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原始战记-第6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既然瓜迩说就在这里刻,邵玄也没挪地方。瓜迩带过来的木头还不错,质地细密坚韧。不容易变形,雕刻的效果应该会比较好。

“你想雕刻个什么?”邵玄问。

“我想……嗯,想……”瓜迩仔细想了想,道:“狼,我想要狼!”

比起那些没见过的也不会在草原上出现的兽类,瓜迩更希望有一个狼木雕。狼群在草原上很普遍,而丰部落的人,虽然也猎杀狼,但对于狼,他们还抱着一点敬畏之心,若是狼群没有袭击部落,没有叼走他们的牲畜,他们也不会对狼群出手。

“要威风的,头狼!”瓜迩面带憧憬,说道。

邵玄不太明白这孩子对头狼的执着,还是旁边的老曷说了原因。

在草原上的一些部落里流传着一个故事,当然,其实不知道是哪个部落的哪位先祖编出来的故事。说的是某个部落经常遭受狼群的攻击,那个部落的巫预言狼群会袭击一位战士的屋子,便用一块石头,雕刻了一匹狼,放在那个战士的屋门口。到了晚上,狼群过来的时候,看到了那个石雕,以为见到了狼王,便吓跑了。

这种故事也就那些小孩子们信,等长大了,也就不再相信了,不过,现在的瓜迩,对此仍然是深信不疑的。只是,他也知道,不是谁都有故事里那个巫的能力,更何况,他带回来的木桩也不大,自然不能与故事中的木雕相比。他只是纯粹想要一个那样木雕满足下而已。

“狼啊……”邵玄第一个想到的,便是被留在部落的凯撒,被刻印之后的凯撒,也有了足够做头狼的资格,复仇成功不说,还能跟山林里的凶兽们对抗,不知道现在成长到什么程度了。

回忆着凯撒的样子,以及山林里狩猎时的神态,邵玄开始动刀。

瓜迩还想着能学到点雕刻的技巧,没料,面前的人动刀越来越快,一开始他还能看到每一刀的动作,一块块木片被削下,但很快,他就无法跟上邵玄的速度了。唯一能看到的,就是那些如暴雨般飞溅的木屑,逼得他都退了好几步。

瓜迩想问一些问题,却发现,面前的雕刻者,似乎沉浸在某种状态之中,让人无法插足。

老曷用手抓起一些溅落在地面的木屑,定定看向邵玄。邵玄手臂上的动作,他是看不清楚,但是,邵玄脸上的图腾纹,他看得明明白白,那就是炎角部落的图腾纹,比他阿爹的要清晰得多。

雕刻一个木雕,并不一定需要图腾之力。但是,邵玄在真正认真雕刻的时候,会自然而然地用上。手上的这几把石刀,并不是那般好使。很多时候为了能够更准确地雕刻出想要的效果,力道、速度等都需要控制好,不容丝毫差错。而邵玄在学习打磨石器时练就的精细精准控制,也让雕刻变得容易很多。

周围的四个人,不禁都停下手里的事情。盯着邵玄。

随着木屑快速掉落,邵玄手中的木雕也渐渐成形。

瓜迩的呼吸渐渐加重,他没见过有谁这样雕刻,同时,他还有种感觉,这个木雕,就是他想要的,甚至,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好。

当邵玄停下手中的刀,另一只手上拿着那个已经成型但是却被木屑覆盖了一层的木雕。吹了吹气。

覆盖在木雕上的木屑便飞扬而起,从木雕上离开,耀眼的阳光下,就像是撒了一把金粉。而木雕,也露出了它的真容。

那是一匹非常健壮的狼,甚至能让观看者感受到皮毛覆盖之下的结实肌肉。它以昂首挺胸的姿态站在那里,没有呲牙,没有嘶嚎,也没有抬起利爪,只是站在那里。微微侧头,像是在看什么不值一提的东西一般,带着一种瓜迩说不出的威势,似乎面前的一切。也无法越过它,只能退避开。

木雕并不大,看上去就是个小狗的大小,但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

“这个,可满意?”邵玄托着手里的木雕,问向瓜迩。

“满……满意!”瓜迩激动地伸手接住。小心翼翼地。

“那么,你之前答应的话,可还记得?”邵玄又问。

“什么话?哦,记得,当然记得!照应老曷他们嘛!”看到手中的木雕,瓜迩觉得,这场交易真是令人满意之极。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呃?”瓜迩对邵玄这句话有些茫然。

“就是说,你这句话说出口了,就是套上你们部落最强健的四匹马……也难以追上,话不能再收回了,一定要遵守承诺。”邵玄简单解释道。

“当然!”

瓜迩现在一心想着赶紧将木雕拿回去,也没再留了,起身离开。

等瓜迩离开之后,邵玄转头,对上老曷的孙子小阿奈的视线。

“你也想要一个木雕?”邵玄问,

“嗯!”阿奈重重地点头。

“要什么样的?”

“也要狼!”

“没必要,”邵玄揉了揉阿奈头上半长的头发,说道:“到时候,你会见到真身,活着的,比那个威风多了。不仅是狼,还有洞狮,还有大脑袋的恐鹤,还有很多很多……”

邵玄跟老曷一家又讲了些部落的事情,还用石头刻了图腾——带着火焰的双角。

老曷年纪大了,经历的事情太多,无数挫折和打击,起起伏伏,到现在,虽不至于云淡风轻,相比起炎烁,也淡定很多。只是平时能稳稳拿石镐的手,在拿着那块并不大的双角图腾石雕的时候,一直颤抖着,半天没缓下来。

半晌,老曷转向一个方向,小心将石雕放在身前,然后以炎角部落的方式跪拜。阿奈和老曷的妻子也跟着跪拜。

等跪拜完毕,老曷才起身。

“曾经部落就在那个方向,只是后来离开了,具体在哪里,我没有去过,只知道故地在那边,是我父亲告诉我的,而我父亲也是从我爷爷那里得知的,一代接一代传下来。他们说,虽然部落离开了故地,但是根还在那里,若是部落还在,总有一天,部落会再次回到故地,将火种燃起。

邵玄,你不用一个个寻找失散的族人。炎角部落的游人很多,可能还有很多人并不知道自己归属于哪里,也有很多人不知道过去,也看不见将来的路,但是,当火种,再次在故地燃起的时候,所有的流落在各处的炎角部落的游人们,也就能回家啦!”

PS:推荐票和月票的规则变了,大家看一看手里的票,也别忘了投~

第一八一章中部

老曷说炎角部落的根还在故地,火的脉络还在,火种必须要在故地燃起。这个邵玄还真不知道,或许巫知道,只是没有说而已。

难怪那些先祖们心心念念地想回到故地,其中还有这样一个原因。

为了那些游离在外的族人们,也为了再次繁盛起来,部落的回归,确实非常有必要,不知道多少人等着迎接新生。

远行者队伍并不会在丰部落久留,毕竟只是路过这里,将这里作为到达中部之前的一个休息之处罢了。休息好了,准备充足了,头目们便招呼队里的人,准备出发。

邵玄给老曷一家留了点东西,换了几只牛和羊给他们。水月石老曷没要,他家两老一少,没啥战斗力,若是惹得其他游人眼红起了杀心,那就不划算了。好在瓜迩已经答应了照顾下,让老曷一家不至于太艰难。

即便艰难,老曷也觉得无所谓,因为已经有了希望,或许,只需要再等个几年,他就能带着自己的家人,和生活在其他地方的游人们,回到部落了。有生之年能回归,何等幸事!

告别了老曷,邵玄和远行队伍一起离开了丰部落。

在远行队伍离开后不久,瓜迩的父亲巡逻回来,进屋子之后就想着问瓜迩,这小子吵着嚷着拖回来的木桩怎么处理了,没处理的话他就劈了当柴火。

掀开皮帘子,他抬脚走进屋,只是,当他视线与屋子某处的一个物体对上时,头皮一紧,手快速将别在腰上的刀抽出来。

可是,还没等他有下一步动作,一个身影窜出,发出撕心裂肺的一声叫。

“阿爹——”

瓜迩牢牢抱住他爹的腿,“阿爹。咱家木柴那么多了,别砍我的木雕!”

“木雕?”瓜迩他爹一愣,再次仔细看了看那边,“还真是啊。”

难怪刚才觉得有那么点不对劲。原来只是个木雕。不过,木雕能雕成这样,还真是不容易,就刚才第一眼看过去的时候,还以为碰上山林里出来的什么野兽了呢。

“这木雕哪来的?”瓜迩他爹收起刀。走过去,很是稀罕地看着面前的木雕。

“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就是拖回来的木头,找那个叫邵玄的远行者给刻的。”瓜迩将事情说了说,也提了他答应照应老曷一家的事,说完又有些担心,垂着头,快速抬了下眼皮看着他爹,生怕被揍。

没想,瓜迩他爹只是沉默了半晌。便道:“你怎么答应的就怎么做吧。”

已经离开丰部落的邵玄,并不知道瓜迩和他父亲的对话,他和其他人沿着另一条继续走,这条河的上游就在草原深处,下游则会与另一条支流相汇合,组成的河流会流经中部的一些地方。

这次没有了木筏,都是靠走的。

和那些远行者们说的一样,队伍接连赶了几天路之后,目的地也近了。

“再往前走一点,就属于中部的区域了。”

“让队伍里的人注意点。前面是中部的两个大部落的地盘,别惹上他们。”一些经验丰富的远行者对新人们叮嘱道。

能在中部立足的部落,不管大小,总有他们的独特之处。并非一些普通的小部落所能比的。而中部的这些部落,一般来说,并不会主动去大肆攻击远行者的队伍。

到了这里,也会碰到许多从各个地方过来的远行者,只是,现在相互之间就不会那么和平地打招呼了。都防备着彼此。

路经一处山丘地带时,旁边几个远行者对邵玄说道:“看那边。”

远行队伍的旁边,是连绵低矮的山丘地带,而在这些山丘上,有着一个具有部落特色的山丘岩画群。

岩画上画着的画并不算精细,画出来的也并不像是人,但是却有一张属于人的脸谱。

邵玄面前的这块巨大的近似长方形的独立巨石上,就凿刻有这样的画,上方画着的是一个圆脸阔嘴人面,而奇怪的是,这个人脸的下方,身躯部分,看似与普通人差不多,却多了两双手。

画风粗糙而夸张,就像是一个身材比例有些奇怪的长着六只手的人站在那里,嘴巴咧开得大大的,六只手都张开,两条腿也张开一定角度,看上去,就像是长着人脸的蜘蛛一般。

画上的人看着从这里经过的路人。在他的身后,岩石的其他部分,还刻着一些交错的线条,看上去并不像是胡乱凿刻,而是有规律的,有目的地刻画下来的。

“这个是?”矞问向旁边的经验丰富的远行者,想从他们那里得到更确切的答案。

而邵玄,在看到这幅画的时候,就已经对上号了。

“未八”部落,曾经在先祖的兽皮卷上,以及山洞的石室壁上,都曾画过,记载过。

近山脚区山洞里,邵玄第一次见到石壁上的那个图案时,以为是一个蜘蛛,后来看了更多的兽皮卷记载,才知道,那并非是蜘蛛,而是一个跟蜘蛛似的八肢怪人。

旁边还有一些巨大的黑色岩石,上面也刻满了各种脸谱和八肢怪人。

瞧瞧,不愧是中部的大部落,这还隔多远,就开始画地界立界碑了,生怕别人不知道这里是未八部落似的,放眼望去,一溜的山丘岩画群,全都是极具未八部落特色的画,有大有小,从这里经过的人,就算记忆不好,也被这长长的山丘岩画群给刻了个模样在脑子里,难以忘记。

旁边的人说道:“这里还没真正到未八部落的地盘,我们所走的地方,属于未八部落与莽部落之间。”

“莽林玉石,未八丝衣,就是说的这两个部落啊?!”矞很早就听一些远行者说起过这两个中部强者,以及这两个部落所出产的物品,只是,他从来没见过莽部落的玉石,也没见过那种传说中用丝做成的衣服。

莽林玉石,未八丝衣,这是这两个部落有名的物品,不论是莽林的玉石,还是未八部落出产的丝衣,都极贵,一般而言,对于从边远地带来的小部落而言,这两样他们并不会去交换,因为没有必要。麻布已经让很多人望而却步了,若是再来个更贵重的丝衣,就算带回去了也是放着。

简单点说,他们的消费水平,还没有达到那样的高度,也欣赏不来,对于更注重实际应用的人来说,就更用不上了。

“除了未八部落的岩画,这附近也有莽部落标记的。喏,看前面,那边就是莽部落的图腾标记。”旁边的远行者指给邵玄和矞看。

在那边,有一片竹林,并不算太高,却非常粗壮,看上去就很结实,那一片片叶子,都能包住邵玄的手了。

几乎每一根粗壮的竹子上,都刻着画,像是莽部落的图腾纹,除此之外,竹子上,还挂着一些竹木做成的类似风铃的东西放在那里,串着的竹木,随着风,撞击在一起,发出高低不同的声响,非常好听。

都若是一般情况下的话,应该会有很多人过去砍竹子,或是将那些会奏出乐声的竹木风铃拿走,但事实上,极少有人会去动那些东西,就像大部分人都不敢在未八部落的山丘岩画上动刀一样。那是那两个部落的标志,谁动,就是对两个部落的挑衅。

远行者队伍的人,可不会做出这种找死的行为,也正因为这样,他们才会在来之前,对第一次出行的人千叮万嘱,别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得罪了那些强者。

因为这里经常有来往的远行者经过,已经走出了一条很明显的路出来。在这条路的左边,是一长排的山丘岩画,未八部落的八肢人画呈金刚怒目式,看着来往的行人,给每一位远行者带来了不小的心理压力,也让他们对未八部落更为忌惮,强者就是强者,连画都这么威猛。

而这条路的另一边,截然不同的竹画风铃的小清新风格,并未让大家觉得轻松,反而每一次竹木的敲击声响,都让大家心里一紧,似乎在竹林里,有一双双眼睛盯着他们,如催命符般,让队伍不自觉加快了速度,更别提去动那些竹子和风铃了。

这就是强者的示威,以各自的方式,让来往的人,记住他们的强大,而不仅仅只是记得玉石和丝衣。

等走过那一段,旁边没了山丘岩画,那些竹木的敲击声响也渐渐远去,大家才舒缓了一口气。紧张的心情也渐渐平息下来。

“再往前,会有一个山谷,那里是一个很好的交易地点,也因为那里离莽部落和未八部落很近,大家并不敢闹事。”前面一位远行者说道。

很快,邵玄看到了那个交易的地方,那里,就像一个小型的集市,周围分布着一些木屋和竹屋,也有很多来自各处的远行者,或者附近部落的人在这里交易。因为背靠两座“大山”,他们有时候还需要献上一些礼物给这两个部落的人。

进入这个集市,邵玄感觉一下子就热闹起来了,一些人将自己的想要交易的物品放在地面,最底下还铺着一层草帘或者兽皮。而有的,则搭起一个简易的架子,将东西摆放在上面。

很简陋的集市,却是邵玄来到这个世界之后,见到的最大最热闹的交易地点。

PS:今晚就一章了,熬了几晚,今天早点睡,明天补上更新。高考的孩子们也别熬夜。

第一八二章抢山洞

周围有很多陶器,还有画着各种图纹的彩陶。

陶塑人头像、陶器浮雕人像,以及众多代表各自部落特色的彩绘等,不仅实用,看着还具备形式美,带着这个世界玄妙而又神奇的艺术色彩。

那些球形或者半球形的陶器,作为容器,是为了装载更多的物体,而那些带耳的陶器则是为了系绳。

不止这些寻常的物品,还有一些比较有创意特色的陶器,比如鬶等一些炊、饮两用的陶制器具,又比如那些小口尖底的瓮。

“那个是做什么用的?”邵玄指着放着一些小口尖底瓮和漏斗等东西的地方,问旁边的人。

“哦,那个啊,据说是酿酒的。”旁边的人答道,眼神在看向那边的时候充满了羡慕,“听说那些是酿酒的器具,那些人还用那种陶器装着酒运过来,在这里很受欢迎的。我去换过一个那样的陶器,只是没弄出酒来。不过,用那种陶器来储存和运输还是比较方便的,这种不容易冲掉塞子,那个尖尖的底也比较耐磨,用着挺好,待会儿回过头我还去换几个,要是能弄出酒来,就好了。”

“酒是什么?”矞好奇。

“酒?一种水吧?”那人也不知道,“我没喝过,不过,大头目说,酒是用食物做的,能酿酒的部落,都是大部落,他们不缺食物。”

周围几个年轻人也露出羡慕之色。不缺食物,还能有物质和精神方面的享受,谁不羡慕?

中部的很多部落,畜牧业和农业都发展得很快,食物有了剩余,才会有手工业的迅速发展,艺术非常丰富,这也是为什么远行者们说,中部是一个非常精彩的地方的原因。

艺术的设计存在着“功能性”和“装饰性”的关系,在这样一个地方。人们的劳动,日常的事务,主要是为了生存,毕竟生存才是第一位。而生活,则排在其之后。

创意是为了更好地生活,所以在一切造物活动中,即便是在这样一个充满了野蛮和原始色彩的地方,陶器的设计也都是以“人”为中心。以“实用”为根本。很多部落的人追崇这些陶器,未必是跟风,这里面带着很多技艺崇拜的因素。

邵玄所看到的摆放出来的陶器,多种多样,当炎角部落的那几个老头抱着那些老古董的陶器自我陶醉的时候,这里,早已经有了更多的花样了。

如果,炎角部落的那些老头子们看到了这些,不知道会作何感想,尤其是那个在邵玄面前显摆过珍藏陶器的刑。

除了陶器之外。还有很多玉制品,其中以条状、半环形或是不足半环形的为多,有少数桥形璜,有一些玉石上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或者几个孔,而有些玉上则雕刻着复杂的纹饰,甚至还有些通体镂雕的玉璜出现。

“那些就是玉石吗?”矞双眼放光地看着那边。

“对,那些就是玉石,只是,并不是好玉石。你到时候注意看看,每个莽部落的人身上都带着一块玉,大部分人是这种形状的。”那位远行者比划了一下,画出一个桥形的弧。“而那些带着这样,以及这样玉石的人,你们就远远避开。”他又画了一个半环形和圆形,“这样的人,属于在莽部落级别比较高的,咱们别去惹。”

周围几个年轻人连忙点头。

“先别顾着看。咱们得去找找有没有歇息的山洞。”有经验的远行者们招呼那些东张西望的年轻人,“别走散了,在这里走散了会吃亏的,说不定还会没命。”

在这个没有法律的地方,一切自然是以实力来说话。中部的部落普遍比较强,所以远行者们才会聚结成一支大的队伍,这样才更安全。

从这里开始,远行者队伍的人就不会那么清闲了,也没那么多其他心思去注意风景,他们得时刻防备着。周围其他部落的人很多,任何人都可能成为他们的敌人,趁你不注意捅刀子,抢物品,然后溜没影的情况屡见不鲜。

离这处集市不远的地方有山,山不算多高,洞倒是有很多,有些是天然形成的,有些则是后来的远行者或者其他人凿出来的。有大有小。

莽部落和未八部落并不会管这边山洞的事情,过来集市的人能不能住进洞里去,就得各凭实力了。

附近再走一点,进入莽部落的地盘或者未八部落的地盘,也有修建好的屋子,也更安全,只是去那里住的话,得用更多的东西换,远行者们不愿意过去。

邵玄跟着队伍来到山前。

嘭!

一个被打得骨骼扭曲浑身是血的人,从高处被抛了下来,抽出了两下就断了气。

而周围的其他人仿佛没看见一般,各忙各的事,各说各的话,该咋咋地。

远行者们见怪不怪,这样的事情每天都有发生,抢山洞的,争夺东西的,看不顺眼而吵架打起来的,啥时候都能见到,只是有时候小打小闹一下,有时候则赔上命。

在走近这座山的时候,远行队伍里面也渐渐发生着变化,有经验的实力强的壮年战士们,将受伤的或者太过年轻没什么经验的人,围在中间。这时候,并没有哪个部落之分,既然是结伴一起过来,自然是合作关系,在这里,他们就得拧成一股,不然就会处于弱势。

洞有大有小,这个队伍的数百人,自然需要一个大的洞穴来居住,而大洞穴的竞争也是非常激烈的。

队伍最前面的几位头目朝山上看了一看,有经验的远行者,一眼就能从洞外走动的人,猜出大致的势力分布,太强的他们惹不起,太弱的住的肯定也不是多大的地方,所以,他们专逮那些不算太强又还有那么点能耐的团体下手。

“那边。”

泛宁朝一个方向指了指,其他几个头目也赞同地点点头,示意各自的族人跟上。

数百人的大队伍过来,免不了要吸引一些视线,而有些人对这支组合的队伍有印象。比较熟悉,能猜到他们的行事风格,而另一些新来的,则在向人打听。想要在这个混乱的地方站稳脚。知己知彼是很有必要的。

一些第一次过来的年轻人,一开始的新奇和激动感,已经被这周围极具压迫力的视线和周围怪异的气氛所影响,甚至不敢跟那些人对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