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原始战记-第5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当雾气变薄的时候,邵玄知道,时间到了。

阳光照向冰原,雾气完全消散,熟悉的群鹰鸣叫声再次响起。

嗖嗖嗖——

一个个庞大矫健的身影,出现在上方的天空。它们大声鸣叫着,宣泄激动的情绪,似乎在庆祝新生。

噍——

身旁的鹰朝邵玄叫了一声,它要走了。

“祝你好运!”邵玄朝它挥挥手。

噍——

又是一声鹰鸣,不过,这次不是旁边的鹰,而是来自于空中。

邵玄曲起手指放在口中,吹响一声哨。

一个身影从上方飞过的鹰群中脱离出来,飞往邵玄所在的地方。

这么久不见,邵玄都有些认不出来了。

上一次见的时候,喳喳还没邵玄高,现在直接膨胀了近一倍,站在地上都三米多了。

冰原上的鹰,已经开始朝着深渊飞下去,而邵玄和喳喳,也要回部落了。

不远处的天空又传来一声鹰叫,是之前带他们过来的那只大鹰,它的体型同样大了将近一倍,尖锐的喙,锋利的爪子,强有力的翅膀,曾经的老态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这副如青壮年一般充满了力量的身体。

那只鹰朝邵玄和喳喳叫了一声之后,便飞走了,一眨眼就不见身影。

“我们也该回去了。”邵玄拍拍旁边正显摆似的扇翅膀的喳喳,往陡坡那边走去。

这次,邵玄用不着抓喳喳的爪子,可以直接跳到鹰背上。不过,在此之前,邵玄还有东西要拿。

“先等会儿,我带点东西。”

邵玄沿着陡坡下去,来到一处,用牙刀开始挖。喳喳见状,也用爪子帮忙。

之前喳喳挠岩石的时候,只能在岩石上留下浅浅的痕迹,现在却一爪就能轻易将岩石爪下一大块,爪冰块就更容易了,跟抓豆腐似的。

很快,被邵玄埋在里面的白虫蜕下的皮和收来的丝,被邵玄挖了出来。

皮和丝都完好。

“这个很重的,你能不能行?”邵玄举了举手上的那三大卷白虫皮,说道。

“噍——”

“好吧,先试试。”

邵玄扛着三卷白虫皮和丝团,跳上喳喳的背。

“起飞!”

“噍——”

一声鸣叫之后,喳喳俯冲而下。

邵玄回头看向山顶处。

耸入云端的山顶隐没在云雾之中。

云雾环绕,高山依旧。

千万年过去,山顶上的这片冰原,就这么日复一日的循环,一批接一批新老交替。来的时候,年迈体差,走的时候,重获新生。

第一四五章那小子回来了

不得不说,来了一趟,喳喳虽然不像那些年纪更大的巨鹰们那般,发生脱胎换骨的变化,但体型的明显增大,不管是承受力还是飞行速度,都提升了许多,即便背上背着一个人,再加上一些重物,也能轻松应付。

从山上飞下之后,邵玄已经看不到其他巨鹰的身影了。各回各家,互不相干。

等某一天涉及到地盘之争,才会相互拼杀。见面的时候大概会想:哟,原来是你小子,当初你和我同一批进鹰山来着。

也或许这辈子,难再见到对方一次。

来这一趟,邵玄见到了传说中的鹰山,见到了这些巨鹰们所谓的“信仰之地”,见到了它们从这里获得新生而发生巨大的转变,收集到了难得的宝物,更重要的是,邵玄见到了第一个来自外部落的物品。

可以说,不虚此行。

虽然喳喳长大了一圈,飞得也快了很多,但没有一只体型庞大的巨鹰护航,难免会遇到很多麻烦,这样一来,回程反而花费了更久的时间。

不过,回程途中,也让邵玄畅快淋漓地拼杀了一番。在山顶冰原上,大多数时候就坐在那里静静地吸收冰块中的能量,新的一批巨鹰到来之前,他还能到处走动一番,但当冰原上的巨鹰越来越多,他就不敢乱动了。

在冰原上的那段时间,邵玄发现,胳膊上的图腾纹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过了手肘。也趁回城路上,跟那些凶兽们好好较量了一番,当然,邵玄不会不自量力,去与那些超出他能力之外的凶兽练手,除非是遇到突然的危机,邵玄每一个练手的目标,都是经过谨慎分析后才选择的。

很多时候也会受伤,被那些隐藏能力极强的凶兽袭击的时候。邵玄还差点丧命,这些都是前往鹰山的路上没遇到过的,因为有那只经验老道的大鹰护航,所以。那时候的邵玄,以及山峰巨鹰种族之中只算是个小不点的喳喳,才没有成为那些凶兽们的粪便。

山林之中的凶险,远超邵玄的预料。现在想想,做下决定和喳喳一起离开部落的时候。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警惕心,是需要一次次的凶险来刺激的,长久安稳,那种直觉,就渐渐淡化了,直到再次经历拼杀,才重新捡回。

而对于好战且记仇的喳喳来说,树林里那些看上去跟树枝差不多的蛇,就是不死不休的仇人,中途好多时候。它的食物都是那些蛇,大的蛇打不过,就挑拣那些小点的。

啃了近一年的冰,再次吃到火烤的热乎乎的兽肉,邵玄简直有种泪流满脸的感觉。喳喳也是,在撕咬啄食的时候,相当凶狠,像是有谁在跟它抢食似的。

计算着时间,邵玄猜测,回到部落的时候。大概都已经入冬了吧?

“想不想老克,想不想凯撒还有部落的那些人?”邵玄拍了拍正在撕咬啄食猎物的喳喳,说道。

喳喳撕咬的动作一顿,似乎在回忆着什么。叫了一声,然后,撕咬的动作更凶悍了,撕扯的时候,肉条上血都被甩老远。

见到喳喳这样,邵玄觉得。这货大概想到的是部落那几只刻印成功的兽,想着回去了之后,再狠狠地将它们几个教训一顿。

当熟悉的“断绝之地”出现在视野中时,邵玄和喳喳回归的心也更急切,不过,急切归急切,该有的谨慎和戒备,还是需要的。

穿过荆棘之地,来到第三狩猎据点,狩猎队已经回归,邵玄并没有遇到他们,但是能从第三狩猎据点山洞内的痕迹,推测狩猎队离开不过三四天而已。狩猎地依然凶险,但邵玄和喳喳都有种莫名的安心。

邵玄和喳喳在第三据点的山洞休息了一晚,第二天继续赶路。

隔断第一狩猎区和第二狩猎区的那座山,当初觉得高不可攀,但在见识了鹰山旁边的那条山脉之后,就没那感觉了。

没有选择从山中的通道过去,而是直接翻山。

穿过云层,冰凉的雾气很熟悉。

“再加把劲,就快过去了!”

噍——

站在山巅之时,邵玄没有感受到胸闷,周围的低温,也没有让邵玄感受到那种极寒的颤栗,似乎,一切都变得容易了。

“走吧,回家。”

鹰爪大力蹬动,振翅而飞。

部落里。

今年的狩猎已经结束,大家正忙着修屋顶,准备迎接冬季,巫说,明天就要到冬季了,得抓紧时间。

老克单腿站在凯撒身上,对窗户那儿的几处加固一下。

敲了一会儿,老克停下叹了叹气,从凯撒背上下来,将手里的石锤往地上随意一扔,坐在旁边,看着远处出神。

“凯撒,你说,阿玄什么时候能回来?都冬天了。”老克低声道。

凯撒也耷拉着耳朵,绕着屋子走了一圈,到处嗅嗅,然后走回老克身边趴下,听老克继续叹气。

“若是阿玄在的话,开辟新狩猎路线的三十人里面,肯定会有阿玄,巫肯定会让阿玄跟去。可惜,阿玄一早就离开了,到现在都没回来,被雷那小子捡了便宜。”老克有些不甘心。

对于部落的战士们来说,能够参与开辟新路线,那是多大的荣耀。听说决定人选的时候,山上的两批人,还干过架,动静非常大,近山脚区的人都能听见。

还听说,两方人在干架的时候,巫就在旁边静静看着,并没有阻止。所以,有人就猜测,巫是根据那些人的战斗力来挑人。所以最后的那三十个人选,都是那场较量的胜出者。

只是,近山脚区的人,根本没人亲眼见过那个场面,所以大家的议论,完全是凭听说和自己的想象。

若按照部落以往的习惯和规矩,他们猜测得也对,但事实上,那一次事情的真相,只有少数人心里明白。

“克叔,我送食物过来了。”

陀奉巫的令,运了一些已经处理好的食物过来。

老克刚才的叹息,陀也听到了,而作为居住在山上以及参与新路线开辟的人之一,事情的真相,他自然比别人清楚。

那时候,首领、巫,两位大头目,以及几位很有话语权的老人,都聚在一起商讨最终的人选,商讨着,就变成吵架。部落的人就这样,一激动,嘴上的争吵,就直接变成行动了。

山上其他人也被叫过去,加入了这场双方的争斗。不同于平日里的切磋,那次的争斗,超乎了大家的想象,那是一次大规模的内斗。有几个战士到现在还留在部落修养,大概得到冬季结束,才能外出参与狩猎。

而巫那天的表情,非常平静,平静得让塔和归壑都害怕。他们动手的时候,没注意到,等打完了,再看到时候,发现巫的表情很不对劲。

说不上是悲哀还是愤怒,甚至有些心不在焉,似乎面前部落最出色的两批人之间的较量,他并不在乎似的。

不光是两位大头目,连原本还仗着资格老,祖上出了不少掌权者的老人,也噤声了。吵得面红耳赤打得不可开交的人,如一盆冷水浇下来。

巫离开的时候,并没有说什么,只在兽皮卷上写下了三十个由双方递上来的名字,然后,就面色平静地回去休息了。

事后不少人过去请罪,巫依然是平日里带着淡然笑意的样子。

与巫接触久了的人,知道巫有心事,但即便是部落年纪最老的人,也猜不透巫心里的想法。

两位大头目还想着,用开辟新路线的成果,来让巫心情好点,可是,巫并不像他么想象得那么激动,对此,首领和几位老人,都非常好奇,只是,他们无法从巫那里得到答案。

“唉!”叹息一声,陀送完食物,便离开了。

屋子门口,老克向陀道过谢之后,继续坐在那儿,跟凯撒说话。

老克正说着,趴在旁边地上的凯撒突然起身,耳朵直立,紧紧盯着一个方向。

老克顺着凯撒的视线看过去,那边,是从狩猎场回到部落的方向。

莫非……

老克猛地起身,“凯撒,送我过……”

还没说完,老克就发现凯撒箭一般冲过去了。

被留在原地的老克:“……”

低垂着头想着事情的陀,走到半山腰的时候,听到从远处传来一声鹰鸣,脚步顿住,看过去,眼睛瞪得滚圆。

卧槽!那小子回来了!

陀加快步子上山,他要赶紧给巫报信去,希望阿玄回来的事,能让巫心情好点。

老克就站在屋门口,看着天空越来越近的身影,只觉眼睛酸涩,握着拐杖的手抖得厉害。

山上,不管在撒泼打滚,还是在偷吃食物的几只兽,都停下动作,跑到屋外看着天空。

巫从石屋里走出,站在门口,看着从天空飞下的,那个比记忆中要大很多的身影,以及鹰背上的人,眼里露出笑意。

山峰巨鹰,每一次前往信仰之地,都是一次跨阶段的成长,更大,更强,也飞得更高,更远。

邵玄和喳喳离开部落的时候,还只是狩猎队今年的第一场狩猎,而现在,他们正好赶在入冬的前一天回来。

在石屋前负责守卫的两人相互挤挤眼,这么久了,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巫笑得这么开心。

第一四六章再次交手

喳喳直接在屋门前降落,凯撒跑过去,又跟着跑了回来。

邵玄从喳喳背上跳下,大步朝老克走过去,给了老克一个拥抱。

“我回来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老克在邵玄肩膀上大力锤了捶,“结实了!”

走进屋子里,邵玄扫了一眼,还是离开时的样子,只是旁边的一个木箱子里,堆满了打磨好的石器,这都是老克的杰作。

凯撒使劲往前凑,哼哼唧唧的。

“好久不见了,老伙计。”看着已经肩高过两米的凯撒,邵玄抬手揉了揉低下来的大头。

激动过后,老克才发现不对劲,往门外一瞧,喳喳正站在外面纠结。

以前它还能挤进屋子里去,但现在,就明显不行了,就算不张开翅膀,也觉得空间狭小。连挤进屋的凯撒,也只是小心地抬着脚,就怕一不小心,踩到什么重要的物品,或者撞到桌椅之类的。

“这是,喳喳?”老克撑着拐杖,走过去,双眼放光地看着。

怎么离开不到一年,就变化这么大了呢?

淋了一缸水,随意洗了洗,换了身衣服,邵玄发现,老克已经将锅里的肉汤煮好了,汤里还加了一些山果。第一次喝的时候,邵玄觉得味道很怪,但习惯了,就觉得还不错。

离开这段时间,因为得时刻警惕着,就算用火烤肉,也是仓促行事,好几次都没能烤熟,就遇到了意外的情况,根本没有那么多时间去管肉烤得如何,有吃的就好,更别提煮肉汤。到了鹰山,又是啃冰块,凉飕飕的冻得牙齿都打颤的感觉,邵玄现在还清楚记得。

近一年没喝过热腾腾的肉汤。一大碗全部灌下去,浑身都暖洋洋的,接连赶路的疲惫也驱散不少。

现在回来,感觉心都静了。

老克跟邵玄说着他离开这段时间。部落里发生的事情,都是每天跟凯撒抱怨的那些,一边说,一边剥着一些从附近山上捡回来的坚果,扔给从窗户那儿伸头进来的喳喳嘴里。

喝完肉汤。吃了几块烤好的兽肉之后,邵玄一抹嘴,对老克说道,“您先在家里休息,我上山一趟。”

“上山?去干什么?”老克紧张起来,山上那两帮人之间的矛盾越来越深了,听那些时常上山的人说,每天山上都有人打架,打得还挺激烈。

“我去找巫。”邵玄道。

“对对,是该去巫那里一趟。”听到是去找巫。老克放下心,“你去吧,趁现在还早,我给喳喳再做个鸟窝,哎,屋里正好有不少木材,前两天屠和那个小结巴帮我砍了好多树过来。”

想到很长时间没见面的屠和结巴,邵玄一笑,“木材您用吧,不够我再去砍。或者让喳喳自己去拔树。”

没带凯撒和喳喳,邵玄离开屋子,沿路跟认识的人打过招呼,往山上走去。

部落里。不少人看到了飞回来的鹰,只是因为之前隔得有些远,除了山下与邵玄住得近的人,其他人大多都没意识到喳喳现在的体型。

经过半山腰,离山顶还有些距离的时候,邵玄被一个粗犷的声音叫住。

听到这声音。邵玄看过去,“嗑嗑。”

叫住邵玄的正是嗑嗑,陀往山上报信的时候,嗑嗑也知道了,原本打算明天再去找邵玄的,躺在屋顶上无聊,没想会看到往山上走的邵玄,立马跑了过来。

陀见到嗑嗑的身影,以防嗑嗑将刚回部落的邵玄再次打伤,也赶紧跟了过来。

“哈哈,这么久不见,你小子又长高了,不知道实力有没有增加?”嗑嗑一副哥俩好的样子,使劲拍了拍邵玄的肩膀,和老克不同,老克拍的时候,控制着力道,虽然激动,但也不会伤到邵玄。但嗑嗑拍的时候,邵玄就得动用图腾之力扛住,否则,受伤的就是他自己。

还没等邵玄回答,嗑嗑就继续说道:“来,难得你回来,让我看看你提升到什么程度了。”

好多天没外出,嗑嗑手痒,最近没事就找人“练”两下。

陀感觉头疼,正打算将嗑嗑拉走,却没想,听到邵玄那边应声道:“好。”

咦?

陀睁大眼,看看邵玄,摇头,这小子应该拒绝的,莫非忘了曾经被嗑嗑打断手臂的事情?怎么还答应呢?连犹豫都没有。

部落里,双方都答应的话,其他人就不好再去阻止了,陀只能叹着气,退到一旁看着。

三人找了个宽阔的地方,这里就算打得激烈,也不会有多少人注意到。

“你先来。”嗑嗑难得有年长者的风度,这也是这几年被大头目和陀用拳头给教导出来的。

“行。”邵玄也没推让。

活动了一下腿脚,没打算偷袭,摆好了架势,示意嗑嗑,他要开始了。

嗑嗑抬了抬下巴,镇定地站在那儿,他并不认为邵玄会伤到他,吸收过火晶,又经过了狩猎地的厮杀,而且,他现在还是中级图腾战士,是开辟新路线三十人中的一员,实力自认为远强过山下的人,包括邵玄。

他今天在这里,不过是想试试邵玄到底到了怎样的程度,若是实力尚可,他们可以跟归壑那边的人好好“商量一下”,让对方那边让一个名单出来。正好对方的人上次外出的时候伤了一个。

一想到又可以跟对方的人干一架,嗑嗑就浑身有力。看向邵玄的目光也带着催促:赶紧的,打完他好去找人麻烦。

邵玄深呼吸,双脚猛地踏地,仿佛凶兽的大脚砸向地面一般,双脚脚下及周围一圈地面的石子,瞬间崩裂,每一次踏步,都会带起一阵碎渣,石粉飞扬。

若是麦的狩猎小队的人在这里,他们一定知道,这并不是邵玄平日的风格。邵玄在狩猎的时候,以快和巧为主,出其不意。找准最佳的机会,给猎物致命一击。但现在,邵玄表现出来的却是一种直来直往的风格,蛮横而强势。

感受着迎面而来的气势。嗑嗑心下一喜。这小子倒是有种山林中那些大型凶兽的风采,刚猛,干脆。

看他这样子,应该不会差雷太远,快到中级图腾战士的程度了吧?大概再等个一两年。就能跨越这个坎,怪不得巫一直看好他。

嗑嗑想着,对于邵玄挥过来的拳头也没有避开,只是提臂横挡在身前,很有底气。

拳与臂的撞击,发出干脆的肌肉碰撞声响。

嘭!

碰撞之下,嗑嗑瞳孔一缩,只觉手臂火辣辣的疼痛,原本稳稳站在地面的双腿,也瞬间变得轻浮许多。牢固扎根原位的身体,在这一个瞬间,失去了平衡,被这股霸道的力量震得往后挪了些许。

但仅仅这一点点挪动,却让站在旁边观看的陀知道,嗑嗑的状况,不好了。

嗑嗑没来得及惊讶,邵玄就已紧逼而上,因运转着图腾之力,手臂的肌肉膨胀并变得更加紧绷。五指攥成拳,手臂瞬间高举又急速砸下。

嘭!

这股大力之下,嗑嗑为了调整身体的平衡,双腿只能后退。而他的双眼则死死盯着面前的邵玄。

怎么会变化这么大?!

想了想当初接到大头目的命令,去试探这小子的时候,那是怎样的情形?

嗑嗑记起不来了,只是模糊觉得,印象中的身影,没有这么高。也没这么大的力气,他一拳就能将对方打飞,还一不小心,将这小子的臂骨打折了……

感受着越来越快的拳风,嗑嗑有些懵,都忘了怎么去找机会反击,只是憋着一口气,硬生生扛住邵玄的攻击。他总觉得,自己应该能扛住的,这小子哪有那么强?!

不可能的……

嗑嗑的身体被暴雨一般猛烈砸过来的力道,震得后退不止,越退越快,每一步也退得越来越多。

地面的石子被砰然踩裂的声音,如雷鼓般轰轰作响,碎渣飞射向四周。

砰!咔嚓!

拳与胳膊上肌肉的碰撞声再次发出,而这一次,被震得离地倒飞出去,重重撞在地面的,却是嗑嗑。

站在旁边的陀,不敢相信般盯着站在那里的邵玄,又看看被揍飞的嗑嗑,咽了咽唾沫。

而且,刚才与最后那一击的碰撞声同时响起的声音是……

不会吧?陀觉得头有点发晕。

邵玄喘着气,看着被揍飞出去的嗑嗑,活动了一下肩膀,攥紧的拳头,张开五指,又猛地用力握紧,紧紧握拳时,手指的骨骼发出咔咔的脆响,却充满了力量。

因为刚才面对同样是中级图腾战士的嗑嗑,在短时间内爆发出来的快速的连续攻击,酸痛的肌肉隐隐跳动着,但其内蕴含的力量却澎湃不止,比起当初跟嗑嗑交手被压着打的时候,感觉好了很多。

而那边,躺在地上的嗑嗑嘴里不知道嘟囔着什么,他只觉得双腿的肌肉都在抽搐,尤其是扛住邵玄拳头的手臂,臂骨绝对断了。

感受着身上的伤,嗑嗑面上里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但很快,嗑嗑又回神了,看着转身打算离开的邵玄,赶紧道:“哎,等等,阿玄,过几天等我伤养好了再去找你,咱们再打一场!”

邵玄没回头,摆了摆手,继续往山顶处走去。

而在离刚才邵玄和嗑嗑交手处不远的地方,雷站在一块大石头后面,眼神阴沉。

开辟新路线的三十人之中,二十岁以下的,只有一人,原本是巫留给邵玄的,但因为邵玄一直没回来,便被雷的爷爷将名额抢了过来。

而现在邵玄回来,看样子是要去找巫,难道他想再将这个名额抢回去?塔那边的人,绝对不会放过这次机会的。

不,绝对不可以!

但是,看刚才邵玄与嗑嗑的交手,自己能打得过他吗?

思及至此,雷立刻跑回去,他得先跟爷爷说一声。

第一四七章刺激

巫似乎早就知道邵玄会上山,只是坐在石屋里等着。

守在门口的人,见到邵玄还善意地笑了笑。

“巫就在里面等着。”其中一人低声对邵玄说道。

“谢了。”邵玄道过谢,走进屋内。

看到坐在那里的巫,邵玄觉得,巫似乎很疲惫,不是身体上的,而是精神上的感受,似乎近一年不见,巫又苍老了许多。

邵玄走到低矮的石桌前坐下,问道:“您还好吧?”

巫笑着点了点头,脸上的皱纹因为面部的变化,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