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原始战记-第4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看着水里的那些食人鱼疯抢。

这只鸟不好驯,要驯好,达到能随狩猎队带出的程度,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行。

二十天后,归壑的狩猎队还没有回来,但是塔已经把即将外出狩猎的名额确定下来,从上往下通知。

看着紧跟邵玄身后上山的凯撒,老克突然觉得,还挺不舍。一眨眼,两年前被郎嘎带回来的小狼崽子,已经长这么大了。(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qdread微信公众号!)

第一一二章鼠木

PS:看《原始战记》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起点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从山顶开始,一直到离开部落,凯撒得到了不少关注。

从荣耀之路上走下来的时候,路两旁的人,几乎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它身上。

怎么那匹狼也要跟着狩猎队一起出去?

他们疯了吗?!

这样的新鲜事,足够让呆在部落的人聊好久的了。

第一次跟队狩猎,郎嘎对邵玄说的就是:什么都不用做,只要跟上就行。而现在,凯撒面对的第一个考验,也是“跟上”。

部落的人外出狩猎,靠的是前期的训练和前辈们的教导,而凯撒,在跟着走入山林之后,更多的则是表现出野兽的本能。

依靠这样的本能,在面对周围陌生环境的时候,凯撒并没有畏惧,没有退缩,反而越发兴奋。就算被关在部落里两年,从小在部落长大,出来之后,进入这片山林,野性还是激起一些,跑起来像一阵自由的风似的,要不是狩猎队不允许,它都恨不得来一嗓子。

一开始凯撒对周围也好奇,到处嗅,不过在邵玄警告过几次之后,收敛了不少,现在,在本能的影响下,它紧跟着狩猎队,并没有拖后腿。

有时候狩猎队的人直接在树上穿行,凯撒不能上树,就在下方。明处时稍稍放缓速度,到了暗处就加速开始跑起来,这是一种隐藏在凯撒血脉中的天性,在部落内时一直没表现出来,到了山林里,就非常明显了。

见凯撒一直跟着,也没有惹出什么异况,狩猎小队的人也放心不少。途中凯撒还帮狩猎小队引开过一只大型野兽。并且轻松地回到了队里。

翻过山,来到第一个据点,歇了一晚,早上开始。下山狩猎。

下山的时候,郎嘎对邵玄说道:“阿玄,盯住凯撒,接下来这一片都设有陷阱,小心别让它被……”

话还没说完。郎嘎就见凯撒已经走到了那片设有陷阱的地方,左嗅右瞧的,看似在乱走,但却没有任何一脚踏在陷阱之内。

狩猎小队的人也放缓了步子,看着那边。

这一片地方,大型的野兽和凶兽极少,在这里设陷阱,其实主要是为了防范,若是有其他大型野兽或者凶兽追上山来,还能凭借这些陷阱挡一挡。

但是。此刻,凯撒在里面走动,却并无任何陷阱发动的声响。

巧合?

那也太巧了,凯撒走的那一片地方,可不仅仅只有那么几个陷阱而已,然而,到现在,一处也没有被带动。

众人侧头看向郎嘎,郎嘎脸一红,眉梢也是连连挑动。显然面前这情形也出乎了他的意料。

“我教过它识别一些陷阱,平时这方面的练习不少。”邵玄淡定地说道。他早就料到那边的陷阱不会对凯撒产生威胁,在部落的时候,这样的陷阱是每天必备的训练任务。

“它……会躲避陷阱?”郎嘎咽了咽唾沫。难以接受。

若是连这样的野兽都懂得了如何躲避陷阱,那以后设陷阱为谁?放在那里好看吗?

“下午回来,我就把那边的给改了。”郎嘎重重地说道。他确实没在那边的陷阱里下多少功夫,毕竟那边用到的几率也不大,一年也难得用到一次,每次过来。都只是检查下陷阱坏了没有,是否有小型野兽误入。

看郎嘎这样子,麦觉得好笑,“行了,野兽也懂得学习的,郎嘎你得更用心了。”

下山之后,凯撒就没再跑远,而是紧跟在邵玄旁边,警惕注意着周围。

山下这个地方去年少了三只刺棘黑风,但很快就有其他的凶兽进入这片区域,所以,仍旧不能掉以轻心。

“麦!有洞!”负责查探前方的昂低声叫了句。

其他人听到昂的话,心下皆是一喜。

“在哪儿呢?!”确定附近没有危险的凶兽之后,众人立马朝昂那边围了过去。

邵玄带着凯撒也凑过去,只见昂拨开一束齐膝的草丛,一个并不大的洞便露了出来。

“它们出来了!”昂高兴地道。

昂口中所说的“它们”,是一种绿色的啮齿动物,狩猎队的人叫它们“草鼠”,因为它们看上去就是一团绿色的草,身上的毛比较粗,跟草很像,静静呆在草丛中的时候,很难被狩猎队的人发现,白天和晚上都会出来活动。

之所以狩猎队的众人这么兴奋,其实是为了这个时节,草鼠身上长的一种植物——鼠木。

鼠木是一种幼苗期营寄生生活的植物,种子跟草鼠喜欢吃的一种坚果很像,每年冬季来临前,草鼠会在山林各处收集食物,然后将食物囤积在地下好几米深的洞内,贮藏丰富的食物,整个冬季就躲在洞里,吃喝拉撒睡。

不过这片山下的盆地,气候和山那边不同,一年四季,并没有下雪的时候,冬季比山那边要暖和得多。即便如此,生活在这片盆地中的草鼠,还是保持着冬眠的习惯。

山那边快到冬季的时候,盆地的草鼠们就开始囤食钻洞里过冬,整个冬季,大多数时间在睡觉,睡醒了就去“粮仓”找吃的,吃完继续睡。

而被捡回草鼠洞内的鼠木种子,却在被吃下之后,开始发芽,从草鼠的身上破皮而出,生长为一株与草鼠毛差不多的幼苗。鼠木生长所需的能量,全部来自于草鼠,因为在地下的洞里,并没有阳光。

一整个冬季之后,等山那边的冬季结束,草鼠再次从洞里出来时,鼠木幼苗已经成长得差不多了,会在某一个合适的时候,从草鼠身上脱离下来,开始木质化,并独立成长。而这个时间段,就是在冬季结束后五十天内。

邵玄见到过山林里的鼠木。非常巨大的树,很难想象,这样一棵巨树,从发芽到幼苗时期。竟然是寄生在草鼠身上的。

而木质化前的鼠木,对人大有益处,吃了鼠木幼苗的孩子,体质增强,连带觉醒时间会提前。当然,这里面也有一个量的作用,吃得越多,作用越明显。就算觉醒时间不能缩短,也能增强体质。

狩猎小队不少人家里都有尚未觉醒的孩子,对他们来说,能提前一年觉醒,家里就多了位战士,就能提前一年外出狩猎,食物也会更多。而对已经觉醒的战士而言。鼠木幼苗也有一定的解毒作用,比他们平时用的药包效果还好。

部落山上的人未必稀罕这些,但对山下的人来说,鼠木幼苗的吸引力确实非常大。

比较困难的是,草鼠不好抓,它们的隐蔽性太好,离开洞之后,就不知道会蹿到哪儿去,洞的入口多,守住一个。它照样能从另外的洞口出入,除非你将其他洞口都堵着。第二,还得赶时间,若是鼠木已经从草鼠身上脱离。那就算找到也没有用了。

麦仔细看了看洞口的土,冷静地道:“看这土,它们应该出来至少半天了。”

一听说已经有一天的时间,众人刚才的高兴心情冷却不少。它们出洞这么久,还能找到?

“凯撒能找吗?”昂看了看凯撒,问向邵玄。

“可以试一试。”邵玄说道。

听到这话。众人稍稍冷却的兴奋又燃了起来。

“它真能找?”

“怎么找,它又没见过草鼠。”

“行了,先让凯撒试试再说。”麦阻止其他人继续询问。他家两个孩子已经觉醒了,不需要鼠木苗协助,但是,就冲它的解毒功效,也能尽量找一找。

凯撒在邵玄的示意下,到洞口嗅了嗅,又在洞周围走了一圈,似乎确定了什么,它没见过草鼠,但是,洞周围有一生物的气味,那就是草鼠。

凯撒朝一个方向走了几步,又回头看向邵玄。

“麦叔,可能在那边。”邵玄说道。

“跟上!”

众人跟在凯撒身后,速度不算很快,有时候遇到凶兽还会示警。

追踪状态的凯撒似乎十分兴奋,而随着它速度的加快,邵玄知道,他们离草鼠越来越近了。

嗖!

凯撒如箭一般冲射出去,高高跳起,跃过前方的一排灌木丛,钻进比人还高的草丛之中。

“凯撒!”邵玄有些担心,他怕凯撒太激动,忽略了一些藏在草丛之内的危险。

草丛很密集,无法看到里面到底藏着什么,也不知道里面到底发生着什么事,只在凯撒冲进去之后,一阵急促的窸窸窣窣响,只听“吱”的一声,不一会儿,凯撒就又从草丛里冲了出来。

见到凯撒,众人绷紧的肌肉微松,但很快,他们就被凯撒嘴里叼着的绿色毛团吸引了注意力。

“是草鼠!”

“快快!阿玄,看看那只草鼠身上有没有鼠木!”

众人顿时兴奋起来。

凯撒将草鼠叼着,却并未将它咬死,也没有咬伤。

邵玄从凯撒嘴里揪起草鼠,若是没有这身绿毛,这只草鼠大概也就两个拳头大小,但披了这身绿毛,个头就膨胀了三倍。

不过,拎在手里的时候,邵玄能够感受到这只草鼠的消瘦,这都是鼠木寄生带来的结果。

没有看到鼠木脱离的秃斑,仔细找了找,邵玄的视线便放在一根比其他绿毛要稍微粗一些的“毛”上,另一只手将石刀放回腰间,空出手将那根绿“毛”捻起,看到这根绿“毛”根部一圈细细的棕色木质化圈,邵玄肯定地道:“还在!”

将草鼠递给旁边的人,让他们去割下那根绿毛般的鼠木幼苗,他则看向周围。

刚才在凯撒钻进去的时候,他就有一种不太妙的感觉,好在凯撒很快出来了。现在,那种不妙的感觉不仅没消失,反而强烈了不少。

扫了眼凯撒,刚才还兴冲冲叼着草鼠的狼,此刻背上的毛都立了起来。

“麦叔!”邵玄低声道。

正看着队员割鼠木的麦见到邵玄这样,意识到了不对,朝其他人打了个手势。(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qdread微信公众号!)

第一一三章凯撒的选择

PS:看《原始战记》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起点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周围顿时安静下来,草丛被风吹动的声音清晰可闻。

因为割鼠木的时候,最好保证草鼠是活的,所以并未将它杀死。被人拎在手里的草鼠挣扎着,它身上的鼠木已经割下,原处留下了一块棕黄的秃斑,不过再等半年,秃斑会重新被绿毛覆盖。

麦朝那人打了个眼色,拎着草鼠的人微微俯下身,将那只草鼠放在地上,松手。

重获自由的草鼠飞快冲向之前那片高高的草丛。

轻微的窸窣声响之后,周围再次平静下来,气氛却有些凝重。

大家没察觉到周围有凶兽存在,但都能感觉到一种危险的气息,只是不知道具体方位。

对方的隐蔽性非常好,不然麦刚才不会毫无察觉。

那只草鼠毫不犹豫地跑向了草丛,那说明,草丛那边相对来讲,是安全些的。

队里一半的人,将注意力放在与草丛方向相反的方位,其他人则继续注意着四周。

呼——

似乎是风刮过的声音。

但是,现在周围只有微风,并没有那么大的风力去造成这样的声音。

凯撒喉咙里发出咕噜噜的低吼,也在此刻,让众人的神经绷得更紧。

呼——

又是一声不大却急速的声响,似乎有什么在快速飞行。

近了!

周围的树并不茂密,阳光将林子照得亮亮的。

黑色的影子在阳光下一闪而过。

“那边!”

麦冲了过去,而与此同时,旁边又是一个黑色的身影闪过。

若是以往,山林里的野兽和凶兽,会率先袭击队里最弱小的,邵玄首当其冲。去年他已经感受了一整年,其他人第一反应也想着将邵玄护好。不过这次,对方却直直朝着凯撒冲了过去。

邵玄提着刀准备上前,帮凯撒将这一击挡下。没想,凯撒却主动迎了上去。

短距离内,凯撒瞬间加速,速度几乎拉升到极致,如绷紧又松开的长弓。弹射而出,与飞过来的生物直接撞到一起。

砰!

噗!

碰撞的声音,和划破皮肉的声音响起。

两只落地,缠斗着。

冲过来的是一种看起来像蝙蝠的翼爪类生物,展开翅膀约莫两米以上,大概是被凯撒咬住了,落地后没能立刻再飞起来。

但是,这样的生物,应该在晚间活跃才是,大白天的。怎么会出来?

在那两只缠斗的时候,邵玄朝着那个跟蝙蝠似的生物甩出了几根矛头镖。凯撒第一次在野外遇到这样的劲敌,未必能轻松应付,它身上已经被抓了几条血痕了。

矛头镖的扎刺,让那只蝙蝠分了心。

噗嗤——

皮肉强行拉扯的声音响起。

血腥蔓延开。

凯撒将那只蝙蝠的翅膀硬生生撕了一只下来。

尖锐的叫声几欲冲破耳膜,声波震得人脑袋发晕,但很快,叫声戛然而止,因为那只蝙蝠被咬断了脑袋。

随着凯撒的低吼,又是几声噗嗤响。已经死去的蝙蝠,被撕咬得血肉模糊,凯撒才停止。

“凯撒,过来!”

邵玄快步上前。打算看看凯撒身上的伤,但是,才刚靠近,原本垂着头盯着那只已经死去蝙蝠的凯撒,猛地抬头看向邵玄这边。

靠近的步子硬生生止住,邵玄感觉当头被浇了一盆冰水。拔凉拔凉的。

此刻,邵玄对上的,是一双充满了凶残杀意的双眼,冷酷的眼神似乎要将周围的一切撕碎一般,毫无感情。

张开的狼嘴里,四颗狼牙沾了血,血顺着狼嘴边的毛滴落。

邵玄知道,此刻,凯撒被压制了两年的凶性,醒过来了。

邵玄记得狩猎地所在的山林里的那群狼,而凯撒,和那些远古凶兽一般的狼是类似的。

就算从幼崽开始,就算这两年一直生活在部落,没有如山林内一般的凶残杀戮,就算之前凯撒和周围的人相处很好,但是,凶性依然潜埋于它体内,只待一个契机,便再次觉醒,如火山喷发。压制得越久,喷发得越激烈。

看着伏在蝙蝠旁边的凯撒,邵玄紧了紧手里的石刀。若是凯撒无法控制凶性,攻击大家的话,狩猎队的人饶不了它,邵玄会亲自给它一刀,不用其他人来。

养了两年,说没感情,那是不可能的。两年了,从一只手就能托住的小狼崽,到现在立起来比自己还高的狼,中间经历了不少事情。

从山洞到属于自己的屋子,邵玄从一个瘦弱的小孩,到现在的图腾战士,凯撒一直跟在邵玄身边。

但是,这个时候,不论是邵玄,还是已经有些脱离理智的凯撒,必须得做出选择。一,它攻击狩猎队的人,邵玄亲自出手给它一刀;二,它不愿意再呆在狩猎队,看在这两年的份上,邵玄放它离开;三,它控制住喷发的凶性,重新回来。

邵玄将没有拿刀的手背到身后,朝已经对凯撒防备起来的人打了个手势,示意他们先别动,目光则死死盯着离他不过十米的狼。

凯撒,你该如何选择?

其实,从决定带凯撒出来的时候,邵玄就想过这样的场景,虽然不愿意面对,但是,一直留在部落,只顾着吃睡,什么都不做,它迟早沦为大家的食物,巫给了纹牌,但也能收回。在这里,不允许只享安逸的宠物存在,它需要证明自己的价值。

嘴边流淌着血迹,眼中带着强烈杀意的狼,站在那里喘着气,每一次呼气,都会带着浓浓的属于这种怪异蝙蝠的血的气味。

但是,看着邵玄,那双充满了煞气的狼眼里,杀意渐渐退下。眼神变得清澈。

撩了下嘴边的血迹,凯撒抬头看向邵玄,抬脚朝邵玄走过去。

“阿玄……”郎嘎忍不住提醒。他们真被刚才凯撒的样子吓住了。

在部落,大家都说凯撒是一匹失了锐气的狼。是废物,不少人说凯撒就该当食物吃了算了,但是,刚才的凯撒又是怎么回事?

没有锐气?屁话,那杀意都让郎嘎背脊一寒。差点没忍住将手里的长矛投掷过去。

废物?刚才那只怪物都被它撕了翅膀,这样的也叫废物?!

果然,野兽依然是野兽。凶性依然在的。

邵玄背在背后的手再次摇了摇,让郎嘎他们暂时不要出手。

凯撒抬脚,缓缓朝邵玄走过来,狼爪上还粘着血迹,每走一步,就能印下一个血色的脚印。身上的毛也有撕扯翅膀的时候被喷溅的血,看上去增添了一分凶煞。

八米……五米……三米……

邵玄看着越走越近的狼,眼神很平静。但是,心跳却砰砰地加快了一些。背在背后的手伸出来,但是另一只手仍旧紧握着石刀,随时准备着应对异变。

凯撒喘着气,缓缓走到邵玄面前,看了看邵玄,然后垂头,似乎知道做错了事一般,耳朵下压,对着邵玄伸出的手掌蹭了过去。

在手掌触碰到狼头的那一瞬间。邵玄长呼出一口气,握着刀的手也放下。

像往常那样,顺利完成了任务,做对了事。邵玄就会揉揉凯撒的狼头,“做得很好。”

凯撒的狼头顺着邵玄的手摆动,还伸出舌头舔了舔邵玄的手,将一些蝙蝠血都弄到邵玄手上。

“阿玄……现在好了吧?”郎嘎有些结巴。现在凯撒看上去跟平时一样了,但是,有了刚才的一幕。他还真不敢接近,手里的长矛也没放下。

“好了。”邵玄知道狩猎队的其他人难免要防备凯撒一阵子,不过,慢慢会好的。

经过了这次,凯撒的凶性回来了,但能够控制住,这是好事。

将凯撒拉到一旁,邵玄看了看它身上的爪痕,掏出一些自己配置的治疗外伤的药粉撒了上去,先看看有没有效果。

等邵玄将凯撒拉到旁边,郎嘎几人才走过去看被咬死的蝙蝠。

另一只已经被麦杀了,那只比凯撒咬死的这只还要大一些,爪子更长,更锋利,若是对上那只,凯撒就不止伤成这样了。

“这些东西怎么会大白天出来?”队里另外一个年纪大点的战士说道。

“会不会跟去年刺棘黑风一样?也是白天出来。”有人问。

“不,不一样。”麦摇头,“刺棘黑风是为了报复我们,但是,这东西又是为什么?狩猎这么多年,我也没碰到几次。”

众人一阵沉默。

他们不是怕这种生物,其实,这两只在山林里不算多厉害的,但是,他们就怕这背后还有什么麻烦,山林里每一个异常的情况,都可能是出大事的征兆。

正沉默着,众人忽然听到几声哨响。

狩猎小队的人都在这里,没谁吹哨,很显然,这哨不是他们小队内部的人吹的,而是其他小队的人。

“你们先留在这里,我们过去看看。”麦带了几个人,循着哨音传来的方向赶过去。

不一会儿,麦他们带着五个人过来。五人身上都有轻重不一的伤。

是与邵玄他们狩猎线路临近的一个队伍的人,去年邵玄和矛被刺棘黑风追杀离队时,麦找过他们帮忙。

见到地上被麦砍杀的那只蝙蝠,打头那人面色一变,“你们遇到它了?!”

“不只一只,我们遇到了两只。”郎嘎和身边几人让开,露出被凯撒咬死的那只。

“这么说来,你们也遇到了?”麦看向过来的人。

那人叹了叹气,“是啊,不知道为什么,这些本应该在晚上出来的东西,白天到处跑,我们队已经被攻击好多次了……对了,我们过来就是找你们帮个忙。”

说着那人看向邵玄,以及邵玄旁边乖乖趴在那里的凯撒,“听说你们这匹狼能够依照气味寻物?”

麦没有回答,而是看向邵玄。

邵玄点点头,答道:“是的。”

“它刚才还抓了一只草鼠呢!”郎嘎说道。虽然依旧防备着凯撒,但也忍不住向其他小队的人炫耀一下。出部落的时候,其他小队的人可没少嘲讽。

“我们想借它用用。”那人没在意郎嘎的语气,说道。

“干什么?”麦问。

“找人。”(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qdread微信公众号!)

第一一四章吸血蝠

PS:看《原始战记》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起点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过来的人中,打头的人名叫碴,年纪跟麦差不多,是隔壁狩猎小队二把手一般的人物,在那个狩猎小队里很有话语权,实力也不错,过来的五个人中,只有碴伤得最轻。

“你们那丢了人?”麦诧异地问道,这狩猎才刚刚开始,就不见了人,显然有异常。

“丢了三个,我们在第一据点休息的时候,他们三个去取水,然后就没再回来。”碴说起来的时候声音艰涩,显然,这件事情对他们狩猎小队的打击很大。若是在狩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