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原始战记-第5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过了好一会儿,等刑的情绪稍微平静下来了,他将那个陶罐小心收好,打开窗户,看着窗外出神。

窗外,已一片漆黑。

冬季就要来了,一年中最黑暗的时候,要来了,但是,心里却没有往日的压抑,总觉得,有种激烈的情绪,要冲破阻碍,爆发出去。

屋内的火堆燃烧着,木材发出噼啪的声响。

刑坐回木椅上,一遍又一遍回忆着刚才邵玄说过的话,觉得不够,又拿出一张兽皮,将自己记得的话,全部记录在上面。

笃笃笃!

刑房间的木门被人敲响。

巫和邵玄离开后,刑就将门再次拉拢,家里的人都知道,老人家只要将门拉拢,就不想被人打扰,若是有事,先敲几下木板,得到允许才能进。若是未得到允许而擅自进入的话,老爷子会发飙的。

老爷子发飙的后果,很严重,没谁会想去激怒刑,就像之前巫进去之后,一拉上门,家里的人就自发离开屋子,远远避开,不会去偷听。等巫和邵玄离开了,他们才回来。

“爷爷?”站在门外的是雷。

“进来吧。”刑说道。

雷挪开木板,走进来,正打算说什么,就发现刑的状态不对劲,有些失态。但是他又不敢乱问,想了想,还是只问了自己憋着的问题。

“爷爷,刚才巫是不是要让阿玄进三十人之中?”

刑没回答。

雷不知道自己爷爷到底是个什么意思,等了等,抬头朝那边看过去,就发现,他爷爷似乎在发呆,看着火堆,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他爷爷竟然也会走神!

要不,再问一遍?

想到争取名额的时候,刑拿出了珍藏在手里的一块火晶,为的就是让雷能再提升一些,加入开辟新路线的队伍。这说明老爷子的想法应该是倾向于自己这边的。雷想着。

鼓起勇气,雷再次问了一句:“爷爷,巫是想让阿玄加入开辟新路线的队伍吗?”

这次刑有反应了。

“让阿玄加入开辟新路线的队伍?这个绝对不可!”刑的情绪突然变得激动。

“就是,要给也是给咱们这边的人。”雷应声道。

可是,还没等雷将后面鄙视邵玄的话说完,就听他爷爷说道:“开辟新路线太危险,阿玄进去,要是一不小心残了或者被凶兽杀了,那怎么办,绝对不行,他不可以受伤,更不可以死!”

雷:“……”爷爷,您亲自推荐加入开辟新路线狩猎队的亲孙子,还站在您面前呢!

刑压根没看到雷面上的纠结,就算看到了也不在乎,他现在心里正想着的是,该怎么办。自从刚才的谈话之后,他都不想让阿玄跟着狩猎队出去狩猎了,更别提越发危险的开辟新路线的队伍。

不让阿玄加入狩猎队?

但是,若没有足够的锻炼,以后离开的时候,也要面对更多未知的因素,更多严峻的挑战,那时候,没有足够的能力自保,如何能成功?

可是,若是还没展开行动就被凶兽吃了……

嘶,愁啊!

刑第一次感觉到这种矛盾的心理。进退两难。

雷看着他爷爷一脸苦闷地揪着胡子,都揪下好几根了还不自知。

想了想,雷试探地道:“那巫带阿玄过来是?”

刑已经回过神,听到雷的话,并没有解释,而是跟他父亲、祖父等一样,语重心长地道:“我跟你说过,眼光,要放长远一点。”

雷垂下眼皮,腹诽:您每次“眼光放长远一点”的意思可不同。

最终,雷还是没能从刑这里得到答案,反而被刑一个瞪眼,给赶出去了。

黑夜中,山下的夜燕在空中飞动,到了深夜,一切安静下来,温度骤降,大风夹着冰雪,肆掠在这片土地上。

这是一个不平常的冬季。

在这个冬季,巫难得没有去管其他事情,交给其他副手,也让归泽开始着手锻炼。

每一次,邵玄上山找巫的时候,刑就会冒着风雪跑过去,他想多听一些事情的进展。

一开始只有刑和巫,后来巫告知了首领敖,作为首领,敖有权利知道这个计划。

再后来,部落里能说得上话的几位老人,都得知了这个消息。

于是,邵玄一上山,几位老人和首领就都往巫那里跑。

偏偏他们还都不愿意将这事告诉两位大头目,因为两位大头目得专心开辟新路线啊,要是分心就不好了。

为此,两位大头目非常郁闷,总觉得自己被排在部落的核心之外。

不管这几位老人曾经属于部落里哪个阵营,不管曾经他们对邵玄是怎样的想法,在知道巫和邵玄的计划之后,都做出了同样的决定。

为了巫和邵玄的这个计划,他们会竭尽所能去帮助,不!惜!一!切!

他们的时日已经不多了,相比起那些拥有更多时间的青壮年们,他们期盼着,能够在死前,知道这个计划成功与否,就足矣。至于真正走出去,对他们而来,那是奢望。人,不能太贪心,就像山林里的凶兽,有时候不知足,反而会由胜转败,白白丢了命。

但是,也有人一直抱着这种奢望,想着,或许有一天,能够走到先祖们所讲述的那些故事中的场地,去看看除了本部落的人之外,其他人类。

当冬季结束,大地回暖,部落再次热闹起来,准备祭祀仪式的时候,邵玄再次被选进跳舞的人之列。

这让很多人不满,尤其是年轻的战士们。要说以前,邵玄找到了火晶,被选进去,他们没意见,但,邵玄过去一年,基本上都没在部落,又有什么功劳?

可是,大家发现,不管他们如何不满,就算告状告到几位有话语权的,跟塔还是对立阵营的老人那里,也只是得来一句:“他该得的。”

两位大头目也头疼,最近总有人到他们跟前说邵玄的事情,但是他们真的不清楚啊,去巫和首领那里,或者其他几位老人那里,只会被告知一句“莫想其他,继续开辟新路线吧”。

第一五零章起航

部落里看起来依然和以往一样,但仔细观察,不难察觉,有很多变化悄无声息进行着,然后等大家聚在一起讨论的时候才发现,咦,竟然有这么多不同以往的情况发生。

比如部落前那条大河边,总能看到几个苍老的身影,在那里走来走去。不仅是他们,就连首领都经常去河边转悠,这让居住在近山脚区的人很好奇,就算不抓鱼,也时不时往河边跑。

于是,渐渐地,也形成了一种没事的时候就去河边转转的习惯,或许能碰到一个部落的高层领导,谈谈人生呢?

而山上的人,也发现,那几位脾气并不好的老头,对待邵玄的时候竟然和颜悦色的!这让他们简直不敢相信!

再后来,连两位大头目看邵玄的眼神也充满了怪异感。

还有个让大家非常不解的事,雨季的时候,山上的几位重量级人物,竟然全部冒着雨,每天都往河边跑一趟,这是曾经从未发发生过的事情。一代接一代传下来的话,让部落的战士们总是对这条大河充满了畏惧,近几年捕鱼了才稍稍好点,但也不至于让山上那几位都跑过来看吧?

疑惑的人继续疑惑,期待的人继续期待。

……

又是一年雨季。

在邵玄这具身体十六岁这年,从祭祀仪式结束之后,山上的几位重要人物就开始每天失眠了,紧张又激动,成天聚在一起商讨,看计划是否还需要其他改变。

寻木,造舟,制帆,等等一系列的动静,并不能去瞒住太多的人。在这一年祭祀的时候,巫就将邵玄将驾舟出行的事情说了,这个消息。让整个部落热议了好久,直到雨季都未能停下来,邵玄经常被人堵住,问各种关于出行的问题。

部落里每人都带着强烈期待感。虽然巫说的很多他们都不懂,但不代表他们不期待。

雨季,暴雨降临,河中霸主们吼叫着,成群前往看不见尽头的下游。那些吃木头的虫子们,也在渐渐离开。河中大部分生物随着巨兽们前往下游,等月圆双月重逢的时候,它们才会再从海里回来。还有一些,跟那些蛙一样,出现一段时间,又去往其他大家不知道的地方,消失不见。

而邵玄这一次,就要利用雨季结束到双月重逢之前的这段时间,驾舟出行。

在雨季结束的那一天。部落里,每个人,从山上到山下,从老人到小孩,每个人都放下手头的其他事情,聚集在荣耀之路旁边。

“搬出来吧。”巫站在山顶,说道。

敖和两位大头目,还有几个壮年的战士,小心翼翼将放置在木棚里的独木舟搬出来。

这艘独木舟,最宽处有近三米宽。十米长,梭形。之所以造这么大,就是为了喳喳好站在里面休息,若只有邵玄的话。就不需要这么大的独木舟了。

制造独木舟的树的品种,是狩猎队外出寻找了各种样本,拿回来让邵玄选择,选中之后再由敖带人前去将最好最满意的一棵树砍了带回来。

独木舟的制作,是邵玄和几位部落里最顶尖的石器师一起完成的,其中也有老克。将砍下的大树中间挖空。造了一条既宽大又灵巧的独木舟。

独木舟制作相对简单,也不易有漏水的情况,没有散架的风险。

设计图也是邵玄自己画的,画的时候,也请教过部落里其他老战士,或许他们并不懂独木舟,但他们能知道一些可能会有用的技巧,邵玄再根据这些提议修改。

图设计好之后,几位石器师在下手之前,还特意去砍了不少木头在家练习,毕竟木器和石器还是有很大区别的,他们不敢乱下手,等有把握了,掌握窍门了,再过来一起解决这艘独木舟。

这艘独木舟,对于部落里很多图腾战士来说,并不算多重,平日里他们抗石头都没问题,抗木头又有何难?

但此刻由几位高级图腾战士亲自扛着,待会儿再扛着走下山,这是一种重视,一种庄严的礼仪。

邵玄盘腿坐在地上,巫在往他脸上画图纹,就跟外出狩猎的战士一样,属于祝福的一种,意味着部落对此的重视。就连喳喳的脚上,也被巫画了部落的图腾纹在上面,仿照鹰山那儿的那只巨鹰。

画完之后,邵玄朝火塘行了一礼,然后走到独木舟旁边,和其他扛着独木舟的人,一起从荣耀之路往下走。喳喳则直接飞起,从空中飞过去。

在独木舟的后面,巫和部落其他几位老者,也跟着,面上的表情,有的激动,有的担忧,还有的虽然看似平静,但肌肉的抽动显示,他心里并非如此。到了这个时候,不少人心里也容易多想,患得患失。这可是关乎先祖愿望的事情,如何能平静?

荣耀之路旁边,人群也随着独木舟移动,大人带着小孩,身体伤残的人,拄着拐杖,或者由人搀扶,紧紧跟着。

大家一起唱着《狩猎歌》和《祈福歌》,一开始只是山上一些人在唱,很快,山下也有人跟着一起唱,整个部落,用或稚嫩、或苍老、或尖锐、或粗犷的声音,以相同的节奏和步调,唱着同一首歌。对他们来说,唱歌,就代表了他们此刻所有的心情。

部落的人,大部分并不善于表述自己的情绪和想法,而唱歌,就是一种表达形式。

这是第一次,他们在唱《狩猎歌》的时候,没有如以往狩猎前的那种迫不及待的杀气,而是带透着无畏、无惧,以及希望。

整个部落的人,在这一天,集体为邵玄送行。

河的那边是什么?他们不知道,也从未想过去探究,在很多人看来,邵玄的行为,值得敬佩,但,他们并不认为邵玄能安然过去,这条大河,实在是太危险了。真的猛士啊!

独木舟被运下山之后,敖和其他几人,将它小心推进河里。

制作出来的这艘独木舟,属于边架艇独木舟。

所谓“边架艇独木舟“,就是在独木舟的一侧或两侧,装上与独木舟同向的舟形浮材。邵玄设计的,属于单边架艇独木舟,因为这个,他曾经在一次出国旅游时玩过。

边架艇独木舟克服了独木舟在风浪中容易横向摇曳、翻覆的不稳定性,却又具备独木舟轻便、构造整体性等优点,也是那些地方土著居民们的远洋航行工具。

风帆也最重要的行船设施,如今设置在上面的,是一个采用树叶和藤蔓编制成的帆面。藤蔓是在狩猎地找到的一种细却非常结实的藤蔓,让部落里手工最好的女人,编织而成的倒三角状的帆。

在巫等人看来,这种不知道会不会起到作用的东西,最好能多备上一些,可由于那种藤蔓实在不好寻找,最终找到的材料,只编织成了两块,安上一块,另一片块就作为备用。就一块备用的,不知道够不够啊。

当初邵玄在跟那些土著居民学习的时候,曾经得知那样的边架艇独木舟能一天行两百多公里,在这里,邵玄就不怎么确定了。

将边架艇横杆与独木舟体连接,检查了一下各个地方,以及需要带的东西,邵玄才站在独木舟内,看向岸边密密麻麻的人。

凯撒驮着老克,也站在岸边,看着船内的邵玄和降落在里面的喳喳,哼哼唧唧的,它也想跟着一起,但邵玄不可能再带着它。若是河面上遇到危险和其他危机情况,邵玄能让喳喳带着,但凯撒不能,喳喳也驼不起它。

若是喳喳跟鹰山那儿的巨鹰们差不多体型的话,还能带不少人,可惜现在喳喳还小。

“再见。我走了。”邵玄朝岸边的众人行了一礼。

站在岸边送行的所有人,在巫和首领的带领下,也都朝邵玄回了一礼,这是千百年来,从未有过的情形。

对部落的人来说,邵玄就是他们走出去的希望,若是邵玄不能成功,那么,还需要等多久才能再次走出去,大家都就不知道了,或许再过一千年,也仍旧停留在原地吧。

一拉帆,独木舟借着风力,驶远。

帆非常大,若不是图腾战士都拥有非常大的力气,邵玄未必能操作得来。

喳喳这个大家伙,则站在独木舟内,好奇地看看两边,对它来说,这是一种非常新奇的体验,它竟然能够站在河面上!

只是,这样大的一艘船,对于喳喳爱说,还是小了,活动不来,站了会儿,便飞上天,朝邵玄所指的方向飞。还是在天空自由一些,等飞累了,它再回到船上歇一歇。

岸边响起了《祈福歌》,集体大合唱。

邵玄回头朝那边看过去,岸边的人越来越小,山上的房子渐渐变得只剩一个模糊的点,那座生活了近八年的山,也逐渐同河岸线一样,消失在水天相接的地方。

耳边除了风的呼响,已不再有其他声音。

看着天空太阳的方向,感受着稍稍变动的风向,邵玄调整了风帆,看向未知的前方。

PS:曾经的学渣,一次意外让他拥有了天才的大脑。从此各种考试全部第一,天才学霸全部吊打,校长老师个个跪舔。——《超级校霸》

第一五一章河面危机

河面上的航行,非常枯燥,但又得时刻警惕着,防止从水里蹿出什么东西来,还要注意风向,别行了半天,却又绕了回去。

从雨季结束,出发的那天,到双月重合前,邵玄所计算的安全时间,只有三十天不到。

邵玄不知道这条河到底有多宽,只能尽量往前行,若是十五天后,还依然无法看出河对岸的情况,那就只能返航了,不然的话,河面会急剧下降,最后陷入无底深渊,那时候,就算想飞,也飞不起来了。

河里的食人鱼非常活跃,因为没了其他巨兽的压制,时不时会有一些精力旺盛相互撕咬的鱼跃出水面,一开始靠近部落河岸边的,只是一些小型的食人鱼,但随着航行,邵玄就见到不少更大的食人鱼跃出来。

哗——

一条近四米长的食人鱼猛地跃出水面,高高跳起,从独木舟的一边,越往另一边,跃起的同时,还长着大嘴。

之前有跃起的食人鱼,邵玄只是避开,并没有动手,但是现在这条,目标很明显就是邵玄。

一手控制着帆,让帆避开这条大鱼的路线。于此同时,脚尖将旁边的一根木棍挑起,空出的另一只手接住后,便直直接朝鱼身打过去。棍身与空气的快速摩擦,发出呼的声音。

并没有使用长矛,而是使用的一根硬木棍,大力抽打在鱼身上,却又不能立刻让它见血,若是血花四溅,周围的其他食人鱼会被吸引过来,到时候就不是邵玄这一双手能应付得了的。

啪!

几片鱼鳞被抽打脱离出来,而因这一棍而被打偏方向,又落入水中的食人鱼,还没来得及找报复对象,就被其他同类围住。在它身上,被木棍抽打的地方。鳞片脱离之处,有缓缓渗出的血丝。这些血丝就像兴奋剂一般,刺激着周围那些精力旺盛的食人鱼们。

在抽打避开那条食人鱼之后,邵玄就收起帆。同时,空中的喳喳,也飞下抓着一根绳子,又飞起。绳子的另一端绑在独木舟上,喳喳拉着船。让船身迅速远离那处开始泛着血腥的河面。

现在的风向不太适合用帆,所以,邵玄直接将帆收起,让喳喳继续拉了,等它累了,再回到独木舟内休息,借用风力和帆继续前行。

有时候,除了这些大小不一的食人鱼之外,还有其他鱼类,只是那些鱼只活跃在水下。并不会跃起来找事,但若是有人下水,那就不好说了。

邵玄在控制帆的时候,也看到了一条比船身还要长得多的鱼,从旁边慢慢游过去,因为靠近河面,鱼身上的花纹都清晰可见,竖起的带刺的鱼鳍,也露出了一部分。

这样的鱼不少,但只要这些鱼不攻击船身。那就无所谓了。之前曾有一条大鱼,大概是好奇独木舟,用头顶了顶船身,差点将船顶翻。邵玄让喳喳赶紧拉着船离开,那条鱼却紧追不舍,继续顶,直到邵玄让喳喳停下,任由那条鱼顶了几下独木舟,那条鱼觉得没意思。才离开了。

鱼也是有各种各样习性的。

白天赶路,夜晚也不能安睡,喳喳站在船内休息,邵玄则眯一会儿就得调整下风帆,还得保持警觉。

虽然艰难,每天总有这样那样的麻烦,但都是小麻烦,能够解决。

……

邵玄计算着天数,心里大致估计了一下已经走过的距离。

八天了,依然没见到河岸,也没有任何小岛或者其他突出河面的地方,入眼的全是一片河水。

将兽皮袋里装着的烤好的肉干拿出来,吃了些,带在船上的水也省着喝,在这些水喝完之前,邵玄不会去喝河里的水。

喳喳进食就在空中解决,有时候抓到一条鱼,就直接飞在空中,离船身稍微远一点,这样滴落的血,才不会给船带来麻烦。

正吃着,邵玄突然发现斜前方有个露出河面的小岛,赶紧调整帆,朝那边过去。

但是,随着渐渐靠近,邵玄才发现,那并非是什么小岛,而是一条巨大的鱼,只是,这条鱼已经死去,才浮在水面上。

而且,邵玄还发现,这条鱼身上有很多孔洞,那是被咬穿的。

身长超二十米的大鱼,被吃得只剩下一个骨架,以及骨架外面的一层并不完整的皮。邵玄还能从被咬出的这些孔洞,看到鱼体内还在继续啃食活动的东西。

里面的是一些小型的鱼,身体细长,单独看,并不显眼。而就是这些还没手掌长的小鱼,将这条牙齿锋利,身上多处都带着厚厚硬甲的巨鱼,啃食得只剩下骨架,或许,再过一会儿,连骨头和满是孔洞的皮都没了。

邵玄迅速调整帆,离开这个地方,还朝空中刚进食完毕的喳喳打了个手势,让它下来,看看这只巨兽的下场。

“以后抓鱼吃的时候小心点,若是发现有这种小鱼,就赶紧扔了。”邵玄说道。

“噍——”

喳喳看到那条大鱼的下场,抖了抖翅膀,大概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情况。

在独木舟驶出一点远之后,邵玄再看向那边的时候,发现,原本浮在水面的大鱼,正在下沉,它已经快被啃光。

或许,有些时候,那些形态狰狞体型庞大的鱼,并不是水上航行的人们最大的威胁,那些不起眼的才更容易引发危机。

邵玄本以为喳喳会在休息一会儿之后,继续飞向空中拉船,却不料,喳喳竟然一直站在船上,跟鹌鹑似的,窝蹲在那里,缩着脖子,头却仰望着天空,像是空中有什么让它害怕的东西似的。

“怎么了?”邵玄轻敲了下喳喳的鸟头,问道。他并没有在空中看到什么,但心里也有一种极大的压力感。

喳喳小声叫了下,脖子却缩得更紧,眼睛依旧紧盯着天空,就是不飞起来。

船渐渐停下了,因为刚才还吹得帆呼呼响的风,也停了。

邵玄看着天空,很快他就发现,空中的云。散了,露出一大片空区。当真是要往万里无云的趋势发展。

若是平时,这确实会被认为是一个晴朗的好天气,可在这里。却给人一种极大压力之下的恐惧感。

不仅是喳喳,邵玄甚至也有种颤栗得不敢动弹的感觉。

但是,当前的情况,总得解决。

周围的食人鱼似乎少了很多,连时不时游过的大型鱼类。也没见到了,当真是风平浪静,但这种风平浪静的现象,太过诡异。

邵玄眼前突然浮现出一个景象——河面上升起一大片雾气。

雾气看起来很平常,有种烟波浩渺之感,但是,能够以这种方式来提示邵玄的,绝对不是什么平常事!

邵玄将船里的长柄木浆拿出来,大力开始划。

“还窝在那里干什么,赶紧帮忙!不然都得死!”邵玄对喳喳说道。

喳喳看了看天空。抓起旁边的两根长柄木浆,翻身,用在部落训练了很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