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预谋的心动-第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瞧你,好象发现了外星人,怎么了?”他放下咖啡豆,笑望着她。
  “那间房间明明是你的。”艾爱深吸了口气。
  邵寒薄悒的唇角扬起一抹讥讽,眉间的幽光更炽了,“请问,『我的女人』在你的定义里是什么意思?”
  “我……”艾爱黛眉轻蹙。
  他将煮好的咖啡倒进杯子里,“喝口咖啡定定神,别这么容易焦躁。”
  “我能不焦躁吗?在这样的情势下,我根本无法翻身,非得被你箝制住一切!”
  砰!邵寒重重地把杯子往桌上一搁,神情中显现出不悦,“小姐,请问你现在有什么立场对我说这些话?”
  艾爱愕然了,他的话就像一把利刃狠狠划过她的心脏!她抿紧唇抑制住自己掉泪的冲动,跟着旋身再次奔进屋里。
  她蹲在地上,好不甘心的把衣服一件件拿出来,才打开衣柜,却意外的发现他早已将自己的衣服挪到另一边,整整半个衣柜居然空下给她,原来他早已打好这样的如意算盘了。
  艾爱不甘心地把衣服挂在上头,直到一切就绪,她听见身后邵寒沉着声说:“咖啡都快凉了,快去喝吧!”
  她依旧无动于衷地做着自己的事,暗自气着他刚刚说的那句话。
  眉头猛地一蹙,他快步走向她,用力拽住她一只手臂,“你到底在想什么?我已经够低声下气了,你不要再傲了行吗?”
  “我哪有傲呀!我只是不想说话,不行吗?”抬起脸,她不畏地瞪着他。
  邵寒的嘴角噙着一丝乖戾冷笑,“不行吗?当然不行。”
  下一秒,他已狠狠堵上她的唇,狂肆的吻霸住她的心神给了她强大的颤悸!
  强逃,但他的大手却紧攫住她,让她动弹不得。
  她的刁蛮与下依顺还真是惹火了他,想他从一开始到现在一直保持君子之风的低姿态,可这小妮子倒是挺熟稔地“顺着竿往上爬”,他若不压压她的气焰,她不会了解他可是个有着满满雄心欲焰的男人!
  想着,他的狂舌已似风般地钻进她喉间深处,让她连一丝力气都提不起来,只能任由他玩弄。
  就光一个吻便能燃烧她的心与身,可以想见当他用力扯褪她的上衣钮扣,霸气地掀起她的胸衣,大掌整着掌住她柔软的酥胸时,她的心跳是如何的狂跳不止。整个胸口更像是发烫似的,就快要烘出火焰了。
  “不要!”好不容易,她发出抗拒的声音。
  但邵寒可不想就这么轻易放开她,他就像只桀骜不驯的老鹰,正用爪子箝住她的身心。
  看来,这女人只是外表开放、傲慢,骨子里却单纯得一如处子。
  他满意一笑,玻鹨欢葬蛳返乃宰∷难郏翱蠢茨愕故峭钟谧鑫业呐说摹!
  艾爱张大眸,头一次在他面前泛出软弱的泪光……她赶紧扣紧衣服,颤抖的说:“我……我只是抱着跟你玩玩的心态,这种事不都是一拍即合吗?你有必要这么得意吗?”
  闻言,邵寒瞬间定住神情,一对黑潭似的眼不带笑意的看着她,“听你的口气,你经常玩这种一夜情的游戏了?”
  “你不信?”穿戴好衣服,她回头冷睇着他。
  “我是不行,刚刚你的表现也未免让我太失望了,一个这样青涩的女人会有多少一夜情的经验呢?”他忍不住嗤鼻冷笑。
  艾爱先是尴尬地垂下脸,跟着笑得妩媚,“没办法,谁要我有这么好的演技,偏偏可以迷倒众多男人争相为我暖床。”
  “你!”他眉头紧紧一蹙。
  艾爱的嘴角好玩地一弯,“所以我能做你的女人,是你的荣幸。”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只要一看见他那种气毙的脸,她就有一种复仇的快感,谁要他乘人之危呢,哼!
  不过,邵寒的不高兴也不过只维持了三秒钟,随即他也笑了,“OK,那我晚上就得尝尝你的过人之处。”
  一听他这么说,艾爱浑身寒毛猛然竖立了起来,但她还是拉开一个皮笑肉不笑的笑容,“那好啊!我会让你中了我的蛊。”
  他眸影冷然一闪,唇角轻佻地划出一道很具魅惑的弧度,“行,那我就等着看你晚上有多妖艳水媚了。”
  说着,他便步出屋外,那悠然自得的神情还真是让艾爱看得牙痒痒的。
  她冲了出去,对着他叫嚣,“你今天怎么那么逍遥,不用上班吗?还有我爸的事,怎么样了?”
  她可不能傻得被他白玩!
  “别急,今天是星期六,你大概忘了吧!再怎么也得等后天才能进行。”他举起杯子,“为你换了一杯,不怕我下毒就过来喝。”
  艾爱抬头挺胸走向他,拿起杯子就喝了起来。
  “别急,烫!”
  只是,他没来得及拦下她,这个冲动小妮子就自找苦吃了。
  “你……你好过分。”她伸出粉红小舌尖拚命扬着,又吐着气。
  邵寒看得眼眶赫然出现一股股浓热微红的醺茫,他回头走进厨房拿出冰块含进嘴里,来到她面前攀住她的肩头,俯身含住她的舌尖,以他冰凉的舌头轻轻在上头缭绕……
  艾爱先是吓了一跳,但那冰凉的感觉倒是震住她企图逃开的念头,那感觉好舒服,终于让火辣的剌痛得到降温缓解。
  她深深吸了几口气,当他的唇离开她时,才发现嘴里含着他给予的冰块,虽然凉意仍在,却少了方才那份抵挡不住的悸动。
  该死的!她到底在想些什么?怎么可以有这种乱七八糟的想法?她八成是被他给下了迷药,才会这么头晕目眩。
  “好些了吗?”他性感异常的黑眸直勾勾地凝视着她。
  “我……我本来就没事。”她这句话说得还真小声。
  “好好一杯咖啡居然偏有人不懂得品尝,唉……对你我真是甘拜下风了。”没辙了,他只好为她倒上第三杯。
  “这次,可别骂我没事先提醒你……烫。”他笑着将它递到她面前。
  艾爱扬睫瞅了他一眼,看着他那张笑脸,想顶却顶不出话来。
  她究竟是怎么了?难道她也和其它女人一样,会对他这副风流样感到着迷?不,绝不会的。
  “喝啊!”
  这次她拿起杯子,小小口的品尝着,咖啡顿时和口中的冰块融化成一种不一样的滋味,倒是挺怡人的。
  “怎么样?”
  “普普通通,差强人意。”她眉头一扬。
  “哦!”他笑她的不认输。
  “我想问,我……我有没有一个属于我自己的私人空间呢?”她看看这屋子是挺大,就不知道有几间房。
  “私人空间?”他不懂她的意思。
  “就是我可以看看书,听听音乐的地方。”她可不要一天到晚就与他眼对眼,那肯定会让她的细胞死掉很多。
  “右手边有间起居室,你可以随意使用,再说,我白天要上班,一整天这里都是你的私人空间。”他的话意倒是让她稍稍松了口气。
  “哦!”她点点头。
  才打算旋身步进起居室,竟听见他说:“今明两天是我休假日,你没有所谓的私人空间,累了想休息,请上我的床。”
  她气得回头,看见的竟是他撇唇低笑的诡魅样,心底突生一丝警惕,“我才不累呢!你休想要对我予所予求。”
  奔回房间,她用力将门锁上,心地却暗笑,“好啊!我看你怎么进来,你八成没想到我会用这招吧!”
  她真的好累,这阵子为了今天的事她已经失眠了好几晚,现在既然来了,心底已没有太多压力,睡意就这么悄悄来袭。
  站在那张同样蓝白相间的大床旁,她瞪了好一会儿,直考虑着她该不该躺在这儿。可她终究敌不过睡意的倦困,还是放弃坚持躺进那软呼呼的床面。
  闭上眼,她不难闻出里头还流泛着几许淡淡的麝香味,就跟他刚刚吻她、贴近她时的味道是一样的。
  闻着这种让她心跳加速的味道,她居然睡意全消,在脑海里游走的全部都是刚刚那暧昧的肌肤相亲。
  老天,她真的完了!
  她竟然会先中了他的蛊毒,一种会让人呼吸加速,脸红耳臊的蛊,她该怎么办呢?该用什么样的心态面对未来不确定有多长的日子?
  或许,及早让他厌恶她她就自由了。对,一定是这样子的!
  第五章
  艾爱怎么也没想到,本来睡意尽失的她,居然闻着这股让她心惊胆跳的味道还能睡着,看来她是真的累了!
  当邵寒进入屋里,看到的便是她这副安心甜睡的模样。
  看了看手心中的钥匙,这丫头以为这招烂步数就能唬住他、让他手足无措、弃械投降?
  殊不知他知她比她知他还深,用膝盖都猜得出她会要出什么让人啼笑皆非蠢办法。
  可为何这时看着她如此恬静、天真的脸庞,他竟会有着一种似曾相识的疑惑?
  莫非他们过去曾见过面?
  耸耸肩,为了不吵醒她,他不上床,只是走到床边他阅读时专用的躺椅上躺着,闭目假寐。
  约莫两个小时过去了,艾爱这才睡饱似的挪动起身子。突然,她张大眼,尚未回归的脑袋似乎还想不出这里是哪里。
  就在她环顾四周惊见他就躺在身边躺椅时,才赫然想起今天的一切。可是她不是锁上门了吗?这男人怎么那么霸道?
  再看看自己的身子,还好,衣服完整无缺!但就在她松口气之际,竟听到他嗤笑的声音,“你以为你失身了?”
  “你!”他没睡着?
  “这是一个玩尽天下男人的浪荡女会有的顾虑吗?”他缓缓坐了起来,话语说得轻盈无害,可是那孟浪的气息还真是令她无措。
  “呵、呵……再怎么,我也不能让你白睡呀!”她赶紧从床上跳起来,硬“矜”也要扳回颓势。
  “No、No,你这话有语病,我赔了大笔金钱、少赚了多少白花花钞票,这算是白睡吗?”他摇摇头说,
  “我!”她不让步的说:“但这些都只是你说说而已,还没付诸行动呢!”
  “你当真这么急?”
  “我爸急呀!”她眉儿轻揽。
  邵寒点点头,接着拿起房间的电话,并打开扩音机好让她听见内容,接通后,他便说:“徐总,我是邵寒。”
  “呃……原来是邵总裁,有事吗?我洗耳恭听。”对方说。
  艾爱撇撇嘴,一听就知道那人准是个巴结的手下。
  “是有关『金色山庄』那块地的事。”邵寒瞟了她一眼,看出她的想法。
  “哦!那块地有问题吗?”
  “没问题,不过,我想既然要帮忙就尽快,这事我就交给你负责了,最好今天就联络上建筑师,将谈过后的详细情节FAX来给我。”邵寒笑着又说:“不好意思,今天是假日,还得让你加班。”
  “总裁快别这么说,您的重用是我的荣幸,我一定会以最快的速度给您消息。”徐总赶紧说。
  “那就麻烦你了,我等你消息。”交代过后,邵寒便挂了电话,而后对着艾爱笑说:“怎么了?看你似乎很不苟同。”
  “我没见过这么狗腿的人,你看不出来吗?”她皱起一对柳眉。
  “我不是看不出来,而是懂得什么样的人该怎么样的用。”他抿唇一笑,“用人,不是这么死的。”
  她眉头拧得更深了,看来是不懂他的话。
  “俗话说,一位好的君主,得用贤臣,也得用小人。”他看向她,“贤臣可以给你忠言,而小人可以将你交付的事情做得尽善完美,只因为他们想立功。”
  这下子艾爱倒是理解了,她疑惑地看着他,没想到他居然有这么一篇君王哲学理论!
  “随你怎么用人,只要别骗我就行。”
  “你放心,我就算骗全天下的人,也不会骗你。”商场上少不了尔虞我诈,但是他绝不骗女人。
  “不骗我?!”这句话不禁让她想起小时候的那段故事,从那时起,她已不相信男人说的话了,连一个乳臭未干的学生都会骗人,又怎敢指望他这个成年人会说出什么诚恳的话。
  她还以一抹干笑,“那我是该谢谢你啰!”
  从知道他在屋里后,这丫头就一直站着,而且有愈往旁边靠的趋势,看在邵寒眼中,还真是哭笑不得。
  为了扫除她的尴尬,于是他看了看表说:“都快一点了,你也睡得真久,饿了吧!去吃饭怎么样?”
  “吃饭!”她紧张的情绪这才慢慢放了下来,“好啊!”
  “想吃什么?”
  “随便。”小嘴不情愿地一翘,想自己还有选择的权利吗?
  他撇撇嘴,“我想你这个千金大小姐是不可能什么都吃的,走,去吃日本料理吧!”
  艾爱点点头,“嗯!”
  看她脸上突然飘出了一抹“松口气”的神情,邵寒不禁摇摇头,率先离开这间房。
  艾爱站在他身后,望着他那英挺的背影,至今仍搞不清楚,为何他会选择她做他的女人?
  吃过午餐后,艾爱坐在邵寒身侧,任由他开着车在大街上穿梭着。
  “想不想去哪儿逛逛?”他回头望了眼一直不语的她。
  “呃……想呀!”只要不要回去,去哪儿都好。
  “看样子你似乎很不想回去。”邵寒噙着一抹笑。
  “哪有?”
  “没有吗?”玻痦ν钦趴谑切姆堑牧常捌涫的忝坏胤较肴ィ善桓一厝ァ!
  “你胡说什么?”艾爱脸色瞬变,真不懂为何他能将她的心思揣摩得这么涓滴不漏?该不会是她脸上写着太多情绪吧!
  她下意识的摸摸脸……
  “别摸了,你脸上没有写字,只是显现的感觉跟以前的都不一样。”邵寒蜻蜒点水地解释他的想法。
  “不一样?我哪不一样?”她朝窗外头看过去,。好隐藏自己怪异的表情。
  “以前你很自信……不,应该说你都是一副很目中无人的模样,可现在倒有点儿像小女人啰!”他的话竟引来她脸孔一臊。
  艾爱眉儿一皱,窘迫地说:“你倒是对我挺不满的嘛!既是如此,又为何要挑上我?”
  “缘分吧!再说,你需要我挑上不是吗?”
  “所以你就趁火打劫?”她怀着对他的恨与不满说。
  “你恨我?”他望了她一眼。
  “没错,我说过我恨你,不会爱上你的。”奇怪的是以前她可以非常笃定的说这句话,可今天说来却十分没把握。
  老天,才相处不到一天,她怎么连自己的心都掌握不住了?
  “哦!那咱们要不要来打个赌?”邵寒玻痦淝偷暮谕艚羲潘蝗范ǖ男×场
  “打赌?”她愣然地望着他。
  “就赌你到底会不会爱上我吧!”他眸光精锐地审视着她。
  “赌注是什么?”艾爱回视他。
  “赌注……”邵寒将目光调回路上,沉吟半晌才道:“那就你的自由吧!如果等你父亲大楼盖好之后,你仍无法爱上我,那你就可以离开。”
  “真的?”她眸光一亮。
  “看你兴致勃勃的样子,是不是跃跃欲试?”邵寒笑出一抹玩味的笑痕,“照这情形看来,这场游戏很好玩了。”
  想他过去所玩过的女人,哪个不是最后他拿钱打发掉的,可没有一个会主动离开他。
  所以,他不相信这个女人会有多大的能耐继续把他撇在一旁,才光一天的工夫,他就已经看见她的转变了,相信不用多久,她肯定会对他死心塌地。
  “好,那我就跟你赌了。”既然要离开,就只能试试。突然,她想起爸妈,于是说:“我有件事想跟你商量。”
  “你说说看。”
  “我搬来跟你住,却骗我父母我是去高雄工作,但我不能一直不回去,能不能一个月固定给我一些假期?”她压低嗓说。
  邵寒抿起唇想了想,他自然听得出来她语气中难得的低声下气,“好,我一个月给你三天时间。”
  “真的?!”原以为这个诡怪男人不会答应,没想到他非但答应,还一口气给她三天。
  “别太感谢我,我是因为欣赏你的孝心。”说着,他的眉心紧紧拧起,跟着用力踩下油门,朝前直奔——
  是呀!她有孝心,可他却老做些让老爸伤心,难堪的事,难道这一切全是出于他的自愿吗?不,这全是拜他那位花心老爸所赐,所以,身为他的独生子,若没得其真传就太对不起他了。
  愈想是愈愤怒,油门自然愈踩愈用力,车速也随之在马路上狂飙。
  “你到底怎么了?”她错愕的回头看着他。
  “没什么。”吱——邵寒用力踩下油门,车速瞬缓。“我只是想测试一下这辆车的性能。”
  “这辆车?”她嗤冷一笑,“车速最快两百一,如此而已。”
  “你试过?”
  “别忘了我也有辆一模一样的车子。”她勾唇一笑。
  “对了,那辆车呢?”
  他的话让她感到一阵心痛,“我现在这副样子,连自己都养不起了,哪还有本事养那辆车,所以在我决定答应你的条件之后就卖了它。”
  “卖了?”
  “嗯!”说话时,她的眼底不禁泛酸。
  邵寒看出她表情中的无奈,“你很喜欢那辆车?”
  “它是我爸送我的生日礼物。”
  他理解的点点头,“我送你回去吧!”
  “什么?那么快!”她心口一提。
  “我突然想到和朋友有约,你就在家里看你的书、听你的音乐吧!”他将嘴角恣意一勾,接着便朝前直驶而去。
  艾爱转首看向他那张专注的脸孔,她看得出来,他是故意这么说的,似乎不想给她太大压力。
  唉!还真是摸不透他脑海里在想些什么?
  颜兆庭一边喝酒,一边看着闷声不说话的邵寒。
  他讶异的是以往都跟他抢酒喝的邵寒今天居然滴酒不沾,但是有话也不肯说,还真是急死他了。
  好吧!既然他不喝,他就替他喝了。
  当颜兆庭就要将一瓶酒给喝光之前,邵寒突然伸手挡下,“你就不能留一杯给我吗?”
  “呵!我还以为你戒酒了。”颜兆庭笑了出来。
  “是哦!”他抢过瓶子,干脆用灌的。
  “真是奇怪,以前的你不是老说我不懂品酒,好好的酒都被我喝成次等货,可现在你这副样子倒像拿米酒灌的酒鬼了。”
  “今天我不想当邵寒,就当个酒鬼吧!”
  对他眨眨眼,他接着又问:“对了,上回你应付那几个娘子军,结果如何了?可有跟任何一个花开并蒂?”
  “花开并蒂?”颜兆庭干笑,“我看别花瓣掉满地就行了。”
  “又铩羽而归了?”邵寒摇摇头,“你呀!花了这几次钱,又是白花的了,不会学学我?”
  “学你?”颜兆庭眉头挑高。
  “怎么?学我不好吗?”
  “问题是,我学你那俊魅长相学不像、学你对女人那股收放自如的狠劲儿更是学不及你的万分之一呀!”
  邵寒眉头一皱,举手喊道:“等等、等等,你说什么,我的狠劲儿?我什么地方狠了?她们向来要什么有什么。”
  “你不狠吗?玩完就甩了人家,连让人家说一句话的机会都不给,唉……说真的,若不是因为你是我的好友,我一定不喜欢你。”
  听了他这番话,邵寒表情陡地一拧。没错,他是狠,而这一切全是从他那伟大的父亲那儿学来的。
  所以至今,他不懂何谓真情。
  “告诉你吧!你这种观念根本就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邵寒嗤鼻。
  “天地良心,我才没有这种心呢!因为我知道自己再酸也不过如此了,所以早学会不忮不求了。”颜兆庭笑咪咪地说。
  “好个不忮不求,我多希望有你这份心。”邵寒挑眉,“还有没有酒?你留给我的太少了。”
  颜兆庭又到酒柜中找出一瓶陈年红酒,“来,这瓶酒可不赖喔!是『金色山庄』二十几年前所产的酒——应该算是女儿红。”
  “金色山庄?女儿红!”这关系到艾爱,他倒想知道。
  “听说金色山庄老板艾强过去一直生活在法国,在波尔多上梅铎区拥有三家酒堡,可是酒国大宗呢!”
  “这我知道,艾强『酒公』的称谓可不是虚传的。”邵寒再怎么也没想到能将酒公之女拐上手。
  “所以啰!这酒可是艾强生下艾爱后立刻酿制而成,就此存放在酒窖中,听说在搬来台湾时也一并将它带了过来。”颜兆庭为他倒了杯。
  “哦!可我不是听说女儿红得等女儿出嫁时才能开封?”邵寒疑惑地端起酒杯。
  “这我就不清楚了,或许那是以前的人才有的习俗吧!如今只要认为时机成熟了,滋味是最醇美时就可拿出来与人共享。”
  邵寒一边听,一边浅酌,那甘美的酒液一滑进喉中,便有种滑顺的甜味沁人心底,醺而不烈,果真是好酒!
  “对了,我也坐了很久了吧?”喝完这杯酒,他突然很想看见艾爱,不知道她在家里做些什么。
  “从你进门到现在……六个钟头。”颜兆庭指着餐桌上那两碗泡面,“更有意思的是,堂堂大总裁居然愿意委屈的与我一块儿吃泡面。”
  “这倒让我想起以前念书的时光。”他站了起来,“谢谢你的招待和陪酒,我该回去了。”
  “咦!你以前不喝到半夜不会离开的,今天干嘛那么急呢?”颜兆庭并不知道邵寒与艾爱之间的约定。
  “我还有事。”邵寒对他撇嘴笑笑,跟着披上外套便离开了。
  “嘿!这家伙,最近究竟在搞什么鬼呢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1 9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