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预谋的心动-第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猛地站起,他就要跟着离开,可是江文远却挡住他,“总裁,金色山庄不要就算了,别忘了我们还有下一个买主。”
  “跟他说,我已与第一位成交。”
  江文远有点懂了,“当初你就是因为金色山庄才举办这次的标售,若他们不买,你就不卖了?”
  “对,另一方面,我想若艾强识货,会再回来,不过到时候我就得刁难她了。”勾唇一笑,他便步出会客室。
  艾爱一脸愤怒的回到家中,却讶异地看着父母两人一脸怔忡与忧焚交织的表情,于是急急走向他们,“爸,妈,您们怎么了?”
  艾强没回答她,只是双手捧着脸,一副挫败至极的痛楚样,跟着拿起电话不知打给谁,“林总,我是艾强,是这样的……最近你手上有没有可以借给我周转的资金……什么?没有!哦……那不用了。”
  挂了电话,他又急着打下一通,“老陈呀!对对,我是老艾,你听说了?那可不可以……啊!最近投资失利,手边没现金?好,我懂,没关系。”
  见老爸又挂了电话,艾爱再笨也可从他的言语中听出一丝端倪。
  “爸,您快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她坐在他身边摇着他的臂膀,可是他依旧低首沉思,一句话也没有。
  她不死心地转而问母亲,“妈,您说嘛!再不说,可会把我急死的。”
  她的话终于引起幽兰的注意,“是呀!就算什么都没了,我们还有你呀……我和你爸的心肝宝贝。”
  幽兰紧紧抱着她,“也没什么,只是你爸在海外的公司被下属私自挪用了所有的钱,现在周转不及了。”
  “这……”她脸色瞬间发白,“这怎么可能?”
  “唉!还不是你爸太信任下面的人了,莱德负责法国的酒厂,居然监守自盗,甚至联合台湾的刘会计师与徐总,一块儿做假帐并吞了!”幽兰的话句句向利刃割在艾爱的心口。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她知道酒厂对于爸而言是他另一个孩子,从她还没出生就努力经营酒堡至今,他投下不少精神和钱财,如今居然让人家给夺了去!
  不,她不服气呀!
  “对了,艾爱。”艾强猛然抬起脸,“今天的合约应该签了吧?幸好,我还留了一笔资金准备买下这块地,因为它实在是太便宜了,剩下的就刻苦些,我相信一定能东山再起。”
  “便宜!一点也不。您知道吗?我今天去他居然加了十分之一拉里拉杂的费用,简直过分。”她鼓起腮说。
  “哎呀,爸忘了告诉你,十分之一是公定价,是我们该给人家的。那到底谈妥没?”他急急又问。
  “什么?”艾爱吃了一惊,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如果这笔土地签了,爸爸说不定有重振旗鼓的希望。”艾强抹去脸上的失落,换上一副坚强。
  “我们没有那块地,应该也有其它地方可以买吧!”她才不信非得靠邵寒不可。
  “你不懂,那块地对我而言大小适中,地方又正合我的意思。何况邵寒也答应我,若由他们来建造办公大楼,可打七折,这是外头撞破头也标不到的价钱了。”
  “他真的这么说……”
  看见爸的表情,她怎能告诉他她让他失望了呢?只好暂时欺骗他了。
  “我当然签好了,对了,合约我放车上,我去拿。还有……我想顺便去找一位朋友,可能会晚点回来,别替我担心。”
  说着,她又匆匆忙忙地奔出家门,开着车再一次来到“世纪建设”办公大楼门外。
  老天,是她不懂事,还是她做事太果断,这才会发生这种事?若有任何不幸的事,都降临在她身上吧!千千万万不要再让她爸爸失望了呀!
  她双手合握胸前,认真的祈求着。长那么大,她还是第一次把希望交付不确定的上帝。
  一进办公室,她对里面的守卫说明来意,他立刻放行让她进去。
  可是却在请求与邵寒见一面时遭到了阻挠,“对不起小姐,我们总裁待会儿要开会,现在正在准备资料。”接待小姐说。
  “那我能不能问一下,他之前的约签了没?”艾爱急着又问。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她眉头轻拢。
  “这……”艾爱好急,她手足无措,根本不知该怎么去调整自己紊乱的心情。
  “听说有人要找总裁。”
  这时有人走过来,艾爱一看是早上陪同在邵寒身边的那个男人,立刻上前说:
  “是我,我……我有事找邵寒……不,是邵总裁。”
  “哦!原来是艾大小姐,我们总裁不知道见不见你。”江文远也学会卖起关子,他更钦佩的是邵寒未卜先知的能力。
  “麻烦你替我通报一下好吗?”她知道这下她面子、里子全没了,可是为了父亲,她已顾不得这么许多了,
  “好,你等一下。”江文远走到一边拨了通内线电话,说了一会儿后才对她说:“总裁请你进去,请跟我来。”
  “谢谢。”艾爱战战兢兢地与他登电梯上楼,来到总裁办公室楼层。
  “请进。”江文远敲了敲房门,得到邵寒的响应后,便推开门请她进去,之后识趣地退下。
  “你又来了。”邵寒含着抹笑,冷睨着她的那副很明显“不情愿”的脸蛋。
  “我为刚才的事向你道歉,如果我现在想签约,可以吗?”看她的表情似乎只剩忧和痛,这倒是让邵寒非常下明白。
  他是笃定艾强定会再来见他,可没想到竟会这么快,而且看她的样子,肯定是遇上什么事了。
  “先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他双手环胸,仰首望着她。
  “没事。”她别开脸。
  “好,没诚意,就不用说了。”拿起电话,他按下内线,“文远,送——”
  喀!
  她跑过去用力按下电话,扬眉冷睨着他,“我父亲的公司出了问题,所以我们亟需这块地。”
  “你是指『金色山庄』出了问题?”邵寒皱起眉,这事怎么会发生得这么突然?
  “海内外公司都被代理总经理监守自盗,不但拿走所有活动资产,就连台湾公司的会计师也跟他同流合污,反正我爸的意思是,他亟需要你这块地东山再起,更需要你的帮助……”她有气无力地说。
  他玻鹆隧拟猓赫庖磺形疵馓珊狭耍
  老天,你要帮我追到她,也不必把艾家打击得这么大吧!
  “但是你别忘了,你后面已有人接替了。”他不想那么早就满足她,这女人唯有低声下气时才懂得什么叫温柔。
  “你跟他签了?”艾爱紧张地抓紧桌沿。
  邵寒挑眉点点头。
  “老天,这该怎么办?”她心底直困扰着,若是地的问题倒还小事,再找就有,可是有哪家建设公司愿意开出七折价为他们建造新厂房、新大楼?
  “如果你真需要,我可以为你毁约。”他勾唇一笑。
  “真的?”她怔然地望向他。
  “不过,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她深深吸了口气,定睛望着他那张诡谲的脸孔。她相信,他开出的条件必然会让她当场吐血!
  “做我的女人。”他很干脆地说了。
  “你!”她倒吸口气,一张美丽的脸孔泛上青白的颜色。
  “别这么吃惊,当然,愿不愿意都在你,我不勉强,反正这个游戏很公平,付出多少,才能得到多少。”
  他拿起桌上资料整理了起来,“很抱歉,我等会儿要去开会,答案就请现在给我,嗯?”
  “那我需要搬去跟你住了?”她咬着唇问。
  “那是当然。”那魅笑又一次展现在他深邃的五官上。
  “这决定对我而言很重要,我要考虑。”她定定地看着他,瞳仁中射出的净是恨意。她恨他,恨他不该趁火打劫。
  邵寒抿唇一笑,“可以,最晚今晚给我电话,就这样。”从桌上名片盒掏出一张名片递给她,“打这上面的专线给我。”
  拿起资料,他快步离开办公室。
  艾爱看着那紧闭的房门,内心却猛地产生了一丝可怕与无助综合而成的骇意。
  做他的女人?!
  这代表什么?见光死的情妇吗?
  没想到她艾爱这么可悲,竟然需要出卖自己的灵魂、肉体,才能让父亲不再担心,皱眉。
  长那么大,她一直都依赖着父母的给予享乐。或许,现在是该她回报的时候了,但如果她答应了,又该怎么瞒过爸妈?而她的决定又是对的吗?
  在回家的路上,她一直想着这个问题,直到进了家门,看见父亲那张像一瞬间老了十岁的脸孔,她终于确定了自己的答案。
  “小爱,晚饭怎么吃这么点?”
  晚餐时,幽兰似乎看出艾爱的心不在焉,就怕她是被她爸影响了,连饭都不好好吃了。
  “我没胃口。”她淡淡地说。
  “别学爸,爸有心事吃不下,但你得多吃点呀!”艾强就算是遇到再大的困境,也不会让艾爱受委屈的。
  “可是我看您这样,我怎么吃得下。”她敛下眼睑,泪水就这么滑了出来。真讨厌,说好不哭的,她怎么那么禁不起悲伤袭心呢?
  “好,爸也吃,你快吃呀!”艾强只好勉强挟了菜进碗里,像没事般的用力扒了好几口。
  艾爱看着,心更痛了,于是说:“爸、妈,我突然有个打算。”
  “什么打算?”幽兰放下筷子。
  “我想分担爸妈的担子,前阵子我有位大学同学告诉我,她在南部开了间法语补习班,因为我的法语很行,所以她想请我当她的特助。”
  “可是爸以后也需要你呀!”艾强怎舍得她搬离家这么远。
  “厂房和办公大楼都还没盖好呢!在此之前我先过去帮忙,至少可以解决自己的一切,不用再让你们操心了。”她只能想出这理由。
  “这件事我要想想。”幽兰摇摇头。
  “妈……”艾爱只好转向父亲,“您说过我该学习独立,而且这不是辛苦的工作,就劝劝妈让我试试吧!”
  “这个?”艾强想了想,“也是,幽兰,小爱长大了,我们不能再局限她的想法,就让她去闯一闯吧!”
  幽兰内心挣扎着,又看了看艾爱那张祈求双眼后,终于首肯了。
  “谢谢,谢谢妈。”艾爱抿唇一笑,却笑得牵强,“我这就打电话给我那位朋友,告诉她这个消息。”
  她拿起无线话筒,按的却是邵寒的专线电话。
  “喂!我是艾爱。”她走到窗口,拉远与父母的距离。
  “怎么样?答案是什么?”邵寒屏气凝神的问。
  “我答应你。”深吸了口气,她以一种从容就义的语气说。
  “嗯……既然你答应了,有很多细节必须先沟通一下,现在有空吗?”邵寒看了下表,才七点半,并不算晚。
  “好,在哪儿?”
  “就在那天咱们一群人巧遇的那间酒店对面的『蓝Coffee  Shop』如何?”邵寒想了想。
  “好,我马上到。”挂了电话,她微笑地对艾强与幽兰说:“爸、妈,我已经和朋友联系了,她正好在台北,所以我想出去和她聊聊这件事。”
  “好,你去吧!但晚上天凉,多穿点衣服。”幽兰关切地说。
  “我会的,爸妈,您们若累了,就早点睡,我走了。”从衣架上拿来外套披上,她快步走出屋外。
  一到外头,她便双手紧蒙住脸。她真的好怕……好怕自己再也忍不住心底的委屈会在爸妈面前大哭出来。
  不行,她一定要忍住……一定要忍住……邵寒,你不要以为做了你的女人,你就可以主宰我的一切,我会把恨你的心一直蔓延下去,绝不可能爱上你!
  第四章
  两人相对而坐,可半晌无声。
  邵寒望进艾爱眼底,只发现了一样东西,那就是“恨”。
  难道,她恨他?
  十分钟过后,邵寒也喝下半杯咖啡,这才首先开口,“没想到你也会这么的惜言如金。”
  “我在等你开口,现在我是被动的弱势,有什么说话的权利。”她板起脸色,还真像一块拒绝融化的冰。
  “当然有,做我的女人也是种享受,你可以享有你原有一切的生活,这不是挺好的吗?”他并不在乎她的冷,因为她吸引他注意的就是这点。
  “保有原有的生活?”她干笑,“已经没有了,那些全都消失了,随着我爸公司出了叛徒而消失,随着我做了你的情妇而消失。”
  “别那么消极,说不定我可以带给你你需要的。”他一手搁在桌上,敲着清脆的音律,半玻У难鄣籽拍飧呱畹墓庥啊
  “你不会知道我想要什么。”艾爱拿起杯子喝了口咖啡。
  “你想找到那个忘恩负义的家伙……报仇。”
  邵寒这句话一出口,差点儿把她给呛了,她痛苦地咳了几声,“你说什么?我怎么会那么想?”
  “我猜错了吗?”他邪魅的眼看起来是这般聪颖。
  “好,就算你猜对了、说中了我的心思,难不成你愿意帮我?”她鼓起腮,望向窗外。
  他又漾出一抹诡祟的笑容,“这就要看你的表现啰!”
  “我的表现?”她眉心一蹙。
  “没错,看你够不够乖、够不够顺从,我这人很笨,往往会为了女人做出自己都不愿意做的事。”他帅气地爬爬头发,笑眼凝睇着她,
  “算了,我才不信。如果你是为了女人而净说这些嘿心话,我倒是愿意相信。”艾爱看着他,“我爸妈现在情绪不稳,我不能太晚回去,有话你就快说吧!”
  “好,我给你三天的时间搬来我那儿,我会立刻派人前去跟艾强接洽,在价钱方面能让步的我一定让步,另外还借给他一亿资金,如何?”他边盘算边说。
  “一亿?!”这对爸来说的确是不可或缺的帮助,“可是我希望你能够再答应我一个要求。”反正她已什么都豁出去了,只担心让父母知道她的抉择而心痛。
  “你说说看。”
  “不能将这件事告诉我父母,可以吗?”她扬眉凝睇着他。
  “当然可以。”他撇撇嘴,风度翩翩地点点头。
  “好,那我后天会整理好一切,但是我可以自己过去,你不用来接我。”他一来,不就穿帮了。
  “可以。”他依旧展开无懈可击的笑容。
  “你!”艾爱倒是挺意外,毕竟在她的印象中,他一向都是挺难缠的,什么时候竟变得这么好说话。
  “我想知道,你最终的目的是什么?”她不能相信他做这一些就只是为了要得到她!
  邵寒抿唇一笑,“坦白说,我也不知道。”
  “你……”她一对柳眉紧紧锁了起来,“如果你说你没目的的话,我只能说你还真无聊。”
  “哈……或许我是真觉得人生乏味。”他边说边笑着将咖啡一口饮尽。
  她不予苟同的摇摇头,“那我回去了。”
  “我送你。”邵寒放下杯子。
  “我自己有车,不劳您费心。”对他,她仍不肯流露出一丝丝小女人该有的撒娇与依赖。
  眼看她就这么“公事公办”的准备离开,邵寒突然扬声喊住她,“对了,我忘了告诉你一件事。”
  他顿住脚步,回首望着他。
  邵寒压低声,笑着说:“做我的女人之后,你就该循规蹈矩,不可背着我与其它男人约会,但是我却拥有原本的自由。”
  艾爱瞪着他,忍不住呛声,“随你,别以为我会为你吃醋,我不会爱上你的。但是有一点你可得小心喔!小心你养在笼子里的金丝雀会吃垮你的一切,到时候就算你后悔死,都无济于事。”
  “哦!那我倒要拭目以待。”他眉头轻挑,嘴畔拉出一丝笑痕。
  看着艾爱从他眼前离开,邵寒嘴角拉起的笑弧慢慢抿成一直线。没想到这小女人还是一样的傲,简直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不会爱上我!
  好,他们就走着瞧吧!
  看着艾爱在打包行李,艾强与幽兰还真是有满心的不舍。
  但孩子长大了要独立,他们总不能阻挡,只能叮咛从小到大都没离开过他们的宝贝得好好照顾自己。
  “爸、妈您们别这样,我会很难受的。”她一边收拾东西,一边直揉着泛酸的鼻头。
  “我知道,不过我真的无法假装无所谓。”幽兰拉住女儿的乎,“到了那儿一定要给妈电话。”
  “我会的,有事的话也打我的手机给我喔!”她笑了笑。
  艾强主动帮她提起两箱行李徐步走下楼,嗓音微涩地说:“都怪爸,若不是爸,你也不用去吃苦。”
  “爸,怎么能说是吃苦呢!我想应该说是一种磨练吧!等我回来后,相信我一定会变得更成熟。”回过头,她上前亲吻两老的面颊,“放心吧!我绝对会让自己过得很开心、很快乐,有空也会常回来看您们。”
  “我们等你。”
  “嗯!拜拜。”艾爱凝着眼望了他们好一会儿,在眼泪快要榇出之前赶紧拿过行李转身离开。
  “爸送你。”艾强追上去。
  “不了,我搭车去机场就行,否则我真会舍不得走了。”瘪着嘴对艾强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后,她便走出屋外,顺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坐在车里,艾爱终于忍不住鼻酸的落下泪来,心里想着,不知道邵寒以后会让她多久回家一次呢?
  内心带着某种程度的忐忑,一直到了邵寒的住处大楼外,她居然有种想逃的冲动!难道她就要被困在这里、要把自己的一生毁在这里了?
  她知道邵寒真正的家是位于天母的豪宅,这里不过是为了方便他上班而另购的华厦。
  想想,住在这儿还真像他豢养的女人。
  付了车钱,她下了车,才回头她便看见邵寒站在前面看着她。
  “没想到你还真准时。”他双手插在裤袋里慢慢走近她,并伸手要接过她手里的皮箱。
  “不用,我可以自己来。”她双手拎紧皮箱,连让他沾一下都不愿意。
  他耸耸肩,跟在她身后瞧着她那步履维艰的模样。既然她厉害、她是女超人,那他就不帮她,行了吧?
  可要走进大楼大厅之前就有十来个阶梯,看她卒苦的提着一步步爬上去,他只能无奈的跟在她身后,防止她摔下来。
  “啊……”果真,他的顾虑是正确的,就见她被两个比她还重的皮箱一绊,整个人往后一仰。
  “小心。”他伸手握住她的肩,艾爱被迫倚在他怀里,想避开他却心有余而力不足。
  “怎么了?”邵寒索性双臂一缩,紧紧捆住她的身子,低沉浑厚的嗓音轻笑着,“是不是觉得我的怀抱也挺温暖的?”
  “我……”艾爱喘着气,“才不是,我可以自己站起来。”
  “瞧你还逞强到什么时候,要帮你提行李,你就该感恩才是。”他以危险的浅笑贴近她无路可退的小脸,顺手拎过她手中的一只皮箱。
  手上的东西少了,她才能平衡站直,小脸却已红到脖子,“我……我只是不小心绊倒了。”
  “哦!”他哂笑。
  掂了掂手中箱子的重量,他不得不佩服她,“你还真会塞东西,这两只箱子看起来都不轻呀!你是不是把你的嫁妆也一并带来了?”
  “咦!是你说我可以过从前一样的生活,我不带这些名牌衣服、首饰、鞋子、皮包,难不成你要重新买给我吗?”艾爱鼓起腮,没好气地继续爬上阶梯,然后朝前直走。
  “当然可以了。”领着她走向电梯,一进入里面,他便近距离望进她眼中,“我可以给你你所要的一切,但是你也得给我我要的。”
  艾爱闻言,心底控制不住地泛起一丝颤动,身子也渐渐发起抖。她不敢去揣测他话里的意思,就怕会加深自己的恐惧。
  电梯门一开,她便不顾一切的走了出去,直见他拿出钥匙打开这栋楼层唯一的一扇门,她不禁满心好奇地直往内张望着。
  “别偷瞄了,请进。”他推开门,回首对她一笑。
  艾爱的心口猛地漏跳了半拍,她气自己怎么老是在他面前露馅,总让他那么轻而易举的就抓包。
  “我哪有偷瞄呀!我是光明正大的看看要收养我的地方究竟够不够宽敞舒服,若是我不满意,还可以要你改进呢!”她小小的嘴儿一翘,那逞强的个性还真是可爱。
  “那你看看吧!还需要改善哪儿,我绝对会参考你的意见。”拉过两只皮箱到角落,他走向里头附设的吧台,亲手研制起咖啡。
  艾爱四处看了看,说真的,这里什么都有了,气派够、装潢够新颖、摆设够豪华、布置够典雅,她已经不知道还能给什么样的建议。再说,此刻她的内心足以用“凌乱狼藉”来形容,根本无心研究周遭的事物。
  “很好了。”她淡淡的应了这么一句,之后又问:“我的东西该摆哪儿?”
  “嗯……”他回头朝长廊的那一头比了下,“最后那间房。”
  她提起行李朝那儿走去,当打开房门,她却吓了一跳。
  老天……这里分明是他的房间呀!里头净是蓝白线条,没有多余的赘饰,却仍不失该有的格调与气势,总之一眼看进去,绝对会和“邵寒”这两个字连在一块儿。
  难道他要她跟他睡在——
  行李一放,她立即冲了出来,“你是不是搞错了,怎么会这样呢?”
  “瞧你,好象发现了外星人,怎么了?”他放下咖啡豆,笑望着她。
  “那间房间明明是你的。”艾爱深吸了口气。
  邵寒薄悒的唇角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1 1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