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原始战记-第7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就快到了。

邵玄已经感觉到脑海中的图腾火焰的激动。

一块巨石,吸引了邵玄的注意力。

巨石立在那里,与周围的环境似乎并不协调,巨石上还覆盖着一些厚厚的苔藓以及各种残腐的树叶,若不仔细,还真看不出那是块石头。

查探了下周围,没发现有危险的物体,邵玄小心接近,用石刀将那层厚厚的苔藓刮了块,露出的地方,石头的表面有一些深刻的凹痕。

又刮下大片的苔藓,简单做了下清理,让石头上的凹痕看得更加清晰。

巨石的表面,刻的是一些画,非常具有炎角风格的火焰双角纹,以及一些文字。

大概曾经因为某些原因,石头有些地方有磨损,很多凹痕已经无法连接起来,只能看清最大的两个字是“炎角”,而其他小一些的,就难以辨识了。

“炎角”,除去这些厚厚的苔藓和残腐的物质,终于再见天日。

就如未八部落的那些岩画一样,这些巨石也充当了一个界碑的作用,告诉每一个来到此地的人,这里,就是炎角部落的地盘了。

除去那块巨石,接下来邵玄又发现了好几处这样的巨石,大小不一,磨损情况也不同,有些像是被拦腰斩断一般,而有一些,则大部分被埋于地下。

老曷说,炎角部落的根还在这里。

来之前,邵玄不知道,也感受不到,但现在,踏入这片区域,邵玄就感觉到,在那里,有种吸引力,吸引着自己过去。

明明是第一次来,却让邵玄有种莫名的熟悉感,邵玄明白,这是火种和图腾的原因。

跟着那种吸引力,邵玄朝着那边快速接近,而在这个过程中,邵玄还发现了一个现象。

似乎,越接近那个中心地带,见到的凶兽越少。

或许,就像老曷所说的,炎角的根还在,所以,就如火种对野兽和凶兽的威慑一样,这里,也有一定的效果,只是没有火种那般明显罢了。

没有更多的凶兽干扰,邵玄的前进也快了一些。

越往那边走,邵玄所能找到的部落生存的痕迹就越多。

比如房屋,比如一些高耸的石柱等,

因为过去的年代太久,有些已经没了当初的形状,再加上地势的变动,损毁较严重。

没有人,凶兽又极少接近,这里,几乎被各种植物覆盖,不过相比起山林里的那些植物生长状态,这里的,要稍微好些,也不算太过繁茂,至少不会让植物将这里完全遮掩住。

倒塌的房屋上,早已经变成了植物和微生物的栖居地,邵玄得刮掉一层,才能看到下方的真迹。木质的东西,早已腐朽,留下的,只有一些石质的,有些地方,还能挖出一些陶器的残骸。

邵玄走在这片地方,不再去刮挖,只是好好看着这片已经近千年没有人生活的地带。

有些石砌的房屋倒塌在地面,有些则一半在地面,一半在水里,一条小溪从边上流过,冲刷那些像是瓦片的石块。

没有高高的树木遮挡,那根高而粗的石柱就非常显眼了。

不过,那根石柱已经被绿色的藤蔓缠绕覆盖,邵玄费了些劲才将那些藤蔓全部扯下来,又得小心不去将这根石柱给弄坏了。

藤蔓被扯下,石柱上的刻纹也显露了出来,相比起之前看到的那些界碑似的巨石,这根石柱上的花纹要保留得更好更清晰。

火焰双角图纹,还有一些文字的记载,以及邵玄看不太懂的画。

这是当日晷用的?还是祭祀用的?

大概是日晷吧?邵玄心想,祭祀一般在靠近火塘的地方,而火塘所在之处,应该就是邵玄所要找的地方。

太阳渐渐落下,余晖照在这片残迹之上,增添了一分历史的苍凉感。

邵玄站在那根高高的石柱上注目遥望,远处那片泛红的天空下,是起伏的山峦和林地。

不管曾经多辉煌,现在,也只是一片杂草丛生的残迹而已。

长叹一声,邵玄从石柱上下来,往一处地方走过去。

那里,并没有任何特别之处,只是略平坦,上方还长着一些并不高的植物,星星点点的小花散布其中。

沿着那里走了一圈,然后来到中心停下,邵玄蹲下身,双手贴着地面。

他感觉到,这下方,似乎有什么在跳动,流淌。

PS:咳,依然只有一更,

第一九一章火种之地

夕阳降落在远山的另一头,山林里的光也渐渐少了。

周围已经暗了很多。

邵玄此刻并没有注意时间的流逝,甚至没有去注意周围是否有危险。

他有种感觉,似乎在这里,是安全的,不会有那些危险的植物偷袭,亦不会有凶悍的掠食者过来。

所有的注意力,全部都在手掌下的地里。

感受着下方传来的一点暖意,随着手掌,沿着胳膊,一直往上,汇聚到脑海中的那个图腾里面,刺激得图腾上的火焰卷腾不断。

晚风吹过,风里带着一些与平常不一样的因子。

周围开始安静下来,原本的鸟叫虫鸣,丛林中的兽吼,溪水的水流声,等等,全都渐渐隐去。

呼——

呼——

像是火焰因风跳动的声音。

但是周围,并没有一点火星,甚至因为太阳的落山,夜色降临,这片面目全非的废墟之地,已经被黑暗笼罩。

邵玄一直盯着贴地的双掌,丝毫未动,他感觉,手掌之下,越来越暖和,似乎有什么在地下蔓延,将要破土而出一般。

一点火光在指缝中透出,在已经变得漆黑的夜晚尤为显眼。

很快,更多的火光,从邵玄手掌之下显现,并由开始的那一点点星火,变得越来越大,邵玄的双掌都遮盖不住。

掌下的火光变大之后,便分为六支,朝着六个方向逐渐蔓延开,没有腾起的火焰,却如岩浆一般,往各自的方向伸展,一直延伸到树林里,邵玄看不见的地方。

收回手,站起身,邵玄看着那六条从同一点延伸出去的分支。

这。就是老曷的先辈们所说的炎角部落的“根”?六条分支汇聚的那个中心点,莫非就是原本火种所在之处?

正想着,邵玄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他似乎又陷入了那样一个不可控制却又特殊的状态。

看看脚下。原本应该满是花草和泥土的地面,变成一块块石头,这种石头的大小和摆放方式,非常熟悉,就好像是。站在炎角部落的火塘里一样。

火塘?!

邵玄抬眼看向其他地方。

原本的那片废墟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个并不清晰的影像,密密麻麻站在不远处的人,还有人群后面那些比人要高出很多的石砌屋子,就像当初在炎角部落近山脚区洞里壁画上所画的那样,相比起大多数部落的屋子,这些石砌屋子更大,更高,要宏伟得多。。

还有一些雕刻的石像,有人的,也有兽的,有一些还是战士们击杀凶兽的样子。

在离得近的地方,站着一些人,排列与在部落祭祀时邵玄亲眼见到的差不多,也有担任祭祀舞的战士,也有那些竖起的柱子和祭品,不同的在于,在更靠近火塘的地方。还站着六个人,邵玄看不清他们的具体模样,只看得到模糊的身影。他们的装饰相比祭祀舞的战士还要“华丽”一些,头上戴着身上吊着的装饰品更加复杂。

一个人影踏进火塘。朝着邵玄走过来。

邵玄知道,这并不是真的为了自己,这个人的目的,应该是自己所在地方燃着的火种。而这个人,应该是当年炎角部落的某个巫。

这些都是能被称为“先祖”的人物了,若是河那边的部落的人见到这样的场景。大概又得跪一片吧?

邵玄站在那里,静静看着周围的那些人影。

那个巫在走到火种旁边不知道放下了什么,然后后退,退出火塘,站在火塘边开始举着双臂,应该在吟唱。

周围似乎更明亮了。

邵玄看看身周,快速腾起的火焰将他包裹,而周围因为这骤然腾起的火焰,被照得更亮,不远处站着的人群也被照亮,但是,邵玄依然看得不清晰,只能看出一个大致的身形,男人女人,老的,小的,还有边上牵着的一些大概是刻印完毕的随行猎犬。

每个人都向着火种的方向,不管邵玄看向哪边,即便他看不清那些人影的表情,但也能感觉到,他们都看着这里。

抬脚从中心走出,走出火光所覆盖的范围。

邵玄就像一个旁观者,走在人群里,看着周围的那些人影。

他们并没有因为邵玄的走动而有任何改变,因为两者存在于不同的时间点,这些也都是过去的景象再现,就如当初邵玄跟着先遣队进入绿地的时候,看到青贼夜行的景象一般。

站在周围的人群跪下来,朝着火塘的方向虔诚跪拜。

周围被蒙上一层火色。

回头,邵玄看向火塘的方向,翻卷的火焰比他在炎角部落参加祭祀的时候所见到的还要高,火焰也要猛烈得多,周围天空似乎都被燃烧了一般,全部被染上火色,无比壮烈。

火塘三焱,这才只是第一焱而已,竟已到了如此程度,若是到第三焱,会怎样?

当年在炎角部落,第一次见到火种的火焰腾起时,还觉得不可思议的壮观,但现在,看到眼前的景象,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火种之焱,就如某张兽皮卷上曾经画过的图,这才是辉煌时期的景象。

就在邵玄站在炎角部落故地的火塘边,看着那些逝去近千年的影像时,离中部遥远的河的另一边。

这个时候,炎角部落里也没有多少人会外出了,近山脚区已经大片的黑暗,夜燕们也飞来飞去活跃着,盯着各家,就等着谁出来,然后一涌而上攻击之。

越往山上,火光越多,一些战士们家里正燃着火堆,或许在弄食物,或许只是燃着火堆,然后围在火堆旁说话。但这些火光在黑夜里着实不算什么。

山顶,巫察觉到异动,拐杖也没拿,风一般出了石屋,朝着火塘那边过去。

原本守在火塘周围的战士本想去通知巫和首领火塘的异动,却不想,巫已经过来了。

看着火塘中的景象。巫似乎惊呆了,站在那里,脑子里有片刻的空白。

火塘中,原本只有豆大一点火苗的火种。现在正剧烈跳腾着,然后猛然高升,卷起,扩张至整个火塘。

现在并不是祭祀时期,也没有举办任何仪式。巫甚至都没有做任何事情,可是,火塘里的火焰却如每年冬季过后时的祭祀时那样,燃起来了。

还是自己燃起来的!并且,翻卷的火焰,比每年祭祀的时候燃起来的火焰还要更烈!

“这……这是……”接到汇报赶过来的首领,看到火塘中的景象之后,同样目瞪口呆。

首领敖的话,让巫从刚才的空白状态反应过来,他只是激动过头。忘了反应而已。

“他到了!他找到了!阿玄他找到了炎角的故地!”

巫跪在地上,朝着火塘的方向跪拜。

在部落人心中从来都是高人风范的巫,一把年纪,跪在地上哭得一塌糊涂,而在场的,却没有一个人会笑话。他们和巫一起跪在地上。

他们虽然并不太明白这到底意味着什么,但是,心中却隐隐有个想法,让他们无比激动的想法。

邵玄已经离开部落有段时间了,从雨季结束。到现在冬季都快来临,谁也不知道邵玄能否安然渡河,又或者,安然过去之后。会遇到一些什么,毕竟,那只是一个年轻的战士而已。

虽然大家都抱着幻想,也希望邵玄能够在那边发现什么,可是,大家心底都觉得不安。毕竟河里的危险太多,河的那一边,肯定还有更多的危险和麻烦,邵玄一个人,是否能够解决?

而现在,火塘里的火焰异变,再加上巫刚才所说的话,告诉山顶的众人,邵玄不仅安然过了河,还找到了部落的故地!

赶着过来的几位老人也都激动得不知道说什么。

山下的人,也察觉到了山上的变化,腾起的火焰太过明显,而且周围,那些刚才还嚣张着到处飞的夜燕,现在已经远远避开,就如每年祭祀的时候那样,它们在害怕。

老克走出门,看着山顶的火塘,对旁边的凯撒说道:“那是阿玄造成的吧?”

凯撒盯着山顶,看看老克,鼻子里发出了点声音,像是应和着老克的话。

不仅仅是炎角部落的明显变化,就算是在河这边,不管是中部还是边缘地区,有很多人,身上都发生着变化。

炎烁今日外出去山上猎了一只并不算大的野兽,力气变大之后,虽然很多时候图腾纹依然淡淡的,但比以往好了很多,有时候还能猎一些野兽回来给妻儿。

此时,炎烁一家人正围着火堆吃着烤肉说着话,察觉到什么,炎烁看向自己的胳膊,淡淡的图腾纹,竟然又自己出现了,而且,纹路比以往的颜色都要深,也清晰很多。

没有多说什么,他只是紧紧握了握拳,然后对妻儿笑了笑,眼里反射着明亮的火光:“我觉得,我们一直期待的事情,快到了。”

草原上。

老曷在家里燃着火堆,处理一些今天挖到的草药,正忙活着,突然感觉有点不对劲,没有惊动已经睡着的老伴,他朝火堆里添了些柴,赶忙起身去打了盆水,借着火光,看向盆里倒映出来的影像。

他看到自己脸上,有一些纹路出现,颜色不算深,因为光线太暗,看得也不清晰,但他知道这是什么,这和当年他父亲脸上露出来的纹路一模一样!

那种力量,是真实存在的,而非以前那种虚幻的不可捉摸的感觉。

它,就存在于自己体内,每一片血肉之内。流淌。

一条宽阔的河边。

数米高甚至超过十米的木船停靠在岸边,这些船相比起其他部落的船来说,已经算是豪华之极的了。

而在离这些大船不远的地方,一些破破烂烂的小船密集地停靠在另一处岸边,相比起那些大船来说,这些小船看上去可怜兮兮的。

聚集小船带旁边的岸上,一些游人们汇集在那里,他们每天都要劳动到很晚才能回来,然后都聚在这里,燃上一个大火堆,弄点食物吃。

现在也是,他们笑谈着,相比起那些无处可去每天忍受饥饿的人来说,他们算是好的了,即便日子也不多舒坦。

正谈着,火堆旁围着的人像是看到什么难以置信的事情般,一个个愣住了。

没有了谈笑声,正光着上身吃着食物的几个身材比其他人要略高大些的人,感觉到周围的异况,刚打算问,却见大家都指着自己等人,一个个跟被人掐住脖子似的,“呃”了半天也没说出句完整的话来。

但是,当他们沿着众人所指的地方,看向自己光着的上身时,也惊住了,手一颤,连平时非常宝贵谁抢跟谁拼的石饭碗都摔了,半碗肉汤洒在地上,若是平时,众人大概会惋惜,甚至会趴地上舔一舔,将掉落的那点肉渣捡起来吃掉。

可是,现在却没有一个人的注意力放在那些肉渣上面。

“图……图腾纹……”

不知道谁先出声,却如一个火把,引爆了一桶油。

图腾纹!

虽然这些图腾纹并没有持续多久,但,这一夜注定让一些人失眠,也让一些人的心理产生了剧烈的变化。

而造成这一切却不自知的邵玄,站在炎角部落故地的火塘边,看着那些景象消失,一切都恢复到废墟原有的样子,没有了高大的石屋,没有了石像,没有了密集的人群,没有巫,当年的每个人,都已经不在了,火塘也不是原来的样子,六条延伸的支脉也消失。

邵玄长长叹了一口气。

“当年辉煌不再啊!”

景象是虚幻的,只有他自己能看到,但是,当邵玄看到周围草地上的情形之后,瞳孔缩了缩。

火种处延伸出来的六条如脉搏一般的地方,原本生长在上面的花草,全都消失了,只留下光秃秃的地面。

看来,也不全是虚幻的,刚才火种的那六条支脉,真的显现过。

此时,在离凶兽山林不算太远的万石部落内。

“山林内有异动,虽然不清晰,但我有种感觉,那里,会是万石部最大的威胁所在!”面带骨饰的万石部落巫,面朝山林的方向,表情如欲噬人一般。

站在巫旁边的万石部落的首领阴狠地看向山林的方向,吩咐叫过来的人。

“去准备,明日带着万石兽,进山林!”

PS:没有二更。

第一九二章林中陷阱

清晨,邵玄在那根高高的石柱上醒过来,坐在上面打了个哈欠,活动一下手脚,然后从高处看向周围。

乍一看过去,这里与昨天并没有什么区别,但再稍微仔细一点,能看到花草丛中的那延伸往六个方向的“线条”。

从石柱上下来,邵玄将带着的卢部落给的肉鸟蛋给吃了,一大清早就已经觅食完毕的喳喳在天空飞着,暂时并没有发现周围有什么危险。

故地的火塘已经早变了样子,被层层泥石覆盖,邵玄本想挖一挖,但转念一想,没有火种,火塘被埋与否,并没有多大关系。

先暂时就这样吧。

以故地的火塘为中心,邵玄回忆了一下昨晚上见到的那些幻象,在周围走了走。

变动太大,若不是昨晚上看到过幻象,邵玄还真无法想象出原本在哪个地方曾经有些怎样的建筑。

本来还想着挖出点什么特殊的物品,但大致走了一圈,暂时没发现什么,或许有些东西被深埋在地下,又或许早就被毁了,还有可能,是被当年离开的炎角部落人给一同带走。

邵玄还打算仔细找一找,天空中突然传来一声鹰鸣。

手头的动作一顿,将刚挖出来个一个有些缺损的陶罐放到一旁,邵玄朝着喳喳预警的方向,潜入树林之中。

一大早,万石部落就派了一百多人,分五个小队进入山林搜人。巫和首领对他们说了,只要见到非本部落的人,不管他们是谁,不管他们长得怎样给出怎样的条件,杀!

能将对方人头带回来者,则会得到巫和首领的赏赐。

即便巫和首领没有说山林里到底是哪里的人,也没有提有多少人,但是,听到有重赏,每个人心里一片火热。就想着自己能捞到这一功。

刚参与过部落战争回来的人,并没有被派出去,而为了先探一探虚实,巫和首领商议过之后。只决定暂时派出一百多人打探下情况。

其他人被留在部落的人都羡慕地看着那些往凶兽山林方向走的,这么多人再加上万石兽,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危险吧,若是还能立功,那就爽了。

即将进入山林的人。在族人的羡慕下,牵着万石兽,得意地上路了。

万石部落没有大规模饲养牛羊马等,一个是他们对饲养这些没有兴趣,第二,也就是最重要的一点,他们将更多的精力放在万石兽上。

所谓的万石兽,其实并非自然存在的,而是由万石部落用多种野生兽类,甚至还抓了一些凶兽过来。繁衍挑选出的一种比野兽要强很多的兽类。因为万石兽的遗传尚未稳定,每一代的万石兽都与前面的亲代存在差异,为了方便起见,也为了扬名,万石部落的人为之取名为“万石兽”。

万石兽是定向选育出来的,数百年来,其中也有一些能够稳定遗传的,可是,万石部落需要的是凶悍的兽类,这是他们的第一选择标准。因此,即便其中被挑选出来的有许多畸形物种,甚至有诸多缺陷,但仍旧被万石部落保留下来。那些遗传稳定却攻击力不强的兽类,反而更多的沦为食物。

这些万石兽比一般部落训练的猎犬要大一些,长得也不都一样,有些长相偏犬科,有些则偏猫科,大小也有差异。身上的花纹更是繁杂不一,而他们唯一的共同点,就是眼神非常凶悍,性情极其残暴,看人的眼神像是逮到就要冲上去撕咬一般。

在对其他部落发动战争的时候,部落的人也会用上万石兽,为了追踪那些必须要杀掉的威胁分子,

捆住万石兽的是一些经过特殊浸制处理的粗而结实的草绳,若不是万石部落的图腾战士们力气比较大,还真拉不住这些凶悍的串种兽,还得防止它们咬断绳子。

一百来人,分五队,进入凶兽山林里,每队带着三或四只万石兽。他们相互之间并不会近,但也不会太过遥远,若是某一队出现了异况,大声吹哨,附近的其他队听到后就会赶过去。

虽然出部落的时候一个个都因为巫和首领的话非常兴奋,但真正踏进凶兽山林之后,却难免忐忑。

没有人说话,只有万石兽时不时的低吼。也没有发现异常,没有寻到任何“人”的踪迹。本以为带上万石兽,进林子之后就能追踪到目标,却不想,进入山林好一会儿,野兽都碰上好几只,仍旧没任何发现。

山林里狩猎,邵玄早已经学会了如何更好地隐藏自己的踪迹和气息,山林里善于追踪的凶兽何其多,那时候狩猎都没能被发现,现在自然也不会轻易被万石兽追踪到。

大早上进山林,到了中午,各队人都已经有些疲惫了,人没找到,倒是其他动植物威胁遇到过几波。他们无法隐藏住身影,每队二十多人,再加上万石兽,如何能隐藏?再说,他们也不善于这个。

“怎么还找不到人呢?”休息的时候,一个万石部落的战士说道。

“真希望快点找到,然后带着他的头回去领赏。”另一个战士面带憧憬。

“就你?到时候看谁出手快,我可不会将猎物让给你。”

“或许不止一个人,有好几个人呢?就算只有一个人,也可以劈了分一下嘛。”有人插嘴道。

“说的也是……反正到时候各凭本事,谁抢到就是谁的!”

正说着,靠边上的一个人突然出声道: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