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原始战记-第5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还窝在那里干什么,赶紧帮忙!不然都得死!”邵玄对喳喳说道。

喳喳看了看天空。抓起旁边的两根长柄木浆,翻身,用在部落训练了很多次的方式,开始划桨。

独木舟在邵玄和喳喳大力的划桨下,开始快速移动。

邵玄现在已经不顾其他,只憋着劲,全力划桨,甚至不担心溅起的水花会吸引其他大鱼的注意力。

哗啦哗啦的声音响着,木船朝着前方快速行驶,邵玄两条手臂的动作都变得模糊。当两条手臂都开始有酸痛的疲惫感时,邵玄拿起一根石针,朝空中射去。

在那根针离水面约莫一百米的时候,发出“嘭”的一声。瞬间化为齑粉。

见到这情形,喳喳吓得差点把桨扔掉了。

邵玄也觉得头皮发麻。

一片晴朗,万里无云的天空下,却平静得诡异地发生着这种让人汗毛直立的事情。

“要下来了!快!划!”邵玄继续手上划桨的动作。

这次,喳喳也急了,一急起来。就抓断了木浆的长柄上的一段,两根木浆都掉进水里。

也顾不上回去捡,喳喳抓起了船里另外备用的两根木浆,它恨不得再长出两只灵活的手来划桨。

船快速行驶着,就像安装了一个大马力发动机的快艇,朝着前面直冲。

快!快!快!

头顶上方的压力越来越大,喳喳身上的羽毛都炸起来了。

大力划桨的时候,一根羽毛,从喳喳身上掉落,却被喳喳的剧烈划桨动作带得飞起,因为没有风,羽毛飘得不高,大概也就二十来米,但就是在这离水面二十来米的高度,那根羽毛再次同之前的石针一样,瞬间变得粉碎。

邵玄和喳喳都没抬头看,他们没时间去顾及其他。

上方的那股压力还在,还在下降。若是邵玄无法逃出去,最终只能跟甩出的石针以及掉落的羽毛一个下场。

邵玄全身是汗,额头的汗滑进眼睛里,一阵刺痛感,也顾不上擦,快速眨了两下眼睛,仍旧盯着前方,手里的动作一点没有缓下来。

根本没有去计算时间,也无法计算,邵玄不知道降下来的到底是什么,速度如何,只能将所有的注意力放在划桨上,并控制方向,以直线距离逃生。

不知划了多久,只听后面嘭的一声响,邵玄才从刚才的状态中惊醒。

头顶的压力已经不在,扭头看过去,后方的河面腾起了水汽,并且,水汽还在增加,如浓雾一般。

船还在移动,邵玄看向前面正仰面躺着使劲抓着长柄木桨摇的鸟,抬脚踢了踢:“行了,过去了。”

喳喳还沉浸在划桨之中,被邵玄一踢,吓得差点伸翅膀飞起来,两根木桨,若不是邵玄手快,又得丢。

平静的水面,再次起了波澜,风也有了。

邵玄调整了帆,借着风力,继续朝前行。至于喳喳,先让它休息一会儿,现在估计也飞不起来。

第一五二章抵达

邵玄知道这条河非常大,但却不知道竟然会如此之大。

风帆、人工划桨、喳喳拉船,这三种方式交替进行着,除了短暂的休息时间,独木舟一直在行驶。

根据太阳和晚上的双月,邵玄一直判断着方向,尽量让独木舟沿直线行驶,虽说中途遇到了很多麻烦,途中还曾遇到疯狂的鱼类集体厮杀战,不得已绕过远路,但也不至于到现在还没有看到头。

“今天过完,就十五天了。”邵玄看着前方依然不见尽头的水面,对旁边休息的喳喳说道。

旁边休息的喳喳蔫了吧唧地应了一声,有气无力,除了一开始的兴奋和新奇感之外,接下来的就是无数让它惊惧的事情接连发生,吓得它鸟毛最近都掉了不少。

邵玄也疲惫,连续十五天都没好好休息了,虽说他的恢复力是很强,但也扛不住长久的疲惫,而且,邵玄现在最担心的是,再往前走下去,会不会没有时间返航。毕竟,按照原计划,最多十五天,没能找到边,就回去。可是,现在总觉得,还是应该往前走。

“喳喳,你说,前面到底有没有大陆?”邵玄踢了踢旁边的鸟,这条河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范围,若是接着走下去能入海他都相信。

旁边垂着头梳理羽毛的喳喳抬头应了一声,然后看向前方。它能感受到前方大陆的气息,却不知道到底有多远。

邵玄其实也有那样的感觉,总觉得,再往前走,也会到达河对岸。但是,那样太过冒险,到时候就算快到对岸,若是河流已经急剧下降,看不到顶怎么办?

如何选择?

继续往前,还是回去?

邵玄闭上眼。感受着脑海中的图腾。

脑海中的图腾火焰翻卷起来,而火焰飘动的方向,是朝前的,而且翻涌得挺剧烈。

睁开眼。邵玄调整了一下风帆,“继续往前。”

“噍——”喳喳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它开始怀念部落的生活了,不过,想想邵玄说的新的陆地,就再次振奋起来。

这样。又行了八天,邵玄感觉到脑海中的图腾火焰翻涌得越见剧烈,但同时,河里的河水流速也快了。这样的情形邵玄见过,当发生这样的情况时,河面会急剧下降,在部落的时候,或许今天还能见到河岸边裸露出来的几块原本在水中的石头,但第二天,就会看到一片泥泞的陡坡。

喳喳在天空飞着。拉着船。

在邵玄思索的时候,空中的喳喳大叫了一声。

邵玄猛地看向天空。喳喳这样的叫声,意味着前方有东西,很可能,就是河岸。

喳喳降落下来,邵玄跳至鹰背上,然后让喳喳带到空中看一看。

在独木舟上的时候并不容易看到,但到了空中,却能看到远处边界上,有一条非常细的黑线。不仔细也不会注意到。

喳喳爪子上还抓着绳子,不可能扔了独木舟单独飞上高空,那样的话,独木舟会被急速流淌的河给冲走。

即便不能飞到更高的高空观察。邵玄心里也够激动的了。

在河面上漂流了二十多天,心惊胆颤的,若是再看不到边,邵玄还真没信心了,就算是图腾火焰翻涌得剧烈,但在河流急剧降低前到不了岸。依旧是个死。

现在看到了边界的线,顿时心里压力剧减,感觉这二十多天带来的疲惫,都消散不少,轻松多了。

“好了,喳喳,就快到了!加把力!”

邵玄回到船上,喳喳继续拉。

河流的流速越来越快,水里的食人鱼渐渐少了,不知道是河流变化的原因,还是因为其他。至少这两天,邵玄并没有遇到其他来自河中鱼类的威胁,只是风力、风向,以及河流的流速,让船前行得并不快。

边界的“黑线”越来越明显,看看天色,邵玄希望最好能在日落之前到达,夜里太多未知的变数。

逐渐靠近河岸的时候,邵玄这才发现,河岸看上去就像露出河面的高山一般,因为河流下降了太多。

还好还好,虽然现在感觉就像是在深渊底下航行,但毕竟是到边了。

新的地方,邵玄心里突然有种说不出的激动。

河岸边,同部落那儿差不多,靠近岸边的地方,是一个陡坡。

不过,不远处的地方,还有流下的水。那里应该是一条支流,里面流出的水汇入大河,只是现在大河河面下降,那边的水,就直接沿着陡坡流下来罢了。

越靠近岸边,风越大。风里带着一些泥沼的腥味和腐烂气息。

邵玄看了看岸的高度,以及岸边的泥泞陡坡,想着,独木舟是不能靠岸了。

经过二十多天的航行,虽然用的是非常结实且抗腐蚀强的树,但在航行途中被大鱼碰撞,啃咬过,留下了许多纵横交错的痕迹,底部还破了个孔洞,邵玄给拿东西堵上了。这艘独木舟,已经完成了它的使命。

邵玄将独木舟上剩下的需要带着的东西都大包背上,等喳喳降落之后,跳上喳喳的背,一人一鹰往高处飞往河岸。

没有鹰再继续拉的已经破损的独木舟,随着急速流淌的河流,朝下游飘去,很快就只剩下一个小影子,然后消失在邵玄的视野中。

风力更大了,没有确定的方向,好几次差点将喳喳掀到边上一头栽泥地里去。

“上吧,伙计!再加把劲!”邵玄紧紧抓住鹰身,大声道。

喳喳使劲扇动着翅膀,朝上方飞过去。

正飞着,邵玄突然道:“等等,去那边看看!”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邵玄要往那边过去,但喳喳还是转了方向,朝邵玄所指的地方飞过去。

很快,邵玄就看到了陷入泥里被水藻缠住,正被往下拖的一个身影。

“救……命!”那人还喊叫着,声音有些嘶哑,显然喊了一段时间了,只是一直没人过来,而且看上去已经不剩多少力气,叫一声还得喘几下。

那人听声音年纪并不大,已经浑身是泥,而整个身体,已经被扯下去将近三分之二,还不断有从泥里伸出来的水草,朝他缠上去。

喳喳不好靠近那边,所以,邵玄让喳喳抓住草绳,他则绑着草绳的另一端,跳下去。

“手伸过来!”邵玄说道。

见到从鹰背上跳下来的邵玄,对方还愣了愣,但是很快就将双臂从泥里使劲拔出来。

邵玄抓住他的双臂,往上拉。

水草缠绕得太紧,若是这样强制往上拉的话,大概会直接将这人的胳膊拉断。

邵玄空出一只手,让喳喳再往下一点,掏出石刀,朝泥里伸出来的水草快速割过去。

在邵玄将人往上拉的时候,陷进泥里的人也集中他所存的最后力气,想要挣脱还绑在腿上的草。

邵玄发现,这个人,脸上虽然满是泥,看不太清,但那双眼睛里,虹膜是黄褐色的,瞳孔竖着,如刀刃一般,让人有种凶悍且冰冷无情的感觉。

不知道这是哪个部落的,邵玄心想。

邵玄在离开之前,专门去巫那里接受过培训,将巫那里的藏卷差不多都翻看过一遍,现在面前这人,邵玄所得知的信息太少,暂时还无法将面前这人跟古卷上的记载对上号。

等终于将人一点一点从泥里拉出来,喳喳才开始快速往上飞。

等终于飞上去,双脚再次踏向地面,心里顿时有种充实感,这是实实在在的地面,而不是飘摇的河面。

扎根落实的感觉,果然更稳妥一些。

喳喳也站在满是青草的地面上,还交替地踩了几脚。

至于被邵玄救上来的人,看上去不过是个还没成年的孩子,但他对邵玄的警惕心非常强,哪怕邵玄刚才救了他一命。

对方没出声,邵玄没问,心里踏实下来之后,他就开始注意周围。

周围有人类活动的痕迹,并不多,但是能看出一些。远处也有山,而这一片,大部分都是泥泞地带,很多坑坑洼洼的积水,天然凹陷的地面形成大小不一的水池,除此之外,邵玄还在一些水池边的石头上,看到了利爪和牙齿啃咬的痕迹。那可不是人弄出来的……

水里?

可是,邵玄并没有感受到来自这些水池里面的危险,喳喳也同样没有。若不是水里的生物隐匿得太好,就是此刻水里并没有什么危险动物。

被邵玄救上来的人,安静地躺在旁边地面上,喘着气,虽然没说话,但眼睛不停往邵玄和旁边的喳喳身上瞟。

终于,那孩子忍不住了。

“你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我们部落?”对方问道。

“你们部落?你们是哪个部落的?”邵玄问,见对方的仍然带着很重的戒心,便道:“我和我的鹰,从很远的地方,坐船过来,不过河面下降得太快,我们就赶紧上岸了。船刚才已经被冲走了,我也不知道走了多远。”

“你在河里呆了多久?”对方并不相信邵玄的话,怀疑地看向邵玄。似乎对邵玄竟然不知道自己的部落很不解。

“二十多天了。”邵玄说道。

对方睁大眼,那双黄褐色的眼睛里,瞳孔依然缩得细细的。

第一五三章咢部落

在巫给邵玄看过的兽皮卷上,并没记载这边有部落生存的事情。

兽皮卷上所说的是,这里,曾经只是一片荒地而已。

当年部落里的先祖们,因故离开生存的故地,前往新的地方,却不想,地裂开了,裂开的缝隙越来越大,直至看不到边。

而根据邵玄的猜测,在出现巨大裂缝之后,很快,因为其他地方地势的变化,诸多支流流入的淡水,渐渐将这条裂缝里面填满,成为一条入海河。因为一系列变化,海里面的生物进入了,比如那些巨大的河兽。

不过,这条因为天变而形成的巨大河流,也隔断了先祖们返回的路。

对于天变而形成的事物,先祖们总是充满了敬畏,所以,更多时候,就算是想返回,也选择从其他方向寻求路线,而不是直接从这条河上返回。再加上河里充满了各种威胁,那心思就更淡了。

近千年过去,炎角部落被隔在大河的另一端,孤独地生存着。而河的这边,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曾经的荒地,变成了多水池河流的潮湿地带,这边还有了一个部落。

好在语言相通,交流起来没那么复杂。

“你们的部落叫什么?”邵玄问。

对方却并未回答,翻身站起,仔细打量了邵玄几下,继续问道:“你真在河上呆了二十多天?”

“是。”邵玄答道。

“你骗人!”

对方叫了一声之后,大踏步朝邵玄过来,拳头带着凶猛的气势,轰向邵玄的腹部。

嘭!

全掌相对。

下一刻,对方就发现,自己的拳头被紧紧握住了,挣了挣,挣不脱,眼中杀意一闪,另一只手闪电般伸出。双手合力,如夹子一般,将邵玄握住拳头的那只手紧紧钳住,同时。脚腕猛然转动,身体凌空,疾速旋转了起来。

旋转带起的身上的泥,往四周飞溅。

啪!

双脚落地,旋转停止。

“让你骗我……呃?!”刚还得意洋洋的人。面上的表情凝固了,眼睛睁大,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双手。

原本以为会拧断对方的胳膊,却发现手上非但没有被拧下的胳膊,反而双手被草绳紧紧捆绑住。抬头看看完好地站在面前的人,再看看自己的双手,怎么可能?!

邵玄有些头疼地看着面前的人,他以为炎角部落的小孩子已经够凶的了,却不想,面前这个更麻烦。一言不对,就放杀招,刚才那招,若不是自己收手快,整条胳膊都能被拧下来。

这小子刚才躺地上不动,就是在恢复力气,好不容易恢复了一点,却用来对付救命恩人。

该说他什么呢?

刚才的一击,已经将恢复的力气又用得所剩无几。双手被捆的人,喘着粗气。恶狠狠看向邵玄。

对方脸上以及身上其他地方原本糊着的一层泥,在刚才的旋转中也被甩掉,虽然还带着泥印,但已经能让邵玄看清他的不同。

邵玄发现。对方刚才在朝自己攻击的时候,身上也出现了图腾纹,只是,他的图腾纹是遍布全身,一个个小块状的纹路连在一起,而脸上。那张嘴朝后开裂,几乎快裂到耳后,看着那一嘴的尖牙,邵玄敢打赌,面前这小子肯定琢磨着待会儿直接用咬的。

现在没力气了,身上的纹路也渐渐消失,嘴巴恢复原状。

“我从来不知道,竟然有人对救命恩人下杀手!想必你们部落的人也不是什么好人。”邵玄说道。

“你才不是好人!小偷!”对方依旧固执地说道。

“我偷什么了?你哪只眼睛看到了?没看到就敢乱指别人是小偷,这叫诬陷,知道诬陷是什么意思吗?就你这样的,只知道瞎扯,脑子进屎了?!听过农夫与蛇的故事吗?哦,你肯定没听过,说的就是一条蛇被人救了,结果反而咬了救他的人一口,下次你再遇到危险,看还有谁救你!等死的滋味还记得吧?!”

邵玄吧啦吧啦说了一大段话,这不是无的放矢,他注意到周围还有其他人,而且,多半是跟这小子一伙的,对方刚到,而且正在观望中,邵玄现在得将事情说出来,顺便说一下自己的冤屈,若是对方仍旧下杀手的话,那就只能开战了,或者和喳喳再飞到别的地方去。

被邵玄一堆话砸得一愣一愣的人,虽然邵玄的话里有很多词他并不懂,但是不妨碍他理解这话里的大致意思。

难道真的做错了?

说完之后,邵玄还重重地哼了一声,气愤又非常失望似的,走到喳喳旁边,然后道:“以后还是离你们部落远些,也让大家别跟你们这些忘恩负义的人接触,知道忘恩负义的意思吗?算了,跟你说也没用,喳喳,咱们走!”

“等等!”

等在树林里的人快步走出来,叫住正准备跳上鸟背的邵玄。

走出来的人,一大一小,大的是个非常壮实的男人,和旁边的小子一样,眼睛是黄褐色的,但站在旁边的那个小女孩,眼睛却是黑褐色,看上去也没那么凶悍,给人的感觉柔和多了。

看到走出来的人,被绑着双手的人欣喜地道:“阿爹!”

只是,还没等他欣喜多久,大步走过来人,就直接抓着他胸前的兽皮衣,将他拎起来,几巴掌下去,啪啪的,还打得挺重。

邵玄:“……”

这种教育孩子的凶悍劲,跟炎角部落真是太像了,凡事打一顿再说。只是不知道,是否所有的部落,都是这种野蛮风格。

已经没什么力气,又被自家老爹揍了一顿的人,抽了抽鼻子,憋着劲没敢哭出来,只是看着相当委屈的样子。

走来的壮汉也没管他,将揍了一顿的人扔旁边,“水澜,看着他!”

“好的。”跟在后面的女孩赶紧答道。

揍完自家孩子的壮汉,看向邵玄的时候,收敛起眼里的凶光,尽量让自己露出一个带着善意的笑。只是,那双眼睛,再怎么笑,依然给人的感觉冰凉冰凉的。

“实在是不好意思,这位小兄弟,是你救了沉甲吗?哦,他就是沉甲,我家孩子,我叫伏湜。”壮汉对邵玄说道。

“是啊,我救了他。”邵玄叹道,“原本第一次离开部落,想到处闯荡,见识一番,结果出来第一个见到的人,竟然是……唉!”

邵玄将遇到沉甲,怎么救沉甲,以及沉甲这混小子又是如何对待自己的,所有事情都说了一遍,并没有撒谎。对方在沉甲双手被困的那时候才过来的,对之前的事情不了解,邵玄就详细地说一说,并且,充分扮演了一个出门闯荡的,带着友好和善意的无知者。

听完邵玄的讲述,伏湜将拳头捏得咯咯响,狠狠看向沉甲,那眼神就似乎在说,看老子回去不好好收拾你。

沉甲不禁往后缩了缩。

伏湜再回头看像邵玄的时候,面上又带出笑意,连忙道歉,还不忘给自己孩子辩解:“他平日不是这样的,只是最近因为部落里丢了一些东西,抓不到小偷,才……”

才狂躁成这样?邵玄扫了沉甲一眼,若不是他手快,有能力应付,换做其他人,救了沉甲一命还被拧断胳膊,那叫什么事?!

很显然,伏湜也知道自己儿子确实做得不对,部落的名声本就已经不好了,巫一直让大家对外要友善点,结果才说多久,自家孩子就给救命恩人一个杀招。简直欠揍!

知道邵玄竟然对外什么都不知道,便说道:“这里是咢部落,我们都是咢部落的人。”

“咢”部落?

邵玄还真没听过。

“我来自炎角部落。”邵玄看向对方,说道,也观察着伏湜的表情。

伏湜皱眉仔细想了想,实在想不起来,压根没在记忆中翻找出有关“炎角”部落的任何东西。

“你们部落应该很远吧?”伏湜问。

“非常远,我坐着船,在河面上呆了二十多天,才到了这里。”邵玄道。

被揍了一顿扔在旁边的沉甲还准备说什么,旁边的水澜轻轻踢了他一下,他才将正欲出口的话咽下去。

而伏湜也似乎在思索这话的可能性,邵玄知道,他们最大的怀疑,就是“在河面上呆了二十多天”,看来待会儿要对此多解释了。

虽然也心存怀疑,但伏湜还是热情地招呼邵玄跟他们一起回部落去,说要好好接待一番,感谢他救了自家孩子,也替自家孩子赔罪。

看看天色,邵玄答应了。他知道对方是想再次确定下身份,不过邵玄也想好了怎么应付,相比起现在就离开,还是跟他们进咢部落更好,还能从他们嘴里多了解下这边的局面。

邵玄和喳喳,跟在他们身后,往咢部落的中心区域走去。

路上遇到过其他咢部落的人,穿着和武器,其实跟炎角部落的,没有太大的差别,顶多只是做得细致了一些。

邵玄也发现,途中见到的咢部落的人,有两种,一种是跟沉甲和伏湜一样,黄褐色的眼睛,看上去非常凶悍,而另一种,则和那个女孩水澜一样,黑褐色的眼睛,更柔和一些,相比起前者,给人的感觉更加无害。

走过一片林子之后,众多建筑便出现在邵玄眼前。

因为地面非常潮湿,很多地方还有水池,所以,这里的多以下层打桩、上层建房的干栏建筑为主。

在很多屋子前,楼梯的低层台阶上,还有一些没手臂长的小鳄鱼,正趴在上面歇息。

第一五四章热情

这是一个有很多鳄鱼的地方,而之前邵玄在水池边看到的,石头上的痕迹,应该就是鳄鱼造成的。

只是,那些让人恐惧的鳄鱼们,在这里,却和部落的人生活在一起,看上去非常和谐。

更有意思的是,邵玄发现,部落的人,他们的眼睛看人的时候那种冷意,似乎没有情感,带着凶煞,竖起的瞳孔,都和鳄鱼非常像。

这些是人,还是鳄鱼?

邵玄没有见过除炎角部落之外的其他人,来到这个世界,一直都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