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原始战记-第5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摸不准这条虫是否具备攻击力,邵玄并没有动作,只是悄然站在冰柱后面,观察着那条越爬越近的雪白肉虫。

它爬一会儿,就停一停,然后用腹足和尾足撑地,立起前端,似乎在辨认着什么,然后确定一个方向,继续爬。

此时,正朝着邵玄这边的方向过来。

被发现了?

邵玄警惕着,手无声放到刀柄上。

但是,那条虫在冰柱前停住了,然后邵玄就听到细碎的嚓嚓嚓的声响。

感受着冰柱上传来的震动,邵玄知道,这条虫在啃食冰柱。

它的目标只是冰柱,并没有发现邵玄。

邵玄和那条虫,一个在冰柱的这边,一个在另一边。邵玄没有探头去观察,只是凭听力和背靠着的冰柱上传来的震感,来判断那条虫的大致行为。

嚓嚓声响了大概两个小时,那条虫换了地方,去寻找其他冰柱,邵玄悄然跟着。有时候,没有冰柱的遮挡,只要邵玄自己谨慎些,那条虫就不会注意到邵玄。在它眼里,似乎对其他的一切都不在意,一门心思寻找吃的。

邵玄发现,那条虫选择的冰柱,都是那些粗的,因为粗的冰柱,大部分很长,是体型更庞大的巨鹰啃食,被啃的地方也多是冰柱的上方,靠近地面的很少被啃。而那条虫,目标就是粗冰柱靠近地面的并不被巨鹰啃食的地方。

是洁癖还是惧怕巨鹰们留下的气味?

邵玄不知道。

不过,在弄清楚它的喜好之后,邵玄在跟着的时候,就更有技巧了。

看看那些冰柱上,白虫啃食出来的痕迹,邵玄发现,这虫子吃得比他快多了,那咬合力并不输给巨鹰们,只是它每一口都很小,吃得又快,所以听着的嚓嚓声非常密集。

当周围的光线越来越暗,将近黄昏之时,那条虫才停止寻找吃食,往爬上来的地方回去。

邵玄依旧跟着它。

越往外,雾气越稀薄,爬上冰原的地方,基本上就没有雾气了。

这时候,邵玄能更清楚地看到那条白虫的样子。

它从哪里来?现在又要往何处去?

只见那条白虫在到达边沿之后,拱起细长的身体,然后沿着陡坡,朝下伸展身体的前部分,再挪动身体后部,两端相接触,移动的时候,一屈一伸,看上去就像个拱桥。

它带着钩子的胸足和尾足,紧紧勾住冰层和岩石,使身体不至于从陡坡上滑下去。邵玄往下看了看,那条白虫的动作很快,也很稳,这样的陡坡对于它来说,简直如履平地。

看了看天色,邵玄并没有跟下去,而是折返,靠在一根冰柱旁边,啃了点冰块之后,便睡了。

翌日。

邵玄又见到了那条白虫,它沿着昨日折返的路线爬回冰原,开始和昨日一样的寻食之旅。

邵玄继续跟着,冰原上邵玄没见到其他生物了,难得碰到一个这样的奇特物种,邵玄打算多观察观察。

每天,那条白虫在太阳升起之后不久,便爬上这片冰原,寻找那些粗大的未被巨鹰啄过的冰柱部分,并啃食之,每根冰柱它都只会啃食横截面上的三分之一,并不会将冰柱啃断。

观察了这条白虫五天之后,邵玄打算在它下山的时候跟过去看一看。

这样的陡坡,邵玄也能应付。

陡坡上的情况比山顶的冰原好了很多,没那么浓厚的雾气,紧贴着山壁的地方即便有雾气,也非常稀薄,很多时候都能直接接触到阳光。

保险起见,邵玄离那条白虫远了点,然后紧跟在后面。但很快,邵玄发现,那条白虫的速度远超过他,比在冰原上时要快得多,没多久,邵玄就被甩远了。

想了想,邵玄再次回到冰原。

他改变了策略,等次日那条白虫再次爬上冰原的时候,邵玄没有跟着它,而是沿着陡坡,往山下走。

白虫会在岩石和厚厚的冰雪层上留下行走过的痕迹,邵玄只要跟着这些痕迹,就能知道它到底去了山下哪里。

陡坡上,白虫所过之处,会有深深的坑洞,坑洞下方还有钩子钩过的痕迹。

看一下白虫的体长,然后根据它的行走规律,就能很快寻找到。再加上邵玄是在白昼时下山,那样的坑洞并不难找。

邵玄一直往下,从山顶上方,时不时会吹来的一阵猛烈的风,并且带着许多细小的冰粒,直接砸在邵玄身上。邵玄只能扛住,并紧紧扒住岩石或者覆盖在岩石上的坚硬冰层,若是一个疏忽,则会直接摔下,从这里摔下去,必死无疑。

飞上山的时候,喳喳和那只大鹰,用了将近半天的时间,但邵玄现在用了大半天了,却连三分之一都没到。

不过,就在这里,那条白虫的痕迹停止下降,而是沿着水平线,前往其他地方。

邵玄跟着痕迹,继续寻找,终于,在一块突起的岩石旁,看到一个由丝线筑城的巢。

邵玄知道,有一些肉虫,会用吐出的丝,将叶片的两边缝合在一起,筑成一个“叶巢”,或者在一个凹陷的地方,拉上一层丝线,建成一个简易的巢穴。休息时它们就躲在这样的巢穴里面,等到了活动时间,就会从里面出来,去寻找食物。

在部落周围的几座小山里面,经常见到这样的情形,有时候剥开一个卷着的树叶,或者内折的叶片,就会发现有一条虫子躲在里面。

而现在,邵玄所见到的,就是那条白虫,在这里筑成的巢。

丝非常透明,很奇特的是,这些丝也不反光,若不是邵玄循着痕迹过去,并且被这层丝线挡住,还不会发现它们。

摸了摸,拉扯看看手感,还不错,邵玄第一个反应就是,这种线拿来做陷阱简直太适合了,就是不知道这些丝能保持多久。

不过,现在邵玄暂时不会动这些丝线,先观察一下那条白虫再说,不然惊动它就不好了。

第一四三章蝶

这层丝的后面,突起的岩石与山壁的夹角下,邵玄并未发现什么特别的东西,只有一些爬痕。

又仔细找了找,连颗屎都没找到。

还以为会寻到什么宝贝,没想到这白虫的巢里干净成这样。

邵玄沿着陡坡往下又看了看,没找到那条白虫活动的痕迹,很显然,近期内,那条白虫并没有再往下走。

找到了白虫的巢,又没有其他收获,邵玄打算回去,走了两步,停住想想,邵玄便走到离这处不远的一块突出的岩石后面,离开前还将自己走过的痕迹清理了一下,然后靠在岩石后等着。

虽然有阳光,但隔会儿砸下的冰粒也不是什么让人享受的事,温度不见上升,但当阳光渐渐消失的时候,温度骤降。

不过,对于已经习惯山顶气温的邵玄来说,这样的温度下还能忍受,能睡着。

当太阳只在天边留下一点微弱的光时,那条白虫回来了。

因为每走一步都要紧勾住冰层和岩石,自然会发出声响,邵玄原本闭着眼休息,听到动静就赶紧看过去。

邵玄选择的角度,能清楚看到那条白虫在巢外和巢内的活动。

太阳虽然已经下落,但天空中的两轮月亮,提供的光,也能让邵玄看清那边的情形。

在吃饱回到巢之后,那条白虫排泄了。

一个接一个白色的半透明冰球,从尾部拉了出来。

那条白虫拉完之后,将这些冰球一个个给踹下了山。

邵玄:“……”这虫子果然有洁癖,还知道不在“巢”里堆屎。

吃饱喝足解决完代谢废物,白虫便趴在巢里休息,一动不动。

邵玄也没再去看,靠着岩石睡觉。

次日,太阳还没完全出来的时候,那条白虫就出巢了。

在它之后,邵玄也上山。

接下来的几天邵玄没再下山了。也没跟着那条白虫,而是继续查看冰原上的其他地方,对这里的地形熟悉之后,邵玄也放开了速度。

数日后。邵玄回到原来的地点,并不是折返,而是因为这处冰原,是环形的,走完一圈。自然会回到这里。在这个过程中,邵玄又遇到过几条跟白虫一样的虫子,只是没有再花费时间去追踪。

回到之前的出发地点,邵玄却并没见到那条白虫的身影,看看其他地方,也没有白虫爬过的痕迹。

好奇之下,邵玄下山,来到那条白虫的巢查探,正好看到刚蜕完皮的虫子。

蜕下的虫皮与它吐出的丝一个颜色,透明的。

或许是因为刚蜕完皮。它有些疲惫,休息了好一会儿,才动了动,将堆在那里的皮给踢出巢。

邵玄还想将那条虫皮弄过来看看,部落里物质太过匮乏,有什么好东西就想方设法给弄到,那条虫皮可能也是个难得的好东西,却被白虫毫不在意地踢出巢。

原本担心虫皮会被猛烈的风给刮飞,却不想,下一刻邵玄就见到。被踢下的虫皮,直直往下掉落,砸在下方的冰地上,发出嘭的一声响。

看着被那虫皮砸出来的坑。邵玄愣住了。

连虫皮都这么重,白虫自身肯定也会更重。还真看不出来。

邵玄现在也不可能直接过去将虫皮捞过来,那条白虫还留在巢里休息,得等机会。

而这个机会,一等就是一夜。

等太阳再次升起,蜕皮过了一夜的白虫恶鬼似的往山上爬。邵玄才过去将砸进雪地的虫皮给拾起来。过了一夜,虫皮被冰雪覆盖上了。

拨开上面的雪,邵玄将虫皮捡起来。入手的沉重感,与这条虫皮的表象完全不同,不过,对于在部落就经常搬石头的人来说,这点重量还能承受。

透明的虫皮,邵玄拿在手里,能清楚看到手掌的纹路。用力拉一拉,也没拉破。

果然是好东西。

邵玄将虫皮卷起,用兽皮袋里的皮绳绑住,随身带着。

在巢周围找了找,没找到其他虫皮,邵玄便将周围的痕迹清理了一下,上山。

之后,邵玄又去寻找其他几条白虫,跟着它们的足迹,找到虫巢,又捡到了两条虫皮,剩余的并未看到,或许它们还没蜕皮,又或许,它们踢得太远,虫皮没在周围,甚至可能裹着雪滚下山,好几处地方,邵玄都看到有雪层下滑的痕迹。这样的邵玄就没办法了。

在邵玄寻找虫巢收集虫皮的时候,邵玄发现,白虫们的身体在变得透明,原本通体雪白,但渐渐地,变成半透明,并且透明度一天天增加。

终于这日,白虫们集体消失,邵玄在虫巢里,看到了已经变成蛹的白虫们。没有茧,但是周围的那层丝又厚了些。

蛹也都是透明状,还带着棱角,乍一看上去,很像透明的冰块,若不仔细看,并不容易看出那里还有个这样的蛹在。

不知道这样的蛹会持续多久。

邵玄隔几天就会下山去看一看,他知道的几处石虫的巢,详细地点都记载脑子里,不难找。其余时候,邵玄会慢慢吸收那些冰柱上的冰块带来的能量。他发现在这个地方,静下来时,内心非常宁静,非常适合吸收。

冰块上的能量,并非普通能量。它不同于火晶蕴含着那般雄厚的能量,也不纯粹。但是,火晶的能量,对邵玄只能起到一个辅助的功效,意识海中的图腾根本没有任何实质变化,这是邵玄和部落的其他人不同的。

而冰柱上的冰块,每一次吸收,里面所含的能量中,会有极小的一丝,汇集到图腾之中,这才是支撑邵玄一直运转图腾之力的根本原因。

夜空的两轮月亮渐渐变圆,离得越来越近,夜间越来越亮。

这日,双月重合。

邵玄从山顶冰原的云雾中走出,看着夜空的月亮。

在部落的时候,能听到远处山林里野兽的嘶吼。但是在这里,却安静异常。

听不到任何鸟兽鸣响,如与世隔绝。

从今年的第一场狩猎,到现在双月重合,一转眼,已经过去近半年了。

突然,邵玄感觉陡坡下似乎有什么事情正在发生。

想到那些变成蛹的白虫,邵玄决定下山去看看。

这晚,在重合的月亮之下,周围的一切如若白昼。

这样的夜晚,对于野兽和凶兽来说,是不平常的一夜。

所以,邵玄下山也格外小心。

等终于到来那个白虫巢附近,邵玄看到的是从巢内出来的一个变小很多的虫体。看上去就是一只没有翅膀的蝴蝶,还有两根棒状的触角。

等它爬出来,爬上那块凸起的岩石,如电一般的白色光,从它身体里面发出,组成一个翅膀的形状,并且往外伸展。

翅膀越来越大,直至将那块凸起的岩石都几乎遮挡住。

泛着白色荧光的翅膀缓缓扇动两下,双翅立起,歇息了一会儿,然后,虫体从岩石上跳下,扇动翅膀,往远处飞去。

再看看远处,也有一些白色的小光点,那是山上其他地方的白虫。

那些变成蛹的白虫,都在这一夜同时化蝶。

夜空没有星光,这些莹白的飞蝶,就像是今晚活动的星星。

周围依然有带着冰雪的寒风,但对它们似乎并没有造成什么影响,依然稳稳地飞着,越飞越远。

邵玄站在那里,看着那一个个光点变得越来越小,直到消失,才收回视线,放到白虫的巢那儿。

丝还在。

若是继续留在那里的话,长久没人去动,丝网会被风雪给遮挡,白虫变成蛹的期间,那层丝上就有厚厚一层冰雪。

邵玄过去,将丝拉了拉,这些丝并不容易割断,这段时间,邵玄研究过虫皮,他发现那些皱着的虫皮,直接拉,并不容易拉平,但若是灌输图腾之力的话,就简单多了。

邵玄也用同样的方法来取这些丝。

原本,紧紧贴在岩石上,几乎与岩石结为一体的丝,在邵玄灌输了图腾之力后,稍稍用力一拉,便从岩石上拉下来。

不同于白虫蜕下的沉重的皮,这些丝却非常轻盈,这更让邵玄欣喜。

石虫的巢里,什么都没留下,破开的蛹也没见到,不知道是被提早踹下山,还是自己裂解,又或者,是那些白虫自己吃了?

找不到也没关系,对邵玄来说,能弄到这些丝,已经是今晚的最大收获了。

接连跑了几个地方,抄了那些白虫的老巢,弄到不少丝。当然,这些丝,白虫并不在意,在意的话就不会留在这里了,其中有好几个巢那里,丝网还被割咬过,然后白虫任其随风飘扬。

邵玄收丝的行动,持续了两天,而这时候,新的巨鹰也来了。

和喳喳等鹰来的时候一样,这些巨鹰都非常疲惫,看上去身体状态也非常不好,就像是暮年的老者。

这些巨鹰的接连到来,让邵玄知道,或许,喳喳它们就快回来了。

因为冰原上再次聚起巨鹰,邵玄也不再到处跑动,在最初和喳喳它们一起站的地方等着,尽量弱化自己的存在感。

邵玄一边啃着冰,一边关注着周围经过的一只只巨鹰。

正啃着,邵玄发觉不对劲,一抬头,就见一只巨鹰倒了下来,嘭的一声,摔倒在邵玄面前。

鹰头正好离邵玄不远,看得非常清楚。

一时间,大眼对小眼。

第一四四章外部落之物

那只鹰比带他们过来的那只,还要大一些,它看上去像是经过了长途跋涉,疲惫至极,摔在冰面上之后,也没有动弹,只是喘着气。

原本,它只是随意扫了眼周围,却没想会发现邵玄,然后,就像看稀罕物一般盯着邵玄看。

邵玄手里还拿着一块冰,被一只巨鹰这么盯着,他也啃不下去了。

那只鹰到底是什么意思?

邵玄并没有从那双鹰眼里面感受到恶意,他只是疑惑那只鹰的反应而已。

盯了一会儿,那只鹰挪开视线,看向邵玄旁边的冰柱,又看看邵玄。

是那个意思吗?

邵玄掏出牙刀,从冰柱上撬下一块。一转头,发现那只鹰紧盯着自己手上的牙刀。

想了想,邵玄将牙刀插在一旁的冰地上,没拿刀,朝它举了举手上的冰块。

邵玄正打算将冰块贴地扔过去,却没想,那只鹰直接张开了嘴,见邵玄没动,它又抬了抬弯曲的喙,像是在催促邵玄。

邵玄一步一步挪过去,没带刀,那只鹰也没表现出恶意,但面对这样的巨兽,必须得谨慎。

接近之后,邵玄快速将手里的冰块扔进鹰嘴,又快步后退。

那只鹰并没有咬,冰块扔进去之后直接被吞了,然后,它继续朝邵玄张大嘴。

邵玄又从冰柱上撬了冰块,拿过去扔鹰嘴里,来回十多次,那只鹰才抖动翅膀,从地上起来。

在它扇动大翅膀起身的时候,邵玄感受着扑面而来的冰块碎屑和寒冷的雾气,抬手遮挡了一下。

面前这只鹰与带他们过来的那只大鹰相比,对人似乎并不陌生,之所以在见到邵玄时表现出稀罕之意,邵玄觉得,它大概只是没料到会在这样一个地方。见到人而已。

莫非也是狩猎地周围山林里生活的吗?

突然,邵玄视线一凝,不禁上前两步,紧紧盯着那只鹰的鹰爪。上面。有个很模糊的图案。

虽然看不太清楚,但邵玄能确定,那并不是炎角部落的画。

联系刚在这只鹰的行为,它并不像是未与人类接触过的鹰,它的眼神里。有太多人性化的东西,跟喳喳一样,像是经常跟人类接触,才具有不同于山野之中的巨鹰的情绪。

巨鹰迈着有些沉重的步子,走到一根高一些的冰柱旁边,啄咬上面的冰块。

邵玄跟了过去,靠近了些,仔细看看鹰爪那里的图案。

因为鹰爪上外面一层已经开始脱落,图案中有残缺。缺少的部分,邵玄只能推测。

想到可能是其他部落的人留下的图案。邵玄一阵兴奋。

来到这个世界这么久了,他还从未见过部落之外的其他人。

邵玄用牙刀在地上画着,旁边的鹰已经吃得差不多了,相比刚才站都站不起来的状态,要好了很多。

它低下头,看着邵玄在地面上用牙刀画画,一开始还很安静地看,看着看着,邵玄画一笔,它就叫一声。然后用已经开裂的鹰爪,挠地上的画。

“错了?我再试试……”

没画几笔,又是一爪子过来。

“又错?再来。”

一个画,一个抓。等周围的冰面都已经被挠花的时候,那只鹰终于看不下去了,朝邵玄叫了一声,然后抽动脖子。

“喂,你要干什么,等等!”

一看到这样的情况。邵玄赶紧后退几步。

哇——

一滩呕吐物砸在邵玄面前,还好邵玄躲避得快,不然估计会被迎头浇下。

呕吐物中还有一些不知名动物身上某部分的肉块。

邵玄:“……”

正想着要不要躲远点,邵玄的视线突然被那滩呕吐物中的一块石头,吸引了注意力。

那是一块明显被打磨过的石块,只有邵玄的巴掌大小。

顾不上嫌弃那些恶心的呕吐物,邵玄快速走过去,将那块被打磨得扁平的石头拿出来。

捡起之后,邵玄在巨鹰的羽毛上擦了擦,然后拿到一边仔细观察。

黑色的扁平石头上,用白色的颜料画着一个图案,这应该与巨鹰脚上那个是相同的。

图案看上去像一团抽象的卷起的云。绘画用料很奇特,被鹰吞进肚子里,石块上的图案竟然也没有一点模糊,石块也安然无损。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只鹰会将这块石头吞进肚子里,又能自发地吐出来,邵玄现在更在意的是,这个图案,和这块石头,到底来自哪里?

面前的鹰,看向这块石头的眼神,非常温和。

可惜的是,这只鹰并不会说话,邵玄也不懂鹰语,只能从一些肢体动作中猜测大致意思。不过,它将这块石头吐出来,很显然是看到邵玄将那个图案画错一次又一次,才忍不住给邵玄看正确的图纹。

石质非常好,至少也是上等的石材。

上等的石材,特殊的颜料,画在这上面的,一般是绘者觉得非常重要的图案,比如,部落图腾。邵玄能从这画上,感受到绘者绘画时,所带着的敬仰之情。

不知道这只鹰是不是跟喳喳一样,生活在人类部落,只是因为它们无法被刻印,所以才会在脚上留下一个图案。

邵玄没在部落近山脚区的山洞石壁上看到过这个图案,但是,先祖们留下的兽皮卷,或许能够找到相关的信息。

等回去了,画给巫看看。

想着,邵玄将石块递还给那只鹰,但是,那只鹰却只是垂下头,用弯起的喙抵着石块,朝邵玄那边推了推。

“给我?”邵玄小声问道。周围有来来去去走动的其他巨鹰,邵玄没想惊动它们。

巨鹰叫了一声,然后回头,又朝着刚才它啃过的那根冰柱走过去,倒在冰柱旁边。不过,眼神看上去很清明,呼吸也有力,并没有严重的伤,也没有骨折,它只是太过疲惫,有些站不稳而已。

倒在冰柱旁,它一张嘴,就能咬到冰柱。

邵玄笑着摇头,它这是飞了多远的路,经历了多少拼杀,才累成这样?

看看手上的石块,邵玄小心将它放进兽皮袋里,等回去了,就给巫看,最好能从古卷里面找到些相关的信息。

本来还想找块材质不错的石头,照样子刻一个部落图腾作为交换,思索之后,邵玄放弃了,就算知道其他部落存在,但不知道部落有没有跟其他部落结仇,邵玄不敢随意行事。

每一天,都会有大大小小的山峰巨鹰到来,有的是独自飞来,有的是结伴或者组团而来。

不过,有了那只鹰在旁边,其他鹰也不会过来抢地盘,更不会注意到邵玄了。

周围的鹰越来越沉默,就连站在邵玄旁边的那只鹰,也一副不愿搭理外界的深沉样,除了吃,就静静站在冰柱旁边,有时候邵玄跟它说话,它也只是微微应一声。

当雾气变薄的时候,邵玄知道,时间到了。

阳光照向冰原,雾气完全消散,熟悉的群鹰鸣叫声再次响起。

嗖嗖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