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原始战记-第6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邵玄作为外部落人,自然不敢在这个时候乱跑,他和咢部落的人站在一起,几步远处还站着咢部落的巫。

一条身长超过十五米的鳄鱼从邵玄旁边经过,大概是察觉到邵玄的不同,走近,朝着邵玄张了张嘴,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咕噜声,它在怀疑邵玄的身份,那双冷漠的眼睛里泛着杀意,似乎下一刻就会毫不留情张开大嘴撕咬似的。

但是,在巫说了几句邵玄听不懂的话之后,那条鳄鱼离开了。

“带上这个。”巫递给邵玄一个骨制的牌子,上面有咢部落的图腾纹。

邵玄接过来,有了这个,不论走到哪里,那些鳄鱼就不会去当成敌人了,而且这个骨牌只有巫手里才有,是临时制作的,并不像首领的令牌,这种是不可作假。

当月亮消失,太阳出来时,咢部落的地盘上,已经见不到一个活着的入侵者。

邵玄带着沉甲往回走,沿路能看到不少水池里的大小鳄鱼,在水池里翻滚着,撕扯那些已经看不出模样的人,水池都已经染上了血色,但不论是沉甲,还是部落的其他孩子,就连只有两三岁的孩子,都对这一切见怪不怪,有些还在旁边欢呼地叫。不是天生冷漠,而是早已经习惯了这一切。

离家越近,沉甲的步子越来越快,连水月石都顾不上了,邵玄帮他抱着藤筐,他也没多在意,他现在就想看看他阿爹阿娘有没有安全回家。

“阿娘!”沉甲叫着,快速往那边跑。

邵玄看过去,萍站在屋子里,正从窗户往外瞧。

“你们没事吧?”萍跑出来看了看沉甲,又看看邵玄,不管是沉甲还是邵玄身上都有血迹,不过这并不是他们的血。

检查发现没受伤之后,萍才高兴地道:“快进屋去,我准备吃的!”

既然萍这般高兴,显然,伏湜也没大碍。

伏湜在屋子里歇息,身上有不少伤,但能保住命已经足矣。

看到邵玄搬过来的藤筐之后,伏湜夫妇面上的喜意更是抑制不住,嘴巴都笑得裂开了,那张大嘴看上去相当恕

若不是这段时间的相处让邵玄对他们有了更多了解的话,肯定也会和其他部落的人一个想法:咢部落的人真可怕!

让他们一家三口多交流交流,邵玄出来看看周围。

他听到那条小鳄鱼在叫,不过并不是因为害怕,那声音听起来与之前有些不同。沉甲家前面的这个水池旁边,一条八米左右的鳄鱼走过来,爬进水池里,它的眼睛是黄褐色,看人的时候总是冷冰冰的,让人心里发寒。

在它进入水池自后,便将那条小鳄鱼叼起,从水池的一边游到另一边。

那些能轻易将人的胳膊扯下的锥形牙齿,在叼着小鳄鱼的时候,却没有半点杀伤力,反而如保护拦一般,护着那条小鳄鱼。

这也是一种会护崽的动物。

之前被邵玄用陷阱困住又被清一给捏断脖子的人,尸体被人带走了,并没有留在这里喂鳄鱼。邵玄知道,那个人的身份肯定有些特殊,而且并非咢部落的人。

在咢部落,人与鳄鱼和谐相处,真正的情形就是如今这样,没有多亲昵,却也不会相互伤害。入侵者就是他们的共同敌人。

“什么?!!”

邵玄正看着周围那些鳄鱼,就听屋子里萍惊讶地叫道。

“怎么了?”邵玄走进屋,问道。

“唉,就是刚才听说有人的水月石被偷走了。”萍说道。

部落一些人,因为之前侚部落的入侵,忙着战斗,没有去紧紧盯着,到现在一切结束了,才再次重新清理藤筐里面的水月石。

明明用兽皮袋包裹得好好的,等再次打开,却发现少了许多,兽皮袋还没有破漏的情况,藤筐也没有坏,唯独水月石少了。

“肯定是‘盗’!只有他们才有那个能力。”伏湜恨恨道。

听到这之后,萍便赶紧将自家的藤筐打开查看,他家今年的收获可不少,若是被偷了,绝对是极大的损失。

藤筐大多数时候是沉甲抱着,沉甲没看着的时候,就是邵玄盯着。

“还好,没丢。”清点完萍长舒一口气,这些水月石可是他们接下来一年的依靠。

“对了。”萍原本打算将水月石再包住,看到旁边的邵玄,又想起来,将藤筐里的水月石抓出来一些,放进另一个兽皮袋里,然后递给邵玄,“这次谢谢你了,邵玄。”

咢部落的很多人都不太会说话,伏湜似乎也想说些什么,最后只挠了挠头,憋回去了。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想起交易的时候其他部落的人给出的建议,便尽量呈现出最真诚的笑意。于是,他看向邵玄的时候,嘴巴裂得老大。

邵玄:“……”

从那边收回视线,邵玄将兽皮袋推了推,“用不了这么多。”

邵玄发现刚才萍分出来的至少有五分之一,别看这五分之一的量,这可是能换不少东西的“钱”。

“拿着!”萍将兽皮袋塞进邵玄手里,说道:“这次事情结束之后,就要开始交易了,到时候你跟着伏湜一起出去,用得上的。你第一次出来,很多东西不懂。”

见推辞不了,邵玄便接过兽皮袋,而且,出去交易的话,也确实需要点这个。

“交易一般是去哪里?其他部落吗?”邵玄问。

“小交易的话,有时候去罗部落,有时候去濮部落,还有其他部落,不过,大交易的话,就得去交易地了。”萍解释道。

这个伏湜比较了解,他们家每次出去交易的都是他负责。

“离我们部落最近的就是濮部落了,这次多半也是去那边,濮部落的人手里有不少好东西,石料、陶器,哦还有一些药物,都是很好的东西……”

邵玄将伏湜说的话都记在心里,这些都是需要了解的。因为在先祖的兽皮卷上,并没有提到过“濮”部落。

第一六四章濮部落

战争结束后的咢部落,恢复了往日的生活。

部落为死去的战士举行了仪式,不过,邵玄并非咢部落的人,不能参加那个仪式,也就没能见到属于咢部落的火种。

那天,他留在沉甲家,感受到了来自属于火种的能量,与炎角部落的火种能量有些不同,这股能量更加浓烈雄厚。

大概,这就是巫所说过的,完整图腾与残缺图腾的区别吧。

炎角部落的火种能量,给人一种很暖和的感觉,而咢部落的火种,则是一种微凉感,不冷,只是相比起炎角部落的火种来说要稍微凉一些。

即便对咢部落的火种很好奇,邵玄也不能过去看,只是在跟伏湜等人交流的时候,知道他们的火塘,其实是个水坑,牺牲战士们的遗体,也会被送往那个水坑。

听着是件很神奇的事情。

若是有机会,邵玄真想亲眼去看看咢部落的“火塘”。

等送葬的仪式结束,部落又开始活跃起来,大家都期待着接下来的交易,就像是刚赚到一大笔钱的土豪,琢磨着怎么花钱。

咢部落的人自身愈合能力比炎角部落的人稍微慢一点,但整体来说还不错。当图腾纹布满全身的时候,就像是覆着一层鳞甲般,能给他们一定的保护。

所谓生死见真情,咢部落的人也知道这个道理,正因如此,他们对邵玄的态度相当热情,听说邵玄要跟着交易队伍一起出去,一个个都给邵玄传授自己的经验,该怎么挑选,怎么换,什么东西大概是个什么价位等。

咢部落里面那些看起来冷漠,其实内心火热的年轻姑娘们,也时常往邵玄这边跑,然后露出她们最灿烂的“微笑”。

每次面对这样的热情,邵玄的脸都是僵的。反观咢部落的汉子们。一个个被热情的姑娘们迷得神魂颠倒。

果然,不同的部落,审美都不同。

因为大批成年鳄鱼的回归,喳喳也视这片湿地为危险之地。能落在树上就绝对不会降落在地面。

终于等到了交易队伍外出的那日,邵玄带着萍给他的水月石,和喳喳一起,跟着交易队伍离开。

“邵玄,以后一定要再来我们部落玩啊!”萍对邵玄说道。

“好。我肯定会再过来的。”

咢部落与濮部落离得并不算近,根据邵玄所了解到的情况,咢部落所在的地方,属于偏远地区,这边的部落分布较为稀疏,看看咢部落所占的地盘就知道了。

前往濮部落,并不是直接一步步从地上走,而是经水路过去。

在咢部落的外围,有一条宽十多米的河流,通过这条河流。咢部落的人能够到达濮部落所在的地方。

咢部落没有船,他们会制作竹筏木筏之类的,在这边的几条支流河上,竹筏和木筏都能成功浮着,可咢部落的人却从不使用,因为,他们有更好的“船”。

一条条鳄鱼附在水面,有的只露出半个头,能看到它们的眼睛和鼻子,鳄鱼们经常以这样的状态潜伏在水中。这样能极大地保持隐蔽性。而还有些,则露出得更多,能清楚看到它们背上的那些鳞甲以及花纹。

清一作为这次交易队的带领人,在接受过巫的祝福之后。便跳下河,落在一条鳄鱼身上。

排在一起的鳄鱼,像是一片浮桥,能够让清一在上面自由行走。

其他人跟清一一样,挨个跳下河,然后站在那些鳄鱼们背上。

伏湜背着个空空的藤筐。又摸了摸身上装着水月石的兽皮袋,对邵玄说道:“走吧!”

邵玄没有让喳喳带着,他想跟咢部落的人一起,还能多了解一些濮部落的事,伏湜说过的很多都不具体,邵玄能从其他人的对话中了解更多。

咢部落有数千人,并不是每个人都会参与这次交易,有的暂时不需要购买东西,有的则让人帮忙带点东西即可,还有的则等着同伴们带东西回来,然后他再拿水月石换。

清点了一下交易队的人,清一一挥手,“出发!”

浮在水面的鳄鱼们,甩着尾巴,开始沿着河流往前行。

刚起步,邵玄就听到后方传来的叫声。扭头看过去,在送行队伍所在的那段河流上,一条鳄鱼浮在那里,在它旁边,还有一条黑褐色眼睛的小鳄鱼。它的叫声很多人都听不到,所以,在邵玄扭头看过去的时候,伏湜还疑惑。

见到那条小鳄鱼之后,伏湜咧咧嘴,“它在送咱们。”

回头不再去看那边,邵玄朝空中的喳喳打了个手势,让它跟上。

两百多人的交易队伍,随行的有一百来条鳄鱼,这样的队伍虽然整体看上去并不多,但非常奇特。

这些鳄鱼毕竟不是真的船,它们不会一直维持着浮出水面的姿势,有时候还会稍稍往水下一些,站在它背上的人,双腿都会进入水里,不过咢部落的人并不觉得难受,反正他们自己也亲水。

邵玄看着水面上的浮萍,这些绿色的植物,将水下的身影遮掩,从陆上看交易队伍的话,就像无舟自行一般,只有荡动的水波,才告诉别人,这水下有其他的生物。

河水里还有其他鱼类,甚至是一些危险鱼类,但是,有了这只鳄鱼队伍,那些鱼都退避三舍,隔老远就跑了。

有时候还能看到一些水生的动物,以及在水中玩耍的其他兽类,该避开的避开,无需避开的就直接过去,那些动物自然会躲闪。

感觉到脚上有点痒,邵玄握着的长矛一动,只听嗒的一声破水响,一条手指长的虫子被矛头挑起。

那是一条嘴巴如吸盘一般的虫子,身体红棕色,还有一些土黄的细花纹,肚子微鼓。

“注意一点,这些虫子吸血的。”站在前面的伏湜说道。

邵玄刚才一有察觉就出手了,这条虫子所吸的并非邵玄的血,就是不知道是队伍里谁的了。

看来,河水里,大的威胁不多,小的麻烦却不少。

河流经过一片湿地,来到山岭之间,从一座座高耸的山旁边经过。

对咢部落的人来说,那些山已经够高的了,但在邵玄看来,这边的山跟狩猎地以及鹰山那边的山脉,差得远了。

半天后,邵玄只觉视野一暗,队伍从两座山崖的崖壁中间狭长的水道过去,在这里,两旁的崖壁遮挡住了大量的光线,只有顶上一条狭长的开口能看到天空。

这条狭长水道特别安静,鳄鱼尾巴甩动的水流声响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过了这里,就到了。”伏湜说道。

前方的亮光越来越近。

当队伍行出狭长水道时,入眼的便是与刚才截然不同的宽阔,视野之内,全是大片的荷叶。

“从这里开始,就是濮部落的地盘了。”伏湜道。

邵玄正打算问更多,便察觉队伍旁边的水里有东西在快速接近,却在快到达荷叶边界地区时停住。

大片的荷叶遮住了水下的身影。

“呱!”

一声如蛙类的叫声传来,邵玄条件发射地掏刀警惕。

嗖!

一个身影破水而出,却并没有直接奔向咢部落的交易队伍,而是在一片如小床般大的荷叶上站住身。

“来迟了些。”站在荷叶上的人,对交易队伍前方的清一说道。

PS:身体不太舒服,这章短了点,大家多包涵。周末加更,不知道能不能保住新书月票榜第一,希望大家能多支持。陈词谢过。

第一六五章广侯

邵玄看向荷叶上的人,刚才听到那一声“呱”叫,他想起了雨季的时候出现在部落岸边的那些长着长尾巴的蛙,所以才会在第一时间想着抽刀。

站在荷叶上的人是濮部落负责边界巡守的,与经常来这边交易的咢部落的人相识,跟清一也熟悉。

听到对方的话,清一无奈地道:“这次遇到的麻烦比较大。”

除了侚部落的人之外,还有一些其他部落的人参与,但这个清一并没有说,也不会轻易说给别人听。

站在荷叶上人点点头,他也收到了消息,这一次入侵咢部落的人来自于侚部落,清一等人战后需要休养的时间比以前长,自然会来得晚些。他的视线往咢部落的队伍里面扫了眼,停留在邵玄身上。

“他是谁?”咢部落的人特征非常明显,并不需要多看,他就能认出队伍中明显与其他人不同的人。

“咢部落的客人,来自炎角部落,他叫邵玄。”清一介绍道。

站在荷叶上的人眼睛微微眯了眯,视线往邵玄身上扫了扫,似乎在判断这个人陌生人的威胁性。至于什么炎角部落,大概是个不知名的小部落吧,这世上小部落太多,他们没必要去挨个记住。不过,对于咢部落的客人,他们还是要给点面子的,毕竟咢部落的人,都挺富有,尤其是双月重合之后,正是咢部落丰收的季节,水月石一筐一筐的,对于这样有财力的交易者,他们濮部落的人都非常欢迎。

“走吧,大家都等好久了。”站在荷叶上的人往后跳跃几步,到另一片荷叶上,腮帮子鼓了股,如蛙一般,发出“咕呱”的声音。

声音发出后不久,邵玄就察觉到水下有东西的动。站在水中的双脚能感受到水的波动。与此同时,咢部落交易队伍的前方,原本满是荷叶,看不到其他景物。此刻,那些高高大大的荷叶,朝两边歪斜,露出中间的一条水道。

“走。”清一率先让脚下的鳄鱼沿着水道往前行。

交易队伍里其他人陆续跟上。

这里的荷叶非常大,比大腿还粗的荷叶茎高高露出水面。绿色的荷叶茎上面布满刺,若是有人强行从这里过去,荷叶茎上的刺会将人身上的肉都给刮下来。

不同于咢部落的泥水池,这边的河水要清一些,只是水面上布满了许多浮萍,让人很难看到水下的情形。

鳄鱼游过,那些浮萍会被水波推开,当水波荡动时,邵玄能看到许多藏在荷叶下浮萍中的青色的蛙类。

胆小一些的会直接跑掉,大力蹬动着水面。以标准的蛙式涌游开。而胆子大一些的,则依旧呆在原位,露出半个头,两个圆圆的眼睛盯着从水道过去的人,横着的如细缝一般的瞳孔,并没有鳄鱼那般冰冷,反而让人有种笑眯眯的感觉。

周围时不时会传来一声蛙叫声,或近或远。

“他们就是濮部落的人,刚才跟清一说话的叫浦叶,负责濮部落边界的巡守和防卫。”伏湜跟邵玄说道。

浦叶在前面不远处的荷叶上跳动。他上身并没有穿兽皮衣,露出身上画的画,那并非图腾纹,而是用特殊的颜料绘制的图纹。也不会因为接触水而洗掉。同时,刚才浦叶和清一说话的时候,邵玄还发现,浦叶的眼睛周围画着一些画,这些是濮部落人的喜好,不同喜好的人。会在自己眼睛周围画上不同的图案,这是濮部落的习俗,自他们的先祖流传下来的。

浦叶从一片荷叶跳到另一片上面,有时候因为他的跳动,荷叶上原本聚集的露水会随着荷叶的倾斜而流下来,落进水里发出嘀嗒的声音。

在水下,也有很多和浦叶一样负责边界巡守防卫的战士,他们将荷叶往两旁拉开,空出一条水道。

不论是咢部落还是濮部落的人,水性都是极好的。

顺着濮部落的人开辟出来的水道,交易队伍往前行,随着继续前行,邵玄能感觉到气温的逐渐升高,没有了山岭地带的清冷,变得温热,潮湿。

若是站在高处,能看到满眼的绿色。绿色的荷叶,绿色的浮萍,以及河两岸密集的绿色树林。

周围的蛙叫越来越频繁,也证明这周围的蛙类越来越多,好在邵玄并没有发现大河里面的那种长着长尾巴的巨大蛙类。

濮部落的图腾是蛙,这也证明他们跟蛙之间有着密切的联系,在这里,所有无故宰杀蛙类的人,都要受到来自濮部落的惩罚。

喳喳并没有进入濮部落的领地,而是在外围边界上晃悠,没得到濮部落的允许,贸然进入只能被当做入侵者攻击。

濮部落的人,可是有善于使毒的。

沿着水道往前行了一段时间之后,邵玄便听到了人的欢呼声。

“他们来了!”

“快快!咢部落的人来了!”

“阿爹,交易的队伍来了,快把东西摆出来!!”

有的声音来自岸上,有的则来自上方的荷叶。

从水面往那边望,大伞一般的荷叶上,能看到一个个移动的影子。

“你们还是很受欢迎的。”邵玄对伏湜说道。

“那当然,我们经常来找他们交易,都认识,关系很好,哈哈!”伏湜难得听到人说自己部落的人受欢迎,感觉非常高兴。

只有清一等几个面上抽了抽,他们当然受欢迎,他们可是濮部落的重要客户,若是没有咢部落,濮部落的人多半生活会立刻拮据下来。

顺着开辟的水道,队伍拐了个弯,前方就是河岸,在岸边,已经候着许多濮部落的人,大的小的,年轻的年老的,一个个笑得……嘴都裂了。

与咢部落凶悍的“血盆大口”不同,濮部落的人嘴巴虽然也偏大一点,但是他们中很多人的嘴角是微微往上翘的,再加上他们颌部的形状,看上去没有咢部落的人那么僵硬,给人的感觉要热情很多。

除了嘴巴之外,濮部落的人,普遍眼睛非常大,再加上他们奇特的风俗习惯,每个人眼睛周围都化了花纹。

听咢部落的一些经常出来的交易的战士们说,可以根据那些花纹,去判断濮部落人的性格。而有经验的老战士们给邵玄的建议:远离那些花纹画得非常艳丽的,那些人非常危险。

就如一些色彩鲜艳的蛙类一样,越是鲜艳,越可能带着毒性。

“哈,你们终于来了!”一个中年人往前几步,迎上去,对清一几人说道。

“东西都准备好了没?”清一踏上岸,同那人一起往濮部落走。

“早好了,都等两天了。”

邵玄跟着伏湜几人上岸,至于当船使用的那些鳄鱼们,它们会在周围的河水里歇息,濮部落的人会去照顾他们。

一位斜围着兽皮衣的大婶,端着一个大木盘,笑意盈盈地走过来,欢迎来到濮部落!给,新鲜的,刚烤的!”

邵玄看了看,一大盘烤各种昆虫,每一只都死不瞑目,被烤焦了还睁着眼睛。

邵玄:“……”真是热情啊。

伏湜等人早已经习惯,伸手在木盆里面抓了一把东西拿着吃。

见邵玄没动静,伏湜几人还推荐道:“邵玄,濮部落烤的这些东西味道不错,你可以试试,等以后离开就很难吃到了。”

邵玄盯着那些“死不瞑目”的昆虫看了几秒,伸手正准备从木盘子里面抓一只看上去还四肢健全的,却没想到那位大婶太过热情,直接大手掌抓了一大把,塞进邵玄手里。

邵玄:“……谢谢啊。”

虽然看着挺恐怖,不过味道确实跟伏湜说的一样,吃着挺好,若是忽略卖相的话。

濮部落的村落里,居住区的屋子,许多并不算大,用树枝和树叶围成的,有的围成椭圆形,在边上开一个口,有的则大呈三角形,并没有固定的形态。看上去挺具有艺术性。并非他们没有能力去建造更大更坚固的屋子,只是习惯和喜好,让他们更偏向于这样的建筑风格。

中午的时候太阳太大,还有人折了荷叶放在那里当遮阳伞。

因为还有喳喳的事情,清一让其他人先去交易,他则带着邵玄去了濮部落的首领那里。

濮部落的巫经常呆在他的石洞里面,很少出来,每次咢部落的人来到濮部落,见到的都是濮部落的首领“广侯”。

广侯所居住的地方,在濮部落的中心地带,由于这里的人居住得比较密集,所以,并没有走太远,就到了广侯的屋子前。

尖顶的木屋,屋顶是用草和树叶等做成的,大门开着,门口的人示意他们可以进去了。

进屋之后,邵玄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坐在最前方的一团肉——那便是濮部落的首领广侯。

广侯眉骨突出,像是两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