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预谋的心动-第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邵寒点点头,“好吧!明天回去。”
  “给我几天呢?”她扬眉又问。
  “上回说好的,三天。”他坐了下来,伸了下懒腰。
  “可不可以五天?”她好想多陪爸妈一阵子。
  “你并没有将该做的本分做到,该怎么让我多给你两天?”他抿唇冷睇着她,“就只三天。”
  说着,他便起身打算回房去,艾爱见状立刻奔向他,从他身后抱住他……闭上眼,她幻想着她所抱着的是爱她的男人,“你要我怎么做,才能多换两天时间。”
  邵寒背脊-僵,这阵子他可是用尽所有的自制力才能够不去碰她、摸她、吻她、要她!可如今,她却为了两天自由对他行诱惑的伎俩。
  “几天不碰你,心痒难耐了?”他狠下心故意这么说。
  其实他这阵子在她面前风流尽现,不就是希望激起她的醋意吗?
  “随你怎么说。”她已心如止水,不会再为他的话起一丝波澜。
  “你!”
  邵寒用力转过身瞪着她那张冷静的表情,“你怎么不开口顶我、回嘴?什么时候你也会变得这么逆来顺受?”简直有鬼!
  “如今你是天,我只能任由你掌控,只要你答应我的要求,我无意顶撞你。”艾爱抬起脸,清丽漂亮的容颜此刻看来竟是这么的不真实,好象那只是一抹幻象,随时就会灰飞烟灭。
  “原来你是打算用『消极』的方式来反抗我。”
  邵寒抵近她的脸蛋,浓浓的呼吸喷拂在她脸上,重重烧灼着艾爱一颗极度不安的心。
  望着他眼中噬人的光芒,她全身则控制不住地紧绷着,“难道我只是要你多给我两天时间,这么一点要求也不行吗?”
  他自然听出她语气中的挑衅意味,但他不想在她面前乱了分寸,强迫自己冷静,“很好,你好象恢复了嘛!前阵子的胆战与骇意呢?怎么一下子就不见了?”
  看着他那张残忍的笑脸,她眉头一紧,“那时候的我是因为不太舒服。”
  “哦!不舒服会产生我绑架你的幻影?”
  她摇头,一直摇头,似乎想将那份记忆再次从脑海中排除,为什么他要把她好不容易忘记的可怕回忆再度唤起?
  “你说呀!你到底在用什么计策对付我?”他紧玻痦舾∽乓苫蟆
  “别……别这样对我……我只想回家。”她真的被他这样的表情吓到了,逸出的净是断断续续又结巴不成调的嗓音。
  邵寒定住身,凝睇着她那纤弱的表情,彷似又回到那天蜷曲在角落里的她。
  “妈的!”为什么他对这样的她就是没辙。
  “我要回家……”她的嗓音轻颤得揉人人心,可见她方才强力筑起的坚强早已瓦解得溃不成军。
  “算了,要回去几天都随你的意思吧!”他深叹了口气,“明天我载你回去。”
  听着他硬邦邦的声音里那抹不容忽略的柔情,她当真是忍不住地垂下泪,“谢谢你。”
  “已经晚了,你可以回房间休息了。”
  他的命令,她怎敢不从,就怕他出尔反尔,只好转身朝客房走去。
  “等等,你要去哪儿?”他赫然喊住她,接着指着他的房间,“今天轮到你睡这儿了。”
  “什么?”她深受屈辱地看着他。
  “怎么了,刚刚你还主动抱着我,我不过顺从你的意思,或是你后悔了?”他表情中全是坏坏的笑影,但心底却有着说不出的自责,但是他收不了手呀!
  她咬着下唇,跟着深吸口气,缓步走进他的房间。
  望着她逆来顺受的态度,邵寒完全没有达到目的的快感,有的只是重重的懊恼!
  艾爱闭上眼,背转过身褪下自己身上的衣服,完全裸露地躺上床不再看他,那模样就像是任他宰割的可怜羔羊。
  邵寒玻痦乓餐氏律砩系囊挛铮鲎乓患炭闵狭舜玻皇悄闷鸨蛔痈苍谒砩希谱派担骸昂慰喟炎约杭袅耍桑 
  艾爱诧异地凝望着他,似乎也能从他脸上找到丝丝倾心之爱……难道他并不是对她完全没有一丝真感情?
  正想多采究,他已躺在她身畔,在被子中紧紧抱住她……脑袋埋在她双乳间,闻着她的奶香……
  这一夜,他最亲密的举止不过如此,没有再逾越分毫,可是两个人还是紧绷着情绪。
  今晚……好漫长呀!
  隔日一早,邵寒坚持要送她,直到将她送到家门外才开车离去。
  艾爱望着他的车影,直至消失后才上前按了电铃,开门的是她一直深深思念的母亲。
  “妈……”说好不哭,可看见妈,她还是忍不住红了眼眶。
  “小爱!”幽兰欣喜不已,“怎么回来也不说一声,妈好准备一些菜等你回来吃呀!”
  艾爱抱紧母亲,拭去泪笑说:“别急嘛!我可要住好几天呢!”
  “真的?”
  “嗯!”她用力地点点头,“因为这阵子补习班老师们放大假去日本旅游,我不想去,只想回来看您。”
  “你这孩子就是这么贴心。”她拍拍艾爱的手,“对了,等一下你爸回来看见你一定很开心的。”
  “爸不在?”艾爱有点小失望,以为一回来就能亲亲爸。
  “还不是去看大楼进展了,不过,说起那个邵寒还真是个太好人,年纪轻轻就有这样的风范,真是我们家的大恩人呢!”
  乍听母亲提到邵寒,艾爱的胸口便莫名一紧,混杂成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艾爱,你怎么了?脸色怎么突然变得这么难看?”幽兰有着女人该有的易感神经。
  “没事。”她摇摇头笑了笑,“可能是坐飞机坐得头晕吧!”
  “那就快进屋里休息一下吧!”幽兰赶紧说。
  “不要,我要陪妈聊天。”她紧拉住幽兰的手,撒娇着。
  “你这孩子,一回来就黏妈。”幽兰拂去她额上的发丝,“看来你好象瘦了些,是不是工作太累了?”
  “哪有,我呀!除了『离家近』这点没达到外,完全符合『钱多、事少』的原则。”说着,她便打开手上的箱子,“这是给您的。”
  “这是……”幽兰拿起一看,这是英国进口的柔丝围巾哪!“小爱,这东西很贵的。”
  “我跟您说过,我很会赚钱的嘛!”她笑着又道:“再说天气渐渐凉了,我想您会需要它的。”
  “唉……围巾妈多得是。”不过她还真喜欢这个款式,看来小爱的审美观愈来愈像她了。
  “这是人家的孝心,您不要我又不能退,难道要我扔掉?”艾爱噘着小嘴。
  “好,好,我收下就是。”幽兰还真说不过她。
  “那我替您系上。”她开心的拿过手,为母亲在颈子上扎了个好漂亮的结。
  “我给爸买这个,您想他会喜欢吗?”小爱又从皮箱里翻出一个骨董烟斗,还有高级烟草。“
  “喜欢喜欢,他一定喜欢。”幽兰握住她的手,“你真是贴心,知道你爸爱的是哪种烟草。”
  “当然啰!您以为这些年我都白当您们女儿了,您和爸的喜好我都知道的。”艾爱拉起皮箱,突然有感而发,“以前让您们保护着,女儿从没有想过要如何孝顺您们,可现在我能够体会您们对我的爱有这么这么多。”
  “小爱!”幽兰感动地热了心,“傻瓜,我们爱你是天经地义,这还要挂在嘴上吗?”
  “你妈说的对,你只要过得好,我们就开心了。”
  原来艾强早就回来了,站在屋外看着她们母女俩交谈好一会儿,他内心也有着许多悸动。
  “爸!”她笑着扑进他怀里,“您回来了,我还以为要等您好久呢!”
  “本来我和邵寒约好谈事情,刚刚他突然来通电话将时间改到下午,那我就先回来了。”艾强拍拍她的脸。
  可艾爱却凝了神,难不成他是为了让她能及早与父亲团聚,才刻意更改时间的?
  “小爱,你在想什么?”
  “没……没有。”她漾出一丝甜笑,“大概是爸的怀抱太温暖,让我不知不觉想睡了。”
  “我看你还是去睡一觉,我去买点菜,中午做你喜欢的菜给你吃。”幽兰立刻建议。
  “我陪您去。”她立即说。
  “不用。”幽兰笑睨着她,“以前厨子请假妈得上市场,怎么约你你都不肯去,说那儿又臭又乱,现在也不会想去的。”
  “现在不一样了,人家想陪您嘛!”她摇起身子。
  “哈……幽兰,就让她陪你去吧!总有一天她也要为人妻呀!”艾强倒是挺鼓励她去的。
  “说的也是,那就让你陪了。”幽兰看向她,却发现她又陷入沉思。瞧她这模样,可有着恋爱的味道哪!
  “小爱,你老实告诉妈,是不是你有心上人了?或是很好的男朋友?”幽兰敏感地问着。
  “呃——”她脸色一变,“怎么可能嘛!”
  “不老实呀!我都看出来了,你脸红了。”艾强也起哄。
  “哎哟!”她一跺脚,“讨厌、讨厌!我去拿菜篮。”
  看她就这么跑到屋后,艾强与幽兰相视对望,看来吾家有女动了待嫁女儿心了。
  “幽兰,改天好好问问她对方是谁?”艾强可关心谁是他未来的女婿了。
  “放心,我会的。”幽兰点头。
  “爸,可以吃饭啰!”艾爱从厨房端出妈的拿手好菜,一边喊着在客厅看电视的父亲。
  “好,我马上过来。”他放下报纸,正要站起,却突闻餐桌发出砰的一声碎裂声,他赶紧跑过去一看,才看到小爱居然倒在地上,手上的菜也砸了满地。
  “小爱!”幽兰闻声也冲了出来,当看见这情形可吓白了脸。
  “小爱、小爱。”艾强下停拍着她的小脸,可她却没有任何动静。
  “幽兰,我得赶紧送她去医院,你在家守着。”艾强用力抱起她就要走向屋外车库。
  “我跟你去。”幽兰留在家怎能放心。
  “好吧!快点。”说着,他们便抱着小爱坐进车内,开着车快速朝医院行驶。
  一到医院,在医生的诊断下居然是营养失调,外加……怀孕了!
  前面的结果已经够让两老震惊,后面附加的这点更是把他们的下巴都给吓掉了下来。
  一进病房,看着尚在昏睡的小爱,身为男主人的艾强可板起脸了,“老天,这……这孩子的父亲到底是谁?又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呀?”
  “你这是做什么?小爱都还没清醒呢!等一下我可不准你用这种口气跟她说话。”幽兰虽然也很疑惑,可她会站在女人的角度想……未婚怀孕是件多可悲的事啊!
  “我——”艾强乱了,他开始踱起步,“这不该怎么办呀?”
  “你别急,等小爱醒来,好好问问她不就清楚了。”幽兰倒是想得开。
  “唉,造什么孽呀!”艾强的一张老脸都皱了起来。
  “你……你出去,若是小爱醒来听你这么说,岂不是很伤心?”幽兰用力的将他往外推。
  被赶出病房的艾强没辙,只好坐在椅子上沉吟起来。
  这时候他身上的手机突然响起,一看来电显示,发现是邵寒打来的。
  “艾先生,您忘了现在要来敝公司开会吗?”他的嗓音中含着笑意。
  “呃……对呀!我怎么忘了?”艾强重重一叹,“真对不起呀!”
  “发生了什么事吗?”邵寒敏感察觉到艾强似乎有心事。
  艾强只好说了,“小……小女今天刚从高雄回家,吃午饭时居然昏倒了,现在正在医院呢!”
  邵寒瞬间凝住了心,他错愕地瞠大双眼,僵着嗓音问:“她……她现在在哪家医院?”
  “呃……邵总裁,不必麻烦了,只不过我不能过——”
  “她在哪家医院?”邵寒像是没听见艾强所说的话,重重地又问了句。
  “台大……”艾强被他这一声急促的问句给吓了跳,不知不觉中竟脱口而出。
  “我马上过去。”丢下这话,他便离开办公室。
  “总裁,你要去哪儿,不是要开会?”邵寒在门外巧遇江文远。
  “会议取消,我有急事,暂时别来烦我,有任何事都先搁着吧!”心乱如麻的邵寒哪还有心情管其它事。
  “是的。”沈文远颔首,再抬头,邵寒已经火速冲进电梯,让他不禁疑惑总裁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邵寒开着快车终于到达目的地,一进医院,他便询问服务台查询病患的房间,得到结果立即登上该楼层。
  电梯门打开,正好看见一位医生从眼前经过,他上前喊住他,“医生,请问一下,艾爱的情况如何了?”
  “你是她的……”病人病情可不是任何人都能知道的。
  “男朋友。”他只好这么说。
  “哦!那就对了。你女朋友现在是最需要你的时候,你可不能不负责任,即便不想要小孩,两个人也该商量一下一块儿处理,不能把这事独独留给女方呀!”医生劈头就给他一个机会教育。
  “她……你的意思是……她怀孕了?”邵寒心头像是被炸药轰然一炸,其中蹦出了喜悦,也有仓皇……
  “没错,你可以过去看她,糟的是她身体太差,到现在还没清醒,你要多照顾她,我想,最晚今晚就该醒了。”
  “我会的,对了,她的病房怎么走?”
  “从这边走,倒数第二间。”医生好心指示。
  “谢谢。”邵寒边走边想,医生说她身体太差,是呀!怎会不差,她这阵子一直闹绝食嘛!
  当艾强突然看见他时,还真是吃了一惊,“邵总裁,你……你真的来了?”
  “她现在怎么样了?”邵寒的声音居然会颤抖。
  “还没清醒下。”艾强脸上净是担心。
  “我能进去看看她吗?”邵寒已控制不住地梗凝了。
  “当然可以。”艾强虽疑惑,但也不好拒绝,于是推开门请他进去。
  幽兰原以为是艾强进门,正要开口轰他,却在见到邵寒时赶紧噤了声,“邵……邵总裁,你是……”
  邵寒没说话,只是玻ё彭庖恢倍⒆虐园椎男×场
  这时的她像极了一个虚弱的天使,脸色惨白的躺在白色病床上,然而这一切居然是拜他所赐。
  “邵总裁!”幽兰又喊了声,这才将邵寒从凝神中唤醒。
  “令嫒还好吧?”
  “就等她清醒了。”幽兰吸吸鼻子,“谢谢你的关心。”
  邵寒转身对艾强说:“那不打扰她,我们出去谈谈。”
  “好的。”
  艾强于是和邵寒一块儿走出病房,邵寒先到角落的饮水机倒了两杯水,一杯递给艾强,“别急,刚刚我遇到医生,他说令嫒最迟晚上就该清醒。”
  “谢谢。”艾强接过杯子,听见他安慰的话,瞬间悲从中来,居然对他说:
  “她若不醒来,我也不想活了……你知道吗?她从小就不快乐。”
  “哦?”邵寒倒是意外。
  “你别看我过去是个富商,可我的富有并没带给她好处。”
  “怎么说?”他眉心一拢。
  “过去我-直都在法国发展,但我太太想回台湾老家,所以我才将事业重心转移过来。而当时小爱才十三岁,我事业忙,又希望让小爱能够及早融于台湾社会,所以我就直接把她送到附近的国中就读……”
  本来是件很正常的过往,可听在邵寒耳中却像一块大石落在心口,痛得他无法呼吸!
  “你说……她小名叫小……小爱?那那所国中的名字是?”
  “呃……”艾强被他这一问给问傻了,虽不懂他为何要知道这些,但还是说了,“因为它也有一个爱字,所以我倒是记得满清楚的,是『友爱』国中。”
  咚!装满水的纸杯落了地,溅起一片水花,但他没有闪,完完全全震愕在这份不敢相信的诧然中。
  第九章
  “邵总裁!”艾强不解地看着他的反应。
  “你说的友爱国中,是不是在XX路上的那所?”邵寒抖着声问。
  “是呀没错,你怎么知道?”艾强非常疑惑。
  “我也是念那里。”他捂住脸,好后悔好后悔,没想到他这辈子伤害得最深的女人竟是那个挂在他心坎上长达十多年的女人!
  可是她的样子……怎么和当时不太一样呢?是他记错了,还是她变了?
  “那还真巧。”
  “是呀!不过就在我快毕业的时候,举家迁住高雄,三年后我再回去,它居然不在了。”他说出心中疑惑。
  “那是因为……”想说,却又煞了口。
  “怎么不说了?”邵寒望着他,“我非常想知道。”
  “唉……是这样的,由于当时我们刚搬来台湾,小爱一切不习惯,带着法国腔的音调竟成了学校同学取笑的对象,有一次……她一个人跑到学校后面空屋,就在那时候,居然有个同学的哥哥将她绑架了!那次……她足足被绑了四天,也给饿了四天、被打了四天,还……还被毁了容,我和她妈都快心痛死了。”
  艾强看向邵寒,“那时候学校受到非常严重的攻击,正好它们的占地受到立委们的质疑,所以就被迫废校了。”
  邵强傻了眼,已经听不下他后面说的那句,他一直喃喃念着,“学校后面的空屋……学校后面的空屋……她一直到那儿等……”
  “等?”艾强摇摇头,“没错,当时间她,她只说她在等一个人,但后来不管我怎么问,她就是不肯说是谁,但我知道……她这些年似乎没忘记过那个人。”
  “怎么说?”邵寒又是一震。
  “你知道就在救出她的时候,她跟我说了什么吗?”
  邵寒没说话,只是玻痦茸潘有
  “他居然跟我说,『爸,男人都是坏人,都不守信用,除了爸,我不会再喜欢男人』。”艾强深叹口气,“就是这个观念让她一直不快乐到现在。而我也从没看她跟哪个男人走得近,可现在居然给我搞到怀——”
  糟了,他怎么将家丑说出来了?
  已知道艾爱怀孕的邵寒并不意外,他又问:“你刚说她被毁容?”
  “嗯!小爱长得非常漂亮,当时其中一位女绑匪因为嫉妒她的容貌,居然拿刀片割花她的脸,现在她这模样是事后我送她到外国整型的,已经和原来的样子不大一样。”
  邵寒闭上眼,终于解开这层疑惑,没想到他害了她,害她吃了那么多苦,他……真该死!
  深吸了口气,他又说:“若令嫒需要我帮忙的地方,我义不容辞。”
  “谢谢邵总裁,你已经帮我很多了,我现在只希望小爱能早点醒来。”艾强说出真心话。
  就在这时候,幽兰冲出门外兴奋地喊着,“小爱醒了,她醒了。”
  “真的!”艾强迅速站起,也冲了进去。
  邵寒步至门外,虽没现身,却一直守在外头关心着她的近况。
  “小爱,你醒了。”艾强握住她的手。
  “爸,妈,我怎么了?”艾爱张开眼,至今仍没弄清楚自己身在何处。
  “你……你怀孕了。”幽兰不想给她太大压力,温柔地说:“而且你太虚弱,这才支撑不住。”
  “我……我怀孕了?!”小爱张大眼,泪水随之滑出,她的泪不但吓到父母,更吓到在角落注视她的邵寒。
  他多想过去安慰她,向她忏悔,可是现在……机不逢时呀!
  “怎么了小爱,是不是那男的不负责任?如果真是这样,我们不要孩子没关系。”幽兰立即说。
  艾强也跟着说:“对,爸不怪你,如果你不要——”
  “不,我要孩子。”艾爱突然说,她转首看向两老,紧抓住他们的手,“爸妈,没有丈夫没关系,我想留孩子,求求你们。”
  “好好,我们答应你。”幽兰看了看艾强,怕她弄坏身体,只好依顺她了。
  “谢谢……谢谢爸妈……”得了允许,艾爱终于笑了,但也因为累了再次沉睡。
  “艾强你看,小爱怎么又昏过去了?”幽兰心急不已。
  “不,她只是睡着了。”艾强也是心疼,“我去问问医生她要住院多久,真想接她回去调养会方便些。”
  “好,你去问医生,我去外头看看有没有吃的,买回来等她醒来可以用。”幽兰于是跟着艾强一块儿步出病房。
  这时,躲在外头的邵寒抽着心口,一步步走向艾爱……握住她冰冷的小手,他心痛欲绝呀!
  “你是小爱?”他哑着嗓问:“对不起,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你会一直等在那间空屋……我没食言,我试着回去找你说清楚,可是……已经太晚,我找不到你的人了。”他眼眶逸出浓热的雾气,“对不起小爱,真的对不起……”
  掬起她的小手抵在下颚,他不停亲吻着她的小手……心中可说是百感千回……
  “小爱,这碗鸡汤赶紧喝了,否则身体不会好的。”
  住院三日,艾爱终可出院回家调理身子,幽兰每天不是鸡汤就是补药,每每看见这些东西,她就想吐。
  “妈,我吃不下。”她皱着鼻子摇摇头。
  “你这样怎么会有体力呢?”幽兰担心地说。
  “我身体已经好多了,妈,我……我想回高雄。”她心里却仍惦着那个无心的男人。
  “什么?你身体都变成这样,还回去?不,我不准你再一个人跑那么远的地方。”幽兰这下说什么也不允许。
  “可是妈——”
  “什么都别说,要工作也得等孩子生下来。”
  “那……我总可以和你们一块儿吃饭吧!”她噘着小嘴,“每次都一个人躺在床上吃,好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1 1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