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原始战记-第6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进屋之后,邵玄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坐在最前方的一团肉——那便是濮部落的首领广侯。

广侯眉骨突出,像是两个角一般,眼睛周围画着一些黄绿色和黑色的斑纹,与炎角部落的其他人相比,广侯的样子,颇有些狰狞,因为体型稍有些大,看上去就像个肉粽子,非常有压迫感。

此刻,广侯正坐在那里,粗肥的大手拿着一只不知道是什么动物正在吃,看到进来的邵玄,广侯的眼睛眯了眯,打量着邵玄,嘴巴里咔嚓咬着食物并没有停歇。

“你是来自炎角部落的?”广侯问。

“确实如此。”

“炎角部落,我似乎听过。”广侯说道。

PS:今晚三更。

第一六六章生财利器

听到广侯说对“炎角部落”有印象,邵玄心里还高兴了下,却不想下一刻,广侯又道:“我记得,你们的图腾是鱼吧?”

邵玄沉默了几秒,然后将巫给的石牌递过去,“这是我们的部落的图腾。我带着炎角部落的善意到来,很高兴见到你们。”

“哦?”广侯并不在意,接过邵玄递过来的画着图腾纹的石牌看了看,发现实在没什么印象,便将石牌递还,笑得下巴都叠成几层,对邵玄道:“咢部落的客人,我还是相信的。”

邵玄跟广侯提了一下前来的目的,说了说留在濮部落边界的喳喳,可惜,广侯虽看上去比咢部落的首领好说话,却一出口就是拒绝。

“你刚才说的那只鸟,我不希望它进入这片领地,以往很少有大型的鸟来这里,我们对鸟,并没有好感。”

很多水生的动物,并不喜欢来自天空的飞鸟,这个邵玄知道,他也能看出广侯对自己并不在意,完全是看在清一的面子才多说几句,不然他都懒得看邵玄一眼的,在跟邵玄说话的这段时间,广侯已经朝旁边放着的食物看了好几下了。

交谈过之后,邵玄便告辞离开,他进濮部落之前跟喳喳说过,若是能听许可的哨音,便过来,若听到的是表拒绝之意的哨音,它就可以在外面自由活动了。

或许,喳喳自己还乐得在外面玩,进部落了反而约束多。

从广侯的屋子离开,清一歉意地道:“没有帮上忙。”

“没事,喳喳自己留在外面更逍遥自在,等我出去了再叫它。”至于广侯的态度,邵玄也没多纠结,他也没想一定要从濮部落这里得到什么,过来完全是想多见识见识除炎角部落之外的群体。

不过,为什么咢部落和濮部落都未曾听闻“炎角部落”的名字呢?

依照先祖们留下的记录和那些文字,能看出先祖们还是很有傲气的。也对曾经的炎角部落非常自豪,说明炎角部落当年并非什么边界小群体,且辉煌过。

或许,是因为时间过去得太久。一切都变了?

离开广侯那里之后,邵玄就和清一分开了,清一要去“采购”,首领和巫列了一些需要购买的物品单给他。

而邵玄,则趁这个机会好好看看这个部落。看能不能找到自己想买的东西。

原本,邵玄以为濮部落与咢部落的交易会像集市一样,但现在看来,并非如此。没有统一摆放在哪处。濮部落的人只是在屋子外面摆放上了需要卖的东西,所以,若是看到哪家屋子外摆放着物品,那就是用来交易的,看中了就去买。

在这里,并没有统一的货币,用的是等价交换。

不过。也算不上真正的等价交换。

邵玄走了没多远,就看到咢部落好几个人在购买的时候,并没有还价,再看看濮部落那些眼睛都笑得眯起来的人,很显然,跟咢部落交易,他们获得了非常大的好处。

难怪濮部落的人期盼咢部落交易队伍到来,难怪那般热情。

咢部落的人看起来非常凶恶,但实际上,他们没有太多的其他心思。而濮部落人的眼里,说直接点,咢部落的人,就是人傻“钱”多。

在来之前。邵玄听伏湜抱怨过,为何咢部落的人在外面不受待见?凭什么濮部落的人比他们更受其他部落欢迎?

咢部落的很多人暴脾气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因为,他们不太机灵,不会说话,没濮部落的那些人会来事。

当然。这还与脸有关,每次咢部落的人出去,就会被当做不怀好意的人,因为他们看上去太凶悍了,尤其是看人的时候,像冷刀子一刮一刮的。而濮部落的人就要让人感觉亲切多了,瞧那笑,多热情。

一边走,邵玄一边注意着周围那些摆出各种物品的屋子。

陶器、石核、以及来自于其他部落的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部落里那几位老人当宝贝似的彩陶,在这里也能见到,只是价格很高。让邵玄惊讶的是,他还看到了一块麻布。

“看中了?这个可是从中部弄过来了,听说中部的人都爱用这样的做衣服。”那人得意洋洋地道。他身上就穿着一件麻布围成的短裙,还在部落里炫耀过一番,虽然很多人并不喜欢这样的东西,但一听说是从中部弄过来的,那态度立马就变了。

因此,这人刚才在说的时候,并没有用太多的话去修饰,只是强调了一句“中部来的”,只等着邵玄露出惊叹之色,然后用许多水月石来换取。

可惜,他要失望了,邵玄只是平静地询问了一下而已,又问了一些“中部”的事情,然后给了一小块水月石当酬劳,便离开了。

在邵玄离开后,那人看着手上那么点小水月石,虽说这块已经算是他大赚了,但仍旧不甘心,怎么就没留下人呢?

那可是他好不容易从中部弄过来的东西,这小子竟然连个惊叹都没有,莫非他没见识过?又或者是知道没钱买这般贵重的东西?

邵玄并不知道,他在刚才那位“店主”的眼里,已经成了一个没见识的穷鬼土包子。

在邵玄看来,刚才那片麻布非常粗糙,穿着也不会比兽皮舒服,用大块的水月石去买那么一块粗糙的破布,傻了吧?

没多久,那块麻布,被伏湜这位今年咢部落里面的“土豪”之一,给买了。邵玄看到之后半晌没说话,果然,价值观还是不同的。

或许,“中部”两个字,已经是最大的金字招牌,看伏湜那一脸淘到宝的喜色,再看看咢部落其他人的羡慕之意,邵玄觉得,自己还是没有完全适应这里的节奏。

“中部”到底是个怎样的地方?是否会比这边更发达?炎角部落当年是否曾在中部?

听说彩陶就是从那边过来的,因为在运输过程中易碎,所以,运到这里来的彩陶都非常贵,附近几个常来濮部落参加交易的部落中,也就咢部落的人买得最多。

摸了摸兽皮袋里面的水月石。这还真是好东西,堪比金子。在炎角部落久了,就忘了“钱”的好处。

咢部落的人对“中部”并不了解,他们只知道来自“中部”的东西非常好。所以每次过来的时候,凡是听说啥东西来自“中部”,立马掏兽皮袋买,价都不待还一句的。

除了这些,濮部落还有很多他们本土的特产。比如蛙。

当然,这并不是说他们会将蛙卖出去。对于用蛙做图腾的濮部落人,他们不会去杀害这里的蛙,他们卖出的,是从蛙身上取出的东西,比如毒,药物,以及另外一些特殊的东西等等。

邵玄来到一个卵形的屋子前,这里有些偏,并没有多少咢部落的人来这里交易。

一位老人盘腿坐在门口地面上。在他面前,没有摆放任何陶器石器用品等,也没有来自其他部落的东西,而是几只长相、大小、颜色花纹都不同的蛙。

旁边放着一个大水盆,隔一会儿老头就伸手从水盆里面捞水,洒在面前的几只蛙身上。

邵玄过去的时候,老头刚撒完水。

见邵玄过来,老头眼睛一亮,“要点什么?”

“这几只是?”邵玄指了指老头面前几只趴在那里一动不动的蛙,问道。

“你不是咢部落的人?第一次来我们部落吧?”老头并没有因为邵玄不是咢部落的人而感到失落。反而笑得非常开心,因为,咢部落的人一旦买过东西,下一次会优先选择上次的地点。这里有些偏。所以老头在交易的时候很少会碰到咢部落的人,反而对其他部落的客户比较感兴趣。

“是的,我第一次来濮部落。”邵玄说道,眼睛盯着地面那几只蛙。

几只蛙,小的只有手指甲盖那么点,而大的。一个手掌都拖不住。

老头很积极地跟邵玄介绍着这几只蛙的特性,以及它们所能贡献出来的东西。

“这只身上的能用来救人,头晕胸闷,呕吐不止,身体无力之类的,都可以治疗;还有这只,身上的能将两块木板牢牢粘在一起。”说着老人“咕呱”地叫了一声,然后拿着一片厚叶子等着。

邵玄看向那只橘红色花纹的蛙,此刻,它的瞳孔缩起,因为是横着的,所以看上去像是眯着眼睛,在酝酿某种事情似的。

等了几秒,什么事都没发生。

邵玄看看老头,又看看地上的蛙,这蛙便秘了?

正想着,邵玄就见那只橘红色花纹的蛙背后,分泌出一些半透明的液体,随着那些液体越来越多,老头赶紧用手上的厚叶子将这些液体刮下来。叶片并不会伤到蛙,濮部落的人经常采用这样的方法来取。

“看着。”老头拿出两个木块,然后抹了点厚叶子上的液体,木块合拢,过了会儿,两个木块便牢牢黏在一起。

这玩意儿,简直跟炎角部落发现的那些用来粘东西的树胶一样!

“这个有多少?”邵玄问。

“你要多少有多少!”老头激动得手都抖了。

“其他这几只又是什么?”邵玄让老头接着介绍。他对这些非常感兴趣。

老头也兴致高昂地挨个给邵玄讲解了,各种奇怪的蛙类分泌物,还有一种蛙,皮肤上分泌的油脂,是一些干旱地区的人比较喜欢的。

这些蛙对于濮部落的人来说,简直就是生财利器。

因为老头家里有存货,邵玄拿了水月石出来,按照老头的报价,选择性地买了些。

“对了,您这里有没有蛙毒卖?”邵玄问。

“你要?”老头小心看了看周围,然后对邵玄道:“当然有,你跟着我来。”

第一六八章远行的队伍

最后,矞还是没睡成,被老头给拉回去看家了,咢部落的人明天才会离开,谁知道咢部落的人会不会再到他家换点东西?

矞是一个对蛙毒很有研究的人,只是他平日在部落里,多半时候都在睡觉,有时候跑到河面上找个合适的地方,睡在荷叶上,有时候则进入树林,睡在树枝上,他家里如今只有他和他爷爷,但他对交易并不感兴趣,他想出部落玩一玩,可惜老头子不准。

邵玄并没有其他事情,对那些陶器和粗糙的麻布等没什么兴趣,索性直接过去跟矞聊了聊蛙毒的事情。既然矞对蛙毒非常了解,自然应该更懂得如何使用。若是能因此再改进一下陷阱就好了。

反正也是闲得无聊,矞便跟邵玄聊了起来。

和很多濮部落的人一样,矞也觉得咢部落的人真够傻的,除了石器等之外,还总爱买一些不实用的东西。

“我要是有那么多水月石,就去换很多食物放着,或者换一些合适的材料工具,饿了就吃,吃饱了就出去玩。”矞说道。

矞也用蛙毒制作过陷阱,抓过野兽,所需要的一些木料和石材等,周围未必有,只能在与外部落交易的时候看看能不能搞到一些。

听着矞的讲述,邵玄只觉得,炎角部落跟这些人的生活简直相差太多。

咢部落的人不用太担心食物,河里有鱼,附近的山林里有一些野兽,野兽不够的话,就用水月石去跟其他部落的人换,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每年水月石出产的时候遇到的侵袭。当然,未必每年都会有侚部落这样凶残的情况。

至于濮部落的人,他们大多数并不喜欢去猎杀猎物,相比冒着生命危险的猎杀行为,交易能让他们获得更多的资源,不仅是食物。还有其他日常所需的物品。自先祖们尝到甜头之后,子子孙孙都会做类似的事情,延续到现在,在濮部落的人心里。交易已经成了他们日常生活中所必不可少的事情。

除了要远行的队伍之外,濮部落里大部分的人,只需要守在部落里,等着其他部落过来交易就可以了,也不用去那些艰险、寒冷、干燥等他们并不喜欢的环境与野兽甚至凶兽搏斗。

而包括咢部落在内的周围的几个部落并不爱远行。所以只等着濮部落的远行队伍回来之后,同他们交易即可。

这边没那么多凶悍的凶兽,山林里的也不如炎角部落那边危险。从咢部落到濮部落,不过半天的时间,若是以炎角部落狩猎队的速度,半天都不需要。

这边才是人类的世界,人类的聚集地。他们没了那么多来自凶兽的威胁,有的只是人类部落之间的纷争。

每个部落都有他们自己喜爱的生活方式,简单点来说,濮部落的人更有商人的天赋。

“远行的队伍一般去哪里?中部?”邵玄问。

“很多时候会去中部。怎么,你想去?”

“是啊,我本来就是出来历练的。”邵玄说道。

矞顿时羡慕不已,他也想出去,很多年轻人都想出去,部落里远行的队伍都是青壮年人,每次看到同龄的伙伴们跟着父母出去,他也想,可惜,他父母已经去世了。那年远行队伍损失惨重,七成以上的人没能回来。也正因为如此,老头才不让矞出去。

“其实,远行的队伍虽然危险。但也并不是每次都那么凶险的。”矞说道。

在濮部落,首领广侯也极赞成年轻人加入远行队伍。

这并不是一个和平的年代,没有法律法规,杀人夺宝的事情不少见,远行队伍里面,每一个人都是有一定自保能力的。

“唉。可惜老头不让啊!”矞烦恼不已。他研究蛙毒除了兴趣之外,就是为远行做准备。

“你们部落,远行的队伍什么时候再离开?”邵玄问。

刚才矞已经说过,部落远行的队伍在双月重合后没几天就回来了,他们每次都会赶在那几天回来,就是为了跟咢部落多换点东西,等换完了,再带着水月石等离开部落,动身远行。

跟矞聊了一下之后,邵玄就去找伏湜了,今晚咢部落会在这里留一晚,明天早上才出发返回。

邵玄又去跟人打听了一下濮部落远行队伍的事情,远行队伍里,可以带上一些其他部落的人,但是得额外再出点水月石。这个邵玄无所谓,只要能跟着就行了,现在他对这边的地形地势和部落分部都不了解,跟着濮部落的远行队伍是个不错的主意。

去找了这次远行队伍的头目,支付了三块水月石,拿了个带蛙纹的牌子,等远行队伍出发的那天,邵玄只需要出示这个牌子就能跟着濮部落的远行队伍一起离开。

听说邵玄想加入远行队伍,伏湜很想不明白,他们觉得还是在这里等着比较划算,等濮部落的人将东西弄过来,他们只需要拿水月石换就可以了,何必再跟着呢?白白给出三块水月石。

但是一想,邵玄是出来历练长见识的,伏湜也就是释然了,没有继续劝说,只是心里依然还是维持自己的想法。

次日,咢部落的人准备离开返航,伏湜看着自己藤筐里满满的东西,非常高兴,这里面除了必备的石料、石器等之外,还有好看的陶器,以及一块来自于中部的麻布,大概回去又会引来其他人的羡慕吧?想到这里,伏湜不禁嘿嘿笑了几声,觉得这一趟真是值了。不过短期内他也不会再来这边交易,等到快冬季的时候,再过来换点食物过冬。

“我们先回去了,邵玄你若是再回来,记得到咢部落找我们。”伏湜背着藤筐,站在一条鳄鱼身上,对岸上的邵玄说道。

“好,我到时候肯定会再回来找你们的。”

看着咢部落的人离开,邵玄打算去跟濮部落里那些准备远行的人多聊聊,希望能了解到更多的消息。

正跟人聊着,邵玄就见矞乐颠颠跑过。

“矞,干什么去呢?”邵玄问。

见到邵玄,矞笑容更大,过来分享自己的喜悦。

“我爷爷同意了!哈哈,我刚去找了泛宁大头目,过几天跟他们一起出发!”说起这个,矞完全没了昨天睡意倦倦的样子,精神抖擞的,恨不得绕着部落再跑几个圈。

泛宁是濮部落远行队伍的头领,被队里的人称为大头目,邵玄就是找的他。

“恭喜了。”邵玄说道。

“嘿嘿!我不说了,回去要多准备准备。”矞搓着手,眯起眼睛的时候,就像那些毒蛙们在酝酿毒液一样。

之后的几天时间,邵玄还看到了其他部落来濮部落交易的情形,“罗”部落善网,临河又靠山,所以既能捕到鱼,又能用网捕捉到不少野兽,他们从不缺食物。

每次罗部落的人过来,都是一大网子的猎物,跟濮部落的人交换。

除了罗部落之外,还有其他一些小部落,他们没咢部落那么“有财”,又没罗部落抓到的食物多,但每一支部落都有他们自己的生存技能,比如打造石器,比如寻找石材及一些罕见的材料等,有的还善于用药,直接用药物或者天然的药材交换。

留在濮部落的这几天,邵玄又换了不少好东西。既然要准备远行,自然需要一些上好的石材,他自己就会打磨石器,并不需要用更多的水月石去交换打磨好的石器。

石器、药材,都是需要多备下的。

中上等的石料,在这周围并不容易寻到,所以邵玄多换了些。

濮部落的远行队伍,在十天之后出发。

到了出发的日子,邵玄的东西也都准备好了。

队伍有近两百人,其中九成以上都是濮部落的人。远行的队伍就在河边集合。

矞脖子上挂着个大兽皮袋,背后背着个大藤筐,气喘吁吁跑过来,他身后跟着老头。

周围也有其他的送行人群。

藤筐内装了不少东西,包括石刀、矛头等,还有许多肉干以及烤制的昆虫。老头给队伍里认识的人塞了些东西,邵玄手里也被塞了一瓶蛙毒。矞第一次加入远行队伍,老头希望大家能多帮忙照看。

不愧是从商的,这脑子就是灵活,比咢部落的人会来事。邵玄心想。

看矞累得直喘气,邵玄伸手将他背后的藤筐接过来。

“这个我帮你拿着吧,等上木筏了再给你。”

“哎,不用,你也带了不少东西,我这个筐非常重,你背不起……”矞还没说完,就见邵玄轻松地托起了那个藤筐,单手的。

矞和周围一些人看着仍旧一身轻松的邵玄,忍了一会儿,问道:“你哪个部落来着?”

矞还没见过比咢部落力气更大的人。

“炎角。”邵玄说道。

“哦,”矞和旁边几个人都默默将这个部落的名字记住,

邵玄笑了笑,然后带着东西跟其他人一起跳上木筏。

巫给了邵玄一些任务,当年因为天灾人祸,炎角部落发生了内部分裂的事情,河那边的只是其中一支。而邵玄需要做的,就是寻找另一个炎角部落。只是,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有听到过任何关于“炎角”的事情。

巫将石牌给了邵玄,还在喳喳的脚上画了图腾纹,就没有让邵玄遮遮掩掩的意思,若是世界已经忘了炎角部落,那就让大家再记住这个名字。

再说了,就算遮遮掩掩,一旦战斗起来,图腾纹一显露,就什么都知道了,用不着说谎。

第一六九章奴隶

远行队伍从濮部落的另一条河离开,同样走的是水道。

这条河没有那么多荷叶,一个个木筏上,站的都是人。

邵玄和矞在同一个木筏,听着周围其他人给矞讲远行的见闻。

在木筏队伍上方的天空,喳喳跟着。这个邵玄早跟泛宁大头目说过。

当时泛宁还希望邵玄额外再支付了一块水月石,被邵玄拒绝了,喳喳能在天空预警,能减少濮部落遇到危险的几率,有这样的好处,你还收费?现在这里商业不发达,但这些人已经有了奸商的潜质。

最后泛宁虽然面色不太好,但也没坚持。

既然是远行,自然不会是一两天的事情,有时候一出去就是几十上百天。

大概因为这片地域的人类部落比较多,并没有如河那边狩猎地带的凶险情况,有时候也会遇到一些来自水下的麻烦,或者来自其他部落的骚扰,但总的来说,还算平静安全。

由于经常远行,濮部落的人对于哪条水道哪个方位比较安全省事,都非常清楚,而邵玄也在心里将这些路线默默记住,等空闲了,便将这些都画在兽皮上,完成地图的绘制。若是有一天河对岸的炎角部落回来,总会需要这些地图的。

近千年了,变化非常大,这里已经完全不是先祖们所记载的样子了。

随着前行,河流越来越宽阔。在河流附近,总会有一些人类活动的痕迹。听旁边的人讲,前面不远处有一个小部落,只是那个小部落不喜与外部落的人接触,又孤僻,看到外部落的人就避开,或者扔石头木箭等,濮部落的对此非常不喜,但也不会因此而耽误远行的速度。

“注意点。”旁边有数年远行经验的人提醒道。

前方的岸边,有几个穿着兽皮的女人在洗东西。看到木筏队伍之后,赶紧拖着东西就跑。而当木筏队伍经过时,从岸边地势略高的山上树林里,射出一些箭支。

这样的力道。对于邵玄来说,甚至对于炎角部落的战士们来说,并不算什么,能够轻易接住并折断。但很多这样的箭支的话,就让人心烦了。

濮部落的人拿着木盾挡住那些射过来的箭支。邵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