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原始战记-第6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谢谢。”邵玄将石头放进兽皮袋,帮萍看着藤筐。

今夜,并不平静,危机潜伏着。

不光是邵玄,咢部落的人,都有这样的准备,每年这个时候总会发生不少事情,他们早已习惯,随时准备战斗。因此他们才让自家孩子去捞石头,而家里的成年人,则时刻警惕着周围,一旦发现异常,便投身战斗。

在离水月流道不远的地方,伏湜和其他同伴们警惕地注意着周围,不过心里也非常想了解水月流道那边的情况,不知道自家今年的情况如何。

“我觉得,我家今年肯定不会少。”伏湜说道。

“我家的肯定不会比你们少!”伏湜旁边的人不服。

“我不指望是最多的,只要不太少就好。”另一人小声道。

“没出息!”

“哎,我就算想也决定不了啊,所以还是不抱那么大希望了。”

几人正说着,从水月流道那边打探情况的人过来了。

“伏湜,你家今年发达了!你家那一段是最亮的!”来人气喘吁吁地说道。

“啊哈!”伏湜一激动,恨不得原地跳几圈,真是太好了!嗯,等到时候出去交易,多换点好东西,给萍换几件漂亮的衣服,给沉甲换回来几个石质更好的石器……

几人跟伏湜一样,他们家今年虽然比不上伏湜家的多,但也不少了,到时候出去交易,换点什么好呢?

正想着,伏湜面上一凝,皮肤下面的肌肉徒然膨胀,令本已经壮硕的身体变得更加粗壮,黑色的图腾纹路,如坚固的鳞甲一般,遍布全身,双腿瞬间爆发出强大的力量,从原地消失,一步追上想要从这里冲过去的人影。

伏湜胀大的手臂瞬间高举,布满了图腾纹路的臂膀上,每一块肌肉都充满了力量,皮肤在肌肉的膨胀下变得更加紧绷,五指攥紧成拳,朝着人影急速砸下,如射出的炮弹一般,砸在那个人影身上。

嘭!

原本已经快要冲出去的人影,被使劲砸向地面。

一拳刚落,第二拳又至。

咔!

伏湜的拳头,直接击碎了对方的脑袋。

躺在地面的人,身上与咢部落不同的图腾纹路,因为本体的死亡,而迅速消失。

伏湜喘气的声音,并不是平时那种呼哧呼哧的响,而是一阵粗闷的咕噜声。如剑尖一般的瞳孔,一些密集的黑色斑纹从那里往周围延伸。

双眼冷意闪过,伏湜杀死一人,并未停歇,双腿肌肉猛然瞬间膨胀,原本低伏的身体向地面一趴,双掌与双腿,大力拍击地面,将身体急速推出,朝着另一个人影,暴起冲击,脚下潮湿的泥水,朝周围飞溅开来。

跟鳄鱼比长跑,可以,但是,跟它比瞬间的爆发,那就难了。

鳄鱼的优势不在于速度,在于反应和爆发力,跑可能跑得过它们,可问题是,在起跑的时候,它是否给了你跑的机会,或许,在你跑之前,它们就已经将你咬住了。

咢部落的人,拥有许多和鳄鱼差不多的性质,力量大,速度可能并不快,但瞬间的爆发,却总会让对手应接不暇。

又一个人影被伏湜钳住,下一刻,他便被从中间拧断。

刚才过去的两个人影实在太快,并没有给伏湜足够的时间去给其他人传信息,现在,接连解决了两个对手,趁着这个空隙,伏湜从喉咙里发出如远古野兽般的嘶吼。

吼叫声穿过这片潮湿的地带,穿过树林,好似一把战刀,劈开了夜间的宁静。

天空中的月亮,发出一年中最明亮的光,但月光下,战斗已经开始。

第一五九章不要碰窗户

伏湜的吼叫声让大家明白,今晚的杀戮已经开始了。

守在外围的人已经跟入侵者们厮杀了起来,吼叫声、碰撞声、惨叫声等不绝于耳。

与此同时,水月流道岸边的人们,也加快了他们的速度。

外层的战斗开始,那里的战士们自然会严防,但谁也不知道防线会不会被冲破,更何况,这次过来的是侚部落的人,那些人简直就是赶死一般,完全是疯子。

“趁他们还没有来,赶快将水月石都捞了!”

说着萍又觉得光沉甲一个人太慢,她看了看自家流段的河底,又看看旁边几家人,其他几家已经有人下水帮忙捞了,而自家却只有沉甲一个,今年他们家比别人家的水月石多,这样下去,捞的时间肯定也会更久。

这样不好。一旦过了时间,水月石会越来越暗,直至变成普通的石头。所以他们得加快。

看了看旁边的邵玄,萍说道:“邵玄,我下去和沉甲一起捞水月石,到时候扔上来,你在这里接一下。”

“好的,没问题。”

萍跳下水,迅速游到河底,和沉甲一起挖着水月石。河底最表面的一些水月石已经被沉甲扔上岸了,剩下的是一些部分埋入泥里的水月石。

邵玄将萍和沉甲扔上来的石头,都放进藤筐里,藤筐因为里面放着的水月石,而发出莹白的明亮的光。但是,因为藤筐周围围了一层兽皮,光只从藤筐的上方照出来,筐身周围却不见一点。

将抛上岸的水月石接住,放进藤筐里,邵玄也注意着远处的厮杀声。来的人似乎不少。不过,因为每年都会发生抢夺或者偷窃水月石的事情,咢部落的准备也很充足,应该不会有大问题。

随着一块块水月石被捞出来,水月流道里面的光也越来越暗。

约莫半小时后。水月流道里基本上就没什么光了,岸边则是一个个发着亮光的藤筐。但现在大家都没有因为捞出来的这些水月石而露出欣喜之色,反而很担忧。

“看来防不住了。”一个年纪大点的人说道。

“总会有人过来。”

“还好已经将水月石都捞出,否则又会让他们捡了便宜!”一个妇女恶狠狠地道。以往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外层的守卫未必能将所有的入侵者都拦住,而冲进部落的一些人,则会从水月流道里面,将尚未捞出的水月石偷走。

之前说话的那位年长者身上的图腾纹显露出来,跳入水中。游到流道的另一边,靠外的方向,身体微微低俯。

微等片刻,他一步踏出,腿上瞬间爆发使力,在地面上留下深深的脚印,身体则骤然腾空,如闪电一般冲出,身上宽大的兽皮衣因为气流的变化而猎猎作响。

从树林那边快速出来的一个身影,还未反应过来。便被一拳打中,胸口骨骼断裂而发出咔咔的脆响。

尚未断气的人,还挣扎着,却在下一刻,一只膨胀的大手,手指如利爪般,按在他的心脏位置。

噗嗤!

手直接穿透,将入侵者的心脏捏碎。

从那位年纪较大的长者动身,到杀死冲过来的入侵者,这一切都在极短的时间内发生。虽然看上去这场厮杀相当简单,简直就像是单方面的屠杀,但事实上,并非如此。

邵玄发现。在杀死入侵者之后,那位年纪较大的长者便大口喘着气,若是不能在一个照面的瞬间杀敌,拖得越久,对他们越不利,甚至。除了刚动脚开始暴冲的那一刻之外,其他时候,他们速度,是比不上入侵者的,若是入侵者顺利抢了水月石而开逃,这里的人,也未必能追上去。

“这么快就有人过来了?”萍露出担忧之色,过去几年也有人能在这个时候冲到这里,但今年部落做了非常多的准备,外围的阻拦也设置了不少,原本还想着能拖久一点,让水月流道这边能有更多的时间去准备,去安置,但现在看来,事情比他们所想的还要糟糕一些。

“快点让孩子们带着水月石回去!”那位长者说道。

其实不用他说,其他人也能猜到现在的形势。

将最后一块水月石放进藤筐,萍将藤筐周围的兽皮一拢,用草绳绑住,原本还白得耀眼的光芒顿时被完全遮挡。

将藤筐递给沉甲,萍说道:“赶紧带着水月石回去!”

“嗯。”沉甲也不多说一句话,这样的事情,他从小就遇到过不少。

“阿娘……”抱着藤筐走了几步,沉甲又回头看向萍,喊道。

“回去!机灵点,一定要藏好了!”萍叮嘱道。

“嗯。”

周围几家都是一样的情况,让孩子们带着水月石回去,大人们则在这里守着。萍和周围几户人家里一样,成年的人,不论男女,都会守在这里,以水月流道为界,这里是第二道防卫,过了这里,就是部落的一些房屋住所了。

“我留下来帮你们吧。”邵玄说道。

“不,邵玄,你带沉甲他们回去,一定要注意藏好,侚部落的人这次来的肯定很多,他们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机会,若是有人冲进了部落内部,不管是水月石,还是孩子们,都难以幸免。就算水月石被抢了也不要跟他们硬拼,部落里会有人帮忙的,只要藏好了,等着部落其他人就行。”

有邵玄在的话,她放心一些,沉甲这小子不听话,太喜欢乱跑了,没人盯着她心里总不踏实。等这件事结束了,到时候多分一些水月石给邵玄作为感谢。这几天下来,萍觉得邵玄这个人应该是靠得住的。

邵玄想了想,点头道:“好,我和沉甲一起回去。”

周围的人和萍住的地方也很近,所以几家的孩子一起回去,邵玄同他们一起。

抱着一大筐水月石,这帮孩子脚上也不慢,大概已经习惯了这样的事情,并不惊慌,回到住地之后,便各自朝着自家的住所过去了。

藏水月石的地方其实就在水里。

在伏湜和萍睡的那屋,沉甲掀起几块木板,然后将藤筐小心放下去。

正下方就是水池,此处的水能够没过藤筐,浑浊的水,能够将藤筐很好地掩藏住。

将藤筐放下去了,沉甲才想起来,这里还有个外人,小心抬头看了一眼,却发现邵玄压根没有注意这边,而是在窗户那儿忙活着。

“你在干什么?”沉甲问。

“以防万一,加一层保护。”邵玄道。

沉甲过来的时候,邵玄已经处理完了。

咢部落的窗户都比较大,每一间睡房都会有个大窗户,很多时候,他们会将窗户当门用,直接从窗户进出。

所以,关好大门会后,窗户就是现在唯一进出的地方了。

沉甲看了看窗户,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正想伸手去摸一摸窗框,被邵玄止住了。

“你阿娘让你藏好。”邵玄道。

沉甲烦躁地咬手,“不用藏,我以前也没藏起来,在这里等着就好。”

本想趴在窗户那儿往外瞧一瞧,想到邵玄刚才的行为,还是忍住了,就地坐着,继续咬手。听说这一次会更凶险,不知道阿爹和阿娘会不会有事,曾经他的爷爷奶奶,就是在这样的侵袭中丧命的。

邵玄看了沉甲一眼。

“你们藏身,也会藏进水池里吗?”

“嗯。水池里有个洞,可以进去躲避。”

水池下面的洞,是没有空气的,也只有咢部落的这种水性好的人才能在里面憋久一点,其他人可做不到他们这样。

外面有小鳄鱼在叫,是其他水池的小鳄鱼,大概感受到了让他们不安的气息,所以一直叫着。包括沉甲家水池的那条黑褐色眼睛的小鳄鱼。

邵玄往外看了一眼,并没有看到入侵者,连个走动的人都没有,各家的人都呆在自家屋子里,大门紧闭,没谁出去。

“你现在这里等着,我出去看看。”邵玄说道,走了两步,又转身道:“不要去碰窗户,如果你想藏起来,可以从木板下进水池。一定要记住,任何人过来叫你,都不要出窗户,站得尽量离窗户远一点!”

“我知道了。”沉甲问。

邵玄从窗户跃出,丝毫没有碰到窗户的边框。

相比起部落外围的厮杀,居住的地区,要安静许多,当然,前提是没有那些小鳄鱼的叫声。但正因为这些水池里面的小鳄鱼的叫声,也让人心里更加紧张,充满了危机。

那条“哑巴”鳄鱼现在已经爬出了水池,和其他水池的同类们在一起,察觉到邵玄过来,便脱离这边的小群体,朝邵玄过去。

这边,留在屋里的沉甲正担心着父母那边的情况,忽然听到外面有人在叫他的名字。

“沉甲,在家吗?”

声音很熟悉,听着像是部落里的人,与此同时,还有踏上台阶的脚步声,木板发出咯吱的声音,一步步靠近。

“谁?”沉甲想翻窗户过去看,但想到邵玄离开前的嘱咐,又停住了,只站在离窗户两步远的地方,看向窗外。

一个人影听到沉甲的声音,走到窗户边,看向房间里。

是部落人的打扮,脸看上去也有印象,是部落里巡守的战士之一。

只是……沉甲总有种很古怪的感觉。

第一六零章潜伏者

“什么事?”沉甲并没有立刻走过去,站在原地问道。

“首领让我将你们都接过去,这次侚部落来的人多,估计防不住,你们在这里也不安全。”对方说道。

见沉甲还疑惑,那人便掏出一块骨头做的方块状牌子,上面有咢部落的图腾纹,在这里相当于是首领的手令,是一个证明之物。

见到那块骨牌,沉甲心下稍稍一松。

“那我家的水月石怎么办?”沉甲又问。

“一起带着吧,留在这里也会被翻出来的。”那人说道。

“好。”沉甲并不觉得首领他们会贪下自家的水月石,能够将水月石带到中心区域去,也会保险很多。

按下心中的那股古怪感,沉甲揭开木板,将自家的那个装满了水月石的藤筐从水里拉出来,抱着往窗户那儿走,一边走还问道:“‘尾巴’他们都过去了吗?”

“尾巴”是附近一个跟沉甲差不多大的孩子,经常一起玩闹,因为头发绑成一束,还有些硬,看上去就像鳄鱼的尾巴,所以大家就给他取了个这样的名字。

“嗯,在边上树林那边等呢,你很快就能看到他们了。”那人说着,看了看周围,其他几栋屋子里都有人看着这边,便朝那边招了招手,“你们也出来,一起离开。”

“好咧!”那边的人应声道。

听说自己认识的不少人都在,沉甲心下一喜,抱着藤筐就打算从窗户爬出去,但下一刻,他想起邵玄的叮嘱。邵玄说了“任何人过来都不要出窗户”,那到底出不出呢?

于是,在离窗户还剩半步的时候,沉甲停住了,看向站在窗户外面的人。

因为月光的原因,对方面上有一半的阴影。那双眼睛是褐黄色的,是咢部落人的眼睛,但是,却又有些古怪。这人的脸怎么越看越模糊呢?

脸很模糊?

沉甲心下一惊,看向窗口的人,面上露出警惕。

“怎么了,快出来,大家都等着。”那人催促道。

沉甲非但没再往前。反而快速后退好几步,依然警惕地盯着窗户前的人。他心中疑惑,怀疑面前这人,可想到刚才他拿出来的骨牌,那确实是首领给的,到底出不出去呢?

见沉甲一直没动作,等在窗户外的人语气不好了,训斥了几句,却仍旧不见沉甲上前,那小子面上仍有犹豫。手上将藤筐抱得紧紧的,还一副防贼的样子。

训斥几句见没效之后,那人已经没耐心了,眼中杀意一闪,抬脚打算进去。

在对方看自己的瞬间,沉甲仿佛又回到了他被推下河的那一天。

是他!是面前这个人!

沉甲心中如寒冰锥刺一般,想逃,却无法逃脱,刚打算大喊一声,揭露这个人。可很快,他就被眼前的一幕给惊住了。

对方跃起踩上窗框,只要轻轻一跳,就能进屋子了。却在踩住窗框的那一刻,急速的嗡声响起。

正翻窗的人身形一顿,他的脚上以及身上一些地方,被一些细细的丝线绑住,就是这些丝线让他的动作停了一瞬。

怎么回事?

为何窗户这里竟然有这样的东西?!

还未等他疑惑,一把石刀从后方穿透他的腹部。

噗!

月光下暗色的血迹。从刀上滴落。

“你……你……”

他扭过头,却发现,本以为已经离开的人,竟然消无声息站在了自己背后。

之前他悄悄过来的时候,看到了沉甲,也看到了同沉甲一起进屋的邵玄,但是他不知道邵玄的实力,所以犹豫过是否按照计划行事,邵玄的离开正如了他的意,一见邵玄离开,他便过来了。

本以为沉甲这个蠢货会很快被骗出来,却不想,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邵玄将已经失去行动能力的人扔到一边,看向房间里已经目瞪口呆的沉甲,“没事吧你?”

“没没……没事,我现在可以……”沉甲看了看窗户,他脑中还在回忆着刚才那一瞬,竟然一眨眼的功夫,那人就被捆住了!难怪邵玄不让自己碰窗户。

“现在可以了。”邵玄说道。

沉甲放下藤筐,从窗户爬出来,看向被仍在一旁的人。

被细细的丝线捆着,又被捅了一刀,虽然还没断气,但已经没有什么威胁了。

“你知道有人会过来?”沉甲问向邵玄。

“猜的。”

这时,刚才还兴冲冲打包的人,见到眼前的状况,一个个都吓住了。

“发生什么事了?沉甲,你们杀自己人?!”

“他刚才说会带我们去首领那里,沉甲你没听见吗?!”有人不满道。

“他是内鬼!他背叛了咢部落!”沉甲大声说道。

“他不是。”一个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邵玄刚才就察觉到有人靠近了,只是在发现对方的身份之后,并未出声。

“清一?”沉甲看向走过来的人。

清一便是邵玄被误认为杀害小鳄鱼的那天,和淳一起的那个青年,他是首领之子,在咢部落很有地位。邵玄还发现,咢部落很多人,非常惧怕清一。

“你说他不是内鬼,没有背叛咢部落?怎么可能,我那天就是被他推下河的,肯定是他!”虽然声音有些不一样,但沉甲觉得那天推自己的就是这个人。

“沉甲你又认错了吧?”

“就是,沉甲你肯定认错了,刚才他还说要带我们去首领那边的!”

旁边几个跟沉甲差不多年纪的人说道。

邵玄并未出声,等着清一接下来的话。他没有一刀杀死刚才那人,留着一口气就是为了方便审问,但身份上,邵玄并不怀疑,水池里那条小鳄鱼已经朝着那人长大了嘴巴,恨不得上去咬一口似的。

“我说他没有背叛咢部落,是因为,他本就非咢部落的人,谈何背叛?”说着清一伸手扼住地上那人的脖子。轻轻一拧。

咔!

被邵玄留着一口气的人,真断气了。

断气之后,那人身上也发生了变化,身体有些收缩。脸也不再是刚才那张脸了。

邵玄手一动,原本紧紧捆住人的丝线,如有生命一般,从那人身上滑下来。

见大家都看着自己手上的丝线,邵玄道:“我们部落用来布置陷阱抓猎物的。”

几人一脸“我懂了”的表情。但心里则想着其他,他们听长辈们说过,很多部落里,战士并不强壮,所以,为了不挨饿,他们会使用一些其他技巧去捕猎,比如陷阱。

因此,包括沉甲在内的孩子,都认为邵玄的部落里。战士一定都很弱。

将丝线收回,邵玄看向清一:“这人是谁?”

“不知。”

知道有内鬼,部落确实也有安排,但是,这边并不在部落的核心区域,靠边上一点,所以部落安排的人,还没到这边来。

清一是追着一个潜伏的人才到这里的,却没想会遇到这一幕。

“首领确实让这边的孩子带着水月石过去,但负责通知这一带的人。是我,而不是他。”清一指着已经死去的人,说道。

侚部落已经有人进入,是最擅长隐藏的人。他们穿过了外围那些混乱的厮杀场地,往部落内部潜入。他们躲藏很有技巧,悄声潜伏,并随时下手杀人,就算是部落里的巡守战士们也不能全部发现,总有疏忽的地方。

而最开始朝咢部落发动冲击的那些人。不过是为了吸引注意力罢了。

部落早已经安排了人,等在各处,为的就是将这些藏起来的人挨个清理掉,但见情势不对,首领便让一些人去通知靠边的住户们,往里迁移,等过了这一茬,再回去,毕竟如今躲在家里的多半都是孩子,并没有多大的战斗力,还是需要保护的。

知道真的要去首领那边,几人刚才失望的心情又振奋起来,邻里之间相互通知一番,还留在家里的人,很快便收拾好东西,聚集过来了。

“还有件事我要说,就算跟着我去首领那边,路上也可能会遇到潜伏的人,到时候杀起来,我所未必能顾得上你们全部。”清一对周围聚集过来的人说道。

周围都是小孩子,小的不到十岁,大的也跟沉甲差不多,还有个小孩抱着他没出生多久的妹妹,这样的队伍,若是遇到潜伏的人,肯定会受到波及,毕竟那些潜伏的人,可不会因为是孩子就手下留情。

听到这个,众人心中有些沉重,但也不算太过意外,他们有心理准备,从小到大,遇到的事情不少。

“其实,可以先将最小的人先送过去。”邵玄说道。

“如何送?”众人看向邵玄。

邵玄指了指天空,“喳喳。”

一声哨响。

很快,一个身影出现在空中。

飞过来的时候,喳喳还抓着个人,是侚部落的,鹰爪已经将人穿透,早断气了。

抛下死去的入侵者之后,喳喳降落在地面,邵玄让最小的几个孩子先上鹰背,其中包括带小孩的人。

第一批上去的七个人,都在十岁以下,邵玄让喳喳将人带过去,喳喳认识路,不需要多担心。而且,入侵者也没有从空中袭击的,所以,空中此时比陆上要安全一些。

留下的还有五个孩子,邵玄刚才本想让沉甲也上去,结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