也得等孩子生下来。”
  “那……我总可以和你们一块儿吃饭吧!”她噘着小嘴,“每次都一个人躺在床上吃,好无聊。”
  “好吧!妈帮你把鸡汤端出去。”这点幽兰倒是肯让步。
  “谢谢妈。”小爱慢慢下了床,朝房间外走去,可是她才走到餐厅,就听见艾强的笑声从门外传了进来。
  “妈,爸今天好象很高兴,老远就听见他的笑声了。”艾爱掩嘴一笑,可下一秒她却笑不出来了。
  她爸爸居然把那个无心男人给带了回来,两人正笑意盎然地站在她面前。
  “小爱,你今天气色不错呀!”艾强看了看她,满意地点点头,“对了,我可是好不容易请邵总裁来家里用饭,你和他同为年轻人,得好好帮爸爸招待人家。”
  此时小爱的目光已与邵寒紧紧胶着在一块儿,心底抽动的是一阵阵说不出的心悸!
  他怎么来了?是因为她赖在家太久,所以来给她暗示?
  “原来是邵总裁!”幽兰从厨房出来,一见是他便笑说:“我们正好要吃饭,一块儿用吧!”
  “谢谢。”
  邵寒与他们一同坐进餐桌后,幽兰又说:“上回真是谢谢你到医院看小爱,当时我正心急着,并没好好招呼你——”
  “妈,您说什么?他在我住院的时候已经来看过我了?”小爱瞠大双眸,倏然打断母亲的话。
  “是呀!人家邵总裁还很关心你呢!”艾强笑的开怀,可见他挺看好这对年轻人,更有意撮合呀!
  “他关心我?”她愈想愈不对,立即看向父亲,“那他知道我……我……”
  “在你住院那天我就知道了,你……怀、孕、了。”邵寒目光半玻В锿吠缸盼砥
  小爱小手紧握,脸色渐渐发白了……
  “小爱,邵寒是我们家的恩人,不是外人,知道无妨。”艾强赶紧安抚她,“而且他也开导我很多,我本来觉得未婚妈妈不妥,可现在就不会这么迂腐了。”
  最重要的是,他似乎并不嫌弃小爱“未婚妈妈”的身分,如果他对小爱有意思,倒是个不错的女婿人选呀!
  她凝唇笑了,“那我真要感谢『大恩人』了。”
  “艾小姐,快别这么说,恩人这两个字太沉重,我担当不起。”邵寒拧起眉,在她这样的语气中痛楚深陷。
  “邵总裁,你就喊她小爱,喊艾小姐就显得太生疏了。”艾强察觉到气氛的凝重,赶紧接上话,
  “好,不过以后你也就喊我邵寒就行,毕竟我只是晚辈。”他看着艾强,“我也可以喊你伯父吧?”
  “呃……”艾强有着意料不到的受宠若惊,“当然可以了。”
  “那就好,伯父吃饭吧!”他笑指着大家都没动的碗筷。
  “对、对,吃饭。”幽兰赶紧招待着,还为邵寒挟菜,“这道是小爱的拿手好菜,刚刚就帮我做了这道。”
  “哦,这是你做的?那我倒要尝尝。”看着碗中的麻婆豆腐,他的目光不禁幽邃了,扒了一口进嘴里,心底的浓热也更深了,“很好吃,能品尝到小爱的手艺,真是我的荣幸。”
  “以后如果邵总……邵寒想吃,随时可以过来。”艾强开心的附和。
  这时幽兰才意会到自己丈夫心底打的如意算盘,对邵寒她更是满意的不得了呢!
  不过,瞧他们才刚认识,说起话生生分分,真要当他的丈母娘可得多努力些了。
  “对了小爱,吃饱后可以带邵寒到附近走走,你不是直说这几天关在房里都闷坏了吗?乘这机会散散心,但别走太远,让自己太累了。”她立刻找了机会。
  艾强也说:“对对,就这么决定了。”
  “爸、妈,我……”艾爱想说什么,可看到他们开心的笑脸竟又说不出口,再扬睫望向他,只见他依旧是那对深情到不行的眼神。
  老天,是她的错觉吗?
  “我也很希望能和你一起散散步、聊聊天。”他扬起嘴角笑望着她。
  “好吧!只是我不会说话,希望不会让你觉得乏味。”她冷冷地说。
  “怎么会呢?和你在一块儿应该是很快乐的。”他这话可是让艾强夫妻欣喜不已,看样子他是真的对小爱有心啰!
  那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晚餐过后,艾爱回房换了件衣服,便带着邵寒来到住家后面的长堤散步。
  “如果你是来催我回去尽义务,那你放心,我会尽量说服我父母。”她走在他面前,双手插在外套口袋中,语气坚定。
  “我没要催你回去。”他跟在她身后,目光直与她纤柔的背影纠结着。
  “那你的目的到底是?”蓦然回首,她困惑的眼神紧瞅着他,“是因为我肚子里的孩子吗?”
  “我不否认有一部分是。”他黑眸轻闪幽光。
  “哼!真好笑,风流浪子邵寒什么时候学会负责了,再说我也不需要。”她撇撇嘴,继续她的脚步,这次娇柔的身影走得更疾了。
  “你走慢点,小心摔进溪底。”如影随形地跟在她身后,却为她狂乱的脚步而心慌,“你何必那么怕我?”
  闻言,她果然驻足,回头瞪着他,“我怕你?”
  他挑眉一笑,“不是吗?那又何苦拚命逃呢?”邵寒知道,这小女人唯有用激将法才能制止她一些任性行为。
  “我是逃吗?我只是不想跟你说话。”她鼓起腮。
  “你不想,但是又必须,是不是?”他微偏了下脑袋,像是询问。但这小妮子却又将它视为要胁。
  “你拿我父亲压我?”艾爱玻痦潘
  “我没这意思。”
  “是吗?”她冷哼,“不过你放心,我不会食言,不像有些人——”
  “你心底正恨着一个人?”他试探性地问。
  “我……”她神情一窒。
  “他是谁?”徐徐走近她,他灼利的目光对着她仓皇不知所措的大眼,“告诉我他是谁?”
  “与你无关。”咬紧下唇,他的问题像把火炬狠狠刺进她心底,就连两片薄唇也微颤了。
  邵寒勾起她的下颚,多情的眸凝在她惹人爱怜的容颜上,再也忍不住他俯身润泽她两片干涸抖怯的薄唇。
  她凝了神,想推开他却迟疑了,因为他的唇好软、好温柔、好多情,她似乎贪婪的想多撷取一些她想要的温暖。
  然,当他的吻变得火热……转为激情与饥渴时,她竟像掉入水深火热的情焰中,再也没办法抽身了……
  “小爱,别恨了,我想他不是有意的。”他徐缓地说。
  为什么这样的感觉好熟悉,好似一位大哥哥的深厚关切……
  不——
  艾爱用力推开他,浓浓的气息不停微喘着。
  老天,她怎么可以把他跟他混为一谈,虽然他们的模样有点儿相近,可是事隔十多年,他的样子或许变了,但他们铁定是搭不上边的两个人。
  更懊恼的是,当初她太单纯,以为他不会离开,居然连他的名字都没问。
  “我的事不用你管,我有点儿不舒服,能不能送我回去?”她重重抹去脸上不争气掉下的泪雾。
  看着她的泪痕,他的心跟着抽搐,顾不得一切,他重重抱住她,“忘了过去吧!我向你忏悔……我不是故意要离开你,而是身不由己。”
  “你说什么?”她被他缚得好紧,挣脱不开身。
  “小爱,可爱活泼天真的小爱,还记得……你那时候常说的『挖狗』?”想起过去,他笑了,可是笑得好心酸。
  “呃!”艾爱大大的吃了一惊。
  “我事后有回去找你,可是学校已不在,我不知道你在那段日子里还跑到空屋等我,更不知道你出了事,真的……相信我。”
  邵寒意味深远的凝眸,闪着几簇水光,沙哑而动情的嗓音更是让她忍不住怦然心动着。
  “是你,真是你……”用力挣脱他的怀抱,她一直向后退……
  “别退了!”他震愕的望着她离长堤边缘不及三步的距离。
  但艾爱恍若未闻,她不停的摇头又摇头,脚步亦不停地向后移。他眼看不对劲儿,赶紧冲向她,紧勾住她的纤腰,“别再退了。”
  “你不要碰我!”她大声嘶喊着。
  还好这长堤上并没有外人,否则他肯定会被误认为是想侵犯她的登徒子。“小爱,你冷静一点。”
  现在他才明白为何前阵子她会表现得这么歇斯底里,原来她脑子错乱了,把他当成绑架她的绑匪。
  就不知道那次的伤痛对她而言是多么的严重?
  “我已经很冷静,很冷静,那时候你不理我,现在没道理来找我,为什么你还要戏弄我呢?”她抡起小拳头直捶着他的胸脯。
  “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只是不喜欢你不在乎我的样子,我……好,我认输了,我不能否认在第一次看见你,你的傲气就吸引了我,随着之后的发展……我是爱上你了。”
  邵寒非常坚定地说出自己的感觉,可是他的话听在小爱耳中却好象是天方夜谭,完全不可相信。
  “你爱我?”她笑得好夸张。
  “你不信?”
  “拜托,你以为我是第一天认识你?”她抚额大笑,“我足足认清你十三年了,不要再抱着玩弄我的心态跟我说话好吗?”
  她的不相信简直逼极了他,最后他强忍住心地的抽痛,不得不用上非常手段了!
  “既然你不信,那也没关系,但你说过你的承诺不会食言,什么时候跟我回去?”他虽这么问,可眼中却有着两泓温柔。
  “呵,我就说嘛!真面目露出来了吧?”她深吸口气,“我马上回去跟我父母说,明早就跟你报到。”
  他意态优闲地笑了笑,“我看你父母不会放你走,需不需要我帮你?”
  “你还真是处心积虑,不用。”她说得倒很干脆。
  “好,那我等着看你怎么说了。”突然刮起一道夜风,他立刻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披在她身上。
  艾爱身子一颤,但没拒绝,“我想回去了。”
  “嗯,那走吧!”一手搭在她肩上,她蠕动了下身子,一抬头又望见他那对询问的眼神。好象在问她:你不是答应成为我的女人?既然答应就别反抗我。
  不反抗就不反抗,反正她只要熬到爸的办公大楼落成就行了。
  邵寒撇嘴笑了,现在他更加笃定,对待这女人不能太温柔,她天生得让人用强硬的手段胁迫才会听话。
  就这样,两人非常亲密的往回艾家的路上走,艾爱直感到别扭,好几次想摆脱他,可这臭男人居然搂得她愈紧!
  好不容意捱到了家,她立刻推开他走了进去。哪知道他一进屋就对艾强夫妻说:“我刚刚跟小爱谈了好久,她决定到我公司帮忙了。”
  “邵总裁的意思是愿意聘用小爱?”艾强笑问。
  “嗯!不过你放心,我知道她的身体状况,绝不会给她太劳累的工作,每天她可回家,这样你们也不必像她在高雄的那段日子,彼此思念了。”他说的头头是道,艾强夫妻更是频频点头。
  倒是身为主角的她,竟然连一句话都插不上!
  “小爱,快告诉伯父、伯母你的意思?”邵寒催促着。
  “我……”我才不想呢!
  可是她不能这么说,就怕逼急他,他会抖出过去那段日子,更怕他会说出他是她孩子的爸爸。
  “嗯!我很感谢他愿意照顾我。”她说得好生硬呀!
  “那好,我明早来接你。”他幽邃的眼神直凝在她那极其不悦的表情。
  “别急着回去,我刚切好水果,就等你们回来吃。”幽兰开心的走进厨房,端出水果。
  艾爱尴尬地坐在他身边,她哪会猜不出爸妈正在乱点鸳鸯谱。问题是,这完全是他们的一厢情愿。
  “来,吃点水果。”邵寒温柔的为她叉了块水果。
  她不情不愿地接过手咬了口,却因为太生气而下小心咬到嘴皮,“呃——好痛!”
  “怎么了?”他放下叉子,关心地看着她。
  艾爱捂苦唇,“我没事啦!”
  “我看看。”他坚持。
  而她又不敢在爸妈面前跟他撕破脸,只好半推半就的张开嘴让他看了……痛恨呀!她真恨不得一口咬掉他直在她脸上乱摸的怪手。
  再偷偷瞟向爸妈,只看见他们两个很有默契的转头相视而笑,天呀!难道她连翻身的余地都没有了?
  “真的破了,下次吃东西小心点。”他关切地说,若不是有艾强夫妇在,他早就吻上她的唇了。
  “少来!”她瞟了下白眼。
  他不介意地扬扬眉,“我的关怀你不相信没关心,只要你开心就好。”
  “小爱,你看邵寒多有心,你不能再这样了。”幽兰真怕不懂事的她把好姻缘给吓跑了。
  “他有心?你们不知道他——”她站了起来瞪着他,当看见他眼瞳中闪过的警告光影时只好噤了口。
  “我累了,爸妈,我要睡了。”强压下心底的不愉快,她飞快地走进自己房里。
  “这孩子!”艾强还真为艾爱担心呢!
  “没关系,我就是爱她这种不造作的模样。”他笑说。
  躲在屋里偷听的艾爱,立刻火红了双腮,他……他是不是人呀!居然在她生性古板的父母面前明目张胆地对她示爱?!
  可看来她父母倒挺习惯他的“胆大妄为”,还笑得合不拢嘴。
  邵寒,你不要以为你可以约束我一辈子,等着瞧……我不会让你好看,这十来年的恨我要一并报复。
  第十章
  邵寒还真是准时,第二天一早真的依时间开车来接艾爱了。
  而她上有父母殷殷切切的眼神,又怎能不上他的车呢!
  但可想而知,他绝不会把她载到公司,果真,看这路线,他是打算将她载到他的住处。更离谱的是,他竟然告诉她,他白天陪她,等她“下班”回家后,他再去公司办公。
  厚——他什么时候这么离不开她了?该不会是离不开她肚中的孩子吧?
  艾爱自认自己不是盏省油的灯,于是在车上说:“既然你不去公司,那我想为你煮一顿好吃的,怎么样?”她笑得好温柔……真诡异。
  “这主意不错。”他点点头,“我们去买菜。”
  转动方向盘,邵寒将她载到最近的一间超市,挑了几样菜便打道回府。
  一回到他的住处,艾爱便把自己关在厨房里忙,她每道菜都乱搁调味料,“哼……咸死你、酸死你……这道辣死你。”
  “你不是说爱我吗?我倒要看看你有多爱!”她喃喃自语地将菜端到饭桌上,又对他倩然一笑,“可以吃饭啰?”
  “嗯……好香呀!”他笑看着一桌子色泽美丽的菜色。
  “那就多吃点,把你爱我的心意全表现在这里喔!”她憋着笑,立刻为他盛了碗又满又尖的饭,“快吃吧!”
  而她则是坐在他面前,假装扒着饭,却偷偷瞧着他。
  可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他居然吃得津津有味,每道菜都大口大口挟着吃,眼看都快见底了,她想会不会自己弄巧成拙,把每道菜给煮得变成山珍海味?!
  不信邪的,她也伸出筷子挟了一块青椒炒牛肉入口……
  “啊……好辣、好酸,什么怪味道?!”她呛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邵寒见状立刻倒了杯水给她,“快把水喝了。”
  艾爱接过杯子拚命灌进嘴里,当气息稍稍匀畅后,她很纳闷的问他,“你……你怎吃得下去?”
  “因为……我爱你。”笑着,他又挟了菜准备塞进口里。
  “别吃了。”她抢下他的筷子,疑惑地看着他,“你……你是不是学电视上演的,跑去典当味觉了呀?”
  “如果真有那地方,我早就换回你对我的爱了。”邵寒玻鸪涨榈难凵瘛
  “你……你少来这套。”她站了起来,开始收拾着碗筷,“我可不会相信你的花言巧语。”
  “我收,你休息。”他拿起桌上剩下的碗盘走进厨房,“等一下钟点女佣会来清理。”
  “什么都靠女佣,你有钱。”她推开他,开始洗碗。
  “你哟!非得要我动手是不?”他拧拧她的鼻尖,跟着拉起衣袖陪着她一块儿洗着碗。
  明明就这么一块小小的地方,他也要凑一脚,真讨厌!
  一切就绪后,他说:“你都没吃,我带你去吃饭吧!”
  本想说不饿,可肚子的叫声立刻泄了她的底,真丢人。
  于是他先带着她去吃饭,然后趁着下午太阳不大,载她四处兜风,但他开车的速度却是少有的平稳,不让她感到不舒服。
  “你不用枉费心思,我不会爱你的。”她竟突如其来的冒出这句话。
  邵寒听了并不难过,反而很开心,那表示她正在为自己的动摇的心意做着心理建设。
  “无妨,我有的是时间。”他笑得很淡逸。
  艾爱忍不住回头仔细看着他专心开车的侧面,将国中时期的影像重叠在他身上,的确,那脸形有几分相似,只是他如今成熟了,外表也更邪魅,充满男人味儿。难怪她没第一眼就认出来,只是经常会莫名其妙的看见他想到“他”。
  尤其他现在的温柔表现,在在让她的思绪回到以前,害她的心变得好混乱。
  “你这是何苦?如果你是为了孩子,那我干脆不要他了。”她想赌一赌。
  “我怕你伤身,再说我也爱他,我不希望你这么做。但你若坚持我不反对,不过……你别以为这样就可以逃开我,我一辈子都会拴着你。”听他的语气似乎有点不高兴她拿自己的身体和另一个生命开玩笑,不过能听他这么说,不可否认的,她内心是有点喜孜孜的。
  “我好累,想回去休息了。”晃了一个下午,她的确是倦了。
  “好,我送你回去。”
  他立刻转了个方向,在回程的路上她不再说话,只是闭上眼,听着他收音机里悠悠传出的音律,还真有催眠效果,慢慢地将她送进了梦乡……
  到了大楼停车场,邵寒以极轻的动作将她抱起,直登住处楼层,再以一腿撑住她的体重,单手开门,送她到卧房的大床上。
  为她盖上被子,他坐在床畔看着她的睡容。没错,她是小爱,只是那张脸变得成熟、倨傲了
  “不要……不要离开……我怕……”她突然张开双手,慌乱地摆动着。
  “别怕,我在这儿。”他赶紧握住她,柔魅的嗓音果真有效的安抚她恐惧的心,让她慢慢归于平静。
  但艾爱的一双手仍不肯放开,紧握得让邵寒脱不了身,没办法他只好爬上床睡在她身侧。
  软玉温香在抱,媚香的吐息喷在他脸上,他强忍着抚触她的冲动,都快忍出了内伤。
  突然,她一个转身,小脑袋窝在他怀中,让邵寒再也无法自制地低下头吻住她微启的红唇。
  艾爱眉头一皱,猛张开眼想推开眼前的黑影,却怎么也推不开,“唔……”
  “是你紧抓着我,诱惑着我。”他撒开热唇,哑着嗓子说。
  “我才没。”她双眼还泛着惺忪。
  “你有。”他的手轻抚着她的发,“这些年来你一直一直占据我心中,而我也在不知如何找你的情绪中让自己的感情堕落。”
  她心热了,但依旧强迫自己别去相信他。邵寒乘机紧紧抱住她,亲吻着她温暖的颈窝,“那时候我妈与我爸感情决裂,因为他们的因素我被连夜送往高雄,完全断绝了与你联系的机会……”
  他解着她的钮扣,一颗……一颗……
  “事后我曾偷溜几次,但都被管家逮着,最后把我软禁了,好不容易我逃了出去,却已经找不到我们那所国中,你相信吗?”
  艾爱眼泪垂落下来,颤着声说:“你真的找过我?”
  “我发誓。”他定定看着她,“当时那块地已成废墟,门口垂挂着一个休业的牌子,我当时完全愣在那儿不知所以,更不清楚自己是怎么回家的。”
  邵寒玻痦却嚼吹剿难邸⒚技洌拔蚁胛抑沼谥牢椅裁椿嵬簧材愕募苹媚愠晌业呐恕!
  “为什么?”
  “你我的缘分未了,而你让我有了预谋的心动。”
  “预谋?”她不懂。
  “预谋让你爱上我……可我……失败了吗?”翻起她的胸衣,他大胆地吻上她的乳蕾。
  “呃——”艾爱身子突觉一阵酥麻,心头猛烈一慑。
  “告诉我,我失败了吗?”他又问了一次,舌尖开始销魂缭绕着那战栗的乳晕。
  她不语,因为她不敢说,就怕说了又会再一次失去自我。
  “好,我不逼你。”他温柔地继续往下寻宝,折磨着她的感观,让她难以承受的细吟出声。
  怕伤了她,他的动作极轻极轻,但轻柔中却饱含浪情,顺利的将她带上情欲的高点,发泄出满腹热欲。
  这次,她没有一丝一毫的反抗,说不上为什么,好象心底有种声音告诉她,要她好好把握他……
  最后,她浑身瘫软地倒在他怀里,邵寒微笑了,即便还无法让她亲口说爱他,至少她已不再这么惧怕他。
  “累了?”他附在她耳边问。
  她摇摇头。
  “那是饿了?”
  她依然摇摇头。
  “那你是——”
  “你为什么突然对我这么好?好的让我好害怕。”两人裸露地抱在一块儿,她难得坦诚出自己的想法。
  “傻瓜,我不是突然对你好,而是……而是我气你以前不理我,而且你没事就拿着一本记事本怀念别的男人,我这才语气不好。”他急着解释。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1 1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