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原始战记-第4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你害怕么?你惶恐么?你的血液是否沸腾?你的心跳是否加速?

——一切尽在《超次元生存游戏》

第一二四章部落里的幼兽

矛在狩猎的时候,看到那些长着四颗牙的生物时,以为那是与野猪凶兽类似的家伙。

他看到有好几只长着四颗牙的野猪,好不容易逮到一只幼崽带回来,却被告知,那并不是野猪,而是另一种长得跟野猪有些像的野兽,它们长着两对四颗牙,身上并没有厚厚的毛,看上去有些凶悍。

原以为是一只凶兽的幼崽,没想到只是一只野兽而已。

知道后矛很是失望,但是并没有将这只幼崽宰了吃,而是养了起来,还特意下山找邵玄咨询饲养方法。

很多人在暗地里嘲笑矛,作为首领的长孙,大头目的儿子,竟然要养一只这样的生物,相比起其他人养狼虎豹之类的,矛养的这只,更像是预备食物。

矛给那只很像鹿豚的生物取了个名字,叫“四牙”,这大概是矛的执念,还好抓回来的幼崽是只公的,没能找到四对牙的凶兽,这种长大后就会有四颗牙的生物,姑且先留着看看吧,。

一开始来找邵玄的人还很多,但渐渐地,人就少了,几场狩猎过后,再过来找邵玄探讨饲养经验的人不到一开始的十分之一,其余九成的人,养着养着,就将幼兽吃了。

不过,部落的人刚接触饲养,还有很多不得当的地方,有时候控制不住力道,有的是没耐心,或者方法不对。

当然,也并非所有的幼崽都适合成为“猎犬”性质的兽,即便它们的种类普遍凶悍,但就某些个体而言,它可能会有生理上的缺陷,或者天性比其他同类胆怯,甚至还有其他怪癖等,就算经过训练,也未必能合格。

尽管难度很大,想继续饲养幼兽的人越来越少,但部落还是有一部分人坚持着。

某日。巫在部落里走过一趟之后,便将邵玄叫去谈话。

巫看不下去了,一团糟,且隐患太大。他希望得到的是实力和忠诚度都合格的猎兽。而不是空有彪悍的力量和凶性,养大了却反咬部落人一口的叛徒。

训练方法的好坏,决定着将来被训练出来的野兽的品质优劣。

之后,邵玄在山脚下找了一块合适的空地,又整了块大石板立着放在那里当画板。只要没出去狩猎,隔几天就会在那里集中讲解。两个狩猎队交替的那两天,他也会抽空在那里说一说,毕竟,狩猎一开始,他就不可能给另一个狩猎队的人讲解了。

“想要它们学会你所教的东西,训练的时候,给它们的口令、打出的手势,必须先于拉扯草绳,这样它们才会记住。你喊出的口令,打出的手势是什么意思。若是还没喊出口令打出手势,就率先拉了套在它们脖子上的草绳的话,它们对草绳的记忆会比你的口令深刻。来,凯撒,过来示范一下……喏,就像这样……”

邵玄不止一次看到部落的人,一边拉着带回来的幼崽,一边喊着口令,可惜。训练效果甚微。

“我给大家说几种方法,第一,机械刺激,说直白点。就是用一定的手段,迫使它们做出你所要求的动作。比如你们希望它趴在草丛里,为了不让它起身乱走,你可以用手按压住它,通过这样的方法,能让它们趴在草丛里。以后反复做出这样的训练。它们就会在听到口令的时候,形成正确的行动意识……”

邵玄正说着,一个跟他年纪差不多的年轻战士单手提着自己抓回来的幼崽,出声道:“就像这样?”

“……你那不叫压,那叫掐。”

诸如此类的一些细节,邵玄都跟他们讲了。

除此之外,邵玄还跟他们说了食物刺激的方法,以及机械与奖励结合的训练方法等。

对部落的很多人来说,最接受不了的就是食物奖励法,在他们看来,食物这么宝贵,自己都舍不得,以前大家抓到这样的幼崽都是直接吃了,现在竟然还要再分出食物给它们吃?简直无法接受!

不过,舍得的人还是有的,其中也多数都是年轻的战士。比如莫尔、矛他们都非常舍得。

莫尔现在的处境跟邵玄刚开始差不多,自己搬出来单住,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而矛,家里战士太多,从来不缺食物,弄点食物喂幼崽,对他来说不算问题。

有时候,邵玄在讲摹仿训练的时候,会将凯撒叫过去给他们示范,让那些幼崽跟凯撒多相处。

其中有几只幼狼会跟着凯撒一起做类似的动作,不过,莫尔的洞狮和矛的四牙就比较难了,前者桀骜不驯,后者,简直就是个吃货加懒虫。

莫尔的洞狮取名为獠,跟邵玄上辈子见过的狮子还是有很大差别的。

洞狮多数都是独立生活,住在山上的洞里,并非群体狩猎,因经常面对洞熊等一些凶猛的大型兽类,本身的实力自然不弱,就是不好驯。

莫尔和矛都要花费比别人更多的心力,就看他们有没有那个耐心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部落里,最初被带回来的野兽幼崽越来越少,但是,留下的却一天天长大。

经过邵玄的解说和示范,年轻的战士们也在渐渐改变训练的方法,如今,走在部落里,常会看到一些带着幼兽的年轻战士们,他们平时聚在一起打屁聊天的时候,也会将自己养的幼兽带上。

一开始都拴着草绳,渐渐的,有一些幼兽脖子上的草绳被撤了,它们并没有乱跑,每次出去,都紧跟在年轻战士们身边,依赖性训练可不是白做的。

有时候,两个狩猎队养幼兽的年轻战士们会相互比较一下,看谁养的比较成功。

部落有一些已经多年不狩猎的老人们,依然抱着一种忧虑心理,晚上睡觉都担心部落里那些野兽会出来咬人,他们并不看好这样的方式,也不希望自己的子孙去尝试。

在他们之中,有一些人身上的伤残都是拜山林里的凶兽所赐,即便部落里养的只是一些威胁性不算大的野兽,但依然满心防备,和老战友们聚在一起的时候,这些老战士就商量着去大头目或者首领那里反映一下,看能不能让部落的小子们别养这些野兽。

但是,两位大头目家里都有孩子在养,首领的亲孙子还养了一只秃毛猪呢!听说那只秃毛猪将塔藏着的药草都吃了不少,你看每天塔的脸色,差得跟抹了灰似的,还不是没将那只秃毛猪给宰了?

一帮老战士们心中那个捉急啊,胡子都快愁掉了,仍旧想不出个合理的理由将那些幼兽给宰了,部落里那帮年轻人们却每天依然积极养着。

在那帮老战士们私下议论的时候,山上,塔紧握着石刀,气得额头青筋直凸,因为强忍着怒气,浑身都有些发抖。

在他面前,自家儿子养的秃毛猪,将他放在石凳下的一包药草给吃了,而那包药草,其实是防虫的,点了熏,能熏死一大批虫子。而面前这只秃毛猪,吃了之后屁事没有,依然活奔乱跳。

这已经是第几次了?这货睡醒之后就到处找东西吃,鼻子还灵,东西藏不好,被它翻到就别想再要回来。不知道是不是吃得太多,现在四牙比部落里其他幼兽要壮一圈。

不是塔不想将四牙宰了,而是碍于面子。宰了四牙,归壑那边的人肯定会笑话他们连只猪都养不好,所以一直强忍着,都快忍出内伤。

“再乱吃,我杀了你!”塔说道。

正嚼着药草的四牙抬头看了看塔,叫了一声:“嗯哼!”

塔觉得这只秃毛猪真他玛欠杀,矛怎么弄了这么个东西回来?!

想想人家邵玄养的凯撒,多听话,对比一下,怎么看怎么觉得,面前这只秃毛猪就是个废柴。

刚从训练地回来的矛,一见自家老爹又生气了,赶紧将四牙给抱出去。

“将它给我栓好了!用更粗的草绳绑,别再放出来!不然我揍死你!”塔对着矛的背影吼道。

抱着四牙飞快往外跑的矛心想:它惹祸,凭什么我挨揍?!

山腰某处。

莫尔冷着一张脸,看着床上那一摊被咬得破破烂烂的兽皮,侧头看向靠墙的桌子底下。

“你出来!”

躲在桌子下的那一团,又往里缩了缩。

莫尔握着刀柄,心想,要不要将它直接宰了算了?

部落里,因饲养幼兽带来麻烦的人不少,不过邵玄现在并没时间去在意。

在研究刻印秘术古卷的时候,邵玄发现了一件事,他的提升,起主导作用的,并非图腾,而是体内另一种力量。

将图腾圈在里面的那个蛋形的东西,或者说,当初将自己带来这个世界的那块古怪的石头,到底是什么?

战士们说,图腾主宰着大家体内的力量,但邵玄却隐隐感觉,脑海中的图腾,无法越过那个“蛋”,就算再活跃,双角火焰最旺盛的时候,也丝毫没有超出那个“蛋”的范围。

火晶吸收的能量,更像是一种辅助的作用,能加快恢复,却无法提升,因为,图腾无法起到主宰作用。

放下兽皮卷,邵玄揉了揉眉心,“到底那石头是做什么的呢?”

这时,凯撒叼着个木盒过来,木盒用草绳绑着,凯撒直接咬着草绳。

木盒子里,都是老克这段时间打磨的石器,邵玄用在研究古卷上的时间太多,老克便打磨了一批,让凯撒叼过来。

接过木盒,邵玄拍了拍凯撒的狼头,“就要再次出发了,你跟不跟去?”

凯撒立马往前一步。跟!

邵玄将誊写的兽皮卷卷起来收好。

没有古卷上的随行猎犬,那就来个随行猎狼吧。

PS:下一更会晚点。

第一二五章新的狼群

塔的狩猎队又要出发了,部落的人已经习惯在荣耀之路上看到队中的另类——迄今为止唯一一匹能随队狩猎的动物。

一开始没谁能想到凯撒竟然能够如此成功,而且还是连续几次跟随狩猎队出发。

现在,在凯撒身上,有两条疤痕,伤口已经痊愈,但是伤口上的毛尚未长起来,看上去伤处很明显,这是在其中一次狩猎时,被一只成年巨爪兽给抓伤的。

那次狠狠吓了邵玄一跳,要是凯撒反应稍微再慢半拍,那会直接被巨爪兽的巨爪切成两半。后来回到部落,邵玄也打算让凯撒多休息几次,没想,等到下一次狩猎,凯撒又主动跟着,邵玄赶也赶不走。

它喜欢在山林里奔跑,喜欢对上那些体型比它还要大得多的猎物们,每次临近狩猎时间的时候,凯撒就会特别兴奋。养伤那段时间,邵玄让它留在部落,整匹狼都蔫了。

现在,伤算是全好了,只毛没长出来。麦他们说,这两条伤疤周围的毛可能很难长起来了。

就像部落的人一样,身上的疤就是战功的证明,证明曾经面对过更胜自己的猎物。所以,在凯撒身上的疤痕,非但没有让人对凯撒的能力提出怀疑,反倒夸赞不已。

此次,进入山林之前,几位小头目交谈了一小会儿,其中就有提到凯撒。

其他四位很是羡慕麦,自打有了凯撒,麦等人有过几次意外之喜,从一开始的火晶,到后来一些难以发现的药材,都是凯撒的狼鼻子给找出来的。再加上狩猎的时候,它还能辅助攻击,怎么能不让人羡慕?

“对了,麦,你们最近注意一下。狩猎区域的凶兽和野兽群可能会发生一些变化。”成说道。

“说起变化,好像确实有点。大角鹿群、野牛群甚至狼群似乎都有改变。”麦也道。

“怎么回事?”

其他几位小头目也好奇地问,毕竟,山林那么大。狩猎区也不过是其中一小块而已,一般来讲,山林里的野兽群体和凶兽等,不会随意改变它们的生活区域,除非季节变化。猎食者们也都是圈定地盘。多数时候就留在自己的地盘上狩猎。

但是,成和麦竟然说那些野兽群和凶兽的活动区发生了变化,这可不一般。

“难道你们那边又出了异况?”一位小头目意指今年年初第一场狩猎的时候,蝙蝠异常的事情。

“不,不是,”成摇头,“但确实跟那群蝙蝠有关。”

那群蝙蝠去抢了一个大地盘,山上的凶兽全部赶走,离开的凶兽又得寻找新的地盘,争夺战一直进行到现在。再加上那群蝙蝠本身的威胁,周围很大一片区域的野兽和凶兽活动圈都发生了变化。

一个强者的诞生,会造成当地大范围内的格局重组。

除了那群蝙蝠新占据的山之外,天坑那边也发生了变化。

成还打算再去天坑那边挖挖,看能不能再挖出点东西,却不想,再次去的时候,已经不能进入。天坑内,以及石缝、山洞内,全都是毒瘴。原本山顶上还有一些稀疏的草。现在全都枯死了。整个看上去有些阴暗恐怖的感觉。

“那些蝙蝠又回去了?”麦问。

“不知道,没看到有蝙蝠在那里活动。”成说道。

“那就应该没有,大概是山洞内那些死去的蝙蝠和其动物的尸体造成的吧。”一个小头目说道。

百来只蜕变期的凶兽蝙蝠,全都死在里面。这些毒瘴的形成大概也有它们的原因。

成队里最先失踪的那三人,送回部落之后,还治疗了好久,可见那些毒瘴的厉害,其他人就算昏迷,但是邵玄很快将他们都背出毒瘴区域了。并没有在那里面久呆。

知道那毒瘴的厉害,成也没敢带着人硬往里冲,只得放弃,还让人离那边远一点。

天坑所在的山以及蝙蝠们占据的地盘,并不在麦他们的狩猎路线上,但是会影响到他们狩猎。

“别去惹那些蝙蝠。”麦说道。

“这我当然知道。”成心里明白,但就是有些不甘心,抱怨一下而已。

进入山林之后,各狩猎小队分开行动,麦带着人开始进入第一据点狩猎区进行狩猎。

第一天并没有什么不同,但是,麦也跟狩猎小队的其他人说了,这段时间谨慎一点,可能会有一些以前没在这片狩猎区出现的凶兽,顺便再注意一下兽群的变化。

第一据点狩猎区有个大角鹿群,麦带着人过去狩猎。

“麦,你有没有注意,以前经常袭击大角鹿群的那群狼,我们几次狩猎都没碰上了。”狩猎队里一位中年战士跟麦说道。

“嗯。”麦没有说什么。

凯撒第一次狩猎时就没碰到那个狼群,狩猎队众人还一直担心凯撒遇到那群狼会发生什么事,但今年狩猎到现在都没正面碰到,第一次是因为出了意外事故,离开狩猎路线,第二次的时候只远远见过原来狼群的几匹狼而已,当时那些狼看上去并不太好。

一直到现在,一匹狼都没看到,这有些古怪。那群狼本应该经常出现在大角鹿群周围的,可是……

“大家都注意点。”麦说道。

没有了狼群跟他们抢大角鹿,每次狩猎队过来,都会猎不少大角鹿。

嗖嗖!

因为凯撒的出现而分散注意力的两只大角鹿身上,出现了几根长矛。

郎嘎几人将倒地的两只大角鹿拖到一旁,快速处理一下,等着待会儿再带回去。

凯撒跳上一只离群年老的大角鹿的背,咬住它的脖子,不过,凯撒相比起大角鹿来说,体型没有多大的优势,即便这只大角鹿老了,力量依然不可小视。

甩开凯撒之后,那只大角鹿便撒蹄子跑了,凯撒没能追上,只在追了一段距离之后,便放缓步子,看着越跑越远的鹿。

正在处理猎物的郎嘎等人也一直注意着那边,那只被咬过一口的大角鹿,已经跑得只能看到个小影子,正准备安慰一下凯撒,毕竟这几次狩猎下来,凯撒帮了不少忙,又不会跟部落那些幼兽们一般添乱,大家对它的印象好了许多,也不那么害怕了。

正待说什么,众人眼神一凝,郎嘎几人手上的活都停了下来。尤其是凯撒,本来已经打算回头了,没想到,在回头的前一刻,便看到那只跑得只剩个影的大角鹿,被突然窜出来的一匹大狼给咬住。

巨大的冲击力扑得大角鹿脚下一个趔趄摔倒,还想挣扎着站起来,但现实根本没给它机会,紧接着,第二匹,第三匹……

一群狼围在那只大角鹿周围,就算隔得远,郎嘎也能看到被撕咬甩出的带着血的肉块。

“那些狼……”郎嘎有种不好的预感。

“不是以前那个狼群的。”麦面色微沉。

每个狩猎队,对自己狩猎区活动的猎物,以及掠食动物,都会有一定的了解,狼群就是其中重要的一环,他们自然清楚以前经常活跃在这周围的是哪些狼。

虽然隔得远,看不真切,但从捕猎的风格来看,并不是以前那群,现在出现的这个狼群,更残忍,它们并没有直接一下就咬死那只大角鹿,而是一口一口撕咬啃食致死。

凯撒盯着远处的狼群,鼻子上的皮皱起,嘴里的尖牙也露出来,喉咙里还发出咕噜噜的低吼。

“凯撒,回来!”邵玄喊道。

凯撒跟之前这里的那群狼比较相似,但现在出现的那群狼,更危险,不能让凯撒接触它们。寡不敌众不说,就算是单打独斗,凯撒也未必能占上风,那群狼普遍大一些,而且行事风格相当凶残。过去了讨不到好。

一般狩猎的时候,狩猎队的战士们不会去招惹狼群,山林里这些狼群很记仇的,除非将它们全部宰了,否则,就得小心它们的报复。

既然出现了新的狼群,狩猎队众人也不久留,赶忙带着猎物离开,反正现在时间也不早了,得回山洞去。

“凯撒,别看了,走了!”邵玄见凯撒还回头看着那边,便叫道。

最后看了远处的狼群一眼,凯撒便跟着邵玄跑起来,返回第一据点的山洞。

夜里,众人正在山洞里一边烤肉,一边聊着。洞口用大石头挡着,只从一些缝隙和开凿的通风口吹进来风。自打发生刺棘黑风事件之后,麦就又找了这个山洞,作为新的据点。

正聊着,麦话语一顿,其他人也停住声,仔细听了听。

有狼嚎叫的声音。

离得并不算近,若是听力不好的人,未必能注意到,不过,在场的人听力比一般人强得多。

“是白天见到的那群吧?”屠小声说道。

现在屠和结巴都已经进了麦的狩猎队,这是他们第三场狩猎了,样子没发生多大的变化,但浑身的气势变了很多,不再是那两个住在山洞里,成天想着明天要吃什么的小孩子了,而是真正的战士!

“明天小心些,大概是新过来的狼群,至于以前的狼群……败了吧。”麦说道。

狼群的领地之间有一块重合区域,可能会见到两个狼群的狼,但是,这里并非它们的重合点。

而现在,外面山下的那群狼,公然刷存在感,显然,以前那个狼群不是败了,就是死了。

在大家说着新出现的狼群时,凯撒一直盯着洞外。

注意到凯撒的样子,邵玄心想,接下来一段时间得将这家伙盯紧了。

第一二六章仇

次日,狩猎队在大角鹿群活动区见到了那群狼。

昨天隔得远,没看清,今天大家仔细观察了一下那些狼。

这个狼群的狼,样子没多大差别,但体型比之前狼群的狼大,身上的毛色也有不同。这些狼身上的毛色是带花纹的,在靠近背脊的地方,有些颜色更深的斑点。

来到山林之后,邵玄见到过很多不同毛色的狼,而根据麦他们所说的,有一些比较特别的群体,花纹就是它们这个群体的标志,若是花纹不同,可能就是外来狼,并非原本这个群体的。

邵玄以前从没见过这个狼群,不过,邵玄没见过,不代表麦他们也没见过。

“我怎么觉得,这个狼群很熟悉?”一个战士说道。

“我也觉得,这个花纹,以前见过。”

“以前我们在狩猎路线边沿围猎一只洞熊的时候,曾经遇到过它们。”麦回想起来。

当初他们遇到了一只体型巨大的洞熊,洞熊身上带着伤,似乎跟其他凶兽大战过一场,麦几人趁机围杀。

但就算那只洞熊受了伤,也很难对付,狩猎小队追了好久,一直快追出狩猎路线了,才将它猎杀。而那时候正好碰到狼群之间的战争,一个狼群,屠杀了另一个狼群,是真正的残忍屠杀,不仅仅只是咬死而已,很多狼尸都已经被撕咬啃食得面目全非,地面全都是血,天空的食腐鸟一直盘旋。

麦带着狩猎小队杀完洞熊后,过去的时候,屠杀战已经结束了,只有几匹狼还流连在周围,拖咬着地上的狼尸。狩猎队的人出现时,它们当时已经吃饱,狼群中也有伤员,没心思跟狩猎队的人周旋,狼群的首领便带着狼群离开了。

而郎嘎也是在那里。捡到了当时还是个幼崽的凯撒。

凯撒是那个被全面屠杀的狼群里面,唯一一只幸存的狼,大概因为当时贪玩,走得远了一点。狼窝不远的地方有个陡坡,它从坡上滚了下去。当时看守窝的狼可能发现有其他狼群出现,只顾着警惕了,并没有去注意凯撒,一直到屠杀战结束。

麦带着人过去的时候。滚下坡趴在一块石头下的凯撒,刚从昏迷中醒过来,一直嗷嗷叫,这样郎嘎才发现它,不然,它不出声的话,有石块挡着,周围都是高高的草丛,还是陡坡下面,没谁会注意到它。好在另一个狼群都没有特意在陡坡边沿寻找幼崽的气味。

“我记得。当时将凯撒捡到的时候,就这么大点。”郎嘎抬手比了比,“它还想用那没长齐的牙咬我呢。”

回想起当初的事,郎嘎几人不禁笑了笑,当年的凯撒,确实不大点一只,但很快,大家心里发沉。很显然,当初和麦、郎嘎一起,见到过那个屠杀场面的人。心里都不舒服。

倒不是多愁善感,作为在这片山林里狩猎多年的战士,见多了这样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