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原始战记-第6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濮部落的人拿着木盾挡住那些射过来的箭支。邵玄拿刀将那些木箭砍下。

若是大部落的话,说不准濮部落还会退让一步,过去交流交流,但这样的小部落,濮部落的人就懒得去理会那些脾气古怪的人了。

木筏的速度加快,当木筏队伍离开那段区域之后,箭支才停下来。

其实,那些藏在树丛里的人未必真想射死经过的人,他们不过是吓唬一下而已,若是真有杀意的话。应该能采用更强硬一点的手段,而不是这些连头都没有削太尖的木箭了。

周围有很多部落,小部落的存在感非常低,大多部落里也就数百人,能力也不强,他们的产生和消亡也快,濮部落并不会花太多的精力去注意。

邵玄周围的那些濮部落的人压根不想去多说,他们只在意与自己利益密切相关的。

两天后。

“前面就是岔口了,我们会在那里停留两天。”旁边一人看着暗下来的天色,说道。

前方。河流分成两支,呈“Y”型,在那里,也有很多来自其他部落的远行前往中部的人。濮部落与他们很多都认识,有时候会结伴而行,让远行的队伍更壮大,这样才多一分安全保障。

中部的强者太多,他们只能以数量来抗衡了。

邵玄看过去。

河流两岸,没了山岭。没了茂密的树林,变得平坦,而在这里,建造着很多屋子,有木屋,也有石屋,建筑风格也多样化,卵形的,三角形的,平顶木棚型的,尖顶茅草型的……光看这个就能看出这并不是一个部落了。

再看看人,特征虽然不像房屋那般明显,但看到的人都会有一个想法:这些人太混杂,像是一盘散沙。每一粒沙都来自不同的流域,然后聚集在这里。

虽说人多,但很多人看上去身体状况非常差,有的骨瘦如柴,有的双眼无神,甭管大人小孩,都一个样,小孩还稍微好点,除了身体状况之外,有的还会笑一笑,而大人们,却更多的是茫然与苦闷。

到底遇到了什么,这些人才会成这个样子?

“这些人是?”邵玄问向旁边的那几位远行经验非常丰富的人。

“你说他们啊。”濮部落的几人看了那边一眼,有的叹息,有的并不在意,“他们是‘游人’。”

他们口中的“游人”,并非是旅游的人,而是指那些流离失所,无处可居之人,他们如无根浮萍一般,经常到处走动,为了生存而做各种事情。

“他们是失去火种的人。”旁边的一位濮部落的人说道。

失去火种的人,不论他走到哪里,他的人生将处在黑暗之中,没了火种,何来力量?

“失去火种?”邵玄对这样的说法很好奇。

“是啊,他们的部落已经不存在了,火种被灭,他们失去了力量之源。”那人道。

在邵玄觉醒的那年,巫跟他们说,他们力量之源在体内,在火种的召唤下,它便会开始渐渐苏醒,也就是,脑海中的那个图腾。

若是火种被灭,说明部落也不存在了,图腾自然也会消散,体内的力量之源,自然会陷入沉睡,甚至消失。

难怪那些人会是那般状态。部落没了,图腾力量也没了,成了“游人”,游离于世间,茫然不知所措,所能做的,也仅仅是苟且存活,完全是生存的本能在支配着。

不过,火种被灭,这种说法让邵玄非常意外,原本他以为那种特殊的火焰会长久存在,现在看来,还是能灭的,只不过,灭的时候,部落也就没了。

听濮部落的人说,这些所在的部落,火种被灭之后,部落消失,一些人便会使用自己的特殊生存技能来换取食物。比如苦力。

或许,终其一生,他们都将会是这样的游散状态,有些人会废弃自己的信仰,加入其他部落,后代自然也会在其他部落的火种召唤下,觉醒其他部落的图腾。但若是体内血脉中图腾之力太过混杂,觉醒成功还好,即便可能会受到一些歧视,但至少有个落脚的安全的地方,有个归属。可若是觉醒失败,他们会被部落赶出,继续他们父辈祖辈的游人生活。

“他们为何不去狩猎?”邵玄问。不过问了之后,邵玄又意识到了这其中可能存在的各种情况,图腾之力都没了,去狩猎的风险太大。

“狩猎?”矞笑了笑,“除非万不得已,他们不会自己去狩猎。”

即便这里不像河对岸的山林,但很多地方,也根本不是一两个人能够抵抗得了的,至少得一个团队,才能勉强存活,尤其是这些已经被火种抛弃的人,没了信仰和力量的人,十去九死。

“若是父母双方都不是游子,后代会出现什么情况?”邵玄问。

“一般来说,很多部落并没有要求一定要与部落内部的人结合,比如我们濮部落。只要后代接受火种的引导就行了,不过只有一个选择,要么接受这个部落的火种,要么接受另一个,他只能觉醒一种力量之源,否则,两种力量都觉醒的话,会造成冲突。而小部落的人,则更偏向于与部落内部的人员成婚,不过,这也有劣势,若是人员过少,容易混乱。”

濮部落那位远行经验丰富的人,还说了一些小部落为了增加人口而发生的许多匪夷所思的淫乱现象,弄得整个部落乌烟瘴气的。濮部落的人对此相当鄙视。

邵玄想了想,当年炎角部落流落到那个地方的时候,人也不多,不过当年的巫手里都有人员记载,而根据邵玄所见过的那些记载,部落的人口增长很慢,但很稳,没有像矞所说的那些混乱现象。

当时在部落的时候,邵玄觉得炎角部落的巫非常不容易,现在再听到其他部落的状况,若不是炎角部落一代又一代巫的领导管制,说不定也会成为那样的样子。

在那般境况下,还要面对周围山林的各种凶兽,能发展到今天近两千人的规模,着实不容易。

一个好的巫,一个好首领,的确很重要。

濮部落的远行队伍陆续上岸,邵玄就见一个十人的小队快速过来,帮濮部落的木筏队搬运东西,并照看水上的木筏,旁边还有个人拿着鞭子恶狠狠盯着。

“他们又是谁?”邵玄问向旁边的人。

“你说他们啊。”与之前同样的话,但此刻濮部落的人眼里却不再是无所谓或者叹息,而是带着极度的蔑视,重重地道:“那些是,奴隶!”

邵玄眼皮一跳。

就在这时,邵玄只听前面一声放肆的笑声,笑声有些刺耳。

抬头看过去,邵玄就见到一个随意披着豹皮的人,笑着缓步走过来,身材高瘦,面白,并不似周围那些正忙着干活的人那般黝黑。一双眼睛微微眯着,看上去笑得很开心,但从眼缝中闪过的厉光告诉邵玄,这人并不好相处。

“哈哈哈哈!又见面了!”那人过来的时候,远行队的大头目泛宁快步迎上去,一直对邵玄没什么好脸色的泛宁,此刻笑得跟花似的,过去跟对方说起话来。

“那人又是谁?”邵玄问旁边的人。

这次濮部落的人声音不那么大了,微微压着声音道:“他是那些奴隶的主人。”

也就是说,那个穿豹皮的,是个奴隶主。

第一七零章游人炎烁

虽然邵玄对在这里出现的奴隶和奴隶主很好奇,但邵玄也得先跟着远行队伍落脚再说。

那位奴隶主在这里有很多住房,在这样一个交叉口,来来往往的队伍非常多,每天都有很多像濮部落的远行队伍这样来这里落脚的人,他会收取一定的“费用”。

所有的活,都是由那些奴隶们在做。

但邵玄发现,那些被濮部落的人鄙视的奴隶们,身体的健康状态虽然也很差,但相比起那些游人,却多了些什么。

对了,力量,是力量!

那些奴隶们具有比游人更多的力量!不一定是力气,也可能是其他的,速度,或者反应,又或者其他。

那些奴隶们面上有的痛苦,有的麻木,对周围的鄙视视线,视若无睹。

成为奴隶,就抛弃了过去的所有信仰,从今以后,他的信奉的只有一个——他的主人。

夜色渐浓。

泛宁也没有跟那位奴隶主一直说,他还需要安排队伍。

暂时落脚的地方,并不是多好的条件,空间小,大家都挤在里面。这样也比在河边喂蚊子强,而且,到了晚上,外面也不怎么安全,说不准出去就被那些游人们砍了,听说一些疯狂的游人饿狠了还会吃人呢。虽说不至于怕他们,但防备着点总是好的,还是抱团吧。

至于喳喳,完全不需要邵玄担心,这货在狩猎地都能活着,在这里,那些野兽对它根本没什么威胁。就算遇到危险,它也会找邵玄。

这时候,周边地带,邵玄之前看到过的那些形态各异的房子里,也一个个点起了火堆,外出劳作的人带着一天的劳动成果回来。有的从山林那边回来,有的则从远行队伍停靠的河边回来。他们也会做苦力,只是报酬非常少而已。

一个削瘦的身影从夜色中快步走过,手里的木棍飞快挥舞着,将嗡嗡飞过来的巴掌大的蚊子驱赶开。

来到一个不大的木屋前。他搬开一块厚木板,闪身进去,然后又快速将木板搬回,挡住外面的蚊子。

“回来了?!”

屋子里,一个同样削瘦的女人。抱着一个不大的小孩坐在那里,面带疲态。女人怀里的小孩正在睡。

在角落里,平放着一块木板,那是床,上面还睡着一个瘦小的身影。

“嗯。”刚从外回来的男人将披着的那块已经破了好几个洞的兽皮放到一边,拿出今天的收获。

是山里的一些果子,以及一条鱼,一只兔子。

周围的野兽,能猎的都已经被猎得差不多了,再远一点。他们能力有限,去了就是死。至于果子,有很多,还没成熟,就已经被摘完了。今天还是运气好,在一个不容易被人注意的角落里发现了几个大果子。

看到鱼和兔子,女人眼睛亮了亮,这已经算好的了。

女人将怀里孩子小心放在木板床上,去将鱼和兔子放进锅煮,因为这两只都在外面宰杀清理过。带回来也不需要多做处理,直接煮就可以了。

回来挨个将果子咬了一点点,过了会儿,女人才将其中一个汁水多的。放到木板床上那个只有一岁的小孩子嘴边。

有了食物,那小孩也不睡了,抱着果子静静地吃。

女人又递给木板床上的女儿两个果子:“先吃点。”

“今天如何?”女人问。

男人叹息地摇摇头。

当初和他们家一起过来这里的还有十个人,其中三个加入了别的部落,一个顺利留下,另外两个被驱赶。没能活下来;四个是在结队进山狩猎的时候被野兽留下了;两个成了奴隶。剩余的一人外加他们家,则一直留在这里,已经快十年了。

“若是不行,我打算找人一起离开,咱们再换个地方,今天已经跟他们谈过了。”男人说道。

正说着,挡住门口的那块木板被拍得啪啪响。

“炎烁,开门!”

一听到这声音,男人刚才紧绷的肌肉才放松下里,放下手里带着不少缺口的石刀,他起身过去,将木板搬开。

从外进来的人比炎烁要矮一些,比炎烁还瘦,皮包骨似的,双眼中充满了血丝,呼吸急促,像是在做某种决定一般。

“怎么了?”炎烁问。

对方进来猛地抬起头,因为情绪太过激动,面上的表情都有些扭曲。

“炎烁,我……打算……去那边了!”说着那人看向一个方向。

炎烁眼睛因为诧异而大睁。

“我……实在受不了了!今天我遇到了他们,他们再次有了力量。”那人说道,顺便给炎烁看了看他今天被打断的胳膊,这条胳膊,若是按现在的情况来算,短时间是恢复不了的了。

炎烁知道“他们”指的是谁,是早先一起过来的人中,成为奴隶的人。而面前的人,刚才看向的方向,就是这片地区奴隶们所在的地方。

炎烁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原本想着大家一起离开,再找个好点的地方,努力活着,却不想,对方已经放弃了,熬不下去了。没有力量的感觉,确实让人绝望。

“行了我走了,”那人走到门口又停了停,背对着炎烁,微微侧头:“早点做出决定吧,还有,别再想那些不可能的事情了。”

等那人离开,炎烁静静坐在那里,看着火堆里的火,默默不语。

眼睛直直盯着火堆时,炎烁面上的肌肉抽动了两下,并不粗的手臂上经络清晰可见。最奇怪的是,炎烁脸上出现的并不清晰的纹路,若是邵玄在这里,一定能认出来,这就是炎角部落图腾战士脸上的图腾纹!

只是,相比起炎角部落的图腾战士,炎烁脸上的图腾纹并不清晰,而且并不稳定,时而稍稍清晰,时而又完全隐去。而赤裸的上身以及胳膊上,没有任何纹路出现。

炎烁一直觉得。自己的力量应该远不止如此的,可是,因为是游人,没有火种。所以他无法成为一个真正的图腾战士。

他知道自己的先祖是炎角部落的,一代又一代传下来的话里面,每个人都记着,炎角部落,以及部落的图腾。

“阿爹说。炎角部落还在。”炎烁低声说道。

“炎角部落的人,都是强大的战士,能轻易扛起一只熊,带着火焰的双角图腾纹,能布满全身,炎角部落的火种火焰,能布满整整一座山……”

炎烁一开始只是低声的喃喃自语,语气还算平静,就像是在讲述故事一般,但渐渐地。语气就带着压抑,双目赤红。

因为执念,所以炎烁的祖辈们,给小辈取的名字中都带一个“炎”字或者“角”字,就是要让他们记住自己部落的名字,若有一天能找到部落,他们的心愿便了了。所以,后代们不准许加入其他任何一个部落,不准当奴隶,就算死也不准许背叛自己的部落。

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炎角部落,已经不再被人们记得,周围没有谁听说过这样一个部落,不管炎烁说多少次自己的部落还在。火种还在,其他人就是不相信。

但是,炎烁的力气的的确确比别人的要大,而且还会显露出淡淡的图腾纹。能够坚持到现在,这是一个重要原因。

但是现在,他觉得茫然了。

当初一起过来的另外十个人。全都没能熬住,现在就只剩下他们家了。

离开?

若是没有足够多的人,单他们家离开的话,还没走多远,大概就会死去。

前两天有人离开,但是第二天就被人发现死在了不远处的河边,他身上的血被吸干了,那些蚊子吸的。半边身体被啃咬过,是附近山林里晚上出来活动的野兽啃的,若是再过一天,连骨头都不会剩下。

就算炎烁的力气比别人要大一些,但那是相对于游人而言的,对于那些图腾战士,未必够看。

力量!

有了力量才能在这样的世界生活得更好!

这也是很多熬不住的游人选择成为奴隶的原因。成为奴隶虽然没了自由,也失去了很多,但他们能从奴隶主那里获得力量!

只是,如何选择?

是再继续熬下去,去寻找,或者等待炎角部落的消息,还是,和那些熬不住的游人们一样,找个部落投靠,或者成为奴隶?

不,不可!

炎烁双手抱头。

不能放弃,不能!阿爹说了,部落还在,还在的!

坐在木板上的女人看着丈夫这样子,欲言又止,想要安慰,却又觉得是否也应该和其他人那样,选择其他的路?

但是,就在女人打算开口的时候,女人发现,自己丈夫身上,一些纹路沿着脸、脖子向下延伸,而手臂上,一些如火焰般的花纹,从肩膀开始,延伸至整个上臂,然后过肘……

“那……那……”女人太过震惊,无法言语。

正抱着头思索的炎烁闻声抬起头,眼里还弥散着红色血丝,见到自己妻子的样子,有些疑惑,但当他顺着妻子所指的方向,看向自己身上时,也看到了那些已经蔓延开的图腾纹路。

从他出生开始,除了十来岁时脸上出现淡淡的图腾纹之外,再没有其他,可是现在,这些出现的图腾纹……

那些花纹,就像早已准备好的一直未能点燃的柴火,如今被挨个点燃一般,虽然并不清晰,但仍然能看出大致的纹路。

炎烁想起了自己阿爹曾经说过的话:“你要相信,我们的血脉之中,力量还在的,它只是一直沉睡而已,等到某一天,时机成熟之时,它便会开始渐渐苏醒……”

与此同时,和其他人挤在一个小房间里闭着眼休息的邵玄,猛地睁开眼,看向炎烁所在的方向。

第一七二章图腾纹不是这个样子嘀

戾原本以为只需要一只手,一个照面,就能将人打废,却不想,现在炎烁竟然突然爆发出不同以往的力量,连挥刀的速度都快了很多。这让戾不得不抽出腰上的石刀挡住。

砰砰砰砰!

石刀交锋的脆响,在这片游人居住的区域传开。

但周围却没有一个人过来,都远远站开,观望着。

游人,没了力量,又无部落的支撑,被杀也不稀奇,就算平日里与炎烁一家相处尚可,还接受过炎烁帮助的人,也不愿意去招惹奴隶主的奴隶们。

不过,大家非常惊讶的是,炎烁脸上的那个像是图腾纹的东西,刚才可没有,而是在战斗中显现出来的,并非刻意所画,与那些假装图腾战士的骗子们不同。

虽然相比起图腾战士们来说要淡很多,但也让周围观望着的人惊讶。

爆发的力量,石刀相碰,从刀上飞溅的碎屑散开,打得戾脸上一阵刺疼,再看炎烁,他脸上也被石屑划伤好几条血痕,却仿佛未曾感觉一般,反而越发勇猛。

感受着手腕上的阵阵麻意,戾眼中的杀意越来越强。还好他今天过来了,不知道炎烁究竟使用了什么办法增强了力量,若是再等一段时间的话,说不准会更强,那时候想对他下杀手就难了。

还好,现在的炎烁,力量虽有增强,但仍旧不够。

砰!

两人的石刀所用的石料都不是上好的,再加上炎烁刚才的爆发,一刀接一刀的猛攻,最后,两把石刀都断裂了。

戾手中的石刀先被砍断,炎烁手中的石刀也带着明显的裂痕,只要再一刀,石刀就会断开。

都不能用了。

经过短暂交锋的两人分开。

周围关注着这边的游人都非常意外,毕竟,游人都没有多少力量。而戾可是被奴隶主提拔过的,可那个平时不显眼的炎烁,竟然这么强!

不对,平时他们和炎烁一起进山的时候。也没觉得炎烁这么强,只是今天不一样,刚刚那一轮短暂的爆发也透着诡异,炎烁脸上竟然会出现图腾纹!

炎烁停下来之后,只觉两条胳膊一阵酸疼。他从未如此爆发过,即便是在最危险的时候,也未能如此。体内,似乎有一股力量,刚才他不自觉将那股力量集中在一点爆发,才会增强一刀刀的攻势。

看着地面的断刀,炎烁心里有些兴奋,若是再给他一些时间,他相信,自己会更强。就算是戾,也不是自己的对手!

戾眼神阴霾,望着双臂撑着膝盖,在那里大口喘着粗气的炎烁,心中更坚定了今天要让炎烁毙命于此的决心。

戾将手中的断刀猛地扔向炎烁,被炎烁侧身避开。

嘭咔!

被断刀砸到的木棚屋,木墙倒了一半。

屋子里,炎烁的妻子抱着儿女,三人没有一个尖叫。炎烁的妻子面带担忧,她怀里抱着的一岁的小孩定定看着外面的父亲。似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懂害怕,眼睛睁得大大的。至于炎烁的女儿,则恨恨盯着外面的戾。她记得,以前阿爹还帮助过那个人,但是,那个人却总给阿爹制造麻烦,现在还想杀了阿爹。

对上屋内三人的目光,戾眼中阴狠的笑意更深。屋子里的,他一个都不会留。

“哟,怎么了这是?”一个轻飘飘的声音传过来。

炎烁看过去,双拳一紧,面对戾,他还有把握,但是这个人,他就没信心了。

而原本猖狂的戾,在听到这个声音之后立马带上恭维的笑,“您怎么来了?”

来者穿着一块蛇皮一般的兽皮衣,上衣略长,后面还有一条如尾巴一般的垂带。在他的身上,缠绕着一条成人大腿粗的蛇,那双似乎没有任何温度的蛇眼,盯着周围的人。

每个被它盯上的人,都感觉头皮一紧。

这样的人,也是奴隶,但是,他的地位比戾还要更高一层。很多时候奴隶主不管事,就由它们这些人来做,而戾这样的,都从属于这些人。

“真是个废物,一个游人都解决不了,要你何用。”那人缓缓说道。

戾额头冒汗,紧张地小跑过去,挤出笑意,为自己的失误找理由:“这个,头儿,炎烁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竟然能有图腾纹,力量大了很多。”

漫不经心逗弄着身上大蛇的人抬起不大的双眼,扫了炎烁一眼,轻嗤一声,像是看待什么丑陋的东西一般,嫌弃地道:“图腾纹?图腾纹是那样的吗?”

说话间,那人抬了抬手,蛇已经从他身上滑下。

而那人身上,从脖子到手臂,双腿,等地方,陆续出现了一些清晰的纹路,那些纹路如一个个环接连套起来组成的锁链一般。

周围注意这边的游人越来越多,那人心里得意,想当年他也是个游人,只不过跟着奴隶主比较早,得到提拔,也拥有了更多的力量而已。到他们这个级别,才真正拥有了奴隶主的烙印。

并不是每个奴隶都有资格被烙上烙印,只有被奴隶主赋予重任的,才有资格拥有,像戾那样的还不够格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