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原始战记-第7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同时,为了感谢邵玄,岩鸠还向邵玄发出了邀请。刚才的闲聊中,邵玄露出了对饲养大鸟的兴趣,这也是卢部落非常自豪的一件事,他们喜欢让人看到自己的饲养成果,这样他们以后也能跟更多的人交易。

“跟我们来吧,我们有中部地区最大的饲养场,很多部落都跟我们交易过的……”

岩鸠将邵玄带进部落,说起饲养的时候,语气中带着自豪。

而邵玄,则惊讶地看着眼前的场景。

他们站在山丘上,看向地势低的那片地方,在那里,有数百上千只和之前那只一样大的鸟,虽然看着体型和恐鹤差不多,但它们比较温顺,还只吃素。

在邵玄眼里,这简直就是一坨一坨的肉啊!

PS:今晚就一更。

第一八九章万石部落

面积宽阔的养殖场周围,巨大的树干石柱等组成高高的围栏,围栏周围每隔一段距离就会有人在那里防守,大概是因为今天出现过事故,防守的人又增加了一些。

其中有几处围栏那里,养殖的大鸟被驱赶开,有人在那边补修。

那些身形巨大、肉多油肥、胆子比鸡还小的大鸟们正伸长脖子看着周围,偶尔有人往里扔一些果子和不知名的谷物进去,便会引起圈内的骚动,大鸟们争先恐后挤过去啄食地面的食物。吃饱了就窝在旁边晒太阳睡觉。

邵玄还看到有人从一些草垛子那里搬出来一个个半米左右高的蛋。相比之下,当年孵化出喳喳的那个蛋真是弱爆了,任谁看到喳喳现在的样子,也难以想象当年喳喳竟然只是从那么小的鸟蛋里面出来的。

卢部落的人称那些大鸟为“肉鸟”,是从恐鸟驯化过来的,经过一代又一代的养殖驯化,这些肉鸟们已经渐渐脱离了野性,温顺又胆小。不过,看上去长着一身肉膘,腿又粗又短,没想到之前这鸟跑起来还挺快,至少比看上去要跑得“轻盈”。

除了那些肉鸟之外,岩鸠还带着邵玄去看了其他养殖兽圈,比如牛、马、羊等,这些的规模没有草原上见过的丰部落的大,但是,有这般丰富的养殖品种和技术,卢部落的人,确实不会缺少食物。

“怎么样,我们部落的饲养兽如何?”岩鸠面带得色地问向邵玄。

“非常厉害。”邵玄如实回答。

养殖技术,邵玄沿路过来见过的许多部落都懂得,但是,却没有一个能比得上卢部落。正因为如此,卢部落才能在中部立足,还和不少部落都保持着良好的关系,据说,中部的某几个大部落,都跟卢部落友好往来。若是卢部落遇到危险,他们还会派人援助,不知是真是假。

和邵玄所知道的一样,这并不是一个侵略性强的部落。甚至算得上中部的“老好人”,当然,老好人也不是没脾气的,能在中部站稳脚,自身实力也不可或缺。

“那些也是你们养着吃的?”邵玄指着一处饲养区。在那里,有一头头巨牛在里面,正吃着草,数量并不多,体型明显比周围那些牛羊马等要大很多,非常显眼。

“不,那些并不全是用来吃和交易的,更多时候,我们用它来拉车。”岩鸠说道。

“拉车?!”

“是啊,看那边。我们正在准备这次的肉鸟,要不是发生了变故,现在我们已经出发,在路上了。”说起这个,岩鸠的笑就淡了些。

兽圈竟然会发生那样的事情,缺口真没有人发现?守卫的战士竟然都没能阻止?岩鸠不信,他觉得,肯定是有人刻意破坏过,不过这些他不会说给邵玄听,这属于他们内部正在查的事件。也不是什么光荣事,对外他们只会说是意外。

邵玄,第一次在这里看到牛车。

非常大的牛车。

就算没看到车,光看地面上留下的深深的辙印就能知道这车的大小了。

周围有一些破损的石纺轮或者陶纺轮等轮型器具。石纺轮是特别琢制而成,石料也比较坚硬;陶纺轮种类更多,从一些小的模型一般的陶纺轮,到半人高的,都有,上面还用颜料画过画。

这些有些是用来捻线纺线的。有些当轮子用,运送一些的粮草给饲养的兽类,而有些,同样当轮子用,运送更重的货物。

两道大体平行的车辙印之间,距离有四米以上。

再往前走一点,便能听到议论声,看到一个个搬运着肉鸟的人,那些肉鸟们已经被捆绑好,不能逃脱,被抬上一个个大木板车,堆成小山似的。

岩鸠逮到一个正在搬运肉鸟的战士,问道:“现在逃脱的肉鸟全部找回来了没有?”

那战士抹了一把额头的汗,叹了声气:“刚才外出寻找的人都回来了,到现在为止,跑出去的基本都被寻了回来,只有一只逃脱。”

“只有一只,这已经算好的了。”岩鸠叹道,看了眼周围,又问:“对了,货搬得怎样?”

“差不多了,下午能出发。”

“行,你继续。”

岩鸠没跟其他人多说,为了感谢邵玄今天的帮助,他中午请邵玄吃了一顿丰盛的午餐,还送给邵玄一只肉鸟,以及一个肉鸟蛋。肉鸟邵玄给喳喳加餐了。

送东西给邵玄,并不单纯只是感谢,岩鸠也有他的心思,虽说他们没听过“炎角部落”,但这个部落未必弱,说不定以后也有往来,结交下也好。

得知邵玄离开部落远行,岩鸠也没多细问,很多部落的人都会到处走动,尤其是边缘的其他地方的一些小部落,都会被长辈带来中部长长见识,只是像邵玄这样独自行事的比较少罢了。

邵玄也没有说要去的具体地方,只是指了指离炎角部落故地较近的几处。

“我们的运输队会经过那边,你可以和我们一起,那样也安全一些。而且,那边有万石部落,他们部落的人,脾气都不太好。”岩鸠说道。

能被卢部落的人评价一句“脾气不好”的,自然也不会是一般的不好,估计差得很。

请人上车共乘是卢部落人表示友好的方式之一,邵玄没有拒绝,谢过之后,还帮他们搬了搬捆绑好的肉鸟。

近距离观察这些肉鸟,邵玄发现,这些肉鸟被捆之后,除了偶尔叫上一两声外,大部分时候都在睡觉。完全没有一点危机感。

这种肉鸟,卢部落的人大多是两人抬一只,但到了邵玄这里,一人扛两只都没问题。

“邵玄,你们部落的人,力气还真……大。”岩鸠忍不住说道。

“嗯,我们部落的人脾气其实也不怎么好,不过力气大。”邵玄将扛着的两只肉鸟扔上木板车,答道。

对于邵玄口中所说的“我们部落的人脾气其实也不怎么好”这句话,岩鸠并不当真,他只当邵玄在说笑。毕竟,他觉得邵玄并不是个暴躁凶悍的人,自然也认为炎角部落的人都这样,不过对于邵玄说的炎角部落的人“力气大”这个。他倒是相信。

“你们部落和万石部落的很像啊,力气都很大,不过,你们部落肯定比万石部落好。”岩鸠说道。

万石部落,据说曾经并不是中部大部落之一。后来发展起来了,便有了名气,只是,一些老牌强者似乎对万石部落看不上眼。

等货都上得差不多了,领头的招呼大家准备出发,岩鸠也是运输队的人之一。

十多辆大牛车沿一字型排成列,巨牛们早被喂饱了,被牵出来准备干活。

“来,邵玄,上我这辆车!”岩鸠跳上其中一辆车。朝邵玄喊道。

邵玄走过去,跳上比自己还高的车。

这种大牛车的车轮是巨大的石轮,啄制呈圆形,略厚,大概为了缓冲,石轮上还绑了一圈圈的草藤。

为了堆更多的肉鸟,车上并没有车厢和顶,只是一个露天的木板车而已。

好在那些厚木板够结实,不然拉一下就会垮掉。

运输队的头领清理完人之后,便嚷道:“出发!”

咕噜噜的石轮碾压地面的声音。以及木板的咯吱声,夹杂着肉鸟的叫声,随着车队的出发而响起。

这对邵玄来说,是一种很新奇的体验。

坐在木板车上。双腿膝盖以下垂在边沿,邵玄听着其他人聊中部一些部落的八卦,比如哪个部落又发生战争了,哪个部落的人挨了揍,哪个部落又发现了一些宝贝,谁家的首领或巫换人了之类。

下午的阳光依然强烈。大概是快到年底,气温也不算高。

邵玄一路听着卢部落的人聊天,偶尔问几句,了解一下附近的形势,顺便完善地图。

随着越来越接近故地,邵玄没有听到一个关于炎角部落的事,没有人提到炎角部落的名字,取而代之的,是那个据说力气很大脾气又差的万石部落。

曾经炎角的故地旁边,新强者万石部落崛起,占领新的领地,听卢部落的人话里的意思,在莽部落、未八部落等历史悠久的老牌强者眼中,万石部落,是第二个炎角部落吧?而当年曾经在中部辉煌一时的炎角部落,则早已被人们所忘记。

正说着,邵玄就听前方一声长而高亢的象鸣。

抬眼看过去,平坦的地面与天空交接之处,黑色的影子蠕动,因为那里的动作,天地交界的地方,变得模糊起来。

“万石部落!”

“是万石部落的人!!”

车队上的人没了刚才的轻松闲聊心情,面上也带着紧张,一些人已悄悄将武器拿出。

卢部落和很多部落交好,在中部地区,很多部落也不会去攻击这个“老好人”,因为他没多大威胁,就算是抢地盘,也多半不会朝卢部落下手。而万石部落,并非其中之一。

岩鸠说过,万石部落的人脾气差,两个部落之间的冲突也时常发生。

“看他们这阵势,这是又去跟其他部落开战了?”车上一人说道。

“应该是,你看他们的毛象背上扛着那么多东西。”另一人语气带着厌恶,“若是他们有实力,怎不去猎杀山林里的凶兽?总去打劫别的部落。”

万石部落离凶兽比较多的山林地带较近,可是,他们很少去山林里猎杀凶兽,每次部落的东西吃得差不多了,就去别的部落抢夺物资,专抢那些比他们小比他们弱的部落,至于大部落强者们,他们是不会去惹的。

“听说很早以前凶兽山林那边也有个大部落,只是灭亡了,什么时候,万石部落也灭亡就好了?”一人低声道。

“别说了,护好东西。”岩鸠小声对车上几人说道。

“知道。”车上其他人应道。

“邵玄你自己也防着点,虽说万石部落未必会真跟我们战起来,但防备着点总是好的。”岩鸠看向邵玄。

“嗯,我会的。”

邵玄看着那些越来越近的身影。

因为长期有人走这里,形成了一条没什么草的土路。

巨大的毛象踏着步子,一震一震的,将地面的灰尘掀起。数百人的队伍,再加上十来只比拉车的巨牛还要大的毛象,配合上那些掀起的尘土,有点杀气腾腾的样子。

对方数量大,为了避免冲突,卢部落领头的主动让大家往旁边避了避,将主要的道路让开。

那边倒是没有一点谦让的意思,相比之前,毛象的速度反而加快了不少,若是卢部落没让开,大概会直接撞上。

每一只毛象上都坐着几个人,象背上除了驮着一些抢夺到的物资之外,还有被捆着的年轻女人,看她们的狼狈样子和穿着,并不是万石部落的人,她们是被抢过来的,属于战利品之一。其实,并不只是万石部落,很多部落之间的战争都是如此,俘虏部分杀掉,部分卖给那些有意向的奴隶主,还有一些年轻的女人,便会被当做战利品带回去。

打头的那只毛象,长着长长的象牙,身上还有一些带着血迹的装饰物,有骨头雕刻成的,也有石质和木质的东西。坐在象头上的人,带着象牙雕刻的鬼脸似的头饰,头发看上去很硬,短的如钢针般直接立起,长些的则用骨饰简单绑住。这人身材魁梧,露在外面的结实肌肉似乎含着爆炸般的力量,双眼透着毫不掩饰的凶悍和傲气。

这人是万石部落的这支队伍的头领。

目光扫向卢部落的车队的时候,对方眼中的贪婪之色尽显,看着卢部落的眼神就好像是看到肉一般,只是,一想到前不久收到的警告,他还是忍下了拔刀去抢的欲望。

不光是这位头领,万石部落那些在地面走动的人,觊觎卢部落车上的货物,时不时朝头领那边望,就等着头领一声令下,然后行动。

卢部落这边的人都紧绷着身体,他们没想到今天竟然会遇到万石部落的队伍,但也不会退缩,更不会将货物送出!

万石部落的那位头领无视手下的视线,只是大略扫了眼卢部落的这队人,视线在邵玄身上一晃而过,根本没多停留,倒是每次看向车上肉鸟的时候,都会停顿一下。他阴沉着脸,一鞭子抽在毛象身上,大声喝道:“快点!”

毛象痛呼一声,加快了步子。

周围的灰尘扬起更高了,风正好将这些灰尘往卢部落的车队那边吹,气得卢部落的人呛了好几次,强忍着没动手。敌众我寡,对方还不是个善茬,该忍的,还是得忍,他们对万石部落的厌恶也更甚。

对方的长鞭在挥出时,几乎是擦着卢部落拉车的巨牛而过的,若不是卢部落的那位战士用刀挡了一下,就抽在牛身上了。

万石部落的很多人在经过时,还朝车队那边呲牙,挥舞他们手中的刀和矛等,那样子似乎就在说:老子迟早要将你们部落的东西抢光!

等万石部落的人全部都过去,走远,扬起的灰尘也散去的时候,卢部落的人才放松下来,车队再次启程。

邵玄看着远离的那些身影,心想,这就是那个中部第二个“炎角部落”?

他们算个屁!

PS:只有一章。

第一九零章故地

遇到万石部落,让卢部落原本兴致高昂谈论的人,都安静了许多。

随着卢部落的车队又走了些路程,邵玄才与他们告别,在这里,岩鸠他们的车队要往远离凶兽山林的方向走,而邵玄则要前往那边。

“这里离万石部落还不算远,你可以跟着我们再往前走点。”岩鸠建议道。

“不了,你也不用担心。”说着邵玄指了指头上方的天空。

看到天空中盘旋着的那只鹰之后,岩鸠才想起,邵玄确实还可以借助那只鹰,毕竟,他们也没听说万石部落有驯养鹰的,空中要安全一些。

“不管如何,你多小心万石部落。”岩鸠道。

“好的,谢谢,哦,对了!”邵玄掏出一个石牌,正是巫给他的那个,上面绘着炎角部落的图腾。

将石牌给卢部落车上的那些人看了看,邵玄道:“这就是我们部落的图腾,可能现在很多人都不知道,但是,我相信,不久之后,大家就都能想起来了。”

车上的人看了看石头上的图腾,没注意到邵玄话中说的是“大家就都能‘想起来’”。这个图腾他们确信没见过,也没听说过,不过为了表示友好,也看在邵玄帮过他们的份上,他们还是多看了几眼,心想着大概以后也见不到了。

注意到车上众人的表情,邵玄并未多说,只是笑了笑,然后好好收起石牌,朝卢部落车队的众人道别,朝空中打了个手势,在喳喳降落后跳上鹰背。

“再见!”

朝岩鸠等人挥挥手,邵玄轻拍喳喳的鸟头,“走了!”

看着空中渐飞渐远的身影,车上的人才收回视线。

“你们说,以后还会不会见到邵玄?”有人问。

“我觉得那什么炎角部落的人应该都不错,至少比万石部落的人要好得多,若是炎角部落不太远的话。倒是可以去他们部落走一趟,可惜啊……”

几人正谈论着邵玄和炎角部落,过了会儿发现岩鸠一直没出声,便有人问:“岩鸠。你也说说你的想法。”

岩鸠回过神,看向车上其他人:“我的想法?”抬手指了指喳喳飞的方向,岩鸠道,“你们不觉得,那个方向有问题吗?”

“那个方向?啊!!”

刚才就只去想邵玄提了好几次的“炎角部落”和他们部落的图腾。现在一回想,才发现,喳喳飞的方向,正是万石部落和凶兽山林的方向。

“他怎么会去那边?”

“是不是认错方向了?”

“……以后还能见到那小子吗?”有人担忧道。

凶兽山林,是唯一一块直接与中部地区接壤的广阔险地,其他方向,出了中部之后,再往外走,就是边缘区域,会分布很多小部落。只有这边,是公认的凶险之地。就连万石部落,也极少往里走。每一个进入那片山林的人,基本都是与人同行,成群结队,即便如此,还是会有很多人命丧山林。没人愿意生活在那里。

据说,曾经,凶兽山林离这里还有点远,只是后来又朝着中部扩张了。

“唉!”岩鸠叹了叹气。摇摇头,不再说话。

另一边,邵玄坐在喳喳背上,看着下方的地面。

他看到了之前遇到过的万石部落的那个队伍。越过队伍之后,又飞了段时间,见到了万石部落的栖居地。

相比起之前的莽部落和未八部落,万石部落的风格更原始野蛮一些,不过这些人又爱装饰,屋子到处都悬挂着骨饰或石饰。部落内有很多人活动。也圈着一些牲畜,不过那边并不像是养殖而成的,更像是从别处抢来,然后圈养起来,不指望养多大,只是临时养着,什么时候想吃就直接宰。而且,冬季,似乎也快到了。

就是不知道这边的冬季会不会下雪。邵玄心想。

不知道万石部落发生了什么事情,有许多队伍跑动着,像是在找什么。

邵玄暂时没有与他们多交流的打算,他现在最想做的,就是去看看老曷口中所说的炎角部落的故地。

脑海中的图腾火焰已经开始翻腾了,越靠近那边,翻腾得越猛烈,如此活跃,像是那边有什么在吸引似的。

虽说万石部落没有驯养飞行兽类,但低空从部落上方飞过的话,铁定会受到密集的攻击。喳喳从高高的天空,飞过万石部落,飞的时候还拉了一些排泄物,叫了一声,声音听起来挺愉快。

下方,正跑动着找人的万石部落队伍听到上方的鹰鸣,抬头看了看,拿着弓矢和长矛等防备着。这里有时候也会有一些飞禽从山林里跑出来,然后抓走他们的食物,有时候还会抓走人,所以,听到鹰鸣就警惕地看着高空的鹰。只等着鹰飞低之后就攻击。

可等了一会儿,没等来鹰降低飞行,倒是等到了一些鸟屎。头上,屋子上,还有圈着食物的兽圈里,都有鸟屎掉落。没能躲开的人,擦着头上的鸟屎,大声叫骂着,可也伤不了始作俑者分毫。

兽圈里动物们因为这些鸟屎而骚动起来,到处乱跑,生怕天空中的鹰将它们抓走,在它们模糊的记忆里,似乎有同类被从天而降的这种鸟抓过。危机感驱使下,这些被圈起来又没有得到良好照顾的动物们焦躁了,撞围栏的动作越发激烈,撞不了围栏的,就撞身旁的其他动物,反正不少都不是同类。

一只被砍了羊角的羊被一头牛赶得满圈子跑,一边跑一边叫;正在吃草的一头老牛被身后的马踢了一腿,直接摔进草堆里,爬起来气呼呼地就跟那匹马开战。

兽圈的骚乱,让外面万石部落的人不得不抽调人手过来镇压。

喳喳压根不知道自己沿路拉的鸟屎在万石部落内引发了一场骚乱,拉爽快之后就载着邵玄往邵玄所指的方向飞过去。

相比起人类活跃的地方,前面的那片山林,更让它觉得浑身舒爽。

飞入山林,那些人类部落的繁杂动静已经一点不见。

天空中的飞禽也逐渐多了起来。

邵玄在喳喳背上的话,喳喳的灵活性会受到限制,邵玄的实力也得不到发挥,所以。他让喳喳将他放下,在山林里潜行,顺便好好看看这片陌生却又有种熟悉感的地带。

之前所见到的人类文明都渐渐远去,这里。所有的一切都回归最原始的状态,

没有屋子,没有车队,没有那些编织精致的衣着,大自然的残酷规则。再次上演。

邵玄站在一棵高高的树上,看着眼前的山林,深呼吸。仅仅是一个呼吸,他都能从空气中嗅出那些不安的危险的因子,可是,却并未没有一点胆怯之意,相反,一种久违的兴奋感愈发浓烈。

从树上蹿下,穿行于树林中,并不需要一个过渡期。几乎在踏入这片山林的第一步时,邵玄就已经调整了最佳的状态。

若是莽部落的曲策和未八部落的绪两人看到现在的邵玄,一定很难相信,毕竟,给他们留下深刻印象的,是邵玄的那种不加掩饰的野蛮而暴烈的风格,而现在,却截然不同。

灵巧迅捷而隐蔽,如那些善于突袭的凶兽,狡诈而危险。没有一丝多余的气息外露。就仿佛是早已融入了这片山林一般。

山林里有许多野兽,也有凶兽,有好几次,邵玄都与那些凶兽擦肩而过。在这里,他只有一个人,在没有猎食的时候,他并不愿去招惹那些凶悍的猎食者,他得存着力气,去寻找目标。

每一股力道。都用在恰好的地方,在山林里生存,都得用最少的力气去获得最佳的结果,剩余的留下保命。

一根藤蔓悄声从后方接近邵玄,连唦唦的摩擦声响都微不可闻,藤蔓顶端的一个如花苞般的东西,在靠近邵玄的时候,猛然张开,如一张长着尖牙的大嘴朝邵玄的腿咬过去。

刀影闪过,藤蔓顶端的那张“大嘴”被斩下,藤蔓的切口处流出一些墨绿的汁液,然后快速退缩。

邵玄没有多看那根藤蔓,这样的植物,以前在狩猎地也见过不少。

就快到了。

邵玄已经感觉到脑海中的图腾火焰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