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原始战记-第5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不管是早就被邵玄刻印的凯撒,还是其他几只,只要巫能成功刻印出来一批,它们会成为部落里地位特殊的九只兽类。

从飞禽,到猛兽,再到龟,这九只可以说涉及了海陆空三类

不过,以后会发展成什么样,是否是最优秀的,尚未可知,只能等时间来证明。

看着邵玄递过来的兽皮卷,约莫半个小时之后,巫长叹一声,道:“这些看似都很不错,只是,我仍旧不放心。”

“您的意思是?”

巫看向邵玄,缓缓道:“它们分开的时候,表现尚且过得去,但,它们合在一起,会如何?”

巫不指望这几只能够亲密无间、配合完美,但他至少要确定一下,这几只合在一起,会不会打架。狩猎的时候,有很多野兽是会起冲突的。若是有较大的冲突。复刻之后,这样的现象会更明显,那样一来,反而不安全。

邵玄沉默了下。道:“所以,您是想将这几只合在一起看看?”

“不错。”

巫用手指点了点兽皮卷上的那一排名字,九个名字中,有两个并不会参与,他所说的合在一起。是指其中的七个。

另外两只不需要跟其他人配合的,一个是如今呆在药屋的那只龟,另一个,就是归壑从绿地回来的一只雪白的隼,之所以归壑的队伍经常比塔带的先遣队收获要好,就是靠了这只隼,只是归壑到现在才告诉大家,并将它带部落而已。

这两只是特例,除了它们,剩余七只得配合配合。

看到那七个名字。邵玄只能在心里叹气,“如何合在一起?”

这七只就算组成一个团体,也与邵玄想象的狼群完全不符,若使用现代的眼光来看,这就是一个杂牌军,种属太杂,没一个相同的,脾气也是各有各的怪。

邵玄留在巫那里,跟巫商议了大半天,然后带着巫写的一份跟“圣旨”性质类似的兽皮卷。一步三叹地离开石屋,去通知“圣旨”上写的几只兽,以及饲养它们的人。

昨日归壑的狩猎队回来,塔的队伍明天才出发。现在大家都在部落,邵玄得挨个通知。

首先去找的,就是矛。

来到大头目的家门口,门口没人,也没听到里面的动静,邵玄便喊了一声:“四牙!”

嘭!

一只长得相当壮硕的“秃毛猪”破墙而出。

邵玄:“……”

看了看四牙身后破了个大洞的石墙。邵玄决定赶快通知了离开,不然塔回来又会发飙。

如今,四牙的四颗牙也长起来,看上去威风许多,只是这“秃毛猪”的名号一直没脱离。

在四牙穿墙而出之后,矛苦着一张脸走出来,对着邵玄责备道:“你这时候叫它干什么?!”

“它刚怎么了?”邵玄问。

“刚才睡觉,大概做梦呢,明天就要出去狩猎了,它兴奋。”矛使劲搓着脸,“有什么话赶紧说,我还要趁阿爹回来前将墙补上,不然他回来又得揍我。”

山上大部分屋子都是石屋,四牙现在性格还没稳定,就跟小年轻似的,容易激动,一激动,屋子就遭殃。塔不让它住屋子里,但只要塔不在,四牙就硬挤进去,塔家石屋的门都已经扩建过好几次了。

邵玄也不废话,将巫的“圣旨”递过去,“自己看。”

原本满脑子想着怎么补墙的矛,看到兽皮卷上所说的之后,什么补墙,什么挨揍,都抛到天边去了,摩拳擦掌,恨不得立刻就出发。因为上面写了,若是这次的结果让人满意,巫会选择其中最优秀的,施展刻印秘术。

熬了两年了,终于等到传说中的“刻印秘术”,如何不让矛激动?

“什么时候去?”矛急促地问。

“明天肯定赶不上了,下次狩猎再执行。”邵玄说道。

矛有些失望,不过也没多久了,正好趁这次狩猎再多练一练,下次才能一鸣惊人!巫所说的优秀者,肯定有四牙!

没理会兴奋劲降不下来的矛,邵玄继续通知其他人,前往同样住在山上的雷他家,雷饲养的猛,也在巫的名单之列。

矛和雷之后,第三个需要通知的是如今住在山腰的莫尔。

邵玄过去的时候,洞狮獠正懒洋洋趴在门口蹭地面,狩猎回来,玩够了吃饱喝足了,就好好睡几天。

自打部落里有了獠,不少人对凶残洞狮的害怕心理也弱了不少。

见到邵玄,正在门口打滚舔爪子的獠,一甩尾,敲了下门。

很快,莫尔过来开门,看上去像是刚睡醒。以前只有他自己的时候,狩猎回来精神也不错,自打带着獠,猎物虽然多了,但身心俱疲,獠的脾气可没凯撒那么好,得时刻盯着。

“何事?”莫尔打着哈欠,将凑过来的洞狮一腿蹬开。

看了看就着莫尔这一腿直接在地上懒洋洋打滚的洞狮,邵玄见怪不怪,将手里的“圣旨”给莫尔,顺便将对矛说过的话说了一遍。

看着兽皮卷上的字,莫尔一个激灵,睡意全无,呼吸有些急促。

“我知道了,我会好好训练它!”

从莫尔那里离开,邵玄便去了荞麦夫妇家,告知阳光兄妹这件事,同时,巫选择让“杂牌军”加入的第一个狩猎小队,就是麦的小队,这个得好好跟麦说一说。

在邵玄跟荞麦夫妇商议的时候,扩建的院子里,安和静正在玩闹,这俩完全对不上“安静”这文雅的名字。阳光兄妹,在助威。

“安安,从后面攻击!避开它的爪子!”

“阿静,拍它,用嘴啄,对对,就这样!”

“安”是一种看上去像鬣狗却长着蹄子的动物,光看脚的话,还以为这是一个素食者,但看看它嘴里的尖牙,就知道这只其实是食肉的。整个看上去,就像一只披着狼皮的羊,狼皮没遮住脚而已。这个平和的名字下,其实是一只凶悍的猛兽。

至于“静”,对于这种将脑袋当锄头用的鸟,邵玄简直佩服到极点。长那种头,飞跑起来撞上猎物的时候,一甩头就好像给了猎物一板砖,有时候一啄毙命,与喳喳完全是两种不同风格。

挨个通知完之后,邵玄便回家,收拾明天出发要用的工具。

从去年年底开始,邵玄狩猎就带着喳喳一起外出了,而喳喳也不负众望,表现良好,没有出乱子,顶多只是从鹿群里面擅自抓了只幼鹿,后来,鹿群里面的巨角们,一看到天空中的身影,就全体戒备。第一次让喳喳得逞,是它们的疏忽,之后警惕起来,喳喳就再难成功了。

二十多天过去,塔带着狩猎队出去又归来,紧接着,归壑的队伍也交替出发,但这一次,莫尔和雷都留在部落,跟邵玄、矛以及阳光兄妹一起训练。

和邵玄想的一样,这几只凑到一起,为了一只小小的石鼠都能打半天,更别说合作了。

好在作为凶兽的凯撒在这里,一见那边打得不可开交,便上去调停。

部落的人这段时间经常听到训练场传来此起彼伏的兽吼声,一开始他们还紧张一下,但很快,就习惯了,一听就能听出到底是谁家的在叫。

虽然这几只一开始磨合并不好,但在其中起重要作用的依然是人。

在人的因素和凯撒的暴力镇压下,五天后,这几只终于不再打架。

十天后,这几只学会了初步配合。

十五天后,配合进一步提升。

二十天后,勉强能让邵玄满意。

巫并不指望这几只能够配合得多默契,毕竟以后可能依然是各猎各的,这一次,不过是通过这种方式,再次检验一下它们的心性而已,只要能全程听从安排,能安然回归,巫必然会立刻给它们刻印。

于是,出发那天,部落里只要没巡守的人,全都聚在荣耀之路两旁,看着这次外出的队伍。

队伍中,那显眼的几只成为了大家热议的对象。

麦感觉压力山大,几年前,他们狩猎时都会防备着的野兽们,如今却站在自己队伍中。

郎嘎不自在地摸了摸脖子,他身后就是阿光的那只恐鹤,生怕那只恐鹤的大嘴啄下来,他脆弱的脖子可经不起恐鹤的一啄。

巫站在山顶,看着往下走的狩猎队伍,朝火塘那边拜了一拜,希望先祖保佑,希望每一只都能安然回来。

第一批饲养的幼兽,至少有上百只,成长到今天也就留下它们这几只而已。何其艰难!

虽然巫觉得,这几只肯定比不上先祖们的随行猎犬队伍,但应该不会差太多……吧?

第一三四章合作

队伍有些大,狩猎小队的战士们对随行的这几只都抱着巨大的好奇。

当初凯撒第一次随行的时候,大家一直悬着心,现在习惯了,看到这么多一起跟在自己所在的小队,反而还有点炫耀和得意的心理。瞧,咱们小队又是第一支带这么多野兽随行的。

不过,等真正翻山,来到第一据点之后,众人发现,这并不是一个多好的事情。有这几只加入之后,他们能够猎到的猎物明显少了很多。

邵玄并没有将它们一下子都糅合在一起,小队外出狩猎,也是分了两支小队,而跟过来的七只,也分成两部分,矛、莫尔、雷各自带着自己养的野兽,跟着麦那队,而阳光兄妹则跟在荞那队。

至于邵玄,他这次的首要工作,是记录这几只的表现,回去了给巫看。

所以,从某种程度上,邵玄就像班主任在检查学生的成绩,而这群“小学生”使尽浑身解数将自己的优秀表现展示出来。

来到陌生的环境,一开始都还比较束手束脚,但经过前几天的适应之后,就放开猎杀了。

三日后,狩猎队回到山洞,邵玄将今天的观察情况记录在兽皮卷上,其他几人都不住拿眼神往邵玄那边瞟,他们很想知道邵玄在上面记录了什么,可惜,邵玄不给他们看,给他们看的他们也看不懂。

既然不能看记录,就只能言语试探了。

“玄哥,你觉得我们这几天的表现如何?”阳光兄妹被派过来打探。

“还好。”邵玄没抬头,继续在兽皮卷上写着其他人看不懂的符号。

“还好”是什么意思?这是满意还是不满意啊?

几人眼神交流了一下,然后年纪最大的雷说道:“我觉得,我们可以挑战难度大一点的。”

每天都抓那些后弓兽、巨貘、大角鹿什么的,感觉没什么难度,依照部落里大部分战士的观点,不受点重伤都体现不出狩猎的难度和自己的实力。既然这次的成果是要给巫看的,那就得拿出更大的成果出来。受点伤算什么?

“你想怎么做?去挑战大角鹿群里面的巨角?”矛讽刺道。

雷摇头:“巨角数量也不少。难度太大。”

“听说有个水池里面新来了一只刺棘黑风。”

“那个晚上才出来。”

“那你想去猎什么?”

“角犀?”

“还有还有!”阳光兄妹也加入讨论,“沥青坑那边还有一只巨熊!”

……

几人就接下来挑战哪一个进入争执。

洞内的争吵让邵玄感觉脑仁疼,挥了挥手,对正在争执的几位道:“别吵。让我静静。”

洞内一时间安静下来的,但是很快,邵玄感觉有些不对,抬头一看,正对上一张巨大的鸟嘴。

邵玄:“……”

将凑上的大头鸟拨到一边。“我不是说你,一边玩去。”

根据这几天的观察,邵玄分析了一下这几只的优劣,他们刚才的讨论邵玄也听了,“若是你们真想挑战难度大一点的,可以去试试那只巨熊,不过,得做好计划。活着回去的才有希望,死在这里的就什么都没有了。”

该有的提醒还是得说,不然这几个一腔热血不自量力去作死。邵玄回去了也不好跟巫交代。

要挑战难度大的,那就得合作,单独一两只是不可能敌得过巨熊的,毕竟那只巨熊可是凶兽。

阳光兄妹养的这两只从小就一起玩闹,大些了,在家时内战,出来之后就联合对外,二者之间形成了一种默契,同时也在玩闹中学会了自我保护。

就像在没出部落前,阿光的那只恐鹤就学会了追击猎物的时候不在正后方。而是偏侧的位置,因为在正后方容易挨蹄子。而阿阳那只也学会了更灵活地躲避攻击。这也是这两只相比其他饲养的野兽来说,要更成功的主要原因。这几天下来的配合也有目共睹。

两天后,这几个一起出去。前往沥青坑。

为了他们,荞麦夫妇这天都没带人去狩猎,都潜藏在周围,就防着发生意外,然后出去帮忙。

邵玄让凯撒也过去帮他们一把,见机行事。

“阿玄。你不过去帮忙?”郎嘎问向藏在另一棵树上的邵玄。

“不了,一切得靠他们自己。”邵玄道。这也是巫的意思,却需要邵玄盯着,必要的时候和凯撒一起帮他们一把。

想到那天跟巫的谈话,邵玄低声叹道:“老神棍这是压榨我呢。”

“什么?”郎嘎刚才紧张注意那边去了,没听到邵玄说什么。

“没,我说今天它们表现不错。”

在邵玄和郎嘎说话的时候,天空中的喳喳已经叫了一声,这意味着那边已经开始行动了。

在武力值比不过对方,连群殴都欧不过的时候,就得智取。根据他们制定的战术,先激怒那只巨熊,然后将巨熊引到沥青坑旁,再然后,撞倒。

邵玄所在的这里并不能看到林子内的情形,不过在巨熊活动的地方周围,有麦等人在,若是有事自然会吹响哨。

过了会儿,邵玄便听到一声惊天巨吼,感觉旁边的树林都摆动了好几下。很快,踏在地面的脚步声也响了起来,虽然沉重,但也非常快,若不仔细辨认,几乎都分不清每一步的踏动声响。

在这样巨大而快速的脚步声中,也掺杂着不少其他脚步声,比如蹄子响。

嗖!

一个身影冲射而出,那是阿阳养的那只。

紧随它身后的是恐鹤,还有雷的那只猛。

三只冲出来树林之后,分三个方向跑。

差一点就追上猎物的巨熊在那一瞬间顿了顿,然后追着恐鹤而去,可惜还是差一步。

恐鹤的大脚丫跑起来也不慢,风一般地从沥青带其中某条细细的过道上进去了,跑进去之后,恐鹤还大力活动颌部,它的大嘴里面是中空的,所以在咂嘴巴的时候。会发出梆梆梆的声音。

每次它在情绪激动的时候,就发出这样的声音。

而此刻,就算不了解恐鹤这种生物的人,也能感觉到这其中的嘲笑之意。何况是正对着它的巨熊。

巨熊在沥青坑边沿的地带走来走去,朝着里面的几只咆哮,每次它追杀的人或者兽都会跑到里面去,这让它非常愤怒,但又无计可施。只能在边上走动示威。这几只闯入它地盘还大胆吃它食物的家伙,该咬死!

走了走,巨熊又觉得无趣,正打算离开,一只洞狮出现了,虽然这只洞狮的体型在它看来还很小,但也抹不了它对洞狮的厌恶,跟它抢食物最多的就是洞狮,所有的洞狮都该死!

巨熊咆哮着冲过去,却没想到。那只洞狮跟之前那只大嘴鸟一样,也跑沥青坑里面,也没陷下去。

吼——

巨熊站立起来,希望吼叫声能吓住对方,同时也居高临下俯视这群只会逃的渣滓!

每一次狩猎队被追杀到这里之后,这只巨熊就会站起来展示一下它的强大,咆哮着恨不得将这片山林都震掉。

不仅如此,雷和矛、莫尔三人也从另一条道走进去,站在沥青坑带里面,朝巨熊扔石头。这些石头并不能将这只巨熊砸伤,但能将它的怒气值再提升。

喳喳也加入进来,几只联合将巨熊的注意力吸引到前方或者上方。

而就在巨熊跟沥青坑里面的几只对着吼的时候,巨熊身后。已经悄悄出现了一个身影,并越来越近。

在接近到一定距离的时候,它瞬间加速,对着巨熊就冲了过去。

盛怒中的巨熊压根没想到身后会有个胆子这么大的,它已经习惯站在沥青坑旁边对着躲里面的猎物咆哮,但是。这一次,它栽了。

野兽的叫吼已经掩盖了一些声音,当它感觉到地面震动,知道身后有东西极速冲过来的时候,只来得及转身,肚子上便挨了一下。

即便如此,它还是挥了一爪子过去。

四牙被一熊掌抽边上了,在地上滚了好几圈。

而在巨熊注意力都放在四牙身上,并且竭力稳住平衡的时候,一道青灰的身影闪过。它又挨了一下。这一下,接近胸口,力道也比刚才的大。

吼——

又是一声咆哮,这次带着不安,和惊惧。它知道倒下的地方是哪里,也知道,山林里的野兽和凶兽进入这里面,会是怎样的下场。

啪!

巨大的身影砸进沥青坑,溅起无数粘稠的沥青。

看到跌入沥青坑中的巨熊,众人都长舒一口气。

矛跑出去检查了一下四牙的身体情况,刚才被抽了一掌,四牙身上还有几道深深的爪痕,不过对于皮糙肉厚的四牙来说,这点伤并不算太重。

“没大事,回去养养就好,爪伤也不深。”麦看了看,说道。

只是四牙现在还有些发昏,倒在地上哼唧哼唧地。作为几只里面体型最彪悍的来说,它长这么大还没被这么抽过。

见都没受重伤,再看看跌入沥青坑中的巨熊,众人心有余悸。

好在凯撒后来又补了一下,不然那只巨熊还不一定会被撞到沥青坑里,四牙也可能丧命巨熊爪下。

他们带着草绳,若是四牙一不小心冲进沥青坑里,他们便会用草绳去救它,但是没想到,巨熊看似笨重的样子,反应却比他们想象得要灵活得多。

这让众人明白,有时候,计划只是理想中的状态,一切超出预计的情况,都可能发生。

“以后拟定计划的时候再谨慎一些。”邵玄说道。

“嗯!”几人深以为然。

看着巨熊渐渐深陷,麦招呼众人离开,再继续留在这里也没用。

第一三五章唯一例外

有了一次合作,接下来几次也顺利很多,同时,这些年轻战士们的思维也更加谨慎。

邵玄并没有参与进去,有时候,他还让凯撒和他们一起,并没有给凯撒下更多的指令。

“你不管凯撒了?”郎嘎很好奇。自巨熊之后,好几次狩猎,邵玄都让凯撒自由行动。

“我在培养它的独立性,凯撒很聪明,有时候还能帮一帮阳光他们。”邵玄说道。

“你不是经常跟他们说要培养依赖性吗?怎么现在又说什么‘独立性’?”

“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不同的时候得用不同的办法来解决。”邵玄答道。

想不明白,郎嘎索性不想了,去看看那几只又在捕猎什么。

邵玄站在树上,看着树前一条并不宽的小溪,溪水上有飘落的叶子,也有一些断掉的细树枝。

古者观落叶因以为舟,见窾木浮而知为舟。

其实,一艘小船,并不像邵玄想象的那么难造,一棵树就可以了。

山林里,多得是粗壮的树木,一段树干,改一下就能做成独木舟。

只是,树的材质还得多看看。

……

山林里多出来的这几只野兽,并没有引起那些盘踞各自地盘的高等级凶兽们的注意,对它们来说,只是几只小野兽而已,还没放在心上。

麦带着狩猎小队,以及这几只野兽,从第一据点,一直到第三据点处,虽说中途小麻烦不断,但整体还算顺利。对于狩猎小队的人来说,这也是一次新奇的狩猎之旅。

噍——

天空传来一声鹰叫。

邵玄抬头看过去,喳喳又想往其他地方飞了。

到第三据点狩猎场的时候,狩猎时间已经过去近三分之二,狩猎队不会走远,而且。再远一些,他们对那里的地形和物种组成也不熟悉,所以,一般情况下。他们会在这里呆几天,然后再次转头,往回走。

但是,喳喳似乎一直想继续往前飞,若不是因为邵玄在这里。它早就飞跑了,

天空中,喳喳已经用它特有的飞行轨迹告诉邵玄,它想往那边过去。从第一次来到第三据点,喳喳就表现出了对那个方向的强烈向往。

“麦叔,你知道那边是什么地方吗?”邵玄指了指喳喳想飞往的方向,问道。

麦想了想,摇摇头,“很久以前好像听老战士们说过,记不清了。只知道那边并不是我们能去的地方,好像叫……断绝之地。”

“断绝之地?”

“嗯。”麦含糊地应了声,他是真记不得了,只是在年轻的时候,听过其他老战士议论过,说那边去不得。

先祖们既然在这里止住脚,没有再继续前进,自然有他们的道理。出于对先祖的完全信任,每一任狩猎小队的头目来到这里,都不会再继续往前。要走要扩张。也不是往那个方向。

“别往那边去。”麦紧盯着邵玄,他要邵玄保证。

顿了顿,邵玄点头道:“行,我知道的。不会往那边走的。”

得到邵玄这话,麦终于笑了笑,看看天色,招手对邵玄道:“该回去了。”

邵玄吹了声哨,然后对着天空中的喳喳打了个手势。

噍——

喳喳不甘地叫了一声,又在原处绕圈飞了几圈。才跟着邵玄回第三据点的山洞去,因为心情不好,还跟中途遇到的一只不知名的鸟打了一架,可惜对方技高一筹,对方只挨了喳喳几爪而已,而喳喳不仅伤了,身上还秃了一处。

心情更差了。

邵玄一边给喳喳上药,一边还得安慰。

“等回去以后,我问问巫,看那边到底是什么,若是可以,就带你过去。”

随着回归日越来越近,带着野兽打猎的人,也开始心焦,他们虽然觉得自己养的野兽这一趟表现得不错,没打架,也没给狩猎小队造成什么大麻烦,还帮着猎了不少猎物,但是,最后呈到巫面前的,只有邵玄手里的那张兽皮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