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原始战记-第6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食腐类?”

“吃尸体的。”邵玄指了指那边,“数量还不少。”

刚才因为鹿的动静,惊起了一些鸟,但邵玄相信,那只是一小部分,还有很多根本就没飞起来。而刚才惊飞起来的鸟,很快就飞了下去。

若是没有吸引它们的食物,它们何必呆在地面?

矞面色一凝,将吹箭筒收起来。也顾不上那只鹿了,相比起小命,吃的可以先放一放。

因为风向的原因,他们过来的时候,并没有闻到什么怪味,再加上靠河岸的地方开了很多花,花香四溢,干扰了嗅觉,这才没有在第一时间察觉到。

“过去看看?”矞说道。

还没等邵玄回答,矞已经掏出身上的石刀,朝着那边过去。

邵玄看了看周围,暂时没发现周围有其他人,也提脚跟上。

离那边越来越近,由于树丛茂密,尚未能见到那里的情形,只是,随着靠近,邵玄已经能够闻到那股不太好的气味了。

除此之外,还有那些食腐鸟啄食的动静,大概抢食的太多,相互之间还会打架。

小心拨开遮挡在前面的树枝,邵玄便看到了那股气味的来源。

死人,很多死人,相比起河面上飘的那些,这里的要更多,而且,因为没有河水的冲洗,地面上都流了一层的红色血迹。

他们的穿着和河面上那些人差不多,应该是同一个部落的,而这样的情形,显然是被屠了。

“这些人……”

矞正准备说什么,却突然发现,这人堆里,还有个胳膊在动。

“还有活人?!”

听到矞的声音,被压在下方的人挣扎了下,将上面的人推开,露出一张满是血迹的脸,身上只有一处伤口,却险些致命,其他人身上也多是一刀致命的伤。

原本在地面啄食的鸟,因为察觉到活人的出现,很多都叫着飞起来,但也有的贪食,仍然留在地面。

“救……救我!”那人顾不上周围那些鸟的啄咬,朝着矞和邵玄这边爬过来。

矞皱了皱眉,往后退了一步。他一不认识这些人,二也不想卷入部落之间的斗争,他只是个远行者,不是来找麻烦的。

“咱们离开……”矞还没说完,就听到嗖的一声。

噗嗤!

正朝着矞爬过来的人,被一根长矛穿透,钉死在那里。

邵玄抬眼朝一个方向看过去,在那边,一棵树上,站着个人。

一个戴面具的人。

PS:今晚就一更了,再码会儿字,等明天晚上补回来。

第一七六章千面

站在树枝上的人,身上穿着的兽皮并没有毛,那是经过更精细处理过的皮。兽皮衣上的斑纹看上去跟这片山林非常像,深绿色与浅绿色交错着,若是隐藏气息于树林之中,肯定难以被人发觉。

这样的穿着,其实也并非特例,气温稍暖的时候,邵玄见过的很多人都会穿这样的兽皮衣。而树枝上的人,最特别之处在于,他面上的面具。

乍一看去,像是特意戴着的画着花纹的面具,可实际上,这个面具,是他们面部骨骼的一部分所特化,而那些面具上的纹路,则是因图腾之力而显现出来的图腾纹。

无形的杀气蔓延开来,周围那些原本正在啄食腐肉的鸟们,也都争相扇着翅膀离开。

聚在尸堆的鸟非常多,这些鸟同时飞起,就像是拉开了一面黑色的纱幔,对面的人影也显得隐隐约约。

矞咽了咽唾沫,手攥紧石刀,刀尖不自觉朝着那边,防备着出现的人。对方何时出现的,他竟然没有一点察觉!

而在这些鸟飞起的同时,一道人影从高处跃下,闪电般劈开这面由食腐鸟组成的黑色幔帐,直奔向矞,对着矞就是一刀劈下。

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仅仅只有这一刀而已,但这一刀却让矞感觉似乎有上千万的刀刃迎头劈下,来自这一刀的威势瞬间而至,似乎不管他躲向哪里,这把石刀都会紧追而去。

矞的表情凝固了,身体仿佛陷入泥沼一般,想要挣扎,身体却不听使唤,挣扎开了,再想躲避,却已经不可能了!

这一刻,矞后悔了,相当后悔。

干什么要往这边来?拖了鹿离开不行?离开部落前爷爷怎么说来着,不要过度好奇。发现异常就应该远远离开!

矞闻到了有生以来,最清晰的死亡气息,或许下一刻,他就会跟尸堆里那些人一样。一刀劈了被人扔在这里,成为天空中那些徘徊不去的食腐鸟们的食物。

突然,一只手抓住他的肩膀,将他急速向后拖拽,一把打磨得非常锋利的石刀。出现在了他的头上,挡住了迎头劈下的这一刀,双方毫无花哨地撞击上,相撞之处,石刀细细的碎屑飞溅。

处于双方刀气之下的矞心头狂跳,有种劫后余生的颤抖感。但他也知道现在不是多想的时候,若不是邵玄这一下,他就跟尸堆里的那些人一个下场了。站在这里他也帮不上忙,赶紧往后挪了几步,给邵玄空出更多的地方。

虽说对方的气势非常强。刚才矞就是被这突然而来的气势给镇住,而没能立刻反应,可对于经常在山林里与那些凶兽们拼杀的狩猎者,邵玄也面对过善于隐藏和突击的凶兽,自然能够应付得来。

他一手握着石刀的刀柄,另一只手在甩开矞之后,就用手掌托上了刀背,双手持刀,扛住对方这突然而来的一刀。

若是普通的石刀,硬架住这一下的话。大概瞬间就报废了,而邵玄现在手中拿着的这一把,是巫给邵玄的一把刀,也是曾经他从石虫王虫的地盘上找到先祖的时候带回去的石器之一。在他离开部落的时候,巫特意让人打磨了之后给邵玄带着的。

离开部落的时候,带着的刀中,除了老克再次打磨好的牙刀之外,就是这一把了。牙刀经过数次缺损打磨,已经缩小了很多。而这一把石刀,则要大一些,平日里跟人交战的时候,邵玄都是用这一把。

架住这一刀的刹那,邵玄感到了一股强势的刀气,通过石刀,直撞双臂。不过邵玄也不怕,带着图腾纹路的手臂猛地用力,强硬地将对方推了出去。

被推开的人两个起落迅速后退,直到退回刚才他所站的那棵树下,盯着邵玄,从面具中露出来的双眼透着疑惑和惊讶。

在矞想着要不要将兽皮袋里的毒刺拿出来的时候,那个戴着面具的人,就快速离开了,没有再对他们进行攻击。

仔细感知了一下周围之后,矞长舒一口气。

从对方突然的暴起劈杀,到邵玄挡住对方这一下之后,对峙的片刻安静,再到双方分开,对方离去,不过一个呼吸的时间而已。

矞原以为,能熟练掌控如何使用蛙毒,就能有自保的能力,现在看来,自己还嫩得很,很多时候绝对的实力压制,根本不会给你用毒的时间。

现在矞还能清晰回忆起刚才被那一刀迎头劈下时,无处可逃的似乎全身血液都被冻起来的冰寒感。

“吓死我了!”矞长长喘着气,也不嫌弃这里的腐臭味,就算是更臭的气味,也比死亡好。

“谢谢啊,邵玄,要不是你,我就和那些人一样了。”矞说道。他没想到,邵玄竟然会这么厉害,原以为这个跟咢部落一起出现的人,不过是个不知名的小部落人而已,却没想到,年纪比自己小,实力却比自己要厉害。难怪在出发前爷爷让他在路上时跟着邵玄,却没说让他跟着其他濮部落的人,想来,老头早就看出来了谁强谁弱,果然,论眼力,他还比不上家里那老头。

“咱们还是赶快离开吧。”邵玄看了看那些又飞下来的食腐鸟们,说道。

“对对,还是赶紧离开。”矞转身就跑,跑了几步,转个弯,朝那只鹿的地方过去。

吹箭筒所吹出来的箭针上涂抹的蛙毒太强,那只鹿依然躺在那里。

矞也顾不上将鹿宰了,拖着鹿就离开,他现在只想赶紧离开这样一个充满了死亡气息的地方。难怪远行队伍里的那些人一碰到部落战争就赶紧避开,还真会被牵连。

等终于看到岸边休息的队伍,碰到在周围活动的人,矞才放缓了步子。这时候他才想起刚才的疑惑,看向邵玄:“你说,刚才那人是哪个部落的?对方很强啊。”

邵玄回想了一下对方那个面具脸,说道:“千面。”

这样的部落,据邵玄所知,只有一个,也是到现在为止,邵玄见到的第一个,在炎角部落先祖所传下来的兽皮卷上有记载的部落之人——千面部落。

据先祖所记载,这个部落里图腾战士觉醒之后,他们会形成具有自身特点的面具,而那样的面具,其实是在使用图腾之力的时候,面部的骨骼特化,覆盖住了整张脸而已。

千面部落的每一个人脸上的面具都是不同的,就算看上去相同,但也肯定会有一些细小的差别,就好像,世上没有两片一模一样的树叶。

千面部落里,有的人所形成的面具非常狰狞,如恶鬼一般,而有的,则非常普通,或者看上去非常平和;有的带笑,有的带怒,千万个人,就有千万个不同的面具。这就是千面部落。

而千面部落的图腾纹,就是一个诡异的面具,邵玄曾经在炎角部落近山脚区山洞的石室墙壁上见过,石室的壁画后面,那个如人脸面具一般的图案,就是千面部落的图腾标志。

“千面?”听到这个词,矞一时还没反应过来,但想了想,回想起了些事情,一脸的震惊,“‘千面’部落?!”

千面部落,对于一直居住于边缘地带的濮部落人来说,太过遥远,但是矞也听不少人说过千面部落的事情。虽然只是一些传言,很多有些夸大,但也不可否认,千面部落,是一个强大的部落。

“那些被杀的人到底怎么惹千面部落了?我记得,队伍里他们画的地图上,千面部落所在的地方离这里还有些远,没大事的话,是不会来这里的。”矞猜测着这场看似部落战争其实是单方面屠杀的事情起因。

“谁知道呢。”邵玄心不在焉地道。

能够被炎角部落的先祖们所记下来,心心念念的,还被画在壁画上的部落,怎么也得跟当年的炎角部落一个级别,若是实力相差太大,也不至于当年的先祖们那般态度。

既然矞说千面部落在这里属于强大的部落,而且还一直非常有名,那么,当年的炎角部落,是否也是和千面部落一个级别的?

现在邵玄还无法得知,近千年过去,有的部落消亡,新生部落出现,盛者衰,衰者亡,也有由弱变强的部落,还有如千面部落一样一直强大的部落。只是,已经没有谁记得炎角部落了。

这真是个悲哀的事情,若是部落里那些逝去的先祖们知道的话,不知道会不会哭着从火塘里爬出来。

邵玄和矞回到远行者队伍之后没多久,被几位头目派出去打探情况的人也回来了。

“被屠的那个部落,听说是去抢了千面部落的火晶,还杀了几个落单的千面部落的小孩,被追杀到老巢,将整个部落全给屠了,火种都灭得干干净净。”

“啧,他们怎么敢去惹千面部落的人?”

“就是,那不是找死吗?我们平时碰到那些大部落的人,即便是小孩子,我们也不敢乱得罪。”

大概,那些人原以为会做得神不知鬼不觉,却不想竟带来了灭顶之灾。又或许,他们也想到过,只是,贪欲,总是会让去冒生命之险。

听着周围人的议论,邵玄还有种不同的体会。强大的部落,就算是战斗力还弱的小孩子在外面,也有很多人不敢乱惹,像今天这样的事情,毕竟是少数,大部分人都是跟远行者们一样的想法。

这就是大部落的影响力,只听到个名字,看到图腾,就能让人心生畏惧。

PS:补昨晚的一更。

第一七七章草原部落

因为千面部落的复仇屠杀,远行者们讨论好好久,直到再次出发,仍旧继续说着,还谈起了这些年来类似的事情,让邵玄获得了一些新的情报。

别说,除了千面部落之外,还真有几个在先祖留下的兽皮卷上有记载的部落。

邵玄根据得到的信息,在兽皮卷上标注好之后,将兽皮小心卷起收好,这些都是要带回炎角部落去的。

若是炎角部落归来,能否重现当年的辉煌?

邵玄非常期待那一天。

邵玄和矞都没有对其他人提碰到过千面部落人的事情。远行的队伍在河面又行了两天之后,弃了木筏,改为走路,因为再往前,就不方便使用木筏了,虽然也有河流,但却并不如走路来得快,后面的,得往高处走。

前方的区域处在一个地势较高的地方,听说,那里有看不见尽头的草原,和望不见顶的雪山。

听起来很像炎角部落狩猎区的一些地方。

草原很大,那里也分布着一些大大小小的部落,那里的部落之间也常爆发战争,远行队伍并不会深入草原,更不会去沾惹与战争相关的事情,他们只是从草原路过而已,顺便与那边的部落交换点东西。

这个时节,草原上的草正绿着。

沿着河流走,踏上这片草原,邵玄往周围看了看。

天高气爽,绿草茵茵,草原上还开着一些叫不上名字的小花,带着幽幽的芳香。

往前看去,绿色的草地,一望无涯。

除了邵玄他们旁边的这条穿越草原的河流之外,草原上还星落棋布地散布着许多小湖泊,湖水映着蓝天。

其中也有一些更细的河流,穿行于大大小小的湖泊之间,河水清澈,走过去还能看到一些游动快速的小鱼。

“这里就是草原了。再往前走一些,我们就进入了‘丰’部落了。”旁边一位经验丰富的远行者对邵玄说道。

丰部落是草原上的部落之一,远行者的队伍,正好要从丰部落经过。丰部落与远行者队伍已经相熟。这条路线已经走了很多年。双方早就彼此了解。

对于丰部落的人来说,远行者队伍里的人,所属部落离这里太远,不存跟他们抢地盘的问题,过远的距离对他们造不成威胁。更何况,每次这些远行的队伍经过时,他们还能拿出自己部落所产的一些东西跟这些远行队伍的人交换。

部落里很多人都喜欢这样的交易,不用离开部落就能换到一些对他们来说很稀罕的东西,简单又省事。

而对于远行者队伍的人来说,既能够交换东西,还能在丰部落的保护下穿过这片草原地带,这是双赢的事情,对此,他们不介意在交易的时候稍微退让一步。

“丰部落的人在哪里?我没看到。”矞往四周看了一圈。说道。

“他们居住的地方不在这里,但这里是他们的势力范围,有时候丰部落会派人来这边巡逻。再往前走一点,应该能碰上巡逻的队伍了。”旁边的那人说道。

“丰部落的地盘这么大啊!”矞感慨道。

“这还算大?若是看到草原上那些真正的大部落,那你不是瞪出眼了?”旁边那人笑道,“草原上的很多部落他们会饲养一些牛羊马等,他们也狩猎,只是这边的猎物不多,大多数时候是吃那些饲养的动物。而饲养的动物,需要吃草。草原上的这些草,都是为了那些饲养的动物而已,若是草不够,就养不了多少动物了。”

没了饲养的动物。就没了食物的来源,部落自然也不会好过。听着旁边人的讲述,矞了然地点点头。这里大部分都是草地,没有茂密的树林,生活在这里的野兽并不多,不像他们濮部落。就算没有远行者带回去的东西,也能从周围的山林寻找到食物。

正说着,邵玄就听到了轰轰的声音,脚下的地面也传来了震颤的动静。

“有人来了。”

“别担心,是丰部落的巡逻队伍。”

“对了,你们知不知道,草原上很多部落的战士,他们是骑马的?”

“骑马?”矞只吃过马肉,还真没骑过。

邵玄和其他远行者队伍的人,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那边有一些凸起的大土丘,上面都覆盖着绿色的草地。

随着轰隆声越来越近,土丘与蓝天相接的地方,冒出了一个个身影,很快,更多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

巡逻队有的是十几二十个人在各处巡逻,也有时候,是一大群一大群地一起行动,这其中并不全是巡逻队伍的人,大部分都是部落的其他成员。部落的人们不会整天呆在住的地方,一有空就会骑着马,成群结队地在草原上驰骋。

成百上千匹马,从巨大的绿色土丘上直奔而下,朝着远行者的队伍冲过来,带起一阵磅礴之气。

马群在快接近远行队伍的时候便开始减速,嘶鸣长啸之中,马群渐渐停了下来,将远行的队伍围住。

远行队伍的几位大头目对这里面带头的人也认识,带着一张热情的笑脸迎上去,跟对方聊了起来,还顺手扔给对方一些在路上换到的草原上极难见到的东西。

丰部落那边带队的人收了东西,说道:“我们部落的人很多都等着了,前几天就有人在问你们什么时候来,等到今天,终于见到了你们。”

见到远行的队伍,丰部落那边的人也非常高兴,有一些就嚷嚷着要立刻回去准备交换的物品了,还有一些则控制马速,跟远行队伍一起,一边往部落走,一边询问着队伍里有哪些新鲜的东西。有个年轻人还跟矞聊了起来,他对矞带着的蛙毒很感兴趣,还让矞到时候教他怎么使用那些抹了蛙毒的毒刺。

邵玄跟丰部落巡逻的队伍里带头的那人聊了几句,为了喳喳的事情。

巡逻队伍的带头人叫伊卑,看到天空中的鹰,伊卑倒是对邵玄收起了小瞧之心。

没有濮部落的首领广侯那般忌惮,伊卑他们对喳喳这样的巨鹰并不那么排斥。只要不攻击部落饲养的兽群,他们还挺乐意让喳喳在他们部落上空飞一飞的。

因为每天有不少天空中的大鸟将部落饲养的牲畜给抓走,而丰部落根本就没有自己饲养训练的鹰来防卫,平时只能人为地做出一些防备。伊卑没想到这次的远行队伍里面竟然会有一个带着巨鹰的人。对邵玄也多了一分热情。

见邵玄跟濮部落的那些人走在一起,相互之间还挺熟悉,伊卑便以为邵玄也是濮部落的人,只是没有在眼睛上画画而已。他们对于其他部落并没多少好奇心,以前也曾有过。等熟悉了,也就没什么新鲜感了。反正都只是过客而已。

远行队伍里,也有一些濮部落的人,在出了部落之后将眼睛上的画暂时抹去,这样一来,反而让邵玄变得并不显眼。

远行的队伍跟着丰部落的人一起前往丰部落的驻地,天色已晚,远行的队伍也不可能交易完就走,走了这么远,也正好趁这个机会。在丰部落留两天,歇一歇。等穿过草原,再走一点,就要进入中部了,到时候可没那么多歇息的时间。

草地风光无限,还能听到不少人唱歌,河边和湖边也有一些小孩子在玩耍捞鱼,周围来来去去,有骑着马跑动的大人小孩。看上去一派平和,根本想象不出。这个部落前不久还跟另一个部落交战。

没多久,邵玄便看到了不远处那些由兽皮和草、木头等搭建而成的房子,其中有一些倒是像帐篷的样子。

“今晚现在这里歇息,这边都是给你们休息的。”伊卑指了指那边的一排木头搭建的简易屋子。说道。

木屋虽然多,但队伍里的人也多,又得挤一挤了。

邵玄和矞等人一起进入屋子,略收拾一下之后,邵玄从窗户看向丰部落的其他地方。

一些木质的栅栏里,圈着很多长相略奇怪的牛羊。或许是这片草原的野生驯化品种,和邵玄见过的一些牛、羊不同。更远处,还有一些驱赶着牛群、羊群往回走的人。

“对了,不是说,草原上的部落里也会收留一些游人吗?他们都住在哪里?”邵玄问向旁边的几位经历丰富的人。

“游人们不住在这边,这里都是丰部落的人居住的地方,有时候招待客人也会在这里,但是除此之外,游人等,都在那边。”那人说着,朝一个方向指了指。

邵玄沿着他所指的方向看过去,那边有凸起的一座座绿色的大土丘,在土丘的另一边,则住着游人。

丰部落的人,虽然平时也会让游人们帮忙,然后给他们微薄的报酬,但总的来说,还是防备着的。

越过山丘,邵玄还能看到一些并不算高的山脉,山的顶峰都覆盖着绿色,树不算多,大部分也都是草地和石头。

更远的地方,朦胧能看到一些带着白巅的山影,那边则是其他部落的地盘。

听说远行的队伍来了,丰部落很多人都带着东西过来,跟远行队伍交换。邵玄本来没有交换的意思,他中途猎过一头牛,到现在还有很多烤好的肉没吃,剩下的水月石留着到中部了再使用。

不过,邵玄在木筏上无聊的时候,用一些兽骨兽角打磨雕刻过一些东西,手里有两把骨刀,几个雕刻成各种凶兽模样的骨饰,被一个中年男人用羊腿给换走了。那个男人还挺喜欢这些,给家里孩子换回去的。

当天色渐渐暗下来,过来交换东西的人也少了,吃过食物之后,远行部落的人也要休息了。

看着暗下来的天空,邵玄打算,明天去游人居住的地方看一看,他有种感觉,在这里,能找到想找的人。

PS:下一更会稍微晚点,大家先睡。

第一七八章合唱的人

太阳升起。

看起来这又是一个和昨天差不多的日子,但是,对这片草原的一些人来说,又和昨天不同。

比如丰部落的那些要跟远行队伍交换东西的人,正琢磨着拿什么去,换点什么好;比如一直防备着空中的人,他们今天能歇息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