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原始战记-第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邵玄带着四人回去的时候,负责运输食物的格叔已经到了,只不过他没看到邵玄,就在洞外等。

洞里的孩子们已经形成了生物钟,每天睡到这个时候就自然醒了,而且鼓足精神,就等着待会儿分食有力气争抢。只是邵玄没在,格叔又不放粮,他们又饿,等着等着一个个就焦躁起来,有两个孩子还因为一点小摩擦而拳脚相向,打得鼻血横流。

格就安静坐在装满食物的石缸边沿上,不去管他们的纷争,也不让这些孩子靠近石缸。

二十个孩子围在石缸旁边,不敢靠近,靠近会被格叔踹飞的,还会减少食物,他们可不敢。

坐在石缸边上正看着天空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格察觉到动静,朝不远处看过去,便看到走过来的五个孩子以及一匹狼,为首的正是新任“洞主”邵玄。

只是,等格的视线放在他们拉着的东西上之后,眼睛瞪得老圆,还差点一个激动从石缸上栽下去。

没等邵玄他们走进,格就忍不住跳下石缸往那边过去,走了两步又退回来,扛起石缸,再过去。只留下石缸在这里,洞里这帮小崽子肯定会乱抢食。

“这这这……这是……鱼?!”格指着邵玄提着的鱼,说道。

好多年前因为河边的事故,格见过水里的这种生物,只是族长不让大家下水,他就没再见过了,没想到今天竟然能在这里看到。

“怎么弄到的?”如果只是碰运气,不可能弄到这么多,一条就难得了,难道是河岸那边出了异状有很多死鱼上岸?也不对,河岸有人专门守着,有异常肯定会示警,再说,这些孩子拖着的鱼身上有棍棒敲击的痕迹。

嘶——

格看到鱼嘴和尖牙之后,不禁吸了口冷气,他是经验丰富的老猎人了,能根据生物个体的表形来推测这种生物的攻击力和性格,这明显是极具杀伤力的物种,就算是身体强悍的图腾战士也不会愿意面对这种生物。但他想不明白,这些还没有觉醒图腾之力的弱小的小娃娃们是怎么捕到鱼的?

跟在邵玄身边的年长的那两个孩子没忍住,满脸自得地跟格说了他们今天上午的“狩猎行动”,展现自己的英勇。在年长的战士面前展示自己的能力,对他们以后加入狩猎队有好处,也是部落里的孩子很喜欢做的事情。

这俩孩子讲述的条理并不清楚,但狩猎经验丰富的格能够根据他们的话联想到更多。复杂地看了邵玄一眼,格挥挥手,“先分食物。”

洞里的孩子见到邵玄他们拖着的鱼之后就要围上来,而这边,除了邵玄之外的四个人立刻戒备起来,就连之前还很憨厚的结巴都满脸凶相,一只手将捆好的鱼往身后藏,另一只手握着树棍,谁过来抢,就跟他拼了!

邵玄的那条鱼凯撒帮忙看着,部落的孩子不敢抢,就只能盯着另外四个,好在要分食物,注意力又再次被吸引了过去。

第一次负责分配食物,邵玄看过库的做法,所以很快就能上手,连带那边护着自己猎物的四个人的份都留了。

格就在旁边看着邵玄分完食物,然后看看邵玄的鱼,扛起缸,又看看鱼,走两步,再看看,最后还是有些不舍地离开了。跟那两个守在河岸的战士一样,格并不是为了吃,他只是对鱼好奇罢了。

可惜邵玄就是不把鱼给他看,谁让这人莫名其妙让自己当洞主还不解释原因的?

部落里没人给这些鱼取名字,邵玄就直接叫它们食人鱼。

邵玄很早就注意到,洞里上方有一些用来悬挂的设施,不知道有多少年没用了。邵玄先用自己的那条鱼试了试,能挂起来,也没见上方的石沟断裂。

见到邵玄这么做,另外四个人也让他帮着将鱼挂了起来,他们不可能一个人就将这么大的鱼一下子吃干净,也不愿意跟人分享,又得防备着洞里其他人抢,挂起来是最好的。

草绳另一端拴在墙壁上,四人都守着各自的那条绳,自己的东西总得自己看着才踏实。

看到结巴他们四个人都有那么大的鱼,洞里其他小孩心里也思量起来,后悔早上没跟着一起。

有了对比,邵玄也趁这个机会跟这帮小崽子灌输一个思想——“跟着我,有肉吃”。

明天想跟着一起?行,但是……

“你们得听我的话。”邵玄说道。

让洞里的孩子听话并不容易。今天揍,明天揍,后天接着揍,那没用,部落的很多孩子不仅抗揍,脾气倔,还很豁得出去,这次你把他揍趴了,下次他照样能再抢你的东西。就算是前任“洞主”库在的时候,也不是谁都服气的,被库揍过的人不少,邵玄见过几次,揍得还挺严重,养了十来天才能爬起来走动。

但是,现在,邵玄一句“跟着我,有肉吃”就能让他们炸起来的刺给捋顺了。

第二日,邵玄先让这帮孩子去整草绳。

这个季节,适宜加工成草绳的草非常多,原料好找,就是编草绳并不是谁都会,洞里好多孩子都不懂,有几个曾经跟着自己父母学过的,父母离世之后就没再编了。

洞里本来二十七个孩子,原本管理这个洞的库离开了,还有一个沉默寡言的另类小孩也经常不在洞里,所以现在洞里正好二十五个人,分成五组,每个组五人。其中,每个组里都有会编草绳的,然后邵玄跟他们讲了分工合作,谁去扯草,谁负责编织,谁去弄石虫等。

只是,这帮孩子似乎并不喜欢合作,同一个组里面的也总打架,为了一根茅草都能打起来。

邵玄过去平息矛盾之后,想了想,换了种说法:“现在你们每个组就是一个狩猎小队,这是你们自己的狩猎队!”

狩猎小队啊……

二十来个孩子,听到“狩猎小队”这四个字之后思绪都打飘。

在部落的孩子们心中,狩猎队是非常闪亮的高端的词,只有觉醒图腾之力的战士们才能加入。

加入狩猎队=有很多食物。

没想到,他们现在就能加入狩猎小队,能立马开始狩猎了!想想都激动!

邵玄看了看这些人,说道:“好了,现在不想一起行动的人,不愿意听指挥的人,爱动手打架的人,站出来!”

没一个人动。

站在最前面的人看看两旁,觉得自己太显眼,赶紧往后退。生怕被误会是要退出的。

刚才还动手将自己同组的小孩揍掉一颗牙的孩子这时候特正经,乖乖站在那里,一点没觉得自己是“爱动手打架”的那类人。

“行,既然没有人退出,那咱们就出发,说好了,一切听我指挥,谁要是不听话自作主张,就给我滚出狩猎队!”

知道这些人怕什么,邵玄就专拿“狩猎队”威胁。这帮人脾气不怎么好,但也很简单,只要知道他们在乎什么就行了。

果然,这次听话多了。

不过实际行动的时候,还是不那么顺畅。

河岸边。

负责守卫的那两个战士站在不远处,笑看着那边邵玄手忙脚乱指挥那帮孩子捕鱼,气急了邵玄就直接揍,被揍的孩子在地上打个滚,抹抹脸上的血,咧着嘴爬起来,继续笑着拉绳子,一点儿不在意。

这帮小崽子平时没什么神采的眼里,今儿都一个个放光,尤其是看到被拉出水面的鱼的时候,恨不得使劲跳几下宣泄自己的兴奋激动之情,要不是这些鱼攻击性太强,一口就能刮掉他们身上的肉,他们都恨不得飞奔过去抱着鱼啃一口做个标记以示主权再说。

一连几天,邵玄都会带着他们去捕鱼。河里的鱼很多,每天的收获也有很多,就算他们敞开肚皮吃,那也吃不完。不过,这帮孩子大概饿怕了,在食物多的时候,会想着存起来,有些是保留着曾经父母传给他们的经验,保留着冬季来临之前囤食物的习惯,而有些则是跟风,看别人怎么做,他也跟着做。

这几天,是这帮孩子在洞里生活以来最高兴的日子,看上去也一天比一天精神。原本早上困觉的人比邵玄醒得还早,大清早就将邵玄给吵醒。晚上一个个就躺在地上,直愣愣盯着洞上方悬挂着的一条条大鱼,灭了火堆也照样盯着,大半夜的邵玄还能听到嘿嘿嘿的笑声,听得心里毛毛的。

真是……玛了个X的!

——————————————————————

——————————————————————

明天双更。

第十一章记录与数数

就像穷怕了的人一夜暴富后情绪会持续激动一样,这些天,洞里的孩子们一直处在一个极度亢奋的状态中。

激动的结果就是,打架。

在捕鱼时间之外,洞里打架的事情发生频繁。

以前是为了抢食物而打,现在是为了护食而打,有时候将战利品拉回来,谁要是拿错了鱼,没二话,打!

如今可不是一对一的单挑了,在邵玄给他们灌输了小组就是另一种形式的狩猎小队思想之后,这些孩子们现在都是五个人一组聚在一起,打架当然是组与组队与队之间开战,比以往更激烈。

邵玄坐在旁边垂首叹息,自作孽啊!

在见到因为一个孩子又拖错了一条鱼引发两个小组之间的战斗之后,邵玄看着洞里的狼藉,想了想,目光放在靠近洞口的一面光滑的石壁上。

很久以前,部落里的人都住在这儿的时候就打磨过石洞洞壁,还会在洞壁上刻字,后来住了孩子,石壁上也就很少会再添加字了,就算是洞里的孩子无聊或者突发奇想地要作画,也只会在靠近地面的地方刻画,而再高一点的,就只有不知多少年前留下的痕迹了。

时间不同,刻画的方式和深浅也不一样,有些使用过植物色素制作的颜料画画,有些则是直接拿石刀刻的,很多痕迹已经模糊、变色,看不清原貌了。放那儿也是浪费。

邵玄将那些因过于激动而精力旺盛的小崽子们招过来,让他们捡了石头开始打磨洞壁。

洞内深处有一些较大的石头,他们合力搬了出来,洞壁高处的打磨需要踩在这些石头上才行,不然身高不够。

有事情做,这些孩子们果然安分了许多,再加上这是邵玄的命令,也没谁反对,就算不情愿,也会拿着石头过去磨几下。

因为洞壁早就被打磨过,现在不过是将最表层的痕迹给磨去,感觉差不多之后,邵玄拿着因不完全燃烧而炭化的树枝,踩着下方的石块,在洞壁上从一到五写了五个组,一组代表谁,二组又是哪五个人,都一一跟他们说清,保险起见,邵玄还在每个组的数字代号下方写了组员的名字。

每隔一段时间部落会派人过来洞里教导这些孩子最基本的东西,比如数数,比如一些常用的字等等,邵玄就是因此而认识这里的文字,只不过洞里的孩子以前都不愿意听,学到的东西很少,每次有人过来,也就邵玄一个认真听会儿。

洞里的孩子脖子上都带着一块石牌,石牌上就是他们的名字,即便不会写字,也认不了多少字,但自己的名字还是认得出来的。

名字写了,组也分了,带回来的鱼也得写上,本来邵玄只想写个数字记录每个组捕到了几条鱼,可那些孩子们不满意。看了看被吊在洞上方的那些鱼,邵玄拿着炭枝在洞壁上面画了一个个简笔画——抽象的鱼,一条鱼一笔就成,看得出来是鱼就行。

这下那帮小崽子终于满意了,还让自己组里最会数数的人核实了一下,确认邵玄画在洞壁上的跟自己挂着的鱼数量是否一致。

每条鱼就一笔的功夫而已,这里合起来也不过几十来条,费不了多大功夫,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再加上洞大,洞壁够宽,画一千条鱼都没关系。

邵玄画鱼的地方,对面的洞壁上正好有个位于高处的通风口,白天会有阳光照射进来,照在这面洞壁上,使得洞壁上写的字画的画都能看得很清楚。

于是,每天在捕鱼时间之外,这帮孩子就五个一起坐在洞里编草绳,编一会儿就抬头朝洞壁上看看,数一遍自己组的鱼,再数数上方挂在自己“地盘”上的鱼。也正因为这样,这帮孩子的数数能力飞速增强。

以往拿着石棍敲也不乐意数数的人,现在不用催,一天能数十来遍,这还是少的。

“阿玄,十之后是不是十二?”

“是十一!”

“哦……十一,十二,十三,十四……不对啊,阿玄,我们队怎么就只有十四条鱼?壁上都画了十五条!少了一条!谁抢了我们的鱼?!!”说着那孩子跟同组的另外四个抄着木棍石头等,眼神阴郁满身煞气地看向洞里其他孩子。

邵玄深呼吸,拿着树枝指了指壁上:“没看到最前面画的那条鱼上又画了粗粗的一笔吗?那代表已经吃了,是你们自己昨晚上吃掉的!你们要把肚子里的东西吐出来确认一下吗?我——可——以——帮——忙!”

“……好像是哦。”歪着脑袋想了想,那孩子身上的煞气顿时平息,棍子一扔,和另外四人坐下来继续编草绳,好像刚才的事情没发生一般。

“阿玄,我听格叔说明天又是个好天气,咱们明天还过去河边吗?”一个孩子期待地问。

其他孩子也竖起耳朵,目光炯炯地盯着邵玄,仿佛只要邵玄说一个“不”字就会碎一地玻璃心似的。

“嗯,明天照常。”邵玄走出洞外看了看天空,说道。

现在洞里的二十多个孩子都是一起行动,他们是贪心,恨不得整天都在河岸边捕鱼,但也知道跟其他人一起行动是最好的,也不得不这样,原因一——他们搞不到石虫。

邵玄试过很多种能在部落里找到的虫子,只有石虫的捕鱼效果最好。对于不听指挥擅自行动的人,邵玄不会分给他们石虫。

不听话还想要石虫?行,你自己去挖啊,没有凯撒,你挖半天也未必能挖到一条。那些石虫在地下的行动可比蚯蚓快多了,不能在第一时间逮到它们,就会空手而回。这几天哪次不是凯撒帮忙给挖的石虫?

不得不统一行动的原因之二:他们弄不到那种能浮在水面上的黑色小块,要弄到那个,必须逮一只生活在黑沼泽的那种虫子,可惜,除了凯撒,他们都不能接近黑沼泽。

正因如此,凯撒在洞里的地位也提高不少,至少现在那些孩子看凯撒的眼神不是那种赤衤果衤果的食物眼神了,有些脑子灵活点儿的还学会了讨好,以前见过凯撒啃兽骨,便将鱼骨头也送给凯撒,只可惜,凯撒对鱼骨头一点兴趣都没有。

不管怎样,这帮小崽子与凯撒之间的关系缓和不少,邵玄不必担心什么时候这帮小崽子联合起来将凯撒给烤了。

次日,邵玄早早被这帮人给吵醒,跑到碎石地那边挖石虫。凯撒挖一条,邵玄就分一条给每个小队任命的队长。

一条石虫可以用两到三次,挖到之后从中间切成两段,数分钟时间,被切开的两端就能各自行动了,由一条变成两条,如果给的时间再多一点,它们完全能长得跟没切开之前一样长。

一切准备就绪,邵玄又带着一行人来到河岸边。

河岸边负责守卫的战士换了一批,但也很快跟邵玄混熟了,这两天他们都看着邵玄带着洞里那帮孩子过来捕鱼,每天还会送他们一条,他们对邵玄的印象很不错,连带着对洞里出来的孩子也改观不少。

看到河,这帮小崽子们就抑制不住了,抢着想快点扔饵捕鱼。却被邵玄突然阻止。

“退!都退后!不要碰水!先不要扔饵!”邵玄将冲在最前面的孩子拎住往后一甩,皱着眉看向河面。

今天不对劲。

第十二章打!

今天天气确实晴朗。

河面也很平静,非常静,没什么风,前几天河岸边的水还会一浪一浪地冲刷浅滩,而今天,却并没有这样的情况。

太平静了,有些诡异。

河水并不清澈,浅滩还好,再往外一米,稍微深一些的地方就看不清水下的情形了。

在这样一个不能以常理来论的危机四伏的世界,不能小看任何一处细节,忽略便是死。更何况,这条河本就是被部落的人视为跟黑沼泽一样的高危地带,过去的几天能顺利捕鱼不代表这样就安全了。

见到邵玄这个样子,本来兴致冲冲的孩子疑惑地停下手里的动作,往后退了退。他们是贪心,也不聪明,但不傻,谁都惜命。再说,这段时间的事情让他们对邵玄多了许多信任感,后退之后,都看着邵玄。

邵玄站在岸边,看着面前平静的河水,思索。

河面依然平静,除了这点之外,跟平时没多大不同。河水没有变色,也没有什么可疑事物出现。

是太多疑了吗?

突然,一个个白色半透明的生物出现在眼前,它们就像一个个倒着的毽子,还长着很多须状的触手。随着触手的摆动而游动。

有了前几次的经验,邵玄知道,这样的情况不会无缘无故出现,应该是水里有这种生物,而且这东西还很危险。

邵玄拿着绑好石虫的草绳,往水里扔了过去,石虫落水的地点离岸边不过两米。而石虫落水之后,邵玄并没有通过草绳感受到食人鱼咬饵的那种剧烈拉扯。

浮在水面上的那个黑色块状物在轻轻地颤动,不仔细看的话只会以为是下方的石虫在挣扎,但捕鱼几天了,邵玄对于石虫挣扎是个什么情况很熟悉,可现在的事实是,水面上那个黑块颤动的幅度要比以往稍小,而且还有往颤动更小的趋势发展。

邵玄将草绳拉回,当看到石虫的样子时,一直盯着这边的小崽子们全围过来。

石虫没有被咬掉,但是,整个虫身都发白,缩小了一圈,还是僵硬的,维持着水下挣扎时的扭曲状态。

将变样的石虫放在地面,邵玄用石刀的刀背对着虫身稍用力敲了一下。

咔!

轻微的脆响之后,石虫断了,脆生生的断开,完全没有正常石虫的那种柔软身体。

站在旁边的小崽子们眼神惊恐。这要是人下水,会不会也会变干瘪变硬脆一掰就断?

没有谁敢试,连水都不敢碰了,远远躲开。

邵玄又扔了几条石虫下水,每次都是同样的情况,扔下去几秒时间就能变成脆脆的虫干,搁水里半天不见一条鱼咬饵。

“不是鱼对虫干没兴趣,就是今天根本没有鱼在周围。现在水里有可怕的东西,鱼可能都跑了,大概要等那种生物离开之后,鱼才会回来。”邵玄收回草绳,说道。

“那……鱼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一个孩子问。现在他们一点都不怕那种长相狰狞的食人鱼,反而很期待看到它们,一天不见想得慌。

“不知道,明天再来看吧。”邵玄摇摇头,还过去跟那两个负责看守河岸的战士简要说了,叫他们注意不要让部落的人下水,留了一个虫干给他们研究。

“回去吧,先多编些草绳,下次用。”邵玄劝道。草绳编不好的话并不结实,用两次就不行了,所以消耗量很大,今天正好歇息,邵玄想着就让他们扯足了草,坐在洞里专门编草绳。

虽然看到那条石虫的样子让这群小崽子很害怕,但他们心里更多的还是不甘。

如果今天能正常捕鱼,那得捕多少条?四条得有吧?如果凯撒能挖到更多的石虫,他们还可能捕到更多。为了小命着想,今天是捕不成了,照阿玄刚才的说法,明天再过来看。可是,明天要是也这样呢?后天,大后天,甚至以后都不能捕鱼了呢?

想想都可怕!

洞里的孩子们焦虑了,回到洞里编草绳的时候都是心不在焉的。

邵玄坐在洞口,一边晒太阳,一边回想刚才“看”到的那种生物,顺便想想即将到来的冬季。

这天,不少往河岸边过去捕鱼的人都被守卫战士赶了回来。

近山脚区居住的人们几天前就发现,住在洞里的那些平时吃了睡睡了吃,难得走出洞一次还到处抢东西的孩子们,变勤快了!那些孩子每天都会出去,下午到饭点了才从河岸那边回来,而且每次回来的时候都用草绳拖回来一条条手臂长的长着满嘴尖牙的古怪大头鱼。

有好奇者跟着过去看了,也想学着捕鱼,可第一他们很难挖到石虫,又拿不出别的东西代替,光扔草绳也钓不上鱼来啊;第二,就算抓到石虫或者使用其他可替代的东西,也很难做到像邵玄他们那样次次都能轻易捕到鱼,有几次还钓上来不知道是什么的生物,扎一下身上就肿老大。

最后那些人注意到邵玄使用了一种黑色的会浮在水面上的东西,他们手上的钓鱼装备跟邵玄比,就只少了那个。而不使用那东西的时候,确实收获不太理想。

邵玄分析了一下原因,大概是那些食人鱼并不喜欢在水底活动,草绳系着饵扔过去的时候都往下沉,使用木块这类漂浮物也不持久,不一会儿就被水里的生物给拖下去。而石虫一旦接触水底,遇到地下的泥土砂石,就很容易逃跑,这两种因素加起来才导致了收获不理想的结果。

这几天邵玄让凯撒帮着逮了点黑沼泽的虫子,弄出不少黑色小块,用这个跟近山脚区的人换了些肉和皮毛,肉不多,换的当天就分给洞里的孩子们吃了。至于换来的皮毛,即便不是什么好皮毛,也能让即将到来的冬天好过一点。

因此,除了洞里的这些孩子,近山脚区部分没有外出狩猎行动的人也在捕鱼,谁也不会嫌食物少,冬季眼瞅就要到了,不多囤点食物,心里不踏实。

不过今天让大家都很失望。

邵玄看着远处又一批耷拉着脑袋从河边返回的人,叹了叹气。

突然,趴在旁边的凯撒站起身,盯着一个方向。

邵玄看过去。

离洞二十来米远的地方放着几块大石头,平日里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