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原始战记-第4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ぁS惺焙蛩谖葑永锘疃峡硕寂滤礁菜

“等到时候,喳喳符合条件了,我给它也刻印一下,看看它的变化。”邵玄说道。

有了第一次的尝试,邵玄有信心再次成功施展刻印秘术,其实回想一下,这刻印秘术也不像古卷上所记载的那么难。

若是巫知道邵玄心里的想法,大概会再跑去火塘那儿向逝去的先祖们磕一个。这般天赋,他怎么就不当巫呢?!

听到邵玄提到喳喳,巫却并未同意。

“不可,喳喳与凯撒是不同的。”巫说道。

邵玄不太确定巫这话所要表达的意思,没等他继续问,巫说起了其他事情。

既然凯撒刻印成功,那么,部落的其他幼兽也得好好发展一下了。

在巫看来,部落里现在养的那些幼兽,十只里面,能有一只能成长到凯撒这程度,就心满意足了。

渐渐长大的幼兽们,并不像当初凯撒那么安分,一只比一只难管,部落的人又大多没好脾气,要不是邵玄经常跟他们讲课,教授一些小技巧,大概早就开打了,进锅的幼兽肯定会更多。

从巫那里离开,下山的时候,邵玄就看到凯撒身后跟着几只幼狼,相比刚来的时候,幼狼们已经长大了很多,明年这个时候,就是一个小型的狼群了。

饲养着幼狼的几个年轻人见到邵玄,赶紧过来跟邵玄请教,有些之前还不当回事的,这次狩猎队回来看到变了样的凯撒后,也改了态度。

在邵玄离开后,巫来到存放古卷的地方,打开一个巨大的石箱,里面整齐摆放着众多古卷。

巫从中拿出几份原版的古卷,这几份都是与刻印秘术相关的。

看来,公开随行猎犬和刻印秘术的事情,可以提上日程了。巫心想。

拿出几份兽皮卷之后,巫又看了眼大石箱里面的众多古卷,长叹一声,合上石盖。

他相信,尘封的历史,会渐渐展露于大家面前。

PS:厚脸求个推荐票。

第一三一章新路线

邵玄没有外出狩猎的时候,每隔几天都会上山一趟,将巫让他画的兽皮卷上交。

邵玄这次所画的并非巫卷,而是一般的兽皮卷。

巫想让大家知道先祖们也曾经使用过猎犬的事情,刺激一下大家饲养训练幼兽的热情,但又有些内容不能多透露,只能选择性公开一些。而选择好的内容,便让画技比大部分人都强的邵玄画下来,注解也会节选原版中的某些部分,而不会全部写上去。

相比起必须使用传承之力的巫卷来说,一般的画卷就要简单轻松多了。

一百份画卷,带注解,没到十天邵玄就全部完工。

这日,邵玄拿着最后十份兽皮卷上山交给巫。

对于邵玄经常往巫这里跑,部落的人早已经见怪不怪,就连守在巫门口的人也不拦着,巫说过邵玄来了直接让他进去。

“这是最后的十份。”邵玄将十张兽皮卷放到巫面前的石桌上,让巫检查一下,确定没有超出计划的内容。

巫快速掀开扫了一眼,便将兽皮卷放到一旁,并没有跟前几次一样,让邵玄立刻就离开。

邵玄一见巫这样子,就知道这老头还有话说,而且不是一两句的事情,便正襟危坐,等着巫接下来的话。

看邵玄这般反应,巫先笑了笑,然后笑意渐淡,道:“你可知我和首领,以及部落的几位老人,在商议何事?”

邵玄摇摇头。他知道这段时间,首领、两位大头目,以及在部落的话语权比较大的几位老战士,都经常来巫这里,还都是一起,看到这样的阵势就知道不是小事,所以邵玄每次过来也不会久待。该让他知道的事情,巫迟早会说,邵玄也不好奇。不过现在。巫似乎不打算瞒下去了,至少不打算瞒着邵玄。

巫拿出一张比较大的兽皮卷,在石桌上摊开,“你可知。这画的什么?”

邵玄身体前倾,看了眼兽皮卷上的画。

虽然画得比较粗略,但仍然能看出来,“这是部落,以及狩猎路线。”

石桌上的兽皮卷。相当于一份简易的地图,只画了部落所在的位置,以及几条狩猎路线。

这张兽皮卷上,大部分是用黑色的颜料画的,包括部落和几条狩猎路线,但是,其中一条是用红色颜料所画,而且,红色的这一条,并非邵玄知道的任何一条狩猎路线。

巫抬起手指。放在红色路线的那里,点了点,“这,就是我们所商议的内容。”

邵玄盯着那条线想了想,眉毛一动,看向巫,“部落在计划开辟新的狩猎路线?!”

巫没想到邵玄这么快就猜到,毕竟,对于部落的绝大多数人来说,从未去想过开辟新路线。就算看到图也未必会往那方向想。

不过巫也仅仅只是短暂地愣了愣,便笑道:“的确如此。”

部落的人越来越多了,但是每次外出狩猎的人数有限,虽说家里有特殊情况或者受伤的战士被排除在狩猎队名单之外。还是免不了有一些身体健康的人被留下。

太浪费了。

但若是每个狩猎队增加人数,又没有必要,反而可能会更糟。外出狩猎,并不是人越多越好的,先辈们所留下的记载里面也说过人数太多的弊端。

这几年巫一直都在考虑开辟新路线,而凯撒的改变。更是坚定了巫的决心。

若是部落的幼崽成长起来一批,刻印成功过之后,必然会成为更大的助力,这是一股不可小看的力量。

这样一来,开辟新的路线就非常有必要了。

所以,巫找了首领、两位大头目,以及部落比较有话语权的几位老战士,共同商议。

若是巫不提开辟新路线的事情,其他人也不会去坚持,但既然巫提了,老战士们一个个激动得很,对他们来说,这可是一个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事情。

他们尊重先祖,敬仰先祖,但也听巫的话。在此事上,被叫过来的人,基本都持支持态度。

开辟新路线,并非一朝一夕的事情,而且前期的准备工作也必须准备好,最重要的,还有人员的选定。

商讨之后,最终决定,在三年内,启动这个计划。若是更顺利,可能一年就会启动了,若是其中发生某些不可预测的变故,会延迟。若是三年内仍旧无法实施,巫会将这个计划取消。

至于开辟新路线的人员数量,初步拟定为三十人。贵在精不在多,而这个“精”,也未必是实力高,得总各方面来看。

在初步决定之后,两位大头目以及那几位老战士,回去后就将这件事情,秘密告知了自己的子孙,就希望自己的子孙能够在接下来的一到两年时间内表现好点,到时候才更可能被挑选进这三十人的名单。

他们并没有对开辟新路线的恐惧,几乎每一个听到这个消息的人,都表现的异常激动,尤其是那些青壮年的战士们,他们现在的身体状态非常好,每次外出狩猎都表现得比较抢眼,三十人的名额,他们自然要拼尽全力去抢夺。

和先祖们一样开辟新的狩猎路线,那是载入部落史册的荣誉,这如何能让他们不激动?

难怪最近训练地那边有一些人疯狂地训练。

巫说完之后,看向石桌对面坐着的邵玄。

邵玄的反应跟其他人不同。据巫所知,知道这件事的人,每一个都非常激动,其中几个甚至兴奋了好几天,就连首领,也不例外。开辟新路线,首领和两位大头目自然是必须参加的。

但是,为何邵玄会如此镇定?难道他不看好新路线的开辟?

巫看着对面垂着眼皮思索的邵玄,他很好奇,邵玄到底在想什么。

邵玄沉默了一会儿,抬头看向巫,并没有说新路线开辟的事情,而是问道:“您没有想过,去接触其他部落吗?”

邵玄这话里,说到的“其他部落”,并没有一点不确定,巫听得出来,邵玄非常肯定有其他部落存在!

原本还满心想着新路线开辟的巫,此刻目光一厉,面上也没有半点笑意,与平日的平和气势截然不同。此刻的巫,就像一把战刀,而这把战刀的刀锋,就对着邵玄。

在那一刻,邵玄差点直接跳开,不过还是忍住了,坐在原处,面上依旧维持着方才的表情,看着巫。

气氛僵持了半晌,巫才渐渐收敛气势,乍一看上去和平时无异,但面上的僵硬和严肃,是极为罕见的。

也没心思再说新路线开辟的事情了,巫深呼吸,紧盯着邵玄的双眼,“你如何得知?”

部落外有其他人吗?部落的人在闲得无聊的时候,私底下也曾讨论过。听说是有的,但只存在于传言,很多人认为,这世上只有他们一个部落的人,但也有一部分人相信,会有别的部落存在,只是,世界太大,他们走不出去而已。

而知道确切答案的,部落里大概五根手指都数得过来。巫无疑是其中最清楚的一人。毕竟他能看懂传承下来的巫卷,知道更多其他人不知道的事情。但是,巫记得,他并没有给邵玄看任何一个关于其他部落的巫卷!

“我是从近山脚的洞里出来的,在那个洞里,有个石室,石室的墙壁上有画。”邵玄说道。

巫感觉心脏猛地跳了跳。洞内是否有画,他并不清楚,曾经有人去洞里看过,除了一些非常古老的残缺的石器之外,并没有其他了。

“画被遮掩了。”邵玄将当初如何发现画的事情说了说,“不过我觉醒之后,在离开洞的时候又将它用石粉又重新涂了一层。到现在为止,除了我之外,没有其他人看到。”

巫悬着的心放下不少,不过他也好奇在山下的洞里有怎样的画,他不记得有相关的记载了。

“画上画了什么?”巫问。

“有猎犬,有农田,有……精美的罐子……”

“还有呢?”巫追问道。

邵玄顿了顿,说道:“终有一天,我们将重返故地。荣耀依旧在,炎角之火永远不灭。”

从邵玄说出这句话第一个字的时候,巫的手就开始抖,这是他无法控制情绪的表现。

“……赞。”巫声音带着些嘶哑,古卷上所记载的人物里面,关于先祖的人物名单内,第三个名字,就是“赞”。而邵玄刚才所说的那句话,也曾在古卷上记载。

不再有开辟新路线的兴奋,巫面带苦涩,“若能走出去……何苦开辟新路线!”

邵玄看了看巫,巫的眼睛已经通红,就差老泪纵横了,看那样子,情绪一时半会儿不会平静下来。

想了想,邵玄还是没将自己笔记本上记载的说出来。

邵玄走出石屋时,巫依然处在低落的情绪中。原本邵玄也没打算这么快就将洞内壁画的事情说出来,但没想到会碰到新路线开辟计划,思索之后,说了壁画的事情试探。

看来,巫并非不想出去,而且,前面不少先辈们大概还尝试过,依旧没能成功。

唉,任重而道远。

正走着,邵玄突然听道上方传来“嗷嗷”的声音,抬头一看,邵玄恨不得一长矛扔过去。

喳喳此刻正抓着一只幼兽,而且,那幼兽明显就是部落里谁训练的,正吓得嗷嗷直叫。

“喳喳,你给我滚下来!!”

PS:有点感冒,今晚就一更了,明天补上。

第一三二章热情再升

很多养了幼兽的人,在训练中,原本没多少的耐心已经快磨没了,每天睡觉的时候就想着:要不明天煮了算了?

但是看到凯撒的变化,一些人又怀着期待,还是继续养养吧。

邵玄说幼兽得经常训练,他们就每天抽时间出来训练幼兽,在部落里不方便,就带去训练场。

在山林里,很多幼兽的捕猎学习,都是在嬉戏打闹中学会的,比如寻找、追赶、扑食、撕咬等技巧。而在经过训练之后,有的幼兽会发挥它的天赋,在某些方面超过自己的同伴,而有些则更平凡。

不过,部落里,现在还留下的幼兽,天赋都很不错。

当这些人带着幼兽去训练场周围几座山上训练的时候,喳喳就喜欢给他们制造麻烦。

雷原本在训练自己饲养的幼兽,教它如何听指令潜伏,正说着,只听身旁呼的一声轻响,是物体急速飞过的声音,往旁边一看,幼兽不见了。

抬头,雷就发现,邵玄养的那只鹰,正抓着自己养的幼兽,在头顶上空飞了一圈,任他怎么吼怎么威胁,就是不将幼兽放下来,反而越飞越高,然后翅膀一振,飞跑了。

喳喳抓着幼兽飞回部落,正好被下山的邵玄碰到。

喳喳不将别人的话放心上,但邵玄说的它还是听的。

并没有直接扔,直接这么扔的话,邵玄若是没接住,这只幼兽就死定了。等下降之后,喳喳才将爪子上抓的幼兽扔给邵玄。

邵玄接住,看了看,认出这是雷养的幼兽。

不知道这只幼兽到底是什么种属,部落的很多人也不在乎这个,邵玄记得,雷给这只幼兽取名叫“猛”。

猛的外形乍一看去有点像鬣狗,但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很多与鬣狗不同的地方。它有更长而有力的颌骨。有满嘴尖锐的牙齿,是雷所在的狩猎小队经常遇到的一种食肉猛兽,若说习性,它们跟狼比较接近。

相比起狼。猛所在的种群个体都拥有一个更狭长的体形,头骨相对较大,成年的个体身上都覆盖着强悍而有力的肌肉,奔跑起来相当快速,是一种让狩猎队经常防备的掠食动物。

而雷也是趁它们群体交战的时候。将还处在幼年期的猛逮回来的。

虽然被喳喳带到高空吓了一跳,但猛被邵玄接住之后,还不忘对着喳喳呲牙。

邵玄将猛检查了一下,猛并没有被喳喳抓伤,也没有受到其他伤害,便猜测喳喳只是想吓唬雷和猛而已,纯属恶作剧。

正检查着,雷已经追过来了,累的气喘吁吁。看向喳喳的时候,额角的筋都暴起了。

喳喳可以直接飞。空中比较方便,但是雷还得跑下山,路上又有很多弯弯绕绕,花了许多时间,到现在才追上来。

一见到雷,已经被邵玄放到地上的猛就立刻跑了过去,挨在雷腿边,朝邵玄身后的喳喳低吼。

“训练得不错。”邵玄说道。

从刚才猛的行为就能看出,它对雷有着很强的依赖性,这是一个好现象。比较容易听从指令,也容易挺过第一次狩猎。

虽然和邵玄所在的狩猎队不同,一定情况下还处在相对的立场,不过。因为训练幼兽的事情,雷对邵玄的态度好了很多。

至于去年冬天所说的“一年之约”,现在看起来就像个笑话,谁都知道,邵玄在祭祀仪式之后的第一场狩猎,就找到了非常珍贵的火晶。狩猎队里还有不少人是他背出险地的,这也算是狩猎成果的一种,真要比成果的话,其他人压根比不上。

所以,去年冬季的“一年之约”,等今年冬季的时候,大家还是会按照约定拿出自己这一年的成果,但是,邵玄就不算在内了。对于这个结果,雷不服也不行。

检查发现猛身上确实没伤之后,雷看着邵玄身后的喳喳,“阿玄,你该管管它,它最近经常闹事。”

“嗯,不过你也得训练猛注意点空中的鸟。”邵玄说道。

雷点点头,打算带着猛离开,走了两步又停住,转身问邵玄:“你知道首领和大头目这几天去巫那里商议什么事情吗?”

“你知道?”邵玄看向雷,既然雷家里有长辈参与开辟新路线的商讨会议,也应该被告知了这件事。

“我当然知道,也可以告诉你,不过,你要用其他事情交换。”雷说道。

“你想知道什么?”邵玄问。

“我想知道,凯撒变成这样的具体原因。”雷眼里闪着光,期待地道。野兽和凶兽二者之间,他自然更希望选择凶兽,若是猛以后也能变成凶兽的话……

“大头目们商议的事情你就不用告诉我了。至于你想知道的,等过几天自然会知道。”说完邵玄打了个手势,喳喳便立刻飞起来,和邵玄一起下山。

看着一人一鹰离开,雷皱眉。

莫非阿玄已经得知了开辟新路线的事情?不是说只有极少数人知道吗?而且还都是血脉至亲,但为何巫会告诉他?

至于他想知道的凯撒变化的原因,“过几天自然会知道”又是何意?

三天后,巫让人将记载着刻印秘术和先祖们随身猎犬事情的一百份兽皮卷,分发到山上各处,虽然不能做到一家一份,但几家一份也可。

一百份兽皮卷,让原本平静的部落,掀起了大浪。

训练幼兽狩猎的事情,竟然从先祖们开始就有了?

先祖们果然威武霸气!

还有神奇的刻印秘术,凯撒变成凶兽就是跟这个相关?

巫当真无所不能!

……

巫并没有说凯撒是如何改变的,也没有说到底是谁给凯撒刻印,但是,根据兽皮卷上所记载的,只有巫能使用刻印秘术,大家自然都认为是巫早就给凯撒刻印了,因此才会有这样的变化。

巫在发下这些兽皮卷的时候也说了,若是部落里有合适的能与随行猎犬相媲美的野兽,他也会为那只野兽刻印。

巫给大家画了个大饼,怎么吃,如何去吃更多,就得看各人了。

于是,原本已经耐心大降的人,又热情起来。甚至在外出狩猎时还抓几只小野兽,敲晕了绑着带回部落,专门用来训练幼兽的捕猎技巧。有一些人原本没打算养,但是看到巫发下来的这份兽皮卷之后,也起了心思。

一时间,部落里原本数量骤减的幼兽,渐渐又多了起来,只是,其中大部分仍旧进了锅。

一年后。

最早的一批抓回部落的幼兽,看起来已经比较成熟了,或许在它们的种群里面并不算成年,但是,在山林里的野兽们,到了这个年纪,大多数已经能够参与捕猎,或自己独自捕猎,或同血亲们一起捕猎。而这个时候,狩猎队的一些人便开始打主意,向大头目请示,希望带上自己训练的野兽。

在他们看来,自己训练的这些野兽,已经非常厉害了,在部落的时候还经常能逮住一些石鼠,对指令的服从度也高,也够凶猛,攻击力强……越想越觉得自己养出来的野兽比凯撒当初要好得多。

不仅一两个是这样的想法,有好几个都有同样的意思。

他们养了快两年了,这些幼兽花了他们多少心思,费了多少食物,现在养得如此健壮,是该出去狩猎了。

巫看着大头目们递上来的请示,并没有反驳,只是将邵玄说过的一些需要注意的问题,再次跟他们提了。

见巫和首领、大头目们都同意,几位战士便带着训练过的野兽,大摇大摆走过荣耀之路,炫耀般地出发了。

可是,当狩猎队再次回来时,他们身边空空的,并未见到出发前跟随他们身边的野兽。

出去五只,就回来了一只。唯一回来的一只,便是雷饲养的猛。

就算回来,猛身上也带了不少伤,不过,想起凯撒参与狩猎也曾带着伤回来,雷便放心不少。不管怎么说,猛作为唯一一只能回来的野兽,相比其他四只已经很不错了。

看到这次的结果,一些人非常担心,开始怀疑自己养的幼兽以后到底能不能安然回来。

四只没回来的野兽中,有两只在猎杀猎物的时候控制不住凶性,不听指令,杀红了眼,对狩猎小队的人也发动了攻击,结果可想而知,当场就被狩猎队的战士们击杀。

另外没回来的两只,一只狩猎不成,反被猎物踢了一脚,正好踢中头,没坚持多久就断了气。至于最后一只,跑了,怎么喊都不停下,一去不回头。

看到这样的结果,一些还想着立刻就带兽出去狩猎的人,决定再等等,曾经邵玄说过的一些需要注意的点,比如依赖性,比如兽的自我控制等,都得再加强。

之后的几场狩猎,除了雷所带着的猛之外,很多人一直不看好的几只也顺利回来,比如莫尔饲养的洞狮獠,比如矛饲养的“秃毛猪”四牙,又比如,阳光兄妹饲养的野兽。

阳光兄妹自己在狩猎的时候也抓了两只回来,兄长阿阳带回来的是一只看上去比较像鬣狗的幼崽,名为“安”。

而阿光带回来的,一开始是一个大鸟蛋,从一处鸟窝里面偷的,她一直希望能有一只像喳喳那样的飞鸟,可是,等她将鸟蛋按照邵玄所说的方法孵化出来,才发现这只鸟不能飞,属于不翼鸟族群,类似恐鹤。但她没将这只鸟下锅,而是继续养了,取名为“静”。

在饲养了一年之后,阳光兄妹饲养的两只,都被带出参与了一次狩猎,表现差强人意,这让麦很高兴。

第一三三章部落九兽

古卷记载,每一只能让巫使用刻印秘术刻印的猎犬,都是经过千挑万选。而部落如今勉强能达到要求的,两只手数得过来。

巫很想尽快将这几只都刻印了,毕竟古卷上说过,在野兽早期阶段刻印的效果比较好,成功率和成长为凶兽的几率更大。若是等个几年几十年再刻印,就算刻印成功,野兽也没有多大的成长空间了。

但依照古训,必须得确定它们的的确确符合要求,这点巫还有点犹豫。

于是,巫给了邵玄一个任务,记载第一批饲养野兽的训练、生活以及狩猎的情况。到现在为止,巫手里的一张兽皮卷上,已经写了九个兽名。

邵玄将这段时间统计的结果递给巫,等着巫发表看法。是否给这几只刻印,决定权全在巫。

被选中的,将是部落里第一批被巫刻印的野兽。邵玄自然不会擅自出手。

不管是早就被邵玄刻印的凯撒,还是其他几只,只要巫能成功刻印出来一批,它们会成为部落里地位特殊的九只兽类。

从飞禽,到猛兽,再到龟,这九只可以说涉及了海陆空三类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