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预谋的心动-第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作品:预谋的心动
  作者:楼采凝
  男主角:邵寒
  女主角:艾爱
  内容简介:
  她只不过是想在名牌精品店好好逛一逛,过过血拚的瘾,
  为什么总是有那种不识相的男人,跟在她身边耍帅耍酷,
  以为会把她电得团团转、电得她自动巴到他身上。
  很抱歉,偏偏她最讨厌那种处处留情、到处播种的公子哥!
  想求她给他一点机会是吧?
  好啊!就给他一个出糗的机会!
  她十分率性的扭头就走,看也不看那家伙一眼。
  岂知,惹上男人是很可怕的,
  尤其是个不屈不挠、夙夜匪懈的男人,
  他竟神通广大的查到了她的下落,
  还预谋了一场诡计,让她不得不放下傲气向他低头!
  这男人,以为她真会对他心动吗……
  正文
  第一章
  “拜托,你说的是哪一国话?听都听不懂。”
  友爱国中里一群男生指着一个模样清秀、打扮得像小公主的女生,“你是从哪里来的?腔调怎么那么重?”
  女孩直摇头,几次被笑之后,她已经不敢开口说话了。
  “你再说话呀!说来让大家笑一笑嘛!”其中一个叫阿凯的男同学仍乐此不疲的逗弄着她。
  女孩情急之下,竟哭了出来……
  “阿凯,你完了,弄哭小公主。”其它学生指着他,“听老师说她爸爸很有钱,你这样欺负她,会倒大楣的。”
  “真的?你真的是有钱人?”他笑了笑,一步步走向她,故意想吓唬她。
  女生害怕得拚命往后退,但这却助长了他们的胆子,愈是看她哭泣、害怕,他们就愈开心,因为他们最最讨厌——有钱人。
  “别欺负她。”突然,一位同班男生走过来,“你们为什么要欺负她?”
  “她说话很好玩,邵寒,你快来听听看。”阿凯要他也加入他们。
  “你们先离开。”他才没心情和这几个家伙说话。
  “不,你先听她说话,我保证第二句开始你就很想揍人了。”阿凯仍指着哭个不停的小女生。
  “你们走不走?要不我去跟老师说好了。”邵寒虽然才十五岁,可一张脸孔正经起来却让人感到威胁。
  阿凯只好说:“好吧!那你去跟她说话吧!到时气死没人理喔!”说着,他就将身边的一群跟班给带走了。
  这时,邵寒转向女孩,“你别怕,我听老师说了,你就是那个刚从法国转学过来的一年级学生?”
  她黑白分明的眼珠子一亮,点头笑了笑,因为这位学长说起话来好温柔,不像刚刚那几个混混。
  “那你叫什么名字?”
  “小暗。”她发音不标准地说。
  “小暗?!”邵寒皱了下眉。
  她摇摇头,蹲在地上拿起石头轻轻写了一个“爱”字。虽然她长在法国,可父母从未断过她的中文教育,偏偏她就是无法正确发音。
  “小爱。”他笑着说︰“很好听的名字。”
  她笑得好腼腆。
  邵寒也蹲下身,“这样好不好,以后中午休息时间我都在这里等你,教你说中文?”
  “金滴?”她是说“真的”。
  “呃……”想了想,邵寒点点头笑说︰“是真的。”
  “打勾勾。”她天真的拿出自己的小指头。
  “好,我就跟你打勾勾。”邵寒笑着响应她。
  当两双手紧紧相贴,他们却不知道命运之神已在他们的感情线中相互交集出一条扯不清的路。
  “对,这个念法……国……不是挖狗。”从那时起,邵寒每天风雨无阻地带着小爱到学校后面一处空屋教她说中文,至今已经一个多月了。
  “法……国。”小爱小声复诵着。
  “对……就是这样。”邵寒笑了笑,朝她举起打拇指,“你非常棒呢!”
  在他的鼓励下,她笑出一脸甜沁。可突然,她却垂下脑袋小声地问︰“你……你会不会突然不理我?”
  “你怎么会这么问呢?”
  “阿凯好可怕,他每次看见我都欺负我。”她的小嘴儿噘得好高。不过经过邵寒一个多月的密集教导,她的国语还真是精进不少。
  “他们为什么要对你这么坏?”他不懂。
  “他们说我不是中国人。”她瘪起小嘴,“还说……”
  “还说什么?”
  “还说……我是有钱人,学长……有钱人是坏人吗?”小爱张着一对大眼,懵懵懂懂地望着他。
  “有钱人怎么会是坏人呢?他们只是喜欢欺负新同学。”他迟疑了会儿,最后大胆的抚上她细柔的发丝。
  想想这阵子也教了她不少国字发音,可是却无法让她的心得到安全感。唉……这该怎么办才好?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她抬起小脸,傻气地看着他。
  “哦!我当然不会离开你了,除非——”他的心不知为什么,竟突然一沉。
  因为他就快国中毕业了,到时候得上高中,或许就没有多余的时间来教她这些了。
  “除非我离开这所国中。”
  “不要……”小爱不等他说完,就紧紧握住他的手,“不要,不要离开……你为什么要离开?”
  “我就要毕业了,小爱。”他心酸的提醒她。
  小爱愣了下,接着意会地点点头,“我懂,那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好,你说。”
  “今后不管你要去哪儿,都一定要先告诉我好不好?”她眼底泛着一抹怯意。
  “当然会,我答应你,一定不会突然消失,不管去哪儿也一定会告诉小爱。”他抿去泪,也笑着说。
  “嗯!我……我最爱你了。”天真的她大胆说出“爱”这个字。
  邵寒的心窝也顿时泛起一阵暖意,发誓这辈子都要保护她。
  邵寒被司机接回家中,才步近客厅,他已发现到里头气氛的不寻常。他转身看着司机小林,以眼神询问。
  “少爷,你别这么看我,我什么都不知道。”他向来做事谨慎,从来都不敢乱说话。
  于是邵寒对小林轻声说︰“你把车子开进车库,我自己进去就可以了。”
  接着,他便悄悄走近客厅,躲在外头偷听着里头的谈话——
  “邵宗碁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是妈咪的声音。
  “彩珍,你别想那么多,我这一切只是逢场作戏呀!”邵宗碁一脸的无奈,能说的借口就是这么几句。
  “什么逢场作戏,都已经玩到床上了,你居然还能用这种理由搪塞我?”张彩珍拿起花瓶、水晶……等价值不菲的东西往地上砸。
  “够了你!”邵宗碁大喊。
  “你还对我凶?”张彩珍这下更是哭闹不休了。
  “这样好不好,为了表示我有诚意甩掉那女人,我们现在、马上、立刻举家搬去高雄。”他这话一出口,张彩珍才停止争闹。
  “她又年轻又够嗲,你舍得?”她似乎不信。
  “我都说出我的决定了,你还质疑我的诚意?”邵宗碁不满地道,“要不然就别搬了。”
  他这话果真产生恫吓的效果,就见张彩珍噤了声,“好吧!那你得答应我,改掉你那拈花惹草的坏习惯。”
  “是、是。”邵宗碁为了让耳根子得到清静,什么都答应了。
  “我不要!”
  邵寒突然闯了进去,当着他们的面大声说︰“要搬你们搬,我不能搬。”
  他才刚答应小爱不会那么早离开,怎么可以出尔反尔,甚至连去知会她一声的机会都没有。
  “邵寒,你怎么了?”张彩珍俯身问道︰“是不是在学校受了气?”
  “我练了几年的空手道,谁敢欺负我。”他摆出一副愤怒样。
  “那么是?”连邵宗碁都怕他的小祖宗生气了。
  “我说了,我不搬,我在学校好好的,为什么要搬?”邵寒很认真的表示自己的想法。
  “为什么?你以前不是常说很讨厌学校里那几个老找新生欺负的男同学吗?”张彩珍扶着他的肩问。
  邵寒无言了,虽然他年纪还小,不过从小看着父母争吵,以及父亲在商场上的狠劲儿,无形中也造就了他早熟的性格。就因为如此,他明白刚才妈妈又是为了爸爸身边的那些阿姨们而哭闹。
  这样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他以为妈妈早该习惯,没想到她居然会为了这件事要搬离台北!
  “我现在突然不讨厌他们了。”他只是不想离开小爱。
  “可是不搬走的话,你爸……你爸他绝对会和那些女人藕断——”当看见邵宗?祫y上出现难看的线条,她这才改口,“是你爸公司业务需要,所以我们一定得搬到高雄。”
  邵寒看了看父母,没说什么,只是气愤的奔上楼去了。
  他已经十五岁了呀!为什么他们总以为他是小孩,听不懂他们成天在吵什么?为什么他们还要顾及面子在他面前假装恩爱?
  “你干嘛在邵寒面前说这些话呢?”邵宗碁指责她,“我们两个闹得还不够吗?”
  “我只是——”她瞪着他,“若不是你,我会语无伦次吗?”
  他深吸口气,拿起外套,“算了,我这就去公司,将业务暂时转移到高雄分公司,我们半夜就走。”
  “呵!你该不会是想把那些狐狸精找去公司道别吧?”她像是知他甚详地说。
  “你不相信我也没办法。”丢下这句话,邵宗碁踏步走向屋外。
  望着他无情的背影,她心知肚明,即便是迁往高雄,他一样无法摆脱他花心的本色,而她该怎么办呢?
  她是贫户嫁入豪门,许多话没立场说,这个婚姻她不知道她还能守得了多久,只是为了邵寒,她必须强迫自己留下。
  看着屋内凌乱狼藉的一切,她的心情似乎比这些有过之无不及。
  搬来高雄的邵宗碁依旧流连花丛,导致张彩珍情绪极度不稳,就这样有一日没一日地撑过三年,终于在一次过马路的时候,因为神情恍惚被大卡车撞了,送医不治。
  对此,已经高三的邵寒甚是伤痛,但是,当他看见父亲依然是那副悠哉玩乐的心态,一颗幼小的心狠狠的受了伤。
  如今母亲又去世了,他整个人几近崩溃,内心受创下,他居然下了一个重大的决定。所以,今晚他不顾管家的催促声,硬是要留在客厅等着父亲回来,把心底的决定告诉他。今天等不到,他明天再等,明天等不到,后天再等,反正他就是要等到父亲,和他彻底详谈。
  “少爷,你别等了。”管家还在他耳畔说:“老爷往往一出去就好几天才回家,你别傻等了。”
  “我不管,我就坐在这儿等着他回来。”十八岁的邵寒已经有大人的成熟样了。
  “可是——”
  “别说了,你下去,我在这里看书等他。”他拿起桌上一本英文杂志认真的翻阅起来。
  “我……”管家摇摇头,眼看时间已晚,他明天还有许多事得做呢!只好说:“好吧!不过你可不要太晚睡呀!”
  邵寒不回答,还是专心地看著书。
  管家摇摇头,慢慢地离开了。
  直到确定他走远后,邵寒才放下书默默的流下泪水。在外人面前,他从不流泪的,旁人以为他硬心肠,事实上他都是躲在屋里偷偷的哭。
  突然,他听见大门开启的声音,立刻止住哭泣,他知道应该是父亲回来了。
  “邵寒,你怎么在这儿?快去睡呀!”邵宗碁走近。
  “爸,我在等你。”邵寒站起身,身高几乎已凌驾自己的父亲。
  “等我?有事明天再说吧!”有点醉意的邵宗碁伸了个懒腰,正要举步上楼。
  邵寒大声的喊住他,“你又去找那些阿姨了吗?”
  “你……”邵宗碁眼一玻В澳悴偶杆辏收庑┳鍪裁矗俊
  “我只是想知道,她们比妈漂亮吗?”他这句话倒是让邵宗碁吃了一惊,坦白说,那些女人并不比彩珍美,但他就是离不开她们。
  只是……这种话他怎么跟儿子说呢?
  “她们不及妈咪漂亮对不对?”他倒是替父亲回答了。
  “够了,别再问这些,你妈咪不在了,换你来烦我了是不是?”邵宗碁大吼。
  “不是,我只是要告诉爸一件事。”他正经八百地说。
  “什么事?”邵宗碁火气一飙。
  “我、要、学、你。”邵寒像是担心他听不懂,一字字地说。
  “学我?!”
  “对,我现在要告诉你,我会学你……”邵寒玻痦樱暗任腋咧斜弦岛螅业谝患戮褪且拍阊绾瓮妗⑴⑷恕!
  “你说什么?”邵宗碁这一惊可是不小。
  “爸,我已经表达我的意思了,那我要去睡了,晚安。”说完他要说的话之后,邵寒只是对父亲撇嘴一笑,而后转身步上楼。
  “等等,你给我站住。”邵宗碁在他身后大喊,却叫不回儿子的任何响应。
  “妈的,这孩子怎么像变了个人似的?”邵宗?硒|揉太阳穴,“算了,小孩子说的话又怎么能信呢!”
  打了个呵欠,他也扶着阶梯把手一步步走回自己房间。
  但这件事对于邵寒而言,并非开玩笑,而是已经深植在他的脑海中了。
  第二章
  十年后
  “总裁,你要的报告放在这里了。”秘书江文远将一叠资料放在邵寒的桌上,仔细观察着他的反应。
  “放着吧!你可以去忙了。”三分钟后,正处理公事的邵寒眼角余光瞧见他还在,于是抬眼又说。
  三年前,邵宗碁将根基已有点动摇的事业交给了他,之后,邵寒将全副心思都放在公司的业务拓展与形象整顿上,他的用心和专业亦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果然,数年来的努力没有白费,他不但将“世纪企业”每年的营收提升、转亏转盈,更积极整合为“世纪集团”,成功的将它送上国际商业的最巅峰。
  “我有件事还没说。”江文远犹豫了下。
  “那就说呀!”
  “刘小姐一个上午已经打了二十几通电话过来,直吵着要见你。”江文远说了其中一位。
  “哼!她还真有耐性,别理她。”邵寒冷冷地一哼。
  “凯玲小姐,上午亲自来了四次,差点闯了你的办公室。”江文远又说。
  “她更行嘛!”邵寒撇撇嘴,“赶她出去,不准她再踏进公司一步。”
  “这……她父亲与我们公司有业务往来,不太好吧?”江文远赶紧把厉害关系解释清楚。
  “那你的意思是,我要顺从她,见她一面啰?”他有点不耐烦了。
  “不是,只是希望总裁能想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OK,那就让她们要来的都来,我走人行了吧?”他索性起身,“帮我把桌面资料收一下,我出去一趟。”
  “你要去哪儿?”江文远追上去。
  “不知道,四处晃晃,还没批过的文件暂缓,等我回来再说。”俐落的交代了几句,他便走进他的私人电梯。
  “总裁——”
  江文远喊不住他,只好摇头一叹。
  不过说起总裁,虽然脾气有点暴躁,却绝对称得上是一位难得的青年。
  二十八岁的他,居然能凭着不败的斗志将一个摇摇欲坠的公司撑起,非但如此,还成功的将公司引领至国际市场,并获得国际间的认可。
  至于总裁的外表,那就更不用说了——
  一八八的颀长身材让他往往得抬头跟他说话,那张五官分明、深邃邪魅的脸孔,更是让不少女人趋之若骛,频频纠缠。只是他不明白,总裁似乎也无意趋避她们,反而照单全收,这才造成现在这种身边总有成堆挥不去的花蝴蝶的状况。
  摇摇头,他只好祝福总裁能早日从美人堆中解脱了。
  而此时,邵寒已将车开上大马路,他随手按下一个按钮,整个车顶便向后滑动,私人轿车顿时变成一辆流线十足的敞篷车。
  此时,午后微风拂上他的发,他却没办法让自己的恶劣的心情也跟着被吹散,想想这些年来,他身边有许多女人,或许那数目连他老爸都自叹弗如,可惜他并没有从其中获得解脱,只是觉得自己更沉沦了!
  没想到当初自己一句赌气的话,却造成现在他不堪其扰。不过,也由此让他更了解女人了。
  她们哪个不是贪名爱利,宁可拿灵肉换名牌、拿自尊换享受。肤浅!这是他给她们的定义。
  突然,他看见前面一辆与他相同厂牌的敞篷车迎面而来,车上有好几位女人,她们或坐或站,笑闹声不绝于耳,但唯独开车的戴墨镜女子一脸冷然。
  相互交错之后,他撇嘴一笑,于是立即掉转车头打算跟上看看。
  一路上,他看见开车女子将其它人一个个送回家,最后她将车子停在舶来品街口,独自走近一家名牌商店。
  他也跟着将车停在她车子旁边,尾随着她进入店内。
  “欢迎光临。”店员的声音很愉悦。
  可他的注意力却始终放在那位看起来挺高傲的女人身上,这时候的她已拿下墨镜,他没想到,没带墨镜的她却更充分的表现出她的娇贵与不容侵犯。
  若以外表评估……大大的眼睛、小小的嘴儿,不可不说是一位不可多得的佳人。
  “小姐,这件衣服满适合你的。”邵寒走在她身后,抽出一件衣服递到她眼前。
  女人眼睛先是一亮,但随即不屑地撇撇嘴,“不需要。”
  他心想,这女人八成没看清楚他,否则她是绝对逃不过他的魅力。
  他轻笑了声,磁性的嗓音缓缓道出,“你明明很赞同我的想法,却故意不承认,真不知道你是什么样的心态。”
  “我的心态?!”
  她不耐的深吸口气,但回头却在乍见他的那一瞬间有片刻的闪神,好象……那神韵真像他,可是……又有着说不出的不对劲。
  她随即摇摇头,挥去心底突然涌上的疼。
  不可能的,她铁定是太恨他了,才误把一个陌生的男人视为他。想想这些年来,这种情形已发生好几次了。
  邵寒倒是误以为她与一般女子一样被他的外貌所迷惑,于是笑得更诡魅了,“怎么看见我就连话都不会说了?”
  “你这人很自大。”艾爱抬起小下巴,睥睨着他。
  从小到大,可没有被人以这样的眼光看着自己,邵寒满心不舒服,“难道你就不高傲了?”
  “就算我高傲,那也是我的事,与你无关。”瞪了他一眼,她又回头专心挑选她需要的衣服。
  邵寒还想跟她辩些什么,却收了口,因为这女人太有意思。想他自从愿意“玩女人”开始,就没有哪个女人能逃过他的绝顶的魅力与勾摄心魂的眼神,但这女人却不屑他!
  “等等,你这样不会有人追喔!”他还好心提醒她。
  艾爱扯开那似冰般美丽的唇,笑不可抑地说:“我不需要人家追,行不行呢?无聊男子。”
  “你叫我什么?”他眉一扬,看起来甚是错愕。
  “大白天的你不去工作、上班,不无聊吗?”她连看他一眼都提不起劲儿,径自将注意力全放在那一排排价格不菲的最新春装上。
  “那你呢?小姐。”邵寒一手搁在衣柜上,高挑的身形衬托出他的帅劲挺拔。
  “我?”她撇嘴一笑,“我是女人,说有人养我不为过吧?莫非先生你也是被人包养的?”
  呵,这倒是一种侮辱!
  只见邵寒的一对眉毛脏得老高,跟着冷冷地勾起唇角笑出一道笑痕,“不,我专养女人。”
  她点点头,“那很好呀!或者是您祖上有德,遗留给你不少现金,不动产,能不工作就可以这么挥霍,恭喜你了。”
  挑了几件属于粉紫款系的春装,她拿到柜台结帐。
  店员看见她,立刻笑着接过手,剪下牌子算了算价钱,“小姐,这里总共十六万八千六百……就算你十六万五千好了。”
  艾爱点头一笑,拿出皮包正准备掏出白金卡,却有另一张卡抢先放在柜台上。
  “买几件衣服送美丽的小姐是应该的。”他隐隐一笑。
  “对不起。”她放上自己的卡,拿起他的递回他手上,“我虽然让人养,可却不屑让你这种人养。”
  长这么大,邵寒可说是第一次踢到铁板,瞪着她几乎快说不出话来。
  只见她结好帐,拎着衣服准备走出去,临出门前还转身对他说:“没错,你这种凯子是有女人喜欢,但是对我而言……太肤浅。”
  说着,她便挑起一边嘴角,快乐的走了出去。
  邵寒顿在当下,直到她消失在眼前他嘴里才喃喃念着,“肤浅……”
  呵、呵……这不可好玩了,他觉得女人肤浅,而她竟说他肤浅!好,她最好别再让他撞见,否则她绝不可能再像今天这般走得这么洒脱。
  “先生,我们这里也有最新的男性春装,要不要看看?”店员见他一动也不动地,于是开口招呼他。
  “你瞧。”他张开双臂,在她面前转了一圈,“只要是适合我的尺寸的,就全给我包起来。”
  “真的!”店员像是遇到大金主似的双眼发亮,“先生请这边坐,我马上为你准备。”
  当邵寒花了近百万捧了一大堆衣服出去时,他不禁想,他的确被那女人说中了,真是肤浅至极呀!
  “邵寒,你究竟怎么了?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
  颜兆庭被他急电给召了来,可一到酒吧,就见他猛喝酒,一句话也不说的模样,不禁感到新鲜。
  什么时候在女人堆中如鱼得水的邵寒也会出现这种表情?
  “我心情差,想约你出来聊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1 9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