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原始战记-第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部落里一般都是十岁左右的孩子会在冬季过完前,被送往山上去进行预选,巫会将觉醒几率大的孩子留下,其他孩子送返。不过相比起部落其他孩子,洞里这边的孩子普遍身体较差,所以会推迟一岁,别的地方是十岁就送上山去进行预选,而洞里则是十一岁。莫尔是个特例,毕竟莫尔不算纯粹的洞里人,因为经常训练,体质远比其他孩子要好。

跟着格过去的孩子现在心里肯定不平静,都期望这次能够被巫留下,因为,只要是巫留下的,九成这次会觉醒图腾之力,即便剩下的一成这次觉醒不了,明年也一定会成功。

邵玄现在才九岁,过了冬季也就十岁,还早,现在都没他什么事,格离开之后,他叮嘱了一下洞里的孩子有事就过去找他,便再次回到石室继续研究壁画。

四天之后,格送食物过来的时候,还带回来四个情绪相当低落的孩子,其中便有屠和结巴。最年长的那两个十三岁的孩子没在,也是,过完冬季那俩就十四岁,再不觉醒就有些异常了。

前任“洞主”库也是十三岁,认识住在山腰的人,这个冬季大概都在训练准备。很多战士们认为,图腾之力觉醒之前,身体越强壮,觉醒之后能力越强。拜托人收留在山腰过个冬,库能吃得更好,还能被图腾战士传授一些经验,比留在洞里好多了。这也是为什么库这年没留在洞里过冬而早早上山的原因。

“不用丧气,迟早的事情,或许明年就能成为图腾战士了。”格安慰了下情绪低落的四个孩子,放下食物之后离开。

“真羡慕他们被巫留下的,还能接受巫的教导呢。”一个被格带回来的孩子说道。

“哎,巫跟你们说什么了?”其他孩子也围过来,询问道。

“巫啊……”

本来垂着头的四个孩子顿时四十五度抬头,目光带着崇拜和敬畏。

邵玄在旁边撇嘴。

还教导?是洗脑吧?

那个老神棍。

邵玄也就只在心里骂几句,不会说出声,看那四个孩子,才几天啊,就被那老神棍洗脑洗得彻底。

这个小插曲之后,洞里又恢复了平静。虽然屠和结巴他们还是很沮丧,但日子还是得照旧过。

某夜,邵玄睡得迷迷糊糊的,他梦到了两个弯弯的月亮,梦到了冰雪消融,还梦到了火……直到听到一些喊叫声,而且喊叫声越来越大,将他从梦中惊醒。

声音并不是洞里人发出的,而是外面其他地方传来。

年纪较大的孩子醒了之后仔细听了听声音,顿时面露喜色,“一定是冬季过去了!”

邵玄打了个哈欠,裹了裹皮毛毯,现在还是黑夜,洞里的火堆早熄灭了,啥都看不见,只有各处传来孩子们的议论声。

邵玄让凯撒带着,往洞口摸去。

掀开一层层厚厚的草帘,外面的喊叫声也听得更清晰,能听出那些声音里面的激动和欣喜。

顶着寒风,邵玄朝夜空望去。

雪停了,消失许久的两轮月亮再次出现,虽然只是细细弯弯的模糊影子,却让漆黑的夜空多了两丝生气。

冬季结束,风雪节的祭祀活动也提上日程。

不知道今年有多少人会成为图腾战士?这是部落很多人兴奋喊叫的时候心中所想的。

部落各处都有站在屋外顶着寒风看着夜空的人,正当这些人不再兴奋地喊叫,讨论着即将到来的风雪节的时候,突然听到洞那边传来一声属于孩子的吼叫。

“月亮出来啰喂喜洋洋啰啷啰……嘻唰唰嘻唰唰!”

第二十章蛮荒色彩

那句歌词灵验了。

邵玄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让你丫嘴贱!

当太阳出来,冰雪消融的时候,格带着人,将洞里拿着工具兴致冲冲打算去河边捕鱼的一群人堵在那儿。

看到格露出熟悉的笑,再看看格带来的人,这帮孩子才想起来,麻痹的,每年冬季结束,风雪节祭祀活动之前,他们会被拎去溪边刷干净。

最讨厌洗澡了!!

文雅点说,部落的祭祀活动要沐浴,而现实点的情形则是,这帮不愿意洗澡的孩子,会被强制拎去溪边刷澡,看格带过来的那些战士就知道了,不乐意也得刷!

好在邵玄还是愿意去洗洗的,一个冬天连个脸都没洗过,头发黏糊糊一团,格不提起来,他都没想过自己现在是个啥样。

邵玄走到溪边,对着溪水看了看,因为溪水的浪花看得不太清楚,但看是能大致看出现在的邋遢样。

身强体壮的战士们可以直接跳进溪水里,不过对于小孩子就不行了,格提前让人烧了热水,舀半瓢热水,再加点溪水,对着扒光了按在石板上的小崽子身上冲,手里还拿着不知道是草藤还是啥的东西给刷,每刷一下都能看到大量的黑水流下。这帮小崽子都快成泥人了。

一瓢瓢水冲,一下下给刷干净,刷完的就给扔旁边干草垛子上,会有人将他们用干净的兽皮裹了拎回洞里去。孩子们之前穿盖的兽皮也被部落的女人们拿走洗去了,等洗了晾干才会再拿回来。

这一幕幕看得邵玄眼皮子直抽。

有种像是进了肉制品加工厂的错觉……

见格看过来,邵玄立马道:“我自己来,给我一个瓢!”

看邵玄很配合,格扔过来一个瓢之后,便将注意力放在其他孩子身上。反正安然熬过冬季的孩子,一个都跑不掉。

刷完澡被带回洞里的孩子们被告知,后天就举行风雪节祭祀活动。这是巫的决定,不会有人反驳,抱怨都不会有。可见那老神棍洗脑之成功,即便被折腾成这样也没半点对巫的怨言。

冬季过去三天,洞口原本堆积得厚厚的雪层迅速融化,洞里通风口的冰自然也不能坚挺下去。不过冬季一结束,气温也回升得很快,裹了毛毯之后也不觉得多冷。一切似乎又开始焕发生机。

这两天给邵玄印象最深的是,很多平日里不修边幅跟乞丐似的一些人,都将自己收拾得很妥帖,即便穿的兽皮不好,还有破洞,但好在干净,头发不管长短也都梳理过。

到了风雪节当日,洞里的孩子们还在睡,祭祀活动要等到晚上才举办,现在他们也没准许去河边捕鱼,只能继续睡,到点了自然会有人来叫他们。

洞里的草帘被掀开,从外面进来的格对着躺一地的孩子们说道:“好了,小子们,起来起来,收拾一下准备上山!”

邵玄看到格的时候差点没认出来,现在的格头上戴着不是道是什么野兽的角,脖子上戴着好几条兽骨项链,身上穿着的兽皮也不是平时的那种,兽皮上的花纹很清晰,毛像一根根钢针似的,看着并不那么柔顺。应该是哪种凶猛野兽的。

除了穿着之外,格面上还用植物颜料画了花纹,两边面颊上画着的跟部落的图腾角纹很像,额头、鼻子、下巴都画了。每次狩猎队出去的时候,战士们脸上也是画的这种。虽然他们狩猎的时候身上也会显示出图腾纹路,但狩猎之前在面上画画似乎成了一种传统惯例、一种仪式,而现在,祭祀活动也一样。

认真来讲,邵玄是第一次参加部落的祭祀活动,他在这个地方醒来的时候,祭祀活动已经过了,所以脑子里并没有相关的记忆。很新奇的感觉。

洞里孩子对于祭祀活动还是很积极的,因为这样的活动是全部落动员,不管是住在山顶的,还是近山脚区的人,不管是强壮的战士,还是嗷嗷待哺的婴孩,都会上山。

这是一年之始的象征,也是每年最喜庆的活动。

祭祀的地点就在山顶处,离巫住的地方很近。

将凯撒留在洞里,邵玄跟着走出洞。

天色有些暗了,黑夜很快会降临,冬季过去本来活跃起来的夜燕,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今晚邵玄一只都没见到。

上山的时候,邵玄也看到了结伴同行上山的其他人,都是“盛装打扮”。头上戴鹿角、牛角、羽毛等还有一些邵玄认不出是啥玩意儿的头饰,脖子上是一个比一个狰狞的项链,瞧人家兽牙项链上的兽牙,相比之下,洞里这帮娃娃戴着的还真入不了眼。

图腾战士们脸上还画着跟格一样的画,有男有女,邵玄还看到一个女战士,她头上插着的五彩缤纷的大大的鸟毛,脖子上戴着数条骨链,腰上围着像是某种蛇皮一般的腰带,花纹特别斑斓,皮裙上缀着一条条骨饰,走动的时候骨饰之间的碰撞发出咔咔的声音。

格说那是一个很强悍的女战士,在部落有些地位。周围别的女人在看到那女战士身上的装饰之后面上有羡慕,也有崇敬之色。

相比之下,邵玄他们像是一只只弱鸡崽走在一群强壮的人面金刚中间。

邵玄也看到了部落的其他孩子,不管是近山脚区的人,还是住在山腰的,亦或是再往上住在靠近山顶的人,那些孩子的装扮也跟大人们很像,只是给邵玄的视觉冲击没大人们那么大而已。不过明显的是,越往上,那里生活的孩子们戴着的装饰越“高级”。

最前面跟那位强悍女战士走在一起的孩子,拽得跟屁似的,你戴的是什么?野猪头么?

邵玄抽着眼角,视线从那边收回,发现身旁洞里的小崽子们都双眼放光,羡慕地看着那些戴着“高级货”的孩子。

身周一切,彪悍如斯。

狂野、玄妙,如此浓烈的蛮荒色彩。

邵玄的脸一直是僵着的。这是他第一次如此清晰感觉到生活在原始部落。

第二十一章你烧着了

这是邵玄第一次上山。

部落里越是地位高的人,住的地方越往上。

随着越来越接近山顶,邵玄感受到身旁的孩子们,以及在前面领路的格和另外几个战士,早已经没了在山下时候的随意,变得拘谨不少。

邵玄他们到的时候火塘周围已经聚集着很多人了,近山脚区的人所站的地方离火塘都比较远,按居住地点分布,山里住得越往上,现在所站的地方离火塘就越近。

好在离得虽然远点,但地势偏高,站起来能勉强看到火塘边的情形。

部落的总人数有多少?

以前不知道,不过现在,邵玄心里大概有了估计。

今天的仪式部落的所有人都必须出席,不管你是生病在床,还是腿脚不便,都得到场。邵玄粗略估了一下,数量不少于一千人,应该在一千五左右。

一千多人在邵玄看来其实并没有多少,不过来到这个部落之后,邵玄第一次见到这么多人,还是很热闹的。

山顶有一片空地,中心地带有一块圆形的凹陷,而凹陷的正中有一朵风中摇曳的火焰。

火塘。

这是邵玄第一次见到这个部落的火塘。与想象中的大相径庭。

邵玄曾经疑惑,为什么部落的火塘会在山顶,那里是整座山最冷的地方,再说了,部落已经有比较成熟的打火器,为何仍然保留着火塘?每个人说起火塘的时候总是特别敬畏,望向山顶的眼神带着无可动摇的虔诚。

听部落的人说,火塘,关系着部落的兴衰。至于到底怎么个关系法,邵玄却未曾从别人那里了解到,现在,只能用自己的眼睛去寻找答案了。

山顶偌大块地方,足够站下部落所有人。

中间凹陷的那片半径有四五米,可凹陷中央燃着的那点小火苗就跟普通的烛光似的,并不明亮,感觉风一吹就灭。而且,在火塘中,邵玄没有看到任何木柴或者其他能燃烧的东西,那点火苗下方也没有看到助燃的物体。

那边是长存于火塘中的火种。

围绕着火塘的还有一圈木桩,木桩一人高,很粗,每个木桩上面放着一个石盆,盆里都堆放着新鲜的肉、果子、鸟蛋等东西,应该是祭祀贡品。

木桩旁边也站着人,听周围的议论声,邵玄知道,那些人都是每个狩猎队里狩猎能力最强的几个,一部分是青年,一些已经年近中年,一共五十人。

那些人脸上也画着跟格他们一样的图纹,不同的是,那些人脸上的图纹颜色并不只是单一的黑色,还多了白色和红色,穿得也更“庄重”,有个头上戴着大大的鹿角,比邵玄沿路走过来看到的其他人戴着的都要大得多,几乎都快将那人整个都笼罩进鹿角里面了。

除了那个戴着超大鹿角的战士,另外几个也不逞多让,原本邵玄以为上山途中见到的就够夸张了,没想这里还有更夸张的。

突然,周围的议论声一静,邵玄看过去。

是首领和巫来了,他们所经过的地方,人群自动让开,特别恭敬。

首领头上也戴着厚重的角,而巫则轻装上阵,没戴什么太夸张的东西,只是拿着根拐杖,背有些佝偻,穿着一身灰白的兽皮斗篷。

这是邵玄第二次见到巫,感觉跟去年养凯撒的那时候没多大变化。

跟在首领和巫身后的便是这一次仪式中人们最关心的人了。

近八十个孩子,年纪从十岁的到十四岁的都有,这些孩子紧跟在首领和巫身后,来到火塘边挨个站好。

邵玄看到了洞里的四个人,包括莫尔。

以前在洞里的时候,那几个孩子多暴躁,现在安静得跟乖宝宝似的,头发也梳理好,还编织着一些骨饰。自打邵玄认识他们,就没见这几人如此整洁过。

“今年的孩子好多啊。”附近有人小声议论着。

“是啊,去年也就三四十个,今年多了一倍。”

“这是个好兆头啊,有这么多新鲜血液加入,咱们部落更强大了。”

“……”

周围的人在议论,邵玄身边的这群孩子也小声嘀咕,都羡慕啊,想着自己什么时候也能站在火塘边的那个地方。

等了会儿之后,那边仪式的准备工作做好了,仪式开始。

首领叫敖,是个很强壮的人,听闻实力排行部落前三。

敖先讲了几句,说说去年的收获,再展望一下未来,振奋士气。上辈子邵玄听这类似的话听得多,并没有什么感觉,倒是旁边的一些人都激动得跟什么似的,在首领话毕还振臂高吼两声,一帮小崽子也跟着吼得小脸涨红。

首领说完之后,接下来就是巫的事情了。仪式,本就是以巫为主要。

近八十个孩子围在火塘边站着,比之前站在木桩旁边的那些战士们离火塘还要近。

巫拿着拐杖,佝偻着背,战到火塘边沿,张开双臂,开始吟唱。

场面突然从刚才的激昂变得紧张起来,每个人都紧闭着嘴,连呼吸都小心翼翼,生怕影响了那边的吟唱。

巫唱的什么邵玄没听懂,似乎并不是部落平时说的语言,音调也怪。

不过,更怪的还在后面。

随着巫的吟唱,火塘正中那点火苗跳腾着,翻卷着,在没有任何助燃物体的存在下,火焰越来越大,往周围扩散,焰身也越腾越高,直至蔓延至火塘边沿,将整个凹陷的火塘覆盖,焰身也跳腾至三米高,同时,火焰最上方,逐渐显现出一个由火焰组成的图形,越来越清晰,火焰形成一个底端连在一起、朝同一方向弯曲、一内一外的双角,双角附近包裹着闪动的火苗。

那正是部落的双角图腾!

火塘三焱,第一焱——焱腾!

焱腾,图腾现!

不仅仅是火塘那边有图腾显现,就连所有在场的战士们身上的图腾纹也跟着显现。

每个人都盯着火塘的方向,目光虔诚。

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两弯月亮在夜空两头出现。但山顶此时,却因为火塘中翻腾的火焰,周围被照得很亮,笼罩着一层红色。

巫的吟唱并没有停止,反而越加高亢,紧接着,一声声鼓响加入,带着特定的节奏,其中还有骨头敲击和石头打击的声音。

有人拍着兽皮鼓,鼓的声音有高有低,但都与邵玄上辈子听过的一些鼓所发出的声音不同。

敲骨、击石、拍鼓声。

站在木桩旁边的男女战士们也动了,加入了进去,跟着巫吟唱,一个跟着一个,相互之间隔着一定距离,绕着火塘围成一个圈,摆动着手脚跳动。

那是从部落建立之初就流传下来的老古舞。

邵玄想起曾经那位研究考古的同学的话,“很多部落都有他们自己的老古舞,也是每个部落祭祀仪式上很重要的一环,它承载着那个特定时代环境中部落祭祀的独特礼仪,也传递着部落的人们对先祖的崇拜。这样的舞不是谁都能学、谁都能跳的,得依照部落流传的古训。”

而现在,正围着火塘跳动的那些人,无一不是部落中的精英,也是得到部落承认的有资格在祭祀仪式上跳老古舞的人。

虽然那些动作在邵玄看来很滑稽,但这样一份殊荣,确实是部落人人都想的。在洞里的时候,邵玄就没少听那些小崽子们幻想某天自己会成为祭祀仪式上跳老古舞成员中的一员。

演奏的音律说不出的怪异,单个音听起来要么很刺耳,要么很沉闷,但这些音节合在一起,对于此时此景却极为适合,让人感觉就应该是这样,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这样的场合,就应该是这样的音律节奏。

不过,相比起老古舞和特异的音律,邵玄更在意站在火塘边的那些孩子。

在那些被挑选出来的战士们绕着火塘跳老古舞的时候,火塘中的火焰焰身卷腾得更高了,很多火苗从那里飞出来。

是的,飞出来。

一朵朵火花,一团团火苗,就从火塘那边直接飞了出来,在空中往外飘。

火塘第二焱——焱飞!

而离火塘最近的那些孩子们,没有任何一个避开,依然恭恭敬敬站在那里,任由那些火苗飞到身上。

邵玄瞪大眼睛看着那边,那些火苗飞到孩子身上之后,并没有将他们烧伤,连衣物都没有燃着,像是直接融进他们的身体里一般。

融入的火苗越来越多,紧跟着的变化是,一些孩子身上逐渐出现了图腾战士特有的纹路,而且这样的纹路随着接触的火苗越多,也变得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完善。

沸腾的火苗并不仅仅只是接触了围在火塘边的那些被巫选中的孩子,也有很多朝聚集场地的边沿扩散,邵玄坐着的地方就有不少火焰飘了过来。

看着越来越近的火苗,邵玄反射性地想躲避,不过还是强自镇定下来,既然其他人都不动,应该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有害。

确实,火苗接触之后,邵玄只感受到一股很舒服的暖意,却并没有灼伤感。

这下邵玄放心了,盯着火塘那边继续看,没管越来越多飞过来的火苗。火塘边的那些孩子,都是这一年最幸运的人,他们将从火塘的火种中获得能力,觉醒图腾之力。不知道洞里出来的三个孩子加半个洞里人的莫尔能不能成功觉醒。

正看着,站在邵玄旁边的屠压低声音急促地叫了他的名字。

“阿……阿玄!阿玄!”

“什么?”邵玄回过神来,视线从火塘那边移开,却发现周围的孩子都像见鬼一般看着自己。

“怎么了?”邵玄疑惑。刚才看得太入神,没注意周围。

旁边的几个小孩都赶忙退开,依然惊恐地看着邵玄。

屠咽了咽唾沫,道:“你……你着了……”

“着什么?”邵玄还有些迷糊,这说的什么话?我着什么了我?

“你……烧着了……”

第二十二章火种之焱不伤人

邵玄听到屠的话第一反应是不相信,就算他刚才一直盯着火塘那边,没在意飘过来的火苗,但也不至于迟钝得连烧伤都感受不到。

什么叫“你烧着了”?

真烧着了能半点感觉没有?

为了保险起见,刚才邵玄还特地盯着火苗上身,确定没问题才转移注意力的,周围的人屁事没有,连离火塘最近的那几十个孩子都没事,现在你特么告诉我我自燃了?

可是,即便邵玄心里不信,但看周围孩子瞧自己的眼神也知道,事情大条了。

看看手,没问题,腿上也没见火花。

“阿玄……头……头上……”

邵玄僵了僵,抬手朝头上摸去。

一摸,没感觉啥异常的。

再摸,还是没感觉出来。

头发没烧焦,没闻到燃烧的气味。只是,眼珠子往上一瞟……

卧了个糙的!

邵玄终于能看到头顶的火时,火势已经蔓延了,原本只是头上一小撮燃了,但现在看去,邵玄头上完全就顶着一个火堆,而且,随着空中越来越多的火苗飘过来,聚集在邵玄头顶的火焰也越来越大,逐渐有向下蔓延的趋势。

邵玄能感受到头上明显的火光,能看到靠近额头的那些头发逐渐被火焰包裹,可他一点痛觉都没有,用手摸过去也没有什么异常触感。

脱下身上的毛皮衣往头上拍打两下,毫无用处。火焰依然保持着它们的扩张之势,飞过来的火苗接没入邵玄的手臂、腿脚、躯干,但没入之后似乎都转移到头上。

不过,除了一开始因为太过突然而导致的慌乱之后,邵玄很快就冷静下来。

这里并不是他所熟知的世界,不能按照原有的想法来推断。

既然是火塘那边的火,又感觉不到灼痛,邵玄不再用皮衣去扑腾,站在那里琢磨接下来该怎么办。

邵玄前面的人没注意这边,心思全在火塘,可是,站在邵玄后面的人就不同了,尤其是一些中老年人,都参加过多少次风雪节的祭祀仪式了,还从来没见过邵玄这样的。

与此同时,在火塘边吟唱着的巫唱音微不可查地顿了顿,继续主持仪式。他现在不能走开,必须守在这里,火塘的仪式只进行到三分之二,还剩下三分之一,也是对他来说最重要的一部分。

或许对部落的战士们来说,火塘三焱中最重要最引人注目的是第二焱,因为第二焱的时候部落会出现新的一批图腾战士,去年折了人的狩猎队也盯着那边,等着那些孩子成为图腾战士之后捞到自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