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原始战记-第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邵玄看着远处又一批耷拉着脑袋从河边返回的人,叹了叹气。

突然,趴在旁边的凯撒站起身,盯着一个方向。

邵玄看过去。

离洞二十来米远的地方放着几块大石头,平日里天气好的话有孩子趴上面晒太阳,现在有事做之后就没谁再往那边去了。此时,那几块大石头上没人,但边上却让邵玄看到一点露出来的兽皮边角。

就算是一点边角邵玄也认得出来,那是赛,以前总抢邵玄东西,前些日子在训练地那边还被邵玄揍趴下的人。一般来说,赛旁边会跟着野和占那两个小子,今儿竟然又来了。

前天邵玄带着凯撒往黑沼泽边沿逮虫子的时候,这三人在碎石地堵了邵玄,要抢那种能浮在水面的黑色小块,双方打了一架,只是那时候洞里有孩子过去,赛他们三个人很快跑了,今天这三人估计没放弃,又想着从这边偷点东西。

鱼他们不敢抢,部落有规定不准抢洞里孩子的食物,但其他捕鱼工具就不在食物之列了。

邵玄摸了摸下巴,拍拍凯撒,让它先等会儿,自己则转身进洞。

“小的们,”邵玄对着洞里的人道,“最近大家的表现不错,也猎到了不少猎物,这很好,照这样下去,再加上部落发下来的食物,咱们这个冬天不会挨饿了。但是,如果这时候有谁要过来抢咱们的东西,怎么办?”

原本听到邵玄的声音还以为可以出去捕鱼,一个个蔫了吧唧的人眼神都亮了,可听到后面发现不是,眼神又暗下来,不过,等听完整句话,刚暗下来的眼神被怒火代替。

抢东西?

打!!

不抢鱼只偷工具?

工具也不行!!

但“偷”是什么?什么,你说不告而拿就是偷?那跟抢还不是一个意思?!照打!!

邵玄说过,对这帮小崽子而言,“吃”就是这个世界上最美最动听的字,食物就是这个字的具体诠释,谁要抢他们的食物,就是动他们最在意的东西,他们就跟谁拼命。

此时,带着俩跟班躲在洞外大石头后面商量着带会儿怎么趁洞里的人不注意拿点那种黑色小块就离开,正压低声音说得起劲,凯撒突然从上方跃下,扑向他们三个。

太过突然,三人被吓到,反射地跳开。

躲开的赛惊魂未定,手里握紧木棍,紧盯着凯撒,想着这狼要是再往前走一步他就挥棒子。

想得太入神,赛没注意周围,直到野和占两人戳了戳他。

“戳什么戳?没见我正……”

赛扭头大吼,可话还没说完,赛就顺着野和占所指的方向,看到了洞口站着的,二十多个拿着木棍石头等东西,满身怒气眼带凶光盯着这边的,小崽子们。

第十三章莫尔

赛和他两个跟班,偷东西不成,反而被洞里二十多个气势汹汹的孩子追得抱头乱窜。

当天下午近山脚区居住的人几乎都看到了这样惊讶的一幕,毕竟,平日里可都是赛带着野和占欺负其他孩子的,而且以往洞里的这帮孩子也不会这么团结,基本都是单独行动,一多半都被赛他们打过。可现在谁也没想到洞里这帮孩子会这么团结,二十来个人,围追堵截,愣是将赛他们三个揍成猪头,要不是赛他们的家长过来解救,还会揍得更惨。

也正是这样一件事,让近山脚区的人对洞里那帮孩子的认识又刷新了一遍。原来,这帮孩子还是会联合起来一致对外的。有小心思的人,见到了这件事,也将心思先藏起来。

打架无所谓,部落的孩子不怕,大人们也不当回事,可被二十多个人围攻,那就是另一回事了,就算是小孩也不行,谁傻了才去自找没趣呢。

清理了赛这个麻烦之后,邵玄将这帮暴躁的孩子召回洞里,经过刚才的追打,这帮人心里憋的不甘情绪应该发泄了些,还是回来好好干正事。

洞里有孩子见到邵玄拿鱼去换兽皮,提着鱼过来找邵玄帮忙换,被邵玄任命小组负责人的孩子都还是有点头脑的,他们自己不乐意跟部落的人接触,就让邵玄帮忙。

在一些孩子的记忆中,他们模糊记得有人教过他们冬季要准备两样事情,一个是食物,第二便是皮毛。前者会让他们不至于饿死,后者则保证不被冻死。就算是有部落发下来的皮毛,但每年冬季还是会有孩子因为天气原因生病,没等来救治就闭了眼,熬不过严冬。在洞里生活过几年的人,记忆中的冬季让他们害怕,因为那时候总是吃不饱睡不好,经常被冻醒,身边还有人死去,所以,在有了食物之后,他们愿意拿出部分来换皮毛。

有了第一就有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人过来找邵玄。

邵玄在石壁上将哪组出了多少鱼都记录下来,等换了兽皮再按记录的量分给他们。

正记着,从洞外走进来一个人。

洞里的孩子见到来人之后顿时一静,然后很快五个聚一起,警惕地看着站在洞口的人。

来人邵玄认识,也是洞里的孩子,名叫莫尔。莫尔的父亲是一位优秀的战士,只是在莫尔很小的时候,因为一次狩猎出了意外,之后莫尔的母亲改嫁,按照部落的规矩,莫尔也跟着一起,但新组成的家庭可不止莫尔一个孩子,矛盾总会产生,打架在所难免。

莫尔的原名其实只有一个“尔”字,他的父亲叫“莫”,后来莫尔将两个字合并,给自己起了新名字。

莫尔背着一把快跟他一样长的石刀走进洞,视线扫了洞内一圈,吸了吸鼻子,疑惑地抬头,就看到头顶上方悬挂着的一条条长着满是尖牙大嘴的鱼瞪着暗红色的眼睛看着他。

莫尔噌地跳退一步,抽出背在背后的石刀,浑身紧绷。

在莫尔抽刀的同时,误以为莫尔要抢鱼的其他人也站起来拿着工具,防备地盯着莫尔。

怎么地?想抢鱼?!!

虽然在同一个洞一起生活过,但自打邵玄分了组,就是五人一个集体,在这帮孩子心里,同组的五人之外,都是外人,都要防备。

“行了,都把刀棍放下……拿石头的那个,别以为手放在背后我就看不到!都放下!”邵玄朝洞里的人吼了一声之后,又走到莫尔面前,指了指头上的鱼,“死的。”

莫尔皱着眉,仔细看了看上方咧着尖牙大嘴的鱼,确定真是死的没有威胁之后,才慢慢收回刀。这么大的刀一直拿着也费劲。收了刀之后,莫尔又看了看周围。

见状,邵玄猜他是在找库,便道:“库去山腰了,冬天不会回来,格叔让我负责这里。”

莫尔点点头,也没说什么,对他来说,谁管洞里都无所谓,只是洞里的变化让他不适应。背着刀,莫尔继续往洞里走。可这次不同于以往,以前他离开一段时间回来的时候,洞里都是横七竖八躺着一地,他离开或者回来根本没人在意,现在却不,洞里其他人都盯着他,他走到哪儿其他人就盯到哪儿,一副拒绝靠近的架势。

在莫尔心里疑惑怎么离开一段时间洞里就大变样的时候,其他孩子心理也在琢磨,平日里脑子不怎么好使,现在却转得灵活。

多一个人,猎到的猎物就得分出去一些,怎么想都……舍不得啊。众人心里各自想着,又不约而同地瞟眼邵玄,等着邵玄做决定。

邵玄以前听库说过,莫尔的父亲留给了莫尔不少好东西,莫尔使用的刀就是莫尔父亲留下的。所以,与洞里其他孩子相比,莫尔算得上是个富二代了。只不过,这位富二代有些另类,有好生活不过,偏偏隔段时间就跑回洞里来。有几次还是莫尔他那位已经改嫁的娘给软磨硬泡拉回山上的,但是再过一段时间,他又会跑回洞里。

可能是跟新家庭的孩子打架,也可能是其他原因,没谁去问,莫尔也没跟谁说过,八竿子抽不出个屁来,沉默寡言,除了点头就是摇头,再不然就直接动手。洞里孩子对他的印象只有一个——打架很厉害,没谁打赢过他,包括已经去了山腰的库都是莫尔的手下败将。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洞里的孩子不会去抢莫尔的东西,抢东西自然要先找最弱的下手,而作死去抢的人都被莫尔砍伤过。

“莫尔,你冬天在洞里过吗?”邵玄问。

莫尔点点头。

“那行,洞里之前有二十五个人,我分成了五组,现在你回来,那就……”

洞里其他人顿时紧张了,瞪大眼盯着邵玄,有不少还直接使劲朝着邵玄摇头,生怕摇动幅度小了邵玄看不见似的,明白告诉邵玄他们不接纳新成员。

“那就加入我们组吧。”邵玄道。

另外四个组的人顿时松了一口气,面上的紧张之色消退,还控制不住露出喜色。至于跟邵玄一组的洞里年纪最长的那两个孩子则一脸的不乐意,但既然邵玄这样说了,他们也不再反对,转身回去继续编草绳的时候还使劲瞪了莫尔一眼。

莫尔对于其他人明显的排斥一点都不在意,至少面上邵玄看不出来莫尔有啥抵触情绪,还是刚才的那副深度沉默的样子。

晚上,一些孩子都已经睡了,有些因为心忧明天是否能顺利捕鱼而睡不着的人,则心不在焉地编草绳,编得乱七八糟的,编了解解了编的,总出错,气急了就用牙咬,看得邵玄那个捉急,编成那个屎样子你用牙咬有个屁用啊?

靠近洞口的火堆还没有熄灭,洞口的帘子也没有完全拉下来。黑夜里从洞内透出的火光十分明显,而在外面飞动的那些夜燕也会避开透着火光的地方,在远处观望。

莫尔背着刀走到洞口,将背后的大刀放在一旁,从腰上抽出两把短刀,一手一个,反手握着。现在他还不能像图腾战士那样收敛起自己的气息,所以,他一走出洞口,夜空中飞驰的夜燕就注意到他了。

邵玄挨着火堆坐着,离洞口也近,从这里能看到洞外的天空。

天空中有两弯月亮,是的,两个。

当初看到夜空的月亮之后,邵玄便意识到了这个无法解释的事实,这是一个远异于自己熟知世界的新世界,甚至,所有他曾经掌握的规则、经验,也未必能在这里用得开。

现在这个季节,两个月亮会朝相反的方向远离,弯弯的月牙并不能带给黑夜多少亮光,相比前几天,夜晚又黑了许多。

夜越来越黑了,当两个月亮完全消失时,冬季就正式开始。

邵玄的视线落到洞外的莫尔身上,刚才看他握刀的姿势和现在的站姿就知道是个老手了。在洞里的孩子还在每天睡觉的时候,莫尔便开始练刀,就算他爹已经不在,但还是有人会教导他。

握着短刀,莫尔静静站在那里,似乎是在看着远处的黑夜发呆,但邵玄知道,莫尔在等,等着猎物上门。

黑夜里,石洞周围一只只夜燕忽闪而过,黑夜中看不清他们的身影,只留下轻微的声响。

洞外的夜燕很多,却又因为莫尔背后从洞里透出来的火光而犹豫不决,只有个别敢冲上来。

耳边一声急促的微响。有夜燕靠近!

站在那里的莫尔动了,手握着刀猛然朝左边划去!

出手非常干脆,无任何犹豫。

叮!

没砍到。

因为离洞口近,刀身划上洞壁的那个瞬间还产生了一闪而逝的刺目火光。

刚才突袭过来的夜燕已经离开,而莫尔手臂上却多了一个半掌长的伤口。

那是夜燕如利铲一般的喙给铲伤的,但刚才那只夜燕也因为莫尔劈过来的石刀影响,攻击过来的刹那改变了角度,所以莫尔手臂上的伤并不深,如果正面被夜燕的鸟嘴给铲一下的话,怎么也得铲掉一条肉,绝不会像现在莫尔手臂上的那点皮外伤。

一个优秀的猎人,不仅要懂得隐藏,也要懂得忍耐。莫尔并没有因为刚才被铲一下而露出疼痛之色,眉毛都没皱一下,握刀的手依旧很稳,整个人看上去跟刚才没什么两样。他也没有给伤口做处理,就让手臂上那伤口一点点流出血液。

而黑夜里飞闪而过的那些夜燕,却似乎嗅到了空气中随着晚风散开的血腥味,开始躁动起来。

邵玄能听到空中越来越多的夜燕急速飞驰的细小声响。

跟洞里的其他孩子相比,莫尔太拼,之前库还在的洞里的时候见到莫尔拿夜燕练刀就很不理解,这在洞里一些孩子的眼里完全是找死的行为,在莫尔离开洞之后库还嘟囔过,明明能够好吃好住,为嘛要跑到这个穷酸地还这么血拼呢?

凯撒因为洞外的夜燕也有些暴躁了,邵玄安抚了一下,起身打算带着它往洞内走。

只是,刚走了两步邵玄就顿住脚。他听到了尖锐的嗡嗡声。

一开始邵玄以为是幻听,之后又想,是不是这段时间思虑过多或者其他什么原因引发了耳鸣,再后来就觉得不对劲了,那种尖锐的嗡嗡声越来越大,就好像发出这种声音的物体在急速靠近一般。

叮!

又是一声石刀与石壁碰撞的声响。同时,邵玄听到的那种尖锐的嗡嗡声也戛然而止。

邵玄往那边看过去。

莫尔手里握着刀,刀身已经穿透了一只夜燕的身体,夜燕扑扇了两下翅膀便再无动静,血顺着灰白色的刀身流下。

夜空中飞近的那些夜燕转了个向,又飞远一些,在不远处的地方徘徊。

莫尔握着刀身一甩,将被穿透的夜燕甩到洞里,落在之前背着的大刀旁边。然后继续看着等待下一个猎物上门。

凯撒对着那只已经死去的夜燕呲牙,恨不得上去咬一口,而邵玄盯着夜燕如利铲般的鸟嘴,若有所思。

++++++++++++++++++++++++++++++++++++++++++++++++++++++

周日加更。

第十四章石器师

次日一大早,太阳还没出来,洞里的孩子们就全醒了,其中有几个晚上大概思虑过甚没睡好,眼圈都是黑的。

莫尔被吵醒还很疑惑,这是以前在洞里没遇到过的事情。昨天练刀宰了几只夜燕,手臂上也多了几处伤,深浅不一,已经抹过草药。

疑惑归疑惑,莫尔还是站起来,背着刀,等着接下来的事情,他发现洞里其他孩子都五个一起,抱着草绳和一块块黑色的东西,挤在洞口不知道在讨论什么,时不时期待地看向邵玄。

“太阳出来了!今天的天气肯定不错,咱们能去捕鱼了。”一个孩子看着天边的太阳,说道。

“可是昨天也是这样的好天气,还不是不能捕鱼?今天会不会也跟昨天一样?”另一个孩子泼冷水。

洞里大部分孩子听不得这种不吉利的话,皆怒视刚才说“跟昨天一样”的孩子。

不管今天能不能捕鱼,早餐还是得吃,不然没力气干活。自打有了进项,邵玄就每天早上吃些东西,一开始有孩子舍不得吃,结果捕鱼的时候蔫蔫的没力气,效率也比不上别人,第二天就跟着邵玄一样架起了石锅,没办法,不吃没力气,没力气就干不了活,干不了活就意味着猎物比别人少,会更饿,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吃饱喝足,神清气爽。

看莫尔的行动应该没什么大问题,邵玄叫上他一起过去捕鱼。昨天莫尔宰掉的几只夜燕贡献给了小组当早餐,组里其他人对待莫尔的态度也软化了不少。

洞里的人全部离开,没人看守,洞里的东西邵玄不怕被人偷,草绳和那些能浮在水面的黑块都带着,至于鱼,部落的人不会来偷洞里孩子的食物,不然会被整个部落严惩唾弃,所以,就算把鱼放在外面晒也没人会过来拿。除了这些之外,洞里的东西也没什么能吸引部落的人了,用不着派人看守,凯撒都被邵玄带着。

今天的河面也很平静,却不像昨天那样静得诡异,看水面的闪动的波光,邵玄心下稍安。招呼结巴和屠将草绳绑上石虫拿过来,先扔一条石虫试试。

邵玄身后站着二十来个孩子,眼都不眨地盯着被抛下水的石虫,看不到石虫就紧张地盯着浮在水面的黑块。

“阿玄,怎么样了?”

“应该没事吧?”

“鱼回来了没?”

忍不住的人小声问道。

邵玄盯着水面,他今天没“看”到那些长着触须的水生生物,而黑块的颤动也回到了以往的幅度,那是水下石虫在挣扎。

“应该没问……”邵玄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水面的情况打断了。

原本浮在水面的黑块猛然下沉,绳子上传来熟悉的拉扯感。邵玄心里一喜,和结巴他们将手里的草绳紧了紧,迅速往后拉。

“有鱼!”

“是鱼!!”

“鱼回来了!!”

见状其他孩子都高兴地原地直蹦,当水中那熟悉的狰狞面孔完全露出来时,二十来个孩子终于彻底放下心来。

时隔一天而已,竟如此想念,手上的草绳已经**难耐,在邵玄示意之后,这帮小崽子们便五个一组开始熟练地捕起鱼来。

“莫尔你跟他们一起,屠你跟他说说要注意的事项,我带凯撒去挖石虫,刚才挖的那几条远远不够。记住一点,别下水,也别打架,有那打架时间还不如多拉几条鱼,抓紧时间,没几天冬季就来了。发现不对就去找那边守卫的战士。”后面的话邵玄是对着站在河岸边的其他人说的。

其实不用邵玄多嘱咐,这些孩子经过昨天的事情,特别珍惜今天的机会,他们谁也不知道明天那些鱼会不会又离开,所以,能多捕点鱼更好,谁有那个闲心去打架啊?

在洞里出来的孩子们忙着拉鱼的时候,居住在近山脚区的人也有往这边过来的,跟着一起捕鱼。

这样的情形最近常见到,守卫的战士也不像以前那样一见有人靠近水就紧张地跑过去警告,如今只是坐在不远处看着,隔会儿叮嘱一下别太靠近水,发现异状及时告知等等。

不得不说,这些鱼,确实解了一些人的燃眉之急,近山脚区有几户人家在外出捕猎时受伤,冬季之前最后一次外出不能参与,不出去打猎,食物就少,冬季困难,家里人也着急,而现在,他们轻松多了。谁能想到水里这些家伙竟然这么好猎呢?就算是部落里的老弱病残也能过来搭把手。

而经历这些事情,邵玄也被近山脚区的人熟知,以前大家只记得有个小孩每天带着匹狼晃悠,现在因为鱼的事情,要与邵玄做交易换那种能浮在水面的黑块,总算是都记住邵玄的名字了。听说邵玄要换兽皮,新旧无所谓,都将家里暂时用不着的兽皮给清理出来,抢着拿去跟邵玄换。

邵玄来到碎石地的时候,已经有七八个人在那里了,见到邵玄这些人还朝邵玄打了个招呼,听邵玄说今天河边能拉鱼,一个个盯着地面的眼神更热切了,恨不得赶紧抄了地下石虫的老巢拿去河边诱鱼。

最近碎石地的石虫遭了秧,稍微破土冒点头就被一拥而上的人给挖出来,干脆点的自断一半以逃身,不干脆的就只能被人整条给从地下扯出来了。以往它们就算爬出地面在人们面前慢悠悠蠕动也没人会多看一眼,可现在,别说露头了,就算地面的碎石子稍微动一下,就有人过去挖,看是不是有石虫在底下,见着就给扯出来。

可是,相比起凯撒,这些人效率就低多了。碎石地挖石虫的人看着凯撒到处嗅两下就能刨出一条来,看得眼热。

这狼鼻子真他玛灵啊!

也有人琢磨着用草绳编织一张大网,去捞鱼,可事实证明,这招不好使,一网下去,确实能捞到不少,可还没等拉上来,网就被那些鱼争先恐后地咬破了,等收回网,被咬破的网里一条鱼都没有。不得已,众人还是用这种麻烦法子,一条一条来吧。

下午,河边捕鱼的孩子们被邵玄召回到洞里吃了部落分下来的食物之后,也没想要继续窝在洞里编草绳,昨天编了一天,草绳足够,离天黑还有段时间,他们想着再去河边捕一会儿。

邵玄也没反对,不过下午他就没跟着一起过去了,石虫上午已经抓了很多,分配给五个组,够他们用的。

看昨晚的月亮,冬季很快就来了,他们得赶在冬季来临前多捕一点鱼,一旦冬季来临,室外气温骤降,靠近河岸的河水会结冰,那时候没有觉醒图腾之力的人基本上是不会出屋的,扛不住风雪,又没有厚厚的皮毛衣物,出去容易冻死。

邵玄没有跟着那帮孩子一起去河边,而是提了两条鱼离开洞。邵玄拉一条,让凯撒拖一条。身上还带着一个兽皮袋,袋子里装的是前段时间邵玄去训练地那边捡的石质稍好的石块,因为到碎石地挖石虫的人越来越多,邵玄就将石块转移了,现在洞里不同以往,石块放在身边那帮小崽子也不敢乱抢。

每次捡到不错的可以用来造工具的石胚,邵玄都会拿去跟石器师交换食物,而选择交换的人也是固定的,当初邵玄观察了近山脚区几个石器师之后,才最后选定。

这位石器师叫克,听说当年是狩猎队里负责下陷阱的,只是在一次狩猎中失去了一条腿,退出了狩猎队,成为近山脚区的一名石器师,平时帮着人做石器来维持生计。

邵玄拉着鱼来到一个木屋前,周围很多屋子都没有门,只是用厚厚的皮帘子或者植物藤蔓编织的草帘遮挡,克这里也是。邵玄能听到里面打磨石器的声音,便喊了声“克叔”。

里面的人并没有回应,不过遮挡的皮帘子那儿抖动了一下,这其实就在告诉你,屋主同意你进去了。如果未经允许,邵玄直接去掀帘子是掀不动的,克这里的很多东西看着简单,其实比附近居民家要复杂,别人家的帘子可以直接掀,到了克这里就不行,若是强行进入,倒霉的铁定是你。

就算少了一条腿,但不管怎么说,克当年可是狩猎队负责下套做陷阱的,该有的技术依然在。

第十五章满肚子坏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