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原始战记-第7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一些第一次过来的年轻人,一开始的新奇和激动感,已经被这周围极具压迫力的视线和周围怪异的气氛所影响,甚至不敢跟那些人对视。

“抬起头,别一副胆小样。丢了部落的脸!”队伍里有人压低声音说道。

邵玄看了看山上的其他人,都长得人样,没谁多了一双手少了两条腿的,但是,面部五官和身材方面还是有比较明显的区别的。

有些人脸上涂着画,有些人则没有,衣着方面也各有倾向。粗略的一眼,就能看出,这里真的是一个“大杂烩”的地方。邵玄还是第一次在一个地方见到如此多来自不同部落的人。

朝山上走了一点,队伍直奔一个稍大些的山洞过去。

在那个山洞洞口。坐着几个人,看到这边的大队伍过去,他们也招呼洞内的人出来。

“这洞我们占了。”一个瘦高的人走出来,说道。

“哦,”泛宁继续带着人往前走,“现在,这个是我们的了!”

不需要多说,争夺已经开始。

一条身影陡然从山洞弹出,破空声直冲向远行队伍最前面的泛宁。

感觉到这突然而来的劲风袭面,泛宁双眼微微一眯。眼中冷光闪过,往前走动的脚腕猛然转动,肩膀一晃,不退反进。直接迎了上去。

对方甩动的双腿攻击非常凌厉,暗藏杀机,邵玄毫不怀疑这一腿能让人脑袋直接搬家。

被泛宁挡住之后,对方落地,换做双臂,甩动的双臂如软刀一般上下翻飞。在泛宁躲避时,臂影直接砸在旁边的岩石上,在上面留下一道深深的痕迹。

邵玄这个年纪不大的人,同样被远行者们围在队伍中间,周围的年轻人们沉默不语,睁大眼直直盯着那边,看着这场凶险的战斗。他们刚来的时候,那个被打得血肉模糊的人给他们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或许,败的人,就是那般下场,丢了山洞是小,丢了命,就什么都没了。只是,有些时候,明知凶险,却一步都不可退。

“你知道泛宁大头目最喜欢的蛙是什么蛙吗?”矞悄声在邵玄旁边问道。

“是什么?”邵玄看向矞。他记得,泛宁眼睛周围的花纹并没有多大的特色,和矞那些鲜艳的毒蛙花纹不同。

“角蛙里面的霸王蛙,他和首领喜欢的一样。”矞说道。

濮部落的首领广侯,长得跟个粽子似的,后来邵玄在看到了濮部落活动的一些比其他蛙要明显大很多的身影,才知道,广侯的样子,和角蛙更像。而活动在濮部落的那几只体型庞大的家伙们,性情非常残暴。

泛宁最喜霸王角蛙,性情也朝霸王角蛙靠拢。而且,他的实力,也是在濮部落靠前的。

虽然濮部落远行队伍的这位大头目对邵玄的态度一直不怎么好,但邵玄也不得不承认,泛宁这个人,还是非常有能力的。

那边,泛宁逮到对方的一个疏忽,看似朴实无华的招式,出的是没什么特别的拳头,却带着霸道的拳劲,破开气流,直轰向对方的胸口。

噗!

硬生生挨了这一拳的人被打飞,摔在十来米远处的地上,对方挣扎着想要起身,想说什么,却又喷出一口血。

对方队伍不少人面色都变了,惊惧地看着站在那里的泛宁,虽然泛宁身上也挨了几下,兽皮衣上破开之处被血色晕染,但相比起那个被打飞出去的人,泛宁的情况已经算好的了,而且,泛宁还非常镇定地稳稳地站在那里。

邵玄觉得,泛宁的这一拳,其实还是收敛了些的,来中部的路上他也看过泛宁猎杀猎物,那时候才是真的残暴,若是刚才那一拳使用了全部的力道,对方早就没命了,若是再加一下,对方身体的骨头,大概会被打碎。

对方被扶着站起,嘴边还流着血,即便没有伤到骨头,但刚才那带着强横力道的一拳,还是让他的内脏受了不小的伤,继续战斗是不可能的了。他能感觉到,自己的骨头虽然没有断掉,却已经有了裂痕,再挨一下,就惨多了。

全体冲上去继续打?不划算。

对方的队伍里还有人想站出来说什么,被泛宁微微眯起的带着寒光的眼睛一扫,又给缩回去了。

“还有谁?”泛宁站在那里,视线从堵在山洞前的人群中扫过,很多人都没敢直视他的眼睛。刚才的强硬和蛮横的气势,快速而又暴烈的一击,彻底打破一些人的胆。

头领都败了,就算队伍里还有不少实力不错的人,但是数量上也比不过,再看看对方,一个个精神状态非常好,尤其是那个打头的,一脸恶煞地站在那里,看上去还能战几轮。

算了,走吧。头目比不过,数量也比不过,他们还不如保存战力去寻找下一个目标。

原本堵在洞口一队人,陆续收拾东西撤离,他们打算去抢昨天看过的一个比这儿稍小一些的洞,那边洞里的人似乎比较好收拾。

如此战果,矞非常得意地给了邵玄一个眼神:看吧,我们头目就是霸气!

同时,矞还想着,不愧是画了霸王蛙眼纹的人,若是泛宁头目能长个像首领那样的眉骨就好了,那就真有了霸王角蛙的样子。

不仅是矞,濮部落的很多年轻人也看得火热,瞧泛宁的眼神带着崇拜。

泛宁面上端着一副高人冷肃的样子,其实心里也在发苦,麻痹的再战一个他绝对会输得非常惨,身上挨的那几下也震伤了内脏,他只是装得没事而已得好好休息。最后那一拳他没用全力,就是想屯点力气,防备着后面。抢山洞只要震慑对方,把对方逼出去就行了。

“进去收拾吧。”泛宁对其他几人说道。

队伍一拥而进,他们的队伍很大,但这个洞已经足够容纳他们这些人了,虽说能活动的范围没多少,但能够在这里占据个洞,已经不错的了。

众人正高兴地走进去的时候,却从洞内传出了一个人声。

“吵什么啊吵!”声音带着几分悠闲和慵懒,还带着打哈欠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远行者队伍的人没想到,他们已经将山洞夺了,竟然还有人敢留在这里?!莫非是之前那批人中谁睡得太死,没听到动静?

“谁?出来!我们已经将这个山洞占了,你赶紧收拾东西滚!”队伍里一位头目带着惊讶和愤怒,朝那边吼道。

PS:四千字送上,白天有点事,没太多时间码字,今晚的更新补不了了……欠两更。还更副本再次开启。

第一八三章胆子不小

嗒——嗒——嗒——

脚步声从洞里面传来。

洞内的人正一步步朝外走动,脚步不急不缓,带着点漫不经心,并没有因为洞口的这么多陌生人而惊慌。

洞内并没有点燃火堆,一片漆黑,所以,一开始,洞口的人并不能看清里面人的样子,只是因为这个突然出现的人而警惕,便都拿起武器,对着走出来的人。

在这样一个地方,即便是一个不起眼的小人物,也可能让你倒霉,必须得谨慎。

靠近洞口的地方,光线越来越亮,从里面走出来的人,也渐渐露出了他的身影。

那人看上去很年轻,穿着一身麻布衣裳,虽然有些皱巴巴的,但能看出来,这麻布衣服比邵玄在濮部落见过的那片麻布要好得多,编织得也更精细。在领口处,还有一些串联起来的小竹片组成的装饰,使那件麻布衣服看上去并不那么单一。

那人抬臂伸了个懒腰,洞口的光线有些刺眼,他一手抓着乱草一般的头发,看向站在洞口的人,“咦,又换人了啊?”

“你是?”队伍前面的几位头目看向对方,问道。

“这洞我们的了,你赶紧滚!”旁边还有个年轻点的,原本正打算在洞内抢一个比较好的位置,下手的时候就被洞内的声音给吓了一大跳,结果被他身后的人抢了地方,现在心情不太爽快,语气自然也有些冲。

可他没有注意到,自己队伍的头目刚才还嚣张的语气变得缓和了许多,他也没有察觉队伍里一些经验丰富的远行者们陡然变色的脸。见对方没回答,他还准备再说什么,就被旁边的几位年纪稍大一些的人捂住了嘴巴,拖进队伍里面。

邵玄看了看走出来的人,他知道,虽然麻布在中部地区已经开始流行,集市那边穿麻布的人就有不少。只是,走出来的这位身上的麻布可要好多了,还带着打磨得非常圆润的竹片饰物,最重要的是。对方腰间吊着的那块玉。

队伍里的经验者们说过,在莽部落里,几乎每人身上都带着玉,只是,有一些是一个很小的弧度。有一些则是半环甚至圆环形,可以说,在莽部落,地位与玉石是相关联的,而面前这个年轻人,腰间挂着的玉几乎呈二百四十度的弧形,玉上虽然没有雕饰,但有一些清晰的如竹子一般的绿色纹路。

可想而知,这人自然不是什么小人物,虽然不知道这位为什么会来睡山洞。但不能得罪,这是几位头目心里同时想到的。

那人看似随意地扫了远行者队伍一眼,说道:“我已经睡好了,你们进去吧。”

队伍里没人往里走,但是,随着那人的步子,堵在洞口的队伍,迅速让开一条路,有些不明就里的年轻人,被周围那些年长些的连拖带拽给拉开。

没人挡洞口。更多洞外的光线照进去,也让大家将这个奇怪的年轻人看得更清楚。长得挺白,看上去也不壮,也没感觉到有多强。没有泛宁头目他们那样的气势,穿得倒是不错,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大家如此忌惮。而当大家的目光扫到对方吊着的那块玉时,刚才还在心里骂的人,垂下眼皮,不去看对方。

一时间。洞内安静下来,刚才兴致勃勃讨论的人,也都闭上了嘴巴。

气氛有些凝固。

嗒嗒嗒——

对方慢悠悠走动的声音,大家却听得非常清晰,就连洞外的吵闹在众人耳朵里也没能掩盖住这脚步声。

突然,正在往洞外走的人步子停了停,侧身看向远行者队伍。

队伍前方的几位头目心里顿时一紧,相互打了个眼色,想着若是发生变故,该怎么办。

却不想,对方只是看着队伍里面一处,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胆子不小。出去的时候,别一个人走喔。”

队伍里的其他人,顺着那人的目光,看向一处,那里,邵玄正皱着眉站着。

说完那句话之后,那人便离开了,出去站在洞外伸了个懒腰,活动了一下手臂,看向山下,然后纵身一跃。

这里处于山腰,坡面有些陡,离下方的地面还是有些高度的。

可是,等洞外的人看向下方的时候,却并未发现那人的身影。

“别看了,已经走了。”泛宁说着,走到邵玄面前,寒着一张脸,大概因为还受了内伤,面色更加难看:“你惹过莽部落的人?”

“没,第一次来这里,以前也没见过莽部落的人。”邵玄也纳闷,那人说话说半截,他哪知道对方到底在说什么?!

“没惹过最好!”泛宁重重地“哼”了一声,就因为这一声“哼”,牵动了体内的伤势,连咳数下,差点咳出一口血来,但是为了维持面子,稳住军心,又将那一口血给憋了回去。

“清理山洞吧。”前面一位头目说道。

担心洞内还有其他人,众人燃了火堆之后,拿着火把走进里面,仔细清查了一番,捞出一些垃圾给扔外面,然后各自找地方开始休息。赶了这么久的路,来到中部之后,就一直紧绷着神经,现在终于能抢到个山洞,确实得好好休息一番,一些带着伤的人也需要好好养伤。

邵玄和矞等几人也找了个地方休息,燃起一个小火堆,将带着的肉又烤热了一下,吃饱了才有力气。

“邵玄,你真不认识那个人?”矞问道。

“不认识,我也不知道他那句话是什么意思。”邵玄一直想着原因,他甚至还在想是不是对方发现了他是炎角部落的人,但是,也没听说当年莽部落与炎角部落之间有什么恩怨。而且,邵玄也没从对方身上感觉到恶意,当然,也没善意,只是陌生人而已。

另一边,而离开山洞的人,已经在集市附近了。他并没有走进集市里面,在离集市约莫百来米的地方闲走。

嗖!

一根细长的长矛极速射来。插在他面前的地面,近半截矛身瞬间没入地下。

“曲策!将白灵交出来!”

一个白色的身影眨眼间已从百米开外的地方,来到曲策面前。

这是一个身穿着丝质白衣的年轻女子,此时秀美的面上却带着怒意。看着曲策。

“不就是一只蜘蛛吗?你都追杀我多少天了?”曲策打了个哈欠,不在意地说道:“你在意你的蜘蛛,那我辛辛苦苦养大的竹鼠怎么办?你赔我?我还打算再养几天炖一大锅汤好好吃一顿,呵,结果回去一瞧。哟!只剩下骨头了!”

说到后面的时候,曲策的面色冷了下来。

“你的竹鼠我可以用丝衣赔。”白衣女子略缓了语气,说道。

“嘁,你当谁都稀罕你们部落的蜘蛛味吗?!当我们莽部落没有好东西?!”

“不管怎样,你今天必须把白灵交出来!”白衣女子也不退让。

“还怕你不成……等等!”在对方动手之前,曲策快声阻止。

看了看天空,曲策视线停留在某处,刚才还带着怒气的脸上,露出笑意,抬起手掌。

一息之后。一道绿色的身影闪过,最后停留在曲策的手掌上。

那是一只不到手掌大的鸟,翅膀如刀,尾如燕。因为体型太小,若是不细看,很容易误认为是什么昆虫。

“发现什么了?”曲策用手指摸了摸那只小鸟的头,说道。

那只鸟叫了一声,还轻轻啄了啄曲策的手指。

“终于找到那些小偷了。”曲策面上一喜,“有事,不跟你扯了。还你!”说着曲策从藏在衣服里面的一个兽皮袋中掏出个白色的球,扔向白衣女子。

白衣女子快速接住,看了看手上的“白球”。那原本是一只浑身长满了白色长毛的蜘蛛,现在却被裹成一个拳头大的球。而且,在它身上,还插着几根竹刺。就是这几根竹刺,让这只白色的蜘蛛遭受了巨大的痛苦。

“曲策!”白衣女子面上的怒气更盛。

“喊什么喊,它还没死呢,比起我那几只可怜的竹鼠好多了。吃了我那么多竹鼠。就得受到惩罚,扎几下会死啊?死了也活该!”

白衣女子顾不上再说,只是忍着气,将“白球”身上的几根细竹刺拔掉,过了会儿,“白球”渐渐张开,一根根带着白毛的长腿伸展出来,拳头大的“白球”膨胀了一倍有余。

“看吧,还没死呢。下次再吃我的竹鼠,扎不死它!”没心思再继续留在这里,曲策一收袋子:“我去抓贼了,我倒要看看还有谁偷老子的竹鼠,真当老子好脾气不成?”

绿色的小鸟已经起飞,曲策紧跟而上。而白衣女子在犹豫片刻之后,也跟了上去,她也发现部落里一些蛛网上的丝被人抽过,不知道是不是跟莽部落那些偷玉石和竹鼠的人相同。

——————

邵玄在吃过食物,稍作休息之后,就和矞等人一起出了山洞。远行队伍的人分两批行动,一批出去交易,一批守着山洞,上下午交替出去。

现在,泛宁带着濮部落的人出去,他们会在这个集市先交易一批物品,中部流行的东西,带回去未必受欢迎,他们必须按照大河边沿的那些部落的习性喜好来选择,这样带回去了才能换到更多的东西。就像邵玄当初看到的那块粗糙的麻布,在这里根本就算不上什么,随便用点东西就能换上一块,可是带回去之后却能换到上好的水月石,水月石又能换到更多的好东西。

由于没有统一的货币,邵玄所见到的交易,就是各种稀奇古怪的物品,有时候买者拿出来的,卖家并不喜欢,交易也就不能成功。

矞带着的几种从蛙身上取的东西,倒是比较受欢迎,交易还算顺利,而咢部落的水月石,那就更顺利了,若是数量足够多的话,邵玄觉得,咢部落的水月石都能当做统一的货币来使用了,不管是来自哪个部落的卖家,邵玄想跟对方交易的话,拿出水月石就能成功。这也难怪濮部落的人每次见到咢部落的人都那般激动。水月石太万能了。

比水月石更高一级的,就是莽部落的玉石了,在交易中同样万能,只是,比水月石还要“贵”上许多。

邵玄对麻布和陶器没兴趣,而那些来自莽部落的玉石,触及能感受到一股平静祥和的气息,或许对图腾战士而言还有其他用处,只是邵玄觉得,自己并不需要这些,又没有足够的财力,还是别打玉石的主意了。

邵玄正和矞等人一起在集市上走着,一个方脸的人迎上来。

“几位是否需要玉石?”那人快速扫了眼周围,似乎防备着什么,然后一拉兽皮衣宽松的衣袖,邵玄便看到了对方袖子里面的几块玉石。

“玉石啊?”矞有些纠结,他其实对玉石很好奇,只是,部落里其他人说,玉石交易不划算,所以濮部落的人基本不会有人去交易玉石。

“算了吧,我手头也没有能交易玉石的东西,换了玉石我就不能去换其他的了。”矞拒绝道。

濮部落的其他人也都是同样的心思,只有邵玄垂头似乎在犹豫。

“这玉石,如何交换?”邵玄问。

“我看你们刚才拿出的那种白色石头就不错,就用那个吧。不过……在这里太惹眼,咱们去那边。”那人指了指一个地方。

“邵玄,我们和你一起去吧。”矞说道。听说集市上这类交易很危险,很多时候都是抱团一起行动的。

想了想,邵玄对矞几人道,“不用,你们先继续往前走,我过去交易完了就追上去,我对玉石挺感兴趣的,想多看会儿。”

“对对,我们那边的玉石种类很多,还有精心雕琢过的。”那人快速道。

“真不用我们一起过去?”矞旁边的一位年纪稍大点的人问向邵玄。

“真不用,谢了。”

“那好吧。”集市上有些交易确实可能会涉及一些个人的秘密,濮部落的那位年长者也没再说,带着矞等人就继续往前面走。

等矞他们走远了些,邵玄才对那位玉石交易者说道:“走吧,不过我觉得那边不错。”

邵玄指了指另外一个地方,“那边人少。”

“那边……也行。”那人走在邵玄旁边,略落后半步,宽松的兽皮衣下,手指朝一个方向打了个手势。

离开集市一段距离之后,邵玄停住脚。

在他的前面,左面以及右面,各出现了一个人,而后方,则是那位集市上的玉石交易者。

邵玄转身看向那位玉石交易者,对方面上原本带着笑,现在同样在笑,只是少了一份亲和,多了许多狠戾,宽松的兽皮衣里,早已经没了玉石。

四个人,将邵玄围在中间,包围圈渐渐缩小。

“小子,东西交出来吧。”前面那人说道。

邵玄没出声,也没露出惊慌之色。

“别藏着了,你身上带着什么,我们一清二楚。不过你倒是有胆,带着那样宝贵的东西,竟然还敢一个人跟我过来。”那位玉石交易者眼里闪过贪婪的光。

宝贵的东西?

邵玄想了想,他身上宝贵的东西多了,比如虫皮做的里衣、那些特殊的丝线,咢部落的水月石也算上,还有……火晶!

邵玄眼神闪了闪,他想起山洞里那个人说的:“胆子不小。出去的时候,别一个人走喔。”

PS:就一更……

第一八四章蠢货

一只只有拇指大小的蜂,在其中一人身周绕行。

邵玄听队伍里一些人说过,有一些专门到处寻找宝物的人,会驯养一些能寻找宝物的动物,那些动物对火晶等一些具有特殊能量的物体,感知十分灵敏,有了这些动物的帮助,那些寻宝的人,每一次出手的成功率也会大大增加。

现在,正绕着其中一人飞行的那只长得有些奇怪的蜂,应该就是所谓的“寻宝蜂”了。

“你们到底想要什么?”邵玄问道。

“别装了,我知道你手上有火晶。或者,你能拿更多的东西出来,我们可以放过你,否则……”堵在邵玄正前方的那人恶狠狠地说道。

果然。邵玄心想。

那么,之前山洞里那个人也能感知到火晶了?

等了等,对方没见邵玄说话,其中一人不耐烦了,脸色顿时一沉,“别跟他多说了,既然他不想给,那就杀了他再从他身上搜出来!”

对他们而言,邵玄不过是一个第一次跟随队伍过来的新人,一个什么都不懂也没多强实力的年轻人而已。他们每一次出手,都会先打探一下,而在此之前,他们驯养的寻宝蜂在发现火晶之后,他们就装作集市上的交易者,跟那个远行者队伍的人交谈过,知道这个叫邵玄的小子,只是独自一人,并不属于远行者队伍里的那几个部落。

什么“炎角部落”,他们听都没听说过,大概是什么偏远地方的小部落罢了,无需在意,这样小部落的人,杀了也就杀了,就连一些中部地区部落的人,他们也暗算过,何况区区一个来自不知名部落的毛头小子?

只要不是莽部落、未八部落等几个强大部落的人,该出手的时候。他们都会毫不留情地出手。

周围没有其他人走动,四人将邵玄围在中间,其中一人面目狰狞地笑了笑,脸上以及身上各处未被衣物遮挡的地方。肌肉正在怪异地蠕动,鼓起,虽然不像咢部落的人那样直接如充气一般膨胀起来,但也给人一种非常有力量的感觉,与此同时。一些纹路也出现在他身上。

这是一个打劫经验丰富的图腾战士,杀气非常重,曾经有不少来集市交易的人,都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