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原始战记-第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就算少了一条腿,但不管怎么说,克当年可是狩猎队负责下套做陷阱的,该有的技术依然在。

第十五章满肚子坏水,跟你一样

邵玄掀起帘子走进去,凯撒也跟着挤了进去,不过它不敢到处乱碰,有次它对这屋子里一个物体好奇凑近嗅了嗅,刚碰上就被夹了鼻子,用爪子怎么扒也扒不下来,越扒夹得越紧,就算邵玄很快帮它将夹子取下,还是疼了好久。打那之后凯撒每次来这里都特别老实,只紧跟着邵玄,不过分好奇。

克的屋子比附近大部分人的要大一些,约莫有个百来平米,屋里挂满了各种石器用具,从日常用的石杯石碗,到打猎用的石刀、矛头等等。种类也多,有机工具如鹿角兽骨等,也有全石质的,不过最多的还是复合型,即前两者的结合体,复合型工具部落里的战士用到的最多。

扫了眼挂着的工具之后,邵玄便收回视线,直接来到克打磨工具的那个小间。

头发花白透着老态的克坐在那里,因为每日打磨石器,身上穿着的兽皮都沾着一层灰白的石粉,握着石器的手上满是老茧,也沾着一层灰白色。

克的视线一直放在正在打磨的石器上,并没有因为邵玄进来就挪开视线,仿佛整个世界只有手里那把石器。

因为了解克的性格,邵玄直接拿出兽皮袋,将里面的两块石头取出递给克。

“克叔,能帮打磨两把石刀或匕首吗?”

邵玄拿出的这两块石头打磨出来也只能是短刀匕首,不长。

克停下手头的活,抬起头看了邵玄递过来的石块一眼,又瞧瞧邵玄拖过来的两条鱼,“可以,留一条。”意思是可以打磨,手工费一条鱼就够了。

“两条都留下,另一条是我送给您的,这半年来感谢您的帮衬。”邵玄笑道。

每次捡到可以加工的石头都是来克这里交换,一开始邵玄业务不熟,找过一些坏石料,克还是给换了食物。后来邵玄能辨认石料了,回想才明白过来,每天接触不同石材打磨石器的人怎么可能辨认不出石料的好坏?只能说明克是故意的。

虽然克这人总是绷着一张脸,给人疏离感,但确实帮过邵玄不少。再加上前两天邵玄还看到负责运送食物的格出现在这里,他跟克说话的时候言词透着熟络,显然这两人关系不错,邵玄就猜道,当时库离开洞上山,格让邵玄接替管理洞,估计就是这位石器师的原因。

克皱着眉,正打算说话,邵玄赶忙掏出一把小石刀递给克:“克叔,这是我自己新打磨的一把石刀,您给看看。”

邵玄这把石刀的石料并不是好石料,用石器师们的标准来看,只属于中下品质,比碎石地上那些石头的材质稍微好那么一点点,打磨起来也不用费多大功夫,邵玄三天就磨好了。

克接过来看了一眼,沾着石粉的手指从刀身上轻轻拂过,最后在靠近刀柄三分之一处点了点,“这里,不行。”

邵玄知道,经验丰富的石器师能够一眼看出石器的缺点,比如刀具类,他们就能瞧出刀具打磨时最失败的地方。而克刚才所点之处,就是告诉邵玄,这里,打磨时最失败。

为什么说最失败呢?

邵玄毕竟是个外行人,打磨石器的时候也只是全凭想当然,石器师们眼里所谓的技术技巧,邵玄压根不懂,这把石刀在克的眼里自然到处都是失败,而刚才所指的那处,便是失败中的失败。

接触的人越多,对这个部落了解得越深,邵玄越清楚,不能小看这里人的智慧和能力。拿出这把石刀,邵玄也是想从克这里多学点打磨的技巧。

这把石刀只是磨出了一个刀的外形,平时也凑合着用用,跟外出狩猎的战士们使用的自然相差很远,在石器师克的眼里更是处处缺点,何处易断,何处打磨过头,何处稍欠火候等,一眼就能瞧出来。

看克脸上刚才露出来的表情就能知道这位不怎么满意。这还是看在邵玄是个孩子,没打磨石刀经验的份上说了一句,要是换了其他战士过来,给克一个这样的石器,克一个字都不会多说,直接把刀一扔,懒得说,无视得彻底。

“克叔,我能不能跟您学打磨石器?”邵玄问。现在他的时间并不紧,还有即将到来的一整个寒冬,要是能学点打磨石器的技术,冬季窝在洞里的时候也能多练练,反正石材自己手头有。

可惜,克闻言摇摇头,“现在不行,等你觉醒了再说。”

磨个石头还要等图腾之力觉醒?这又是什么道理?

虽然疑惑,但邵玄还是识趣地没继续问,看克那样子就知道不想细说了。

既然克这样说,自然有他的理由。不过……

邵玄算了算,过了这个冬季他也就到十岁。按照洞里其他孩子的情况看,早的都是十一二岁觉醒,至少还得等个一两年,迟点的就跟库一样,到十三四岁了才能觉醒。

这样一想,还有好长时间。

虽然现在学不了,看看总是可以的。邵玄就蹲在旁边看着克打磨石器。

有些事情旁观者瞧着简单,真正上手的时候才知道跟想象的完全不一样,邵玄看看克打磨成型的短刀,再看看自己磨的……啧,真是不比不知道,不用看石材,只看外形就能明显瞧出优劣来,也难怪刚才克瞧着邵玄自己打磨的那把小刀的时候眼神隐忍,估计心里已经数落千百句了,看在邵玄只是个孩子才没骂出来。

直到天渐黑的时候,邵玄帮克架了石锅燃了火,鱼也剁好,才告辞离开,带着凯撒回洞里去。

在邵玄离开不久,克将打磨好的石器放在盒子里,擦了手开始准备食物。石锅里的水已经煮沸,在他往石锅里放邵玄早已经切好的鱼肉的时候,身后的窗户那儿一声轻响,接着便是嗖嗖嗖的箭矢飞射的声音。

“唉呀!”

咚!

翻窗进来的人摔在地上。

克眼都没抬,拿着勺子在石锅里面搅动。

“哎,我说老克啊,你怎么又换招儿了?嘶……”独臂的格揉了揉屁股,刚才臀部先着地,摔着了,脚上还有一圈皮绳紧紧束缚着他的双腿,要不然他也不会翻个窗就这么摔下来,他只是缺了条胳膊,又没有少腿,正常情况下哪能这么轻易就摔着?

那边还在骂骂咧咧,这边克继续搅拌着石锅里的汤,没理会翻窗进来还屁话忒多的格。

格好不容易解了皮绳站起来,闻了闻,立马凑到石锅边,“鱼汤?”

扫了眼屋子,看到放在边上的鱼,格笑了笑,“那小子来过了?”

“……”克没吭声。

“阿玄那小子昨天还拖着鱼去找我换了一大袋盐,所图甚大啊,我今儿去洞那边瞧了,哇,你不知道,洞里挂满了鱼,这个冬天那帮小崽子们好过了,啧,难怪当时你推荐阿玄那小子接替库,还别说,才多久啊,洞里的情形就大变样了,我手上的盐有一半都是被那小子给换走的。”格啧啧叹道。

部落所在的这座山附近有个天然形成的盐池,部落的盐都是从那里来的,只不过部落对盐有控制,定期给每户人发一定量的盐,保证生活的最低需求,再多的就得你自己拿东西换了。别想着去偷,盐池附近有战士守着,负责盐池那边事情的都是山上的人,下山区的人想要更多的盐都是上山找人换,不过,格是负责食物,手里自然能多留一些,邵玄就直接拿着鱼找上他。

见克依旧不出声,格自己找了个石凳坐下,自说自话,“我前天看到那小子在打磨石刀,今天他过来是想让你给指导指导吧?”不等克回答,格继续道:“其实那小子人挺不错,学起来劲头足,脑子还灵活,一看就是个满肚子坏水的,跟你一样,适合搞你那些玩意儿。既然他找来了,也有诚意,你怎么不应下呢?”

晃悠着脚丫子的格瞟了眼桌上剁好的鱼块,视线落在架起的石锅上,这跟平时老克架石锅的方式不一样,一看就是别人给架起来的,没老克架出来的稳当。想也是出自刚才过来的那小子的手。

克摇摇头,这次出声了:“容易受伤。”

“也是,没觉醒图腾之力,要是出了意外就不好了,毕竟你摆弄的那些玩意儿……挺危险。”

格将腋下穿在兽皮衣上的一根箭头扯下,刚才翻窗进来的时候他只注意这些射来的箭矢了,没留意紧贴窗沿的皮绳,才中了招。

明明只是木质的小箭头,一根手指就能轻易摁断,刚才却能在眨眼间穿透他身上的毛皮衣物,可见其射出的时候速度之快。

拿着半掌长的小箭头在手指间灵活地转动,玩了会儿之后,格动了动手指,轻轻一弹,小箭头便被准确射进挂在角落里的那个细口木筒里。

他不知道刚才这些小箭头是从哪儿射过来的,只能将它们先放在木筒里,那个木筒里面装的都是他扔的东西,等满了克自然会将里面的东西全部取出来归类放回。

“老克,你可有的等了,按照洞里那些孩子的体质,至少也得再等两年。”格叹道。

+++++++++++++++++++++++++++++++++++++++++++++++++++

新的一周,新的坑,求推荐票支援~~

第十六章冬季到来

邵玄回去的时候,洞里的小孩都已经从河边返回了,今天的收获不错,看他们脸上止不住的笑就知道,有两个组还比着谁拉的鱼多。

“阿玄,刚才有人来找你换东西,你没在,他们说明天再过来。”坐在旁边编草绳的屠说道。

以前在洞里的时候屠胆子比较小,长得也瘦弱,这段时间下来放开了许多,人也精神了,话渐渐多了起来。

“行,我知道了。”邵玄点头。

应该是部落又有人心动了,想去捕鱼,摸索了经验之后过来找邵玄换那种能浮在水面的黑块。

夜晚,挂在天空两边的月亮更暗了,月牙细细的,只能看到那并不算明亮的弧度。从通风口往外看,洞附近一片漆黑,只能听到洞外呼呼的风声,以及飞来飞去的夜燕所制造出来的声响,冬天要来了,夜燕都没精神,以前它们飞的时候可没这么大动静。

之后的几天,不管是洞里的孩子还是下山区的人,只要太阳没落山,就往河边跑得勤,都想着趁河水没结冰,赶紧拉。

大概是以往那些年部落的人从没打过这些鱼的主意,河里的鱼也多,这么多人成天在这儿拉鱼也没见哪天鱼少了。这些鱼极其凶悍,智商却不高,容易拉,只要掌握了诀窍,拉鱼的数量就蹭蹭往上涨。

幸运的是,接连几天拉鱼都很顺利,没有出现那种长着触须的生物。

直到某一天早上,邵玄带着凯撒去碎石地挖石虫的时候发现,石虫少多了,半天才挖到三条。

河边的鱼也突然少了,石虫扔下去好久才只拉上来一条并不算大的鱼。

不管是洞里的孩子还是部落的人心里都沉沉的,这样的情形似乎是一种预兆。

“阿玄,为什么会这样?”洞里孩子们蔫蔫的,盯着手上的草绳一副深受打击的心碎样。

“因为冬季要来了。”年长的一个孩子说道,他曾经听人说过,到了冬天,很多猎物会藏起来,你怎么找也找不到,只有等冬季过完了,它们才会再次出来。正因为这样,部落的人并不喜欢冬季,因为冬季充满了各种困难所带来的压抑。

见其他孩子还是盯着自己,邵玄叹道,“确实可能是这个原因。因为到了冬季,石虫不再出现在地表,而是会钻进地下深处去过冬,地底比地表要暖和。而河岸边的食人鱼也会离开靠岸的浅水区,游入大河深处,到那些在冬季不会结冰的区域去。所以咱们抓不到石虫,也拉不到鱼。”

邵玄的话音落下,洞里顿时弥漫着一股抑郁阴沉的气氛。

在洞里很多孩子的印象中,冬季很冷,很黑,有时候生病了昏昏沉沉的也不知道,就那么迷迷糊糊睡着,到了饭点被人叫起来吃点东西继续迷迷糊糊地睡,不知外面白天黑夜,行尸走肉一般。平时没什么,现在突然回想起来,再看看最近捕鱼的阳光日子,心情能好才怪。

还有小孩抱着今儿下午新拉的鱼坐在角落里忧伤,一边忧伤还一边不舍地摸一摸鱼头。只是配合上那条已经断气的鱼头上那瞪得老大的暗红的眼睛,和裂开的充满细密尖牙的嘴,这一人一鱼怎么看怎么诡异,这要是放在邵玄上辈子那个和平年代,这样的人铁定会被打上“**”和“心理扭曲”的标签,可是在这里,太正常不过了。

邵玄捂了捂脸,视线从那边挪开,不再去看角落里抱着鱼忧伤的人。

这几天洞里用来垫着睡的干草都被邵玄让搬出去晒过了,就连换来的毛皮也洗了晒过,准备其实很充足,只是没人能消除冬天即将到来的阴影,以往的经历在洞里孩子的心里留下的印象太深,再怎么也阳光不起来。

现在才中午,外面的天已经变得阴沉沉的了。

在邵玄想着冬季怎么办的时候,坐在一旁的结巴走了过来。

“阿玄……我……我想……想……”

结巴憋了半天才将自己的意思表述清楚。

结巴还有个妹妹,那年结巴没了双亲,被送到洞里的时候,他妹妹也被山腰的一户人收养。部落对女孩比较看重,而且收养女孩的人,也能够得到更多部落发下的补贴。

本部落的人大部分都会觉醒图腾之力,男孩基本会在十岁左右的时候觉醒,晚也不会晚太久,不会超过十五,这也是为什么洞里这些孩子以及近山脚区居住的那些孩子们平时只管吃睡不管其他的原因,因为他们不需要怎么努力,只要不饿死不病死,到年纪了自然会成为图腾战士。

相比起男孩,女孩中觉醒图腾之力的人就要少一些了,有近三分之一的人一生都不会觉醒,不过,部落并不会因此而亏待她们,相反,女孩在部落里受到的待遇要比男孩好得多,所以,即便同为孤儿,一些家庭也愿意收留女孩,也正因如此,生活在这个洞里的一个女孩没有,全是带把儿的。

结巴想在冬天来临前去看望下妹妹,给送过去一条鱼,从他自己分到的那份里面扣,他过来就是想征求邵玄的意见。自从邵玄带着洞里孩子捕鱼之后,地位坚不可摧,只要邵玄同意的事情,最年长的那两个孩子即便心里不愿意也不会反驳。现在,有事情也会询问下邵玄的意见。

结巴磕磕巴巴说完自己的意思,站在那里不安地搓手指,他担心邵玄会拒绝,看邵玄的眼神都带着小心翼翼。

“当然可以,天黑之前回来就好。”邵玄道。

“谢谢阿玄!”结巴兴奋地跑回去拖了一条鱼就出洞。

看着高高兴兴拖着一条鱼离开的结巴,邵玄笑了笑,“道谢的时候他倒是不结巴了,看来还是得激一激,或许一激动,这结巴的毛病就给改了。”

结巴离开后没多久,莫尔他娘又来了。来因还是和以前一样,要带莫尔上山,可惜莫尔不乐意,就算是他娘软磨硬泡也没松口,估计前几天在山上跟那家的孩子闹矛盾闹得挺大。

最后莫尔他娘留了一件厚厚的皮毛衣和一些肉干之后泪眼婆娑地离开。

下午格送食物过来,带给邵玄一些肉干,还有一件兽皮毛毯和一件衣服。

“这是麦给你的,衣服是郎嘎给的。”格说道,“他们今天要忙,巫说明天就要入冬了,大家都在检查房屋准备其他事宜,就找我帮忙递东西。”

麦的狩猎队昨天回来的,赶在冬季来临之前完成了今年的最后一次外出狩猎行动,收获很丰富,昨天邵玄看到他们或扛或拉着的猎物,足够挺过这个冬天,何况狩猎队不少人在家里还有存粮,冬季不会饿。昨天回归的狩猎队战士每个人都带着轻松的笑意。

邵玄接过来看了看,肉干比较新鲜,肉质也很好,毛毯和衣服比他这几天换来的皮毛要好一些。

说不感动是不可能的。

“谢谢格叔,顺便帮我感谢麦叔和郎嘎。哦,对了。”

邵玄拖了两条鱼过来,让格帮忙给带给麦和郎嘎,虽然知道麦他们这次收获的猎物足够过冬,邵玄还是要表示一下谢意。这两条鱼是邵玄自己的那份里头的,同组的其他人自然不会有意见。

“嘿,你就不怕我把鱼给截下。”格将鱼往已经空了的石缸里一扔,单臂扛起石缸离开。

既然巫说了明天可能就入冬,邵玄将之告诉洞里其他人,毛皮都已经分下去了,该怎么办用不着他多说,这帮孩子自保还是懂的。

当夜,天空漆黑一片,前两天还能看到一点弯弯的月牙,今天已经完全看不到。

黑得压抑。

邵玄半夜给冻醒的,感觉就好像躺在冰雪里一样,冻得发抖。可奇怪的是,醒了之后,又不那么冷了。

坐起来,邵玄将堵在通风口的茅草拉开一点点,顿时被透进的刺骨寒风给冰了个激灵。

冬季正式来了。

冬季的到来,让洞里孩子的生活又变成了原样,除了吃就是睡。洞外的气温很低,醒了他们也不能做什么,只能睡,期待着下次醒的时候冬天就能离去了。

有了食物,身上盖着的毛毯也厚了,这个冬天他们睡得还挺舒服,至少比印象中的冬季要舒服,要睡得安心。

冬季,格还是每天照常过来,顶着寒风暴雪送食物。邵玄觉得没必要这么受罪,跟格商量之后,格每次带过来三天的量,之后每三天过来一次。现在洞里也不像以往那样混乱了,格知道邵玄能控制好洞里,也没反对,还留给邵玄一个点火器,让邵玄好点火。

其实,冬季也并非没有其他事,比如部落派下来教导识字数数的人。和以往一样,每隔个二三十天,就会有人过来一趟,冬季照常。

这日,又到了教导的人过来的日子,前一天格给邵玄带过话,让邵玄做好准备。省得到时候洞里孩子一个个睡得死沉,错过了这难得的学习机会。

于是,当负责教导的老猎人裹着兽皮,哆哆嗦嗦地掀帘子进洞的时候,还没感受到洞内火堆带来的暖意,就看到本应该睡在地面趴一地的孩子,全都精神抖擞坐在那里,目光闪亮,看得他使劲一哆嗦。

因为住在山上,前段又有其他事情耽误,细算来,他已经有近四十来天没过来,对下山区发生的事情也不怎么了解。昨天他先去找了格,问问这段时间洞里的情况。本来只是例行问问,却没想到短短二十来天,洞里已经发生了天大的变化。

昨天听到格让不到十岁的邵玄负责管理洞的时候,这位老猎人还很不满,这不是欺负人吗?洞里那帮孩子是好相处的?以前他去洞里教导,就只有邵玄那孩子一个会认真学,这位老猎人对邵玄的印象还不错。

格解释的时候他还不信,现在亲眼看到洞内的情形,好像是不一样了……

顶着二十多双相当反常的热切视线,这位老猎人僵硬地迈着步子走进去,坐在以前坐的那个石凳上,从怀里掏出一张写着数字的兽皮,对着火堆的光看了看,没拿错,确定是这张兽皮卷,便清清嗓子。

“咳,这个,今天呢,我教大家学习一到十的数数,听好了,我先念一遍,咳,一,二,三……”

念了一遍之后,老猎人感觉周围的气氛有点不对,视线从兽皮卷上挪开,抬头看过去,只见周围一圈刚才还热切的视线变得不耐烦了,有的还明显带着鄙视。

怎么的?这才刚开始就不耐烦了?老猎人心里也不爽快,以前他过来教导的时候就是这样,念了两个数字这帮人就哈欠连天地要滚去睡觉,气得他老人家脑仁疼。

正待训斥一番,老猎人就听到有孩子抱怨:“大冬天的不睡觉硬撑着起来就让我听这个?”

“才一到十?这老头不行啊。”

“就是!”

“哎,老头你行不行?你只会一到十吗?”

“阿玄,不行就让这老头走吧,换人来。”

“就是!”

“换人!”

“换人!”

“让他走!”

邵玄看了看拿着兽皮卷的老头,发现这位老人家额头的青筋正一突一突的跳。

多稀罕哪,老猎人打死也不会想到,这帮小崽子竟然爱学了。

第十七章壁画

能够过来负责教导的人,自然不会是一把年纪只知道一到十的白痴,何况这种老猎人,就算其他的知道得不多,但数数是绝对在行的,这是外出打猎必须知道的知识,狩猎队与狩猎队之间的比拼也少不了用到数字。

知道洞里这帮孩子一到三十以内都差不多能熟练数出来,老猎人除了诧异惊奇之外,也有了一丝欢喜和欣慰。他爱教导人,可惜在山上,那里的孩子根本用不着他去教导。

难得来了兴致,老猎人今天教导得相当尽心。

能学到更多的数,闹哄哄的洞里也安静下来,不吵着换人了,小崽子们都竖着耳朵听。邵玄主要是看部落的文字,这帮孩子则是学习更多的数,至于洞内最无聊的,大概就只有蜷在草垫上睡觉的凯撒了。

老猎人离开的时候,还没教尽兴,也颇为不舍,往年一个冬季也就过来个两三次,现在教得挺爽,就算他想多来几次,他也不可能天天下山。考虑之后,老猎人将手里的兽皮留了下来,并不是最开始拿出来的那张,而是记录了更多数字和文字的一张更大的兽皮,让邵玄保管着,谁想看就去找邵玄。

洞里这边的通风口都已经用茅草堵了起来,没有光照进来,入冬以后洞里白天黑夜一个样,洞里也不可能整天燃着火堆。洞里存着柴火,前两天有战士搬运过来,但也供不起成天燃烧。

邵玄看着火堆想着,如果洞里能亮些,干什么都方便了。

凯撒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