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原始战记-第6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你找死!”

对方整个人如同疯了一般。也压根没给邵玄解释的机会,邵玄就算说话她也不会听,身上的图腾纹路显露出来,腿上发力。速度瞬间提升,整个人凌空掠向邵玄。

在扑去的时候,整只手掌暴涨了一倍,张开的手化为爪,结合手上的图腾纹路,就像是覆盖着一层鳞甲一般。指尖也是爆出一阵关节脆响,如同暴戾的凶兽,毫不留情地抓向邵玄。

若是不躲开,这只纤细的手,会扣住邵玄的手臂,然后如鳄鱼咬住食物一般,拧动,甚至将手臂硬生生扯拽下来。

面对这般凶毒的攻击,邵玄抢在对方的手扣住自己的手臂之前,伸手一探抓住了她的手腕,却并未停止,而是顺势朝水池那边了拉一把。

噗咚!

对方被甩进了水池里。

周围已经有其他人听到动静出来了,在这般紧张的情势下,又是吼叫又是落水声,能不注意才怪。

周围的几户人家,不管是男人女人,拿着工具就跑了出来,将邵玄围住。小孩子没准许出来,只是在自家窗户那儿或者门口,伸头往这边瞧。

水池边的草地上,那两条已经死去的小鳄鱼非常显眼,咢部落的人本就对鳄鱼很关注,旁边的这两条就更容易吸引他们的注意力了。

原本还以为只是双方的争吵,在看到那两条已经死去的小鳄鱼之后,围过来的人怒了。

对邵玄这个外部落的人,周围几户一直防备着,也不让自家孩子跟邵玄接触,好几次自家孩子很好奇那只鹰,想要过去看看,都被大人们编故事恐吓,再加上现在眼前的这一幕,那就更不用说了。

“它们不是我杀的。”邵玄说道。

“不是你还有谁?!”

“肯定是他!斑菱刚才都看见了!”

周围的人嚷嚷着,凶神恶煞地看着邵玄正打算动手,却听后方一声呵斥:“住手!”

听到这声音,原本正准备攻击的人,停住手上的动作,看向后方。

过来的有两个人,一个邵玄认识,是首领繁目的妻子淳,刚才叫出声让住手的也是她,而站在她旁边的年轻人,邵玄就不认识了。不过那个年轻人属于黑褐色眼睛的那一类,给人的感觉要沉稳一些,似乍一看似乎比其他人更无害,但邵玄直觉这个人更难对付。

“发生何事?”淳走过来问道。

“他杀了两条小宝鱼!”

“对,还对斑菱动手了!”

“我就说外部落的人都不坏好心!早该让他滚出去!”

围着的人七嘴八舌将事情说出来。淳听过之后,却并没有立刻就问邵玄,而是走过去,将两条已经死去的小鳄鱼拿起。

邵玄能感觉到,淳拿着两条小鳄鱼的时候,手还有些颤抖,她在极力控制情绪。她也是黄褐色眼睛的,却并非其他人那般鲁莽。

看过小鳄鱼身上的伤口之后,淳才问邵玄:“你怎么说?”

“不是我杀的,我只是过来,看到它们有些不对劲,翻动了一下,发现它们已经死了,拿起来看得时候,她就过来了。”邵玄指了指正从水池里走出来的人,说道。

“斑菱,你真看到他杀小宝鱼了?”淳紧盯着从水池里走出来的人,沉声问道。

斑菱刚才被扔水里,现在还有些狼狈,被问到也顾不上将遮住眼睛的头发整理一下,支吾着,然后道:“……我看到他手里拿着小宝鱼。”

“也就是说,你没有看到邵玄杀小宝鱼!?”

淳的语气不太好,这个周围的人都听得出来。而且,淳拿过那两条鳄鱼之后,周围不少人也看到了鳄鱼身上的伤口,那是利器所杀,邵玄身上,并没有带着这样的利器。说不定,还真冤枉人了。

想到刚才自己等人的行为,一个个围着邵玄的人,都讪讪往外退了退。吼骂得格外大声的人,现在一个个恨不得将头埋进裤裆里,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但也有人不服气,觉得光凭一个伤口就判断邵玄不是凶手太过武断,或许邵玄还藏在着什么秘密呢?想着便脖子一扬,前跨一步正打算说什么,却见站在那里的邵玄转身朝水池过去。

周围咢部落的人对邵玄的反应很好奇,这是要干什么?

邵玄走到水池边,并未下水,而是将手伸往边上一处。

很快,水波漾起,一个小身影从那里出来。原来,在那边有一个小洞,刚才它就藏在里面。

游出来之后,那条小鳄鱼就直接爬上了邵玄的手。它其实一直在叫,只是,没有人能听到,包括部落里的高级图腾战士淳。

见到邵玄手里的小鳄鱼,刚才跨步出来还打算辩驳一番的人,又将腿缩了回去。

若邵玄是凶手,这条小鳄鱼不会如此表现。咢部落的人不相信邵玄,但他们相信部落的“宝鱼”。

“斑菱!”淳瞪过去。

一想到斑菱所做的事,淳就气不打一处来,本来部落的名声就够差的了,这帮人还一遍一遍地得罪人,昨天沉甲对救命恩人动手,现在斑菱就在没弄清楚事实之前攻击人。

巫和首领都在极力挽救咢部落那不怎么好的名声,外面知道咢部落的人,都已经对咢部落有了堤防,想交好也难,好不容易出来一个没听说过咢部落的外人,巫和首领就想着将人留在这里,让邵玄看看咢部落好的一面,也让他知道,其实咢部落的人,并非外人想的那么差,结果呢?!

真是气死她了!

还好邵玄的实力不错,否则……

之前张牙舞爪攻击邵玄的斑菱,完全蔫了,被淳吼得肩膀一颤一颤,小步小步地挪过来,完全没有先前的气势。

“对对对……对不起!”斑菱朝邵玄道歉,那声音听起来像是要哭似的。

“邵玄是吧?不好意思啊,我刚才说的话你就当被宝鱼吃了,别当真哈。”说话的是刚才嚷嚷最大声的那位,大概觉得还是过意不过,他转身往家里跑去,过了会儿,便扛着一条血淋淋的牛腿往邵玄手上一塞,作为赔罪。

其他人见状,也想效仿。

这时,站在淳旁边的人出声道:“阿娘,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那个杀宝鱼的人。”说着又看向其他人,黑褐色的眼睛平静地往周围扫了一圈,“邵玄是部落的客人,以后若是谁不问清事情就乱动手的话,自己过来找我。”

邵玄发现,那个青年说完话之后,周围的人浑身瑟缩着,比被淳责骂的时候还要害怕。

第一五七章水月流道

“怎么了?”

萍去给守卫的伏湜送食物,又跟那边守卫的人说了会儿话,到现在才回来,结果还没进屋,就看到水池这边围着人,便快步走过来。

“萍,这边有两条宝鱼被杀了!”一位大嗓门的妇女出声道。

萍一惊,听人说了来龙去脉之后,恨不得将凶手碎尸万段,可惜凶手到现在还未知。又听说邵玄再次被误会,很不满,“邵玄是好人!他连我家水月石都不要呢。”

“什么?!”

竟然有人不喜欢水月石?!

周围的人顿时觉得邵玄这人真是太安全了,打他们部落里水月石主意的,都不是好人,相比而言,邵玄这个对水月石不感兴的外来人,大家顿时觉得亲切多了。但转而一想,邵玄怎么能不喜欢水月石呢?多好的东西啊,怎么就不喜欢?

“邵玄,水月石真的很好啊,能去其他部落换很多东西的。”

“对对,邵玄,肯定是伏湜他们家的水月石又小又暗,说不定是放了几年的老石头,你来我家,我们家的水月石又大又明亮,去年才捞出来的,今年若是出来了,肯定会有更大的!”

“来我家吧,我家的水月石也大,我女儿去年亲自收起来的呢,对了,我女儿就在那边,可漂亮了,邵玄你一定会喜欢的。”说话的大妈那双竖瞳眼睛眯起来,指向自家方向。

邵玄顺着那位大妈所指的方向看过去,那边一栋屋子的台阶上,站着一位年轻的姑娘,此刻,那位姑娘张着快裂到耳朵的嘴,朝这边笑。大概因为刚才在吃晚餐,森白的牙齿上还有血迹,当真是血盆大嘴。

“呵呵。”邵玄扭回头,僵着脸笑了笑。

好在此刻也不是多说的时候,淳将两只被杀的小鳄鱼拿走。叮嘱各家注意点周围的异常,也留意自家周围水池里的小鳄鱼。

邵玄拿着牛腿,一身血的回到屋子里。

虽说两次被冤枉,但这帮人还真是让他不知道如何是好。

毕竟没受伤。而且,邵玄还想跟着他们去了解其他的部落,现在咢部落也同样想刷好感度,邵玄也不会因为这事跟他们争吵起来。

萍看着邵玄手里那条小鳄鱼,一阵伤心。她是看着它们出壳的,破壳的时候,因为大鳄鱼已经离开,她还亲手帮它们破壳。

咢部落的很多人鲁莽易怒,却又容易伤感,伤感起来话格外多,萍回去之后就跟邵玄说了许多那些小鳄鱼的事情。

部落里如今的这批小鳄鱼,都不是繁殖季节出来的小鳄鱼,属于少数。没有大鳄鱼的保护,这些小鳄鱼很容易受到伤害。所以部落的人每年都会格外照顾这些小鳄鱼们。

一般来说,那些离开的大鳄鱼们,会在双月重合之后,河水再次上升的时候,回到这里,产卵孵育幼崽,那时候,才是大批鳄鱼幼崽出生的时节。

看着三条小鳄鱼只剩一条,萍说着说着还哭起来了,还在这时沉甲也回到家。分散萍的注意力,邵玄便带着那条眼睛黑褐色的小鳄鱼回到房间里。

现在静下来,他仔细回想之前听到的动静,以及走到水池那边的时候所看到的一些细节。

这里虽说不是咢部落的核心区域。但住房也不少,除去每家在外守卫的人,怎么也会有在外走动的,就这么让凶兽一声不响从外部潜入到这里?

如果不是内部人员所为,那么,那个杀死两条小鳄鱼的人。也太有能耐了。

邵玄带回来的这条小鳄鱼还在叫,大概被吓住了,现在都没想回到水池那边去,一直跟着邵玄。

三条小鳄鱼同一窝的,经常一起行动,就算离开也不会隔太远。

部落的人说,这些小鳄鱼对人的好恶非常敏感,或许它们发现了那个人,才会叫出来,被杀同样也可能是因为它们的叫声,因为任由它们这么叫,会引来其他人的注意。

现在,会叫的死了,而面前这条,它的“哑”反而救了它一命。

安抚好母亲的沉甲,又挨了顿揍之后,来到邵玄这里,问道:“你过去的时候,只看到被杀的小宝鱼,真的没有看到什么人吗?”

邵玄抬头看向沉甲,这孩子因为晚上乱跑又被揍过,不过这点伤对于他们来说压根不算什么。

“没看到陌生人。”邵玄说道。虽然他跟周围的几户人家不熟,但是见过一面,有印象,当时并没有看到周围有其他人在,在此之前也没发现周围有陌生人活动。

“不一定是陌生人,比如,面熟的人?”

沉甲有些纠结,他并不善于掩饰,脸上的表情就告诉邵玄这孩子在想什么。

作为外部落的人,邵玄不会轻易说咢部落的人的事情,而是反问道:“昨天,你是被谁推下河岸的?”

沉甲惊讶地抬头,“你怎么知道我是被人推的?”回来之后,他只跟人说是不小心掉下去的,却从未跟谁说过真相。

“猜的。”邵玄道。虽然沉甲看上去很不靠谱,但从很多细节上能看出,这孩子还是很谨慎的,不可能明知河岸边有危险,还这么过去。或许咢部落的首领和巫也知道,但并没有逼问沉甲,甚至,他们可能了解到的更多,那两位可不是脑子简单的人。

秘密藏在心里藏了两天,沉甲感觉实在憋不下去了,但又不敢对部落的其他人说,刚才在外面跟小伙伴们试探着提了一下,都反应很强烈,觉得绝对不会是本部落的人干的。

“所以,你觉得有内鬼?”邵玄问。

“什么是‘内鬼’?”

“意思就是,做这些事的,是潜伏在部落内部的人。”

“……嗯。”既然他们都说邵玄是好人,那应该能说得吧?沉甲心想。

“我那天偷溜出去玩,看到有人往河岸那边走,就跟了过去,那里还有其他人,我听到说话声了,但是没听清他们说的到底是什么。等他们离开,我走到河岸边的时候。就被人大力推了一下。”沉甲将那天自己遇到的事情跟邵玄说了说。、

“那人长什么样?”

“……不……不记得了。”沉甲咬着手,很纠结,他真的很努力地想过,但是。就是想不出来,总觉得那个人脸模模糊糊的,但是,看身影真的很像是部落的人。若非如此,他也不会将这一直瞒着。他真的想不起来那人的样子了。

邵玄拍了拍沉甲的肩膀,“不记得就算了,还有,这事别随意跟人说,就算说,也要找绝对相信的人,比如你爹妈,若是被那个内鬼知道你还知道很多东西的话,说不准你就跟今晚被杀的那两条小宝鱼一样的下场。”

“为什么?!”沉甲一脸的惊恐。

“因为它们会叫。”邵玄还托了托手上那条“哑巴”小鳄鱼,“但它不会。所以它活下来了。”

沉甲还不算太笨,想了想就明白邵玄的意思了,惨白着一张脸,“我我我先去找阿娘!”

不管事实是不是邵玄所想的那样,吓唬一下沉甲,至少他不会再独自乱跑,如若不然,还真有可能被人下杀手。

“部落多了,也容易乱。你说是吧?”邵玄将撕下的一条肉递到小鳄鱼的嘴边。

鳄鱼的牙齿属于槽生齿,它们不能像猫科动物那样直接从猎物身上咬下一块肉来。所以它们必须通过翻滚或者摇摆的方式来把肉咬下来,这就是人们所熟悉的鳄鱼的“死亡翻滚”和“摇摆舞”。

看着小鳄鱼咬住肉之后开始打滚,邵玄又想到了部落的人,以及凯撒他们。

不知道他们现在怎样了。

离开部落的时候不觉得。现在倒是有些想念他们。记得离开那天,邵玄本想对巫和老克他们说“你们放心”,结果只说了两个字,就被他们拿着拐杖打了一顿。

想着,邵玄不禁笑出声。

窗外的月光,比昨晚还要亮。很快就到双月重合的日子了,若是要再回去,至少要等一年。

……

接下来的几天,部落里很安宁,并没有再发生异常的状况,但伏湜等部落负责守卫的人却更警惕了。

双月重合的日子,是他们一年中最重要的日子之一,除了祭祀仪式,就是这天了。他们称之为“水月节”。

在咢部落,有一条小河曲折环绕在部落内部,被咢部落的人称为“水月流道”。

在双月重合前后,大河的河面降低时,“水月流道”会与大河的河水断开。当夜空两个月亮重合在一起的时候,咢部落每家每户的人,都守在离自家最近的流道段,等着水月石出来,然后下去捞。

邵玄即便对水月石的出产有些好奇,但为了避嫌,也没主动提出跟着过去。不过,萍倒是很热情,大概是那天晚上被人说自家的水月石不好,想在邵玄面前证明一下,便让邵玄跟着一起过去。

伏湜负责流道附近的警戒和守卫,并没有跟萍和沉甲一起。

“我家的今年肯定会是最好的!”

“胡说,我家的才是!”

“你们都别争了,反正排第一的肯定是我家。”

还没到水月流道,一帮小孩子就开始争论了。

部落给每一家都划过区域,到时候收水月石,就只能在自家的区域收,多还是少,都得自己承担着,与别人无关。

邵玄和萍、沉甲站在一处,这里就是沉甲家的区域。

看着面前宽不过五米的浑浊的河,很难将它跟“水月流道”这个名字联系在一起。邵玄很期待接下来的事情,那么明亮的石头,到底是如何从这条浑浊的河里出来的?

天空中两个月亮重合的部分越来越多,邵玄突然听到一些密密麻麻的细小的声音,如同细碎的铁粉因为磁力而被强行吸过去一般。

而面前这条原本浑浊的河流,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越来越清澈。

PS:还有一章。

第一五八章战斗

萍和沉甲站在岸边,紧张地等着。

他们家的这一段能出产多少水月石,就意味着接下里的日子里,是宽裕还是拮据,若是出产的水月石多,每一颗又大又亮,他们家这一年就发达了,等到交易日的时候,带出去能换回来很多东西,但若是出产的石头少还小的话,那就苦了。

贫穷还是富裕,就在这一段流道中。这样的方式,邵玄觉得很新奇。

萍已经紧张得开始祈祷,沉甲也咬着手,他一紧张就爱咬手。

浑浊的河水越来越清澈,不过十来分钟而已,就已经变成了半透明的了,还有光从河底散发出来,比天空中的月亮的光还要惹眼。

泥泞的河,逐渐变得清澈见底,而河的底部,能看到一些发出光亮的东西,那些就是水月石。

莹白的光,穿过河水,映在河岸众人的眼睛里。

“哈……哈哈哈哈!”有人狂笑着,他们家的那一段,格外亮,那意味着那里会出产更多的水月石。

有人欢喜,也有人忧,有些流段,光亮比其他流段要暗一些,那里的水月石就要少很多。

“哈哈哈哈!”沉甲也嚣张得笑起来,他们家这一段,比旁边两家的都要亮,笑着还朝隔壁两家的小伙伴比了个手势,嘚瑟不已。

萍跪在河岸边,看着河底莹白的光越来越亮,激动得嘴里不知道在念叨什么。

周围的几家人看向沉甲他们母子俩的目光,带着羡慕和嫉妒,但是没办法,这个多还是少,已经确定了,就算羡慕也不可能去抢,只能安慰自己,明年或许自家就能变成那样的了。

邵玄感受到这其中有来自火种的力量,咢部落的火种?

这个居住在水洼河流地带的部落,火种又是什么样的?

在炎角部落。巫能够让火种的力量连接到山顶的几处屋子,所以山顶那几栋石屋在冬季才会一直暖和。而这里,这些水月石的产生,似乎也和咢部落的火种有着密切的联系。

难怪伏湜说。这是他们咢部落的特产。火种的力量是特别的。

萍祈祷感谢完之后,就对旁边已经跃跃欲试的沉甲道:“下水!”

“好嘞!”沉甲将身上的兽皮衣一甩,图腾纹遍布全身,跳下已经变得清澈光亮的河里。

其他几家很多孩子也跟沉甲一样,迫不及待地跳下水去捞水月石。

邵玄发现。这些孩子们在游泳的时候,双腿并不是交替打水,而是左右摇动,骨头像是软化过一般,遍布的图腾纹,如鳞甲,乍一看去,仿佛就是一条鳄鱼的强有力的尾巴,在摇动着划水。

咢部落的人水性好,就算是潜在水底。也能保持很长时间。因此,从河底挖水月石的工作,对他们来说简单至极。

作为今年挖出的第一块水月石,一定要选择大的,咢部落的人认为好的开始,会有更好的结果,说不定后面挖出的会有更多跟这块一样大的石头。因此,第一块石头,一定要选好。

沉甲在河底游来游去,最后选择了一处。伸手刨出了一块大且非常明亮的水月石,也没往上游,直接转身朝河岸扔。

扔出水的水月石,被萍准确地接住。

稀罕地擦了擦水月石上的水。萍激动的看了看,乐得嘴都合不拢,越裂越大。

看了会儿后,萍却并没有放进旁边的滕筐里,而是递给旁边的邵玄,“邵玄你看看。这是我家今年出产的石头,大吧?亮吧?肯定能换很多好东西!”

邵玄接过来,入手带着水的凉意,却比那晚伏湜拿给他看的那块要亮很多,这是新出产的缘故。

但是,邵玄依旧不能从这里面吸收能量,只能感受到这块石头,与咢部落的火种和图腾有关。

除了火种和图腾之外,这些石头,还与那些已经随着大河的河水前往下游的鳄鱼们,有非常密切的联系。

听咢部落的人说,那些离开的鳄鱼,在回来之后,会将肚子里的一些石头吐在水月流道里,这些石头,最终才会变成水月石。

每一年,将水月石拣出来之后,还会有新的石头进去,第二年继续有的捡。但若是没有这些鳄鱼,这里也不会有水月石。

自家的流段有多少被宝鱼吐出的石头,这些石头中,又有哪些能变成水月石,咢部落的人并不知道,就算人为的改变,结果也与他们所想的不同,最后只能向图腾祈祷,希望能得到更多的馈赠。

这也是为什么咢部落的人称鳄鱼为宝鱼的主要原因。

邵玄上辈子曾经有个同学家里也养过鳄鱼,也曾听说过,他家鳄鱼还吃石头,而吃下的那些石头被称为“胃石”,是用来帮助鳄鱼去磨碎那些难以消化的食物的。

不知道咢部落的那些鳄鱼在水月流道里面吐出来的,是否也是充当过胃石的石头?

之前整个部落里最浑浊的河流,却产出了这种明亮的水月石。真是个神奇的地方。

看过之后,邵玄就将石头小心放进了一边的藤筐里。

见到邵玄的动作,萍心里对邵玄的印象更好了,捞出里面刚放进去的水月石,塞在邵玄手里:“拿着,等以后出去了,还可以用它换很多好东西,等你去跟别的部落换了想要的东西,就知道水月石的好了。”

这就是变成土豪暴发户的感觉,这么大一块,给出去一点不心疼啊不心疼。

萍也没多说,将石头塞给邵玄之后,就赶紧去接其他接连被沉甲扔上来的石头。

“谢谢。”邵玄将石头放进兽皮袋,帮萍看着藤筐。

今夜,并不平静,危机潜伏着。

不光是邵玄,咢部落的人,都有这样的准备,每年这个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