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原始战记-第4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用藤条在周围简单做了个围栏,防止中途有其他小野兽过来干扰。

邵玄不知道刻印秘术到底会引起什么样的变故,但在这里,他愿意冒险一试。

将石刀交到左手,邵玄蹲身,将右手伸到凯撒面前。

仔细回想了一下古卷上的记载,以及平日里的练习,邵玄开始调动体内的传承之力。

意识海中,图腾火焰的底部,靠近双角的地方,蓝色的火焰渐渐增多,一丝丝蓝色从中分离出来。

与此同时。邵玄右手手掌下,一丝丝蓝色开始组成双角的形状,并非只是平面上的图形,而是立体的图腾形状。只是远不如部落火塘那里的大,仅仅只有核桃大小而已。

双角渐渐形成,等刻画完毕,双角周围开始汇聚一些蓝色的火焰,再然后。从蓝色的火焰上方,红色的火焰开始出现。

在这个过程中,邵玄不敢有丝毫马虎,一丁点的误差,可能就会造成刻印失败,图腾形散。等红色的火焰终于出现并稳定下来,邵玄心中才微微松了口气,这证明传承之力所刻画的图腾成功。但这仅仅还是开始。

“刻”完毕之后,就是“印”了。

图腾刻画成功之后,邵玄移动手掌。朝着凯撒额头处印了下去。

图腾随着邵玄的手移动,在触及凯撒的时候,并没有立刻就印进去,邵玄感受到手上的阻力,不过他并不担心,古卷上记载了,在印的时候,会有很大的阻力,毕竟不是本部落的人,甚至连人都不是。自然会有一定的阻力。

没有停下,邵玄继续将图腾缓缓印下去。不能急,但也不能过缓,其中的速度得自己把握。这个古卷上并没有说清楚,邵玄只能凭直觉来。

随着邵玄手掌的下压,双角图腾慢慢印入凯撒头中。

手掌贴在凯撒额头处,邵玄在将图腾完全印下之后,并没有立刻收回手,而是帮它在梳导。引导图腾之力在凯撒体内的流动。

凯撒还有意识,便开始照着邵玄的引导,开始调动起这个新出现的力量。

它知道这是什么,每年冬季结束,部落里进行祭祀仪式的时候,它就会感受到这种力量,但不同的是,前两次它都对此唯恐避之不及,但现在,它却觉得亲近。

在凯撒的意识开始主导时,邵玄便收回手。

抹了把额头的汗,看一下周围,刚才要是有野兽或者凶兽袭击的话,还真会失败,好在暂时没什么动静。

看看躺在树枝上的凯撒,邵玄也只能帮到这儿了,刻印秘术中,他所能做到的仅此而已,剩下的只能看凯撒自己。能掌握、接受这样的能力,它便成功了,若不能,这样的伤势,它挺不了多久。

很快,邵玄发现,凯撒在发抖,越抖越厉害,全身都开始抽搐。

噗!

凯撒口中喷出的血直接溅在邵玄身上。

咔咔!咔咔咔!

伴随着一阵骨骼的脆响,凯撒整个膨胀了一圈,仅仅只是骨骼撑起来的,皮毛紧贴着骨骼,整体看上去就是个皮包骨一般。

怎么回事?!

邵玄震惊地看着面前情形。

古卷里可没有说过有这样的反应,古卷只说等随行猎犬与图腾融合成功之后,便会在短时间内成长为一只强于其他同类的野兽,更强者甚至成为凶兽。但古卷上所说的“短时间”并不指的是几分钟几个小时,而是几十天!

但是现在,仅仅刻印了几分钟而已,凯撒身上就开始发生变化。

是否跟先祖们所说的一样,邵玄并不知道,这些没有详细的记载。

邵玄一直注意着凯撒的状态,断裂的骨骼已经再次成型,且大了一圈,内脏的伤不知道如何了,身上的两处缺了大块肉的伤口已经停止流血,有一处还能看到突出来的骨头。

虽然眼前的变化超过了邵玄的预想,也跟古卷上先祖们所记载的有出入,但邵玄能感觉到,凯撒的生命力在变强,虽然这个过程并不如表面的变化这般明显,但这样的变化的确是个好现象。

上方,一直紧盯着邵玄和凯撒,等着趁机偷袭的鸟们,缩头回到鸟窝里躲起来,不再看向下方,一个个装起了鹌鹑。

树洞内,那条发着莹莹绿光的树虫,也往洞深处爬去,连身上的荧光也暗淡不少。

PS:强推历史大神府天的新作《明朝谋生手册》——

家有良田百来亩,也算殷实小地主。

奈何年方十四却突然被人叫爹,刚得手的功名眼看又要飞了,小秀才汪孚林表示压力山大。

汪氏家训第一条:万恶淫为首,百善孝为先。

隆万之交,世风奢靡,风月浮华,谋生却大不易,汪小官人不走寻常路的征途,就此开始。

第一二九章变异

夜里还算安宁,有几只凶兽从树下悄无声息地走过,大概是嗅到凯撒身上的血腥味,朝树上看了眼,却并没有做出什么威胁之举,大摇大摆地离开了。

树干上的树洞内,树虫一直没有再出来,就连有飞虫飞到树洞边,它也不再伸出头张开嘴了。

邵玄猜测可能是刚才进行过刻印秘术的原因,就如部落里举行仪式的时候,其他动物也是避得远远的。现在即便没有火种的火焰延伸,但看这样子,没有野兽和凶兽袭击,可能并不是巧合。

就算如此,邵玄也没敢马虎,一直守了一整夜。

清晨,两轮月亮渐渐隐没在朝阳里。

树上的鸟早就开始叽叽喳喳地活跃起来。

当阳光通过树叶的间隙照下来时,邵玄头顶上方的鸟窝里,早已经没了那群鸟的身影。

凯撒身上的伤口已经停止流血,被咬过的伤口处已经结痂,看上去有些恐怖,但实际上已经好很多了。

躺在树枝上的凯撒呼吸平稳,还没有醒过来。听着渐渐有力的呼吸,邵玄也暂时放下心。他还查看过凯撒体内折断的骨头,现在都已经完全恢复,连断裂的痕迹都没有。

这就是刻印秘术的好处?

邵玄在树上等了会儿,仔细听了听。他听到了木哨的声响,应该狩猎队的8○○ΤxΤ ˋc○Μ人找了过来,连忙掏出自己带着的木哨,按照节奏吹了几声,听起来就像是树林里的鸟叫。

没多大会儿,麦带着人寻了过来。

“阿玄!”

见到站在树上的邵玄,麦一直提着的心也放下。

看到躺在那里的凯撒之后,麦一惊。

“怎么伤成这样……”还没说完,麦就愣住了。

不对啊!

“这……这是……”

麦指着躺在那里的凯撒,说话都磕磕巴巴的,满眼的难以置信。

“这是……凯撒?”郎嘎凑上前仔细看了看,“昨天好像没这么大。怎么现在感觉,一夜不见,就长大了呢?”

跟着麦一起过来的几人也连连点头,眼睛不停往凯撒身上扫。

“它昨天受伤。发生了一点变化。”邵玄说道。

“这可不仅仅只是一点变化而已。”郎嘎嘟囔着。

不过,现在也不是纠结这个时候,赶紧离开这里,回到山洞去才好。

麦带着人一晚上也没回去,几人在外过夜。想必没能睡着,一整晚都保持着警惕,等天亮了又继续寻找,一直没合眼。

看到他们面上带着明显的疲惫,邵玄心里很过意不去。

“抱歉。”邵玄说道。

麦摆摆手,“先回去再说。”

虽然他很想在这里将邵玄揍一顿,但当务之急,还是先回去,等在山洞的人大概也没谁合过眼。

因为凯撒还没醒,邵玄又用昨天的那个担架。将凯撒缓缓从树上放下。

昨天用着正好的担架,今天将凯撒放在里面,却显得担架小了很多,大半个头和尾巴都垂在担架边沿。

麦几人在下方接应,等担架放下后,道:“重了不少。”

“大了,也瘦了。”麦旁边的一个中年人低声道。

凯撒平时被养得非常好,就算跟着狩猎,也从没见瘦过,不像山林里一些经常饿着肚子。吃了这顿不知下顿的野兽。但现在,凯撒看上去,就一个皮包骨的样子,有些骇人。

有了麦几人的帮忙。邵玄也轻松不少,直接抬着担架,将凯撒给抬了回去。

第一据点的山洞里,其他人也没睡好,荞等在洞口等了一夜,大家心里都非常焦急。看到麦和邵玄都回来。也没少人,这才长舒一口气。

“总算安全回来了。”荞看了看回来的几人,又仔细瞧了瞧邵玄,见邵玄没有受伤,脸上露出笑意。

“对不起,让大家担心了。”邵玄道。擅自离队这事确实是他不对。

“安全回来就好。”荞正想问问昨日发生的事,视线停在抬回来的担架上,她第一个反应就是,凯撒出事了,第二反应,咦,不对劲啊!

“进去再说。”麦将担架给抬回洞。

邵玄将凯撒安置好,又找人要了点治疗外伤的药,给凯撒换上。

换药的时候,邵玄便简要跟大家说了说离开之后遇到的事情。

周围围着的人听得一愣一愣,尤其是郎嘎。

咽了咽唾沫,郎嘎还有些不敢相信,“陷阱带?凯撒将狼群引到陷阱带?!”

他倒不是可惜自己难得布置的那些陷阱,而是震惊凯撒竟然能够做到如此程度,都会利用陷阱去坑对手了!

“不止,还有沥青坑那边呢。”站在郎嘎旁边的昂不禁挠了挠胳膊,总觉得胳膊上汗毛一抖一抖的,幕拧

自打狩猎以来,他们一直以为,只有人能利用陷阱去坑野兽和凶兽,哪知,原来野兽也能利用陷阱和天然的环境因素去坑对手,这要是放在以前,他们绝对不敢想象。

“那凯撒这样子是……”

“它变异了。”邵玄说道。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凯撒这种变化,确实属于变异。

“变异?”郎嘎对这个词不是太能理解。

“就是说,凯撒可能会从野兽,变为更接近凶兽的程度,甚至直接变成凶兽。”邵玄简单直白地解释道。

周围众人下巴差点着地。

队里有只野兽就足以让他们讨论好久,现在邵玄告诉他们,这只野兽变成了凶兽。

那可是凶兽啊!

这级别都跨了老大一步。

以后他们要和凶兽一起狩猎了吗?

听着……好紧张,但也怪激动的。

“现在还说不准,等凯撒醒了看看吧。”邵玄说道。

“好了,想必昨天大家都没休息好,今天先休息,明天再出去狩猎。”麦说道。

邵玄在凯撒旁边,靠着洞壁躺下,在大家没注意的时候,从兽皮袋里掏出巫给他的那颗火晶。

昨晚为了使用刻印秘术,耗费了不少图腾之力。刻印的时候得保持精神力高度集中,而刻印完毕之后,还得继续警惕,当时太过疲惫。邵玄便抓着火晶,利用火晶补充点能量。

原本火红的火晶,颜色淡了些,不明显,但邵玄看得出来。

仅仅只是这点不明显的改变。火晶散发出来的能量,足以让至少三个人吸收了。

没想到,不知不觉中竟然消耗了如此多的能量。

刻印秘术,是个耗能的活,以后得更加谨慎了。

在邵玄和其他人在洞内休息的时候,麦并没有立刻就睡下,带着几人前往陷阱带。

陷阱带那里确实有好几匹狼的尸体,不过已经被其他野兽和食腐动物啃食过了,大部分都只剩下一具带血的骸骨,过了这么久。血腥味早就将周围一些动物吸引过来,自然不会还保留个完尸。

“还真是……”荞张大眼睛,仔细查看了几处已经带动的陷阱。

“阿玄没说谎。”

“嗯,凯撒……真的懂。”

不仅是荞麦夫妇,跟着一起过来的另外几人,同时想起了现在留在部落的那几只幼兽,若是它们以后也变得跟凯撒一样的话……

“麦,那将是一大助力!”荞说道。

“一个可能会改变狩猎队助力!”

大家仍旧有些担心,若是将来那些幼兽成长起来,会不会对部落不利?但是。转念一想,既然巫都同意了,自然是好事。

大家的思维很简单,就算心里再多其他想法。但巫说了这样做可以,那就绝对没错。

嗯,相信巫就行!

想通之后,麦等人的心情也轻松多了,其他几人甚至还撺掇着麦给阳光兄妹也逮两只回去,以后让邵玄帮着训。

麦没说好。也没说不好。

夜里,大家围在火堆边讨论着以后部落里的幼兽。

突然,躺在邵玄旁边的凯撒动了动。

离邵玄最近的郎嘎也察觉到,立马凑过去。

“咦,凯撒要醒了?”

正准备上前仔细瞧瞧,一低头,郎嘎就对上了凯撒睁开的那双狼眼,动作一滞。

郎嘎只觉如堕冰窟,背后一股寒意只冲脑门,浑身的肌肉绷紧,面上的笑瞬间僵硬,手臂上的虬筋都突了起来,强忍着才没抽出石刀劈砍过去。

带着煞气、残酷、冷厉的眼睛。这样的眼睛,郎嘎在山林里每天都能看到。

“怎么了?”其他人围过来。

郎嘎张了张嘴,正打算让大家别靠近,但很快,他发现那双眼睛里的情绪变了,变得柔和很多,再看过去时,发现还是曾经熟悉的狼眼。

是凯撒。

不是山林里的凶兽。

见邵玄上前检查凯撒的伤口,郎嘎动了动冰凉的双手,扯着嘴角笑了笑,“没什么,凯撒醒了就好。”

醒过来之后,凯撒慢慢站起身,在洞内活动了一下。

“我怎么感觉,凯撒每次走近的时候我都很紧张?”屠对旁边的人说道。

“我……我也……是。”结巴也说道。

山洞内还有肉,邵玄割了些下来给凯撒。

醒过来的凯撒胃口变大不少,吃了半只鹿,还没饱的样子。不过洞内的食物已经不多,它也就没再继续。

次日,狩猎队整装出发,继续狩猎。皮包骨的凯撒跟着狩猎队一起出发。

“不让它多休息几天吗?”麦问邵玄。

“不用了,它没事。”

麦见凯撒走动的样子,并不是强撑着,没有一点勉强,反而一副极其期待的样子,恨不得现在就立马冲到林子里面跑一圈似的,也就没反对。

大角鹿群周围没见到那群狼,狩猎队便打算再猎几只鹿。

将鹿群驱赶,瞅准离群的鹿下手。

“那只!”郎嘎正打算让凯撒将那只鹿往这边赶一赶,就见一道深灰的影子一闪而过,飞速朝着那匹脱离鹿群的大角鹿冲过去。

嘭!

那只大角鹿和那道深灰的影子一起摔了出去。

再看时,发现大角鹿已经倒在地上,而凯撒正咬着大角鹿的脖子。

第一三零章头狼

前天还被一只年老的大角鹿甩飞的凯撒,今日却能将一只壮年的大角鹿直接一扑倒地。

刚才凯撒的速度,以及冲过去的力量,都远超过了两天前。

咔!

一声脆响,那只大角鹿不再动弹。

凯撒松开大角鹿的脖子喘了喘气,鹿血从狼牙间滴落,地面的血花越来越大。因为刚才的狩猎,凯撒眼里还带着未散尽的杀气,但能看出凯撒现在很激动。

看着这样的凯撒,郎嘎等人都不敢出声,更别说指使它去驱赶离群的大角鹿了。

虽然已经醒过来,能走能跑,但凯撒还是有些虚弱。喘了会儿气之后,凯撒就再次张嘴咬向大角鹿的脖子,然后,拖着大角鹿朝邵玄所在的方向过去。

麦几人看得眼皮直跳。

刚才一个照面将大角鹿扑倒也就算了,现在又怎么回事?就算凯撒长大了些,但相比起这只成年的大角鹿来说,体型上还是要小很多的,但此刻,凯撒却拖着这只大角鹿一步步走了过来。

结合刚才凯撒的速度和力量,麦几人相视一眼。

凶兽!

或许比不上四牙野猪那个等级的凶兽,但确实算得上是凶兽级别的了。

即便知道凯撒并没有恶意,但看着拖着鹿一步步靠近的狼,麦几人心里也难免紧张,凯撒拖着鹿从他们旁边经过的时候,众人浑身的肌肉都是绷紧的,他们还能闻到凯撒呼出的带着鹿血气味的气息。

血染的气势。

这就是凶兽。

面对野兽,他们或许能轻松取胜,但面对凶兽,他们从来不敢小觑,每一次面对凶兽,都是慎之又慎,他们也从未想过,会跟一只凶兽如此亲密。

将死去的鹿放到邵玄面前之后,凯撒便开始协助狩猎队的人狩猎。刚才它猎杀了一只,接下来它就不打算再猎杀了,只帮着驱赶。

一开始大家还很紧张,但狩猎一开始。就快速进入状态。

以往凯撒驱赶那些离群的鹿还有很大的难度,有时候能从那些鹿的眼里看到漫不经心,只是它们以前也被与凯撒差不多的狼群袭击过很多次,难免对狼有些畏惧心理,有时候看到凯撒的转向奔跑也不过是条件反射而已。

可现在。那些鹿在见到凯撒一个照面就猎杀了一只壮年的大角鹿之后,知道害怕了,尤其是离群的鹿,见到凯撒就撒蹄子狂奔,转向转得那叫一个利索,一点不带犹豫的。

只要不面对鹿群中的那些巨角鹿,凯撒能够轻松取胜。好在巨角们都护着幼年鹿,轻易不会离群,只要猎杀大角鹿的数量在它们可接受范围内,它们便不会出来。

拖着猎物回山洞的时候。狩猎队众人还在心里感慨。

人与凶兽联合狩猎,放在以前,谁能想到?

不过,再一想,他们狩猎队是第一个带野兽狩猎的小队,现在也是第一个带凶兽狩猎的小队。

想想还有点小激动。

就连麦也在私下里跟荞商量,要不要给阳光兄妹逮两只幼兽回去训练。可惜阳光兄妹拒绝了麦,他们说等实力提升之后,自己亲自去逮。

“要抓一只强大的!”阿光道

“对。”阿阳附和。

“要跟凯撒一样听话!”

“对!”

“不要矛那样的秃毛猪!”

“对!”

听着兄妹俩的话,麦摇头一笑。“并不是每一只都能……变异的。”

邵玄并没有跟他们说刻印秘术的事情,怎么解释,不该由邵玄来说,而是应该由巫来。等回部落了跟巫好好商量去。

在前往第二据点的前一天。凯撒离开过狩猎队,邵玄这次并没有跟上去。等凯撒再次回来时,它身上带着伤,并不重,毛上还有很多血迹——大多数并不是它的。而在凯撒嘴里,一匹狼被咬断了脖子。被凯撒拖回来。

“这是……那个狼群的头狼?!”麦看着那匹死去的狼身上的毛色花纹,惊讶地道。

“看上去好像是。”郎嘎打量了一下,说道。

“凯撒不会去将那个狼群屠了吧?”有人问。

“说不定还真是。”

“这么一来,是不是这地方暂时没有狼群了?”

不管凯撒是不是去屠了那个狼群,或者只是杀了头狼,对狩猎队来说,都是好事。至少狼群带来的威胁小了,他们确实不愿面对那样一个残暴的狼群。

凯撒将那匹头狼拖到邵玄面前放下,看着邵玄。

“这是你的猎物,先跟队里的猎物放储藏洞里去,到时候回去再带着,带回去剥了皮给你垫窝。”邵玄说道。

凯撒对邵玄这个建议似乎挺满意,放下之后,也不再去看了,趴到一旁休息。它身上的伤口已经结痂,并不需要再上药。

凯撒一离开,阳光兄妹和屠、结巴等几个年轻战士便围了上去,稀罕地看看那匹死去的头狼。活的他们不敢接近,死的可没事,大胆地看,即便此刻这匹头狼看着依然很狰狞。

和当初矛稀罕刺棘黑风一样,这几个年轻战士对这匹头狼也很好奇,摸来摸去,从牙摸到爪子,嘴里还啧啧称叹。

“不愧是头狼!看这牙,这爪子!”

“玄哥,以后凯撒也会成为头狼吗?”阳关兄妹看向邵玄。

“我哪知道。”邵玄道。

跟在狩猎队的狼,能成为头狼吗?大家摇头。

不过……部落还有很多幼兽来着。

说不定还真能成头狼!

就是不知道要等多久。

接下来的狩猎,比往常轻松许多,而且有了凯撒的帮助,麦等人的压力也少了,毕竟队里还有很多年轻的战士,多一个强援就多一份保障。

等这次狩猎结束,狩猎小队从沿路线返回,经过第一据点的狩猎区时,并没有再见到一匹背脊带着斑点花纹的狼。

那个狼群,可能已经从这片山林里消失。

这些时日下来,凯撒虽然看上去仍旧很瘦,但相比刚醒来那时候的皮包骨样,已经好很多了,再过一段时间会更好的。

凯撒每天的食物都是它自己捕猎,食量很大,若是光靠邵玄养还真养不起,好在它自己给自己猎了不少猎物屯着,到时候一起带回去。

狩猎队回部落的那日,凯撒再次引起了人们的热议。

不过邵玄并没有说太多,直到被巫召见。

“你用了刻印秘术?”虽然语气中带着疑问,但巫的眼神却很肯定。

就算是先祖们亲自施展刻印秘术,也只有一半的成功率,但邵玄试第一次就成功,巫不知道该说他运气好,还是其他。

凯撒变化的原因,能瞒得过别人,却无法瞒过巫。再说,邵玄也没想瞒着巫。

将当时的情形详细跟巫说了说,邵玄道:“看到凯撒那般变化的时候我还吓了一跳,毕竟,先祖们留下的古卷上,并没有那样的记载。”

为了确定,巫特意再次仔细翻了翻与刻印秘术相关的兽皮卷,的确没有凯撒这样的情况。兽皮卷上所记载的刻印成功后,随行猎犬的变化并没有这么迅速,也没有这么剧烈。

刻印秘术的效果,似乎跟先祖们说的有些不同。

巫让邵玄将凯撒带过来亲自看过,仔仔细细察看了一番,他觉得,凯撒的变化比先祖们所记载的,还要大得多。不仅如此,凯撒在醒过来后也没有停止变化,随着时间推移,凯撒的变化还会越来越明显,它并没有停止生长。有时候它在屋子里活动,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