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原始战记-第7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这是一个打劫经验丰富的图腾战士,杀气非常重,曾经有不少来集市交易的人,都丧命于他手下。

鼓胀的肌肉和身上那些显眼的图腾纹路,让这人看上去更加狰狞凶残,他张开口,朝着邵玄示威似的吼了一声,那叫声仿佛好几只野兽同时吼叫,带着极其明显的威胁意思。

若是以往,那些被他们堵着的人。已经惊慌失措,面带惊恐,甚至许诺会拿出跟多的宝物,以换取一命。当然,他们最后宝物也收了,对方的命,他们也照收不误。

在离这里近百米远处的几棵矮树后面,曲策静静站在那里,看着那边的五个人。他跟着青色小鸟过来没想到竟会看到这样的一幕。

“啧,我还好心提醒过他。结果还是一个人出来,所以说,这人就是蠢,丢了命也是活该。”曲策小声说道。

旁边。白衣女子站在那里,手上抱着一只毛茸茸的蜘蛛,微蹙着眉看向那边的五个人,她对那些小部落的事情并无兴趣,之所以跟着曲策过来,也只是想看看是否与抽蛛丝的人相关。

“他们就是那些偷盗者?”白衣女问道。

“对。就是他们,只是我不知道,他们还干这种事。也是,有那个胆子偷莽部落和未八部落的东西,自然也会朝其他人下手。”曲策说道。

“你不去帮忙?”

“我为何要去帮忙?等那边完事了,我再去收拾他们。”

无论是曲策,还是白衣女,对他们来说,小部落的人根本用不着他们去多在意,打个比方,在曲策两人眼里,他们就是具有更多技术和丰富文化、自认为更聪明且实力强大的文明人,而那帮小部落的,则是什么都不懂只知道打杀抢掠又愚蠢的目光短浅的野蛮人,双方完全不是一个层面的,平时一句话都懒得跟那些人说。

难得在山洞那里的时候特意提醒了一句话,还没被人当回事,曲策可没心情再去插手了,看那边的情势,双方实力差距太大,应该很快就能结束了,至于那个被围住的小子是死是活,关自己何事?又不是自己部落的。只能说那小子倒霉,太过愚蠢。

“待会儿那边结束之后,我出手还是你出手?”曲策问向旁边的人。

白衣女摸着怀里的蜘蛛,随意地道:“一人一半。”

“可以。”

在曲策和白衣女正商量着等会儿怎么严刑拷问偷盗者的时候,那边场上,邵玄镇定地站在那里,看着四人中那个已经动用图腾之力的人。

“想要火晶?可以,有本事你们就来拿。”邵玄说道。

见邵玄竟然是这般表现,四人之中,有疑惑,但更多的是觉得这真是个不知死活的愣头小子,死到临头还不自知,简直迟钝,愚蠢之极!

一声如狮虎之啸从那个图腾战士口中吼出,对方原本鼓胀绷紧的两条腿,这一刻蠕动着再次粗了一圈,每一块肌肉都充满了力量,看上去强悍得能生生踢死一头大象。

一声大吼之后,对方便朝着邵玄快步冲过来,每一步都跨越数米,几乎眨眼间就来到邵玄面前。

而此刻邵玄体内的图腾之力也在瞬间攀升至极致,脑海之中的图腾上,火焰瞬间剧烈翻涌起来,如添柴还加了油一般。露在外面的手臂上,并未同对方那样膨胀得厉害,只是皮肤下的那一根根如虬龙般的青筋交错突突跳起。

邵玄直直看着朝自己冲过来的,这个第一次见却带着强烈杀意的人,眼中的的战意也蔓延开来。

“若是大家已经忘了炎角部落,那就让他们再想起来……”

巫这句话,邵玄非常认同。

既然大家都不记得了,不认识了,那就强硬地提醒他们一下吧。

几人并不见站在那里的邵玄有什么大动作,他只是略微侧了个身,然后伸手,看起来非常简单地挥了下拳头而已。

冲向邵玄的那人一击打空,还没来得及做出下一步攻击,就感觉到一股极强的气势瞬间在他身旁爆开,这股气势太强,太快,几乎在短暂的瞬间就飙升到顶峰,令他头皮发麻,身体的动作也为之一滞。下一刻,他胸口就挨了一拳。

那看起来十分强壮的刚硬的肌肉,在这个看似普通的拳头一击之下,却仿佛变成了脆弱的果皮,被直接打陷。肉眼可见的波纹从击打之处散开,凹陷的胸膛之处,响起了骨骼碎裂的声音。

原本面带杀气的人,此时的表情已经凝固了,随着这重重的一拳头,他的身体似乎如受到什么惊吓一般微微蜷缩,与胸口相应的背后鼓起了一块,让他看起来像是驼背一般,口中喷出大量的鲜血,整个人也直接倒飞了出去,然后重重摔在二十米远处的地面上,不再动弹。

一阵风吹过,不远处树林里掉落的树叶,随着风被吹往这边,与地面嗑嗑嘭嘭的摩擦声,此刻清晰可闻。

周围的气氛如被冻结似的,一时间,竟没有一人说话。

而站在矮树后面的曲策和白衣女,此刻正睁大眼睛看着那边,眼皮一抽一抽的,似乎对所看到的景象不敢相信。

刚才,曲策还在跟身旁的人商量待会儿怎么严刑拷问偷盗者,压根没管那边的形势,并且他们已经给邵玄判了死刑,还预计整个过程都会在极短的时间内完成。

而现在,那边倒是结束得快,只是,杀与被杀的双方,直接颠倒了。

能在这个地方干偷盗、抢掠、劫杀勾当的人,能是好对付的?可偏偏,那个看起来凶神恶煞的壮汉,就被那个看起来非常无害的小子,一拳给打死了!

曲策自己都没把握能做到这样!

不仅是曲策,就连一直对那些不知名的小部落不屑一顾的白衣女,此刻也僵住了,连手上将心爱的宠物白毛蜘蛛的白毛拔下来一把都不知道,视线紧盯着那边那个身影。

“曲策,你确定那只是个小部落的人?”白衣女问道。

哪个小部落的人,能在如此年轻就有这样的力量?而且,对方对图腾之力的控制简直精准,极短的时间内,就已经从丝毫未显飙升到顶峰,虽然他们离那边还有些距离,但她能清楚感受到那一个瞬间的巨大变化,仿佛那里突然出现了一只凶兽,下一刻又无故消失一般,没有给人任何缓冲的时间,一切,都只在那短暂的一瞬完成。若对方真的来自小部落,那么,那个年轻人,应该是他们部落里堪称妖孽般的人了吧。

没听到曲策的答复,白衣女再次问道:“那个人,来自哪个部落?”

曲策咽了咽唾沫,“……我不知道。”

他只是为了躲麻烦而跑到远行者歇息的山洞去睡觉,有点眼力的人都不会去惹他,就他睡觉的时间,山洞里的人已经换了两批了,哪一批是哪个部落的人,他还真不知道,当时也没想要知道,平时他对那些远行者队伍以及那些小部落的人都是无视态度,谁知道今天竟然会见到这样的事情?!

白衣女面无表情地看向曲策,“蠢货!”

第一八五章全灭

在曲策和白衣女猜测邵玄到底来自哪个部落的时候,那边,完全被刚才的变化而镇住的另外三个人,也反应了过来。

刚才亲眼见到自己的同伙被面前这个看似无害的小子一拳打死,眼睛都直了。

一拳!没有动刀,没有使用其他的工具和手段,仅仅只是简单的一拳而已!

这个被他们视作猎物的毛头小子,竟然只用了一拳就将他们中每次打劫冲在最前面的人,给灭了。

计划失误,他们完全错估了这个看起来年轻得过分的人。他们谁也没有想到,这个年轻得过分的小子,手段竟然如此暴烈,干脆又恐怖,就像是在向谁示威一般。

这一刻,邵玄在这三人的眼里,不再是个初次跟队出来的什么都不懂的年轻人,而是一个如凶兽一般的掠食者。

他们是胆大,但不是不怕死。

反应过来的三人如怪兽一般大声嘶吼,身上的图腾纹也显露出来,几乎不分先后,三个人影,像是高速奔跑的野兽,同时朝着三个不同方向,打算快速离开这个地方。

“这时候想跑,晚了。”

邵玄体内的图腾之力再次飙升到巅峰,眼中的战意,也在这时候再次高昂起来,甚至比刚才更甚。视线盯上其中一个人,紧追而去,并没有去看剩余两个。

略显宽松的兽皮衣随着邵玄身体的快速动作,跟空气摩擦产生猎猎的声响。瞬加爆发出来的力量,也让他的速度提升到一个比那三者更高的程度,如一阵烈风般,追上了那个被他盯上的人。

也不等对方有何反应,邵玄双手一探,那个并不如对方粗壮的手臂,便已经到了对方跟前,刚才已经打过一人的拳头,再次挥出。

那人想用手臂挡住。却发现,手臂在与对方的拳头接触的瞬间,便曲折,一起撞向胸口处。

嘭!

第二个。和刚才那个一样,几乎是一击致命。同样是以这种刚硬的暴力手段。

接连击杀两个敌人,邵玄并未停歇,在追向第三人的时候,他一脚踢出了地面上的一块小石头。被踢飞的石头如出膛的子弹般。朝着第三个人射过去。

噗嗤!

对方的大腿处被石子击中,却并未击穿,可见对方身体的强度。

那人只是稍作停顿,也不顾腿上的疼痛,继续逃离。

他现在非常后悔,为何会选择了这样一个“猎物”,结果猎物变猎人,而他们四个,则踩进了猎人的陷阱里面。他现在是明白过来了,对方一早就看穿了自己意图!

或许。早在自己带着玉石假装交易者寻上去之前,对方就察觉到了他们的存在,只是装作不知道而已。要不然的话,为何会让远行者队伍的其他人先离开,而不是在附近稍作等待?

是了,因为自信能够解决自己四人,那小子才选择了这样一个更加偏的地方。可怜自己四人竟然会觉得对方是个蠢货?!

他知道邵玄的速度快,可是,他还是低估了邵玄。

就在那人快跑出树林范围的时候,一条并不如他粗壮的大腿。横扫过来,带着呜呜的风声,仿佛山林中那些扑食的凶兽。

嘭!

被那一腿扫到的人,倒飞十来米。摔在地面。

“别……别杀我……我有很多……宝贝,有莽部落的……玉石,有……未八部落的……咳……丝衣,只是希望,你能饶我一命……我能带你去找……藏起来的玉石,有很多……真的……很多……”

那个将邵玄带来的人。此刻倒在地上,嘴边因为刚才吐血,还带着血色,说话很艰难,挣扎几下,却像是失去力量一般,又跌了回去,视线往自己最后那个同伴所逃离的方向看。那人,好像已经成功逃离了。

邵玄看了他一眼,转身朝着那第四个人所逃离的方向走去。

而就在邵玄转身的时候,原本躺倒在地面的人,却悄声起来,从腰上掏出一根细长的骨刀,朝着邵玄刺过去。

可是,邵玄却仿佛身后长了眼睛一般,闪身躲过。

那人只觉双臂一麻,手上的骨刀已经脱离。

噗——

细长的骨刀,穿透他的身体。

“呃……”

那人喉咙里发出无意义的声音,不可置信一般,看着邵玄,然后跪倒在地。

邵玄看着面前的人,抬脚,跺下。

砰!

脚下的地面,以邵玄脚下为中心,猛的塌陷下去一个直径近两米的圆形,下陷近一掌的高度。

站在矮树林后面的曲策以及白衣女,只觉心里也似乎跟那片地面一般,被狠狠震了一番,而窝在白衣女怀里的那只白毛蜘蛛,全身的毛都炸起,瑟瑟抖动着。

带着曲策过来的那只青色的小鸟,也站在离曲策最近的那片叶子上,紧张盯着空中一个方向。

那边,邵玄跺了一脚之后,便没再管跪倒在地的人,转身,朝着第四个人的方向走过去,脚步慢悠悠的,并不像是急着追人。

而在邵玄身后,跪倒在地的人,血色的线条蔓延,看上去这人身上像是裂开一般。

如此暴力而强硬的手段,让曲策觉得,自己之前真是瞎了眼,怎么会认为这个年轻人是个什么都不懂的蠢货呢?其实,蠢的人是自己吧?竟然连这般厉害的角色都没看出来。

不过,之前围过来的有四个人,现在那小子已经杀了三个,第四个显然是追不上了,所以才这般缓慢地走吧?

刚这么想,曲策就见青色的小鸟往他怀里躲。

“怎么了?”

曲策疑惑。

躲在他怀里的青色小鸟抬头看向天空某处,似乎非常忌惮。

天空?

曲策抬头看过去,然后,他就看到了一只巨大的鹰,抓着一个人,朝着那个小子飞了过去。

嘭!

被鹰抓着的人,被扔向地面,不知死活,只是身体的骨骼似乎有些扭曲,应该,是没命了吧?

四个人,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全被灭了。

在这里,实力说话,只是,并不是每个人都将实力显露在外面。

那个小子,到底是谁呢?又是来自哪个部落?

曲策和白衣女心里都想着,回去得让人好好查一下了。

第一八六章围剿

从那个装作交易者的人将邵玄带过来,到四个人全部被灭,其实并没有多久。

邵玄将已经死去的四个人用草绳捆起来,这周围现在暂时没有其他人,但是保不准会有人听到这边的动静而过来,而这四个人应该还是有同伙的,邵玄不打算在这里久待。

在邵玄捆人的时候,旁边的喳喳闲着没事左顾右瞧,往矮树林那边看了好几次,又看向旁边正在地面上打转的一只受了伤的长相奇怪的蜂。

是刚才那些人驯养的寻宝蜂,只是它主人被邵玄杀死的时候,它也受到了波及,被翻涌的气流震伤,一时落在地面飞不起来了,不管怎么扇翅膀,就只是发出一些嗡嗡的声响,在原地打转。

喳喳盯了那只寻宝蜂几秒,嘴一啄,吃了。

“好了,走,喳喳,先找个地方将这几人处理掉!”邵玄跳上喳喳的背,说道。

喳喳振翅飞起,大爪子将捆绑的四个人抓起,虽然这几人有些重,但只要不是长途飞行,对现在的喳喳来说,问题不大。

离开之前,邵玄朝矮树林那边看了一眼,才收回视线。

他知道后面有人,山洞里见到的那个年轻人也在,也正因为如此,他在对付刚才那四个人的时候,才使用那般野蛮粗暴的手段,用的完全就是麦他们猎杀凶兽时候的风格,比如当初麦直接用拳头打四牙野猪。

炎角部落,大多都是那样的风格,也崇尚力量,既然为了震慑,邵玄自然使用的是最“炎角”的风格了,而且,为了起到最好的效果,他连石刀都没用,就只用了拳头。这应该能给那里的人留下点印象了吧?

等邵玄和喳喳离开,曲策二人才从矮树后面出来。走到刚才战斗过的地方仔细看了看。

“非常强悍的力量。”甚至算得上野蛮霸道,但这并不是曲策所了解的几个部落的风格。

其中也有一些惯用绝对的力量来打击对手的,但未必能做到这样,而且。对方还如此年轻。

那边,邵玄和喳喳带着那四个打劫的人的尸体,来到一处不属于莽部落也不属于未八部落的树林里,将四个人扔在那儿,周围有很多野兽活动的痕迹。相信不用多久,这四个人就会“消失”。

而这四人身上的东西,全都被邵玄搜出来了。其中有一些玉石,还有几张不错的兽皮。

清理了一下身上的血迹,到手的玉石和兽皮也放进兽皮袋里,邵玄调整了一下,将杀气祛除,平息负面情绪,就像每次狩猎完成之后回到部落进行一次洗刀礼一样。

少顷,邵玄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变得和平常无异了,整个人看上去依旧像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看不出不久前打死了四个人的样子。

拍了拍喳喳的头,邵玄说道:“走,回去吧。”

矞和濮部落的几人在集市上走了走,要交易的东西也都换了,等快走完的时候,才看到邵玄跑过来。

上下打量一番,没看到邵玄身上有什么伤势,几人才放下心。“如何了?”

邵玄拿出一个鸡蛋大的玉石,抛了抛,“完成。”

“嘿,我看看。莽林的玉石比咢部落的水月石好多少?”矞说道。

邵玄将玉石递过去,这只是他从那四个人身上搜出来的玉石之一,里面所含的能量比较少,但非常平和。

到时间之后,邵玄便和其他人一起回到山洞那边,换另一批人出去。而出去的这批人。对邵玄并不熟悉,所以,曲策让人旁敲侧击打听的时候,也没打听出个什么有用的信息来。

两日后,远行者队伍的人已经开始作离开的准备了,这是最后一天他们能在这个集市上晃悠,想交换什么的就得抓紧时间,过了这个集市,大概要等到明年才能再过来了。

邵玄来到一个卖酒的老人那里,换了一个竹筒的酒,尝了尝,酒的度数不高,很淡,有些清凉的味道,带着药性,因为装在竹筒里,还散发着点竹子的清香味。不过,还是比不上河那边绿地的一些植物里面的汁水。

邵玄喝的时候还跟老人交流了一下,他上辈子用自家院子的葡萄自制过葡萄酒,与老者交流经验。

老人是莽部落的人,他身上也带着一块玉,只是玉石的质地和花纹,并不如曲策那般精致,也没有曲策的玉石大,在莽部落的地位不高,但是,在集市上,一些爱敲诈打劫的人,也不敢将主意打到他头上。

老人带着些许高傲之色,但和邵玄聊起酒的制作的时候,又变得非常热情。这是一个对制作酒水非常热衷的人,说起自己所喜爱的事情,也没了之前端着的态度,招呼邵玄在那里坐着,还拿出了另外几种谷酒给邵玄喝。

而邵玄在跟老人交流的时候,顺便还弄明白了那些陶制的制酒工具的作用。要不是炎角部落那边的土质不适合制陶,也不至于现在什么都用的石质的。

正说着,一个人走到老人的摊位前,“喂,你!”

正跟邵玄聊得兴起突然被人打断,老人很不爽,准备呵斥一声,抬眼就看到摊位前那人身上挂着的一块玉,到嗓子眼的呵斥又给咽下去了,变脸似的换上了一张笑脸。

可是,摊位前的人并没有理会那老人,对着邵玄道:“喂,你过来,有话跟你说。”

邵玄没理他,继续喝着竹筒里没喝完的酒。

见到邵玄这态度,曲策本想骂两句,想了想,走过去,侧头见到旁边的老人,挥挥手。

老人笑着赶紧退了好几步,离他们远点。

等老人退开之后,曲策压低声音对邵玄道:“有兴趣看看那天打劫你的人,他们伙同的下场吗?”

邵玄想了想,从地上站起,“哪里?”

邵玄对那些打劫团伙的兴趣不大,他想要看的是,莽部落的人如何对付那些人。莽部落的人,实力又如何?

和矞他们说了一声之后,邵玄便同曲策离开。朝着离集市稍远的一座山过去。

那里并不属于莽部落的范围,也不属于未八部落的地盘。

山上一处木屋前,围着十来个人,为首的是一个身材高壮满面虬须的大汉。他拿着装了水的陶罐猛地灌了好几口,然后一甩手,将陶罐狠狠往地上砸。

砰!

陶罐瞬间被摔得粉碎。

“还没找到他们的人?!”虬须大汉问道,眼神如刀子一般朝周围的人刮了一遍。

离虬须大汉最近的一人身体抖了抖,小心道:“还没。”

“连寻宝蜂都没回来?”虬须大汉的语气非常危险。似乎在压制着怒气。

好不容易驯养的一只寻宝蜂,被那四个废物带过去,说是发现了火晶,结果呢?火晶没见到一块,四个人都消失了,连带着寻宝蜂都没了,估计全部糟了杀手。他派人寻找的时候,只在一个地方见到了血迹,若是那四人还没回来,很可能就回不来了。

“大哥。会不会是莽部落或者未八部落的人发现什么了?”一人战战兢兢地道。

“难道他们知道使我们偷的?”另一人担忧道。

“那样的话,我们得挪地方了。”有人建议,“若是等他们寻过来,我们逃跑的机会就不大了。”

听着手下的话,满面虬须的大汉越想越气,双目赤红,一拳打在面前的石桌上,肉眼可见的空气震荡波纹散开,石桌眨眼间变成小碎块,石粉飞散。

“今天都给我收敛点。别被盯上了!”顿了顿,虬须大汉深吸一口气:“收拾东西,明天离开!”

话音刚落,只听嗖嗖嗖的破空声从四面八方传来。

细而硬的竹刺。如雨一般射向聚在那里的人。

反应快的,已经拿着手头的工具开始抵挡,反应慢一点的,直接被射成了刺猬,可是,即便被射成这样。他们也没有死去,还留有意识,只是已经不能动弹,稍微动一下肌肉,都会牵动浑身的刺痛,而每动一次,他们的血就会沿着那些竹刺往外流。

这样的细长而坚硬的竹刺,只有莽林内的那些特殊的竹子才能做出来。

莽部落的人!!

此刻,不用虬须大汉多说,周围的人都分散开,往各个方向冲去,就希望那边的包围圈薄弱一些,给自己逃脱的机会。

只是,他们还没跑多远,就一个个被细丝给束缚住,没等挣扎开,就被敲晕或者直接宰了。之前想要以速度强硬冲出包围圈的人,从两棵大树中间过去的时候,被那里的细丝割成几节。

邵玄还能听到嘣嘣嘣的弦断声。那些丝线将人割断,它们本身也因为那样快速而强硬的冲击力给崩断。

不止莽部落,竟然连未八的人都过来了!!

被围的每一个人,心中顿时升起绝望之感。只是他们不明白,为什么莽部落和未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