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原始战记-第7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不止莽部落,竟然连未八的人都过来了!!

被围的每一个人,心中顿时升起绝望之感。只是他们不明白,为什么莽部落和未八部落要联合起来如此慎重地对待他们?他们也不过是偷了几块质地并不好的玉石而已,蛛丝也就只抽了两根,莫非,就因为这样,而招来了这两个大部落的怒气吗?

虬须大汉在逃离的时候,也被一些丝线给束缚住。他爆吼一声,身上的被黑色图腾纹覆盖住的肌肉突突地跳动,似乎在蓄势待发。

又是一声爆吼,如蓄势已久的火山猛然爆发,密集的丝弦崩断之声响起,他竟硬生生挣脱了这些细丝!

虽然身上被割出了一些伤痕,但并不碍事。只是,他刚挣脱丝线,就听斜后方切开风声的微响。

虬须大汉本能地感觉到危险,尤其是脖颈处,突觉一阵寒意,这一瞬间的变化让他心中大惊。很显然,这次找过来的人,并不是莽部落的简单角色,这是要对他们进行彻底的围剿,甚至下杀手,根本就没有留手的意思!

一把两指宽半臂长刃部锋利的竹刀,出现在虬须大汉的颈侧。

竹刀出现的速度极快,刀与颈的距离,明明也极短,似乎下一刻就能割断这个人的脖子,却又让人感觉到一种似乎有充裕时间逃离的错觉。

只是,错觉毕竟是错觉。

噗嗤——

血飞溅出去。

虬须大汉仍然保持着刚才那张难以置信的表情,如生锈的机械卡壳一般,一顿一滞地朝旁边看过去。

那里,站着一个人。虬须大汉张大眼,仔细看着对方腰间垂坠的那块玉。

那是一块玉色微青的三璜形璧。

为何,这般的人物,竟然会亲自出手对付自己的团伙?!

他们这群人,虽然也杀过不少人,也坑骗过几个莽部落和未八部落的人,但是谨慎起见,来这里之后,他们绝对没有朝这两个部落人下杀手!

可是,今日,莽部落竟然会派出这样的人物亲自围剿!一般来说,这样的人物,应该还不将自己等人放在眼里才对,以他们的高傲,何须如此?

到死,虬须大汉也没能想明白为何会惹上佩戴三璜形璧的人物。

嘭!

大汉倒地。

佩戴三璜形璧的那人将竹刀上并不多的血迹甩掉,竹刀上的残余血痕也没管,看向周围。被围的人,都已经死的死,晕的晕。

不光是那个死去的虬须大汉,就连站在不远处看着那边的邵玄,也不明白。实力差距太大,若是在炎角部落的话,只需要陀和嗑嗑那样的就能解决了。

“簧叶叔,怎么样?”曲策问道。

拿着竹刀佩戴三璜形璧的人摇摇头,“不是他们。”

“不是?”曲策疑惑,“不是他们,还能有谁?这里就只有他们进入过莽林。我的竹鼠都被他们给吃了好几只!”

“他们还没那个能力。”簧叶说道。因为确定不是,所以他才没有丝毫留情,直接将这里的人抹杀,而不是带回去审问。

“那还可能是谁?”曲策思索,眼神往旁边的邵玄身上瞟了眼,又在心里否定,不,也不是这小子,这小子虽然还算强,但不至于能悄无声息潜伏到莽林深处偷几块好玉。这事气得首领都发飙了啊。

“莫非是?!”曲策突然想到了一个名字。

簧叶低叹了一声,“可能是‘盗’。”

曲策有些丧气,如果是“盗”的话,就不那么容易抓住了。

“收拾一下,回去吧。”簧叶招呼其他人。

第一八七章炎角邵玄

跟未八部落带队过来的人说了几句,簧叶扭头打算跟曲策说点什么,视线就扫到站在曲策旁边的邵玄身上,尤其是邵玄身上穿着的那件秃了几处毛的兽皮衣,视线停留的时间多了两秒,不满地皱了皱眉,心想:曲策这小子,怎会认识此种小部落之人。

想着簧叶又扫了邵玄一眼,除了身上的衣服非常“小部落”风格之外,没看出邵玄有什么特别之处。见邵玄还盯着莽部落和未八部落的图腾战士身上的衣着看,簧叶心下更加确定,这就是一个没见识的小人物。

没再给邵玄更多的视线,簧叶在周围看了看,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东西,便带着人走了。

而未八部落过来的人也没多给邵玄一个眼神,收拾东西打算离开。

“小绪,走了!”未八那边的人对边上站着的那个抱着白毛蜘蛛的白衣女说道。

“你们先走,我还有事。”

“行,那我们先回去啦!”

等莽部落和未八部落的人都离开,这里也就剩下邵玄、曲策和未八部落的绪三人。

曲策跟绪打眼色,让她试探试探邵玄,可惜,绪就是不动,抱着那只长着白色长毛的蜘蛛站在那里,静静观察着邵玄的行为。

见绪不配合,曲策瞪了她一眼。他今天带邵玄过来,本是想让邵玄见识见识莽部落的强大实力,尤其今天莽部落带队的还是一位高级图腾战士,莽部落的高级图腾战士亲自出手带队围剿,这事情可不常见,对小部落的人来说,见一次就会被震住一次。

不过很显然,这小子似乎也没什么大反应,除了多看几眼两部落的战士身上的衣着之外,就没多的表情了。

这到底是震住了还是没震住呢?曲策不确定。

正打算找个话题再试探一下邵玄,曲策就见邵玄往一处走去。

“哎,那边不能走。有未八的人设的陷阱……”

曲策还没说完,就见邵玄已经走进了那片区域,心想着:又不听劝,待会儿有你好受的!

可是。等了好一会儿,依然没见到那边有什么大动静。曲策疑惑了,看向站在旁边的绪,下巴朝邵玄的方向点了点,询问:那边你们没设陷阱吗?

绪也疑惑。她记得,部落的人设置的陷阱,除了围剿之前那些人的时候引动了一批,但还有一些并没有撤去,都是一些杀伤力不大却又能困住人的陷阱,这是未八部落的风格,为的就是给一些来到此地的人一些警告,让他们深刻记住未八部落并深深忌惮。可是,那个小子,已经走进去这么远了。却没有一处陷阱引动。

疑虑越来越深的绪都没注意到,她已经将怀里的蜘蛛又拔了一把毛。

见到绪那样子,曲策也不指望她能给个合适的答复了。他看着邵玄在树林里闲逛一般地走动,猜想大概刚才未八部落的人撤离的时候,将所有的陷阱都撤走了。

看曲策往那边走,绪张了张嘴,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哎,你叫邵玄是吧,你到底是哪个部……啊呀!”

曲策走过去,进入树林没两步。就被捆着一只脚吊起,倒挂在树上,晃晃悠悠的。

掏出刀将绑住自己脚的细丝割断,曲策落地。甩了甩身上的树叶,回头怒视站在那里一言不发的绪,瞪了会儿又看向站在树林里的邵玄。这陷阱都没撤啊,怎么那小子就安然无恙呢?

运气?

不,哪有这么好的运气。

依照未八部落的行事风格,既然没有将陷阱全部撤去。那么,里面肯定还有很多隐藏着的丝线和那些期待着猎物上门的套索丝网等。即便留下的只是一些对未八部落人来说小打小闹的玩意儿,但许多人还是会被那些陷阱困住,就像刚才曲策自己的粗心大意被绑住一只脚一样。

曲策现在也没了小瞧邵玄的态度,能够那般快速解决四个图腾战士,还能在未八部落的陷阱中闲逛的人,到底什么来头?邵玄战斗的时候身上的图腾纹他也没见过。

这次,曲策没有继续往里走了,就在树林边上等着,看着邵玄在里面闲逛。

邵玄对未八部落的陷阱非常感兴趣,虽然留下的只是一些寻常的陷阱,那些更有技术含量的都给撤走了,但邵玄还是能从那些简单的陷阱之中,看到一些未八部落的人设置陷阱时候的侧重点以及偏好。而且,未八部落的人,使用的那些丝线,应该是蛛丝吧?那些蛛丝也有很多种,很多陷阱虽然已经撤掉,但是在树枝和树叶上也留下了不少细微的痕迹,从那些痕迹就能看出来。

等邵玄又从树林里走出来,曲策露出一个自我感觉还算友善的笑,指了指自己,对邵玄道:“莽林,曲策。”

莽部落的人爱称自己为“莽林XX”,莽林指的就是莽部落的这片宽阔的树林,传闻莽林之内珍宝无数,而从莽林出生的人,也天赋异禀,同样级别的图腾战士,比其他部落都要强很多。

当然,这只是邵玄从濮部落的那些远行者们口中所听到的,这些传言可能将事实美化了一番,应该没那么夸张。炎角部落的战士,也比濮部落和咢部落的一些人要强,这是邵玄亲身体会到的。

不管如何,既然莽部落的人这么正式地介绍了,邵玄自然也正式点回复。

将从树林里摘下的几片叶子放进兽皮袋,邵玄看向曲策,回答道:“炎角,邵玄。”

炎角?总觉得有点耳熟啊。曲策回忆。

不仅是曲策,抱着白蜘蛛站在旁边的绪也觉得颇为耳熟。

邵玄抬头看了看天色,说道:“天快黑了,我先回去了。”

“哦,好。”正在琢磨为什么会觉得“炎角”这个词莫名耳熟的曲策并没有多说,等邵玄离开之后,依然站在原处思索。

“哎,绪,你以前听说过炎角部落没有?”曲策问。

“好像听过,只是隔太久。记不起来了。”绪手上摸着蜘蛛,思索什么时候听说过这个部落。

两人沉默着,使劲回想什么时候听过这个部落。

“啊!我想起来了!”曲策惊得跳起,然后又自语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呢?”

“你想起什么了?”绪问。

“那个,那个啊!”

“哪个?”

“就是那个四肢发达又不聪明,暴力野蛮又不讲理的部落!你小时候没听过炎角的故事?”

听到曲策的话,绪猛地一惊,“不是说炎角部落灭亡了吗?!”

不管是莽部落还是未八部落。部落里很多孩子在很小的时候接受教导,那些教导的人,会跟他们讲一些故事,有的是真实存在的,有的是经过润色和虚化的,而炎角部落的故事,就是其中之一。

据说,曾经炎角部落也是和莽部落、未八部落、千面部落等大部落一个层次的,是当时中部有名的大部落之一。可是,这个部落的风格非常野蛮。部落里的巫什么都不懂,首领又刚愎自用,部落里的人除了力气大,一个个愚昧无知,嚣张任性,终于有一天,天灾来临,而部落里的巫和首领又听信谗言,结果将部落分裂,各自走向不同的路。再后来,那个部落就灭亡了,从那以后,中部的强者。少了一个。

被这般灌输思想的人,不止曲策和绪两人,在此之前,他们也都那么想,但是,现在那个自称“炎角邵玄”的人。又是怎么回事?

那小子杀人的时候图腾纹可是非常清晰的,完全不像是部落灭亡的样子。而且实力至少也是中级图腾战士的级别,不输给刚刚迈入中级之列的曲策。

那般野蛮强硬的风格,确实如他们所听说的那样,但是“愚昧无知”?

不见得。那小子可是将打劫的四个人都给骗了!

那个被两个部落当做反面教材的故事,似乎,事实并非他们所想的那样。不过,当年他们还小的时候,教导们讲述炎角的故事的时候,还感慨过一句:若是炎角部落还在,中部的格局,未必如现在这般。

思及至此,曲策也不跟绪多说,他得赶紧回去将这事跟大家说一说,顺便问问真实的炎角部落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不说他们头脑怎样是否聪慧,光实力摆在那里,就让人无法忽视。

若是炎角真的还在,若是炎角回来了,又该如何?

曲策火急火燎离开之后,绪也赶忙回部落去跟其他人说。

莽部落的几位高层原本还在担心是否有“盗”进入莽林,正商讨着,曲策就跑了过去,将邵玄的事情说了。

刚还对曲策的莽撞不满,想训斥一下的人,转移了注意力。

“炎角邵玄?”

“真是那个部落?”

“不可能啊,不是说炎角部落灭亡了吗?”

众人顿时议论起来,虽然议论着,但他们并没有一个确切的印象和定位,不知道炎角部落到底是个怎样的部落,只是惊讶而已。

座上的首领将曲策叫过去,细细问了问,然后让大家先离开,他则和巫去了一处庄严的石屋,在那里,存放着一些莽部落的先祖们留下的东西。

来到存放卷轴的地方,打开靠里的一个大竹盒的盖子,里面放着一些用材质特殊的竹子做轴杆的卷轴。

在竹盒的最下层,放置的是那些数百年都不会被人翻看的卷轴。

莽部落的巫,将其中一个放在下层角落里的卷轴拿出来,因为年代已久,即便是材质特殊的竹子和兽皮,也难免会变色,透着一股久远的气息。

将卷轴摊开,入眼的,便是一幅火焰包裹的双角图。

“炎角部落……”

次日,当莽部落派人去山洞找人的时候,却发现那支远行者队伍一大清早就离开了。

第一八八章饲养鸟类

远行队伍继续沿着他们所计划的路线走。

在离开莽部落和未八部落的区域之后,远行部落又走了六天,中途经过一些小型的集市,或者中部的一些中型部落,交换过一些东西。

邵玄将沿路所经过的地方,都在自己绘制的地图上标明,甚至每个部落的特色都标注在上面。

因为还要赶路,没有去交换太多东西,邵玄只是换取了一些非常有部落特色的代表物或者具有纪念意义的小物品带着,轻装赶路。

当然,中途在经过一些荒山野岭的时候,队伍也遇到过一些野兽,甚至凶兽。只是,凶兽相对来说要少一些,大部分都是野兽,远行队伍的人指着地图告诉邵玄,凶兽大部分都在地图上的这个方位,而那边,正好是邵玄打算去的炎角部落故地所在的方向。

据闻,那边很少有人类部落生活在那里,又是一片广阔的山林地带,凶兽常出没,还有各种想象不到的危险,那边,是每个远行者都不愿意去的地方。

邵玄有过去一瞧的想法,出来一趟,自然得去炎角部落的故地看看,去看看炎角的先祖们心心念念的故地到底有怎样的秘密,看看老曷所说的“根”又是什么。

既然不同路,邵玄自然得跟远行部落分开。

“你真要离开队伍?一个人很危险的。”矞听闻邵玄要离开之后劝说道。

“难得出部落一趟,我想到处看看。等看好了,我就沿着路线去找你们。”邵玄说道。

这一路下来,中部的部分地图邵玄已经按照所了解的绘制了一番,虽然还有很多地方远行队伍的人也没去过,兽皮卷上依然空着,但邵玄不急,慢慢完成就行。

和远行队伍暂别之后,邵玄便朝着老曷所说过的炎角部落故地的方向走。这次只有他一个人,有时候为了赶路。碰到地势比较复杂的地方时,会让喳喳带一程。

一天后。

邵玄看着手上的地图,按照上面所说的,这附近就是“卢”部落的地盘。一般接近部落地盘的时候,邵玄会让喳喳多加小心,这些部落防范得非常严密。

要前往故地,就需要从卢部落旁边绕过去。空中喳喳已经发出了周围有人的叫声,邵玄也听到一些动静。那些人似乎刻意收敛气息。也没有大声交流,都沉默着。

应该是卢部落的人,只是,邵玄并不知道对方这般小心是为何,不管怎样,邵玄得多防备着点。

唦唦——

一些树枝叶片摩擦的声音响起,还有嘭嘭的快速接近的脚步声,这并不像是人类弄出来的动静。

邵玄蹿到一颗树上,打算从高处看看。虽说远行者队伍的人跟邵玄说过,卢部落的人威胁性并不大。但邵玄还是得谨慎点,若是对方态度不善的话,就直接让空中的喳喳接应。

嗒嗒嗒嗒——

脚步声更近了,速度非常快,邵玄看不清对方的样子,但是根据树枝的动静可以看出,过来的是一个高大的家伙。

随着脚步声渐近,邵玄躲在茂密的树枝后面,从叶缝间看向外面。

嗒嗒嗒嗒——嗒嗒——

对方风一般从邵玄所藏身的这棵树旁边过去的时候,顿了顿。又折返回来。

邵玄手握着刀柄,猜测对方是不是发现自己了。这周围的树并不高,现在这棵还是邵玄选择的比较适合隐藏身影的。

正想着,邵玄就见下方的树枝被拉开。他低头,正好对上了一个大鸟头,而这只鸟嘴巴里,还叼着一个果子。果子是这棵树上的。

很显然,这只鸟只是发现了果子,而不是发现了邵玄。却不想,咬果子的时候一拉树枝,就见到里面藏着的人。

一人一鸟就这么对上了。

邵玄所藏身的地方,离地面至少五米,这个鸟头,离邵玄却不到一米的距离,可见这只大鸟的高度。

有了阿光那只恐鹤在前,邵玄对于这样的大鸟都抱着防备的态度,在下方的树枝被拉开之后,邵玄握着石刀就打算劈一刀。

可是,还没等邵玄动作,那只鸟“嘎”地尖声一叫,嘴里的果屑都掉了也不管,转身撒开大脚丫就开跑。

邵玄:“……”白瞎了这么大的块头!

若是换做阿光那只将脑袋当锄头用的恐鹤的话,大概直接一鸟嘴啄过来了吧?可是,这只鸟,却一副比邵玄还惊讶,甚至跟小白兔遇到大灰狼似的,惊慌恐惧地逃跑。

邵玄拨开树枝,看着那只风一般逃跑的鸟。

它和阿光的那只恐鹤一样,上肢也退化了,无法飞起来,而且,它的身躯看上去比阿光那只恐鹤还要肥大一些,下肢略粗……很有肉质感。

呼——

天空中的影子掠下,将还没跑远的那只大鸟给抓住,然后又飞起。

在喳喳将那只大鸟抓起之后,一个七人小队从树林中冲出,他们一开始并没有注意到邵玄,只盯着空中了,大声叫骂着,其中一人还将手里的长矛给投射了出去,可是,喳喳的飞得太快,还绕弯,长矛射偏了很多。

“被抓了!”

“哪里来的鹰?这只鹰以前没有见过!”

那边几人叫嚷着,然后,便注意到旁边站着的邵玄。

“你是谁?”其中一人面带怀疑地问道。

“我是路过的,咳,那什么,上面那只是我的鹰。”邵玄见对方的人虽然面有不豫之色,却并没有要继续投掷长矛的意思,便吹了一声哨,朝空中打了个手势。

远行者队伍的人说过,卢部落在中部的地位有些特殊,而卢部落的人,适宜友善相交。

喳喳抓着那只正在挣扎的鸟,在上空盘旋了一圈,才降落。

那边的人还担心喳喳会直接将那只大鸟从空中扔下,可是,喳喳只是在接近地面的时候,才将大鸟扔在邵玄面前,然后又迅速飞起身。它对朝自己扔长矛的人并没有好感。

被放到地面的大鸟,只是身上有一些爪痕,又受了点惊吓,一时没缓过来而已,等喘了会儿气,就打算继续开溜,可惜,被那边的几人先一步用草绳给捆了。

“你真只是路过?”那边领头的人问道,这次态度稍微好了些。

“是的,我刚在这儿休息,那只大鸟就跑过来了。”邵玄说道。

“刚才真是抱歉,我以为那只鹰要将我们饲养的鸟抓走呢。”那人笑道。对于这附近每一只来他们部落偷食的鹰,他都有印象,而刚才见到的那只,确实很陌生。而且,人驯养的和野生的鹰不同,刚才他还看到那只鹰的爪子上画着画,没看清,他猜测应该是图腾纹之类的。

卢部落一般不愿意跟人结仇,所以,对于很多部落,他们就算不亲近,但也不会得罪。面前这个年轻人能够饲养一只这样大的鹰,所在的部落应该也是个比较大的部落吧?

“卢部落,岩鸠。”那人自我介绍道。

“炎角部落,邵玄。”

炎角部落?几人相视一眼,似乎第一次听说,莫非离这里很远?

“你是跟着远行队伍过来的?”一人问。

“嗯,刚和他们分开不久。”

果然是远地方来的。几人心想。

看了眼空中的鹰,岩鸠对邵玄道:“邵玄你能不能再帮我们一个忙?”

“您说。”

岩鸠将事情简单说了下,原来,卢部落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将饲养的动物运一些出去,跟其他部落的人交换东西,然后再回来。可是,今天一大早的时候出了点事故,围栏缺损却并未及时修复,被一只大鸟给冲出去了,接着又跑了好多只,巡守的人拦截一些,也漏掉了不少。

他们派出了五支队伍,分五个方向追寻,寻到现在,还没能全部找到。

“所以,我想让你……养的那只鹰帮忙找找,看能不能找到。”岩鸠说道。

“行。”这并不是什么难事,邵玄将喳喳叫下来说了两句,便让它飞走了。

忙活了一上午的人,难得抽到个空隙休息,其中三个人就直接坐地面上了,想着待会儿若是那只鹰寻不到的话,他们还得继续。

“哎,来了!!”紧盯着天空的一人兴奋地说道。

他们以前只见过天空中的鹰抓走他们的牲畜,这还是第一次碰到让鹰帮忙给将逃离的牲畜追回来的情形。

这只是第一只,又过了约莫十分钟,第二只也寻了回来。两只之后,喳喳就没能再带回来一只大鸟。

“这附近应该都没了,咱们回去看看其他人找到没。”岩鸠说道。

同时,为了感谢邵玄,岩鸠还向邵玄发出了邀请。刚才的闲聊中,邵玄露出了对饲养大鸟的兴趣,这也是卢部落非常自豪的一件事,他们喜欢让人看到自己的饲养成果,这样他们以后也能跟更多的人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