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原始战记-第5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自打邵玄决定带着喳喳过来,喳喳那蔫吧劲就全没了,每天生猛地捕猎,吃很多,然后使劲赶路,很多时候还嫌邵玄慢。抓着邵玄就飞起来。毕竟山上的路,比不上空中来得快。

有时候也会遇到一些飞行的大鸟,喳喳是先躲避,避不了就战。战不过就逃,逃也逃不过追杀的话,就往下引,让邵玄帮忙。

这样磕磕碰碰,一直走了六天。

这个时候,留在第三据点的狩猎队。没等来邵玄,只能先返回。

邵玄没想到喳喳想去的地方,竟然会如此之远!

他和喳喳走了十多天,还像是没见到边的样子。而这十多天中,好几次,邵玄和喳喳都差点进山林里那些奇形怪状的凶兽们的肚子。

一人一鹰身上也多出了许多伤,伤重的时候,就找个山洞,好好休息两天。这种时候不能急,必须得养好了,保持一个良好的状态,才能继续前行。

而潜行在这片危机重重的山林中,也让邵玄对危险的感知更加敏锐,同时,对于自身的隐蔽和气息的隐藏也更加熟练。

拿着已经“伤痕满满”的牙刀,邵玄活动了一下胳膊,刚才为了躲过那只刀齿兽,胳膊骨折了,不过这样的伤并不算什么,休息一夜就会好很多。

身上原本带的石刀都已经破裂,路途邵玄也做过几把粗糙的石刀,没多久也在与凶兽的搏斗中碎了。现在,身上也就剩下老克的那把牙刀了。但是看牙刀的情况,大概也坚持不了太久。

前方,是一处百米的断崖,用不着邵玄打手势,喳喳已经飞下。

邵玄将牙刀插到腰间的兽皮袋里,用另一只未受伤的手臂,抓住喳喳的鹰爪。

喳喳带着邵玄,从悬崖上飞下。

前方,仍旧是一片看不见尽头的巨大丛林。

不过这片丛林里的树,似乎比之前的那些树高。

飞了一段距离之后,邵玄让喳喳找个地方将他放下,喳喳没应。这周围没见到什么鸟,没威胁,可以继续飞。它觉得还是空中比较快。

“好吧,那你再飞高一点,我总觉得,这地方……”

邵玄话还没说完,一棵巨树的树顶处,原本伸出来的一根树枝,突然弯曲,然后如弹簧般射出,朝着正欲从此处上方飞过的喳喳直冲而去。

在那根“树枝”射出的瞬间,它身上的枝叶也迅速收缩起来,叶片合拢,贴紧“树枝”,而树枝也倒下,如逆起的鳞片再次顺贴。

那是一条蛇!

而这条怪蛇,让邵玄想起了最初进入这片山脉的那晚,所遇到的生物。

第一三八章怪蛇之地

“小心!!”

邵玄急促喊道。

巨蛇如弹簧般回压又射出的身体,与空气的摩擦声响,好似劲风呼啸而来,根本没有给喳喳足够的反应时间!

十来米的距离,眨眼间便已冲射而至!

邵玄倒是想帮忙,有所行动,但这是在空中,他的行动力有限,只来得及提醒喳喳注意。可惜,还是太晚了。

喳喳刚才听到邵玄的话,刚打算再升高一些,却异变突生,察觉之后想避开来着,却仍旧慢了一步。

冲射而来的大蛇,咬住喳喳的一只翅膀。

带上邵玄一个在空中飞还行,若是再加上一条大蛇,喳喳只有被下拖的份。

噍——

喳喳不甘地长啸一声,身体随着力道快速下坠。

大蛇带着喳喳,下落到树上,又从树上摔下,经过层层树枝的遮拦减速,最终掉落在长满了厚厚青草的地面。

似乎这样的事情早已熟悉,大蛇在整个下坠过程中都不担心摔死摔伤的危险,中途遮拦的树枝,只是减缓了它下坠的速度,却并未伤它分毫。它的表皮会给它足够的保护。

大蛇咬着喳喳的翅膀,身体很快将喳喳卷住。猎物,要先勒死了再吃。

噍——

喳喳想挣脱,却发现根本无法让勒紧的蛇身松开半点,每一次挣扎,蛇身都会再收紧一些,这让喳喳更难受了,连叫喊都有气无力。再过一会儿,估计连气都没了。

被喳喳抓着的邵玄,在大蛇卷上来时,便松开了喳喳的鹰爪,来不及多想,掏出牙刀,带着刚劲的力道,大力劈砍下去。砰的一声,重重砍在这条大蛇身上。

咔咔!

剧烈的如同树枝被劈砍折断的声响在林间回荡。

大蛇坚固厚实的外皮上。一些碎屑被劈砍溅飞。

这一刀是邵玄平时在狩猎区狩猎的时候,猎杀凶兽时常用的一刀,若是猎物外皮坚硬,一刀结束之后。便很快会接着下一刀。

全力的施展,一口气接连劈砍,并且每一刀都同时劈砍在一个位置,饶是凶兽坚硬的外皮,只要刀还在。刀还硬,就能将这个坚固的防守,破开一条口子!

那身如树枝般的伪装,便是这条大蛇特化的鳞片,而相比起一般的树枝而言,大蛇这身特化的鳞片,要更加坚硬,即便是邵玄的地甲牙刀,也只是留下一个印子,很难一下子就砍出个伤口。

诚然。邵玄在此之前就受了伤,劈砍的力道减弱,达不到一刀致伤的程度,但大蛇体表比刺棘黑风的那身硬刺还要棘手的皮甲,也是横在邵玄面前的巨大难题。

但,一刀不行,就再来一刀,两刀不行,再来数刀!

牙刀的接连劈砍,飞溅的硬质碎屑割得人脸生疼!如爆炸产生的碎片。朝着周围散射而出。

不能停歇,不能给凶兽足够的反应时间!更何况,现在喳喳还被对方卷着,邵玄更需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这个突然而至的麻烦。拖得越久,喳喳离死亡就越近。

咔!咔!咔!

一连三声劈砍的脆响,硬质表皮的碎屑飞溅,伴随着的,还有这条怪异的大蛇与众不同的吼叫声响,如同暴风急速吹过狭窄的缝隙所发出来的尖啸声。

斩!斩!斩!

邵玄顾不上鼓膜的不适。只专注着用牙刀劈砍大蛇身上那道已经破开之处,每一刀落下,大蛇那身厚厚的坚固的皮甲就会裂得更深。

大蛇感受到邵玄的意图,怒了。

原本已经收缩起来的特化鳞片,宛如入春之后树叶的成长,除了卷着喳喳的那处之外,其他地方,特化的鳞片竖起之后,“叶片”一下子完全展开,整条蛇就跟一根棍子开了花似的,原本就不小的体型,一下子扩大了两倍!

一张邵玄从未见过的怪异的蛇脸上,那双带着寒意的双眼,瞪着邵玄,褐色开叉的如树枝般的蛇信子,从它的口中吐出,扭动着粗壮的身体,一甩尾,毫不留情地扫向邵玄。

邵玄不得不暂时中断劈砍,屈膝,身躯微微一晃,脚掌重重踩在地面,脚下所踩的植物瞬间化为一滩绿泥。

弹开的身影躲避大力抽过来的蛇尾,落地又是几个快速的起落,每一次触地,脚掌大力踏地,在地面留下深深的印记,身影如风,快速转变方位,不让大蛇抓住。随后,一口气不歇,挥动牙刀,对着刚才数次劈砍之处,再次一刀斩下!

别以为开了花老子就看不到你树枝上的疤!

斩!

炸起的挡在破口处的“枝叶”,被这一刀砍断,刀身未停,准确斩在刚才数刀留下的破口处,又是一轮连续的劈砍,不给对方半点喘息时间。

就算是不够锋利的牙刀,在这一次,给大蛇带来的威胁也不小。

噗嗤——

诡异的褐绿色血液,从其中喷出。

即便拥有坚固的外甲,但皮肉之伤,流血之痛,就算是凶兽也不能避免。

毕竟不是钢铁之身,厚厚的坚固皮甲已经破了口子,并且,这个口子还在继续深裂中,若是大蛇再不阻止,它会被直接斩断的。

感受着身上的疼痛,大蛇愤怒,连连尖啸,它原本只将目标放在了飞过的那只鹰身上,它最喜欢吃这种小鹰了。至于被鹰抓着的生物,它还以为是那只鹰逮的猎物,根本没当回事,它无法理解,为什么眼前这个看上去相当弱小的生物,竟然会给自己带来如此威胁!

表皮已破,血液外流,这是它万万没想到的。若是可以,它会在卷住那只鹰的时候,将这个看似弱小的生物甩得远远的!

可惜,后悔无用。

大蛇扭动着身体,它在躲避,避免伤处再受到攻击。

但邵玄身影灵活,不仅躲开了它的攻击,还连连紧逼。

再砍一刀!再来!

刀影连闪。

大蛇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大,褐绿色的血液越来越多。

最终,大蛇选择了放弃已经到手的猎物。收起那身“枝叶”,将卷着的鹰扔下,拖着已经受伤的身影,快速离开。

从大蛇拖着喳喳落地。到现在被邵玄砍退,其实所经历的时间,也不过一分钟而已。邵玄焦急喳喳的伤势,没给大蛇任何喘息时间,这才能在如此短的时间之内解决。相对的,邵玄在短时间内,爆发了比平时更多的力量。

看着大蛇逃走的身影,邵玄喘着气,并未追击。在大蛇将喳喳扔下之后,他就快速跑过去查看喳喳身上的伤。

喳喳的翅膀受伤了,还有些骨折,只能无力扑腾几下,短时间是飞不起来的了。

看看喳喳身上被大蛇咬过的地方,并没有毒牙的咬痕。伤口处的样子也不似有剧毒。

这让邵玄松了口气,还好,没毒就好。

解决了刚才的麻烦,邵玄想着,先找个安全点的地方,带喳喳躲起来养伤,等一人一鹰都恢复了,再从空中飞过。这片地方,大概空中才会安全许多。

当然,得飞高。不能在给这种怪蛇机会。刚才那条蛇,并不是邵玄那一晚碰到的,所以说,在这片林子里。这样的蛇不少。

难怪飞过来的时候没看到天空有其他飞鸟,大概,都进了这些怪蛇的肚子里。

正想着,邵玄动作一滞。

连丧气地扑腾翅膀的喳喳也停住了。

唦唦——

唦唦唦唦——

头顶上方,再次传来那熟悉的声响。

冷汗从邵玄额角滴落。全身的肌肉绷紧,但刚才在那短短的一分钟之内。邵玄几乎耗尽了全力,现在还处在疲惫状态,原本在过来之前就经过了一场战斗,伤了胳膊,刚才又是一场,原以为能有个缓冲,却没想到,这片山林里,根本不会给人足够的喘息时间。

邵玄转身,背对着喳喳,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巨树林子里,站在地面往上看,繁茂的枝叶就是上空的全部,遮天蔽日的,似乎漏下来的一点细碎的阳光也是施舍一般。

而刚才那条巨蛇拖着喳喳下落的地方,因为沿途压折了一些树枝,让更多的阳光泄露下来,联合周围的环境,就如一根突兀的光柱,惹眼无比。

而此刻,邵玄和喳喳,就站在这根光柱内。

照下来的阳光让这处,比林子其他地方要暖和得多,若是在部落,晒着这样的阳光,也是个非享受的事情,安和的时候,暖洋洋的,几乎会让人舒服得眯起眼睛。

但是,此刻,不管是邵玄还是喳喳,都无法去感受这样的温度,相反,只觉得如同身在最寒冷的寒冬雪地。

周围远处,阴暗的林子里,并没有其他生物活动,连飞动的昆虫都没有。

而上方,两根粗壮的“树枝”,变得弯曲,然后沿着树干往下滑。

嘭!

轻微而短促的闷响,跟邵玄在空中时听到的一样。那两条大蛇已经收起了炸开的用作伪装的特化鳞片。慢条斯理地朝着邵玄的方向过来,似乎并不担心猎物会逃跑。

一前一后,邵玄和喳喳,就被夹在中间。

砰砰!

砰砰!

邵玄听着自己如雷的心跳,手心冒汗。

握紧的石刀并未颤抖,邵玄心中急转,思索着解决之法,他知道,自己所剩的体力已经不多了,再对上一条,根本没有多大的胜算,就算拼了命再来一次,倒是会有点希望,但是,现在有两条,而且,这两条都不比刚才被砍走的那条小。

PS:号外:本书书友自建公众交流群:424247528(原始战记);434296751(炎角部落)

有兴趣的朋友们可以选择加入。

第一三九章巨鹰

两条就算收起那身特化鳞片,也比邵玄要粗得多的大蛇,缓缓朝着邵玄和喳喳逼近。

很奇怪的是,邵玄从它们那双冰冷的双眼中,竟看到了一丝戏谑。

它们刚才看到了邵玄砍退了同类,却并未帮忙,而是在高高的树枝上看着,就像是在利用那个同类试探邵玄的底,而如今,它们发现邵玄已经没有足够的体力再对它们造成威胁,旁边还有一只美味的小鹰,终于慢腾腾从树上下来。

前后两条大蛇,扭曲着身体,走着“S”形,越来越近。

就在邵玄想着,是再拼一次,还是扛着喳喳开溜时,空中传来一声凌厉的鹰鸣。

这声鹰鸣,划破这片寂静的山林,也扰乱了原本慢腾腾的大蛇的步调。

两条大蛇吐着蛇信子,似乎在感知着什么,却不再朝着邵玄和喳喳逼近。

邵玄心跳动得更快了。

有鹰。

鹰和蛇,在这里也是对立的。要么你吃我,要么我吞你。

能让这两条大蛇防备起来的,自然不会是他和喳喳这样的小角色。

弱小的生物,在这片山林里,根本无法活下来。

喳喳扭动着头,将视线从大蛇身上挪开,看向天空。

嗖!

一个巨大的身影,从上方一闪而过。

两条大蛇似乎有离开的想法,又有些犹豫,而就在它们犹豫不决的时候,巨大的身影再次飞来,这一次,并不只是飞过,而是直接强势穿过上方遮挡的茂密枝条。

两只大爪子撕开遮挡着的茂密枝条,露出一个与喳喳差不多的鹰头。

这也是山峰巨鹰吧?邵玄心想。

所谓的山峰巨鹰,这样的才算大,喳喳站在旁边跟人家一比,就像是个上幼儿园的豆丁。

巨鹰犀利的双眼看向地面的那两条蛇,直冲而下。

咔咔咔咔!

上方的树枝变得脆弱不堪。断裂无数,木条如雨一般砸落。

邵玄扛着喳喳赶紧跑到一边躲起来,他也不敢直接开溜,在这里。还能仗着这只巨鹰避开那两条大蛇的追杀,若是跑了,其他地方,这种蛇可能会更多。

还是在这里看看情况再说。

强势穿过树枝下落的巨鹰,大爪子抓在树干上的时候。十来人都无法环抱的树干上,留下一个个坑洼。

在离地数米的时候,鹰爪使力,朝着其中一条大蛇冲过去。

树林下的这一片地方,对于它来说,还是狭窄了点,翅膀都无法伸展开,灵活性有很大程度的降低。但即便如此,那双鹰爪,还是给那条大蛇造成了极大的冲击。

鹰爪迅猛霸道地踩下。将扭动的蛇身摁在原地,尖锐的鹰嘴如利刃般啄向大蛇。

另一条大蛇想去帮忙,却被巨鹰抽了一翅膀,只咬了几根羽毛而已。

原本鹰应该在宽阔的地带捕猎,并不是挤进茂密的树林,这样的话,一个不好,它自己反而会被困,而且,鹰的翅膀还可能被树枝划伤。即便这只鹰的翅膀比寻常鸟要坚韧。但也不是绝对无影响。

邵玄也不敢贸然上去帮忙,那三只巨兽的拼杀,邵玄过去了,反而会让那只巨鹰束手束脚。

巨鹰抓着爪下那条被它啄伤的大蛇。大力甩向旁边的粗大树干。同时,在另外一条咬过来的时候,它还拿爪下的大蛇当鞭子,朝对方抽。

嘭!

大蛇的蛇头被一次次撞击在树干上,每一次大力的撞击,都会在树干上留下一个坑。

邵玄在旁边看得嘴都合不拢。这只鹰果然是个高手,瞧那抓着蛇身当鞭子甩的样子,一看就不是第一次了,熟练得很。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有鹰这样将蛇当鞭子用。

看来,这只巨鹰很明白自己在此的短处是哪里,也使用更轻松的法子去对待猎物。

而邵玄旁边的喳喳,也看得一愣一愣地,但很快就兴奋起来,恨不得自己也上去抓着甩几下。

终于,在鹰爪之下的那条蛇被甩撞得晕头转向,也没找到机会对着鹰爪咬一口,就被啄下来的鹰嘴给撕扯。

厚厚的坚固表皮,早已经破裂好几处,棕绿色的血流得到处都是,鹰嘴的每一次撕扯,大蛇身上就会连皮带肉掉下一块。

另一条蛇想逃跑,巨鹰扔下爪下的蛇,就抓向逃跑者。

最终,两条蛇都没能逃过。

巨鹰将两条蛇都啄咬撕扯一通,然后一抬爪,将其中一条甩向邵玄和喳喳的位置,它则抓着另一条,扇动翅膀,看样子是打算离开这里,然后找个地方吃猎物。

甩过来的蛇显然是这只巨鹰的施舍,但邵玄哪能为了这条蛇而放弃这个脱离这里的机会?

蓄力,将牙刀插回腰间,邵玄扛着喳喳就跑了过去。

他能看出这只巨鹰在对着喳喳时并没有杀意,但是邵玄还是得谨慎,跑两步之后放缓步子,观察它的反应。

原本打算飞起的巨鹰暂缓行动,看向靠近的邵玄,目光犀利,看得邵玄冷汗涔涔,压力巨大。

被邵玄扛着的喳喳这时候也给力,对着那只巨鹰叫唤,听着可怜兮兮的,不枉平日练出来的机灵和厚脸皮。

巨鹰盯着越来越近的邵玄,似乎在思索着什么,刚才的犀利眼神倒是收敛了不少。

震动鹰翅,鹰爪大力蹬地,飞起。

邵玄一只手抓着喳喳的一只脚,跳过去,双腿夹住被啄得只剩脊椎骨那处血肉的蛇身,也就这里细一些,能夹住。

随着巨鹰飞起,邵玄夹着蛇身,倒挂在上面,棕绿色的血液流了邵玄一身,而被邵玄抓着的喳喳也不怎么好受,它很少被这么倒抓着。

还得感谢这个强壮的身体,部落的图腾战士所拥有的力量,让邵玄能够单臂承担喳喳这样的体重。平日在部落的时候搬大石头也不难,喳喳现在的体型虽然大,但比石头要轻多了。

上升的时候,因为巨鹰无法自由飞起。有好几次得借助旁边的树,邵玄和喳喳就撞在树上好几次,他也有点刚才那条蛇的感受了。

邵玄硬撑着,才没将手里的喳喳给扔了。

他们也不奢望能坐在鹰背上。能捎带一程,还是这只鹰好脾气。它和喳喳没有血亲关系,没有表现出血亲间的亲热,只是微微有些友善罢了,邵玄也不可能再得寸进尺。惹怒了,他和喳喳都可能进鹰嘴。

凶兽界,同类根本就不算什么,照样可以吃。

冲出树林之后,就轻松多了,邵玄感觉,呼吸都仿佛畅快许多。

巨鹰越飞越高,远远避开树林的顶端。

这是一只经验老道的巨鹰,不像喳喳这只菜鸟。

地面的景色越来越小,邵玄的视野也宽阔很多。能看到远处的山,和这片绿色的树林。

被带到高空的邵玄这时候才有闲工夫观察这只巨鹰。

之前没注意,现在仔细观察,邵玄才发现,这只巨鹰的状态,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好。它的爪子上有一些快要脱落的碎片,爪子上的趾,还断了两处,流着血,这是刚才跟那两条蛇战斗的时候造成的。再看看它飞翔的姿势。并不如那般迅猛,翅膀扇动的动作也显得笨重了些,似乎承受着巨大的重力,事实上。邵玄加上喳喳,相比起这只巨鹰来说,并不算什么,至于那条大蛇,就算抓着,也不应该显得如此沉重。

这只巨鹰的飞翔。看起来十分吃力。

邵玄从这只巨鹰的爪子,到身上的羽毛,再到鹰嘴,全都观察了一遍。因为经常对着喳喳,邵玄看向这只跟喳喳长相差不多的巨鹰时,发现它的喙比喳喳要弯一些,这样的鹰嘴并不利于在啄击猎物。

生病了?

还是其他的原因?

看似锋锐的气势,但身体却早已不锋利,一场厮杀,就能给它带来极大的痛苦,

很难想象,刚才在树林里那般强势犀利的一只鹰,竟然会是这样的状态,若是没观察到这些,邵玄还以为它仍旧健壮。

思索着,邵玄突然想到一个可能。

这只鹰,莫非已经老了?

就是不知道这只巨鹰已经多大年纪。喳喳长到这般体型,需要多久?

几十年?

还是几百年?

或者更久?

山脉越来越近,这边,邵玄从未来过,并且,巨鹰飞的方向,就是喳喳之前飞往之处。

莫非,那边就是鹰山?

但是,这里,邵玄并没有看到其他巨鹰的影子,若是鹰山,又为何不见鹰?

看来,鹰山不在此,而是在更远的地方。邵玄心想。

这里,不过是这只巨鹰的临时落脚之地。

靠近高山之后,巨鹰开始使劲扇动翅膀,往上拉升,这下,沉重的感觉更明显了。就算喳喳提着邵玄,也不至于如此。

巨鹰最后降落在一处悬崖边上,怪蛇被扔在地面,邵玄也从怪蛇身上下来,扛着喳喳挪到一边。

邵玄没有去碰那条大蛇,那是巨鹰的猎物,大多数凶兽对于猎物都有强烈的独占性,谁抢跟谁拼命。

喳喳也没过去,安静地跟邵玄在一旁呆着。

邵玄摸了摸身上的兽皮袋,还有两块不大的肉干,有些硬了,递给喳喳一块,自己吃一块。

喳喳看这邵玄手里的肉干,有些迟疑,它并不喜欢这样的肉食。但在这里,也没办法了,吃了东西才能养伤。

嘭!

一块带血的蛇肉被仍在喳喳面前。

喳喳看看那只继续啄食的巨鹰,又看看面前的新鲜蛇肉,没吃邵玄的肉干了。

邵玄收回手,一边啃着肉干,心里思量着。这只巨鹰心地还挺好的。

是不是老人家都这样?

PS:前文一些错字修改过,使用客户端看文的朋友可以重新下载。

第一四零章山顶冰原

邵玄在悬崖边上呆了两天身体便恢复得差不多了,手臂的伤也已经复原,不过喳喳没邵玄那么强的恢复能力,修养了十来天才恢复。

最让邵玄惊讶的是,那只巨鹰也在悬崖上呆了十多天,这里并没有它的鹰巢,它同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