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预谋的心动-第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我还有事。”邵寒对他撇嘴笑笑,跟着披上外套便离开了。
  “嘿!这家伙,最近究竟在搞什么鬼呢?神神秘秘的。”颜兆庭笑看着他的背影,想自己跟他认识了十几年,居然还是弄不明白他的心思。
  开着车,邵寒吹着口哨朝住处行驶,他已经施出非常大的善意给了她六个小时的独处时间,她应该不会再数落他的不是了吧?
  一进家门,他却很意外地看见她睡在沙发上!
  对了,他怎么会忘了打通电话问她怎么解决晚餐的?他没留下车子,附近方圆两公里内是找不到吃的,就不知这女人是不是连自己的五脏庙都不会打点。
  “喂!起来了。”他俯下身,朝她轻声喊道。
  可她睡得还真沉,居然没反应。
  他正想伸手摇摇她,却意外看见她手里拿着一本小册子,像是正在写着什么东西。
  轻轻拿起它,里头大多是她的心情日记,从头到尾里面直围绕着一个神秘人物“他”,这个男人到底是谁?翻开第一页——
  你的笑如春风,在我冰冷恐惧的心口加温,
  你的话似清风,抚平了我鼓噪不安的思绪。
  日日等着你来,可你却忘了当日的承诺,
  冰冷与不安又再次袭上心间,这次,我又能相信谁?
  邵寒的眉一拢,跟着又翻开下一页——
  事隔多年,
  为何心中不时还会出现他那温柔脸庞?
  朋友笑我痴傻,或许真的是吧!
  毕竟那段岁月对我而言是这么的不堪回首。
  你又知道为了等你,我受尽了多少惊吓与心碎?
  邵寒将目光又调到她脸上,望着她那张曾经骄傲矜贵的脸蛋,没想到她不为人知的心底还深藏着这么多的心事。
  “他”到底是谁?正要继续看下去,突然他余光瞧见沙发上的人影迅速坐直了起来,接着……竟一把抢过他手中的东西!
  “你……你别看!”她紧紧将它揣在心窝,像是宝贝般地保护着。
  但再度与他对视的剎那,似乎他又与她脑海中那人的影像交叠住,让她重重一愣!
  “干嘛这么紧张?就不过是本记事本。”他耸耸肩,坐在她对面,跷起二郎腿笑睨着她,“怎么?在想初恋情人呀!”
  “要你管。”她摇摇头,想是自己刚睡醒,又恍神了。
  “我是不想管你,但别忘了你现在还是归我,你的心应该也在我的控制之中吧?”当知道他的女人居然想着其它男人的时候,那滋味还真不好受。
  想他向来坐拥女人香,什么时候让一个女人如此奚落一旁。
  “你太霸道了吧?”
  艾爱看着他那张僵硬的脸孔,突然笑了,“别忘了我们才刚设下的赌局喔!搞不好是你先爱上我呢!”
  “你说什么?”他很意外地张大眼。
  这女人在自大什么呀!他爱上她?拜托……他邵寒这辈子可能早忘了什么是“男女之爱”了。
  “是不是被我说中了,所以老羞成怒?”玻痦滞腥潘
  “我——”邵寒想为自己辩驳,但又作罢。
  “怎么不说了?”艾爱卷起嘴角,“无话好说了?”
  “不,我是告诉自己,没必要为了一个禁脔的话随之起舞。”他冷然一笑,但这句话可惹恼了艾爱。
  “你说我是什么?”她瞪大眼,“别忘了,我们只是以物易物,我可不是心甘情愿跟着你。”
  她站了起来,迅速朝房间走去。进入屋里,她便将笔记本放进行李箱,跟着又抱起棉被、枕头,打算走出去。
  可才转身,她却惊见邵寒已站在门口,将整个门给堵上了。
  “你让开,我要睡觉了。”她捧着这些东西,难道他还意会不出来。
  “呵!你想去哪睡?”他双手抱胸,嘴角微漾起笑纹,那表情就像是在看一个傻女人如何的自掘坟墓。
  “外面沙发。”她刚刚不就睡那儿吗?
  “不准。”他干脆的回答。
  “你!”她深深吸了一大口气,来到他面前,“我都已经依约搬来了,你还想怎么样?”
  “你知道我想怎么样。”他眉一挑,“『做我的女人』这几个字代表什么含义呢?别装清纯了。”
  艾爱看向别的地方,死不承认这句话里的暧昧,“对不起,我就是不明白。”
  “哦!”揉揉鼻子,他笑出冷意,“这是情场浪女会说的话,太让我失望了。不过,我倒宁可当成你是打算为你笔记本中的『他』守身,对不?”
  “笔记本?!”她抚额大叹,“你乱说什么,我不理你了,让我出去好吗?”
  “你真以为我会被你这种烂演技给骗了。”他走了进来,然后关上门,从里头将它反锁上。
  听见房门镇响起喀的一声,艾爱整个人的神经全紧绷了起来……
  “我倒是要看看你是一个身经百战到可以伪装清涩的浪女,还是一个笨得为一个已忘了长相的男人守身的傻瓜。”
  艾爱张大眼!
  老天,他说的是什么跟什么?笔记本里的人在她脑海里不过是个小男孩的印象,她恨他的失约都来不及,又怎会为他守身?
  她不想跟这个根本不知内情,就只会胡说八道的男人说话。
  “让我走。”她瞪着他。
  可是邵寒非但不走,反而更近一步的欺近她,诡异的笑容挂在他那张自命不凡的脸上。
  “今天我就要让你知道什么是女人该做的。”他轻松地拎过她怀抱中的被褥往床上一扔。
  “还真小器,不给盖就不盖,我可以穿著衣服睡。”说着,她立刻冲到门边,可是却怎么也打不开门。“你……你快把钥匙给我。”
  他坐在床畔冷笑,“我没钥匙。”
  “没钥匙?”她很错愕。
  “是呀!”他耸肩一笑,“一直以来都没必要锁门,上我床的都是心甘情愿的女人,所以我早把钥匙扔了。”
  “你……你……”她这下子真的紧张了,“好啊!那我们就都被困在房里,哪儿都别去。”
  艾爱气呼呼地坐在房间里的躺椅上,可这时他却站了起来朝她慢慢移步,跟着整个人往前倾,双臂牢牢地从她身后锁住她。
  “你说,既然那么无聊,那我们要做些什么事情打发时间?”他玻а劭聪蚝谄崞岬拇巴猓疤焐盗耍铱此踝钍导柿恕!
  说着,他居然在她错愕之际将她抱起,一块儿倒向床面。
  “啊!不要……”
  艾爱白天受过他暧昧的折磨,这下可是急着想逃。
  “别急呀!”他一手压住她的身子,整个人霸在她上方,玻а坌ν潘ㄕ降娜菅铡
  “我可以出去睡。”艾爱发觉自己的声音居然在发抖。
  “我不是这么不懂得怜香惜玉的人。”
  他眸光一黯,随之闪出簇簇肆火光芒,一手已开始徐徐地褪她的衣裳。
  老天,他在干嘛?艾爱在心底直喊着。
  但是他的眼神太具魔力,她就像是被点了穴一般,连一丝丝抗拒的力道都施展不出来。
  “对,不要反抗我,你该知道反抗我是没有用的。”
  眸光轻闪中,他双手用力一剥,将她的上衣给彻底剥除了,瞬间就只见她里头雪白的胸衣,及胸衣内颤抖的乳尖。
  “不——”他的自信让她羞恼,即便知道自己推不开他,她也不能任他这么戏弄自己的身子。
  “呵!你真是只顽皮的小猫。”
  攫住她一只手,邵寒俯低身盯着她起伏不休的乳沟,“不过,也算是只挺迷人的波斯猫。”
  埋向她的颈窝,他啃囓着她细柔雪白的颈项……
  “呃——”她的心一抽,抵在他胸前的双手却使不出半点儿力气。
  邵寒男性的气息直吐在她颈窝,淡淡的酒味混着麝香的雄性味道,迷乱了艾爱的心神与理智。
  虽然她早知自己绝对难逃这关,可是她怎么也没料到自己会这么容易就被他给征服了。
  “你张着这么大的一双眼瞪着我干嘛?”他笑望着她的反应。
  “你……你最好放开我。”她眼眶微红,看来就快哭了,若不是她强忍着,早就流了一摊泪。
  “你最好听话。”
  他眸光一黯,接下来可没有太多的温柔,而是霸道加倍地解开她牛仔裤头,用力拉下它。
  “你这是做什么?下流。”她被盯得浑身不自在,紧紧抱住自己,身体更是控制不住地发烫了起来。
  “我在欣赏一个女人的完美身材。”他笑说。
  “我……我不玩了!”她想起身,却被他一个重压又回到床上。
  “好吧!既然你等不及了,我们就开始吧!”
  邵寒为了这个“惩罚”弄得自己满身热欲无处可发,就连背后女人轻微的呼吸声都能让他血脉偾张!
  该死的!邵寒,你又不是没碰过女人,为什么一遇上她连最基本的自制力都消失了?
  所幸那个女人也怕他,自然不敢碰他,只好尽量往旁边挪身……
  一个小时后,当他听见她终于发出睡着后的平稳呼吸,这才转过身望着她柔美疲惫的侧面。
  艾爱,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为何我会控制不住的将全副心思放在你身上?这时,她的小脸平静得像个孩子般纯净,竟然又给了他一种“似曾相识”的错觉……
  唉,邵寒,睡吧!或许明早天亮之后,这些错觉都将不存在了。
  第六章
  对邵寒而言,一个美丽星期天却因为江文远的一通电话而报销。
  听着电话,他眉头不自觉的全拧了起来,“你说什么?『刻伦设计』的徐董待会儿要来拜访?他不知道今天是假日吗?”
  “他当然知道,不过他说星期一他得去日本一趟,等他回来再商量设计的事会太晚了。”
  听了江文远的解释,邵寒便把目光移向早就穿戴好,却不得其门而出的艾爱身上。“好吧!他约几点?”
  “他请你吃午饭。”江文远又道。
  “那你开车来接我吧!”他想将车留给“她”。
  “这……”江文远闻言倒变得为难。
  “究竟怎么了?”
  “是这样的,我的车昨天开去保养,我是打算坐出租车过去。”江文远说着,突然眼睛一亮,“我让刘助理开车接你吧!”
  “刘裕芳?”邵寒这下子脸孔变得更难看了,这女人自从到公司担任助理后,就动不动对他释放电波。
  问题是,她的电波实在太过大胆,几乎让他招架不住,而他最不感兴趣的就是这一类型的女人。
  可是……他也知道今天可能得在外头一整天,总不能把艾爱关在家里这么久吧?女人偶尔也得宠宠,才能博得她们的真心,不是吗?
  若成功了,他就赢得了这场赌局。
  “没错,就是刘裕芳,因为这次设计事宜关系到很多细节,我打电话请她帮个忙,她一听有你,可乐歪了。”
  “呿!”邵寒冷哼,“算了,就让她来接我吧!”
  “OK,我保证她一定火速……哦不,是开喷射机去接你。”江文远已经是笑不可抑了。
  邵寒瞟了下白眼,“那艾强你联络了没?”说时,他能感受到艾爱表情明显的变化。
  “联络上了,他也会准时到。”
  “那好,就这么决定了。”邵寒挂了电话后,便对她说:“你父亲大楼的设计师来了,所以我约了你父亲一块儿参加。”
  “看来你的效率满高的。”她说得虽平淡,可他能听出她语意中的感激。
  邵寒撇撇嘴,跟着把钥匙丢给她,“想出去的话就开车出去逛逛,不过……为避免让人瞧见,传到你父亲耳中,你要多小心。”
  他是无所谓会不会让艾强知道,反正他已铁定掌控住她了,就只怕这小女人承受不住罢了。
  “谢谢。”她接过车钥匙。
  他抿唇笑着,走近她贴着她的脸问:“什么时候你对我也会这么客气了?”
  “我……”她赶紧低下头。
  “哈……不逗你了,记得早点回来。”说着,他又拿出皮夹,从里面掏出一叠现金和一张白金卡,“拿去用吧!我说过我会给你以前一样的生活,我不怕你吃垮我,但别吃太多闹肚子疼喔!”
  见她没伸手,他径自把它们放在床头柜,转身走向房门。
  艾爱看着他,以为他会使出拳头将门给毁了,但没想到的是他只是在门把上随便动了点小手脚,它就这么打开了!
  “你不是说没钥匙?”她有种被骗的感觉。
  “我是没钥匙,不过是我的门,它听我的。”邵寒笑看她那一脸错愕。
  她还想说什么,但电铃声适时响起,她下意识的又缩回房里,将门关上。
  邵寒眉一挑,走向大门将门打开,在乍见刘裕芳时还真是错愕,“你怎么那么快就到了?”
  “因为我住的地方到公司必须经过这儿嘛!所以我早在下面等着了,本想偷偷跟你去,没想到你要我来接你,我真的太感动了。”刘裕芳边说,还边大胆勾住他的手,“我们走吧!”
  邵寒不耐地正想推开她,哪知道一个回眸,却看到艾爱正躲在门缝里偷瞧着他。
  呵……没想到这个刘裕芳可成为他试验艾爱的好工具,这样也不错呀!
  于是,他一改阴沉的脸色,笑着挽住她的手臂,“真的,你对我实在太好了,那就走吧!”
  “总裁!”她眼睛猛地一亮,连口水都快淌下来了,最后是兴奋得怎么与他走出去的都不知道。
  但屋里的艾爱确实不太舒坦,她不懂自己的心情,他有女人缠不就表示她能够轻松点吗?为何心头还会有种梗塞的不顺畅?
  哼!花心大萝卜,看来传言说得一点儿也不假。
  突然,她瞧见床头柜上的现金和白金卡。好啊!是你要让我花的,我就花得你大喊救命,恨不得立刻放了我。
  想着,她便打开衣柜翻出一件诱人的贴身洋装,又化了个艳冠群芳的妆,拿起钥匙和他乐捐的金钱,怀着一股报复意念地走出大门。
  邵寒,我要你后侮要我成为你的女人!
  艾爱开着车在街上穿梭,她买了不少名牌衣服、鞋子、皮包,当然其中也不乏几处美容与健身中心的贵宾卡。
  她撇嘴笑着,没想到邵寒并没有欺骗她,给她的额度倒是足够让她挥霍,可是……为何她如愿报复,心底却不痛快!
  无聊的东张西望,多希望能找个可以让她忘却烦恼的地方,可现在天色已晚,她又能上哪儿去呢?
  对,酒店,找一间不曾去过的酒店,就不会担心被以前那几个手帕交给遇上了,还可以尽情喝酒,发泄一下。
  绕了好久,终于在一条小巷中看到一间简单却挺有格调的夜店。
  还好这里还有停车位,艾爱将车停好后,便独自走了进去。由于她身材姣好完美,穿得又喷火,容貌更是让人惊艳,自然引来里头许多男人的注意。
  可她完全没在意其它人那副垂涎的眼光,一个人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
  想着邵寒的霸气、无理,当然也有他那不可漠视的绝魅丰采,以及流露于外的翩翩风度。
  还有……在床上的狂猾与激情,谈笑间的玩世不恭与悠闲恣意。
  怎么搞的?难道才相处不到两天,她真的深陷了?
  真不知道再这样下去,她会把自己搞成什么德行,又何时才能返家见见爸妈呢?她……真的好想他们呀!
  “嗨!”一位男子朝她走去,主动坐在她身边,“一个人吗?”
  艾爱闻声,连转头都嫌累,依旧握着手中的薄荷酒小口品尝着。
  “怎么不说话,是不是看不上我?那我会很伤心呢!”男人做出嬉笑样,以为女人都吃他这套。
  却不知道眼前的女人已经遇到一位比他还会玩弄女人,逗女人笑、逗女人哭的男人了。
  他……不过是小儿科!
  她眉儿一撩,冷睨着他,“那你就伤心吧!”
  “别这样。”他看看自己,整了下身上英挺的西装,“我觉得我长得挺帅的,哪儿不好了?”
  艾爱不耐烦地说:“拜托,我现在只想喝酒,并不缺男人,你请回吧!”
  “OK。”碰到难缠的角色,对方只好举手作罢,“是是,我离开就是了。”
  他走了之后,艾爱这才能够松口气享受片刻的宁静,她浅饮了几口酒,思绪随着醺然的醉意飘荡,不知为什么,不管怎么绕,总是纠缠在邵寒身上。
  讨厌!她是怎么搞的?难道真中了那男人的毒吗?
  不行,她一定要从有他的思绪中抽神才行。一口饮尽杯中酒,她抬头左右张望了下,又看见不少男人对着她做出暗示的表情。
  于是,她看着其中一位比较斯文顺眼的男人,对她咧开柔唇一笑。当她一做出这样妩媚的动作,身旁可传来不少男人惋惜的大叹声。
  斯文男意会地朝她走近,“小姐,你勾引我?”
  “因为你比刚才那位俊些,也没让人这么讨厌。”她很坦白地说。
  “哦!那我是不是该受宠若惊?”他得意的大笑。
  艾爱扯唇,“那你说你要怎么陪我?”
  “只要你说得出口,我就办得到。”看来,这男人也是挺会说大话的。
  “哦!”她敲了敲桌面,“就陪我聊天吧!”
  “聊天?”他双眉轻皱,“那多没意思,这样吧!我看你手中的酒快没了,我请你喝一杯怎么样?”
  “不用了。”
  “别客气。”他立刻叫酒保调一杯“长岛冰茶”。
  当艾爱接过手,看着手中金黄色的酒液,出生产酒世家的她自然对调酒有一定的了解。它虽名为茶,却不是茶,可是将琴酒、伏特加、兰姆酒、白兰地与干邑白兰地、柑橘酒,调入各家特制的酸甜汁与可乐的烈酒。
  不用想,她也明白这男人是意在灌醉她,只是他找错了对象,“酒公”的女儿怎会让人轻易灌醉。
  艾爱撇撇嘴,接着喝了一小口,“这酒调得不错,但酸了点儿。”
  “听你的口气,你对酒很了解?”男人意外地问。
  “当然了,我可是从小就在酒桶里玩大的。”艾爱对他眨眨眼,那笑容如春风拂面,令他喜悦不已。
  听她这么说,他倒是有些失望,可见他打算“灌醉”的计画可能会失效了。
  “瞧你失望的,如果让你陪我聊天这么难受,那你走吧!”艾爱单手托腮,对他风情万种的笑着。
  “不,我怎么会难受呢?我是非常荣幸的。”就算灌不醉,他相信凭他的魅力,一定也能让她软化在他怀里。
  “那我们就聊聊吧!”她举杯又喝了一口。
  “好,我就先谈谈我自己了。”男人开始畅谈起自己的一些“丰功伟绩”,艾爱听在耳里,直觉无聊透顶,但为了打发时间,只好委屈自己跟他在这儿闲扯淡,只希望他能适可而止了。
  邵寒忙了一整天,回到住处已经很晚,可是……那女人居然还没回来!该不会是他给她太多自由了?
  更或者,她已溜回家躲了起来,把与他的约定与赌注全丢给他一个人玩?不,不太可能,这女人天生就是一身傲骨,为了艾强她既然愿意走这条路就没有后悔的余地。
  可是那么晚了,她会在哪儿呢?
  走到阳台,他眺望路上的状况,就在担心之际,他突然看见街灯下一辆眼熟的车子朝楼下开来。
  瞪大眼,当他看见一个男人从车中走了出来,对着开车的女人笑着摆手,而她也拉下车窗对他水媚一笑的剎那,邵寒知道他的身体在发抖了。
  她……她居然找别的男人上他的车?!
  双拳紧紧一握,他走回沙发坐定,等着她上来。
  一分钟、五分钟、十分钟……二十分钟,该死,从停车场上楼需要那么久吗?还是她根本就没意思上楼,正在楼下跟那男人依依不舍地热吻着?
  也不知道又过了多久,他终于听见房门开启的声音。艾爱走了进来,发现他就坐在客厅时倒是很惊讶,“你回来了?”
  “我只是去谈生意,要不你以为我还会去哪儿?”玻鹂袼恋难郏锲醭恋胤次省
  “那我就不知道了。”她手里拿着大包小包,全身还带着股酒味从他身前晃过,准备进房间去。
  “你喝酒了?”瞧她穿著这一身紧身火辣的衣服,他心底的躁怒也更深了。
  “是啊!喝杯小酒而已。”她回眸一笑。
  就在她踏进房门的前一秒,邵寒又问:“刚刚那男人是谁?”
  艾爱顿住步子,“你监视我?”
  “我不需要监视你,因为你表现得一点儿也不避讳。”邵寒站了起来,一步步走向她。
  “他是我在夜店认识的朋友,不放心我一人回来,这才坐车陪我回来。”她靠在门边,将袋子朝里面地毯一扔。
  “哈……真好笑。”他摇摇头,“坐你的车送你回来?他当你是幼儿园小学生,去哪儿都得让人护送吗?”
  “你错了,他没当我是幼儿园小学生,而把我视为最冶艳的大美女,美女旁边总是少不了殷勤的男人,不是吗?”她故意说这种话气他。
  “哦!所以你是担心自己空闺寂寞,这才打着冶艳的浪荡招牌,不甘寂寞的到外面找男人了?”听她这么说,他的火气更旺了。
  “好,就算我真是这样,那你凭什么说我呢?”
  她站直身挺起胸膛,“你自己呢?跟手下的女助理都能这样勾三搭四的,难道我就不能?”
  “原来——你是吃味了?”他勾起嘴角。
  “吃味?算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1 1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