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原始战记-第6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并不是每个奴隶都有资格被烙上烙印,只有被奴隶主赋予重任的,才有资格拥有,像戾那样的还不够格。

对于没有图腾纹的游人们来说,图腾纹就是一种奢望,就算不是图腾纹,其他纹也行,那代表着力量。一些游人看到那人身上出现的奴隶烙印,眼中闪过挣扎。不管那些烙印如何,那都是力量的象征,而他们最期盼的最希望拥有的,就是力量。

或许,去当奴隶,也是个不错的主意?只是辛苦一点,或许有一天,也会爬到拥有烙印的程度呢?

不管别人怎么想,炎烁警惕地盯着面前的人,这个人,很强,他根本敌不过,而对方毫不掩饰的杀意让炎烁明白,这场冲突不可避免。

会死。

不仅是他,还有他身后屋子里的妻儿。

跑?

跑不掉的,被这些奴隶们盯上,根本不可能跑得了。

炎烁不甘心。若是有部落在,这些奴隶谁敢欺负他们?奴隶主对那些部落的远行队伍如何?对他们这些游人又是如何的?

不甘心哪。好不容易有了一丝希望,却要再次断送性命。

炎烁将一只手背到背后,朝屋里妻子打了个手势。这是他们熟悉的方式,他会尽力拖住面前的人,让妻子带着儿女逃。

而背对着屋子的炎烁不知道,屋子里的女人,此刻已经泪流满面。抱紧了儿女,手里抓着一根石刺。她不打算跑了,跑不掉的,倒不如一起死。就算能跑掉,她也无法带着儿女活下去,没有那个能力。

那人一步步朝着炎烁走过去,并不担心炎烁逃开,因为逃不开。同时,他也想让那些游人们看看,彼此之间的差距。他非常享受这样的被众人注视的感觉。

看着炎烁面上那个暗淡的从未见过的纹路。那人一副教导的语气道:“真正的图腾纹,不是这个样子嘀。”

话毕,那人速度陡然加快,五指成爪,抓向炎烁的脖子。

炎烁只觉刚才对方还在数十步远处,眨眼间就已经来到自己面前。

这一刻,炎烁忽然有种窒息的感觉,仿佛已经被那只手紧紧扼住喉咙。

但是,在那只手距离炎烁不足半掌距离的时候,却停住了。被人强制停住的。

抓向炎烁的人。只觉眼前人影一闪,原本已经觉得快要抓住炎烁喉咙的手,手臂被突然出现的人制住了。

抬眼一看,那人瞳孔极速收缩。像是看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双目瞪圆,眼珠子似乎要突出来一般。

戾以及周围看着这边的其他游人,也一个个傻呆呆看着。视线从突然出现的人脸上,移到炎烁脸上,又看看前者。再看看炎烁,来回不停地看,最后得出一个结论——

他们脸上的图腾纹,是一样的

一!样!的!

“那你说,真正的图腾纹,是什么样子的?”邵玄抓着那人的手臂,声音平缓地问道。

明明语气非常平和,却让听的人感觉一桶冰渣子当头浇下来。

这是真正的图腾纹,与炎烁一模一样的图腾纹!不是炎烁那种暗淡的纹路,而是非常清晰的,有生命一般的纹路。

部落!

这是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心里所想的。

邵玄没管其他人,他手一扬,将抓着的人甩出去,等对方站稳之后,他朝着那人一步步过去,就如刚开始那人对炎烁一般。

邵玄踏过的地方,都留下了一个深深脚印,每一脚,都会将地面的尘土和碎石震起。

“不……”

那人想说什么,邵玄突然提速,一个眨眼,便来到那人面前,手上并未拿任何石器,却如坚硬的石斧一般,对着那人狠狠砸了下去。

因为图腾之力的作用,露出的手臂上,火焰状的图腾纹窜至手肘,显眼无比。

那人根本就没有再说话和惊讶的时间,本能地将双臂交叉,举过头顶,打算硬抗住这来势汹汹的一击!

空气中发出砰的一声!

那人未能扛住邵玄这暴起的一击,双腿无法承受住这般猛烈的力道,弯曲之后,跪在地面,膝盖所撞之处,地面被磕出一个深刻的痕迹。两条手臂,也在这短暂的一击中,发出骨骼断裂的声响。

之前跟着那人的蛇,朝着邵玄射过来,张开的嘴里露出两颗长长的尖牙。这是带毒的,剧毒。

可是,邵玄却仿佛没有看见一般,并未对这条蛇的攻击做出反应。

炎烁急得想冲过去,却见空中一个影子飞速滑下又飞起,也带走了那条在他们看来危险之极的蛇。

戾抬头看向天空,迎面浇下一脸的蛇血。

啪!

一个蛇头被扔下。

顾不得抹开面上的蛇血,戾看着滚到脚边的蛇头,突然感觉浑身无力,腿脚发软。

呼!

一个比人还要高得多的身影抖动翅膀,降落在地面,那条平时猖獗无比的蛇,已经没了头,剩下的身躯,正在被那只大鸟撕扯。

锋利的鸟爪轻易将蛇身上的肉撕扯下来,开膛破肚,蛇血飞溅。

大概曾经经历过被蛇从空中拖下地的耻辱之事,喳喳最讨厌的生物,就是蛇。撕扯起来也毫不留情。

炎烁看着救了自己的年轻人,对方手臂上的图腾纹,和昨晚上他自己手臂上所显现出来的一模一样!!

再看看刚才降落的那只大鸟,撕扯着蛇身的爪子上,一个清晰的图案印入炎烁的视线中,让他呼吸为之一重。

部落……

炎角部落的图腾……

炎烁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沸腾了一般,全身颤抖,回头,看着那位今天才第一次见面的年轻人,一步步走过来。

邵玄来到炎烁面前,咧嘴一笑,说道:“自我介绍一下,炎角部落,邵玄。”

PS:非常抱歉,码字的时候在码字的软件上设置了六千字,结果中途有事情离开,回来得晚了点,原本十二点前能发一章的,但是六千字的目标没到,被锁着,现在才出来。两章连发。

第一七四章奴隶主

邵玄举着一块大石头,从河岸边快步走到炎烁的家门口,用脚将地上一些木块踢到边上,将石头往地上一扔。

嘭!

就算是站得比较远的人,也感觉地面震了震,更别说炎烁一家了。

近距离的震动,让本就不怎么结实的木屋,又塌了一部分。

装逼过头了。

邵玄抠抠鼻翼,抱歉地朝炎烁一家笑了笑。

“咳,那什么,我待会儿帮你把屋子修一下吧。”邵玄说道。在部落的时候,建个大屋子也花费不了多久,他跟着濮部落的人挤小地方,不过是嫌麻烦而已,就呆个两三天,建个屋子没必要,而且,人生地不熟的,在安排好的地方比较安全,省心。

不过,现在遇到同部落的人,那就另当别论了。

炎烁一家一点没生气,反而眼里都亮晶晶的,都看着邵玄。邵玄强大,部落也肯定是强大的,部落越强大,在这样一个世界才能站稳,长久存在。

难怪祖辈们一次又一次叮嘱儿孙们,记住自己的部落,等待回归的那一天。现在看来,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邵玄将石头扔这儿之后,就跳上去坐着了,等炎烁一家人稍微缓一缓,他再跟炎烁谈事情。至于众目睽睽之下搬大石头,也只是起到一个震慑的作用,或许在别的地方这不算什么,但在这里,还是有用的。

看着那边其乐融融,想尽量缩小存在感的戾,恨不得有多远跑多远,邵玄的一系列行为,已经让他胆战心惊。

看了眼依然痛苦地跪在那里的带蛇奴,看看脚边断了的蛇头,戾深吸一口气,转身就跑。

可是,他转身刚跨出一步,一根木棍破风而来。穿过了他的胸口。

木头的两端都没有削尖,却依然强行穿透了戾的胸口,戾几乎还未察觉,就已经中招。

跪倒在地。戾使劲撑着眼皮,想看看是谁扔过来的木棍,却看到远处,一团金光缓缓而来。

所谓的金光,自然不是什么特殊的发光物体。而是那位穿着金色毛皮的奴隶主。

昨天邵玄看,那位奴隶主还披着带黑色斑点纹的兽皮,今天又换了件。金色的兽毛反射着太阳的光,让那位奴隶主看起来相当惹眼。

似乎,这位奴隶主非常喜欢使用这样的方式,来彰显他的高贵。作为拥有不少奴隶和财力的奴隶主,兽皮什么的,的确不缺。

邵玄从濮部落的其他人那里得知了这位奴隶主的一些资料。奴隶主名叫轼疏,过来没几年,有时候会在这里呆一段时间再离开。有时候又很长时间不见人影。他手下有不少人,也用不着他亲自去管。

都说濮部落远行队伍的大头目跟轼疏关系不错,所以才能在这里得到一些优待,可邵玄觉得,泛宁在面对轼疏的时候,可没那么自然,甚至带着小心。

轼疏是个非常危险的人物,奴隶主的残酷是大家心里都明白的,表面的笑,并不一定为真。笑里还能藏刀。

穿得金闪闪的轼疏缓缓走过来的时候,面上还带着微笑,就好像,刚才杀了戾的那一棍子不是他踢的一样。

在这位奴隶主身边。还跟着两个人,那也是他的奴隶,只是,那两个人在轼疏所拥有的奴隶中,地位较高,不是戾一起那位带蛇奴所能相比的。

在众人都看着一身金闪闪的轼疏的时候。邵玄则抬眼看向天空。刚才那位奴隶主,踢出去的木棍,可不止一根。

天空中,一个长影从高处急速下落。

噗!

原本被邵玄打跪在那里一直没能起来的人,喉咙处被从后方斜穿而过。

他看着自己的血沿着木棍朝下流淌,似乎想说什么,喉咙里却根本发不出其他声音,而原本在他脖子上显现出的那些锁链状的纹路,则从伤口处朝着周围开始消失。

他抬起手臂,很想抓住从旁边走过去的人,却发现,五步不到的距离,有如天堑,无法触及。只能看着那一团金色,从旁边缓缓经过。

当所有的锁链纹消失之时,不久前还经常来游人区嚣张的人,无力垂下手,没了气息。

周围的人只觉一股寒意直窜脑门,对那位奴隶主的忌惮更深了。

邵玄看着直直朝自己过来的奴隶主,他里面穿着的是麻布做成的衣服,比濮部落人弄到的那种粗糙麻布要更好很多。而轼疏的腰间,也用皮绳挂着一个打磨非常精细的石钺。

那个石钺并不大,钺体扁平,刃部宽阔,弧的曲度有些大,两角微微上翘。钺身还有一些花纹,能看出那些花纹都是经过非常精心的雕刻而成的。而这种精心制作的石钺,肯定不是用来伐木砍树的,这种专制的原始兵器样的东西,看上去只是一种挂在身上的饰品而已。

除此之外,邵玄还从轼疏身上感受到了传承之力的动静。

奴隶主这种人,就好像是部落里首领和巫的结合体,拥有绝对的领导权,也拥有一些类似于巫的能力,只是,他手下的奴隶,就没有部落的战士们那般好运了。

轼疏看了看旁边的喳喳,又回头对邵玄道:“抱歉,底下的奴隶不听话。”

显然,这位奴隶主已经了解了事情的始末,却并未如其他人所想的那般,对邵玄出手,但也没有如他口中所说的道歉的意思,反而还饶有兴致看着喳喳吃蛇。

看了会儿,这位穿得金闪闪的奴隶主,才带着人离开,似乎过来就只是为了处决两个不听话的奴隶一般。但邵玄猜测,那位奴隶主的目标并非如此,刚才轼疏的视线在喳喳的脚上停留了好一会儿。

轼疏的注意点,应该是炎角部落。

莫非他知道炎角部落的事情?

不少奴隶主会经常行走于大陆各处,或许他真知道也说不定。只是,看轼疏那样子,是不打算多说的。

轼疏离开,他身边的人也带走了那两个被杀的奴隶,只有地上的两摊血迹告诉大家这里发生过怎样的事情。

离开了游人区域之后,跟在轼疏身边的一人请示空缺出来的位置。

“杀了也就杀了,再提拔一个便是。”轼疏不在意地道。

旁边那人恭敬地弯着腰应了一声,轼疏的回答如他所料,或许这位奴隶主连那两个奴隶的名字都不知道。

奴隶的级别分为“隶”、“僚”、“仆”、“台”等,而“台”之下的那些奴隶,皆是下等的不入流的奴隶。那位带蛇奴只是负责给主养蛇而得到了更大的力量,但他的级别相比起“台”,仍旧还差一截,根本不值得这位奴隶主去记住名字,低等的不入流之人的生死,奴隶主自然也不在乎。

在轼疏离开之后,邵玄便跟炎烁聊了聊。

接下来邵玄肯定是要去一趟中部的,需要打听点消息。而以炎烁现在的能力,去中部太过危险,再加上他还有妻儿,邵玄也不可能都带上,他对中部的形势并不了解,只知道那边的人很多都很强,在情势未明之前,带着这些人并不方便。

炎烁也知道自己一家不好跟着一起前往中部,便想继续留下来。等邵玄从中部回来,他再跟着一起。

邵玄本打算让炎烁换个地方居住,那位奴隶主可不好相处。炎烁拒绝了。

“不用,那位奴隶主真想杀人的话,不会等着,就像戾他们一样,当场就下手了。既然他刚才没对我们动手,短时间内,他也不会动手。”炎烁对于那位奴隶主还是有些了解的。

“而且,在这里我还熟悉一些,周围是什么样的人也了解,换个地方的话,就未必了。”炎烁说道。

邵玄想了想,也是。他在这里只认识咢部落和濮部落的人,濮部落不会让外部落的人在部落内久住,而咢部落那边又太远,根本没人往那边走,炎烁一家也不能自己过去,路上太危险。

思来想去,还是炎烁的想法比较实际。

“那你们就暂且住在这里,我帮你们建房。”

有了邵玄的帮忙,新的木屋很快就能建好,而昨晚上过来找炎烁的那个人,因为身上的伤,晚上一直晕乎乎的,今天很晚才醒,一起来就听到别人讨论炎烁这边的事情,赶紧过来了。

作为曾经一起战斗过的伙伴,炎烁也想拉他一把,趁现在对方还没过去找奴隶主,让他跟自家住一起。

新建的屋子比以前要大一些,多住一个人完全可以。

邵玄也觉得可行,多个人还能与炎烁等人相互照应一下。

“等我从中部回来,就带你们回部落。”邵玄给炎烁留下了一些水月石,还打磨了一些石器给他。

相比起以前,炎烁现在的力量大了点,维持生计是绝对可以的,说不定还能猎到不少猎物。

等濮部落离开的那天,邵玄与炎烁一家暂时告别,跟着扩大的组合远行队伍,继续前往中部。

据炎烁所说,他不太清楚当年的部落到底发生过什么,但他知道,与他一样的游人应该还有不少。

若是能够找到这些人,邵玄到时候能一起带回部落去。

第一七五章戴面具的人

再次启程,队伍壮大了。除了濮部落这边的人之外,还有来自其他部落的远行队伍。

队伍扩大之后,热闹多了,邵玄也能听到不少其他部落的八卦消息,休息的时候也会去跟人打听一些事情。

几天下来,邵玄了解到不少新信息。

邵玄手里有一张地图,他自己绘制的,先祖留下的地图已经不能用了,近千年过去,高岭变平原,平原变山河,变化太大,部落的组成和分布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邵玄需要绘制一份最新的地图带回去,以免到时候部落渡河之后举步维艰。

此刻,一位经验丰富的远行者,正跟邵玄说着话,讲述当年的见闻。

“当初我们还没有走这条路,而是走的另一条,后来那边爆发了部落之间的战争,到现在还没平息,我们就暂时改的这条了。那条路线的河比这边要宽阔很多,还有两种颜色呢!那条河旁边有个部落,他们做木筏很厉害,那边的木筏是我见过的最大最结实的!若是我们也能有那样的木筏就好了。”那人回忆着,眼中带着羡慕之色。

见邵玄一脸的疑惑,那人还跟邵玄比划了下,详细说了说他口中的“最大最结实的木筏”。

听完对方的描述之后,邵玄顿了顿,道:“那是船吧?”

“对对,他们那边就叫船。”

那人继续回忆,说了些曾经的见闻,只是,几年过去了,很多记忆有些模糊。

邵玄将这些记了下来,如果有时间,他想去那边看看,到时候部落的人要过河,也需要船的。在没有金属的时候,如何制造出大的船。邵玄还真没把握,能从那边学点技术最好了。

“我记得那边也有不少游人。”另一位远行者不甘寂寞,凑过来聊。

“好像是,不过只是帮着抗树劈木头而已。哎,听说那位奴隶主也去过那边,还带走了不少奴隶呢。”之前那人说道。

奴隶主为了扩增自己手下奴隶的数量,总会去一些地方捞人,那些战败的没了火种、部落被灭的游人。便是奴隶主们最喜欢下手的目标,不过,他们并不会在那些部落被灭之后立马就过去找人,而是等个一两年,让那些游人们看清形势,受到挫折和打击之后,近乎绝望的时候,再过去。到了那时候,一些受了不少苦的游人,不仅不会避开奴隶主。反而还会主动贴上去。就如戾一样。

为了得到跟多的奴隶,奴隶主会到处走动,而之前邵玄遇到过的轼疏也同样的。邵玄听那两人说的时候,了解到了一些轼疏以前去过的地方。

邵玄暗暗将那几个地方记在心里,他怀疑轼疏见过和炎烁一样的人,或者见过炎角部落的图腾纹,不知道其中有没有可能是在他找奴隶的时候见到的。

不管如何,邵玄打算在经过那些地方的时候,找找看。毕竟,依照炎烁的祖辈们所传下来的话。应该还有很多游散的人分散在各处,这些年下来,若是一代接一代活着,也能有不少人了。

河那边的炎角部落人口并不多。想要扩大,首先要做的就是将分散的炎角部落人给召回来。

“除了那几个地方之外,我们后面要经过的草原那边也有很多游人,经常有奴隶主过去。”一个远行者说道。

邵玄看了看地图上所画的并不全的那片区域,那里就是草原,远行队伍并不会深入。只是从草原的边界区域过去。草原上有不少部落,那边的人也很彪悍,远行的队伍一般不会往里深入。

正说着,旁边的矞突然道:“快看前面!”

邵玄的视线从地图上离开,往前方的水面看过去。

在前方的水面上,飘着一些人,每个身上都有致命的伤痕。

“前面发生战争了吗?”有人问。

“看起来规模还不小。”

周围的人议论着,而几个远行队伍的头目们也聚在一起商议,最后决定暂且靠岸休息。

“先休息一下吧,派点人去前方查探,若是有部落在战斗,咱们就先避开,或者等一等,等那边结束了在出发。”前面一人说道。

木筏边上的人划动着木桨,等木筏靠岸之后,邵玄和周围的人自发将木筏绑在岸边的树或大石头上,将自己的包裹兽皮袋等也随身带着,谁也没放在木筏上,因为说不准,什么时候就得弃木筏逃生,毕竟,这里可不是自己部落,尤其是在发生战乱的地方,格外危险,容易殃及池鱼。

头目们各自派了十来个人,去前方打探情况。

“邵玄,走,看看这周围有没有野兽,猎一只吃。”矞说道。

休息的时候,队伍里的人可以在附近狩猎,只要不跑远就行。跑远了,队伍出发若是没见到人,不会等的。

“行。”邵玄跟旁边的人说了声,若是队伍这边出发的话,让他们招呼一下。

出了部落之后,邵玄吃凶兽吃得少了,一般猎到的都是野兽,而有凶兽分布的地方,这些人又不去。

有些怀念凶兽肉了。

喳喳不知道又去哪里猎食,那货对食物的要求比较高,一般的野兽看不上,不过,喳喳没掉过队,就算暂时离开,也能很快追上队伍,邵玄并不担心它。

“快看,那边有只鹿!”矞指了指一个方向,兴奋地道。然后快速掏出他的吹箭筒,毒刺作箭针,放入其中,小心接近那边。

他得抓紧时间,不然让远行队伍里其他人抢先,就没得吃了。

矞悄然往那边靠近,邵玄也跟上去。不过,邵玄总觉得周围有点不对劲,不一定是什么危机,但似乎发生过什么事情,潜行的时候也多了几分小心谨慎。

在离那只鹿差不多距离的时候,矞将吹箭筒出箭针的口对着那边,另一端则放入口中。在吹的时候,矞的腮帮子还鼓了鼓。

嗖!

箭针出膛速度很快,而吹出的箭针,也准确射中了那只鹿。

箭针的毒不是致死性的剧毒,而是一种非常厉害的麻痹毒药,被射中的鹿,箭针刺破鹿的表皮,毒蔓延开来。

那只鹿感受到被攻击之后,想要快跑离开,可刚跑两步,就有些踉跄了,数步之后,摔倒在地。

“嘿!成了!”

矞兴奋不已,准备过去收拾猎物,却被邵玄给拉住。

“怎么了?”矞疑惑地看向邵玄。

邵玄没回答,而是朝一个方向抬了抬下巴。

矞看过去。

在离那只鹿不远的树林里,有一些鸟飞起来。大概因为刚才鹿跑动和摔倒的动静,惊动了它们。

“那些鸟怎么了?”矞还是不太明白,想了想,无奈地道:“你该不会是想吃那些鸟吧?虽然那几只鸟也不算太小,但不好抓啊,有了鹿,咱吃那些鸟干什么?”

邵玄沉默地看了矞几秒,说道:“那些是食腐类鸟。”

“食腐类?”

“吃尸体的。”邵玄指了指那边,“数量还不少。”

刚才因为鹿的动静,惊起了一些鸟,但邵玄相信,那只是一小部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